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国器的碰撞下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二十二章 国器的碰撞

  我们还没把属性研究完真红突然叫了起来:“金币快把属性收起来,那帮人快到了。”

  “什么人啊?”快餐好奇的问道。

  “追兵。对方手里有我们的另外一件国器。”

  “另外一件国器?”

  真红亮了亮拳头:“我手上这个就是第一国器真武套装的部件千斤拳臂,我背后那柄是真武套装中的正天剑,两个都是国器。对方手里也有一件真武套装的部件。我们本打算先找齐天尊套装再去解决的,没想到对方先找上我们了。”

  金币跳了起来:“怕什么?就几个印度阿三而已。”

  爱心非常郑重的道:“别太小看印度人。《零》中各个国家的顶尖人物实际上都集中在一个水平线上。如果来的是对方的精英团,我们这几个人未必就挡的住他们。阵亡回国到是小意思,关键是……!”爱心说到这里看了看金币和真红身上的装备,意思不言而喻。

  真红非常自信的道:“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打的过对方,但是自保还是有余的。进游戏这么久,除了紫日我打不过以外,和其他玩家过招我从没出过20招,百分之九十的人10招之内就可以放倒。”

  我笑着拍拍真红的肩膀:“她可是中国战力排行第二,相信不至于那么简单被放倒吧?”

  爱心到是出乎意料的细心。“真红是第二,她都打不过,那紫日你难道是中国战力榜第一?”

  快餐思索着道:“我记得中国战力榜第一那家伙叫疯狗老大啊,什么时候变位置了?真红排第二我到是知道。”

  我笑着回答:“战力榜上是看不到我的。”

  金币指着我的手道:“看到那枚乌黑的戒指了吗?那东西遮蔽一切排行。另外……!”金币突然拽掉了我的手镯。我的身上顿时一股黑色火焰一般地气息升了起来,背后的翅膀瞬间变成了赤红色,盔甲上的不少刀刃全都立了起来,而且盔甲的颜色变成了暗红色。那些银白色水银线全都变成了暗金色。爱心和快餐包括爱心的那头麒麟一起向后退了两步。现在的我基本已经看不见了,从外面只能看到一团黑色火焰中赤红的影子以及那双闪着耀眼红光的双瞳。

  “你这是什么东西啊?”快餐吓了一跳。

  我抢回了手镯一卡回手上颜色立刻变了回来,火焰也倒卷回了盔甲之中仿佛什么都没出现过一样。“金币你胡闹什么?”

  爱心有些颤巍巍地问:“刚才那是什么啊?”

  “红名。”我回答的很简单。

  影泉解释道:“紫日身上有特殊属性,pk后邪恶值会不断上升,但是那些埋尸体或者挂时间的方法对他没用,他的邪恶值只会不断上升不会下降,时间长了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他手上那个是遮蔽腕轮,有它遮蔽着邪恶气息。城市守卫就不会攻击他了。”

  “你经常和人pk吗?”爱心问道。

  “我只是**战略学的比别人好一些而已。”

  “什么意思啊?”

  真红跳上自己的坐骑道:“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他每次都先动手,所以总被判定恶意pk。”

  “好了好了,追兵快到了,大家准备好和对方打个招呼吧。”我从凤龙空间里拽出了成捆的**并指挥着玫瑰藤开始挖坑。

  “你在干什么?”快餐看我地行为有些莫名其妙。

  “先准备点防止万一,要是对方是来谈判的就不用它们了,但对方要是打算明抢,我们就……嘭……然后就结束了。炸不死的应该也只剩半条命了。”

  “算你狠!”

  我一边让玫瑰藤加快速度一边问真红:“还有多远?”

  “距离不到两千米了。”

  “应该来的及了。玫瑰藤快点把土盖好。金币有带起爆水晶吗?我的用完了。”

  金币随手扔了一个给我。我接住握在手里并把起爆端和**放在了一起。盖上土再压压实,让夜影和小雪出来踩几个脚印上去迷惑敌人,然后我迅速收起身边地魔宠并让大家装的若无其事的回到自己的坐骑上,我也爬到了夜影身上,现在只等对方露面了。

  一阵马蹄声中一支规模不小地骑兵队果然出现在了道路的那头。看到我们之后对方的速度反而慢了下来。骑兵队伍快速冲到我们面前之后和我们保持了七八米的距离停了下来,他们脚底下刚好就是我埋的三百公斤**。只要我的手指一动,比较靠前的那四五排人全都有机会飞上天堂。

  “各位追了我们这么远到底有什么事情啊?”

  前排的骑兵自动让到了边上,三个古怪地印度玩家骑着马走了出来。这三个人中有一个就是开始在城市里被我一枪杆打下去的那个穿的像阿拉丁灯神的家伙。另外两个人中一个是和尚,另一个是个很古怪的瘦老头。中间那个‘灯神’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后开口道:“你就是冰霜玫瑰盟的紫日吧?”

