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镜中之城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一十七章 镜中之城

  现在日本的救援舰队已经全部沉没,港口炮台也被打的七零八落,整个东京湾周围到处都在冒烟,城市港口一片疮痍。沉在港口内的战舰因为水太浅无法完全被水淹没,残破的舰身大半露在水面上看起来十分凄凉。

  我们的联合舰队损失也不小,美国人基本没剩多少战舰,大部分都被击沉,跟着我们离开的总共不到二百艘。我自己的舰队也差不多,连大白鲨号一起算上,刚好一百零一艘。风尹飘渺和烟雨的舰队加一起大约还剩100艘,损失惨重程度不比我差。

  按照艾辛格参谋部的计划,我们离开前在双方所有沉没的战舰上都装了延时和水银平衡双触发炸弹,等我们走了之后炸弹会按顺序爆炸,连残骸都不给日本人留。要是他们敢去拆弹,那水银平衡触发器绝对可以把拆弹手一起干掉。

  简单的集结一下我们就用逃跑般的方式撤出了东京湾,说是撤退实际上就是逃跑。舰队对港口本身就不占优势,我们停这么久就是为了捞点好处而已。美国人虽然沉了不少战舰,但是据闯王说美国人在仓库那十分钟抢的物资足够他们那些战舰的钱了。相比之美国人我捞的更不少,特别难得的是黑龙会的仓库里竟然有大量魔晶石。这次把黑龙会的金库一锅端,松本正贺肯定要气到吐血而亡了。

  出了东京湾之后我们和美国人进行了简单的告别然后分道扬镳各自返回。美国行会的那些老大们对我这次的行为大加赞赏,毕竟开始的时候我是打着清理门户的旗号出征的。其实美国佬这么客气完全是因为这次打劫城市仓库捞地不少,拿到实惠的美国人自然客气非常。

  美国人离开后我们把战舰全都开进了大白鲨号的内部停靠,所有战舰就位后大白鲨号开始下潜。海岸上大量闻讯赶到的日本玩家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大白鲨号的顶部缓慢的消失在海面上,他们的要塞炮没办法攻击水下目标,而战舰都不存在了。

  大白鲨号没有在天门岛停靠而是直接返回了艾辛格,受损地战舰太多必须回去抢修。天门岛只是个补给站,那里的设施大多是日常维护用的,不适合大规模抢修。穿过天门岛就到中国领海了,大白鲨号直接浮出水面航行以提高速度。

  我正在大白鲨号里跟塞拉提丝族的成员讲述艾辛格的情况,闯王忽然走了进来。“我们到了。”

  我点点头转向塞拉提丝族的人:“走,我们上你们的新家吧?”

  “哦!”塞拉提丝顶族的人全都举手欢呼,搞地像要上去打仗似的。

  因为人多我们直接乘坐升降机升出了船体,我背对着艾辛格向塞拉提丝族的人做着最后宣传。当光线照在我们身上时所有塞拉提丝族的人表情出现明显变化,包括塞拉提丝元首在内的所有塞拉提丝人都一副惊讶地难以置信的表情。看到他们的表情我非常得意的笑了起来,一边继续解说我一边转身面向艾辛格。“大家现在看到地就是艾辛格,我们以后的家园,怎么样?它……它……!”

  我的话突然卡住了,一片让我目瞪口呆的超级建筑群正巍然屹立在海岸线上,但那并非以前的艾辛格。

  被摧毁的旧艾辛格是一座非常巨大的地面都市,虽然相当雄伟。但依然是人类可以完成的建筑。后来地艾辛格是魔法科技的成果,强大却过于枯燥。可我面前的这个是什么呢?

  这个建筑群的下部和被摧毁的旧艾辛格完全一样,高耸的城墙仿佛没有边界般在海岸线上向两个方向一直延伸出去,那恐怖的巨型城墙距离这么远就能给你一种随时会压过来的恐怖窒息感。在城墙后方我可以看到第二城墙露出地半截顶部以及再后方地第三城墙,而最让我感到亲切的是那擎天柱一般高耸地聚灵塔以及塔顶燃烧着黑色魔焰的地狱之眼。

