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章 化蛹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章 化蛹

  “你要重建支点城?”

  “当然。”我很肯定的点头:“支点城的计划从未真正被放弃,澳门赌博网站:没有把凌原吹她们撤回来就是这个原因。日本战场一直就是我们的战略重点,总是在海上打双方都顶不住,必须转移战略重点,更重要的是这能为我们赢得韩国和朝鲜玩家的好感度,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些好感度会直接以现金的形式表现出来。当然……”我面对着军蚁堡垒。“要在他们全部完工后。”

  “十三座虫族堡垒全部完工到是用不了多长时间。”鹰道:“以现在钢城的建造能力,如果把其他项目都停下来我们可以每天生产一座堡垒,或者更快一些。但是这个资金投入……?”

  玫瑰在旁边小声的口算了半天道:“把天门岛和起点城的扩建工程暂时先停下来,其他城市的装备更换项目也暂时压后,新战舰的下水速度保持在一天三艘以内,这样我们可以挪出大约1500万水晶币,我们行会目前还有3000万资金,我想应该够了。”

  红月也点头道:“建造的钢材都是我们自己的,少数特种材料可以买的到,花不了多少钱,玫瑰你算的太多了。我看那3000万应该就够了,用不到减缓其他项目的进度。实在不行向行会会员集资也可以啊。别的行会有什么事情一般都是行会会员集资,我们这样能自负盈亏的行会并不多。”

  “这个……!”我略微考虑了一下。“这样吧。你们以后制定一个行会的劳动标准,理论上规定行会内所有会员每天必须交纳三个水晶币的会费,如果会员参加行会劳动,根据情况折算后抵消掉这些会费。如果某个玩家完成了这三个水晶币的公务劳动再继续帮行会工作就可以参加行会的奖励活动,比如集体出巡练级以及一些行会的奖品。不参加行会公务劳动又交不齐会费地允许拖欠最多1周,超出者踢他没商量。而且以后永不再用。”

  阿伟问道:“这样会不会造成有玩家主动退会啊?”

  金币立刻叫了起来:“退就退,我们又不是小行会非求着他们增加人气,再说如果只想占便宜不肯付出劳动,这样的人不要也罢。”

  我对玫瑰道:“具体事情你来处理,我只是提个大方向,具体收多少会费你们看着定。”

  “行,这个你就不要管了,我会全权负责的。”

  钢城内部的大型建设项目全都停了下来。大批玩家指挥着npc劳工把大型设备送上地面开始装配其他十二座虫族堡垒。我则跑到了军蚁堡垒内部,走到蚁族图腾前面。“大蚂蚁,感觉怎么样啊?”

  “非常不错,感觉身体已经完全融合了。你们这里的这种钢铁材料简直太适合用来建造虫族堡垒了,比我们以前的堡垒防御力和控制性都超出一倍多。”

  “这么说你很满意喽?”

  “满意满意,我非常满意。”蚁族图腾的声音显示他已经乐开了花。

  “你满意就好。不过你们答应我的事情呢?”

  “答应你地事?什么事情啊?”

  这家伙难道要赖帐?“你们不是说感觉到我存在一些障碍,只要我帮助你们你们就可以帮助我突破障碍吗?”等级制度取消了。可是战斗等级这个新出现的东西完全继承了当初的等级制度,我现在的战斗等级就是800级,不管怎么打就是不升级。显然任务关卡依然存在。”

  “哦,你说这个啊。”这家伙仿佛刚刚想起来一样,也不知道是真的刚才忘记了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们要怎么帮我突破这个界限?”

  “其实这个界限很好突破。我们十三虫族都有各自的身体能力。如果你得到了我们地认可成为衍生者就能突破界限。”

  “衍生者是个什么东西啊?难道要我变虫子?”

  “衍生者并不是虫子,这是我们虫族赋予其他生物的一种我们自己的能力,这个能力的主要特点就是可以自我强化。成为衍生者后不会遇到任何界限的限制,只要感觉自己到达一个瓶颈了。你就可以使用特殊能力重新突破它。”

  “那还等什么?快给我啊。你可别告诉我要13冲族地图腾一起使用能力才行啊?”

