|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九章 好人坏人都是我
  ~日期:~09月18日~

  第九章 好人坏人都是我

  离开妖王殿之后白菜他们被我送到了艾辛格,他们知道我是冰霜玫瑰盟的人之后都希望可以入会。我其实只对死鬼和当当的战斗技术比较欣赏,不过他们一直是个组,收一两个人可能性不大,干脆一起收了。紫日那个大号还在蚕茧里进化,我暂时还只能用这个身体凑合着。玫瑰他们都不在,当当又死缠着我甩不掉,于是离开艾辛格的时候我身边就多了个尾巴。

  当当是斧战士,正好帮我抱着被封印的啸天犬。一路赶到妖怪们的老巢,现在急需他们帮忙。当当进入督灵后显的非常激动。这么多妖魔聚集的地方我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了,在当当的理解范围内还没有人有这么大胆子。

  水虚知道我到了之后带着银遥和琼霖一路小跑的来到我身边,我没看见毕陀,大概他不在。他们看到我都愣了一下。“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啦?”水虚对脸上的化妆表现的有些惊讶。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我从凤龙空间拽了一个黑色的包裹出来,水虚他们大概都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快点,接把手,这东西死沉死沉的。”

  琼霖连忙帮我接过黑布包裹,然后走到桌子边上把包裹放了上去。水虚颤抖着双手缓慢的打开了那个包裹,当里面的东西露出来之后三个护法全都倒跳了一步。我明显感觉出他们的反应不大正常。看到关心的东西不该是这种动作。

  “怎么了?难道这个不是妖王的法力烙印吗?”

  水虚仿佛一下子变成了真正的老头,颓然的坐在板凳上。我看向银遥:“这真的不对吗?我可是照着你们地记录拿的,琼霖的那个水晶里的画面就是这个样子的啊!”

  琼霖比银遥和水虚都好一点,他勉强回答道:“东西是没错,但是天庭做了手脚。”

  “做手脚?不对啊!那个宝库是被封印着的,我进去之前并没有被打开过,而且这个大门里还有只神兽保护着啊!”说着我就把新收的金毛麒麟放了出来。小家伙可以变身,平时只保持着哈巴狗那么大,战斗时可以放大到战斗形态。我给他起的名字叫钢牙,因为这小家伙地全身都刀枪不入,完全就是钢铁猛兽。“这个是我新收的魔宠,他就是宝库内的守卫。”

  水虚和银遥看到这个小家伙扑通一声从板凳上翻了下去。“金刚麒麟怎么在你这里?”

  “哦,原来他叫金刚麒麟啊。难怪刀枪不入呢!”

  “你怎么找到他的?”水虚爬起来问道。

  “不是我找到他的,是他本来就在宝库内。”

  “不可能啊!”水虚一头雾水的道:“当年天庭攻占妖王殿的时候我们就是在讨论金刚麒麟逃跑的事情。他怎么可能还在宝库内呢?按照你地说法封条没有被打开过,那么宝库内肯定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这只金刚麒麟又是怎么进去的呢?”

  “先等等。”我打断水虚的胡言乱语。“你们现在一个个都晕忽忽的,麻烦把我想知道地都解释清楚,我来帮你们想办法。”

  “你想知道什么?”银遥问道。

  “第一,金刚麒麟当初为什么会在你们妖往殿,他的来历是怎样的?”

  银遥回答道:“金刚麒麟其实不是纯种麒麟,他是杂交种。”

  “杂交的?”

  “是地。金刚麒麟是欧洲的黄金龙王和中国的狮王麒麟杂交的后代。而且金刚麒麟自身是没有繁殖能力的。”

  “这个我明白,就像马和驴杂交出来的骡子,虽然比马和驴都要强壮,但却没有繁殖能力。金刚麒麟肯定是吸收了黄金巨龙和狮王麒麟的优点产生的新品种。”

  水虚接替银遥道:“金刚麒麟虽然不能繁殖,澳门赌博网站:但是他自身地力量无比强大。本来我们非常意外的抓到了一只刚出生的金刚麒麟。妖王打算把他培养成我们的成员之一,可没想到他却逃跑了。我们正在开会想怎么寻找他,结果天庭的部队就到了,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我忽然想到了钢牙的一个特殊技能。“你们当时打开宝库后发现他不见了。有没有进去找找看?”

