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东京攻掠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东京攻掠

  “摇柄刚才被炸飞了!”

  晕!关键时刻掉链子。我转头看了看正向我们冲过来的方岛号。“特装炮就位。”

  “你要用魔偶?”夜之子立刻惊讶的问我。

  “那还能怎么办?剩下的火力根本无法完成阻截任务。大副,传令特装炮发射,抢夺敌舰控制权。”

  “明白,特装炮发射。”

  海神号后方的大口径特装炮迅速的调整了发射方向,转轮弹舱转动了一格上弹完成。轰的一声爆鸣,一个黑点飞了出去,紧跟着弹舱转动了一格再次发射。连续7响,7部魔动机偶飞了出去。

  日本人看到了我们开炮却没有发现自己中弹,反到是那些黑点张开了降落伞。日本人正准备攻击下降的黑点,黑点突然自己个降落伞分离快速的下坠。当的一声响一部魔偶以下蹲姿势缓解了冲击落在了二号炮台顶上。后面的黑点先后切掉了降落伞纷纷着舰。

  第一部魔偶双眼红光一闪从半蹲状态站了起来,左右看了一下突然原地起跳。几个日本人正从舰桥里冲出来想看看出什么事了,但是一部魔偶突然轰的一声落在了走廊上。纤细的栏杆根本挡不住魔偶巨大的重量,像面条一般被踩倒在地。最前面的日本人赶紧转身往后跑,后面两个像卫兵一样的人冲过来想阻拦魔偶靠近。

  魔偶就像完全没看见卫兵一般笔直的走向舰桥的大门,卫兵立刻上去就砍。魔偶直接抬手握住了刀锋,另外一只手上去一把掐住那家伙的脖子丢向栏杆外面。这个卫兵被扔出了战舰嘭的一声掉进了海里,后面的卫兵看了看落海的同伴迅速拿出了一枚小红丸丢向地面。一阵红烟升起迅速遮蔽了视线,卫兵自己则拉着后面那个看起来是首领地人转身跑进了舰桥内部并关闭了大门。

  魔偶的视力是魔动机构完成的,实际上类似骷髅等亡灵生物的黑暗视力,纯粹依靠能量判断目标位置。红色的烟雾实际上不能影响魔偶的视觉。魔偶直接穿过了烟雾走到门边,抬起右手握拳,当的一声打在了门上。船上的高压门毕竟不是木头地,这一拳没能起到太大效果,不过门已经出现了轻微变形。

  门内的日本人惊慌的躲到了另外一边的墙边,忽然他们后面又是一声撞击声。几个日本人惊慌的一回头发现正有两个魔偶在砸另外一边的门。被发射的七只魔偶的目标都是舰桥,他们现在全都已经爬到了舰桥地外围。

  两边的大门没被砸开,前方的玻璃却哗啦医生突然爆裂。三台魔偶直接飞进了舰桥。负责保护舰长的卫兵立刻向这边冲了过来,三台魔偶中的两台迎了上去,另外一部则迅速地走到了舵轮旁边用力向右一打。战舰突然一个大转弯,船上的人都被甩到了一边。

  我在海神号这边看到战舰转向就知道肯定是魔偶得手了,我们的这个突击套路已经不是第一次用了,还算比较成功。魔偶战斗力很强,而且防御力高,战舰上过道都很狭窄。这就让敌人无法发挥数量优势,而单挑几乎没人打的过魔偶。

  舰桥内地人员数量很少,7部魔偶先后进入内部,其中三部封住三个入口,另外四部开始大破坏。操纵舵轮的魔偶把舵轮转到最右然后一脚把舵轮的底座给踢弯了。弯曲的底座连带着内部的传动轴一起弯曲。等于卡死了舵机,船舵将保持着右满舵无法修正。另外一个魔偶砸烂了舰桥内所有看起来比较有用的设备,最后七部魔偶同时离开了舰桥跳进大海。换装了水中推进器的魔偶下水后就迅速离开的日本战舰,而方岛号因为一直是右满舵只能原地打转。

