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神兵四方尊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二十四章 神兵四方尊

  红月突然拍了拍我们俩。“就算那东西真会倒下来我们也非爬不可了。”

  “为什么?”

  “回头看看。”

  “这帮家伙属狗的吗?快点,我们离开这里。”我率先向山里跑了进去。

  “等我啊。”红月跟着追了上来。

  我们目前还在山脚下,距离真正的陡峭悬崖还要一段距离,山坡基本上是成三十度角倾斜向上的。召唤出小雪让红月和红月共骑,我自己则跟着爬上夜影的背,这里还没到飞不过去的高度,暂时还能借助坐骑的优势拉开一点距离。

  虽然地面没有积雪我们依然是贴着地面开始滑行,后面的印度追兵骑着雪山巨熊跑的热气直冒,可距离却越拉越大,明显速度不是一个等级的。跑着跑着就剩我们三个在跑了,印度的追兵早就没影了。稍微放慢了一点速度,我们开始慢慢的向更高的山顶爬。

  爬过山的人都知道,爬上是绝对不能走直线的,尤其是当山体陡峭程度很夸张的时候。我们只能借助山体的走势选择最合适的路线慢慢向上爬。大约走了两三公里远地面就开始逐渐出现小块的积雪区了,随后雪块的面积越来越大,逐渐形成了大片的雪线区。穿越雪线之后上面的山体就是一片白了,这边的地势明显陡的厉害,而且恐怖的倾角伴随着半尺深的积雪让行走变的更加困难。

  实际上这个地区还不算真正的喜马拉雅山,这里只是外围的山区。穿越雪线继续上升了差不多八百米开始出现了相对平坦地大雪原,这才真正算到达了山脚下。但是我们却傻眼了。

  “这里怎么会有座城市啊?”

  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们刚才满以为把敌人甩掉了,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是被甩掉而是直接传送到前面的城市来堵我们了。这座类似小型要塞的城市刚好卡在山区的入口处,两侧是陡峭的根本无法攀登的山体,不穿越这个城市就无法沿着山道爬上更高一级的山体平面。

  “哼哼!没想到吧?”那个中国特色职业的会长带着自己地三个手下出现在了那群人中间。

  我无奈的让夜影和小雪先停一下。刚才一路飞上来不感觉。现在一降落就发现雪地的深度有些夸张。夜影这么大的个子,一落地雪竟然就把大腿都陷了一半下去。“我们也就是地形不熟,你也别太得意,这点人你未必挡的住我们。”

  “哈哈哈哈!我知道你的那些骑兵很厉害,但这里是大雪山,你以为你的骑兵还能威风的起来吗?”

  “不行吗?”

  “你应该注意到了脚下地雪地,没有什么战马可以在这种地面上冲锋,你的人除了作为人体盾牌使用没有任何意义。”

  “你难道以为我只有那些骑兵吗?”

  “那你难道以为我只有这些人吗?”那个家伙指向了背后的城市。“在那座城市里我有三千人。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就会被这些熟悉雪地作战的人包围,你认为你过的去吗?”

  这家伙到是不傻,打算依靠人数和地形地条件困住我们。不过我反应更快,直接回头看了眼后方的道路,那边也有大群印度人正在赶过来,再拖延只能被包围了。

  “真红。”

  “恩?”

  “冲。”

  夜影和小雪突然离开雪面飞速向两边分开,对方发现我们想绕过去到是完全没有要追击的打算任由我们冲了过去。绕过他们之后我们也没有进入城市,那地方有进无出。我们直接绕过了城市向着后方的山谷冲了过去。对方似乎等着看好戏一样站在城墙附近看着我们冲向两山之间地峡谷完全没有要追的打算。

  就在我们进入峡谷五百多米深时前方山顶上忽然站起了一群人。这些人不用讲是伏兵。至于他们的目的我也很清楚,引发雪崩困住我们而已。就在我们冲到一半时前方的那些人同时在山顶玩了个大招,成片的雪块被推了下来。

  雪崩这种东西只需要一个触发点就会一发不可收拾,那些被炸掉下来的雪块迅速牵连了更多的雪块,很快就变成了真正地雪崩。这次的大雪崩比我和玫瑰遇到的那次要严重的多。主要原因是山体坡度比较大,而且冲击面足够宽。但是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雪崩了,这种事情我深有体会。