  “没有。”水虚回答的很肯定。“宝库就一间房间,一眼就看过来了,我们发现他不在了立刻就关闭了宝库出去寻找,可是什么线索都没有发现。”

  “那我知道他为什么会在宝库内了。”

  “为什么?”三位护法一起叫了起来。

  “事情其实很简单,我给你们看个表演你们就明白了。”我把钢牙放到了地上。“钢牙,战斗形态。”

  吼~一声巨吼,钢牙立刻还原为金刚麒麟地战斗形态,不过因为我地级别限制他现在没有当初那么大了。不过依然和北极熊差不多大。

  看到钢牙变身结束我继续喊道:“钢牙,黄金屏障。”

  只见钢牙略微压低了一点身体的高度,接着全身突然亮起耀眼地金光,光线四射之中整个大厅都变成了金色。随着光线暗淡下去,大厅内的金色却没有消失,整个大厅内的东西都仿佛镀上了一层金,颜色根本褪不掉了。更奇怪的是钢牙居然消失了,大厅内完全看不见钢牙的身影。

  “隐形?”水虚也是老家伙了。眼神毒辣的很。一下就反应过来了。

  我一招手,大厅内的金色逐渐褪掉了。钢牙也在原地显出了身形。“你们都看到了,钢牙可以利用一种类魔法能力把周围都变成金色,然后他自己就隐形了。你们当时肯定是太着急而没有搜查宝库,实际上当时他根本就没有离开宝库。只是隐形了而已。”

  “原来是这个原因!”水虚揉着脑袋:“真是关心则乱啊!”

  我继续问道:“现在问第二件事情。你们说天庭做了手脚,他们到底做了什么手脚?这个难道不是你们要的那个法印吗?”

  琼霖解释道:“法印是一种能量而非什么物质,妖王把自己的法力能量存在了这个环里,所以我们要你拿它回来,但我们实际上需要的是这个环内的能量。”

  “也就是说环没错是吗?”

  “是的,环是没错,可是能量不见了。”

  我忽然紧张地指着钢牙。“该不会被他吃了吧?”

  “不可能。”水虚道:“法力能量不是实物,需要专门的方法才能吸收。而且这个环本身就是有烙印的,除非精神烙印能对上,否则是打不开的。”

  “那天庭那帮家伙是怎么把能量弄出去的呢?”

  “他们根本没把能量弄出去。”水虚道:“他们用法力强行把这里面的法力震散了。漫长的时间内游离能量早就消散光了!”

  “那就是说再也没办法恢复了?”

  “恐怕是的。”水虚无奈地确认了这个答案。

  银遥忽然道:“其实也未必。一般来说这么大的法力天庭不大可能浪费,如果震散之后他们使用聚元阵之类的东西应该是可以再收集起来的。”

  “那不是更糟吗?”我看向银遥:“天庭得到那些法力后不管被哪个神仙所使用,肯定都不是好事啊!”

  “这到不一定。”银遥继续道:“聚元阵即使能把分散的法力收集回来,大概也要不少时间,而且这么庞大的能量要想再收集起来重新调整到能够使用的状态,这个工作一定很麻烦。按照我们被抓起来的时间计算,天庭就算动作再快,现在应该也达到了部分转化能量地地步,要想把这些能量全都占为己有,天庭起码还要再过一两千年时间。”

  “哦明白了。”我点了点头。一抬头忽然发现三个护法一起盯着我。“你们看着我干什么?你们该不会是想让我去天庭帮你们偷出来吧?”

  水虚立刻坏笑着跑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这个振兴妖族的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打住。”我赶紧把他推开。“谁说我要去了?”

  “你不去难道要我们去?”