  魔偶一离开我就立刻下令开炮。虽然一次打不沉一艘船,但是方岛号只会原地打转,我们可以慢慢轰。

  今天可能该着小日本倒霉,海战持续了两个小时后海王殿地战舰群终于成功赶到,另外一个方向上一支庞大的中国舰队也突然出现在我们的视距内。等对方靠近后我们才从旗帜上辨认出来这是风尹飘渺的热血盟派出的战舰,看来红月这个副会长还是满不错的,竟然把他老哥都拉来助战了。

  风尹飘渺的舰队数量有三百多艘,虽然不很多。但日本人和我们都已经打的快不行了,任何一艘战舰地加入都会导致战场失去平衡。

  我和海神号在这两小时内又击沉了十艘战舰,但是我们自己也被打地千窗百孔的了。风尹飘渺来了我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果断地指挥受伤严重的战舰退出战场,大白鲨号也从海里升了起来,现在需要快速回收受损战舰。

  日本人看到风尹飘渺的舰队本来还打算跑的,但是看到大白鲨号突然从水下冒出来他们就放弃这个想法了。刚才的战斗中大白鲨号不断的偷袭日本战舰,日本人明明知道有人在放冷枪。可混战中根本没空去找攻击来自何处。现在这么大一艘船坞舰冒出来傻瓜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风尹飘渺把战斗交给了副手。自己也趁做小船来到了大白鲨号上。我站在大白鲨号的内部泊位上等着风尹飘渺的战舰靠了上来。“你们到的还真及时啊!”风尹飘渺一下船我就喊了起来。

  风尹飘渺笑着道:“这你要感谢红月,那丫头跑到我的行会连拖带拽的把我的人全都踢上了战舰。我们都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送上了大海。后来还是在路上才得到解答的。”

  “啊?红月也跟来了吗?”

  “当然。”红月从战舰上跳了下来。“我这个督军不在他们速度能这么快吗?”

  “不愧是我们行会的副会长。”我伸出大拇指表扬红月,红月竟然还腼腆的笑了起来。

  风尹飘渺接着道:“要不是我妹拉我出来你们今天就要倒大霉了。”

  “为什么?”

  红月立刻回答道:“日本人知道情况不对就派人下线通知了本土,日本本土出动了一支三千艘战舰组成的庞大混编舰队过来增援,你说你不倒霉是什么?”

  “那日本人舰队呢?”

  风尹飘渺道:“路上正好碰上了我们,双方打了起来,要不然你也不会只看到三百艘战舰来支援了。这次出来的不光是我们,北方联盟也出动了上千艘战舰帮忙。而且韩国的天极盟为了配合我们也出动了大量战舰帮忙进攻日本本土,日本人被迫调了一部分战舰返回救援,所以最后你看到地才是我们而不是一支庞大的日本舰队。”

  “北方联盟和天极盟也出兵了?难怪能拖住日本人。朴银那丫头和烟雨到是很够意思啊。”

  红月带着微怒的口吻道:“烟雨的行为可以理解为帮他自己,北方联盟在美洲的贸易比我们多,日本舰队就是他的最大祸害,他出兵是为了将来的安全。至于朴银,我看可能是因为你经常帮她,所以这次来还人情。最重要的是袭击日本本土可以顺便掠夺物资,不完全是赔本买卖。”

  “不管怎么说帮了我们大忙。”风尹飘渺站出来道:“我看回去还是要感谢一下。诶对了,紫日,你们不是有好多船出来地吗?怎么就剩这几艘了?”

  “主力在太平洋中间被日本人的分舰队粘住了,我们是过来拦截这支逃跑的日本舰队的。”

  “难怪呢!我看这边的事情你就交给我吧,日本人的战舰好象也没几艘好船了,我来做做收尾工作。”

  “那就拜托你了。”

  风尹飘渺的船是不多,但是他们的战舰都是完整无缺地。我们这边战场上的双方战舰没有一艘是完好的,不是人员不齐就是进水倾斜,还有些少了不少炮位。新舰队的战斗力比这里的伤兵好多了,日本舰队地战舰纷纷中弹沉没,整个海面上都是在拼命扑腾的日本船员。

  我站在大白鲨号的船头看着海面。战斗结束时已经是黄昏了,海面被阳光染成一片金黄,数百艘尚未完全沉没的日本战舰在海面上形成了一副相当凄凉地画面。

  “会长,主力舰队到了。”一名船员跑过来报告道。

  “告诉他们不要停。日本人的救援舰队就在前方,马上去支援北方联盟的战舰。”