  对方的话让我有些震惊。这个家伙居然认识我。“你怎么认识我的?我们以前见过吗?”

  “我们没有见过,但是我知道你到我们印度来了,从你们离开港口开始我就知道你们在这里了。”

  “你地消息满灵通地吗?”表面上我做的滴水不漏,心里其实已经打鼓了。对方知道我到印度来了,这么说来对方在我们国家有间谍,而且有跨国传讯地能力。

  “彼此彼此。”这个家伙笑起来很有亲和力,但我的印象中这种人最危险。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你找我肯定是有特殊要求了。”

  那个瘦的只剩皮地老头突然开口了。“这次找你只是想和你做比交易。”

  我一听他说是做交易立刻就放松了不少。“说说看我们有什么可交易的?”

  人干老头从后面一个奇怪的人手里接过了一个大盒子。那个人虽然和他们站在一起但却是个中国特色职业的武术家,不过看相貌他是个印度裔人不象中国人。老头把盒子接过来然后小心的打开来。接着他从包袱里先拿出了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

  我们的注意力瞬间都集中到了那个东西上。这个东西明显是个头盔,在头盔顶部纵向排列着九条徐徐如生的神龙,龙尾从头盔后面还拖下来很长,像九条辫子一样挂在后面。金盔两侧各有一只飞凤金作为装饰,头顶还有两根超长地凤凰尾羽。这一切组合出来的头盔根本已经不是防具了,这简直是件豪华艺术品。

  真红忍不住叫了出来:“九龙挂凤盔!”

  “你认识?”我惊讶的看向真红。

  真红因为过于激动没有回答我的话。但是影泉代为回答道:“这也是师傅典籍中的东西。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国器部件之一。”

  “国器?”这四个字比较容易触动我的神经。

  正当我打算继续追问时那边的老头竟然把头盔交给了旁边那个‘灯神’转手把盒子递到背后。然后又从后面那个人手里拿了一个盒子回来。这次地盒子打开后居然拿出的还是个盒子。从大盒子里拿出的这个盒子体积很小。造型方面完全就是中国货。紫檀木的主体外面雕龙画凤,盒子顶上还有两只玉麒麟合力叼着一个水平放置的金环。

  “这个盒子是什么?”我眼睛盯着盒子嘴巴却在问影泉。

  影泉摇了摇头:“这个我也没见过。”

  老头拖着盒子非常自信地道:“这两件东西虽然你们没见过,但是相信你们应该知道它们是什么东西。”

  真红点点头:“两件中国国器。”

  我惊讶的看向真红:“两件都是?怎么会有三件国器在印度?”

  老头旁边那个‘灯神’似乎听到了我的话:“你们可以来印度收集国器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去中国收集?虽然我们没能拿回自己的国器,不过我们却找到了这个盒子。它本来是放在你们国家地国器,不过我把它带回了印度。”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们彼此彼此而已。”

  这个家伙说出彼此彼此我就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你要交换的是这两件东西吧?”

  看到我拿出的东西不光对面的印度人,连真红他们和快餐夫妻俩都傻了。

  真红惊讶的看着我:“印度国器怎么在你这里?”

  金币也追问道:“这两件东西不是被你融掉了吗?”

  我看着金币苦笑了一下。“上次是打算融合来着,我也确实把它们扔进火炉了。连小日本的国器一起扔进去的。但是结果有些意外。国器根本无法融合,澳门赌博网站:不光这两件印度国器,田中正太的那个降魔杵也并没有毁掉。”

  “你怎么不告诉我们呢?”

  “这种事情说出来小日本会惦记,这样让他们以为都毁了就彻底绝了他们地想法。本来没打算让这三件国器重见天日的,没想到啊!”

  “你到是很聪明。”‘灯神’擦掉了嘴角的口水正色道:“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你看。我手里有你急需的两件东西,你手里刚好有两件我急需的东西。恰好在这两件东西的重要程度上有这么一致,多么公平的等价交换啊!你说是不是?”

  “当然当然。”我假笑着迎合他的话。不过他这个话确实有一定道理,至少在现在地情况下不换地缺点要比好处多的多。交换之后未必会培养出一个比较强大地敌人。但是不换就一定把自己变弱了。

  金币有些紧张地看着我:“真的要换吗?”

  “还能怎么办?”

  对面的那个人干老头又再次开口了:“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们可以在之后再次约时间正式交易,你看怎么样?”

  金币诧异的问道:“为什么再约时间?”

  人干老头道:“虽然交易系统可以保证我们双方拿到物品,可之后我们都不能放心对方不是吗?交易结束后物品就是个人物品了,pk或者直接抢夺都可能拿到的。这不是一般装备。相信你们也不愿意冒险是吗?”

