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章 伪装的最高境界是变装
  ~日期:~09月18日~

  第五章 伪装的最高境界是变装

  当我再次回到艾辛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不过现在的艾辛格却相当的热闹,大群的玩家站在街道上,不过他们不是在等待逛街购物,而是在看着天空发呆。此时艾辛格的斜侧方天空中一道红色的玉石大门竟然凭空立在滚滚红云之中,门内大群彩带飞舞的仙女和各色五彩神兽一起进进出出的搬运着大批受伤的天兵,场面真是壮观的很。

  进入艾莘格天空城部分后可以看到二朗神正在指挥大家完成搬运工作,我过去寒暄了几句就赶紧闪人,为了明天的计划需要准备不少东西。我拉着玫瑰、红月和鹰钻进了做机要仓库用的秘密空间。

  看着我小心谨慎的关闭了大门,鹰好奇的问道:“你到底拉我们进来干什么啊?”

  我把妖王殿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对他们道:“怎么样?觉得这个计划可行吗?”

  玫瑰点头道:“论资金绝对可行,妖殿的好东西绝对不是一点两点,真要能都弄出来绝对可以大发特发一笔。”

  红月皱着眉头道:“可是万一你暴露了怎么办?”

  “所以我才叫你们进来帮我想想怎么隐藏身份啊!水虚说我有冤灵保护,不用担心被灵魂追踪,但其他方面还是需要隐藏一下的。”

  鹰上下看了看我道:“反正你身上这套盔甲是无论如何不能再穿了。秩序套装就是本行会标志,太容易暴露身份了。”

  红月立刻道:“胸口的行会徽章也必须藏起来。虽然行会徽章除了退会是无法消除的,但系统并没规定一定要把徽章带在衣服外面啊。”

  玫瑰补充道:“银月这个身体没有魔宠,行会守护兽也是决定不能轻易出手的,大型守护兽只有我们行会有,一被发现就露馅了。凤龙到是可以召唤出来帮忙运输物品,但不能在有敌人的时候召唤。否则依然很容易被认出来。”

  我坐在一只宝箱上道:“现在的问题是啸天犬也在妖殿,我们要怎么对付那家伙的狗鼻子啊?”

  “胡椒炸弹怎么样?”红月随手摸了一个出来。“我们行会地女孩子人手一支,水晶巧克力说是代替防狼喷雾剂的。”

  “人家可是神犬,这个大概不行吧?”我对这个胡椒炸弹可不大放心。

  玫瑰道:“要不然我们考虑用芥末炸弹?我这里还有个咖喱炸弹。对了,水晶巧克力还有种辣椒粉炸弹。”

  “光这些恐怕还不行,有别的吗?”

  鹰跳起来道:“等会,我去把水晶巧克力找来问问。”

  鹰出去不一会水晶巧克力就被带了过来,路上水晶巧克力已经听过了鹰的简单说明。一近来她就让自己的凤龙倒了一堆的小竹筒出来。“紫日会长你要对付狗找我就对了。我最怕狗了,所以做了好多专门对付狗的炸弹。咦?”水晶巧克力突然停了下来环视了一下房间然后回头看向鹰:“你不是说是紫日会长需要的吗?他人呢?”

  “我在这里。”我晃晃手,看到她惊讶地眼神我就知道大致是个什么情况了。“别奇怪,这是我的小号。”

  “我说呢!”水晶巧克力凑过来托着我的脸看了半天才道:“看轮廓好象有那么点像,不过这个也太……太漂亮了吧?男人都长你这样我们女人以后还怎么混啊?”

  “你还是先告诉我那些驱逐剂的用处再说吧。我有急事。”

  “那好。”水晶巧克力跑回那堆东西旁边拿了几个瓶子起来。“这瓶大的叫超级恶臭弹,考虑到效果过强我就不演示了。用这个可以瞬间把大部分敌人驱散,没几个人顶的住这种气味的。不过这东西有着重大缺陷,那就是部分食腐动物反而会被吸引过来。”

  “有更厉害的吗?”