  我立刻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第一,天庭是什么地方你们不会不知道,我就算进地去也肯定有人跟着,不可能有机会下手。第二。去妖殿还可以乔装打扮蒙混过去,毕竟没人认识我,可天庭里我有熟人,一见面就穿帮了。第三,你们的任务我已经帮你们完成了,至于东西被毁不关我的事,是你们自己计划不到位。第四,就算把能量拿回来。好处是你们的,凭什么要我冒险?第五,就算我脑子发热去帮你们偷,我连那东西在哪都不知道,要我怎么下手。再说了,就连能量还存在这个观点都是推测出来地,说不定能量已经消散了,你们让我去偷空气啊?”

  “那你要怎么才肯帮我们?”

  “首先你们必须告诉我一个能找到那些能量具体位置的方法。没有这个前提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帮你们的。如果你们能解决了第一个问题。第二个就简单了。只要你们能给点我觉得值得的报酬,我就可以帮你们去冒险偷出来。另外。如果你们有办法帮我把这个家伙料理好我就更有把握一些了。”

  在我的手势中当当把一个被符纸包裹的里三层外三层的东西放到了地上,三个护法都用眼神询问我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笑着把符指打开了一块,露出了一个狗头。

  “这是什么狗啊?好强的仙气。”二郎神被封神地时候妖怪们已经在葫芦里了,所以他们不认识啸天犬,不过这些家伙出来后四处收集信息,外加我给他们恶补过一部分知识,他们都知道二朗神的地位,只是没见过而已。

  我笑这给他们解释:“这是二朗神的随身守护兽啸天犬。”

  “这就是啸天犬?难怪这么强的仙气。”水虚感觉到这股仙气对我的话就一点都不用怀疑了。

  银遥看着啸天犬问我:“你把他弄这来干什么?”

  “我要他有用。但是需要你们帮忙。”

  “要我们帮什么忙啊?”

  “你们有什么办法可以抹掉记忆吗?我指地是比较彻底的那种。无论如何都无法恢复的。而且最好能只抹掉一部分记忆。”

  琼霖道:“传说孟婆汤是可以把灵魂地记忆都一起洗掉地,不过那东西我们不会配,再说药力也太强了一点。”

  银遥道:“我到是有办法。我们黑蟒的毒本身就是精神性地,如果配合永久失忆术一起用,因该是可以把记忆完全抹掉的。只要那个操纵失忆术地人技术足够好,你可以按需要抹掉特定时间,或者与某件事物相关的特定事情。”

  水虚立刻道:“你的毒汁到是多,可会永久失忆术的人不好找啊!”

  “要不然用时间逆向术代替怎么样?”琼霖提了个建议。

  “空间法师能练到那种级别的更不好找!”水虚立刻否定了这个提议。

  “有了。”银遥突然跳起来道:“用灵魂分裂术。把啸天犬的灵魂撕开,不希望记住的部分全都撕下来就是了。”

  我心惊肉跳的提醒着银遥:“拜托,我要地是活的。撕裂灵魂的痛苦谁受的了,到时候啸天犬变疯狗了还是等于零。”

  水虚突然跳了起来:“真是的,光想着用法术,忘记我们有洗灵丹了。”

  “洗灵丹是什么东西啊?”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丹药。

  水虚解释道:“洗灵丹是一种类似孟婆汤地东西,不过这个丹药的力量没孟婆汤那么厉害。每吃一粒会忘掉最新记住的8个时辰的记忆,一次吃两粒就是16个时辰。反正就是从最后地记忆开始往前洗,一枚8个时辰。”

  “你们有吗?”我激动的问水虚。

  “有是有,不过就剩3颗了。”

  “够了够了。只要一颗就狗了。啸天犬第一次在妖殿内看到我是6个小时前,一个时辰等于两个小时,一颗丹药就绰绰有余了。”

  “那我这就去帮你拿去。”水虚一转身化为一团黑烟消失掉了。十几秒之后又回来了,手里还多了个盒子。他把盒子打开递到我面前,里面放了三枚还不到自行车轴承里的钢珠那么大的小药粒。

  “这就是那个东西?”