  但是。就在这一切之上却有着更惊人的东西。在地面这个完全重现当年风采的艾辛格之上竟然还有一座一模一样的艾辛格,更让人震惊的是上面这个艾辛格竟然是底朝天倒立在下面这个艾辛格的上方的。两个艾辛格完全上下对应,就像一个哑铃的两端一样立在那里。两根聚灵塔完全重合在一条直线上,连长度都一模一样。而中间的地狱之眼则是共用的。你可以把这个地狱之眼看成是上面那个艾辛格的部分也可以看成是下面这个艾辛格的部分。

  顶部那个艾辛格的底面或者该叫上面,刚好接触到天空那黑色的死亡乌云,对上面这个艾辛格来说死亡之云就类似地面一样贴在它的底部。两座城市就这么用难以想象的姿势互相对立着屹立在那里,那视觉冲击力真是强悍。

  在两座艾辛格的三道城墙四角都比以前多了一座高塔,虽然没有聚灵塔那么夸张,但这些塔也不小。上下两座城市的塔刚好一一对应形成一对对双塔,在每对双塔的塔顶之间都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而这个距离的中间点上都漂浮着一块黑色的巨型水晶。这些水晶不断向着上下两座塔释放着黑色的电弧。看起来强大而神秘。

  “紫日……紫日……?怎么了?看傻了?”

  “哦!啊?”我被闯王推醒立刻指着艾辛格。“这是怎么回事啊?”

  “确切的讲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闯王摇着脑袋:“我当时在印尼那边,回来之后就成这样了。具体情况得问你老婆。”

  “玫瑰?”我再次看看艾辛格。“好的。”

  艾辛格的新形象真的非常震撼,我这个经常在艾辛格走动的人都被吓了一跳。塞拉提丝族的人至今没有缓过神来,一起在那里转着圈圈不知道要干什么。大白鲨号体形太大无法进港,我们只好打断塞拉提丝人的庆祝活动换一般地船回到城市内。

  进入港口后参谋团的人员都已经在码头上等着我们了。玫瑰首先迎了上来。她看到我之后先指着天空比画了一下:“怎么样?”

  “太震撼了。上面这东西你们搞出来的?是幻影还是真的建筑啊?”

  素美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上面那个可是我的最新设计,澳门赌博网站:完全的真实存在,一会带你上。保证再吓你一跳。”

  鹰带着百灵过来和我打了个招呼就去迎接塞拉提丝族的成员。按照我地要求带他们去安排住所和工作区。我自己则跟着素美和玫瑰到了聚灵塔下面。素美向我介绍着新城市的构造:“我们现在所站的这个地面的艾辛格以后就是艾辛格地面城,上面那个就是艾辛格天空城。”

  “原来那个能飞的艾辛格呢?”我们头顶这个艾辛格看起来并不是那个魔法科技结合出来的飞行都市。

  玫瑰向我解释着:“我们的那个可以移动的被称为艾辛格要塞。这个是艾辛格地面城,上面那个是艾辛格天空城。要塞在上面地死亡乌云中,和天空城底对底连在一起。”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有三个艾辛格?”

  “差不多吧。”素美拿了份计划书递给我:“我们计划把地面这个对外开放。既然将来我们是要领导中国行会的,至少需要一个拿的出手的门面工程。新建一座城市不大划算。就用地面城完全可以达到一样的目标。上面那个艾辛格天空城就作为行会外围基地和友好行会地接待处,我们的核心设施则放在最上面那片死亡乌云中的要塞区。”

  “不错的设计。带我上天空城。”

  “这边走。”

  跟着玫瑰和素美穿越了第三城墙进入了聚灵塔附近地中心区,素美向我介绍说这里将来是不公开开放的,普通行会的人只能到第三城墙以为的地区。在这个第三城墙内部有大量的传送阵用于快速的上下天空城,我们使用了其中一个上天空城市。

  传送阵很普通,和一般的传送阵完全没有区别,但这次传送确实让我吓了一跳。传送完之后我的身体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重力方向似乎没有变化。可我一抬头却看到了另外一个艾辛格就在我们头顶上,往那个艾辛格外面看则可以看到大海和地面,大白鲨号就停在海中,这里看过去非常清楚。

  我现在地感觉非常奇怪,明明身体感觉重力没有任何变化。可理智却告诉我,我现在实际上是头下脚上的倒立在天空中的。从这里启动星瞳放大画面甚至可以看到头顶那个艾辛格的地面上很多人在走来走去忙着自己的事情。虽然我感觉他们像在天花板上走路,可我知道实际上我才是站在天花板上。