  直接收回小雪把已经吓傻的真红和红月给摔醒,收掉夜影拉着她们两个冲到山体旁边的一段垂直的悬崖边。“真红。砸开它。”

  真红虽然开始被吓到了,但是现在已经回过神来了,她毕竟也是高手,反应过来后立刻进入了状态。挥动起千斤拳臂一圈砸在山体上,以她的击打点为中心,岩石整个一阵爆鸣,一圈蛛网纹露了出来。真红打中了墙壁并没有迅速收回手,她突然再次大喊一声。拳头猛地插进了山体,轰地一声岩石整个炸飞了出去,一个深达三米直径两米多的大洞出现了。

  我们跳进去让真红再来了两次一个巨大地洞就形成了,赶紧躲进去藏好。雪崩的先头部队就在我们进入山洞后不到五秒从洞口怒吼着冲了过去,大片雪雾飞溅着迅速冲满了山洞。

  十几分钟后雪崩才彻底结束,山洞口已经被完全掩埋在了雪面下。深达十米的山洞差一点就被雪给堆满了,最后只给我们留了一米多点的一小段空间。

  “你们都还好吗?”洞口被填,洞内真正是深手不见五指。我和红月都有夜视能力。但是真红没有。

  “我们都没事。”红月走过去扶住真红。

  真红忽然想起来什么。从身上摸出了那个身为国器部件之一的那只精美的盒子。小盒子背面的中心部分有块玉石,真红把它按了下去。嘭。两只麒麟合力叼着的那个金环中心竟然升起了一团白色火焰。山洞内瞬间亮了起来。

  “这个东西做蜡烛不错。”红月看着这个古朴地国器道。

  我借着光线仔细检查了下洞穴。“看起来挖出费点力气了。”

  真红把盒子交给红月转身走到了雪墙前面。“我有办法。”只见真红先是一个弓步拉开架势。双掌沿着奇怪的线路走了起来。“大威龙拳。”

  外面的山谷里已经被印度玩家完全堆满了,他们看到了我们钻入了悬崖中,现在正打算寻找我们的位置。忽然一声爆炸声,一块雪地带着上面的玩家一起飞了起来。一股强劲的气流把山洞内的雪全给推了出来,外面的雪地上仿佛被什么东西犁了一遍,一道深深地大沟直通峡谷左右。真红的拳术走的就是钢猛路线,现在有了千斤拳臂等于威力翻了n倍,连这种聚气攻击都变的像爆炸一样。

  我们三个从洞里迅速的爬了出来。外面的印度玩家立刻追了上来。红月慌忙把手里的国器扔给真红打算施法攻击敌人,可是因为扔的太突然,真红接住地时候一口气正好呼到那团小火焰上。毫无征兆的,穿越火焰的那口呼吸仿佛龙炎一般突然爆燃,周围一大片雪地瞬间被融化,雪地上热气蒸腾像开水锅一样。

  真红自己都吓了一跳,刚才那火焰的角度不对,差点把她自己都卷了进去。我和红月几乎是跳了出去才躲过了烈火焚身的厄运。等火焰消失我们都惊讶地看向真红。真红自己也惊愕的看了看掉在地上的国器,因为没人按着玉石,火焰已经熄灭了。

  印度人也从惊讶中反应了过来,大群玩家一起冲了上来。真红看了看敌人然后果断的拿起了地上地那个盒子,按下玉石火焰再次冒出。把火焰凑到嘴边。真红吸了口气用火苗对着冲上来的大群印度玩家接着突然像吹蜡烛一样一口气吹了出去。

  轰。简直像火山一般,这口气穿越那团白色的火焰后变成了滔天火海,一大卷火焰顺着山谷一路飞了过去,所有没来及卧倒的印度人全都变成了燃烧的火人在地面上挣扎了一下就不动了。山谷里的积雪一下被削下去半米深。雪地变成了小河,大家一片愕然。

  真红惊讶的把手里的盒子拿开一点仔细看了看,这个小东西竟然有这么大地威力,简直是超级火焰喷射器。十头巨龙的龙炎喷射也比不上这火大,而且这火的温度明显比龙炎还要高。

  印度人都从地面上抬起头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那个长的象人干的老头立刻大喊道:“愣着干什么?冲过去啊!”

