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一十章 计划与变化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一十章 计划与变化

  看到神箭临空几乎所有人都傻了,但是我却很清醒。本身就是我要求发射的神箭,自己不可能没有准备。几乎在看到神箭的同时我就冲过去拿起了水晶通讯机。“全舰队转舵073,准备抗冲击。爆击后回舵036,最大战速拉开距离。马上执行。”

  最后那句马上执行是用吼叫的方式喊出来的,几艘船上的人都被我震醒了,连忙转舵。日本舰队看到我们转舵后并没有任何反应,头顶的飞弹让他们全都傻眼了。我们的突然转舵立刻和日本舰队的右翼舰队越追越近,对方已经把炮口盖全都打开了,明显是准备用小炮进行拦阻射击了,但是我们依然无畏的向着他们冲了过去。

  塞拉提丝族的成员几乎全都跑到了甲板上,虽然我开始说过不让他们离开底舱,可是这些家伙新加入我们行会,对我的话还不如别的人那么信服。现在战舰甲板侧面距离了大量塞拉提丝族的成员看着飞弹从我们的后方高速穿飞而过。

  轰,小日本的战舰群突然开炮了,我吓了一跳,以为他们要把我们干掉呢,可是仔细一看他们的目标是天空中飞行的飞弹。真红忍不住骂开了。“靠,当你们装的近防系统啊?导弹都想打!”

  神箭系统发射的飞弹速度快的惊人,日本人的小炮怎么可能打的中这么快的东西。全部十二枚飞弹迅速穿越日本人的战舰群上空然后开始降低高度,以距海面不到3米的超低空开始贴水面飞行。飞弹本来是向前飞的,但是降低高度后突然一个大角度转弯跟着我们的战舰飞了过来,松本正贺一瞬间有些迷茫,他开始认为这是我们的飞弹,可是现在看到飞弹竟然向我们飞了过来让他们有些奇怪。

  我们行会地飞弹当然不可能来炸我们自己,只见飞弹从我们战舰的缝隙中穿越而过。一些黑色的东西从飞弹上掉了下来,海面上轰轰轰轰飞起一大片水花。塞拉提丝族的人本来还在为飞弹欢呼,突然被溅起的水花浇了一头一脸都安静下来了。原来泼冷水就是这个意思,看到的确有助于消灭别人的过度热情。

  丢下这些不明物体后飞弹尾部的火焰突然暴涨,十二枚飞弹排着队先后撞上了我们舰队正前方挡路地日本战舰。神箭系统发射的飞弹严格来说算是大型巡航飞弹,其弹头是专门为城市防御系统准备的,专门用来对方大型地下掩体和厚达二十多米的岩石城墙,战舰的钢板虽然比石头硬。可装甲板不可能修的和城墙一样厚,其防御力明显不如城墙。

  飞在最前面的飞弹第一个撞上了小日本的大型战列舰德康将军号。这艘战舰是小日本地将军级战列舰中比较大的一艘,它在中国领海打沉过不少中国战舰,也算是一代名舰了。今天这艘战舰算是撞枪口上了,飞弹群在丢下那些不明物体后再次降低高度到距离水面只有一米的高度。第一枚飞弹正中船体左弦中段,弹头和钢板接触后就像捅穿了一层硬纸板一样钻了进去。整枚飞弹一大半都插进了船体内部,然后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个由水蒸汽形成的小蘑菇云伴随着耀眼地火光在海面上升了起来,德康将军号整艘船被完全炸成了碎片。根本看不到完整的残骸,战舰被彻底炸烂了,碎片飞向地面八方,打的战舰甲板叮当乱响。海面上肉眼可见的一道水中冲击波成环行传播出去,附近地战舰全都被震的一阵摇晃。