  “有。”水晶巧克力拿了个彩色瓶子出来。“这里面装地是强效催泪剂。只要把瓶子摔碎,里面的东西就会瞬间弥漫到整个空间,越是密闭环境效果越好。不过自己也要注意防护,万一不小心吸进去了,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治疗都没用。半个小时内肯定是鼻涕眼泪像泉水一样冒,有些人可能还会出现打喷嚏不止的情况。”

  “可神犬依然能闻到我啊。”

  “那你再扔这个东西。”水晶巧克力这次拿出了一个画了骷髅标志的红色小瓶子。“这个东西叫高浓缩红椒弹,只要被它挥发出来的气体碰到一丁点保证三天都睁不开眼睛,而且几天之内都闻不到气味。不过这个东西会快速氧化。如果被扔出去后5分钟内没有接触到对方地眼睛和呼吸道就失效了。还有,如果直接把这个塞进对方嘴里也可以致死。”

  “那不就是被活活辣死的吗?”

  “超级辣椒粉当然厉害了,吃下去肯定辣死。”

  “听起来真够吓人的,希望对那只大狗有用。”我那起那个红瓶子晃了晃:“还有多少?都给我。”

  “红椒炸弹只做了10个,其他种类都有很多。”

  “去帮我拿来,每样100份,红椒弹全给我。”看到水晶巧克力离开我又对玫瑰问道:“行会里有合适我这次用的装备吗?那种成套地,不容易被认出来的。属性当然也要尽量好一点。”

  “我去帮你找找。”

  红月也跳了起来:“我和你一起去。”

  我点点头又对鹰道:“有什么比较常见又可以安全使用的魔兽吗?”

  鹰想了半天道:“好象是有,澳门赌博网站:我去帮你找找吧。”

  他们离开之后用了满长的时间才回来,期间我在宝库里搜索了一下,但是没发现什么能用的上的东西。本行会的东西标志性太强,虽然战斗力强悍,但是一出面就会被发现是我们的东西,所以好多东西看着不错就是没办法用。

  水晶巧克力是最先回来地。瓶瓶罐罐的抱了一大堆东西。她给我解释了一下各种药剂的用途之后玫瑰和红月也回来了。跟着鹰又钻了进来。鹰两手空空的道:“我帮你找了头可以租用的独角兽。这是我能找到的最高阶魔兽了。每个城市的租用魔兽有数量限制,而且根据城市等级租用魔兽的等级和类型也有不同。艾辛格到是能租到更高级地。但都有我们行会地标志,实在没办法隐藏。这头是跟风尹飘渺借的对外租用兽,虽然不是顶级生物,起码可以凑合了。再说你地等级也太低了。独角兽好歹温顺一点。”

  “独角兽只能用来当坐骑,进入妖殿以后怎么办啊?”

  鹰连忙摸出两枚戒指递给我。“这个白金戒指是装独角兽的空间戒指,另外这枚黑色的戒指里面封着一只毛球兽,是给你到妖殿里面以后用来探路的。”

  “毛球兽?有没有搞错啊?”

  鹰有些为难的道:“你现在地等级我实在没办法。你这点等级要我怎么办?”

  “要不然我们试试那个东西?”红月突然看向玫瑰问道。

  “什么东西啊?”我好奇的看向玫瑰。

  玫瑰想了半天才道:“记得那个从日本弄回来的真理之门吗?”

  “怎么了?”

  “前段时间修复之后为了实验是否已经恢复正常了,我们派人进去做了个任务。当时我们向真理之门要求得到一种快速提升战斗能力的方法,结果那几个进去的人还真给完成了。但是我们得到地方法有些问题。”

  “什么问题啊?”

  “我们得到了一只异常凶悍的生物。真理之门给出的快速提升方法就是带一只凶悍的魔兽随从。带上一只强大地战斗生物确实可以快速提高战斗力,但这次我们得到的是一只完全体,而且强的有些过分。本行会三大高手联手才把他给制住。如果你能带上这么一只强大的生物到的确有一定希望。”

  “得了吧。”我把脑袋摇的象拨浪鼓一样:“三大高手齐出才把他放倒,你认为我控制的了这么变态的生物吗?”