  “怎么样?我说还能吓你一跳吧?”素美笑着问我。

  “你们怎么把重力反转的?让城市漂浮起来可以用重力反抗装置,可是重力反转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玫瑰伸开双臂原地转了一圈:“这里是魔法世界。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技术来源该不会是黑暗神殿吧?”我可不想再欠黑暗神殿的人情了。

  “一半一半。走,带你去看我们地新成果。”

  玫瑰说带我看地实际上是一个房间,或者说是一个空间也不算错。这个地方只有一个门,门一打开我立刻就晕呼了。这个房间里纵横交叉的摆满了镜子,地面、墙壁、天花板,所有东西都是镜子。房间正中一面非常熟悉地大镜子正被许多小镜子包围着悬浮在半空中。那面巨大的镜子就是我从瑞士大地母神殿搬回来的那面魔镜,此时它正被一圈小镜子环绕着进行缓慢的自转。

  我正准备走进去却被素美一把拉住了。“这里叫做交叉空间,你看到的实际上并不是实物。或者说我们现在站的地方是不真实的。这个意义很复杂,一时说不清楚,反正我们用那面镜子地力量营造了一个混乱的空间区域把地面的重力反转了过来。我们现在所处的艾辛格天空城实际上是魔镜的力量制造出来的实体,就象当初在大地母神殿里你和自己的镜象战斗一样。这些虽然是镜象却实实在在的存在着。里面那个空间就是维持这个存在地平衡点,你进去会搅乱空间平衡的,而且你一旦走进去就再也找不到出口了。”

  “你们刚刚说一半一半,难道这个东西的制造技术是来自黑暗神殿?”

  玫瑰点头承认:“镜子是我们自己的。但是魔法原理来自黑暗神殿。他们虽然有技术却因为没有这种强力的神器级魔镜而无法建造这种对称都市。这次我们用一百万水晶币次购买到这个技术,另外还签了份秘密协议。按照协议内容我们以后的战略重点必须向黑暗神殿做出一定倾斜。不过这个你可以当他不存在。因为条约写的太宽泛几乎没有约束力。”

  “100万水晶币?你们还真舍得花钱!”

  素美反对道:“100万买一座艾辛格这种规模的城市你赚大了,没有投入就没有产出,别那么小气吗!”

  “我不是在乎这100万水晶币,只是我没想到阿尔倪会这么轻易地答应你们。按照我的想法她不会这么轻易的帮助我们的,不知道这次为什么转性了。”

  玫瑰推了我一下:“别把阿尔倪说的那么坏,其实至今为止一直是我们逼她比较多。上次从黑暗神殿那她解救出来她不过跟你耍了点小性子就被你连老家都给炸了,要是光明神殿那边早跟你大决战了。”

  “我有分寸。对了,我不在地这段时间国内的情况怎么样?”

  “你们夫妻俩一起玩失踪。事情都砸我们头上了。”素美拿了份报告递给我。“我们用治疗瘟疫的药物拉拢了不少行会参加了我们的组织,但是其中有几个行会公开诈骗,拿到解药马上跟我们解盟。鹰带人把那几个行会都给一锅端了。”

  “那些行会反应怎么样?”

  “被袭击地行会很不服气,但是他们理亏,说出来只有人骂他们忘恩负义。没人说我们的不对。对付这种无赖行会必须要用铁碗政策坚决镇压,给他们一点希望他们就会变本加厉的更加猖狂。”

  “那零散的玩家呢?”

  “零散玩家对我们的评价还算不错,我们行会最近收人速度明显上升,行会势力扩张的很厉害。昨天夜里零点的最后统计。我们行会已经有七万会员了,而且还在以每天两千的速度增加中。这次把艾辛格修这么大就是因为新进人员数量太多,不得不扩建城市了。”

  “收人是好事,但是质量也要保障啊!”

  素美一副很生气地样子抱怨道:“要不是你说要保证人员整体素质,现在的人员增加速度后面还要加个零才行。百分之九十的人员都被我们刷掉了,你说我们还不够严格吗?对了,现在有三个行会正在和我们谈合并的事宜,如果成功。我们行会有望突破十万人大关。”

  “三个?不是就剩二世转生那个美国行会没有完成合并工作了吗?”

  “后来又加了两个行会,其中一个叫什么天涯盟,他们会长好象是你fans。”

  “啊?我的fans?”