  那些印度玩家听到了声音立刻开始冲锋,但是真红迅速的再次把盒子拿到了嘴边。这次真红还没吹对面的人全都一个猛子跳起来扎进了雪水里,真红笑着拿开盒子转身叫上我们:“快跑啊!”

  那些印度玩家等了半天没感觉到高温知道上当了。爬起来正打算追,真红突然原地一转身,盒子已经在嘴边了。一口气吹出来又是一团火焰铺天盖地的卷了过来,吓地追兵们赶紧卧倒。

  火焰这次没烧到多少人,但是却把雪都给融化了,雪水像小河一样冲向下面地城市。真红玩的兴起吸足气来了口长地。这个盒子上的小火焰似乎是可以把人吹出的气变成火焰,而且只要气不断火就不停。真红是练家子,这口气长的要命。火焰持续不断的喷射着。把整个峡谷内的雪水全都给融掉了。下方的城市修的离峡谷口还有段距离。雪崩是冲不到那么远的。但是水就不一样了,它们会一直向低的地方流去。

  瞬间产生的洪峰一下冲向了城市。几个印度人慌乱的想关城门,可就在快要关闭的瞬间水也到了,轰的一家伙连门板一起撞飞了。整个城市都被洪水淹没了,连城市中心地高塔都只剩了不到一米高还露在水面上。

  红月走到真红身边看了看盒子问道:“这个是干什么的啊?”红月指的是盒子正面的那个小八卦,这个东西居然可以转动。红月只是碰了一下。这个东西突然自己转了一个角度喀哒一声似乎卡在这个位置上了。

  真红刚想说话气流立刻再次喷出,但是那团小白色火焰虽然没什么变化,可穿越它的气流吹出的不是红色的火焰而是白色的气体。一阵尖锐地凝结声音,面前奔腾的河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了冰的河流。整条河流瞬间冻结,连那个被淹没在水下的城市一起封在了冰里。

  晶莹的冰面还保持着奔腾翻滚的形态,表面依然有波涛的形状。不少印度玩家有大半截身体被封在了冰面下,眼看着身体被困在冰里怎么爬就是爬不出来。那个倒霉地会长腰部以下都在冰下封着,根本没办法出来。

  “这东西还带冰冻效果?”我走到真红身边看着这个盒子。

  真红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她拿着盒子左右看了看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红月到是知道情况。“这个八卦可能是个调整开关。刚才转动了一格,喷出的就从火变成冰了,我看好象还可以再转,我们看看能不能弄点别的东西出来。”

  真红点点头自己按了下八卦,结果那个八卦果然自己转过了一个角度再次喀哒一声锁住。这次我们赶紧站到真红后面,真红再次吹了口气。

  红月的猜测果然是正确的,这次又变样了。气流经过小火焰后吹出地依然还是风,只不过这次的风由真红的那口气变成了飓风一级的超级强风。强风完全不符合自然规律地从我们面前开始向前吹。在我们后面一点风都没有。强风刮过起伏不平的冰面竟然吹出了一种尖锐的仿佛鬼哭一般的尖锐啸叫声,那些半截身子在外面的印度玩家一不小心手里的武器也被风卷走了,一些人整个被气流把衣服都扒掉了。特别是印度人裹头的那团布,风一带就不见了。

  真红一口气还没吹完,红月忽然问道:“不知道三个人吹会怎么样?”

  我和红月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立刻凑上去一起帮忙。真红换了口气和我们一起猛吹了一口气。三个人的合力果然比一个人要厉害。前方地风力突然暴涨。强风已经到了恐怖的地步。先是山臂高处没被融化的雪都被吹的一点不剩,接着突然发出了轰隆一声响,山体上一块比较突出的岩石突然断裂。十几吨重的岩石仿佛改变了重力方向一从山体上分离就立刻不见了。跟着地面上喀嚓一声,一个距离我们很近的印度玩家露在外面的半截身体突然断裂。血水跟他地上半截身体一起飞走了,可是下面半截身体却还在冰里卡着。

  这个突然出现地情况让我们三个都停了下来。真红惊讶的打开了这个盒子地属性面板,我们三个一起凑上去盯着属性看了起来。

  “这根本不是真武套装的部件!”真红直接叫了起来。

  “可它是国器啊!”我指着面板顶上的类别标志区。

  红月皱着没有思考着:“难道有第三套国器?”

