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智囊计划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一十三章 智囊计划

  “黄石?你在里面吗?”解决掉了过道上几个人我冲到通道尽头对着大门里面喊了起来。

  一个古怪的声音迅速的回答道:“我在这里,是紫日会长吗?快点帮忙,我的盔甲能量快用完了。”

  “离门远点。”对着那道大门用力几次冲撞,大门被砸的严重变形,最后一脚彻底决绝问题把它弄了下来。

  这里面的日本人到是不多,但是看起来个个是高手。大门刚被打开就有两柄忍者刀砍了过来,我直接用永恒一挡。清脆的两声金属断裂声,两柄刀都断了。想和永恒碰最好还是不要用神器以下级别的兵器。

  两个忍者没想到自己的武器这么容易就断了,稍微迟疑了一秒。这么近的距离迟疑只能带来死亡,我双手刃爪出鞘在两个人肚子上一人一下。双手往外一送,两具尸体飞出去摔在地上。

  黄室就在楼梯入口处堵着,但是只有他一个人。他身上的盔甲看起来完好无损,日本人不可能无法命中他,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的盔甲不怕这种伤害。虽然盔甲没什么问题但是黄石的武器却有明显问题,那对蓝色的光锥在一闪一闪的仿佛随时会熄灭一样。那件武器该不会是用能量支撑的吧?

  “我在这。”看到我之后黄石用力挥舞了几下光锥,但是旁边两个刃者迅速的进攻又把他逼的不得不先应付这些刃者。

  房间里其他的日本人也都注意到了我,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忍突然从前面的人头顶跳了过来,在我面前两米的地方一落地轻轻一弹又上了房顶,双手在管道上一勾,借着冲力荡过来双脚在我胸口踹了一下借力反弹了回去。我被突然地重击打的倒退出去,双臂一展,双手刃爪深深的插进了狭窄过道两边的墙壁中。金属爪在金属墙壁上擦出了一片火星。刺耳的声音让人心里发毛,但是好歹我没摔倒。

  那个女忍蒙着脸,我不知道她的表情,但是这个女人的眼睛告诉我她非常的生气。至于她生气地原因,似乎是因为我没有被踢倒。她看到我稳住了身形之后立即又冲了上来,女性身体比较轻巧,加速能力比男性要好,这么短的距离她已经冲到了很快的速度。快到我面前时她突然把自己抱成了个团向我这边滚了过来。

  她到是会找攻击位置,抱成团的目的明显就是攻击男性要害或者想从我下面钻过去从背后袭击我,这两个可能我都不想看见。我侧身抬脚一垫变成个斜坡挡住通道,那女人直接滚到了我腿上并顺着我的腿飞了起来。当到达我的腰部高度她突然展开自己的身体临空一刀斜劈下来,目标是我地脖子。

  没等她砍到我,我就先她一步踢了出去。这一脚要是踢中她的身体肯定可以把她踢飞出去,这样她就砍不到我了。但是这个女忍的反应速度太快,我根本没碰到她。她仅仅是空中让了一下跺开了这一脚,不过因此耽误了她出刀的时间,那刀也没能砍到我。

  她落地后迅速的连续向后翻了五个跟头跳开一大段距离,紧跟着她就开始往自己大腿上绑地那个包里摸。我估计她要摸的不是暗器就是毒粉,反正不会是好东西。看到她开始摸东西我也摸到了背后。她的手从包里出来时果然多了一枚很厚的星镖,我也顺手从翅膀上拽了三根银色地羽毛下来。

  女忍者手指一撵,那枚星镖展开变成了一排星镖,怪不然看起来那么厚。原来不是一个。她把星镖撵开之后立刻向我扔了过来,我也同时把银色的羽毛扔了过去。羽毛一出手水银盾牌立刻把过道封了起来,她的飞镖全都被水银挡了下来。我的三根羽毛虽然形状象羽毛,但它实际上是水银的,所以不会像真羽毛那样扔不出去。不过我本身就不是飞镖手,而且三支确实少了点,女忍轻松的闪了过去。

  女忍蔑视的冲我挑挑眉毛想激怒我,可是我却笑着指指她背后。她先是本能的想回头。但是很快反应过来认为我是在骗她回头好发动突袭。“啊!”女忍突然尖叫着跳了起来,双手拼命地向背后抓。

  这就是藐视我的结果。那三根银色羽毛都是钢铁冥蜂的化身,我根本就没打算用它们当飞镖使。羽毛被闪过去之后立即恢复了钢铁冥蜂的形态扑向了那个女忍,她竟然还以为我在骗她。冥蜂飞行没有声音,她不回头当然什么都看不见。三只钢铁冥蜂一只叮在她脖子上,一只选了后腰,另外一只找的是大腿。三只冥蜂同时下口,而且直接挑选了大血管下口。

  女忍动作非常快的转身扫掉了三只冥蜂。但是她身上的伤口却是血水狂喷。而且她的腿一直在抖动,身体逐渐向下瘫软。冥蜂咬地都是血管。脖子和大腿上地动脉流血速度相当快,伤口根本无法自己止血,至于后腰那只的下口地点则是哺乳动物地要害——脊椎。刚才那下显然是咬歪了,没能迅速截断她的下身神经线路,但是冥蜂的钳子还是伤到了神经线路,她站在那里不断的向下瘫就是因为腿部肌肉失去控制了。

  后面两个男刃者迅速跳过来挡住我,另外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女忍抬到了中间开始止血。他们处理的是不错,可我不会给他们机会了。

