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七章 宝藏之争
  ~日期:~09月18日~

  第七章 宝藏之争

  “靠,澳门赌博网站:正要去找你们呢,快过来,帮你们介绍一下。”

  台阶下走上来的6个人一看职业就知道是白菜说的那几个朋友,不过他们的职业选择有点特别。白菜说这6个人中有两个普通骑士和一个斧战士,那两个骑士虽然是冷门却不如这个斧战士给我的震惊大。这个斧战士居然是暗精灵种族的,而且还是个女的。虽然她用的斧头比较小,但是用战斧的女性好象确实比较罕见。另外两个骑士都是男性,不过一个是罕见的骨灵骑士,另外一个则是几乎没人用的戒律骑士。三个站斗单位居然这么奇怪,搞的我一时之间有些傻眼。还好另外三个人表面看起来还算比较正常。

  白菜招手示意那几个人靠近一些。“来,介绍下。这位是我新认识的……。”

  “银月。”我抢在白菜前面自报家门,免得他又给我加个银月小姐。

  “你好。我是香草,大精灵族魔箭手。”那个站在队伍中间的精灵弓手第一个过来和我握手。男精灵我经常见,长的这么高大的却不多。这个精灵玩家身高起码两米,细长长的像根竹竿。

  “我叫律师,人族戒律骑士。”这个罕见的骑士终于也走了上来。看他长相一般却透着很沉稳的感觉,现实中教育程度可能比较高,很有知识的样子。

  “我叫死鬼,亡灵族骨灵骑士,第二职业是黑暗圣堂。”这个超帅的年轻人把我吓了一跳。

  “你是黑暗圣堂?还是双职业?”这个黑暗圣堂就相当于亡灵中的祭司,不能给别的族补血,却能给亡灵补充亡灵能量,而且折算成祭司的标准绝对能达到一个相当恐怖的水平。三到五个亡灵骑士加一个黑暗圣堂基本就已经很难打了,黑暗圣堂的负面魔法能把你砸地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被加持过的亡灵骑士更是刀枪不入,简直是台移动绞肉机。这家伙居然自己就是黑暗圣堂加亡灵骑士中的高级版本骨灵骑士,完全就是攻防一体生命无限的超级杀人机器。

  白菜骄傲的拍拍死鬼的肩膀:“你别看这小子年轻,他可是我们队伍里的主攻手。每次杀敌最多的就是他了。”

  我点点头。“黑暗圣堂我了解,如果是亡灵骑士加黑暗圣堂,绝对无敌。”

  死鬼尴尬地摸着后脑勺:“其实我也没那么厉害,只是比一般的玩家要突出一些而已。”

  “这么大人了,看到女孩子还脸红。”一个袖珍小mm跳了出来把死鬼推到了一边。“我叫金钥匙。兽人盗贼,你可以直接叫我钥匙。”

  “兽人?”

  金钥匙立刻把身子转了过来,她的屁股后面果然连着一条蓬松的大尾巴。“我是狐族。”

  “明白。狐族敏捷追加很高,而且智力也不低,非常适合盗贼这个职业。”

  “你好。”那个法师mm走过来向我行了个法师礼。“我是队长紫罗兰,人族战斗法师。”

  “你好。”我也向她行了个礼。

  最后那个暗精灵斧战士也走了过来:“我叫当当,暗精灵斧战士。”她说话的时候显得有些腼腆,我并没注意。

  介绍完之后白菜道:“银月有个任务要做。想和我们一起组队,我们去找个地方商量一下吧?”

  “还是去酒馆包了单间吧。”

  “太浪费了吧?”紫罗兰有些心疼的道。

  “我付钱。”一顿饭对我们这样的行会领导来说不算什么,不过单个的玩家可能不会经常去饭店。“我们在天亮前还不能去做任务,这个任务有开始时间,必须等今天早上地太阳升起来才可以动身。”

  “那好吧。”

  由白菜带路。我们很快到了一间比较大的酒楼,一进门店里的服务生就跑了过来。我拿出一枚水晶币用大拇指弹了起来,水晶币在空中发出龙吟般的翠鸣落到了服务生的手里。“给我间最好最安全地包间,这个是小费。”

  “请跟我来。”npc服务生迅速的带着我们绕过了楼梯到了店后面的一个园子里。这边有一个小凉亭,旁边还有和清澈见底的大池塘,简直就是缩小地苏州园林。

  在凉亭里坐下后服务生立刻把菜单递给我,我随便点了点东西把服务生打发走了。紫罗兰有些惊讶的四下打量着。“以前我们也来过这里,怎么从来不知道后面还有个这么雅致的园林啊?”