  “明白。”

  打扫战场的任务被留给了受伤的战舰,大白鲨号带着比较完整的战舰和刚刚赶到的联合舰队一起向日本方向开了过去。美国行会的战舰总共只剩了一千多艘战舰,而且基本都挂伤,特瑞地舰队算是最完整的一支。加上我们的大白鲨号以及风尹飘渺的舰队总算凑了近两千艘战舰返回支援北方联盟。

  当我们赶到日本外海时烟雨的舰队只剩不到三百艘了,风尹飘渺当时就吓了一跳。按照这个数字等于北方联盟损失了近七成的舰队,战损率已经达到伤筋动骨的程度了。实际上风尹飘渺自己留下的舰队也不好过,为了保证有足够地战舰拖住日本舰队。风尹飘渺留了整整一千艘战舰,现在能看到地不过二百余。

  日本方面也不好过,按风尹飘渺的说法最初出动地是三千艘战舰的规模,现在大约还剩不到两千,而且伤的伤残的残没多少好船了。显然这边比我们那边打的还要激烈,烟雨肯定是用拼命的方式打的这一仗。

  我们出现后日本舰队很明智的调头开始撤离,他们是增援舰队,为的就是救援松本正贺的舰队。现在我们过来了就说明松本正贺的舰队不存在了。救援的目标已经不存在,再不撤退搞不好连自己都要搭进去。

  虽然小日本很明智。但我们也不傻。现在优势都在我们这边,不趁机很捞一把那就是傻瓜。不用协商,大家的意见都一样,舰队一路追着日本救援舰队从日本外海跑到了日本内海。直到第二天天亮我们已经看见了日本海岸,日本舰队似乎依然没有要停下的打算。

  增援舰队一路南下,我们紧追不舍。夜里发生了几次小规模的短暂交火,但是很快就结束了。晚上大部分玩家都轮番下线休息了一下,现在天亮了我们也恢复了战斗力。

  其实昨天日本舰队不跑还占点便宜,今天才叫真的吃亏。大白鲨号这个船坞舰在这里,一晚上赶工,美国舰队中和我们自己地舰队中受伤不太严重的战舰都已经完全修复。重伤太厉害的都被修好了炮击系统准备做固定炮台用,可以说我们的战斗力在逐渐提升。

  日本增援舰队一路沿着海岸撤退,中途不少不知情的日本玩家出海练级结果倒霉的碰上了我们,也被我们顺手干掉了。日本当地时间早上九点整,逃跑的日本增援舰队终于不再南下,绕过了房总半岛后开始向西拐进了相模滩然后又开始北上进入了东京湾。

  我们的联合舰队刚追着他们绕过千仓城就遭到来自大岛地要塞炮袭击。大岛实际上并不大,但是它刚好卡在东京湾外面,所有路过的战舰都在它的打击范围内。不过我们这次并没吃亏。大白鲨号的长程大炮威力不比大岛基地的要塞炮差,双方一轮对射后舰队靠近开始了大岛炮击战。

  炮击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大岛基地被彻底炸成了一片废墟,我方只有战舰受伤,有大白鲨号在。这算不上损失。

  袭击大岛的同时我们和美国的会长们开了个会商量了一下是否要继续追击,最后大致上确定了还是追击到底的计划。

  下面地战斗变的更加麻烦起来。东经湾像个口袋一样被房总半岛和伊豆半岛夹在中间,入口相当狭窄,是个天然的大型海港。两岸的要塞上布满了大型要塞炮。想进入东京湾就要强攻。

  我们的舰队在得到命令后开始背上强攻馆山城和三浦城两个大型要塞,在大白鲨号地对港口用鱼雷的帮助下我们到是没付出什么损失就把两个要塞搞定了。但是剩下的路程就不得不硬上了。锯南和富津两个要塞都在东京湾入口的中部,这里水深不足,大白鲨号根本进不去。

  按照烟雨地意见我们采取了海陆空联合作战的方法强攻两座城市,我们行会的空军负责摧毁城市主要防卫炮并扰乱行动,美国人和我们行会的陆军从城市背面包抄,战舰正面火力压制。