  “那你只能靠自己了!”

  我点点头算是承认了这个无奈地事情。这个身体等级比较低,又不能带容易被认出来的生物,除了靠自己实在没别的办法了。

  “玫瑰,要你们找的装备呢?”

  “在这里。”红月憋着笑拿出了一套相当华丽的服装。

  “这是什么装备啊?”红月拿出来的这套东西属于轻便型盔甲。而且内部衬有相当华丽的长袍,总体感觉和我现在身上这套秩序套装很接近,只不过盔甲似乎收的很紧,属于紧身盔甲。虽然看起来服装有些中性化。不过并没有什么过于女性地东西,感觉上也没多大问题。但是红月在旁边一直偷笑,搞地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

  我试探性的用眼神询问了玫瑰,可玫瑰只是一个劲地催我快换上。我几乎是被她们两个硬架着换上了新盔甲。还别说,真满合身的。轻型紧身盔甲的特点就是只保护重要部位和关节,因此比较轻,而且对运动的阻碍影响很小,一般弓箭手和刺客都喜欢这类服装。当然,也有少量法师和祭司穿过。对着镜子照了照,看起来没什么问题。鹰的反应也很正常,只有红月和玫瑰在偷笑。

  这套装备的属性可以说比较中庸,毕竟是低级装备,好也好不到哪去。白色的盔甲配合白色的长袍加上我的白色翅膀,看起来还真像个光明法师。

  鹰看着镜子里的我忽然道:“虽然这身装备不容易联想到我们行会,不过万一二郎神这样的熟人碰到。说不定还是会认出来的。”

  我想了想确实有道理。“要不然做点伪装?”

  “伪装?”红月突然叫了起来:“对啊!干什么不化点妆呢!”

  我很认真的点头道:“干脆帮我做条大伤疤。从左边眼角一直到右边脸。再帮我用黑颜料些麻子。反正这张脸即使二朗神也只见过几次,换个地方换身服装他未必认的出来。我再加些麻子什么地他就更不认得了。”

  红月向玫瑰挤了挤眼睛。我刚想问她们什么意思就被按到了板凳上,然后玫瑰从身上拿了一个盒子里。这个盒子是女孩子们最喜欢的化妆盒,这个还是我帮玫瑰买的。玫瑰从里面拿出了一堆小零碎开始往我脸上又涂又粘的,红月在她旁边配合着指指点点。

  鹰站在我对面看着玫瑰和红月给我做伪装,我还在计划是不是要再弄几个大黑痣或者把牙弄成大龅牙。鹰站在对面,他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奇怪,最后开始不断的变红。我好奇的问他:“是不是她们把我的脸弄地没人样了?”

  鹰一听就猛点头,但是他的腮帮子却开始冲气。似乎在憋着笑。我以为是自己脸上画的太滑稽所以让他忍不住想笑,嘴里还在安慰他:“别笑了,不画的丑一点到时候被认出来可是大麻烦。天庭的力量我们可是挡不住的。”

  “噗……哇哈哈哈哈!”鹰在听完我的话后突然狂笑着冲出了密室。

  “神经病!”我给鹰下了这么个评语。

  过了几分钟百灵突然跑了进来。“你们在干什么啊?鹰笑成那样?我问了半天他……啊?这是……该不会是紫日的小号吧?啊哈哈哈哈……!”百灵居然也跟鹰一样狂笑着冲了出去。

  他们地过激表现搞的我都开始担心了。虽然身为男人我并不在乎自己的外貌,但也不能太夸张吧?“玫瑰,你们到底把我画成什么啦?不会是鬼见愁吧?真那么丑吗?”