  “那到不用,不过我们虫族的衍生能力有轻微的副作用。我先说明,这是你自己要求的,出问题了别找我。”

  “副作用?什么副作用?有什么具体反应?”

  “这个没准。”蚁族图腾道:“就我所知地有五名外族成为了衍生者。第一名是个兽人,那家伙的副作用是智力退化。”

  “智力退化不就变白痴了吗?”

  “差不多。”蚁族图腾道:“那个家伙后来因为太傻结果掉进沼泽地自己淹死了。”

  “那另外四个呢?”

  “有个美丽的森林精灵变成了满脸肉瘤的丑八怪,结果洗练的时候被湖水中的倒影把自己吓死了。还有一个人类变的无法控制食欲,看什么吃什么,结果啃了太多不能吃的东西把自己吃死了。另外有个矮人身体异化成了坚硬地甲壳。最后因为完全无法移动自己饿死了。最后一个……!”

  “等等等等,打住。难道你知道的衍生者都死了?”

  蚁族图腾很肯定的道:“我见过的五个都因为变成衍生者而死亡了,但是传说中有存活下来的衍生者,而且成为了非常恐怖的存在。”

  “那你听说有那些活着的?”

  “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人,各虫族互相保密自己制造的衍生者,我制造地五个都挂了。唯一听说地两个成活的例子中,有一个是蝶族制造地,另外一个是螳螂族的。我制造的数量少。所以没有遇到活的例子。蝶族和螳螂族都制造了上百个衍生者。至今为止也就各成活了一个。”

  好家伙,百分之一的成活率。这个也太低了吧?几乎都可以肯定必死无疑了。“那你们这个会不会因为不同地虫族发展的衍生者而产生能力的差别?”

  “这个我们没研究过,不过至今为止没发现什么联系,好象具体强化什么属性以及副作用的形式跟衍生者自己的种族关系反而比较密切,蝶族发展的衍生者中有7个人类,他们全都出现了类似情况的副作用。而且我制造的那个人类衍生者也有类似副作用。”

  “你是说那个无法控制食欲地人类?”

  “对,人类好象变成衍生者就会有无法控制**。不是食欲就是**,要么是其他的什么**,反正就是某种**失控。”

  “那就麻烦了!”我小声嘀咕着:“我是天使和恶魔的混合种族,后来被维娜建立了鲜血契约变成了吸血鬼,而且还被红月以狼人形态咬过。四个种族加一起到底是变出四个副作用还是一个都不起作用呢?”

  蚁族图腾听到了我的嘀咕。“上次百足族发展的一个半精灵衍生者出现了严重地精神过敏,整天神经嘻嘻的,后来因为紧张过度心力衰竭而死。我看混合种族不会出现原来种族的问题。应该是融合出新的副作用。不过我们可没见过你这么负责地种族。要不然你就赌一把看看成功与否?就当做实验了。”

  “你想的美。我可不当小白鼠。诶,对了。你等会,我一会就回来。”

  出了军蚁堡垒我直奔艾辛格,一阵风似的卷进熊猫殿。结果只看到空空的房间和正在收拾满地玩具的npc守卫。

  “吉祥如意呢?”

  守卫看到我先爬起来行了个礼然后道:“他们到地面城玩去了。”

  我赶紧跑到聚灵塔乘升降机到达了地面城。艾辛格地面城已经全面开放,现在人山人海比节日里的游乐场还要热闹。这么人海茫茫的要怎么找啊!实在没办法。拿起城市广播传达命令:“所有守卫注意。马上确认下行会吉祥物是不是在你们附近,发现的赶紧把他们送到第三城墙地大门前来。”

  还好我们城市里守卫比较多,几分钟后两个淘气宝宝就被两个守卫背了回来。

  “快,你们两个跟我来。”我转身就走。结果发现吉祥如意没跟上来。“怎么不走啊?”吉祥在那里指指自己的嘴巴然后揉了揉肚子,这么明显的意思我当然明白。“回来给你们俩4盘烤蓉兔肉。”

  吉祥一个尽的摇头然后用两只爪子交叉比了个十,然后指指自己,接着再比个十指指如意。他的手势翻译过来就是他和如意要一人十盘。

  “每人4盘行了吧?”