  日本人的防御相当疯狂,从早上打到中午坚决不撤退。最后硬是让我们把城市一寸寸的炸平了才算拔掉这两个钉子。中午我们没有休息,趁着这个机会立刻开始向东京湾内部冲击,可没想到港湾内比外面更糟糕。整个动静湾外围一圈全都是炮台,林立的炮管多的像仙人掌上地刺一样。

  这种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用再说什么了,联合舰队顶着炮火冲进了东京湾内部配合陆空军开始了大面积的炮击,附近都是日本人的城市,不管炮弹落在哪里都不算浪费。

  红月用通讯机联系艾辛格发射所有的神箭并要求新修复的巴贝尔塔帮助进行战场监察。这样我们可以整体调配力量达到最大战斗力。我正在观察海面战斗情况红月忽然喊我去接通讯。我跑到通讯机前面发现是武将军在画面中。

  “武将军?有什么事情吗?”

  “恩。”武将军拿了份文件边看边道:“我们这个临时参谋部已经帮你做了最佳战力配置,而且我们已经模拟了战斗损失情况和最后的利益。”

  “结果呢?”

  “结果是有利可图。但是直接利益不会太多。这次主要是帮美国人出气搞好中美关系,而且从此打压住日本人的发展,这些看不见的利益才是重点。”

  “那现在战场布局怎么办?就这么打下去我们恐怕一艘船也回不去。”

  玫瑰从屏幕边上走出来道:“舰队可以不要,只要你能把大白鲨号和几艘超级战列舰带回来就不亏。”

  “有必要玩这么大吗?”

  “富贵险中求,风险越大利润越丰厚,这点道理你应该清楚。我们行会地战舰主要作用就是压制日本舰队保持我们地海上安全,从昨天开始我们已经用巴贝尔塔把日本全境扫描了一遍。全日本的整编舰队几乎都在这里了。也就是说日本人这次前后出动近六千艘战舰就是日本地全部战力了,如果日本没有正规海军,我们也不一定需要维持一个很庞大地海上舰队。等日本人造出新船我们的数量也恢复起来了,比制造能力我们还是占上风。”

  “也就是说我们就算这个舰队不要了也不会影响之后的发展是吗?”

  “正确。”玫瑰点头道:“这个舰队可以认为是一种战略投资,反正都是些过时的战舰,损失了刚好更新换代。用它们去换更实惠的战略物资才是真的。日本人的原料供应本来就吃紧,只要你把他们的原料都带走就等于严重打击了日本人地发展进程。”

  “我大致上明白你的意思。”

  武将军立刻道:“那很好,既然如此你把战斗指挥权交给红月那丫头。”

  “那我干什么?”

  “上岸。”玫瑰拿出了一张素描地图:“这是东京市地图。看到这个点了吗?”

  “看到了。”

  “东京是日本的系统主城之一,日本的npc商店物资总调度仓库就在这里。”

  “你是说那个点是物资仓库?”

  “对。日本人的物资很匮乏,不象我们可以自给自足,他们的物品大部分靠从系统商店购买,所以系统商店对日本玩家的意义比我们这边的系统商店要重要地多。”

  “可系统仓库肯定防卫森严,我一个人就算进的去,也拿不了多少东西啊!”

  “不要你拿。这些是送给美国人的。你把这个点告诉美国人让他们去抢。”

  “什么?那不是白白便宜美国人了吗?”

  玫瑰又把地图靠近了画面一些。“你当我们参谋团是摆假的啊?仔细听着。”玫瑰在地图上画了个圈然后连了条线到海里。“这个圈里是物资仓库,你随便找个人带美国人沿着我画的这条线去抢夺日本人地仓库。之后系统城市的守卫会集中到这里。”玫瑰又在地图上画了个圈。“守卫本来是要在这里集中后从后门进入仓库保卫仓库的,但是我们会遥控神箭在城市npc守卫集中的差不多之时炸掉这个集结点,这样必然造成大量伤亡。”

  “那美国人就会完全抢夺仓库了,但我们能从中得到什么?”

