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千斤拳臂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一十九章 千斤拳臂

  真红的叫声把我们都吸引了过来,大家都看到了那座小型港口。游戏刚开始时我们和印度玩家有些小摩擦,后期虽然没什么冲突但这是人家地盘,小港口万一有什么问题也好跑。

  还算不错,港口的玩家对我们这艘挂着中国国旗的小船没有什么过激表现,印度毕竟和日本不同。中国和印度仅仅是竞争关系,还算不上敌对势力。港口npc热情的招待我们上岸,我们登陆之后快艇迅速调头返回了中国。

  这个港口不算大,所以没看到外国船只,码头上的玩家大部分都好奇的看着我们,但也仅仅是好奇而已,并没有敌视的表情。在船上真红和金币已经分别感觉到了国器的力量。金币需要的天尊套装最后一件距离我们这里很远,但是真红需要的真武套装却很近。不过有一点比较让人担心的是真武套装中的一个部件一直在移动,按说装备自己是不会动的,如果经常移动那就肯定是因为被人拿到了,要是不幸被一个****份子拿到,估计这国器就危险了。

  在路上我们研究的结果是先去拿真武套装中的另外一件和天尊套装的最后一件,把那个会动的放最后。万一真的是在一个****的人手里,一旦我们去拿肯定暴露我们的行动,那之后两件再想拿也困难了,所以先把能拿的都拿到再去找最后一件。按照真红的说法,只有能装备国器的人才可以感受到其他几个部件的信息,所以就算一个印度人拿到我们的国器零件也无法凭借它找到另外一个零件。

  稍微补给了一点物资之后我们就迅速离开了这个小港口。因为对印度的地形不熟,没办法用传送阵,只好骑马过去。我有夜影,真红和影泉都各自有一匹龙马,我把小雪借给了金币。四个人四骑动作可以快一点。

  我们登陆的地点位于印度中部,刚好在恒河平原上,虽然几乎看不出道路地痕迹,但是大平原怎么走都可以。和中国那边比起来印度这里的玩家看起来似乎更多一些,平原上到处都是人。其实印度人口比我们国家多不了多少,但因为收入水平的问题,这边舍得用传送阵的人相对更少些,因此大部分玩家都集中到了道路上。所以感觉起来好象玩家相当多的样子。

  印度的气候比我们国家明显要潮湿温暖一些,走在路上就有明显的感觉。搞不清楚是刚下过雨还是什么原因,满地都是稀泥。夜影他们一蹄子下去就能陷进去两三寸,跑起来之后简直是泥浆飞溅。

  “紫日”真红突然停了下来,我们三个冲过了头不得不绕了回来。

  “怎么了?”

  “那个会动地国器零件在向我们靠近。”

  影犬四下看了看。“你的意思是他们在附近?”

  真红摇摇头:“距离还比较远,但是对方一直在跟着我们的方向走,明显能感觉到我们的位置。”

  “会不会是巧合啊?”金币问道。

  真红摇摇头:“一路上我们转了好几个弯,要是巧合不可能每次都跟着转。”

  我看向真红:“你不是说印度人自己无法通过国器部件找到你身上的国器吗?”

  “只要有能装备国器的人就可以找到。对方肯定有中国人在里面。或者有印度玩家第一次上线处于中国境内并且选择了武术家职业。”

  “这么说来对方是冲你手上这件装备来的了?”

  真红点点头:“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略微思考了一下。“计划不变,对方追不上我们就不能确认情况,我们先找到另外两件再说。”

  “那就加快速度快点跑吧。”影泉问真红:“那东西在哪个方向?”

  “就在我们前方。”

  “那些追我们的人呢?”