  “这不可能。”我摇着头:“系统公告说的很明确,每个国家两套国器。系统可以不公告数量,但绝对不可能公告错误的数据。”

  红月催促道:“快翻第二页。后面可能有说明。”

  真红把属性翻过去之后果然看到了说明文字。这个的确不属于真武套装和天尊套装的部件,但它也并非第三套国器。这个是单一的国器,是每个国家发展程度的代表。一个国家的玩家城市的魔法或者魔法科技的水平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追加国器,这个追加国器就一件。不需要组合,拿到就能用。

  虽然每个国家都有出现这个追加国器的可能,但国家发展度不足就不会出现。我们国家的追加国器竟然这么早就出现了,而且好强大到这个地步,真是难以想象。要把岩石硬从光滑的山体上吹下来。那种风的强度要达到什么级别啊?估计一般的城市要是城墙不够厚可能能把城墙连城市里的建筑都一起吹走,铁扇公主地芭蕉扇都没这么猛的。

  真红感叹着:“怪不然一开始我感觉不到第二件国器的气息呢,原来是单一装备。”

  红月忽然离开属性面板改钻到了盒子下面拿着盒子底道:“快看这里。”

  “什么啊?”我们一起钻到了盒子下面去看。

  “这是什么啊?”

  盒子下面明显密密麻麻写满了文字。但是没一个是认识的。我召唤出了小龙女。结果她也说不认识。尝试性的召唤小纯和凌,结果两位女神依然是不断的摇头。中西两边的高级人员都不认识的文字。那能是什么文字呢?我忽然想到了夜月。

  不出所料,夜月果然认识这上面地文字。只看了一眼她就肯定的道:“这是我的宗祖族女娲神族的文字。本来我是认识的,但糟糕的是这是繁体,所以我只能连蒙带猜的认出其中一部分。”

  “那你尽量把能明白的部分翻译出来。”

  “我尽量吧!”真红拿着盒子看了半天才开始翻译起来:“吾乃上什么什么,这几个不认识。因感动什么什么,这里也不认识。冰什么玫瑰盟表现卓越张我华夏文明,特降此神什么什么方尊于人世,望冰什么什么盟及时寻得,为我华夏崛起再什么助力。望什么什么,这部分整个都不认识。此盒由吾铭刻精神烙印,非冰什么玫瑰盟成员不什么使用。这里这个是标点,相当于通用语中地破折号。后面这个是署名印章不是文字,制作者好象叫……天啊!这是女娲娘娘做的。”

  “你确定没翻译错吗?”

  “女娲娘娘的印章我怎么可能弄错。我们的专署图章都是在女娲娘娘的基础上修改出来地。相当于姓氏一样一代代的往下传,就算什么可以弄错也不可能把自己姓什么弄错吧?”

  “难怪这么强,原来是老大的老大造的东西。”

  凌站在我身后道:“刚才那段话地意思显然是为了嘉奖我们行会表现出色特地制造并投放人间的东西,但是东西没有直接给我们而是要我们靠运气看能不能拿到。不过因为这个东西太强了。所以女娲加了封印在上面,除了本行会人员,别的人用不了。”

  “差不多就这意思吧。”红月也点点头同意了这个说法。

  我收回魔宠后真红道:“再转一格试试怎么样?”

  “好啊。”红月指着那边的印度会长道:“拿他做实验。”

  真红立刻对准他转动八卦再次吹了口气。这次出来的东西是一大片烟雾,而且是黄色的烟雾。烟雾越向前越淡,逐渐消失在了空中,但是烟雾笼罩的区域却多了一个方阵。峡谷的地面上站着一大片金甲武士,一个个身高一米八左右,全身黄金甲遮地密不透风。

  金甲武士站了7排7列。刚好49个人。所有的武士看上去都像一个模子倒出来的,没有任何区别。他们使用的武器也比较怪,那是一种相当厚的重剑,式样有些类似秦朝的青铜剑,剑身圆滚滚的看起来当棒子使到是满合适的。武士们都没装备盾牌,双手重剑一看就是主攻不管防地类型。

