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海战变巷战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一十一章 海战变巷战

  那枚超大口径的炮弹在松本正贺的战舰背后的那艘美国战舰上连续穿了一排洞之后径直穿出了这艘美国战舰的舰桥落在了后面一艘日本战舰的甲板上,炮弹在钢制甲板上擦出了一溜火星后再次弹起飞进了主炮转向机下面被卡在了里面。零点几秒后一声巨响,这艘日本战舰上的炮台突然跳起来在空中翻了不知道多少圈砸到了旁边的炮台上又滑进了海里掀起了巨大的浪花。

  松本正贺头晕脑涨的从甲板上爬了起来,他还有些迷糊的左右看了看。这钢铁的丛林随时都在变化着,刚才一下就已经和原来对不上号了。但是松本正贺很快发现了自己那艘船,因为它的岛桥已经倒了下来,这个目标比较明显。巨大的战舰岛桥直接挂在了旁边开炮的美国战舰上,双方的战舰紧密的卡在一起根本无法正常移动,碎裂的金属互相交叉缠绕根本已经分不开了。

  短暂的混乱之后两条船上的人都反应过来了,紧靠在一起的船舷和倒下的岛桥就是巨大的桥梁,双方人员通过这些通道爬到了对方战舰上。一场正规化的海战最终还是演变成了海面上的肉搏战,双方人员在甲板上拿着各种武器互相攻击着。

  实际上接弦战对美国人相当不利,美国战舰的火力优势在这种战斗中完全成了摆设,更糟糕的是美国人的队伍是临时集合的,很多战舰只配备了操作人员却没有战斗海员,结果现在完全是一面倒的变成了被日本人压着打。

  松本正贺看到自己的人获得了主动权兴奋的大声吼叫起来,可是他正跳着忽然脚边一个火花飞起,吓的他猛地一蹦。扭头一看,一名美国船员正拿着火枪朝他瞄准。松本正贺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被摔到了一艘美国战舰上,这小子是忍者。敏捷比较高,一看情况不对转身就跑。这艘战舰甲板立刻乱套,一大群美国人拿着****和火枪追着松本正贺满船跑。周围的海面上大群战舰在几米的距离上互相开炮,竟然有的战舰还敢在这种时候发射鱼雷,场面一片混乱。

  “现在怎么搞啊?”水晶通讯机屏幕里闯王的眉毛都快挤到一起去了。

  我看着海面道:“精确炮火支援。先挑能打的地方下手。”

  闯王听到我的话看了看海面:“都挤成一团了,你到是告诉我到底哪里算是能打的地方啊?”

  “笨啊,从水下过去啊!”

  “水下?哦!我明白了。”

  本行会地守护兽钢爪,这可是我们的海战杀手锏。由钢爪携带**从水下攻击战舰的手段我们可是屡试不爽。小日本从头到尾就没有发现过到底是什么东西从水下袭击他们。

  听到我的话那些玩家立刻骑着自己的守护钢爪下了水,每只钢爪都携带着大捆**向着舰队游过去。到达战舰群下面之后玩家们从船的缝隙中浮出水面看下是哪方的船,只要发现是日本船立刻贴上**然后闪人。

  我正在大白鲨号的背鳍顶端看海面上挤成一团地混战,忽然真红从下面的旋梯爬了上来。“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刚才美国人混战的时候把我们的船也给搅进去了。”

  “不是让他们退后吗?”

  “本来是想退来着,可是被舰队一冲就散了。”

  “算了,不管他们了。几艘船而已,沉了拉倒,不影响大局。”

  真红有些为难的道:“有几个塞拉提丝族地人在其中一艘船上。”

  “他们怎么过去的?”

  “都是些年轻一代的塞拉提丝人,喜欢看热闹,然后就……!”

  “有多少人?”

  “八个。”真红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黄石也在其中。”

  “就知道那小子不是省油的灯。”我张开翅膀一纵身就从船台上跳了出去:“我去把他们抓回来。”

  “带我一个。”真红一下也跳了起来正好落在我背上,差点没把我踩下去。

  “你当我是你坐骑啊?”