  “对。”水虚道:“洗灵丸可以连灵魂的记忆一起抹掉,以后不管什么方法都无法恢复。只要给啸天犬吃下去就可以了。”

  “行。快点过来帮忙。”

  我们几个三下五除二把一粒药丸塞进了啸天犬的喉咙,银遥还特地用一根棍子往下推了推,确认进入啸天犬的嗓子之后又给他灌了一大口水,这样肯定把药冲下去了。

  灌完药之后我对水虚道:“好了,现在该你们帮我演场戏了。”

  一个小时之后,昏迷的啸天犬感觉自己正在地面上晃动,于是他睁开了眼睛。啸天犬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四只爪子被完全捆在了一起,一根勾镰枪穿过了他的四条腿中间的空隙充当了扁担的作用。两只浑身妖气的半人形生物正抬着啸天犬在向前走着。

  啸天犬先是静静的忍耐了一段时间,他在等身体逐渐恢复过来,同时他也在感觉周围的妖气。啸天犬感觉到了不少妖怪地气息,不过聚集都比较远,身边只有这两个抬着他地小妖。小妖身上的妖气显示他们刚入门不久,实力很差劲。啸天犬有信心自己可以轻松对付三四千这样地小妖怪,于是他突然开始挣扎打算逃跑。可是他刚一挣扎,身上的绳子突然自动收紧。不管他怎么动都出不来。而且他越动自己越虚弱。

  两个妖怪抬着啸天犬。走在后面的妖怪自然是能看到啸天犬的。他笑着对啸天犬说:“哈哈,别白费力气了。我知道你感觉地到我们不是你的对手,想要趁机逃跑。你以为护法们这么笨,让我们两个抬你又不配护卫?哼哼,看看你身上的绳子。这可是难得的妖界至宝,专门用来捆你们这些神仙的。你越动它越紧,而且会不断吸收你的法力。你多动动就会被吸成干尸,哈哈哈哈!”

  前面的那只妖怪也笑着道:“和他废话什么,回去交给黑风婆把他熬成狗肉汤,我们也当回神仙,哈哈哈啊……!”

  前面的妖怪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一只箭正插在他地脑门上。啸天犬即使被捆着都能感觉到那箭杆上附带的强力魔法。后面的妖怪把啸天犬一扔,立刻警戒的四处张望:“谁?快站出来。敢得罪啊……”

  妖怪正在不停的转身四处张望,可是就在他傻愣愣的转过身去的时候一道金色的影子突然从灌木丛总扑了出来一口咬在了怪物地脖子上。啸天犬正疑惑的时候我从另外一边的灌木中跑了出来。直接冲到啸天犬身边。拿出一把****对着绳子割了几下,但是绳子完全没反应。

  “什么破刀啊!”我气馁的看了下完好的绳子和已经卷刃地刀,生气的一把把刀子扔了出去。

  到现在这个时候啸天犬已经能判断出我是来救他的了,他立刻对我道:“你有没有好一些的武器,这是妖术绳索。一般地武器割不断的。”

  “那你先委屈一下吧。”我说完之后立刻把那根充当扁担的勾镰枪拿掉,然后向钢牙的方向吹了声口哨。钢牙听到口哨声一甩头把那个妖怪扔了出去,然后迅速跑向我这边。我一个翻身骑到了钢牙背上,钢牙叼起地上被捆成猪崽的啸天犬窜入灌木丛总逃命去了。

  啸天犬能感觉到后面的妖气在向这边集中。他很确定是妖怪们发现他被救走所以追了过来。在这些妖气中有三个超级强悍的妖气速度特别快,眼看着就要追上了,啸天犬被叼着跑,心里着急却帮不上忙。

  眼看就要被追上的时候,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座被大雾环绕地山。随着距离接近,山体越来越明显。啸天犬惊讶的发现那根本不是一座山,而是一座城市。巨大的城市居然还是一上一下对立着。啸天犬从没来过艾辛格,像所有第一次看到艾辛格的人一样。他也傻掉了。

  我拿出了一片树叶,握在手里大喊着:“城市之树,快救命啊!”