  “因为你没给服务生小费。”我一边靠在座位上休息一边道:“每间上档次的酒店都有这样的包间,但前提必须是你给npc服务生一个足够高的小费,否则你是进不来的。”

  金钥匙道:“这里的菜已经很贵了,我们哪还舍得给小费啊!再说了。那是npc,又不是玩家。”

  “所以你们从来没见过这里。”

  白菜问道:“你说任务目标在碧海森林深处是吗?”

  “在碧海森林里?”紫罗兰惊讶地问道:“什么任务这么危险?”

  “认为内容是取得一些物品,我知道地图以及敌人的守卫情况,而且我也知道很多敌人不知道的机关暗道。我们的任务就是悄悄的摸进去把东西拿出来,就这么简单。”

  当当摇着头道:“我想不会这么简单吧?”

  “确实不简单。因为守卫是天庭的神将,二朗神的啸天犬也在其中,而且还有很多零散的魔兽。”

  “这个任务难度也太大了吧?”

  “虽然说敌人很多,但我不是要你们去和神将战斗。这个任务地关键是秘密潜入而非战斗。神将地战斗力非常强悍。除非是单个神将我们还有希望围杀,如果同时遇到两个。我们就必死无疑。但是我们并不需要去招惹神将,只要绕开他们就可以了。”

  金钥匙问道:“既然如此这就应该是个潜入任务了,与其这么多人一起不如你一个人反到安全些啊?”

  “单纯是潜入就算了,问题是那地方还有不少魔兽。这些魔兽和神将并不是一起的。神将虽然和魔兽互不侵犯,但魔兽会袭击我们。我自己才107级,找你们就是要你们帮忙对付魔兽。”

  律师道:“单纯是魔兽到没什么问题,但是我们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你知道,这不是去组队练级或者打宝。我们这个队伍只担风险却没多少回报,你完成了任务是开心了,我们不能白干吧?”

  我一伸手凤龙飞了出来落在我地肩膀上,他们全都吓了一跳,不过看到凤龙这么老实的站在我的肩膀上就又恢复了正常。我从凤龙空间里拿了两只袋子出来放在桌上。“这是200水晶币和一枚中位魔兽卵,只要你们愿意和我一起去,不管任务成功还是失败,这水晶币都是你们的。但如果我可以完成任务。这枚蛋也是你们的。”

  “这是什么魔兽的蛋啊?”律师拿出了拿枚蛋仔细端详了半天。

  “阿尔萨丝丛林巨蟒,战斗等级600,成年体长度可达10丈,不但蛮力惊人还带毒素系伤害,自身闪电系抵抗。算是很强的战斗魔兽了。你们觉得这个报酬值得你们跑一趟吗?”

  “值得。”白菜欣喜的把蛋抱了过去,但是凤龙动作迅速地飞过去把蛋拿了回来,我也把钱袋里的水晶币倒了出来。

  白菜他们惊讶的看着我。我把蛋收回了凤龙空间然后把桌子上的水晶币一分而二,其中一半收回了袋子里。另外一半推了出去。“这半是定金,到了目的地给你们剩下的一半,完成任务离开森林后再把蛋给你们。”

  “行,成交。”

  正事谈完之后气氛就好多了,大家逐渐开始互相闲话一些平时的生活,不过主要是他们在说,我一般只是听。我的身份不能泄露,说多错多。还是不说地好。白菜和死鬼都表现的比较激动,不断的说着他们以前练级的事情。其实男孩子都喜欢在漂亮女生面前表现自己,只可惜他们这次搞错对象了,我虽然一直在听他们说的经历,可眼神却一直在当当那里。这个女孩子给人一种很奇怪地感觉,说不上什么原因,反正就是古怪的很。席间她每次也老是偷偷打量我,但是眼神一接触到我的眼神立刻就慌张的避开了。