  “我又不会飞。委屈你一下了。”

  还好战场不远,我们很快就到了舰队混战区。这边现在基本已经连接成一个大陆了,战舰之间压根就没有缝隙。虽然日本人地船被我们的钢爪搞沉了几艘,但是双方基数太大。少几十艘战舰一点看不出来。

  下面已经乱套了,我实在不知道那几个小子到底在哪,只好跳下去慢慢找。在边缘的战舰上一落脚立刻引来了一片枪林弹雨,还好我有块大盾牌。“看准了再打!”

  对面的人一看我胳膊上的绿色识别标志立刻放弃了对我的攻击。这标志也是升级后新出现的,只有自己人看的见,战斗中因为组队等原因处于同一阵营地人互相可以看到这种标志,凡是没有的就是敌人。

  真红跟着我一路从战舰头跑到战舰尾,这里的海战已经变成巷战了。甲板就是广场,岛桥就是楼房,战舰群组成了一个钢铁都市,和真实的巷战区别就是建筑比较奇怪,外带地面晃的厉害。

  还别说,带着真红还真有点用。跑着跑着她突然一拉我:“看那边。”

  “快过去帮忙。”远处的一艘战舰二层的旋梯上两个塞拉提丝族的人正在被几个日本人堵在中间上下不得。这两个塞拉提丝人都穿着我在塞拉提丝族城市看到地那种奇怪地黄金盔甲,不过他们没拿那种法杖一样的武器。而是在两边手臂上各伸出一根两尺多长发着蓝光地坠形物体。看上去很像以前玩的游戏《星际争霸》里神族的狂热者。不过话说回来,敢冲到这里来地确实能算狂热者了。

  塞拉提丝族的技术相当先进。这身黄金盔甲显然防御力超乎寻常。那几个日本人仗着人多经常能攻击得手,可他们的武器对塞拉提丝族盔甲一点效果都没有。每次刃者刀砍到盔甲上都是火星四溅,但刀一拿开被砍的地方连伤痕都看不到。反到是塞拉提丝族盔甲上那两个发光的锥形武器相当生猛,虽然这东西不能砍,但是其尖端似乎相当锋利,每次一不小心插到甲板上就像捅豆腐一样插进了钢板。

  我在战舰之间几个起落就到了那艘战舰附近,结果身边一个红色的身影一闪,真红比我还快。她还没落地就在空中一个神龙摆尾踢飞了一个忍者,落地后灵巧的一个空翻马步落地右拳后收再猛力打了出去。她面前的那个日本武士横刀抵挡。结果真红一拳把刀身打断之后还把那个武士轰出八米多远。真红学地是武士,走的就是拳术类路线,每一拳下去都带技能攻击,力量相当的恐怖。

  本来正在一层甲板想向二层冲的日本人立刻发现了真红的出现,他们迅速的分了一部分向真红冲了过来。一个刃者想背后偷袭,真红没回身,直接一个摆肘把那家伙打飞到旁边紧靠着的战舰上去了。跟着一个后空翻跳起老高,落地后刚好把一个日本武士骑在了身下。动作迅速的把那家伙头盔一抱。向后一带,喀嚓一声搞定一个。

  前面三个武士冲过来刚要攻击,真红突然迎着他们蹿了过去。抬手一个上钩拳正中中间那家伙地下巴,那家伙直接像坐火箭一样飞了起来脑袋穿过了二层旋梯的钢板卡在了一二层之间。两边的家伙还没反应过来,真红迅速收拳。右手手腕和前臂顺时针转动到关节极限后对着那家伙的肚子再次出拳。这一拳就是传说中的旋风拳了,打中之后一边把那家伙往外送手腕和前臂一边向回旋转。中拳地家伙不但飞了出去,而且还在空中转了起来,跟大风车一样。

  第三个家伙借着前两个家伙铺路居然也一刀砍了下来。但是真红左手一抬捏住了刀身,抬手一拳正中那家伙胸口,但是这拳没碰到他。轰的一声,这家伙背后突然炸开个大口子,一大团红色的东西飞了出去。这招我以前看过,是真红的必杀决计之一名叫爆心拳,听名字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真红地职业路线就是速度快,攻击力强。所有强化都是集中在杀伤力方面的。她的技能中完全没有防御招数,而且防御力也低的很,但她的攻击力却是行会里少数几个能和我持平的玩家之一。最好的防御就是不断的攻击你地敌人,不给对方攻击你的机会。在真红的攻击面前你根本腾不出手还击。她的速度和攻击力决定了她要么是一击必杀,要么就是打的你缓不过气来。这种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压迫力非常大,除非你比她强很多,否则很容易一上来没反应过来就被干掉了。

