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六章 高手就是装备堆出来的
  ~日期:~09月18日~

  第六章 高手就是装备堆出来的

  “哎!想想做男人真累。”鹰叹息道:“什么时候我往广场上一站喊声组队,澳门赌博网站:围过来几万mm该多爽啊!”

  我笑着道:“真要那样,估计你就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为什么?”鹰刚问出来就看到我的眼神,然后回头发现了怒目圆瞪的百灵,立刻就蔫下去了。

  “祝我好运吧。”我向他们挥挥手:“希望妖族的财宝值得我做这么大的牺牲。你们还有什么没给我的宝贝快拿出来,这次真要走了。”

  红月突然从外面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根近两米高的法杖。“你用这个吧。”

  “这谁的啊?”我看了看。这柄法杖的柄是一种白色的金属,表面镏金篆刻了大量奇怪的符文,粗细和握感都满不错的。法杖的底部是根七寸长的三棱钢刺,顶部是一对展开的金色翅膀环绕着一枚白色的宝石。

  红月道:“这是我的太阳之杖,算是很难得的极品神器。”

  “那怎么没看你用过啊?”

  “因为我用不了。”红月抚摩着杖身有些惋惜的道:“自从被狼人咬过,这个东西就不再接受我了。”

  “难道这个东西抵抗邪恶?”我惊讶的看着这根法杖。

  红月摇摇头:“这个东西到不是抵抗邪恶,而是抵抗冲动。被狼血亵渎意味着具备了兽人的暴虐,太阳之杖本身就是火热和激烈的代表,如果使用者不能冷静,那它就会变成更暴虐的东西,所以这柄法杖主动抵抗暴虐之气。反正所有兽人都用不了。”

  “那你为什么不卖掉?”

  “属性太好,舍不得卖。没想到放这么久居然还有机会让它重见天日。拿着吧。”

  我高兴的伸手去接,结果法杖刚到我手里突然杖底一闪,两颗金色的星辰围绕着杖身迅速环绕着向上。红月看到我的紧张出声安慰道:“别紧张,这是正常情况,抓着它别松开。”

  金光迅速地环绕过我的双手继续向上,在它们走过的轨迹上有两道金色的能量纽带在漂浮着,完全没有要消失的迹象。两个金色星辰逐渐到达杖顶,它们各自在杖顶的其中一只翅膀上盘绕了一圈然后从两个方向钻入了中央的透明大宝石。哄的一声轻声地爆鸣。宝石上腾起了一团火焰。白色的火焰晃了几下就迅速稳定了下来,看那亮度似乎温度不低。

  红月笑着道:“我果然没看错。”

  “怎么了?”

  “太阳之杖能够点燃就说明它接受了你,你没注意到刚才我拿着的时候并没有这火焰吗?以前我也是可以点燃这火焰的,可惜后来不行了。”

  “古怪的东西。”我用手试了试法杖上缠绕的金色光带。这个东西好象是纯粹的幻影,我根本摸不到,而且也没办法阻断它。

  红月提醒道:“光带是能量正常的标志,你身体虚弱它也跟着变淡。顶上地火焰你可以随意控制熄灭或者点燃,不过一般情况下还是让它燃烧着比较好。除了能照明之外,这火光范围内还可以反隐形。那火焰对你没伤害,不过别让别人碰,那是真火,能点燃其他物体。也能烧伤别人。法杖底下的三棱钢刺自带太阳火焰,别说邪恶生物,就是光明天使也能烧掉。法杖自带大量技能,你要是想用就查看下自己的属性。这些技能都是真的可以学会的技能。也可以通过练习升级,不过所有这些技能都只能在你拿着法杖时才有效。”

  “明白。还有什么好东西吗?”

  “这个。”玫瑰拿了一枚戒指出来。“这是刚刚从本行会自己的拍卖会上弄回来的,是一个会员打到地垃圾极品。”

  “垃圾极品是什么意思啊?垃圾就垃圾,极品就极品,垃圾极品算什么啊?”

  “猜猜看。”

  “那我哪知道啊!”

  “给你,自己看吧,保证吓你一跳。”

  我狐疑的看了下戒指的属性。结果还真被吓到了。这枚戒指的名字叫极限戒指,属性的确是垃圾极品,而且几乎没什么人敢用。这个戒指和新辰之戒的属性有些类似,但星辰之戒是按照你加的最高的属性把其他属性都加到这个属性相等地数字,可这枚确是把其他属性变到最高属性的一半再减三。

  一般玩家就30点属性,6种属性分一下,平均才5点。一般情况下玩家会根据自己将来选择的职业调整一下力量或者智力和敏捷多分点,其他的少分点。但是一般不会有哪一个单项超出12点。毕竟其他属性太少了根本没办法练级,《零》中强调某一项属性确实有好处。但太集中了反而吃亏。如果一个玩家最高点数12,一半才6点,再减3,剩下的每种属性才3点,这样的人物根本没办法练级。所以这个戒指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垃圾。即使是我的大号紫日带上这个戒指也会变成垃圾人物,但小号银月却非常适合这个东西。

  银月这个身体的其中五种属性都是1点,魅力却高达25点,一半就是12.5,系统不给小数点,可能会变成12点,去掉3点后还有9点,这个基本属性可是相当夸张了。这枚戒指简直就是为银月这个小号专门打造地极品,别人带是垃圾,我带就是极品。

  等我看完属性玫瑰又拿了本很厚地大书递给我:“这是上次和日本伪装舰队作战时弄到的战利品,这上面记载了大量魔法,只要带着就能用,非常适合你现在使用。时间太紧我们暂时就只能找到这些东西了。”