  玫瑰又在地图上画了两个圈。“这个集结点只是其中之一,守卫来自三个方向。我们炸掉一个之后另外两个会开始出兵,我们只能为你拖延大约二十分钟,之后卫兵会迅速进入仓库周围地防卫区。要是计算不错的话美国行会这时候应该已经进入仓库了。守卫和美国人会发生混战,然后更多的守卫被吸引到这里。”玫瑰又在地图上另外一个拐角画了个圈。然后她在新圈和仓库之间画了一道线。“这个地方是黑龙会的秘密仓库。”

  “我靠,这你们都能看出来?”

  素美插进来叫了起来:“这是潜伏在日本的菱原吹送回来的情报,巴贝尔塔又不能透视。”

  玫瑰继续道:“当守卫都过了这道线之后你就带着你的手下袭击这个秘密仓库,虽然黑龙会是东京城的守护行会,按照系统设定,黑龙会地地盘受到袭击城市npc会出兵协防,但仓库是系统直属建筑,优先级高一些。卫兵肯定会先帮仓库那边,之后才会回来管黑龙会的小金库。”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用美国人拖住npc守卫,然后我们去抄黑龙会的小金库?”

  武将军打断我道:“你别大意,说起来简单,真办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美国人能坚持多久是个未知数,你最好让舰炮时不时支援一下美国人,只要他们看到希望不撤退你就是安全的。我们这边会使用巴贝尔塔进行监视,一旦美国人撤退我们会迅速通知你。此后你有十分种时间安全撤离。过了十分种你就有可能被npc包饺子。”

  “那美国人拿不到好处不会搞坏我们的关系吗?”

  玫瑰解释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帮你想过了。npc卫队被炸后会耽误二十分钟,美国人到达那里需要十分钟时间。你告诉美国人只有十分钟时间抢夺物资。但是美国人抢了十分钟肯定不会轻易罢手,他们一定会因为贪心超过你说地十分钟限制,之后必然会和守卫接触。不管此后发生任何事情都和你无关了,他们自己不听劝告错过了撤退地时间就怪不到你了。”

  “高明。”

  “那当然。”玫瑰骄傲地道:“你看看哪个行会有我们这么庞大的参谋部?”

  “那我马上去办。”

  “记得带个随身通讯机,现在私聊系统只剩200米地通讯范围了。有跟没有差不多。”

  离开通讯后红月迅速接管了指挥权,至于带美国人去仓库的工作当然是闯王最适合了。这些美国人昨天和闯王一起战胜了松本正贺的舰队也算是战友了,由他带比较有号召力。但是在此之前我必须先行动,我先到达那个黑龙会的仓库然后再通知闯王带他们行动,这样我可以省掉路上耽搁地时间最大限度的利用时间差占便宜。

  把所有魔宠都塞回凤龙空间,暴龙骑士和斯哥特他们昨天就已经回到空间门内了。带上五部魔偶从船底的防水隔门下到海中,魔偶装备了水中推进器刚好代替摩托艇。

  快速靠近海岸后我先从水中伸出半个头四周看了一下。这里不是码头,堤岸上没有任何人。我迅速的带着魔偶爬上了防波提。这上面是个小广场。大概是堆货物的地方。广场后面是一大片仓库,我一招手带上魔偶快速冲过这段空旷区到达仓库边。仓库内此时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海港混战人都集中到那边去了,这里反到成无人区了。

  从仓库里面向前移动到另外一头,前方有道铁丝网拉起来的隔离墙,门口还有四个npc守卫。

  “幻影。看你的了。”

  “放心吧。”

  幻影从我身上脱离出来然后慢慢没入了地面下。不一会门口的守卫中有一个人突然身体一抖,接着脑袋耷拉了下去。旁边地守卫推了推他问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可是那个守卫突然一刀砍向身边的同伴。同伴没有防备当时就被砍掉了一条胳膊,另外两个守卫上来想制伏他。可是这个家伙力气很大和另外两个家伙扭打成一团。少了一条胳膊的那个守卫在地上翻滚哭号着,另外两个却分不出手来帮忙。

  我打开凤龙空间。“夜月,那个拿长矛的交给你了。艾美尼斯,幻象掩护。”

  “放心吧。”