  “放心,我们保证等全部完成之后没有人能认出你是银月。”

  “别画的没人认的出我是人就行了。”

  用了不少时间玫瑰和红月终于完成了自己地工作,我刚想回头照下镜子就被她们两个拉了出去。红月还说:“一会你别说话,我们实验下。”

  我点点头。狐疑的被她们两个拉出了房间。半路上我就碰到了站在走廊上狂笑的鹰和百灵,看到我出来之后他们两个立刻不笑了。一脸惊讶的表情像是看到了一只正在跳霹雳舞地猛犸象一样。

  玫瑰对他们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拉着我向会议室走,鹰和百灵立刻目光呆滞的跟了上来。推开大门我们走进了会议室,里面还有不少行会骨干。听到开门声大家都望了过来,不过一时之间大家全都愣住了。

  我的妆难道真的那么丑?一屋子人居然全都呆住了。安静的房间内过了好半天才听到一声啪嗒声。闯王手里拿的笔掉在了桌子上,这一声把大家都惊醒了。站在闯王旁边的按时大锅饭和闯王一起冲了过来,两个人在途中还互相推挤想把对方拉到后头去。

  “你好,我是本行会地海军总指挥闯王。不知道小姐怎么称呼?”

  我可不是傻子。闯王的一句话我就什么都明白了。玫瑰和红月根本没有把我往丑的方向去画,她们肯定是反过来画的。

  素美推开闯王和大锅饭走到我面前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姐姐好漂亮哦。”

  阿伟和金币也凑了过来。阿伟一脸猪哥像的道:“哎!当初我咋就那么冲动呢?”说完看了眼金币。

  “你想死啦?”金币立刻暴跳如雷的追打阿伟。

  维达刚好抱着一叠文件从外面进来,看到我们之后眼神立刻定在了我的脸上,看了半天后想想还是问旁边的玫瑰:“这位是会里地什么人啊?”

  “你不认识他吗?”玫瑰故意反问维达。

  维达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道:“气质上有一点点紫日会长地感觉,和紫日会长的那个叫银月地同魂体感觉更像一些。身份标志和明明也一样,我不记得行会里什么时候提拔了这么一个人啊!请问下是不是新增加的副会长啊?难道是紫日会长地妹妹?”

  听到维达的话大家突然反应过来了一起再次盯着我,不过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拿不准了。素美这个小丫头最野蛮,跳起来往我胸口一按然后大叫起来:“是紫日哥哥的小号!”

  闯王和按时大锅饭立刻口吐白沫晕倒在地。阿伟也被金币****在地一通猛踩,几个女孩子刷的一下围了上来。

  修罗紫衣摸了摸我的脸:“这是怎么画的啊?”

  玫瑰笑着道:“紫日本来皮肤就比女孩子还要好。我只帮她稍微补了点红色。”

  真红指着我的眼睛:“这也太媚了吧?”

  红月立刻帮忙解释道:“紫日毕竟是男人,虽然小号银月比较女性化,但是线条依然不完全是女性地,所以我们帮他粘了假睫毛,用眼影把眼角画吊起来,这样增加女性的魅力掩盖男性的眼神。”

  素美立刻道:“紫日哥哥你为什么画妆成女人啊?”

  “因为我刚接了个任务。不能被天庭发现。”

  素美立刻点头道:“那你这身装扮到是很合适。就算二郎神和你面对面也认不出你是谁。”

  金币忽然跳出来道:“过段时间我们行会要搞选美大赛。先说好。你可不许参加。”

  “切,你们请我也不去啊!这次是玫瑰和红月使坏,我本来想让他们给我做条假伤疤然后弄点麻子的。”

  玫瑰立刻辩解道:“我们又不是电影特效化妆师,女孩子自己化妆都是往漂亮画,谁会做伤疤啊?再说了,这么好的模板不画漂亮点太可惜了。”

  红月也道:“论美貌,你这个小号在行会里已经算的上前十名了。但是我们女孩子平时一般会画点淡妆。就算再不喜欢打扮起码会带点头饰什么的。你因为是男人所以什么装饰都没有,而且走路的姿势以及各种习惯都完全地男性化,所以你平时都只能算前十的末尾。要是你按今天这个打扮,再注意点小细节,绝对是本行会第一美人。”