  武士们出来之后一直站在那里不动弹,仿佛雕塑一样。我们拿着盒子折腾半天也不知道怎么搞地,最后我拿过了盒子看了看。实验性的道:“全体向后转。”

  哐哐哐哐!所有金甲武士像一个人一样集体转身站定。那沉重地脚步震的地面一阵晃动。要不是因为刚发生雪崩已经没有多少积雪了,这一下肯定又要给他们搞出雪崩了。

  红月走到一个金甲武士身边敲了敲又跑了回来:“不用试了。这些都是实心的金人,每个至少有三吨重。应该属于魔法人像的一种,只要拿着操纵法器的人语言命令就可以行动。不过类似的东西都有时间限制,这些不知道能用多长时间。”

  “看下属性不就知道了。”真红看了看属性面板道:“哦,原来是这样。这49个金人能量满的时候可以连续活动24小时,之后必须回到盒子里补充能量。每补充一个小时能量管用半小时。金人可以被打碎。但是只要不把内部的魔法烙印一次打成粉就可以无限次地自动还原。金人抵抗所有魔法90%的效果,几乎就是魔法无敌。防御力跟城墙差不多,除了攻城武器外其他武器估计都没多大用处。”

  “好强的东西。”

  我拿着盒子指着那些被卡在冰里的人:“把他们全都干掉。”

  “尊法旨!”所有金人同时单膝跪地向我行礼然后站起来转身向那些印度玩家跑了过去。

  别看这些大家伙一个个重的要命,跑起来一点不慢,轰隆隆的跑过去一人一剑,没有谁挡的住。有些印度玩家只是冻住了脚而已,他们用盾牌抵挡,结果盾到是没被砍开。可那个人连人带盾一起被砸扁了。一些法师半路就开始放魔法打这些金人,除了能冒点火星外根本无效。所有魔法像扔进了大海一样毫无效果。

  有几个印度玩家情急之中居然脱掉了战斗靴把自己的腿拔了出来,虽然光脚站在冰上也不是什么好主意,但这些人还是获得了对战地能力。结果让这些家伙郁闷的是金人的力量跟挖土机似的,一剑下去碰哪哪变形。更恐怖的是这些金人居然会工夫,这些家伙玩的是真正的格斗武士,动作灵活的没话说,印度玩家连他们地边都摸不到。

  轻易的扫平了所有敌人。这些金人立刻跑了回来向我行礼然后又恢复了站姿不动了。我把盒子拿起来道:“都回来吧。”所有金人全都瞬间化为了金色的光流进入了盒子上的火焰中消失了。

  真是意外的惊喜,这个盒子本来以为只是国器地一个零件,没想到会强到如此程度。我把盒子递给真红,真红又还给了我:“既然不是真武套装的零件还是你保存比较有用。”

  我想了想也对,没和真红假客气。直接收了起来。

  没了追兵我们的行动也从容多了,更主要的是不用担心雪崩了。刚才那么一阵折腾,有可能发生雪崩地地方早就雪崩n次了,这么折腾都没事。那就肯定不会有事了。

  一路上行,遇到的怪物都被真红以练手的名义干掉了。顺便我们还研究了一下真红的那个九龙饰凤盔,这个东西的属性是强化了人体的敏捷度属性和柔韧度属性,并且带了条超牛的属性。只要带上这个头盔就自动可以使用全部的中国武术流派地招数技能,而且以后可以随着锻炼升级这些技能。更恐怖的是这个头盔本身就加三级武术技能,也就是所有武术刚学就已经三级了,并且能在学到20级时再向上学三级到达23级的水平才封顶。

  真红对这个头盔的喜爱程度已经有些超越了那个千金拳臂了,虽然拳臂的能力很恐怖。但是这个武术技能全捕学会的属性实在太让人激动了。真红一路上之所以主动去对付怪物就是为了把这些技能挨个试一遍,想找到几个比较实用的集中训练,毕竟她不可能把所有武术技能都练到23级满。

  一路上惨死在真红的魔掌下地怪物不计其数,连一头冰晶玄龟都被真红练习开山掌时一掌拍散了。本来这些技能刚学会是没什么威力地,但真红手上带着那套千斤拳臂呢。什么东西架的住那么砸啊?