  吉祥立刻比了个八。

  “六盘。”

  吉祥立刻和如意跳起来跟了上来,真是好吃懒做的家伙。带着两只熊猫再次来到军蚁堡垒,让我两边一边站一只抱着我的腿,这样可以借一点运气。只要是本行会的人,和吉祥如意靠地越近幸运就越高。这是我们长期总结地经验,这次要好好利用下。

  “大蚂蚁,帮我升级成衍生者吧。有这个双保险就没问题了,就算出现副作用应该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你确定要升级吗?”

  “确定。”

  “先说好,出事我不负责的。”

  “当然。”

  “那好,你准备好了,我要开始了。”

  蚁族图腾突然变地耀眼起来,一道红色的射线飞出直接打在了我的头馈上的黑水晶里。结果什么反应都没出现。

  “这就完啦?”我检查了下自己。没有什么变化啊!

  蚁族图腾疑惑的道:“奇怪了,好象刚才没射中一样。你的头盔可能把这个当成攻击抵消掉了。你把头盔拿掉我再试试。”

  我拿掉头盔后蚁族图腾又发射了一道红光。这次正中我地额头,我只感觉脑袋像被人撞了一下差点摔到地上。“靠,怪不然头盔会主动拦截这东西,简直像实体攻击。”

  “有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我赶紧感受了下全身的情况,但是似乎没什么特别的。“没变化啊!你是不是骗人啊?”

  “没道理啊!”蚁族图腾想了想道:“干脆再来一次。”

  “还来?”

  又是一道红光正中我的脑门,这次比上次感觉还要疼,简直像中了一闷棍。

  “有反应吗?”

  “有了。”

  “什么反应?”

  “想吐!大概被你打成脑震荡了!啊!好难受,我得去找个地方吐一下。”

  赶紧让吉祥如意松手。我一溜烟的跑出了军蚁堡垒。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像要爆炸一样,一股强烈的呕吐感从胃里一路上升到了喉咙。刚跑出军蚁堡垒的大门我就忍不住一张嘴,结果出来地不是胃里的东西而是一个白色的小团团,这个小团团还吊在半空似乎有根线连接到我嘴里了。

  沃玛本来在旁边指挥工作,看到我情况不对赶紧跑了过来。“紫日你怎么啦?”

  “胃里……胃里难受……呕~!”这次白团团彻底落地,但是它连接着的丝还在我嘴巴里连着,我试图抓起丝把丝拽出来,可是越拽越长。根本不断。靠,难道进化成蚕宝宝了?

  “紫日你怎么吐丝了?”

  “我也不呕……!”这一口出来了一大团闪光的细丝,这些丝带着亮晶晶的光泽,表面似乎还有水分一样。我刚一抓就把手给粘住了,这东西居然还有粘性。沃玛刚准备帮忙就被我挡住了。“别碰。这东西粘住就下不来了。”

  “呕……”一团更大的丝被吐了出来,地面上都堆起一个小丝堆了。

  “紫日,你到底是怎么啦?”沃玛有些着急了。

  “没事,做实验出了点小意外。”

  我刚说完突然感觉肚子里一股很强烈的肿胀感。接着脖子不受控制地后仰抬头一口巨大的丝团从嘴里喷了出来。丝团飞起来之后自动分散成了一团团的丝线,然后一环环的整齐落下刚好把我包裹在了里面。丝线一落地迅速收紧,我脚下一歪整个人倒了下去,丝线自然的把我整个包裹了起来。

  地面上地我很自然的变成了一个带着晶莹闪光的白色大蚕茧,我的身体在里面挣扎,蚕茧跟着一动一动地。沃玛赶紧叫来了人帮忙,一个玩家上去一刀砍在蚕茧上,结果当的一声刀断掉了。那个玩家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刀:“这什么丝缠的啊?”

  地面上的蚕茧跳了几下就不动了。很快它的表面开始融合,丝线全都融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大橄榄形的套囊。整个茧地外部开始迅速硬化,而且越来越光华,看起来像珍珠一样,只是形状不对。因为失去了粘性,一些因为救我被粘住的人都自动掉了下来。沃玛敲了敲外壳,茧壳传出一种嘣嘣的声音。

  这个巨茧被运到了艾辛格,玫瑰他们很快赶到了。鹰看着面前巨大的蚕茧问沃玛:“你确定紫日在里面?”