  “我们左侧。”

  “行,他们比我们路长,追不上我们地。快点跑吧。”

  在印度的道路上狂奔真不是个好主意,烂泥炸的满天飞,要不是我们四个人是并排跑的,估计现在已经跟泥人区别不大了。路上的印度玩家到是对我们很不礼貌地行为没啥反应。大概他们一身泥浆不在乎再多几个泥点。

  穿越了大片荒原之后前方出现了密集的森林,真红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们根本不用顺着路走直插森林腹地。在森林里穿行了一段之后前方又出现了一些很普通的阔叶植物,这种植物森林里到处都是,高度仅有一米多,我们早就习惯了。这次遇到这东西我们还是老样子直接驱动坐骑跳了过去,但是我们刚飞跃了这些东西立刻发现不对了。

  森林像人工砍伐地一般突然结束,一个被小山环绕的巨大湖泊出现在我们面前。看到湖面时我们已经从林子里飞了出来。森林紧挨着湖水一点缝隙都没有,我们的落点完全在水里。虽然四只坐骑全都能飞,但是这么突然的情况大家都没反应过来。嘭……湖里升起一片水柱。

  过了几秒之后湖面上突然冒起两只马头,夜影和小雪最先出现在水面上,跟着两匹龙马也冒了出来,但是我们四个都不在马背上。

  “呸!”金币从水里站了起来。“靠!居然这么浅!”

  我紧跟着从水里冒了出来:“都没事吧?”

  金币甩掉手上的淤泥道:“我没事,真红她们人呢?”

  “我们在这里。”岸上传来了两个人的声音。她们反应都是快,临入水之前脱离了马背跳到了岸上。根本没掉下来。

  “你们两个真狡猾。”金币一边甩着水一面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岸边走。

  我到是没有急着上岸。转身先看了看湖面。这是个被群山环绕的湖,不过这些山都不高。我们进入地地方是两山之间的一个山坳。在附近还有不少类似地山坳。稍微让我有些担心的是湖面上居然有几艘体形不小的船。这是个封闭湖。没有河流与之相连。虽然湖面很大,但附近没有城市。在这里放几艘大型船只的意义相当古怪。

  真红轻轻一纵又跳了过来落在她自己的坐骑背上。“国器的感觉就来源于那些山峦之间,但奇怪地是整个湖都带着国器那种特殊地气息,似乎湖水中地气息还更浓一些。”

  影泉也跳上了自己地坐骑:“这只有唯一的可能,那就是通往国器存放地点的通道在湖底。”

  我有些担心的问真红。“那些船停的位置是不是刚好在气息最浓郁的位置上?”

  “对,气息的源头就在它们下面。”

  “看来我们有同行了。”

  “他们发现我们了。”金币指着湖心,只见那艘大船旁边地一艘小船正向我们这边划了过来。

  影泉提醒道:“最好不要和他们接触,这些人不可能是帮我们的。”

  “我也有同感。”我迅速的把正打算往小雪背上爬的金币拉了下来。“别上去了。我们下水。”

  我收起坐骑拉下了面罩向深水区走了过去,金币给自己和真红、影泉各加了个避水咒然后跟着跳入了湖水中。湖心小船上的人看到我们下水立刻开始向回滑,接着大船上像下饺子一样跳下来很多人。

  湖水相当浑浊,能见度不超过5米,再远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星瞳只能提高正常状态下地可视距离,这种浑水形成的阻挡它一点用处都没有。幸好我还有阿嫡娜,声纳在浑浊的湖水中和清澈的海水中没什么明显区别。

  在水下游了一段距离后水质出现明显好转,湖心区地水明显清澈多了。但是我到宁可湖水浑浊一点。有阿嫡娜帮忙即使看不见我也能浑水摸鱼,但现在水变清了,我看见了对方也看见了。

  十几个人直接向我们这边游了过来,看他们的样子游泳还满吃力的。我有意避开他们,让阿嫡娜带了我们一把。轻易的从他们下方穿了过去,那些人只能反回来追我们。

  我们有阿嫡娜帮忙,速度根本不是那些人可以比的,很快就到了湖底。让我们惊讶的是居然有好多人已经聚集在这里了。一条粗大的缆绳正总上方的船上直接垂落到湖底。看到我们之后这些本来正在挖着淤泥地人突然有几个向我们游了过来。前后都是人我们没有可跑的地方了,再说我们的目标就在人家脚底下,我们还能往哪跑呢?