  我们在酒店里一直聊到天亮才离开。按照和四大护法当初地计划。水虚应该已经派出妖怪去佯攻过一次了,我现在去那些神将肯定会相对松懈一点。

  我从戒指里放出独角兽跳上去后周围一片倒吸气的声音。居然还有几个人开始流鼻血了。我开始还满想起来怎么回事,后来突然反应过来了。肯定是上马的时候长袍下摆甩了起来,我是男人没有女性玩家那种上马时按裙子的习惯,我就像平时一样大刀阔斧的跳了上去,结果那帮色狼就一个个脑冲血晕了过去。真不知道他们如果知道我是男人冒充的会不会把早饭都吐出来。

  “喂,发什么呆啊?快走啊!”白菜和死鬼居然也愣在那里不动了。

  紫罗兰上去对着他们两个的屁股一人一脚才把他们给踹醒了,赶紧爬上自己的坐骑跟了上来。

  这个小队地坐骑不全,除了三位骑士外谁都没有坐骑,为了提高速度我们只好一人带一个,分给我的是斧战士当当。所有坐骑里就我的独角兽负重能力最强,当当虽然不算高大,可她手里的那柄大斧头也不是开玩笑的,没有高级生物根本驮不动她。

  向森林前进的路上坐在我后面的当当有些奇怪,先开始她总向后躲,中途独角兽跳一个木桩的时候她差点翻下去。我拉着她地手把她到了我背后紧贴着我然后把她地手环在了我的肩膀上。“扶着我就不会掉下去了。”

  她没回答我,不过却听话地扶住了我的肩膀,可是自从我让她扶着我之后她变的更奇怪了。她先开始是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然后没多久就滑到了我的腰上。我以为她觉得扶着肩膀不够稳,也没管她。以前带着玫瑰的时候有时候她坐我后面也喜欢抱着我地腰,骑车带过女朋友的男人应该都有体会。

  进入森林之后又走了一会,当当的手开始越环越紧,最后变成紧贴着我,而且双手还死死的抱着我不放。偶尔我扭头说话还能看到白菜和死鬼上窜下跳的向我这边打眼色,可我一转头他们又立刻停止了,明显那些眼色是打给当当的。可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好打眼色的。

  过了一会当当更不对劲了,她居然把脑袋架到了我的肩膀上,急促地呼吸搞的我耳朵好痒。我试着扭动了几下,她却贴的更紧,而且脑袋也伸的更靠前,几乎是和我脸贴脸了。在别人看来我们是两个女人,这样也没什么大问题,可我们不是很熟。不该这样啊!理论上讲被一个漂亮mm这么抱着对一个男人来说也算不错的享受,可我怎么总感觉有些别扭呢!

  当当算是很漂亮地女孩子,放到任何地方都算的上是出类拔萃的美貌,身为男人我不该觉得别扭,可我就是不舒服。老想挣扎,偏偏还挣不开。最后我突然想通了,为什么我会觉得别扭,其实很简单。我现在是变装中。别人眼中我应该是个女人才对,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当当依然对我发生兴趣,那么当当就很不正常了。这就是我别扭的原因,当当居然对女性打扮地我发生兴趣,明显是女同性恋吗!

  现在回想当当一直以来的表现根本就不是腼腆,一个能选择斧战士做职业的女孩子应该有很刚烈的性格才对,怎么可能这么腼腆,她那完全是因为看到喜欢的人而表现出的害羞。不是性格腼腆。这样一想更确定当当是个女同性恋了!

  我刚想出声拒绝,当当突然说话了。她用近乎梦呓的声音贴着我的耳朵说了声:“你好香!”

  “啊!”我因为用力从当当地魔爪下挣脱出来,结果直接从独角兽上摔了下来。

  白菜他们一路上的挤眉弄眼摆明了就是在暗示当当别太过分,可惜当当情难自禁,还是表现出了过激行为。我刚从坐骑上摔下来,白菜和死鬼就抢着过来扶,不过还是当当快一步把我拉了起来,毕竟她距离最近。

  紫罗兰教训着当当:“你也太不象话了。最起码要慢慢来啊!”

  听了紫罗兰的话我差点晕倒。合着她计划是让当当慢慢下手不是要阻止她啊!

  死鬼有些担心的问我:“你没吓到吧?”

  “没事没事,我理解。”这么多男色狼都没把我吓到。居然碰上个女色狼。还好我不是真的女人,要不然肯定被吓到。相信男同胞碰到这种事情应该都不会太慌乱,就算是同性恋,可当当毕竟还是和漂亮的女孩子,是男人都不会反感这样的女孩子的。

  白菜过来道:“要不然我们换坐骑吧?”

