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二十章 天尊齐聚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二十章 天尊齐聚

  npc侍卫很严肃的看着我们:“比拉城街道禁止骑马穿行。”

  “哦,知道了。”金币说了一声立刻向里面冲。

  侍卫当然不可能让她进去。“知道了还不下马?”

  金币一脸无辜的指着小雪的犄角然后又把小雪的翅膀拉起一点:“你见过头顶长犄角身上长翅膀的马吗?这是银翼独角兽好不好!”

  这个npc侍卫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是他很快指着我的夜影:“那这个呢?”

  夜影示威性的打个个响鼻,两个鼻孔喷出了两团蓝色的火焰。金币叫了起来:“那是梦魇,它头顶也有犄角。再说马也不会喷火啊!”

  “那这两个总是了吧?”

  真红拍拍自己的马脖子:“这是龙马,是龙和马的杂交品种,和马的关系就像精灵和半精灵的区别一样。”

  后面一个头上裹着红布的npc跑了过来:“所有坐骑都不可以在城市内骑趁,是不是马都一样。想骑马要交道路安全费。”

  “靠。要钱直说吗!多少?”

  “8枚水晶币。”

  “你不如去抢来的快一点。”金币可是出了名的守财奴,这个连我都吓一跳的价格她当然是不可能接受。“你们这里到底是城市还是贼窝啊?”

  “你想挑衅吗?”侍卫显然是不高兴了。

  影泉对金币道:“我们赶时间,不要和他们计较了。”

  真红扭头看了下背后的方向:“快点,距离越来越近了。”

  “可……!”

  金币话没说完我就扔了32枚水晶币给守卫:“快点让开,我们赶时间。”

  这些是npc侍卫,不触犯原则他们一般不会和玩家过不去。拿到钱后侍卫立刻退到了路边不再和我们争吵。

  “快,距离不到一千米了。”

  金币气愤的回头看了眼大路。“哼,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这种时候来!”

  “你快点吧。再慢那32个水晶币就白给了。”金币这个守财奴一听我的话立刻催促小雪跑进了城市。

  刚进入城市走了不到300米我们就后悔了,这个小破城里不但没有一条象样的街道,更夸张的是大队的牛群在街道上横七竖八,我们骑马根本跑不快。印度地牛是神物,这些家伙长期受到保护,根本不担心别人对它们怎么样,不管我怎么叫这些牛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完全不给我们让路。

  “这些畜生!”金币突然拿起手里的天尊剑对着牛屁股上来了一下。

  哞~!一头牛哪架的住国器的攻击,一剑就完蛋了。这头牛突然被刺倒旁边的牛到是反应迅速的开始跑了起来。但是情况没有好转反而更糟糕了。周围大片的人群开始向我们这里集中,一些人站在窗口大声喊着:“那个女人杀了神牛。”

  周围的街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冒出了一大群人把我们团团围住。金币惊慌地看着周围:“我干什么了?”

  影泉一边慢慢的往外抽飞刀一边道:“你不知道印度街道上的牛是不能杀的吗?”

  “我又不是印度人怎么知道那么多规矩。”金币显然是真的不知道有这么个规矩。

  我看向真红:“那些人还有多远?”

  “还有五百多米,应该已经到城门口了。”

  我拉着缰绳让夜影原地转了一圈。“来不及了,上房顶。”

  夜影听到命令一个小跳在路边的一个货摊上一借力就上了房顶。小雪干脆直接张开翅膀飞了起来,龙马也直接飞了上来。以前我也常在房顶窜,但是印度的房顶还真不大好走,这里的建筑都是圆顶,没地方下脚。好在边缘还勉强站地住。

  下面的人一看我们上了房顶立刻就急了。一个身上裹着条旧窗帘一样的东西的光头一个旋身也上了房顶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施主,杀了我们地神牛就这么走了?”

  我从身上拿了袋水晶币扔了出去:“这里有500个水晶币,够你买一群牛了,我们赶时间,快点让开。”

  那个家伙根本没接钱袋。任由它落在了下面的人群里。仿佛估计让我们着急一般,这个家伙还是慢条斯理的开口:“神牛是一种精神的象征,不是钱可以衡量地。请不要用钱去……!”