  对方迅速把我们包围,一个家伙游到了我们面前伸手指指上方,显然是要我们出水。我摆摆手指了指下面表示我要下去而不是上去。那个人向我们一挥手,后面几个人立刻向我们游了过来。这些人到我们身边后立刻抓住我们要向上带,我用力挣脱出来拔出剑向他们晃了晃然后指指他们再摇摇头,意思就是告诉他们再这样我要动武了。

  他们完全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又向我们游了过来。我挥手向真红他们比了个十字交叉的手势,她们点点头迎上了各自身边的敌人。我抓住最先扑向我的人向下一按,永恒在他脖子上一带,一蓬红色扩散了出来,那个人也松开了手沉向湖底。

  真红身边一个家伙直接贴着她冲了上去,真红用慢动作一样的速度把手贴上了那家伙地胸口,接着一声爆响,那家伙背后一团血水爆了出来整个人立刻就不动了。影泉速度更快。双手飞锁链刀直接镖了出去。这么近距离下即使水中阻力大,暗器依然可以伤人。

  对方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把身边地人全都摆平了。那个老大自己向我们游了过来。我一指他,左肩上那个半月飞了出去。像半月这种东西在水里几乎不受阻力限制,速度丝毫不减。在陆地上都罕有人躲的开半月地速度,下水更完蛋了。噗的一下。那家伙侧腰冒出一团红色。还算那小子身手不错,竟然让开了致命要害只被切了条大口子。

  那家伙显然很吃惊,立刻向后退了出去。后面更多的人冲了上来,看来是缠上我们了。

  “召唤钢爪。”我直接喊了出来。虽然因为隔着头盔和湖水的原因声音有些奇怪,但是真红他们还是听见了。

  四只钢爪一出来立刻扭转了战局,人类下水之后敏捷几乎为零。最强攻击地法师都是火焰和闪电系的,水中根本用不了这些魔法,战士的技能虽然不怕水。但因为速度衰减的太厉害,技能效果几乎发挥不出来。投射类武器更是不要指望了,能像影泉那样在水下扔飞镖的也就是极个别人物,而且距离必须在5米以内。钢爪这种天生的两栖魔兽在水中的杀伤力比同级玩家强不知道多少倍,最起码没人能摸到他们的边。

  把敌人全都交给钢爪,我们自己在湖底摸索了起来。真红凭借着感觉找到了一个地方。我游到那个地方指指下面,真红点了点头。我用手势示意她们退后然后召唤出了玫瑰藤。玫瑰藤地触手迅速的在湖底的柔软淤泥上挖了起来,周围瞬间变成浑浊一片啥都看不见了。

  玫瑰藤正在向下挖。隐约间我好象听到谁叫了一声,一回头正看到一个长满尖刺的黑洞向我包了过来。还好我反应快,一手顶住了洞口上沿,脚下则踩在下沿上。这分明就是条大鱼的嘴巴,要不是我反应快就被它一口吞了。

  大鱼嘴被卡住之后迅速带着我离开了那片浑浊的水域。恢复视线后我看到了真红,她也被一条大鱼给咬住了,不过她比我猛一些。她是用两条腿一上一下的顶着鱼嘴,我可没她那柔韧度。真红正在用手里的国器部件正天剑猛刺大鱼地上颌。大鱼嘴里血水四溢大概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我把永恒变成了一个支撑架代替我自己顶在了鱼嘴里,抓着鱼唇一个翻身就骑到了鱼头上。双手刃爪出鞘对着鱼头猛的插了进去,大鱼吃疼猛的带着我冲向水面。嘭的一声大鱼带着我飞出水面七八米高刚好从那艘大船上面飞过然后再度砸进水中,船员都被吓了一跳还有几个居然掉进了水里。

  再度入水之后我用刃爪沿着鱼的头盖骨旋转了半圈,用力一拉,一块近似圆形地头骨被切了下来,鱼脑直接暴露在了外面。收起刃爪直接伸手进去搅了一通,大鱼立刻就翻肚子了。拿回永恒我迅速离开鱼身向着湖底游了过去。结果却看到真红竟然又在和鱼搏斗。开始袭击她的那条鱼很像鲑鱼,但是现在这条却更像菜场卖的鲫鱼,只不过体型有些夸张。