  玫瑰笑了起来:“就是那个吞烟吐圈。”

  “吞烟吐圈?”我沉思半了半天突然叫了起来:“那个和刀大杀人多并列的中国战力榜第一?”

  “你还记得啊!”玫瑰笑了起来:“无情一看到他就笑的直不起腰来。”

  “无情那小子嘴真不严实,那件事情他都告诉你们了吧?”

  素美也笑了起来:“又不是什么丑事,有什么好隐瞒的?”

  玫瑰忍住笑道:“他们现在都在会客室,你要吗?”

  “吧。”

  玫瑰带着我到达会客室,进去之后首先看到了阿伟和小瑶面对大门坐着,身边一圈文职npc在忙着记录。显然正在谈判。背对我们地这边坐了五个人。听到开门声全都回过头看向我们。

  “老大!”坐在最中间地那个家伙看到我之后只停了一秒就飞身扑了上来。“老大我可算见到你了!”

  “停!”我一把顶住想冲上来的吞烟吐圈。“真地地是你啊!”

  “当然是我啊!”吞烟吐圈明显热情过度。“老大这么长时间没见面居然还记得我,真是感动啊!”他激动的对身边几个人道:“快来看看。这就是紫日老大。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是不是比肖晴那丫头漂亮的多?”

  “大姐好!”其中一个人立刻站出来向我行礼:“怪不然老大一直不肯找女朋友呢!”

  旁边玫瑰和素美为了憋住笑脸都涨红了。

  “打住。”我惊讶的看向那个一身极品法袍的家伙。“吞烟吐圈平时都怎么跟你们介绍我的啊?”

  那个家伙立刻道:“老大说紫日姐是仙女下凡,把你吹的天上有地上无地,我们一直以为老大骗人,没想到这次真的见到了,果然是和老大说的一样。”

  我有些气愤的看向吞烟吐圈:“不是和你解释过我是男人吗?”

  “啊?”那个一身法师长袍的家伙惊讶的看看我又看看吞烟吐圈。“紫日姐……诶不对,紫日会长你是男人?”

  经过b13的改造我的外貌已经趋向男性化。但是这些人听了吞烟吐圈地话一上来就先入为主的认为我是女性,所以看到我的中性的相貌自然就直接认为是女性。

  我把玫瑰拉到面前:“这是我老婆,你认为我会是女人吗?”

  那个法师看看笑的满脸通红地玫瑰又看看素美然后转身对吞烟吐圈道:“老大,看来你真的是看错了,人家孩子都多大了。”

  噗!谈判桌对面的阿伟因为谈判暂时中断正想偷空喝口水,一听这话把嘴里的一口水全喷到了桌上。“哈哈哈哈!孩子都多大了?本不无赖,你也太能联想了,你不看看紫日才多大啊?有这么大孩子他不是十一二岁就要结婚了?”

  我走到阿伟那边把阿伟赶到一边自己坐在了座位上。“玩笑开到这里差不多了。以后不要再讨论我地性别问题了。相信你们也能看出来我不是女人,再说这次是给我们的行会相亲,不是我们相亲。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紫日,冰霜玫瑰盟会长。这是我老婆。冰霜玫瑰盟的财政总管。这是素美,本行会第一军师。”

  吞烟吐圈连忙拉着刚才那个法师介绍道:“这个是我行会的副会长本不无赖,听说和紫日你是一个职业的。”

  “你也是驯兽师?”我惊讶的看向本不无赖。“零里驯兽师职业可不多,难得还能遇到同行。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好象当初和吞烟吐圈是并列中国战力榜第一的吧?”

  “紫日会长果然好记性。”本不无赖解释道:“当初我和吞烟吐圈还有刺蛇、随风飘散四个人并列战力榜第一。不过后来我们地实力逐渐拉开了,现在中国战力榜第一是个神秘人物,连名字都隐藏的。第二名是一个叫真红的玩家,听说好象是你们行会的。第三名的那个玩家叫疯狗,我没见过真人。后面的就记不清楚顺序了,不过前一百名中一半都是你们行会的。我现在大概连前10名都算不上了,估计只在十七八的位置。”

  “十七八也很了不起了。”玫瑰这么精明地人怎么可能把人家地谦虚当无能?立刻就开始反捧:“中国玩家过亿,能排到前20已经是万里挑一再万里挑一的绝对牛人了。”

  我问道:“吞烟吐圈你现在排多少啊?”