  “这就不错了。”我点点头:“我先去找人组队了。”

  离开艾辛格之后我直接传送到了一个叫做永安地城市,这是距离妖王殿最近的城市了。这城市还算比较大。听说玩家也很多,相当繁荣,当然了,和艾辛格是没法比的。

  出了传送殿之后左右看了看,街道上人不多,但考虑到现在地时间是凌晨,你就可以想象到这个城市还是很繁荣的。我的出现立刻就吸引来了一片炽热的目光,以前在街上有时候我也是这目光中的一员。不过现在自己被这么看着确实有些吓人。赶紧把盔甲里压着的兜帽拉了起来,这东西虽然挡不住正面,但是远距离还是可以起到一定遮挡效果的。

  走上街道后我找了个npc为了下城市里哪里人比较多,得到的答案居然是角斗场。“请问下你指地是决斗场吗?”我以为npc说的是玩家之间切磋的那个保护区域。

  npc女老板很肯定的摇着脑袋:“我说的是角斗场,决斗场那边可没人。”

  “那么这个角斗场在什么方向?”

  “那边。你一直向前走,看到一个巨大的建筑物就是了。”

  “谢谢。”我转身向她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很快就找到了这个角斗场,它确实相当大。整个城市里的人大概有一半都集中到了这个地方,巨大地建筑物里全是呐喊的声音。在建筑物对面的街道上才是真正的闹市区。酒馆和各种店铺挤在一起密密麻麻,大群玩家和npc混杂其中,还真有点闹市的感觉。

  一般来说申请组队地人都会在城门口和城市最热闹地段的工会聚集,城门口我出传送阵就能看到,那地方很冷清。那唯一的目标就是工会了。在角斗场侧面我发现了那家规模满大的职业中心,刚一到这边就看到很多人站在那里喊着求组。

  “小姐,去波浪草原吗?”一个战士伸头问我。刚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对我说地,很快想起来我现在是变装中。赶紧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去。

  但是很快另外一个战士从台阶顶上一步跳了下来。“小姐,组队去碧海森林吗?”

  我再次摇头之后第三个人又冒了出来,被我拒绝后又跑出了第四个。果然被阿伟说对了,这个变装后的外貌太有吸引力了,我还没开口就围了一大堆人过来。

  因为全都被我拒绝掉,而他们又都看的出来我确实在找人组队,于是后面的人也学聪明了。一个长相英俊的圣骑士走了过来:“请问下你要去什么地方?”

  这家伙多狡猾,不说去处。直接问我要去哪。只要我随便报个地方他保证立刻说正好顺路,不过我看他的装备应该还算有一定实力,找他去也满不错的。“我要去的地方很隐蔽,需要进入碧海森林深处。”

  听说要去碧海森林深处,周围地玩家立刻跑了一大半。不过这个圣骑士到是面不改色的问道:“那你是去做任务还是练级啊?我猜是做任务吧?那地方可危险的很,不是谁都进的去的。”

  “对。我是去做任务。”我向他背后看了看。

  他好奇的也跟着回头看了下,但是什么值得注意的都没看见。“你在看什么呢?”

  “我看你有没有同伴。”

  这家伙立刻一愣,然后在原地眼珠子直转悠。我知道他是在担心。他不知道我到底是希望他带些同伴还是不要带。所以不好决定。怕万一猜错了就没戏了。不过稍微犹豫之后他还是道:“我的同伴去买东西了,需要地话我可以把他们叫回来。”

  “你们有多少人?加上我在内这个队伍不能超过十个人。”

  圣骑士立刻笑逐言开地道:“连我在内一共7个人。加上你才8个,不算多吧?”

  “他们的战斗级别呢?”

  “我本人702级,其他人都在600级以上,装备也都不错。”

  “职业搭配呢?”

  “我是圣殿骑士,另外6个人中有两个普通骑士一个斧战士,还有一个弓箭手一个盗贼一个战斗法师。”

  “没有牧师吗?”

  “圣骑士就会治疗神术,精灵弓箭手也会几个治疗类法术,法师本身也会几个,而且我们有药品,所以没专门配医疗类职业。”

  “ok,如果你们时间充裕地话可以和我一起去完成任务。具体事情等人到齐了我们再谈。”

  “行。”圣骑士笑着伸出一只手:“我叫白菜。”

  “白菜?”我一边和他握手一边疑惑的反问。

  “对,就是蔬菜里面的那个白菜。”

  “哦。你好,我叫银月,107级圣坛法师。”

  “107级?圣坛法师?是光明法师的晋级吗?”

  圣坛法师其实是维娜帮我升的,这个是混乱与秩序神殿的高级法师职称,维娜利用自己的特权帮我直接升的,正常情况没有人可以在500级前进阶圣坛法师。

  我微笑着道:“我这个是特殊职业,级别吗,因为我不怎么上这个号,所以等级比较低。”这也不算是谎话,我确实不怎么用小号,而且圣坛法师也算是特殊职业的一种。“其实我虽然只有107级,不过我的战斗力并不弱。另外,你可以先把我的手放开吗?”这小子摆明了是捏着我的手在意淫,如果他是个美女我到不在乎被他抓着,不过我对男人可没兴趣。穿这身出来也是为了掩人耳目委曲求全的不得已行为。

  白菜尴尬的松开我的手:“那好,我带你去找他们几个。”

  我们刚要离开工会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带着明显笑意的问话:“小白菜,你身边的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