  我点点头“那下次的时间地点怎么安排?”

  老头很快答复道:“明天正午在加尔各答的港口怎么样?你也看到了,我们印度地舰队力量并不如你们强大,我们在港****易完之后大家可以迅速分道扬镳。我们在陆地上会集结大量人员,你们想抢也不可能得手。而你们在海上多带些战舰,一旦你们交易完成我们也不可能在海上和你们打,大家的安全都有保障。”

  “好,就这么定了。”

  我们双方迅速敲定了谈判时间后迅速的分开去准备了。要说印度人打算和我们正常的交易我确实不大相信。至于我自己也确实不愿意把印度国器还给印度人。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明天中午恐怕双方的交易随时可能变成争夺战,毕竟给对方留下国器就等于给对方以机会,谁都不想培养出一个强力竞争对手来。

  返回艾辛格的过程借了爱心的光。她地坐骑那只麒麟的飞行速度比巨龙还要快,坐下她们四个人依然速度不减。我召唤飞鸟带着快餐一起跟在麒麟后面。这样速度可以快一点。

  爱心和快餐老远看见艾辛格就完全傻眼了。这么震撼的城市让他们两个激动的说话都开始哆嗦了。把他们交给行会里值班的玩家,我自己迅速跑到了中心区找到了玫瑰和红月简单说了下情况。

  艾辛格指挥机构地办事效率是超高的。第二天凌晨天都没亮。一支小型舰队已经在开往印度的路上了。之所以是小型舰队主要是因为行会里战舰都沉的七七八八了,剩下地那些大部分还带着伤,这些是能拿的出手的全部战舰了。船虽然少了点,不过全都是大型战舰,战斗力还是可以保证的。

  离印度时间正午十二点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们就已经到达了港口。三十多艘超级战舰在港口外一字排开,只要一轮齐射我们就可以让加尔各答损失两成以上的建筑物。

  按照约定,印度人一艘战舰也不在港口里,但是陆地上全是他们的人。密密麻麻的人群把港口站的满满地。这是第一次我在国外一次看到这么多人。西方国家人比动物还少,难得看到这么壮观的景象。

  我们虽然早到了一个多小时,但印度人到的更早。昨天碰到的那三个家伙正在指挥着最后的安排工作,看到我们之后他们立即派了一个人过来和我们交涉。这个人就是昨天我看到的那个有中国特色职业的印度人,他好象在这里的地位也满高地。

  他地话不多,大致的交代了一下就回去了。印度方面地传达的意思是要在一个特制的高台上交易。这个高台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了,那是一个用木头造的柱子,差不多有二十层楼那么高。高台上有一根钢缆。我们可以派一艘船连接上这根缆绳。交易在高台上进行,完毕后我可以直接顺着钢缆快速返回战舰,而对方的人也可以快速传送走,这样双方都安全。

  虽然我怀疑对方可能会搞鬼,但是想来在这么个台子上,就算我自己飞回来应该也没谁挡的住我。玫瑰和素美今天也特地来帮我看了地形,大家都表示应该没什么危险,至少交易完成后保住我们国家的国器不成问题。

  双方都到的比较早。而且大家都很着急。所以我们也没有严格按照约定硬等到12点。印度时间中午十一点半我们正式准备交易。

  按照约定两边各出三个人上到高台顶上,然后由双方主导人员负责交易。交易结束后双方就可以互相闪人。不得干扰另外一方的离开。我们这边我本人自然是非上去不可的。另外两个肯定要找战斗力强一些的。真红作为接收装备的人同时又是战力榜第二自然跑不掉,另外一个人选我们安排了红月上。虽然红月因为长期管理行会事物没多少时间练级,战力排名不是非常靠前,但那只是因为我们行会牛人比较多,要在别地地方她依然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另外一个方面,红月是双职业法师加战士,配合我们两个战士比较占便宜,她自身战斗力强不需要保护。远程魔法威力大,掩护我们逃跑也比较容易。

  对方的三个上交易台的人员有一点意外,除了那个人干一样的老头和那个‘灯神’一般的会长外,另外一个人居然是来传话的那个中国特色职业玩家而不是那个和尚。

  等对方的人都站好了我们这边才正式飞上了高台。高台顶部是个大平台,面积并不小,但我们却站地很近。这可不是我们为了表示亲热,实在是受系统限制。交易系统要求在8米以内才有效果,距离太远就无法交易。

  对方先把两件中国国器放进了空中的交易栏内。我们也把两件印度国器放了进去。对方点了确认后我这边的物品变成了灰色意思是无法直接拿下来了,我也点了确认,两边的物品突然一闪接着东西对调。