  夜月顺着地面悄无声息的滑向那边扭打成一团地守卫,我则从另外一边慢慢的靠了上去。到达他们旁边时我和夜月同时扑了上去,夜月的蛇刃一下就解决了那个拿矛的守卫,我则用龙筋索当钢丝从后面套上了另外那个家伙地脖子把他拉了出来。这些守卫本身的战斗力可能很高,但我们突然袭击他们根本没反应机会。两个人瞬间完蛋。等我们解决了自己负责的守卫,地上那个受伤的也被幻影操纵的那个守卫给砍死了。幻影和我们比好一二三突然离开那个守卫的身体,他还没缓过神来就被我一剑解决。

  把尸体丢进凤龙空间交给坦克处理,穿越大门直接进入市区。这边日本人稀稀拉拉的,大部分是无关紧要的自由npc,我们不能走大路只好翻墙爬房顶,花了半个小时才摸到那个黑龙会地小金库所在地。拿出通讯机通知闯王可以出动了。

  美国行会的人数太多,不可能像我这样秘密潜入。他们还没上岸就被发现了。npc守卫迅速开始向集结点靠拢。来自艾辛格的最后一枚神箭已经在天空绕了好久了,在守卫集结的差不多时神箭突然从天而降。轰隆一声集结点出现了一个大坑。守卫倒了一大片。

  就像玫瑰他们计划的一样,另外两个守卫塔开始出兵阻截,但是美国人先他们一步到达了仓库。抢夺了十分钟贵重物资之后美国人果然没有听话撤退,面前地物质就是钱啊!就算明知道有危险,可侥幸心理还是促使他们留了下来。之后的情况就简单了,美国行会被守卫堵在了仓库内,双方围绕着仓库大门展开了争夺战。

  我趴在黑龙会小金库外面一栋距离不到200米的建筑地阁楼里看着大队守卫离开小金库向着主仓库跑了过去。嘿嘿,你们去救你们地大仓库我来抢小仓库。

  等守卫跑远了之后我突然带领着魔偶从藏身的房子里跑了出来冲向前方地仓库。黑龙会自己也有守卫,但是一般玩家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魔偶打头阵一下就撞倒了院子地大门,我从人群头顶上飞了过去直接落在了库房门口把空间门往那里一放。源源不断的暴龙骑士从空间门里冲了出来,这个小金库平时有npc守卫把守,黑龙会根本没准备多少玩家在这里,现在npc一撤走这里明显人手不足,轻易的就被暴龙骑士扫荡了个干净。

  我跳到了库房的房顶上对着下面喊道:“凌,你负责带三千暴龙骑士队伍进入库房搬运物资放进凤龙空间。除非我喊停否则不管发生什么都别停下。其余的人跟着我到门口挡住外面的敌人。”

  下面的暴龙骑士得到命令后立刻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跑到了外面的街道上开始封锁道路,而另外一些则迅速砸开了仓库大门进去抢夺物资。

  黑龙会地小金库里装的物质相当丰富,从魔晶石到各种魔法装备应有尽有。以前玩家有携带物品的专用空间,只有npc或者是无法放进携带空间的物品才使用仓库存放。这次升级后携带空间被取消,各个行会都不得不大量兴建仓库存放过多的物资。这次我们袭击地就是黑龙会专门用于存放贵重物品的仓库。东京位于日本东侧,受中国威胁相对较小。况且这里是系统主城,防卫森严。黑龙会选择这里存放物资很正确。只不过他们没有估计到我们会和美国人一起进攻这里,而且规模还这么大。

  听说仓库被袭击黑龙会的人立刻开始向这里冲,npc守卫可以被牵制,玩家却不那么好控制。松本正贺早就挂回来了,现在正在这里指挥战斗,没想到突然听说自己的小金库被抄了,利马带人杀了回来。

  我站在仓库围墙顶上指着前方地日本玩家:“把路堵死,一个敌人也别放过来。”

  斯哥特高举起长枪:“结阵。小队编组。”

  五千暴龙骑士在狭窄的道路上根本展不开。日本这边是寸土寸金,主干道都修的像小胡同,五名暴龙骑士就把街道完全堵死了。斯哥特的命令发出后暴龙骑士迅速分成一个个五人队组成一排排的阵形,多余的人都退入仓库广场内。

  松本正贺站在一辆战车顶上指着我们这边也喊了起来:“冲过去,前十名冲过去的我赏他一只高级魔宠蛋。”