  “剑刃风暴!”一连九道剑虹甩出去,前面敢于阻挡的人没有一个是完整的。永恒不是一般武器,他是不能用武器隔挡的。

  走过去时那个女人还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脖子颤抖着,刚才她一直是躺着的,剑风没有伤到她,但是脖子上的大洞流血太快,就像夜之子说的,游戏升级后受伤的惩罚变的更严重,单个玩家受伤只能等死。这个女忍虽然还没挂。但是脖子上地血堵不住,一会她就会完蛋。为了避免之后有日本人进来把她救走,我直接在她眉心处补了一剑。一提剑竟然被卡住了,连她的脑袋一起跟着起来了,只好把她重新放下去踩住她的脸把剑拔出来。拿着永恒在她的衣服上把血迹擦干,澳门赌博网站:然后走向前面的黄石。

  黄石身边还有最后一个日本人,正和他的武器架在一起拼力量。我本来还想等黄石自己决绝的,可是黄石手上的武器闪了几下突然熄灭了。光锥完全是光组成地,一熄灭就彻底消失了。那个小日本兴奋的举起刀准备砍黄石,但是一根钢丝一样的东西突然绕上了他的脖子,他本能的伸手去拉,可是这东西越拉越紧。

  我牵着龙筋索的另一头把飞索绷直,右手在索丝上一弹,发出了琴弦般的声音。那边那家伙脑袋突然滚了下来,喷着血水的身体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紫日会长你可算来了。”黄石看到我很激动。刚才他可是差点就完蛋了。

  “你的武器怎么回事啊?”

  “哦,这个啊?”黄石看了下光锥原来的位置。“这个是能量武器,我们的盔甲外面的保护层也是能量驱动地,你看我被砍了这么多次盔甲一点伤都没有。”

  “那刚才是能量耗尽是吧?”

  “我们的防护层和武器都消耗能量,防护层被攻击的次数越多消耗越快。刚才被那么多人打,他们还会扔那些小东西打人,把我的防护罩都用地差不多了,结果武器能量不足。差点就完蛋了。多亏你及时找到我,要不然真麻烦了!”

  “那么好吧,既然以及找到你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回到安全的地方去。”

  “我也是这么想的。”黄石点点头决定和我一起走。

  我们回到船舱口时另外一边的三个塞拉提丝族成员也已经出来了,他们那边有三个人,能量消耗还少一点至少他们的能量光锥还闪亮着。带上黄石和另外三个塞拉提丝人,我们趁坐幸运迅速的返回了大白鲨号。塞拉提丝元首看到黄石回来非常激动。我就知道这个老家伙也是护犊子的主,幸好都没出事。

  回到指挥室我往作战指挥台上一靠。“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舰队二号指挥血红蔷薇递过来一张单子。“情况很不好。”她指着单子上面地区块解释着:“每个区块代表一艘战舰,上了色的是日本战舰,没有颜色的是美国战舰,双方已经完全撞在了一起,很多战舰的位置互相咬合,根本没有办法松动。因为战舰上玩家都不多,大部分是npc。战斗进行的很缓慢。如果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最少再打三十个小时才能分出胜负。”

  “那你有什么办法?”

  “我没有办法。”蔷薇推着台带轮子的水晶通讯机转到了桌子旁边。“但是这里有。”

  水晶通讯机里显示的画面是艾辛格的作战指挥室,里面人还满齐全地。我们行会地智囊团竟然全都在列。指挥室的地面上有乳白色地水晶板,使用水性笔可以在上面随便画画,而且随时可以擦掉。忽然我发现很长时间没上线的武将军竟然也站在指挥室里,有专业人士在我就放心了。

  此时地面上全都是我们的参谋,包括武将军在内所有人都在地上爬来爬去的画指挥图。玫瑰就站在通讯机旁边。“好了,现在我们来为你进行远程参谋。”

  “那,你们具体有什么方案吗?”

  武将军首先坐在地上对着镜头道:“首先要说的是双方战舰这样卡在一起是很不正确的行为,你们占有火力优势,这样打相当吃亏。”

  “将军爷爷这我知道,可我这里是多国部队,大家谁也不听谁的,我没办法控制局势。他们一窝蜂的冲上去,我想喊又没用。现在相信他们自己也认识到情况了,可是已经卡死了,根本分不开了。”

  站在武将军旁边的水晶巧克力突然道:“我们知道战舰群已经互相咬死了,所以我们给你想了个方案。”说着水晶巧克力开始叫大家让开。

  指挥室的地面上画的正是这里的战舰分布图,看起来之前他们已经讨论很久了。素美走了过来道:“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战舰分布图,因为他们互相堆积在一起形成了类似鲁班锁的结构,我根据自己建筑学的知识并结合了一些几何算法帮你找到了这个结构的几个中心点。你如说这里。”素美在其中一艘战舰上放了面红旗,接着她又开始在另外几艘战舰的位置放上了红旗。完成之后素美再次对我道:“我给你标出来的就是这个力学结构的中心点,也就是最脆弱的位置。如果我们把这几个位置的船都弄走的话,这个密集的铁桶阵就会立刻散架,二十分钟内战场会恢复到可以正常海战的密度。”

  “你的意思是把所有结构点上的战舰都炸掉?”

  “对,不管敌我,只要在这个位置上就炸掉它,而且一定要彻底的炸沉。”

  “我想这应该不是问题。不过你最好能确定这绝对管用。要是我炸了美国佬的船,结果却没有任何反应,那可就乐子大了。”

  素美非常认真的道:“我已经核对过两遍了,数据绝对可靠,不过说服工作可能需要你费点事情,原因你也看到了,几乎需要炸掉的位置都是美国人的船。”

  “我尽力吧。”我转身对血色蔷薇道:“命令水下爆破队把这些位置的船全都炸掉,每艘船装上平时十倍的药量,我们要把它们彻底炸碎,不是让它们在那里慢慢的沉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