  我根本就懒得听他说完,后面的追兵已经从一座建筑后面冒了出来。我看到了带头的是个一身特殊服装的家伙,看起来是印度特色职业的人。“滚蛋,老子没时间了。”

  夜影突然人立了起来,前蹄一下就把那个唐僧踹了下去。“好样的夜影,我们冲。”金币大喊着首先冲了出去。

  “你们哪也不许去。”下面的那些人已经追到了,带头的那个家伙直接从自己地坐骑上跳了起来。

  这个家伙跳的还满准的,直接飞到了我身边要在房顶站住,我把魔龙枪抽出来对着他就是一个竖劈。“给我下去。”那家伙躲闪不急被我一枪拍回了地面。不过下面人太多,没摔出什么效果来。

  对方队伍里的人忽然拿出了号角吹了起来,我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感觉是某种信号。当我们看着传送殿的特殊标志房顶到达传送殿外面时总算是知道那号角是干什么的了,只见传送殿外面密密麻麻的站了好几排守卫。传送殿的大门紧闭,连窗户上都加了防护。

  金币叹息道:“看来传送阵没指望了。”

  “那到不一定。”真红直接收起自己地坐骑跳了下去。

  看到真红跳下去我们只好跟着下去,守卫看到我们立刻就冲了上来。真红冲在最前面,两个守卫同时向她刺出了长矛,但是真红地动作太快了。一个闪身她已经到了侍卫身边。左右开弓一边一拳。两个侍卫同时倒飞了出去。这两个守卫被打飞还不算,连带着后面的守卫也被带倒一大片。这个千斤拳臂果然是不同凡响。每一拳都威力无穷。

  侍卫们看到真红这么厉害立刻向她身边冲了过去,真红基本上是碰谁谁倒,武器也是粘之既断。这些npc侍卫完全挡不住真红地拳头,一路让真红冲到了门边。真红略微后退一点,一个直拳打在门板上。轰隆一声,紧闭的大门连着门框一起飞进了房间内。

  影拳虽然没真红那种破坏力。但是她杀人的速度比真红快多了。飞刀跟雨点一般飞出,基本一刀一个人,全都是眼睛中刀直穿进大脑,不存在生还的可能性。侍卫虽然多却硬是让我们冲进了传送殿,金币速度快一些率先上到阵中选择了目标点招呼我们快点进去。

  门外那帮追兵已经到了,我和影泉迅速跳上了传送阵。真红本来已经进来了,但是她突然又冲到了阵外,我们正打算喊她。没想到她直接一拳砸向了大厅中央的顶梁柱。直径六十公分以上的玄武岩石柱被一拳打断,房顶迅速坍塌下来。真红一个翻身就到了阵中然后和我们一起传送了出去,外面的追兵紧跟着冲进大厅却被倒塌的房顶硬逼了回去。

  下一秒我们已经站在一个新城市地传送阵里了,真红摧毁了那边的传送点,估计对方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金币自打从传送阵出来就一个劲的偷笑。问了半天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我们省了比小钱。传送阵都是要收费的,但我们是硬闯进去自己启动传送的,当然不可能给钱了。金币这个财迷对此可是高兴的不得了,如今传送阵长价。每个人的传送费用成本就接近90水晶币,一般行会对外收费都在120到150之间,我们四个人到是省了不少钱,就是可惜了一开始在城市里准备贿赂那个和尚的那袋水晶币了。

  “这里是哪啊?”真红一出来就四下看了看问道,刚才跑太急,地点是金币选地,我们都没看。

  “是德里。”

  “怎么想起来传这来了?”

  金币解释道:“刚才在那边被追的没时间问路,我只知道天尊套装最后一个部件在靠北的地区。德里刚好比较靠北,就算传不对也不会差太多。最重要的是德里和新德里靠的这么近,不管往哪个方向交通应该都比较方便一些。”

  “那你现在感觉到具体位置了吗?”

  金币闭上眼睛感觉了一下:“那边,还在我们北方,看来我们传送地还是不够远。恩?”金币忽然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金币再次闭上眼睛皱着眉头感受着国器的气息。“它在动。”

  “再动?你确定感觉没错吗?”