  我用复仇者直接把龙筋索发射了过去,索头准确的射进了鱼眼睛里。大鱼因为疼痛猛地一甩头把真红扔了出去,我赶紧收线把自己拉了过去。抓住鱼鳃旁边的鳞片塞了根****进去然后迅速离开大鱼。轰的一声,一片血水污染了大片水域。我向真红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向湖底游去。

  淤泥很柔软,玫瑰藤已经彻底挖开了湖底的淤泥,一个通道出现在湖底。通道内竟然还有光线射出来。看来我们找对地方了。钢爪体形太大进不了这么小的洞。我只能让他们把守入口,四个人跟着阿嫡娜一起进去。

  通道的直径也就一米左右。表面由岩石构成,有些地方还有相当锋利的棱角。开始在外面看见地光线是由通道内的一些贝类生物发出的,这些奇怪的贝类个头不大,但是它们的外壳可以发出微弱的荧光。在白天可能看不出来,但是现在已经是黄昏了,而且这里是湖底,光线很暗。

  本来我是在队伍最前面的,因为我的盔甲防御最高,遇到危险起码我不至于一次被干掉,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尴尬地问题。“操!被卡住了!”

  “你不是吧?”金币因为湖水而变地很奇怪的声音传了过来。

  影泉在后面道:“这里和入口比起来好象越来越窄了,紫日你看看前面是什么情况?能看到出口吗?”

  “通道在前面不远就拐弯了,我这里看到地地方都很狭窄。”

  金币在后面喊着:“你还是把盔甲脱了吧?我帮你加避水咒。”

  “那也得能动才行啊!你们向后退一点,我找个空间大一点地位置把盔甲弄下来。真倒霉。”

  魔龙套装到处都是刀刃。而且结构很复杂。平时在陆地上这套盔甲可以提供超强的防御和超多的功能,而且看起来特别拉风,但在这种狭窄的通道里过于夸张的构造实在是累赘,不是挂到这就是勾到那,根本无法顺利穿行。

  金币她们无奈的后退了一节,我费了好大力气把自己拽了出来。让金币给我加了避水咒,然后把盔甲全都下掉收进手镯里,弄了套弓箭手用的紧身软甲穿上我们才继续前进。

  一直穿着魔龙套装没什么感觉。现在突然脱掉了才发现魔龙套装到底强在哪里。刚刚我一直在前面帮大家开路,所有锋利的岩石都被我故意撞断了,现在没了魔龙套装我根本不敢碰那些岩石,一路爬过来包括阿嫡娜在内我们每个人地身上都多了好几道大口子。金币穿的是国器还好点,真红和影泉的软布服装根本没有足够的防御力,很轻易的就被弄破了。等穿越了这个通道后除了金币外我们的服装都成破布条了。

  本来以为拿国器的过程会很坎坷,毕竟是高级装备,一般来说会设置很多障碍才对。可是结果出乎意料的简单。通道尽头就是个小空间,正对通道地方向有道中国古式的朱漆大门。推开门就是一间仅二十几平的小房间,房间门口有道结界挡住了湖水,但对我们没什么反应。房间里的东西一眼就看完了,正对大门的墙边有个类似供桌地紫檀木长桌。国器就放在桌子上,两边还有红烛和香炉,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怎么还没烧完,难道天天有人来换蜡烛不成?

  “这个难道就是国器?”金币有些不能相信这么简单就可以得到国器。

  真红围着桌子走了三圈。“气息上感觉没什么问题。应该是真品,不过这么简单的放着确实有些奇怪。”

  影泉直接弯腰钻进了桌子底下:“说不定这里面有机关,上次我做任务那个宝贝就是的,一拿起来整个洞都炸飞了,害的我任务没完成还白白掉了一级。”

  被影泉这么一说金币和真红也连忙在房间里地墙壁和地面到处敲敲打打寻找想象中的机关,我走到供桌前看着那件神器却不敢伸手拿。看这东西的造型应该是护臂,而且连着手套。

  护臂主体成金黄色,闪闪发亮就像黄金打造的一样。在这对护臂外面各缠绕着一条五爪金龙。龙头在手腕处,尾巴一直延伸到肩部。看质地这龙好象也是黄金的。护臂前面还连接着一个金属手套,不过这个手套造型很特别。它在手掌正反两面有比较厚实的保护,可手指部分却比较纤细,澳门赌博网站:显然很重视灵活性。