  吞烟吐圈还没来及回答本不无赖先回答道:“老大现在排第十。刚好在前十名范围内。”

  吞烟吐圈立刻谦虚地摇摇头:“现在牛人一大堆,我们这些老杆子也不行了。对了,这位是刺蛇,流浪者行会的会长。”

  “刺蛇?那个战力榜成员?”我不由的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刺蛇。他的相貌比较一般,丢人堆里利马就找不到的那种。身高大约一米六七左右。而且很瘦小。一身黑色地软甲加黑色披风,明显是刺客之类的职业,怪不然叫刺蛇。

  刺蛇点点头承认自己的身份。“这次吞烟吐圈说要和冰霜玫瑰盟合并。非要拉我们一起参加。来看了你们的城市后我相信你们确实是值得投靠的行会。”

  “你现在在战力榜上也是前20之内吧?”我小心的问着。

  “这家伙是个疯子,现在竟然还和真红并列第二。”吞烟吐圈拍着刺蛇的肩膀向我们炫耀着。

  “果然是高手。”我点点头:“那这两位呢?”

  吞烟吐圈把两个人推了出来。“这个是刺蛇的铁哥们随风飘散。也是当初和我们并列地高手,现在是战力榜第九。这位酷哥是刺蛇他们行会的副会长月亮孤独。战力榜排明也在前五十之内。”

  随风飘散是个很帅气的年轻人,背后的黑色羽翼如果不是因为种族是天魔族就一定是因为职业是堕落天使。真难以想象这个满脸笑容的年轻人会是战力榜第九。至于月亮孤独,怎么看都觉得这个人很像刺蛇,估计是亲兄弟,而且连职业都一样。

  听完介绍我开始招呼他们坐下来谈合并的事情。其实大方向大家一开始已经都谈的差不多了,现在的关键是一些细节方面再核对一下。吞烟吐圈出于对我地奇怪好感很多地方都放松了要求,我自然也不好卡太严,除了人员质量要保证以外。其他好说。天黑之前我们终于完成了全部详细规划,天涯盟和流浪者行会全都并入了我们行会。

  吞烟吐圈的天涯盟是个海战型行会,主要力量集中在海边,而且战舰很多。但是由于他们行会玩家战斗力强,他们不象我们行会炮战。而是像海盗一样接弦步战。这次合并后我们收留了行会内的三分之一差不多1万人,行会城市因为地理位置不是很好所以没要,正好剩下的三分之二我们不要的玩家重建了一个行会拥有这个城市。行会所属战舰我们也一艘没要,那些木船我们并不需要。艾辛格有地是铁甲战舰。

  刺蛇的流浪者行会与其说是个行会还不如说是个组织更恰当。流浪者就是个杀手组织,和我们行会的附属组织毒牙的功能差不多,会里全都是刺客和杀手,而且人数竟然达到一万多人。这么大地杀手组织我当然不可能全收,去掉了其中一部分不可靠的人之后剩下了八千多收编入我们行会。

  现在我们行会确定的人员数量已经达到九万多了。二世转生那个行会谈判已经结束,但是美国玩家不象中国行会好说话,所以后续工作麻烦了一些。如果把二世转生的行会也算进来我们行会的总人数应该在十万三千到十万五千人左右,以后出去也可以说我们是超级行会了。

  谈判结束玫瑰带那些会长去处理后续事情。我抽空去了趟研究所把空间门往那一放,然后把凤龙空间里的东西也都倒了出来给那些搞研究的玩家慢慢分析,我自己则指挥着暴龙骑士往外搬运物资。

  鹰忽然跑了进来。“老天啊!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怎么啦?”

  鹰喘着粗气道:“行会里忙翻天了,现在人手不足,你要是有空就帮忙去参加围剿。”

  “围剿?”我把手上的东西交给一名暴龙骑士转身继续问道:“围剿谁啊?”

  “你去欧洲之前我们不是说要利用这次瘟疫扩散我们掌握着解药地优势对中国国内势力格局进行调整吗?”

  “恩,怎么了?”

  “你走了之后我们已经灭掉好几个行会了,可是梳理全国的势力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在有几个小行会的村子需要消灭,我想你去处理一下。反正你的私人部队攻击小型城市和村庄是绰绰有余了。”

  “为什么让我去?行会里其他人呢?”