  “没事没事,大家上马吧。”我先让当当上独角兽,然后自己也爬了上去,不过这次我坐到了当当地后面。再让她那么抱着我怕自己再摔下来。

  重新上路之后当当明显变地沉没了,而且总是低着头没什么反应。我用一只手牵着缰绳,另一只手环住当当的腰,小丫头立刻身体一僵惊讶地回头看着我。我抬手把她的脸又转了回去,把嘴靠近她的耳边小声问道:“你知道自己很漂亮吗?”

  她又惊讶的转回头不过却被我又扭了回去。这次她乖多了,认真的点点头表示知道。

  “既然你知道自己很漂亮就该知道你对男人的吸引力很强,你这种年龄的女孩子应该正是憧憬爱情的年龄。”

  “我对你……!”她忍不住又转回了头但是很快又突然想起来把头转了回去。

  “你对我这不叫爱情。不对,这个,怎么说呢!”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和她属于异性,这样解释不大妥当。“你知道,你应该找个男孩子。比如说死鬼或者白菜那样的。”

  “我知道。”当当的声音小地像蚊子哼哼。

  “那为什么还喜欢女生?”

  “我不知道。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对感情没什么感觉。我长的很漂亮,这我自己也知道。我的家世还算不错,学习成绩也很好,应该有的普遍优点我想我都有。可是那些男生总是像苍蝇一样围着我,他们越接近我我越不喜欢他们。后来班上来了个新生,她和我一样也很漂亮,我们很快就混熟了,我发现自己逐渐喜欢上了她。可是后来她有了男朋友。而且转到别的系去了,渐渐的我把她也淡忘了,可是我却再也无法忍受男生的接近了。我只喜欢女生。”她突然又转了过来:“我真地喜欢你,我知道这可能给你造成了困扰,但是我希望你能接受我。”

  当当的话搞的我哭笑不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个美女向你表白本来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可我有老婆的,更糟糕的是我现在还穿着女装。

  “这个……当当,我觉得你是个好女孩。但是……但是你应该喜欢一个男孩子才对啊!”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啊!

  “我就喜欢你!”

  苍天啊!现在的小丫头都怎么啦?我追玫瑰那会也没这么直接啊!“当当啊。告诉你个小秘密,你答应我不要说出去。”

  “恩。”

  “其实呢,我不是女人。”为了摆脱这个小丫头我也不得不稍微透露一点消息了。

  当当看了我一眼,那眼中的幽怨简直像千年怨妇:“你就这么着急要摆脱我吗?”

  “我说真地。”

  当当的眼睛里闪着泪光。“就算你想拒绝我起码也找个像样点的理由啊!”

  晕!现在这身打扮确实是说不清楚。我一激动干脆拉起当当的手从我的领口塞了进去。“现在相信了吗?”

  “我不嫌弃你平胸。”当当一句话让我再次摔了下去。白菜他们在后面一幅惨不忍睹地表情,不过这次他们都没过来帮忙。

  我尴尬的重新爬回独角兽的背上。“我说当当啊!这个。我其实已经有老婆了。”

  “那你带我去见她。我要和她公平竞争。”

  “我不是说那种游戏里乱喊的老公老婆,是真地老婆。我已经结婚了,有结婚证的。”

  “你是荷兰人吗?”

  “不是,怎么啦?”

  “我们国家什么时候允许同性恋结婚啦?”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是男人了吗?”

  “还是骗我。”

  “好好好。我跟你说不清楚。等任务结束后我带你去见她就知道了。”

  “好吧。”当当总算稍微放松了一点,不过这之后她简直变成了牛皮糖一样粘在我身边,直到进入妖殿范围她都没离开我超过3米远。

  我们到达妖殿时才九点多,森林里雾很大,不过这对我们有好处。放出毛球兽去帮我们探路,小东西一跳一跳的就不见了。毛球兽是一种比较高级的魔兽,具备辅助魔法攻击的作用,但是他自己没啥战斗力。之所以毛球兽适合探路。主要原因是这种小东西和森林里的仓鼠很像。重兵把守的地方人过不去,他却可以过去,守卫根本不会对这种遍地都是的小东西产生什么兴趣。

  妖族地妖殿并不是在地上的,这个和欧洲的黑暗神殿到是很像。小毛球在地面上蹦蹦跳跳的到达了大致区域,在我的心灵引导下他很快就发现了那个入口。控制毛球兽的戒指上面浮着一个气泡,从这个气泡里可以看见毛球兽看见的东西。毕竟是租用的魔兽,和自己地魔宠没办法比,心灵控制是单向地。毛球兽的消息还要靠这个戒指传回来我才看地见。而且这个戒指还要占用一个戒指位置,幸好小号两手空空。要不然还不知道要往哪带呢!

