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关门打狗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关门打狗

  “那你们自己呢?”真红走到我的身边带着低沉的声音问道。

  “我们虽然暂时也无法离开这里,但是我们并不用担心这些。”那个古怪的会长笑着道:“这层结界只限制出,不限制入。”几乎在他刚说完的同时周围的观众席中突然走出了一圈人,这些迅速的到达了结界的边缘并跳了进来。整个封闭区域内突然多了一圈印度人,我们三个都被逼到了中心地带。那个会长狂笑着继续道:“我们可以慢慢玩,你们忍不了可以下线,我不介意虐尸。当你们变回20级时,我们就可以拿到你们身上的一切物品了。”

  “你就准备了这点人?”我不慌不忙的看着这个古怪的家伙。

  “对付你们,这些人足够了。”这个家伙依然是自信满满。

  “很不错的计划,可惜你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冷笑着看着他。

  “哦?什么事情啊?不妨说来听听!”对方明显不把我的话当回事情。

  真红代替我回答了他的问题:“你忘记了调查紫日的特点。”

  “他有什么特点?”

  我不慌不忙的召唤出了空间之门:“我的特点就是出门喜欢随身带支军队防身。”

  “哦天啊!”对方在看到空间门内冲出的人后就开始转身敲打防护罩想出去,可惜他不够快。

  人数的优势可以填平任何实力的差距,尤其是当这个差距本来就不大时。我和红月以及真红暂时进入了空间门里躲清闲,暴龙骑士和铃音骑士把这个封闭区域内的所有敌人都反复的杀了n遍。反正这个地方原地复活,下线都无法让肉身消失,除了被疯狂的屠杀掉级外没有任何其他用处。

  禁锢空间内斯哥特带着大家在玩虐杀活动,我则和真红、红月计划先研究一下新到手的国器部件。不过我们地研究还没开始就被打断了。就像对方说的一样,禁锢空间虽然无法从内部打破,但是外面可以主动关闭这个结界。对方进入结界的人都是行会主力,本来是打算用来玩死我们的,不过现在倒过来被我们玩了。对一个行会来说如果全部主力会员集体被杀回新手村,这个损失和行会解散区别也不大了。对方自然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所以随后赶到的人关闭了禁锢空间。那三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被最后一次干掉后直接回去复活了,澳门赌博网站:帮他们关闭禁锢空间的那几个玩家也没能幸免。事后据斯哥特统计地数字。就在禁锢空间封闭的那一小段时间内这三个人中最悲惨的一个挂了整整23次,最幸运的那个也挂了17次,算是给他们个小教训。

  我们杀光了所有地下决斗场内的敌人后对方为了防止我们出去竟然封闭了唯一的入口,我只好把坦克叫出来帮忙。地面上的印度玩家本来还打算靠这个东西活埋我们,结果一道光柱突然从地下射出,接着地表整个炸飞了。坦克撞开了地面从地下钻了出来,镰刀状的前肢一个横扫潦倒一大片。

  还没等对方回过神,大队骑兵已经从炸开地洞口蜂拥而出。成群的骑兵瞬间席卷了洞口留守的小股印度玩家。当初制定计划陷害我们的那个印度老大怎么也没想到一个绑架计划会变成这样,不但没能留住我们中国的国器反而被我们倒打一耙干掉不少人。

  我也不是傻瓜,这里毕竟是印度,我们在这里是讨不到多少便宜地。杀光了门口的印度玩家后迅速收回骑兵转换出飞鸟跟红月和真红一起迅速撤离此地。那个印度会长只是失算了我们的战斗力,对一般玩家来说那个陷阱是完美的。只不过凑巧被困地是我而已。一旦他们集结部队再回来,我的私人军团再强毕竟只是召唤生物,三五百人不放眼里,要是几万人冲上来一样完蛋。

  按照红月的意见我们没有向海边跑。那边全是敌人,冲过去希望不大。这次我们反其道而行,直接向北。按照红月的意思是直接翻越喜马拉雅山脉回国,只要进入中国境内就可以用传送卷轴直接回城了。虽然走这边可能会晚一天时间,但这边绝对安全,印度人不可能在山边上布置重兵,再说这种地方就算被发现我们也有的是办法跑。

  一路上我们很小心,飞鸟一直在云层中飞行。反正使用超声波定位的飞鸟看不看路影响不大。一口气飞到山脚下我们才重新着陆,这里的气流并不适合飞行,除非有爱心的那种麒麟一样地特殊生物,想从山上飞过去是不可能的,要不然中国和印度玩家早就来回跑了,也不会到现在还只限于海上接触。

  游戏的地图虽然参考了真实地图,但为了划分国家之间的间隔区域,所有国家之间都被强行加上了不可逾越的山峰、森林、河流之类非常危险的区域。喜马拉雅山脉本来就是世界第一高的山峰所在地。在游戏内同时起光观和隔离作用。其高度已经被刻意强化了。面前的山脉不但更高,而且更陡。更宽。在以前我还可以凭借巨龙飞跃山峰,现在游戏升级后出现了气压这个概念,高空空气比地面稀薄,幸运他们跟本不能像以前一样飞过去。目前唯一地手段就是爬上,好在我们不用穿越整个山区,只要爬到中国国界就可以用传送卷轴跑路了。

  当我们三个人站在雪山脚下时第一个想法就是我们似乎应该硬冲印度人地防线的,面前地山恐怕比那些军队更加危险。

  “这地方不会发生雪崩吧?”我看着陡峭的山臂问。

  真红看看我:“但愿你说的不会发生,否则我们只好挂回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