  “行会合并需要接待。新收的人比老会员还多。能有条不紊地合并都是因为我们筛选的严格,留下地都是素质比较高地人。要是一般行会那样乱收人早就乱套了。这样的队伍你让我怎么敢派出去打仗?至于npc军队,现在正在希望城外面和鬼盟地玩家搞城市争夺战呢!”游戏升级后npc部队已经可以离开城市参加侵略性战斗了,行会玩家不能出征鹰只好把npc都派了出去。

  “我们行会现在还在打仗吗?你怎么不早通知我啊?”

  “我要有时间才能通知你啊!这几天真是忙的我焦头烂额。现在你最好去帮忙把这几个村子搞定。”

  “那个和鬼盟作战的npc部队怎么办?”

  “维达在现场指挥,还有几百玩家在,应该不成问题。鬼盟地实力不是很强,我们的卫队又不是杂牌军,明早日出前就可以结束战斗。但是现在那几个村庄没人管,只有你这里还有闲置部队了。”

  “那好。我去。地图给我。”

  鹰是早就准备好了要我去打仗,一听我要地图马上就把一张地图给我拿了出来。“目标就在这些红色的圈圈里,一共四座小村庄三座大村庄和一座小型城市。你过去不用和他们说话,我们和他们已经进入战争状态了,上去就可以开打。”

  “这么多啊?我挨个跑一遍都要一晚上,哪还有时间打啊?”

  “我又没说一定要今天晚上打完。你慢慢打就是了,三天战争时间之内打完就ok了。”

  “了解。”我一把拿过地图回身向斯哥特招呼道:“集合队伍,我们出发。空间门就放这里了。鹰你让魔偶进去把剩余的物资搬运出来,我自己带队伍跑过去。”

  “放心吧。”

  空间门里东西太多,而且我不想浪费开门机会,所以不使用空间门运输部队而是带着大群暴龙骑士直接跑过去,反正距离不是很远。

  现在都八点多了。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但是艾辛格却依然一片繁荣的景象。大部分玩家并不象我这样长时间在线,晚上八点才是真正的游戏高峰时间,此时的玩家最多。因为现在艾辛格地面城完全开放。城市内的玩家加上原本就有地大量自由npc,现在城市里的人员比蚂蚁还多,六车道的宽阔大街居然还显得很拥挤。

  大量玩家在城市里像来旅游一样四处参观,由此带动了商业的发展,街道边由我们行会出租出去的店铺位置全都变成了各种商店,大量玩家进进出出好不热闹。街道边上甚至还有玩家摆起了地摊,琳琅满目地小商品到是比大商铺生意还好。

  忽然,第三城墙的大门咔嚓一声响。在门边摆摊的玩家和正走到附近的游客一起被这声机械传动声吸引了目光。大门居然缓慢地向外敞开。门后出现了一队整齐的骑兵正等在门后。为首的骑士就是我了。

  “快点快点。”我对着城门上的守卫大声催促着,士兵们卖力的转动绞盘,大门却依然是缓慢的展开着。

  外面的玩家全都看着这画面窃窃私语起来:“看,冰霜玫瑰盟的骑兵队诶。”

  “好壮观。”

  “妈地,有钱就是好,看那装备,竟然全都一样。”

  我听到外面的议论声忍不住还是虚荣心泛滥了一把,毕竟这一切也是我努力的成果吗。“前进。”我拿着永恒向前一指。斯哥特向后一招手队伍立刻动了起来。迫于骑兵队的强大气势。我们刚一动起来外面的人立刻自觉的分开了一条道。

  我带着八千骑兵就这么上了城市中轴线上的大道。一路小跑着向前,给行人留下足够让道的时间。这是我自己地城市。我可不想给来这里消费地玩家留下坏印象。

  到了外城人潮变地稀疏一些后我们就开始提速,大队骑兵轰鸣着穿越了城门招来了路人无数惊讶而又羡慕地目光。冲出城门之后队伍再次加速沿着新开辟的道路向着地图上最近的一个村子冲了过去。

  因为传送阵大幅度涨价,道路变的比以前繁荣多了。以前不管是玩家还是npc,大家都用传送阵来往于各个城市之间。道路上的连个人毛都看不见。现在大家除非有急事都不敢用传送阵了,道路上的玩家和npc组成的各种车队马队甚至是步行地人几乎就没有断过。我一直跑出很远绕过几个城市街道上行人才少了些,没有艾辛格那样的大型城市吸引玩家,一般城市之间的道路人流还是比较正常的。