  妖殿的入口在一个小山坡的半腰处,能看到一扇巨大的石门斜斜的靠在山体上。这个就是妖殿的入口,正常情况下它由几个幻象法阵遮挡着,但是现在的妖殿已经被废弃多年了,而且当初天庭占领这里的时候破坏地也很严重,所以这些法阵一个都没有在运转。

  从门外看不到守卫,我命令毛球兽靠近那个通道看看。山体上的石门只剩下右边半个门板斜挂在门框上,地上还有不少碎石。可能它们就曾经是那左半扇门。进入大门就是一条斜向下的通道,里面用淡淡的绿色荧光,虽然不怎么亮,至少不影响看路。

  我很快就发现了传说中的神将,一共两个,就靠在通道最下面的出口处,两个神将似乎在聊天,不过租的毛球兽不带听觉传输。我光看到嘴动就是不知道他们说什么。

  “果然是有守卫呢。”白菜站在我身后看着戒指上的气泡道。

  紫罗兰着急地问道:“我们怎么进去啊?”

  我先从身上拿了另外一半水晶币给他们然后道:“我们不走这条路,这个是主道,另外一边还有个密道,我们从那边进去。”

  密道就在大门旁边不太远的地方,妖怪们真是聪明。把密道修在大门旁边,谁也想不到。入口是一块被大量植物遮挡的石板,白菜和律师一起把这个石板给挪到了一边,下面果然是有个洞。就是窄了点。

  死鬼第一个跳了下去,我第二个,当当跟在我后面。这下面就是一个圆形小石室,石室的内部空间是个圆柱体,周围的墙都成一定弧度组成了这个圆形地房间。

  金钥匙四下研究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于是抬头问我:“接下来该怎么走?”

  我用太阳之杖照了下地面,在房间的地面中心点有个圆环凹槽,槽内有一滴红色的液体,这滴红色液体像水银一样聚集成一个点停在环中。

  “这是什么啊?”当当看着地面上地这个东西问道。

  “这是机关指示器。”我指指地面上的环:“这个房间一直在转动。所以你不知道机关在哪里。这个东西就是指示机关位置的。房间的地面稍稍有点倾斜,当房间转动时这滴红色的液体在环内因为重力而跟着转动,不管房间怎么转它始终将处于最低点,也就是倾斜靠下的一个方向。从这个环的中心点向这滴红色液体拉一条射线,射线与墙壁的交接点就是机关所在方位。这墙壁上地砖都是可以拿下来的,砖外面那个房间才是真正的房间,机关就在那个房间的墙壁上,不过这个内层的房间遮挡了视线。所以不靠这个东西你就不知道打开哪块砖才能看到机关。”

  “那把砖头一起拿下来就是了。”金钥匙想的方法还真是简单。

  “这里是有妖术支持的。房间上的砖一次只能拿一块下来,这块不放回去另外一块就拿不下来。而且每小时只有一次错误机会。要是弄错了就要等下一个小时重新来过。你要是想一块块试那就准备等个几年吧!而且这个内层地房间一直在转动,你就算一个个试一圈也未必能找对。”

  “好复杂地机关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紫罗兰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来的是妖王殿,我根本不打算告诉他们。

  “别耽误时间了,快点来找下机关。”

  我们用一条绳子拉直了做成射线,经过环地中心和那个红点后连接到墙边的一块砖头上。我走过去从那块砖向上数了7块砖头,然后把第八块向下一按。那块砖头自动向内收缩了一段然后又弹了出来。我把这块砖头整个抽了出来,后面果然能看到一个红色的玉石。伸手进入把玉石用力按下去,房间突然一亮,下一秒我们已经在一个地下的通道内了。刚才的入口房间根本就是个传送阵。

  “我们这是在哪里?”