  “没错,真的再动。”金币突然睁开眼睛指着一个方向:“它在向这边移动。”

  “你是说向我们这边?”

  金币点点头:“对方速度很快,好象是从空中过来的。”

  “就是他们。”我们背后突然一声喊,一堆人从旁边地街道上跑了出来。

  “还真是牛皮糖啊!”真红把双手往下一垂。两只拳臂再度闪耀起金色的光芒。

  我一把按住了真红的胳膊:“先别管他们。把金币的那套弄齐比较重要,真武套装毕竟缺的还比较多。”

  “哼!”真红突然跳起来一个下冲拳砸向地面。轰隆一声一道裂缝从地面上一直延伸到那些人的脚下。大裂缝一直裂开一米多宽才停了下来,那些刚冲出来的人一个不注意淅沥哗啦的掉进去一大半。

  “走了。”我一招手幸运从凤龙空间钻了出来。等我们跳上去后幸运用力一拍翅膀腾空而起,地面上追过来地人没控制好力度被风压倒卷了回去。

  幸运一升空立刻就展示出惊人的速度,按照金币指的方向飞了过去。地面上追我们地人到是也成功弄出了几头飞行兽,可惜速度差的太远,而且续航能力不足飞着飞着就飞掉下去了。幸运飞了一段距离之后金币说对方已经到我们附近了,于是我命令幸运减速并下降高度。很快我们就和目标相遇了。

  天尊国器套装的最后一件果然是被别人拿到了,而且对方也是能够装备国器的国家特种职业。装备上国器后对方很正常的发现了金币身上其他部件发出地气息,于是向我们这边赶了过来。金币自己身上地东西也不少,自然也发现了对方。

  对方是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是个法师,女地是看起来是个道士,但具体分类搞不清楚。这两个人骑着一头很奇怪的东西,这个生物有着龙头兽身。比犀牛好要大一圈。要是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头麒麟,而且是相当危险的火麒麟。

  幸运和麒麟互相面对面的悬浮着并缓慢下降,最终我们双方都落到了地面上。那两个人从麒麟背上跳了下来走到了麒麟侧面,我们也跳了下来走到他们对面。之所以没有见面就打起来是因为那个法师是个中国人,我不能判断是不是自己一方的。风尹飘渺的行会也有人在找国器部件,而且那些没有加入行会的自由玩家也不是没有人在寻找国器,至少我得先搞清楚对方是什么人。

  那个法师在我们身上打量了一番后眼睛盯住了金币。“你就是那个霖雨吧?”

  “霖雨是谁?我可不认识。”金币看了看那个女人地头发。在这个女人的头顶有个造型很像花环的毛皮头环,而且上面还有个巨大的白玉。这个女人的服装和这个头式很不搭调。显然这就是那件最后地天尊部件。

  我也看到了那个东西,先看了看法师然后道:“这位美女头上的东西应该就是国器部件了吧?”

  法师看了看我又撇撇金币:“你们都快集齐一套了还用明知故问吗?抢了我的东西你们很得意是吧?”

  “我们之前好象没见过面吧?”我看向这个法师。

  法师很生气的道:“我们是没见面,但是那个女人身上地东西是你们的人抢走的。”

  金币一听立刻仔细看了看这个法师,刚才她光记着看那个最后的零件了。“你是那个火焰法师?”

  “你总算想起来了啊!”法师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看起来当时你也在场啊?”

  金币点点头:“我当时就在你背后的那棵树上。不过我和那些人不是同伙,他们干掉了你而我干掉了他们。我们相当于黄雀和蝉的关系。”

  法师略微有些迟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相信我们的话。

  我向前走了一步道:“我是冰霜玫瑰盟地会长紫日。作为中国人希望你能看在国家的利益上把那个零件卖给我们。我不会故意压低价格的,你们拿到的东西就该有相应的报酬。我这个朋友身上这套就是天尊套装的大部分零件,只差你旁边这么女士头上那个就全了。我们这套现在已经开始出现群体属性了,国器收集齐之后好象是可以提升一个国家的整体战斗力。卖给我们你可以拿到实际好处同时还能得到高尚的名誉,这个买卖怎么算你们都不亏。”

  “我们不缺钱。”

  “我并不是只有钱。装备、魔宠、任务卷轴、稀有材料、地图、魔法科技,你们想要什么东西可以说出来。”

  法师摇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来印度找这个东西就是为了让中国国器能够完整地凑其,并不是为了拿它卖钱。我现在不能确认你们地身份,我只担心这个。”

  “身份?”