  红月和我拿着指南针一边研究手里地地图一边向前走着,反正有真红在前面,不看路也无所谓。喜马拉雅山上的地图我们行会目前还没有,既然我们要从这里过干脆就顺便弄出来。红月拿着简易陀螺仪帮我计算坐标。我就在图纸上画线条和坐标。现在先把数据标出来。画的不标准只要有数据,回去可以找专业人士慢慢修改。

  红月指着一个山峰道:“那就是我们刚刚走过的地方。这里是我们现在的位置,两者的高度差,诶?你这是什么数据啊!真红。过来帮忙看下这个……咦?人呢?”

  红月这么一说我也赶紧四下看了看,结果还真没看到真红。周围的地势虽然高低不平但基本是倾斜向上没什么遮挡物,不应该走丢啊!“脚印,我们顺着脚印走,应该能找到的。”

  红月跟着我开始沿着脚印追了不到一百米就发现了一个大洞,脚印到洞边上就突然没了。显然真红是掉进去了。

  “真红?”我对着下面大声喊了一声。回音反复来回了好几遍,下面地结构肯定很复杂。

  红月跟着喊了几声也没得到任何回复。她抬头看着我。“怎么办?”

  “只能下去了!”

  “这下面不知道有什么,我们这样下去是不是太冒险了?”

  “我有这个。”我拿了一只兵团甲虫出来放进了地洞。

  本来我的计划是没什么问题。放个甲虫下去探路之后再仔细下去应该满安全的,可是就在我刚把甲虫放下去后地面突然坍塌,我和真红谁也没跑掉,两个人一起掉了下去。

  我说怎么会好好的冒出个洞。这下面居然完全是空的。我们刚刚站的位置其实是两个悬崖之间的裂谷上方。雪崩时大量积雪可能暂时把悬崖堵塞了,然后表层的雪凝结成了冰,下层地却因为地壳运动等原因被掏空带走了。最后再下几次雪之后这层架在两个悬崖上的冰面就被积雪覆盖了。我们并不知道雪地下面是什么,一路这么走过来踩塌冰面也是很正常的情况。

  还好侧面的悬崖并不远,我张开翅膀单手抱住红月的腰。另外一只手向悬崖上射出了龙筋飞索。锋利的索头当的一声打进了岩石深处,收线机一下卡住线轴,我们两个猛的一停,借助翅膀微弱地升力勉强滑到了悬崖边上。

  我从腰上摸出****插入墙壁中然后把红月自己抓住两柄****的握柄吊在上面。我自己借助放线器向下移动了一段距离之后又拿了两柄****在红月脚下插入岩石让她站在上面。重新爬回红月身边。“感觉怎么样?”

  “像我爸第一次带我去跳伞时一样刺激。”红月身体有些颤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吓的。

  “真红看来是掉到下面去了。”我看着下面的峡谷底部。好象根本看不到底。这个峡谷还真是够深的。

  红月小心地控制着自己转了个身背对悬崖。“我们应该下,要是真红没出事起码我们可以把她弄上来。”

  “话是不错,但想下去也要想个办法,这里太深了。”

  “你不是有翅膀吗?”

  “这里空气太稀薄了。翅膀没有足够的升力,我根本飞不起来。再说……”我看看红月突然笑了起来:“你该减肥了。”

  “去死吧!”红月自从到了我们行会脾气好多了,澳门赌博网站:今天居然又爆发了,还好我吊着钢丝呢!

  “说真的,我们飞下去是不可能的,要想下去只能用爬地。而且这里太冷了,我的玫瑰藤也帮不上忙!”

  “那就慢慢爬下去。”

  “那好吧。”我转过来面对悬崖然后凑到红月身边:“爬到我背上来,我背你下去。”红月毫不犹豫的扑了过来差点把我也给撞下去。“喂。小姐,你轻点好不好。”

  “我已经很轻了。”

  “抓紧了,我们下去了。”

  收起****之后我开始使用绳降的方式在悬崖上弹跳着向下落,每下降一段距离我就左右换手收回第一开始发射的龙筋索用新的重新固定。大约下降了八百多米我们居然遇到了一个由冰形成的平台凸出在悬崖上。唯一的问题是它在对面悬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