  “通道最下面。”我一边向前走一边道:“这个秘密通道直通大厅,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大厅的宝座下面。但是千万要记住,大厅才是最危险的地方,神将和啸天犬都在那里。”

  “知道了。”

  这个秘密通道虽然相当狭窄。但是它没有任何障碍,我们很快就到了大厅,只不过暂时还不能进去。我们地通道居然通到了妖殿大厅的下面,从这里可以进入大厅四周的墙壁和大厅中的柱子。这个大殿内的所有墙壁都是有夹层的,里面全都连接着密道,而且柱子也是空心的,全都能进去。我小心的爬到一个柱子底下然后钻了进去。

  这根柱子上雕刻着一只大妖怪地样子,而妖怪的一只眼睛是块水晶构成的。按照小孔成像原理我可以从柱子里看到外面很大范围内的东西。可外面的人就是看不见我。用一只眼睛贴着水晶四下瞄了一下,大殿里似乎是很平静。

  我向紫罗兰打了个手势,她立刻找到一面有浮雕的墙然后从墙上一只怪物的嘴里扔了块石头出去。仅仅就这一声不是很重的声音,大殿外面突然钻进来三个神将,而啸天犬居然一只就趴在我所在地这根柱子下面,怪不然刚才没看见他。

  我向站在我下面竖梯上的当当比了个捏鼻子的姿势,当当立刻把这个姿势传给其他人,大家看到这个手势都拿出了我给他们的面具带在了脸上。这个简单的防毒面具实际上不是真防毒。不过它可以对付水晶巧克力地气味炸弹。我可不想把自己熏晕过去。

  大家都带好之后我也带上了面具,然后从下面怪兽的嘴巴里把一个罐子塞了出去。罐子上有两根绳子,用其中一根把罐子慢慢放大地上,然后轻轻拉另外一根。另一根绳子是栓在盖子上的,我一拉绳子盖子就掉了。一种几乎看不见的淡红色气体从罐子里飘了出来。我赶紧把绳子收回来然后把怪兽浮雕嘴巴里地塞子塞回去。紫罗兰那边也赶紧把洞口的塞子塞上了。

  最先有反应的是啸天犬,他先吸了吸鼻子,然后转了个身面对柱子这边。可能感觉到不大对劲,他慢慢的走了过来。但是刚走到一半,他的爪子突然停了在半空中,接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喷嚏,啸天犬直接把自己打了个跟头。爬起来的啸天犬连着打了一串喷嚏,突然,他似乎闻到了什么极度刺激的味道,突然惨叫着跑掉了。

  几个神将被搞地莫名其妙的,他们的鼻子还没有那么好。暂时没闻到味道。我没有等他们起作用,而是先从密道抄近路去拦截啸天犬去了。二郎神说传讯符在啸天犬身上,只要我把啸天犬抓住,天庭就不会知道这边受到袭击,这样的话就不会有增援了。

  啸天犬被那个气味搞的晕头转向,一路向出口疯跑。实际上妖殿的大厅离地面很近,但是妖怪们把道路修的九曲十八弯,只有这密道是直的。啸天犬跑地虽然快。但是路上弯子绕地太多。反到是我们先到了半路的一段通道等着他了。

  我个白菜就在通道两边地墙壁里等着啸天犬通过,半分钟之后啸天犬果然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我和白菜同时拉下一个石柄。通道出口处的顶部突然打开了一块石板,接着一个和通道一样宽的石碾子掉了下来。这个东西起码有几百吨重,一落地就轰的一声搞的整个妖殿都是一抖。大厅里的神将感觉到了震动也离开了大厅。

  啸天犬跑的正欢,突然前面掉下这么大个石碾子把他吓了一跳。因为妖殿在地下,所以通道越靠里越低,石碾子立刻因为通道的倾斜而开始滚动。啸天犬果然是神犬,比一般的狗聪明多了。看到这个大碾子压过来,他的眼睛顿时瞪的像俩灯泡。丝毫没有犹豫,这家伙掉转身子拔腿就跑,那速度比来的时候还要快。

  啸天犬毕竟是狗,跑起来飞快,石碾子愣是追不上他。我和白菜直接把身边的另一个拉杆放了下来,通道前方一道石门立刻轰隆隆的开始下降。啸天犬看到这个石门之后立刻加快了速度,就在大门即将关闭的瞬间他竟然从门下面钻了过去。这个通道是为了坑那些神仙道士之类的人的,墙壁和那个碾子都是抗魔地,神仙照样拿它没办法。但是啸天犬速度太快。结果还是被他跑掉了。