  路上的行人看到我们第一反应就是向路边躲,听说现在强盗很多,大概他们把我们也当强盗团了。至于我们自己根本不可能有强盗笨到出来打劫我们,那还不如直接自杀来的快一些。

  第一个目标是个小村庄,名字叫野火村。大概这个村庄的所属行会希望野火燎原用这个村子发展成一个强大的行会,只可惜这次他们站错了地方。道路上地行人都拿着火把或者会用照明术,但我的暴龙骑士组成的骑兵团却完全不使用任何照明,漆黑的道路上只能看到一条由红色亮点组成的长龙伴随着整齐地步伐上下颠簸着快速移动。

  亡灵部队四大优点:第一,不知疲倦;第二,悍不畏死;第三,不需进食;第四,完美夜视。没有光线对我们不产生任何问题。

  野火村的的人早就和我们行会进入了战争状态。对方早就知道我们要来进攻,只是不知道时间。我们到达时对方的防卫已经完全张开,突袭是不指望了。

  村子地外围有一圈泥土和岩石堆砌的土墙,高度不到两米,不知道还以为是人家院墙呢。在这些微缩城墙后面站着一些玩家和npc。但是人数太少显得很单薄。因为他们站在墙后从不来回移动,再考虑上城墙的简陋程度,我估计这些人可能是站在木台或者什么东西上,而不是站在城墙上。那些人身前的墙不是跺墙。而是城墙的全部厚度了。

  从看到城墙开始我就没停,在跑动中开始召唤魔宠。“坦克,你在前面撞开城墙,幸运,你们四条龙空中支援。小凤负责骚扰。冲击冲击,都别停,一路冲过去就行。”

  坦克巨大的身体冲在最前面,对方的人员立刻就发现了情况。一片带着火焰的箭雨飞了出来。但是坦克那光滑而坚硬地外壳根本就不受力,箭头打在甲壳上全都滑向两边根本没有穿透力。

  四条巨龙带着狂风从村庄上空滑过,城墙边上的人全都被强风卷了下去,强大的风压连村子里的房顶都带飞了起来。还没等那些人反应过来坦克就一头撞上了城墙。这道城墙总共还不到两米高,厚度仅一尺多,坦克连停都没停就直接冲了过去,这种泥巴墙跟纸糊的没什么区别。

  坦克冲开城墙立刻原地转了360度扫倒了一大片城墙然后向着村子里冲了进去,那些泥石混合建筑的硬度根本挡不住坦克的冲撞。轻易的被带倒一大片。斯哥特带领着暴龙骑士从倒塌地城墙缺口直接冲进了村子。剩下地就是屠杀了。

  十分钟后村子里基本已经没人了,我带着队伍迅速离开。小凤一把火烧掉了整个村子。这个行会连玩家带npc守卫总共还不到300人,居然也敢和我们唱对台戏,真是脑子不好使了。

  下一个村子距离这里不到两公里,我们都是骑兵仅仅几分钟就冲到了第二个村子。前面的村子遭到袭击他们已经看到了,但是这个村子地力量也和第一个村子差不多,事先有没有准备区别不大。仅十分钟我们就踩平了这个小村庄。

  现在还剩两个小村庄三个大村庄和一个小城市,而有两个村子距离相同方向却相反,我选择了先攻击大一点的那个村庄。我们到达后依然没有变化,一次冲锋村子就完蛋了。村庄这种地方完全要靠人防,那种小墙能不能挡的住野牛都是个问题,更别说正规军了。

  我们一路杀过去情况都差不多,最后留的一个小村庄最另类。这里的围墙居然是木头的,而且才一米三左右的高度,说是围墙其实跟路障差不多。更夸张的是这个村庄竟然没人站岗。我连魔宠都没召唤直接带领骑兵跳过了那层所谓的围墙然后一把火烧了村子,直到最后都没看见有人出来,好象被袭击的是个空的村子。

  所有村庄清理结束,最后就是那座小城市了。我们到达它的外围时天已经蒙蒙亮了。面前的小城市跟个小要塞差不多,正方形的城池宽度不超过一千米,城墙高度大约也就四五米样子。唯一让我惊讶的是城墙上密集的人群。刹那间我明白为什么那些村庄那么简单就被灭了。对方不是没有人,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知道村庄挡不住我们,于是他们主动退到了这个小城市打算和我决一死战。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