  沃玛点点头:“我看着他自己吐丝把自己包了进去。然后就成这样了。”

  “什么?不是被怪物袭击吗?”红月惊讶的问道:“紫日怎么会自己吐丝呢?”

  “我怎么知道!反正他从军蚁堡垒里出来就不大对劲。然后开始呕吐,但是吐出来的全都是白色的丝线。最后一口比较多,然后就把自己捆成这样了。”刚开始这个茧还有弹性,而且表面也没这么光滑,还特别的粘,后来好象逐渐硬化,而且失去粘性了。

  红月问道:“不能用东西敲开吗?”

  沃玛摇摇头:“外面这层茧壳硬地像钢铁,武器都打断了,这上面连道划痕都没留下。用大型机械我怕伤到里面地紫日。”

  素美拖着下巴道:“其实你们不用太紧张,一般来说会吐丝结茧的东西都是要进化,紫日应该是进化什么新能力,反正是他自己吐地丝,应该没问题的。”

  玫瑰扒在茧外面用力敲了几下:“紫日?听的到吗?回答我们一声。”

  “不用叫了,我在这呢。”

  大家一起回头看向门口,一位美丽的仙子飘了进来。

  “你……?”鹰有点愣神。

  玫瑰看到进来的人立刻放心了。“这是紫日的小号银月,你们上次不是见过吗?”

  “一时没反应过来。”鹰笑着抓抓脑袋:“主要是反差太大了。靠,紫日,你要是用这个小号去收新会员,保证报名处的门槛一个小时就要换一个。”

  “那我就去弄只狐狸搞点分泌物涂身上,有狐臭看谁敢靠近。”

  阿伟夸张的吸了口气道:“可是现在只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我一脚把阿伟踹到一边,直接走到那个大茧前面摸了摸:“还好,应该进入进化了。”

  “对了,紫日你怎么回事啊?”现在等级低,刚才那一脚没啥威力,阿伟这个死小子又走了回来。“怎么突然吐丝结茧了?难道你想毛毛虫变蝴蝶啊?长的丑不是你的错,何必进化成蝴蝶呢?”

  “你再说当心我出了阴腿了。”

  素美走过来问道:“我刚才猜你肯定是进化了,告诉我们我猜的对不对?”

  我点点头。“当初在热带雨林带十三虫族返回的条件就是他们要帮忙让我过800级任务关卡,结果那只蚁族图腾说要进化成衍生者才可以突破关卡,但是他说进化衍生者事故率比较高,容易出副作用,我进化后不知道是正常反应还是副作用,居然变成了大蚕茧。”

  “属性呢?你没看吗?”玫瑰看着我问道。

  “换小号之前我看了下,属性显示只有三个字——化蛹期。所有属性一个都看不到。”

  “那你怎么办啊?”

  “先用小号凑合着吧。反正这个银月的小号已经设置成最高权限了,行会里的npc可以随意调动的。玩家方面解释下就行了。”

  “可是那些外部的npc不认识你啊!”红月焦急的道:“万一天庭来人怎么办?npc可不管你大号小号,我们这里除了你没人可以和天庭的人说上话的。我们行会的中间人身份也是因为你的大号紫日,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以及天庭和妖界都只认你,万一他们现在来了怎么办啊?”

  “不会那么巧吧?”

  我话音未落就听到背后有脚步声,一个守卫一阵风似的刮了进来。“二郎真君到了,他要见会长大人。”

  “怕什么来什么!”鹰先让守卫去招待着然后对我道:“这怎么办啊?”

  “我看不如让我去吧?”玫瑰道:“好歹我和二郎真君还算说过几句话。”

  “别紧张,二郎神不是敌人,告诉他实情应该没什么问题,他知道我在这里出不来应该会明白的。接待吗……!”我想了下道:“还是我自己上。就说现在我暂代会长职务就是了,相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先顶过这次再说吧。”玫瑰点点头:“走,我们一起二郎神突然跑来到底有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