  我和白菜看到没拦住啸天犬只好到下层去堵截。看到啸天犬过来了,我们一拉身边的锁链,通道两边的墙壁突然伸出了密密麻麻的钢钉,接着两边的墙壁开始向中间靠拢。这条钉板通道长度超过一千米,啸天犬正好在中间,就算他速度再快也别想出来了。

  啸天犬奋力向这边冲,可是就在他距离出口只有一百米不到的时候,两面带着钢钉的墙壁终于轰的一声互相合拢了。我和白菜露出了满意地笑容。但是我们刚准备离开,背后的墙壁却传出了一点动静。只见啸天犬的一个脑袋从钢钉与钢钉的缝隙中挤了出来,然后他又开始往外挤他的肩膀。狗的身体比人小,而且比较柔韧,这些钉板之间缝隙太大,除非你会变形术,否则人是肯定躲不过去的,可惜啸天犬居然就过来了。他愣是利用那些钢钉之间的小缝从中间挤了出来。

  “靠!”我和白菜忍不住同时骂出了声。

  就是这一声就坏事了。啸天犬地特长可不光是鼻子。狗耳朵也好的要命。啸天犬刚好从夹缝中挤出来,听到声音立刻扭头一张嘴。一道金色闪电直接命中我面前的墙壁,吓的我往后一靠。闪电打在墙壁上轰的一声居然被弹开了。不愧是妖怪全盛时期地老巢,连通道都是全魔抵抗的,啸天犬这一击连石头粉都没能打下一点来。不过我和白菜还是决定赶紧转移。真让他进来了。我们八个人都未必能搞的过这条狗。

  我们转移到了下层密道,可是啸天犬却没有走正规通道,他依然在不断的攻击着那个听到声音地地方。多说人性子倔叫驴脾气,我看应该叫狗脾气。啸天犬居然在原地连炸带挖硬是把通道打穿了。这家伙一个闪身就进了密道。左右闻了闻就准确无误的向我们的方向追了过来。

  匪徒逃跑的时候宁可被一大群警察追也不要被一条警犬追,我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了。这家伙鼻子灵,耳朵也好,就连全身最差的眼睛都比我们占优势。虽然他不认得密道的路,可凭借气味和声音他一路上完全没走错过一条通道,笔直的向我们追了过来。更糟糕的是这家伙速度超快,我们才跑了两层通道就被追上了。

  仰天一声长啸,啸天犬双眼瞬间变成了金色。全身黑色地长毛外面也多了一层金色火焰。我听二朗神说过,这是啸天犬的战斗形态,威力非常大。变身结束后啸天犬突然蹿了起来,第一个目标就是我白菜。

  白菜好歹也七百多级了,实力不算差了。横剑一挡,剑刃从啸天犬的上下颌直接横切而过。我们都吓了一跳,没想到啸天犬居然这么简单就被切成了两半。可是我们的笑容还没来及露出来,大家忽然发现啸天犬还站在原地。再回头。哪有什么尸体啊!刚才飞过来的是个幻象。啸天犬利用这个时间差在聚集力量。突然一张嘴,无数白色的小点飞了出来。

  “快趴下!”

  我喊的稍微晚了点。不过好歹救了大家一命,可惜白菜和律师都中招了。刚才发射的白色地东西其实是犬牙,啸天犬地牙齿可以无限生长,刚才那招就是把犬牙发射出来当暗器用。我们背后的墙壁被打成了筛子,律师地盾牌上穿了三个洞,胳膊上在一滴滴的流着血。白菜受伤比较轻,只不过脸被划出了一个血道子。

  发射结束,大家还没来及爬起来,啸天犬突然扑了上来。当当猛然窜了上去一斧子劈向啸天犬的脑袋,啸天犬一歪头,一口咬在了斧头上。当当只感觉自己的手似乎砍到了墙壁,完全用不上力气。啸天犬一甩头把当当更横着扔了出去,当当落地后斧子也被啸天犬扔了过去,当当一个闪身,斧头插在了她刚才躺的位置上,斧刃上还有两排整齐的牙印。狗牙就是好,精铁战斧都能咬出牙印来!