  前方的城墙上一排光点闪光,我们后方三个黑影也已经到跟前了。啸天犬甚至都看到了银遥恢复原形时那巨大的蛇头了,红色的蛇信一伸一伸的几乎都要舔到我们地尾巴了。

  水虚以人类形态,手里捏着个骷髅头,积聚了一个绿色地光球正要扔出来,城墙上飞来的光点刚好在三个妖族护法和我们之间炸开。艾辛格地炮击还真是千钧一发啊。当然了。平时是不会有这么准的。今天这个因为是演戏,所以预先已经把弹道计算好了。啸天犬并不知道我们是联合演戏骗他。心里紧张的要命,我骑在钢牙背上都能听到他的心脏扑通扑通的声音。

  水虚和银遥还有琼霖绕过炮弹的爆炸点又再次追了上来,但是更加密集的炮弹落了下来,炸的三个妖怪左闪右躲无法靠近。艾辛格的城门里忽然冲出一大队骑兵,城墙上方几头巨龙也飞了过来。三个妖怪突然停了下来,互相看了看然后化做三道黑烟跑掉了。

  我和钢牙就这么带着被捆成粽子的啸天犬跑回了艾辛格,啸天犬那叫一个感动,眼泪哗哗的。我安抚了他几句并通知二郎神来接他。二郎神几分钟后就到了,速度还真是够快的。啸天犬依然被捆的像个粽子,本行会的武器都切不断这个绳子。这个可是妖族的宝贝,这次为了配合我演戏也贡献出来了。水虚说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二朗神用自己的三尖刀也切不开那绳子,最后还是不得不带着啸天犬返回天庭找人帮忙。半个多小时以后二朗神又带着啸天犬回来了,绳子已经切开了,据说是用三昧真火硬给烧断的。

  我们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接待了二朗神,二朗神一上来就是千恩万谢。啸天犬就是二朗神最忠诚的朋友,一直跟在二朗神身边,说的肉麻点就是相依为命。对于我能解救啸天犬,二郎神感动的不行了。

  对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那边的原因,我解释为帮天庭去查妖怪们打算袭击妖殿的事情,结果正好碰上妖怪们袭击完妖殿出来,我后来进入妖殿查看,里面的神将都死了。追了好远我才追到这个妖怪队伍,结果就把啸天犬解救了下来。

  查看妖殿的情报这个事情我上次就和二朗神说过,等于打了预防针,二郎神一点都不怀疑。至于我说后来进入查看过情况,这个是为了防止天庭发现我留下的痕迹。虽然游戏里没听说有查指纹一说,但难保天庭没有什么办法发现我进入过妖殿留下的痕迹,这样说一下,就算发现我进去过他们也不会怀疑了。

  二郎神从头到尾最疑惑的问题就是啸天犬为什么会失忆,他这最近16个小时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他说他只记得自己在和神将们看守妖殿,下一秒的记忆就是昏迷中被人抬着走,然后就被我救回来了。虽然二朗神感觉到里面有什么不对,但是他怀疑不到我身上,而且啸天犬现在中间这段最有用的记忆是完全空白的,就算他想怀疑我也没证据。神将都死光了,现在是真正的死无对证了。

  二朗神简单的感谢了我一下然后表示以后天庭可能会传召我进行嘉奖,然后就离开了。二朗神前脚离开艾辛格,我后脚就溜到督灵去了。水虚他们在大门口简直是望眼欲穿的等着我,看到到来一个个激动的要命。

  到了会客厅之后我对水虚道:“现在我已经获得了二朗神的感激,而且天庭可能需要传召我,这样就有去天庭的机会了。我你们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发现那些能量啊?要是在天庭召见我之前想不到办法,那你们就再也别跟我提什么妖王的法力了。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