  真红把下层甲板上的人全都挡在了楼梯下面,我直接跳到了二层甲板上对付上面的日本人。一落地永恒迅速化为鞭剑。高举过头一剑劈下。对面地日本人还在奇怪我为什么隔这么远就开始乱砍。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我地意图了。我一剑挥过,前方的地面上出现了一道红色地线条。那是钢铁被高温融化后的情况。而这个二层甲板实际上是靠着墙壁来支撑的,它下面根本没东西,这不过是个外围甲板和一层的真正甲板并不一样。红色的切割线慢慢断裂,在日本人鬼叫声中以我为分割点,前方整个的二楼甲板都掉了下去。

  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冲上去,刚跑到一半突然一个家伙从窗户里飞了出来,害的我也被扮飞了出去。日本人本来以为我会过去攻击,没想到我用这种姿势落在了他们面前。等他们反应过来我已经滚到一边去了。跳起来抓住顶部的横梁一脚踹出去,一排家伙一起飞了出去。

  旋梯上几个日本人还在专心的和那两个塞拉提丝人战斗,我从后面过去提着最后面的一个小日本的衣服领子直接把他扔可出去。“你们两个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元首都快急死了。”我毫不演示的表达自己的愤怒。

  “我们只是想靠近看看清楚,没想到也被卷了进来。”那两个家伙到是认识到自己不该进入这里地。

  “知道其他人在哪里吗?”

  “不清楚。这里的战舰一直在移动,我们打斗中分到了不同的船上,然后战舰群一移动就找不到了。”

  “真麻烦。”我召唤出夜影。“你们两个先骑我的坐骑回去。”

  “好的。”这两个大个子身高太夸张。跨上夜影像骑着矮种马。其实这都算是因为夜影身高夸张,要是一般战马他们骑上去就像在骑小狗。

  送走两个,还剩六个塞拉提丝年轻人,而且最糟糕的是黄石也在其中。虽然看起来塞拉提丝似乎没有特权阶级的意识,但黄石毕竟是元首的儿子,他们也许不在乎,但是我不能不放在心上。

  真红也看出来我很着急。“要不然我们分开找吧?”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

  真红笑着扬扬拳头:“你应该提醒日本人小心点。”

  真红一走我也开始到处跑起来,黄石这小子也不知道到底钻到什么鬼地方去了。我只好用最土地办法,一边喊名字一边跑。

  刚从一艘战舰上跳到另外一艘上,忽然两把快刀一起斩了过来。我反应迅速的一个前滚翻从刀下面出溜了过去。猛的展开身体跳起来转身,结果看到的是两个身材火暴的美女。黑色紧身衣像连体泳装一样,没有衣袖也没有裤腿,白花花的肉只有一层黑纱网包裹着展露在空气中。两个人都带着头带把头发扎在脑后显得相当清爽。要是那白色的头带中央没有那块红膏药就更好了。

  两个女人的左手都拿着仅一尺长地东洋短刀,而右手都是反握着一柄刀刃只有五寸的赤红小刀。从这俩丫头的服装和武器上看她们两个都是忍者,而且是女忍。我们行会也有女忍者。樱花社被我们兼并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有女忍了,只不过数量稀少罢了。

  日本玩家的情况有些奇怪,女忍这个职业在他们国家大部分是那些搞色情服务地女人选择的职业,主要原因就是其他职业的服装太庄重,就算有暴露的也都是走地时尚热力路线。和性感基本不沾边。但是女忍这个职业的服装就完全不同了,用清凉已经不足以形容其服装的布料稀少程度了。

  虽然日本女玩家选女忍这个职业基本都是不练级的,但是我们行会的那些樱花社来的女忍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女忍者这个职业才是日本忍者真正的锋芒所在。少数真的用女忍职业战斗并进行锻炼地日本女人才是忍者中最恐怖的存在。

  忍者这个职业讲的就是速度与敏捷,男性天生柔韧度不足。所以练忍者发挥不出其真正实力,反到是武士更适合男性。忍者这个职业不要求力量,只要速度快就行,这个简直就是为女性设计的战斗职业。恐怖的身体柔韧度配合超级速度的结果就是攻击很难碰到她们,而且她们的攻击几乎躲不开。要是对方凑巧再有一两个高攻击的必杀技能那就更麻烦了。