  死鬼先给自己加了个亡灵血祭然后拿着剑就冲了上去。这个魔法加持过的骨灵骑士绝对是相当强悍的,可惜敌人比较变态。我都没看见怎么回事,就看到死鬼冲了过去,然后一声撞击声伴随着惨叫他又飞了回来。轰隆一声响,死鬼直接被扔进了墙壁里变成了人体浮雕。

  死鬼挂在墙壁上时间不长,墙壁突然倒塌了。不是向外倒,而是向内倒。几个拿着各色武器的金甲神将冲了进来。这下麻烦大了,打斗声惊动了外面地神将。他们居然打穿了墙壁冲进了密道。

  毫无悬念的几次重击我们8个一起飞出密道摔进进了妖殿的大厅,我刚好掉在宝座旁边。看着那些神将逐渐逼近,我打算破釜沉舟了。反正现在情况已经很糟糕了,不在乎再加一点。我一脚蹬在了妖王宝座的机关上,宝座立刻滑向了后面露出一个巨大的通道。

  一声巨吼声震的整个大厅一阵摇晃,一头威风凛凛的火麒麟从通道里走了出来。守门的神将哈哈大笑着:“哈哈哈哈!我们这些神将杀你足够了,何必连神兽也请出来呢!喂了神兽可是永世不得超升地。哈哈哈哈!”

  似乎为了配合神将的话,火焰麒麟底吼了一声。顿时火焰四射,差点烧到我们。我突然拿起法杖直冲向麒麟,因为不知道我要干什么,麒麟谨慎的后退了一步,结果反而把通道大门让开了。我根本没冲向麒麟。半路一扭头冲进了通道内。白菜他们到是很敬业,虽然知道打不过,还是毅然的站到了通道口挡在了那里。

  一开始说话的那个神将根本不着急,他大笑着道:“哈哈哈哈。别耍花样了。那下面是死胡同,除了这个入口没有第二条出路的。至于说你想借助灵魂把这里的物品带走,那更是可笑。可能你还不知道吧。这里有灵魂禁锢法阵,死亡后原地复活。”

  神将的话把我吓住了。我真不知道这里原地复活。本来我想地是只要拿到东西,哪怕掉个几级又怎么样。反正我等级低,想升级容易的很。白菜他们我可以出钱出装备补偿他们,相信他们也会同意的。可是没想到这里居然是原地复活,即使我拿到东西也带不出去啊!

  就在我们紧张的后退时突然靠到了一道大门。原来密道打开后并不直接就是宝库。这里先是一段楼梯,楼梯后面还有个门。火麒麟一直就是隐藏在楼梯间里的,而那道大门他根本没进去过。之所以我知道他没进去过是因为门上地巨大封条还在,这是水虚说的证据。这个封条是妖王贴上去的,至尽还在只能说明神仙门打不开这道门。

  水虚告诉过我开门的咒语,我默念一遍,转身跳上去一把撕掉了封条。神将包括火麒麟地脸色瞬间都变了,他们以为我打不开封条。可是没想到我居然会开。大门在封条断裂之后立刻自动打开了。一片耀眼的金光刺的我都睁不开眼睛。

  虽然光线太亮我没看到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我估计肯定是黄金之类的东西,而且还是魔法加持的黄金制品。要不然不会这么耀眼。门外的人包括神仙们也都因为强光不得不用手遮挡住眼睛,勉强想看却什么也看不见,除了一片亮白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快阻止他。”神将虽然睁不开眼睛,嘴巴里却不断的喊着让火麒麟冲上来。

  火麒麟当然知道应该拦住我,可是他睁不开眼睛,想攻击又找不准方向,乱撞说不定还会伤到自己人。

  就在大家都极度紧张的时候金光开始慢慢暗淡了下去,看起来要恢复正常了。神将拿好了武器,火麒麟也准备了一口火焰就等着光线消失后把我们干掉了。光线逐渐淡化到一个可以睁眼地程度后就不再继续暗淡下去了,不光光线已经不强了,大门内的景象我们都能看见了。可是所有人都在看到里面的事物后愣住了。

  嗷!哇嗷!~火麒麟因为过度惊讶忘记控制火元素了,结果嘴巴里含着那口火焰全从鼻子里冒出来了,差点把他的脸都熏黑了。旁边的神将也差不多,他正在抱着一只脚原地跳,因为刚才看到门里的东西惊讶过度,手里的兵器掉下来砸了自己的脚。

  我站在门边上也傻眼了,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这……这……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