  几乎就在交易完成的瞬间我们两边同时动了。我就知道这交易不会轻易完成,谁也不愿意对方获得好处。

  我把东西迅速塞进真红手里,同时拖住真红的背把她扔上了我的飞鸟。只要她离开了就等于胜利一半了。对方的表现和我们却不一样,他们迅速地把两件东西向后扔了出去,那两件东西飞到半空中突然不见了。

  真红骑上飞鸟毕竟需要时间,对方转身扔个东西速度多快啊!真红刚飞出平台不到五米。前方一道淡黄色的光幕突然出现。飞鸟和真红一头撞上了光幕被挡了下来。

  红月非常利索的把转身把双臂交叉在头顶然后双手握拳慢慢打开。舰队内的所有观测员同时对着自己的舰长叫了起来:“战斗信号。”舰队地瞬间做出反应开始炮击港口,有几艘则直接冲着个高台开了过来。

  我看到这个光幕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印尼人也有这个东西,好象当初就是经过印度运输过来的。光幕形成后迅速的开始下降,高台突然自己崩塌了。我们六个人全都在光球内一起掉进了海里。一些印度玩家冒着炮火把这个光球捞了上来向陆地滚了过去。我们的战舰虽然进行了火力掩护可还是慢了一步。光球一上岸立刻被运走了,我在里面不管怎么撞怎么砍都无济于事。

  眼看着我们被运出了城市,舰队也无能为力了。按照事先商量好地对策玫瑰果断的指挥舰队撤退以减少不必要的损失,现在战舰留在港口就是固定靶,炮火帮不了我们什么。

  因为这个大球一直在转动。我们这里的六个人都在滚来滚去没时间战斗,但我知道这个东西不会一直被推着跑,他们肯定有后招。

  我们被推着一路滚到了大道上,接着有人把一个由八头魔狼牵引的大环套上了我们这个光球。魔狼的速度非常快,光球被带着飞奔,我们在里面转的头昏眼花。大概跑了一个多小时后我明显感觉到周围的光幕有崩溃地迹象,看起来这东西有时间限制。对方从刚才把我们装进去开始就迅速的把我们往这边运,显示是担心这东西半路就消失掉。

  很快魔狼被突然牵走了。已经开始闪烁的大光球被推进了一个向下倾斜的通道。这个通道非常的陡。一直向下延伸,不知道到底通向什么地方。光球在进入通道滚了不到一百米就突然消失了。我们六个人一起掉了出来。因为通道越来越陡,我们虽然从球里出来,可依然再向下滚。

  尽管惯性很巨大,但是我不在乎这点影响。光球刚消失不久我就找到了平衡,双手刃爪出鞘向地面用力插了下去。两只刃爪并没能插进地面,这该死的通道是金属的。刃爪在地面上抓出了六道火星,那刺耳的声音让我不得不收回了刃爪。

  几秒之后通道突然到头了,算起来通道总长度也才二百多米,算上倾斜度地问题,这里大约在地下一百米地深度。我们一群人淅沥哗啦的滚进了这个地下室,双方地人都迅速的弹向房间两边。因为大家都有些晕,所以一时间反到平静了下来。

  我想稍微打量一下周围的情况,结果看到的东西让我彻底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们竟然是在一个斗兽场中央。这里是个圆柱形的空间,周围和天顶都在被一层防护罩一样的东西阻挡着。透过这些光幕我可以看到周围还好多阶梯状分布的观众席,而我们所处的位置刚好在中央的表演区。刚才我们进入的地方是个通道,但是现在已经被光幕封闭了。

  “你们还真用心啊?为了要我们的国器居然大费周章的把我们弄到这里来。”真红刚恢复过来就开始嘲讽对方了。

  “哼哼!你们中国人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兵不厌诈。没想到吧?哈哈哈哈!”说话的是对方中那个中国职业的印度人。他的表现稍稍让我有些意外。

  “你这个家伙对我们中国到是很了解啊?”红月看着这个家伙的脸问道。

  那个人干老头道:“你们不知道吧。这位才是我们的会长,而这位只是会长的保镖而已。”

  晕!这个看起来很牛叉的印度行会的会长居然是个中国特色职业的武术家,而这个灯神一样的家伙一开始一直站在首位,没想到只是个保镖。

  我刚才实验了一下墙壁的硬度,那些光幕似乎是无法直接摧毁的,现在看来关键问题在这三个人身上。我转回来面对他们。“即使你们把我们困在这里你们也拿不到国器。”

  “那可不一定。”对方那个会长得意的道:“这里是特殊的禁锢空间,我们做任务才得到一次使用机会,在这里你们就算下线,身体也会留在这里,我们可以任意拿你们的东西。死亡后你们会原地复活,别指望逃跑,传送卷轴在这里也没用。只要我的人不从外面打开禁锢,你们谁也出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