  面前地两个女忍一刀不中显然也很惊讶,互相对了一眼之后立刻再次冲了过来,而且这次她们两个一个主攻上路一个主攻下路,只要我其中一路失手那就有地麻烦了。

  她们的动作比樱花社那几个mm还要快。闪肯定是闪不开了,不过我还能挡。哐啷!永恒一分为二变成金属护衬垫在了我地两只手心里,澳门赌博网站:然后我就这么直接用双手抓住了砍上来的双刀,但是我略微失算了一点。

  噗噗两声,我肚子上多了两柄红色的小刀。女忍用的是双刃,我只有两只手,挡不下四把刀。但是袭击我是要付出代价的,一道白色的光环突然以我为中心爆开。光环扩散很快。两个女忍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光环扫了一遍。白光过后以我为中心,半径七米范围内全都变成了白色。两个女忍身上多了一层白霜。霜之新星这种东西专克速度快的人,两个女忍被冰冻效果影响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我双手一用力,当当两声,手心里的刀刃被我捏着的永恒硬生生切断,永恒迅速像水银一样流下去包裹住了那两把小刀,我的双手却直接卡住了两个女忍的脖子。

  她们本来想躲的,可惜受到冰冻影响了速度,而且手上的小刀被永恒包裹住,她们想跑时一下刀没拔出来,想松开刀已经晚了,她们的脖子已经被我掐住了。地面上突然出现一个黑洞,几只兵团甲虫爬了出来顺着我的腿爬到我的肚子上,两柄刀迅速被它们吃掉了,只剩味道不好的橡胶握柄丢在地上。

  两个女人被我捏着脖子提了起来,她们拼命的想打我,但是很可惜,我的胳膊比她们的长,她们根本够不到我的身体。不过这两个女忍突然双手一握我手腕,身体一卷,双腿缠上了我的胳膊。嘿嘿,他们竟然想用柔道中的技法折断我的胳膊。

  唰啦!“啊恩……!”两个女人同时闷哼出声。这招柔道技法确实可以把别人的胳膊给拧断,但是很可惜我们不是在表演柔道。我穿的是盔甲,这东西的关节是没办法向反方向弯曲的,所以她们在拧的实际上是盔甲。至于刚才的惨叫,看看她们血淋淋的身体就明白了。魔龙盔甲可不是一般盔甲,这东西的表面有大量到刃,平时这些东西都是收在盔甲里面的,一旦全弹出来盔甲就和刺猬差不多,她们整个身体抱着我的胳膊那就等于去抱一根狼牙棒,不叫才奇怪呢。

  我左手一动,盔甲上的刺立刻又收了回去。女忍立刻失去了力量一样软了下去,我左手一甩把左手上这个女忍向着岛桥的墙壁砸了过去,她直接撞上钢铁墙壁,血水顿时四溅出来。右手上这个女忍竟然趁这个机会一个翻身把自己脖子挣脱了出来,反手一抽背后又是一把忍者短刀。顿时一片刀影罩了下来,完全看不见人影了。

  “当我好欺负怎么着?”对付这种灵巧到及至的攻击,和她比灵巧铁定输,这种时候就要反其道而行之。反手一握,永恒重新化形成武器形态,只不过这次是一柄有着一米多长锤柄的巨型重锤。

  那边墙壁上的女忍虽然被摔的血水四溅竟然还是爬了起来,而且她也加入了战斗再次逼了过来。我挥舞起锤子横扫了过去。锤头太大,而且锤柄也重量十足,根本就不分青红皂白把前面一片空间都罩进去了。

  一开始被我扔出去受伤的女忍反应慢了点,被锤子边挂到一下。就是这一下她整个人就被带飞了出去,这次彻底不动了。另外那个女人恨恨的瞪了我一眼然后突然再次突击过来,我猛的挥舞起锤子对着甲板用力一锤砸了下去。女人很灵巧的躲避开了这一锤,但是我根本就没打算打她。锤子直接命中地面,甲板发出洪钟般的一声金鸣突然变形陷了下去。女忍脚下平衡一失飞身扑了过来,永恒迅速化为利刃回到我左手上。我向右稍微移动了一点,剑身平举。女忍正好扑到剑刃上,忍者是低防职业,毫无悬念的一剑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