  “真红,你过来一下。”我忽然发现了点东西。

  真红走过来问我什么事情,我把那个发现指给她看了一下,结果真红当时就傻了。我问了半天她才冒出一句:“不用找了。这里没有机关。”

  “你怎么知道的?”金币跑回来问道。

  真红指了下我在手套上发现的文字。金币看了半天没看懂,影泉到是看懂了。“千斤拳臂!难怪没有守卫和机关呢!”金币和我一起看向影泉等待解释。影泉慢慢地道:“这个在我们的师傅那里有记录,中国第一武术器械。千斤拳臂,每臂自重千斤。”

  “自重千斤?还每臂?”我和金币瞬间就明白了。一千斤那就是半吨重,两个加一起一吨重,你认为有人能舞的起来吗?游戏里虽然玩家的体力因为技能等原因会得到大幅度强化,但1吨重的拳套就算拿的动恐怕也会笨拙的像狗熊一样,打不到人的武器攻击力再强又有什么用呢?

  影泉跟着后面又补了一句差点没让我们坐地上。“千斤拳臂上面附带有重力咒印,除了自重外额外还有法力地压制作用,所以不要以为你搬地动一吨重的石头就能拿动它了。这东西实际重量不止一吨。要是师傅地古书记载没问题的话,这一支拳套就应该有1万斤,也就是5吨。如果没弄错的话,这桌子大概是神丹木,紫檀的桌子恐怕架不住这重量。”

  “你们确定这上面没有机关?”

  真红和影泉都点点头。“这东西自己就是机关,能拿动就不错了。”

  “那我先实验一下,以我的属性如果都拿不动就真地没人拿的动了。”

  在真红他们期待的目光中我变身成了狼人形态,以自己一般的形态肯定是拿不动这东西的。走到桌子边上双手拖住其中一个护臂。憋足了力量突然发力。“唉呀哇!”

  知道当你准备好去抬一块重达百斤的铁块却突然发现它是塑料的假货时有什么反应吗?我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那东西被我直接扔过头顶撞上了房顶,自己则因为用力过猛向后倒了下去。这一家伙摔地我两眼金星直冒。“我靠!耍人不带这样的吧?”

  真红他们全都傻了,根本没人想到过来帮我。影泉第一个反应过来,走过去一脚踢断了桌子腿。“这是紫檀木,不是神丹木,东西是假的。”

  “早说啊!大姐!我的腰啊!”

  真红不能相信的捡起了桌子上掉下来地另外一个护臂。“可是这个和真的简直一模一样,仿造的技术也太高了吧?”

  “人家真的都能造,放个假地算什么?这是游戏啊!用一样的三维贴图就是了。别说仿东西了,仿人都没问题。”金币到是明白的很。

  “可是这气息……?”真红拿着手里的拳套闭上眼睛感觉了一下:“这应该没错啊!”

  “鬼知道怎么回事。”我爬起来让金币给我再加了个避水咒然后走出房间去捡那个刚才被我扔飞砸到房顶又弹到大门口的护臂。“也许设计这个假货的人在这个上面特地留了一些真品的气息以迷惑我……恩?”

  “怎么啦?”影泉看到我拿到拳套竟然不回来了。

  我刚才不是不回去,而是发现拿不动。这次换两只手抓着用了点力气,可是那东西依然纹丝不动。靠!难道这个放拳套的房间是无重力空间?

  真红也发现了我地异样。“怎么回事啊?”

  “这东西好像粘地上了。”

  “啊?”

  影拳也重新加了避水咒走了出来,可结果她也没拿动。我重新憋了口气像刚才准备拿拳套一样用力抓着它往上抬。还别说,真的动了,但是我的脸已经涨的跟紫猪肝一个颜色了。还好拳套就在门口,刚一穿越那道防水结界立刻就变的像塑料制品一样没重量了。

  影泉兴奋的道:“看来不是假货。这个房间大概有特殊设置抵消了部分重力。”

  真红依然有些难过的道:“可我不能只在这里用啊?”