  玫瑰立刻补充道:“干脆以后有需要隐蔽行动的时候你都按这个打扮算了。”

  “先拿面镜子给我。我自己到现在都还没看到呢。”

  “给。”鹰拿了面大镜子立在了我面前。

  老天啊!这还是我吗?这眼睛,这鼻子,这嘴唇!以前听说八卦杂志经常喜欢刊登一些影星化妆和不化妆状态的对比照片,当时我还觉得应该没什么区别。现在才知道化妆师的伟大。以前我只是男生女像,明眼人还看地出来我是男人,现在好了,估计连我老妈都会把我当成女儿了!

  原本身上的盔甲还不觉得怎么样,现在配合这张脸总算知道为什么红月和玫瑰要选择这个装备了。看起来他们是早就预谋好了要给我变装的,这盔甲也是为了这个目的选择地。

  就算我的脸再像女人,但我毕竟是男人。女人的某些零件我是没有的,而且我的身材也和女人不沾边。虽然银月这个身体并不粗壮。但我的身体没有女人那种前凸后翘的曼妙曲线,我就一条直线到底,完全不拐弯的。但是身上这个装备却恰好把所有男人和女人地不同部位都掩盖起来了。

  这套盔甲是紧身的,腰部收的很紧,因为身体是柔软的,被盔甲一收自然就凹下去了。胸部这个地方本来也是男人和女人的主要区分点,但是这个盔甲有护心甲,因此把胸口这块垫的有点高。要是一般男人穿在身上别人。这点高度很容易就理解成盔甲比较厚。可如果是有着我这种脸蛋的男人穿着,别人一看第一反应就想歪了。

  最可气的是这盔甲地下面有条法师长袍。我地腿确实没有女性的曲线,但我皮肤很白。平时长袍一直垂到小腿中段,下面有到膝关节高度地战斗靴,别人看不到腿部,但是一旦剧烈运动就会时不时的露出一段小腿。长袍会自然下落,就算露出来也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别人有先入为主的思想认定我是女性,再看到一闪而过的腿部,他只能看到一片白而来不及注意曲线问题。我自己也是男人,这种情况下男人会怎么意淫我自己当然清楚的很。所以说这套盔甲把所有的男女区别点都给遮挡住了,剩下能看到的部分都是没有区别的。

  仿佛还嫌不够,玫瑰又拿出了两只金属环递给我。我看了一下这两个金环:“这是干什么?”

  红月接过一个和玫瑰一起给我一边胳膊套了一个。“这套盔甲和长袍都没有手臂部分,你的上臂肌肉略微发达了一点,用这个套上去就可以盖住了,顺带还能显示出你的皮肤比较白。”

  玫瑰立刻跟着道:“黄金也是分人带的。知道为什么现在人都喜欢白金不带黄金吗?其实黄金也很漂亮,而且比白金贵气,但是黄金显皮肤。带黄金的人皮肤会被突出出来,如果皮肤粗糙或者比较黑千万不能带黄金饰品。你皮肤好,带黄金反而是突出了皮肤的光滑白皙。”

  “我是去做任务,不是去吊凯子,认不出来就差不多了,别搞的太夸张好不好?万一一出来就被色狼集团围住了怎么办?银月又不是紫日,震不住那些大灰狼的。”

  金币立刻道:“那正好,碰到色狼就一起带回来,正好修罗紫衣她们这么多人没男朋友,你帮她们顺便一起找回来。”

  “还是你自己去找吧,我明早就要去完成任务,没那么多时间耽误。先说好,我这次可是为行会牺牲小我,你们不许把我的样子说出去哦。”

  “放心,我们知道你伟大。”红月已经笑的快不行了。

  我转了个身活动活动感觉还行。“法杖呢?谁有法杖给我找一根来。我要先去找些人组队,这次任务不能带本行会的人。”

  阿伟立刻道:“就你现在这样子,往市中心一站,大喊一句谁要和你组队。我保证三分钟内就能达到万人以上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