  法师点点头:“你们如果是日本人或者印度籍的中国后裔怎么办?我怎么能相信你们地话?”

  真红连忙走上来指着我的胸口:“这个是冰霜玫瑰盟的会长徽章,你们应该认识的。游戏徽章不允许仿冒,有技术也造不出来,应该可信吧?”

  法师有些为难的道:“这位朋友身上地确实是会长徽章。冰霜玫瑰盟的名气我也知道,但我并没见过冰霜玫瑰盟的徽章是什么样子的。你的徽章对我来说只能证明你是个会长。至于是哪个会的我没办法确认。”

  “那你要我们怎么证明?”

  法师身边那个女人突然开口了。“冰霜玫瑰盟有件东西应该是没办法全部仿冒的,如果你们都有这件东西就应该确定是冰霜玫瑰盟的人了。”

  “你要什么东西证明啊?”

  女人道:“冰霜玫瑰盟有一种行会制式装备叫秩序套装,别地行会或者个人就算能仿冒应该不会太多。你们都挂着一样的徽章,如果那真是冰霜玫瑰盟的徽章你们一定都有秩序套装。”

  “有,有。快拿出来。”金币催促我们的同时拼命在自己的凤龙空间里翻了半天终于拽出了她那套秩序套装。影泉和真红也迅速的翻出了自己的秩序套装,我最后把自己的也拿了出来。“怎么样?四套。”

  女人点点头:“式样地确和论坛上的照片一样。刚才你们拿东西时召唤的那个小东西应该就是守护兽凤龙吧?”

  我一招手我的小凤龙立刻落在了我的肩膀上。“这就是凤龙。可以展开特定空间帮助主人存放物品或者魔宠。凤龙是龙岛特有地生物。除了我们行会没人知道龙岛的位置。别的行会别说四只。一只都不会有。对了,还有这个。”我把长枪和钢爪也召唤了出来。“这都是特种生物,别的行会不会有这么奇怪地守护兽,而且能带三只守护兽的好象也只有我们冰霜玫瑰盟而已。这些足够证明我们的身份了吧?”

  “足够了。”那个女人点点头:“不过东西你们依然要用代价来换,我们验证身份只不过是确认一下你们是不是中国的主导行会,万一卖给了卖国贼或者外国势力我们可就成民族罪人了。”

  “这个可以理解,按劳取酬吗!”国器可是重中之重。按照实际价值来说这最后的一件绝对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没有这个部件国器的特殊属性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说什么也必须弄齐它。我小心的问道:“你们打算要什么东西交换?或者你们要直接付钱?”

  法师道:“钱就不用了,刚才说过了,我们不缺钱。不如这样吧,你让我们两个加入你们行会。另外每人给我们一只战斗等级在800以上地高阶魔宠蛋,最好能有一只是中国生物,我女朋友的职业带中国系列的生物有额外属性追加。”

  我略微想了想道:“没问题。入会简单的很,魔宠蛋暂时只能给你们一个顶级天使。另外一个之后弄到了再补给你们可以吗?反正你们入会又不怕我跑了。”

  “行,冰霜玫瑰盟口碑还算不错,我们信的过你。”那个女人爽快的把头上的最后一个部件解了下来递给金币,我把本来打算作为行会奖励的最后一枚天使蛋交给了法师。

  “你们两个叫什么啊?到现在连名字都忘记问了。帮你们开通入会总要先知道名字啊!”

  “哦不好意思忘记了。”法师介绍道:“我叫快餐,这是我女朋友爱心。”

  我点点头按照名字发出邀请入会地申请,旁边地金币突然大叫了一声全身亮起了白色的强光身体也漂了起来。

  “怎么了?金币你出什么事了?”我没放下面罩,强光刺地我睁不开眼,完全不知道金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