  “你先带上看看。”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真红终于小心地带上了拳套,我立刻问道:“能看到属性吗?国器不可能无法使用,属性里可能有对抗重力地东西存在。”

  真红听了我的话打开了属性看了下然后就成木头人了,被我们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金币焦急地问道:“到底什么属性啊?”

  “属性……属性就两条。”

  “什么内容啊?”

  “第一,使用者力量强化后再翻倍;第二,随使用者意志改变重力方向。”

  这次不光是真红,我们都傻了。第一条没什么,关键是第二条。随使用者意图改变重力方向是什么概念?意思就是你想让它往哪个方向施加重力。重力就在哪个方向上。比如你出拳向前打人,此时你希望它的重力和你出拳方向一致,那你的这一拳就是你的力量加上5吨的重力,二者之和才是对方受到的击打力。这么大力量一拳下去跟被卡车撞了区别不大,可能比卡车冲击力还要猛,因为部分卡车还不到5吨重。

  因为不放心是不是真的不会出现那种恐怖的重力,真红是把拳套贴着地面推出房间的,这样万一有重量也不至于连她的胳膊一起拽下来。结果实验证明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重力没有出现。或者说被控制了。这个拳套完全是读取使用者的下意识,直接跟着使用者的手运动。带上跟没带一样,完全没有重量感,但是真要打架的时候力量却相当恐怖。为了做实验真红一拳把外面那个小房间直接轰塌了。

  顺着原路爬回通道口发现我们的钢爪还在那里等待着我们。湖水里的人都被解决掉了,船上的人基本都是不能水中作战的,看到钢爪不攻击船只就把船开到了湖边逃跑了。

  我们上岸之后还觉得很些不能相信,这个护臂并不像传说中的无法挥舞起来,可是它却真的没有守卫。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个东西会没有守卫,按说不可能这么高档的物品不设计保护措施的。当初我的魔龙套装可是害的我在那个地洞里整整绕了半个月,搞的我差点变成地穴动物,这个国器虽然只有一个零件,但它的意义比我的魔龙盔甲更重要,没道理不设守卫啊!

  尽管我们始终没弄明白守卫为什么没出现,但这不影响我们的下一步行动。离开湖岸由金币追踪另外一件国器的气息继续前进,路上很奇怪,好多人都使劲盯着我们看,搞的我浑身不自在。低头一看才明白原因。出了那个水洞我们一直没换衣服,一身破布跳在马背上被风一吹就像丐帮帮主一样。赶紧找了个地方停下来换回盔甲,真红他们也才想起来应该把身上的破布条换掉。

  重新山路后我们直接向最近的城市跑了过去。天尊套装的最后那个部件距离这里很远,我们不可能从陆地上跑过去,实用传送阵是最佳选择。虽然不知道印度的道路,但是问问人找到大致区域应该不成问题。

  印度这边的城市和我们那边区别比较大,第一个特点就是人家的城墙上不能站人。这里的城墙虽然也很高大,但是顶部确实尖的,根本不能站人。士兵实际上是站在城墙后面的木架子上的。而且他们的城墙材料也很特别。中国的城墙是用青石或者其他岩石堆砌起来的,表面有明显的纹路,印度的城墙却象水泥建筑一样,不但很光滑,外面还涂了不少白墙粉。

  因为后面那些拿着另外一件国器的人一直在追赶我们,加上在湖底耽误了一会时间,他们已经快要追到我们了。现在我们必须要快一点。穿越城门时我们几乎是飞奔过去的,但是就在我们到达门边时两柄长矛突然在我们前面架起了刀门。夜影一声长嘶人立而起,差点撞了上去。跑在后面的金币她们有个缓冲时间比我安全多了。

  “搞什么啊?”我有些生气的看着下面那群扎着白布头巾的城市守卫。周围那么多人进进出出的他不管为什么专门拦我?难道欺负我是外国人不成?

  金币对着下面问道:“为什么拦我们?这个城市难道不允许入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