  “杀啊!”日本玩家阵营爆发出震天吼声然后疯狂的冲了过来。

  “剃刀冲锋。”斯哥特地命令比松本正贺专业多了,暴龙骑士一得到命令立刻向前冲了出去。

  日本玩家来的太及没有完全整队,暴龙骑士确实装备精良组织严密,两方一接触高下利见。骑兵对步兵本来就占便宜。暴龙骑士又不怕死。加上小暴龙的冲击力惊人,撞在一起的后果只能是日本人成片的倒下。

  最前面的一排暴龙骑士被撞翻在地。几个日本玩家冲上去一通乱刀,但是他们还没砍完后面的暴龙骑士就风驰电掣的从他们旁边冲了过去,顺便还带走了他们地脑袋。

  暴龙骑士在战斗中不断地变化冲锋位置,后排和前排的士兵总是来回地换位置,这样主要是方便刚砍完人的骑兵把武器上的尸体甩出去提高效率。由于这种阵形总是在转动,从上面看下去就箱电动剃刀的刀片一样。所以叫剃刀冲锋。

  田中正太从松本正贺侧面的战马上站了起来对着前面喊道:“法师部队,用魔法开道,不要顾及误伤。”

  田中正太这一句虽然残忍却很有效,法师的威力非常大,更别说成片的魔法攻击了。大片魔法落在了暴龙骑士的队伍中,冲锋被完全压制了下去。

  斯哥特一挥长枪:“重武器支援。”

  所有暴龙骑士突然迅速地闪到了街道两边的建筑中去了,日本人正奇怪怎么回事呢,忽然发现街道上一只巨大的昆虫背上竟然闪烁起了耀眼的光芒。远在艾辛格的武将军看着巴贝尔塔传回的画面。东京的街道上一道紫色的亮线突然沿着街道直射而出,沿途地地面亮起一片火光。

  “紫日的武器还真特别啊。”

  玫瑰笑着道:“武爷爷,那不是紫日的武器,那是一种大虫子发射的。”

  “虫子有这么大威力?”

  玫瑰点点头:“紫日的虫子就有这么大威力。”

  再回到东京接头,此时坦克地攻击已经结束。原本只够五骑并行的街道如今已经扩大了一倍,路两边的房屋全都被烧的连灰都不剩了。道路对面地街道上已经是尸横遍野,满地都是烧焦的残肢断臂。刚才闪到街道两边建筑后面的暴龙骑士突然从更远一些的房子里又冲了出来重新回到了街道上,坦克迅速飞到了别处让开路口。更多的暴龙骑士冲上来把街道完全占据。

  日本人的法师队伍刚才正在疯狂屠杀暴龙骑士,结果暴龙骑士突然闪开,他们被坦克的魔光炮击烧的连渣都没剩下。一些比较靠边或者被挡住地日本玩家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立刻感觉到了地面隆隆的震动声。一抬头只看到一个闪亮的刀刃飞过然后就回复活点去了。

  我的军队配合不是一两次了,这种先火力压制再冲锋扫荡的技术早就完溜了,日本人哪见识过这么恐怖的打法。等他们反应过来自己人多实际上还占有优势时已经被追出好几公里了。

  日本玩家反应过来后立刻停了下来开始往回冲,追击的暴龙骑士整齐的一个急停,后队变前队了立刻沿着来路反向冲了回去。日本玩家追地正起劲,暴龙骑士突然在一个十字路口分成了两队向两边跑了出去。暴龙骑士全部转到侧面地道路上后日本人发现前方是一支直冲而来的骑兵队。而且排头地骑兵似乎很少见。、

  实际上日本人看到的骑兵是我的铃音骑士,斯哥特让前方追击的暴龙骑士反向撤退实际是在掩护后面的骑兵冲锋,当前方的暴龙骑士一分开日本人看到后面冲上来的骑兵已经来不及闪了。斯哥特他们有前方的掩护获得了充足的时间加速,澳门赌博网站:现在骑兵队已经达到了最大速度,日本人立刻和我们的重骑兵正面撞在了一起。

  日本人的法师队伍此时还在街道上,看到骑兵又杀过来了正打算再次用魔法压制,可没想到骑兵队里突然出现了大批长弓,一片箭雨射的法师队伍人仰马翻。还有几个笨蛋竟然把魔法丢错了方向炸到了自己的队伍。

  斯哥特率领的铃音骑士队伍所向披靡的一路冲了过去扫荡了半个玩家队伍才突然掉头又跑了回来,日本人这次认为是真的撤退了,于是又开始了追击。斯哥特他们在到达上次暴龙骑士分开的十字路口突然再次分开,日本玩家立刻意识到不好,可惜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队伍散开后坦克再次出现在道路的那头,日本玩家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一道光柱再次横扫整个街道。

  我站在房顶上看着这一切的进行,斯哥特的指挥能力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我正得意,仓库内凌突然跑出来喊我:“完工了。”

  我点点头向着队伍吹了声口哨:“风紧。扯呼!”

  日本玩家从攻击中缓过神来之后本以为我们又要来一次反冲锋。没想到我们的队伍突然从仓库里冲出来开始向着港口跑了过去。田中正太立刻叫了起来:“不好,他们要跑。”

  松本正贺立刻指着斯哥特带领的大队暴龙骑士:“快拦住他们。”

  日本玩家为了自己的物资蜂拥着冲先向了队伍骑兵大队。而我们的队伍却根本不管任何骚扰一个劲地向海边冲。这更使得松本正贺确认东西已经被我们带走了。大批日本玩家就这么追着骑兵队伍跑向了海边,而等他们走后我却从仓库里走了出来。

  这帮笨蛋,斯哥特他们根本什么都没带,东西都在我这里。我让斯哥特带着暴龙骑士先向海边跑,等快到海边时转向去救美国人,既送了美国人一个大人情又把日本人引开了,一举两得。

  队伍离开后我收起魔偶和多余的魔宠关闭空间门召唤出夜影直接从城市里狂奔向海边,之所以不飞起来是因为东京城的防空设备依然健在。现在又不是全面攻城,我一个人在空中肯定被打成筛子,在地面上没人挡的住我,慢就慢一点吧。

  一路向前,快到海边时竟然让我撞上了刚从日本救援舰队上换下来的玩家,这些人看到了先是一愣神。我在日本跟通缉犯差不多,集合这里的玩家没有不认识我这身装备的,看到我之后他们稍微傻了一下。但是马上反应过来想要围堵我。

  我根本速度不减直接召唤了凤龙空间,小凤这只神羽彩凰从凤龙空间一出来立刻变身成为完全形态,巨大的双翅一展开简直是遮天避日,凤羽上地神火立刻把地面的温度升到了木材的燃点,周围的建筑纷纷开始起火。不少玩家身上的衣服也烧了起来。

  借着这个空当夜影直接从惊慌失措的日本玩家头顶跳了过去,一落地我们就跑没影了,那帮玩家想追上我是不可能的。小凤就在我头顶为了开道,城市内顿时发生了大面积火灾。松本正贺知道上当了已经来不及了。小凤突然收回身形回到凤龙空间,夜影也钻了回去。小龙女直接钻了出来带上我一起钻入海面下,化身龙形的小龙女带着我在海面下迅速前进。松本正贺只来及看见一道白色航迹,气地他在海边又蹦又跳。

  斯哥特带领着暴龙骑士到达美国人和守卫混战的区域,美国人先开始还以为又是守卫,因为玩家是很少有这么大规模装备同样式铠甲的。但是暴龙骑士和守卫队打在一起让他们很快认识到这是自己人。

  斯哥特一边让暴龙骑士利用速度优势骚扰npc卫队一边指挥另外一部分卫队进入了仓库内部又扫荡了一些特别贵重的宝石之类的东西然后出来直接向海边跑并带动美国人一起撤退。一部分暴龙骑士留下阻挡守卫追击,斯哥特则带着美国人迅速撤退到海边。半路上因为松本正贺地队伍到达又牵制住了一部分暴龙骑士,不过他们不在乎伤亡。挂了就等于回来了,根本无所谓的事情。

  美国行会的队员到达海边时救援舰已经在等着他们了,这是我特地让闯王派出来的。装上这些玩家后运输舰迅速撤退回主舰队,我拿起通讯机直接使用广播模式通知舰队:“追击任务已经完成,舰队马上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