  第一枚飞弹完成了使命后不到两秒第二枚和第三枚飞弹同时插进了另外两艘战舰。再次两声爆鸣,两艘战舰像天女散花一样飞散了出去。神箭用的弹头是超高爆力的压缩能量球,一旦弹头撤消压缩,能量风暴会迅速把战舰撕成碎片。这种弹头的特点是被攻击的物体除非能完全挡住攻击不让弹头钻进去。否则越硬越倒霉。

  三枚飞弹的爆炸已经把日本人吓傻了,但是剩下的9枚也不是无所事事来参观地,它们被生产出来唯一的目的就是和目标同归于尽。剩下的9枚中有四枚突然从海面拉高垂直飞向天空,另外5枚各自找准一艘大型战舰爆破。顷刻之间日本人的舰队就少了8艘大型战舰,包围圈最薄弱的区域被削掉了一个角。我们的战舰再穿越冲击波之后立刻加速逃离,日本战舰看到我们跑却无法阻拦。

  水中冲击波掀起了巨大的海浪,我们已经事先转舵变成了正对冲击波,船身从头到尾起伏了两下就好了。可是日本战舰却是侧弦对着浪头。虽然这点浪还掀不翻大型战舰,可是巨大地海浪横向撞击船体却把因为准备转舵而开始减速地日本战舰横着推了出去。日本人有近千艘船,因为天气晴朗又没什么浪,而且正在进行合围所以船间距都很小。这样舰队突然一动立刻就出问题了,一些靠的过近地战舰纷纷撞在一起,然后一艘撞一艘形成了连环撞船事件。

  我们借着小日本舰队挤成一团的空挡加速向着外面跑了出去,松本正贺看到我们要跑立刻命令舰队分开,没有被困住的战舰立刻开始追击。可惜他好象忘记了头顶还有四枚飞弹没有动静呢。那四枚飞弹从刚开始就垂直上升到高空。然后从高空选择好目标以近乎垂直的角度向下发动了俯冲攻击。

  飞弹的速度本身就快。现在俯冲向下冲速度更不得了。巨大的惯性可是非常恐怖的破甲武器。俯冲的四枚飞弹选择了四个最重要的目标开始打击。第一个目标就是松本正贺的旗舰。这艘不亚于永恒级战列舰的超级战列舰是全日本最大的战舰,黑龙会一直以此为其日本海军力量的骄傲。不过这次他们算是要倒霉了。

  第一枚开始俯冲的飞弹正对着战舰中间的舰桥砸了下去,但是很不幸地是在弹头接触舰身的最后一刻目标被冲击波推了一把向前方移动了一大节,飞弹速度太快已经来不及进行转向了,一头撞上战舰靠后一点的第三主炮塔。弹头轻易的贯穿了炮塔然后插进了下方的船舱。轰的一声巨响,战舰的尾部整个飞了出去。但是因为不是正中目标爆炸的威力没有完全起作用。战舰没被完全炸碎,只不过后边三分之一地部分不见了而已,船头正在迅速下沉。

  松本正贺和田中正太被冲击波掀了出去,几分钟后头破血流的两人被旁边的战舰打捞了起来。但是第二枚飞弹跟着就下来了。这次的目标是追击我们的战舰群中跑的最快的那个家伙,一枚飞弹直接掉在这艘战舰的船头把它砸地在海里完了个前空翻,整艘船倒扣进了大海。随后的爆炸把这艘船像弹药库一般的引爆了,弹片把四周靠的比较近的船都打成了筛子开始进水。

  又一枚飞弹掉在了一艘大型战舰上,这条船刚好在日本舰队中心。爆炸地冲击**及了附近所有的战舰。

  最后一枚飞弹在天上继续上升了一段距离才开始突然下落,这枚飞弹的外面似乎捆绑了很多东西,而且它似乎没有和其他飞弹一样把那些奇怪的东西扔掉。这枚飞弹没有命中任何一艘日本战舰,因为它在日本战舰群上空几百米就爆炸了。日本人还在庆幸自己好运气,但是随后地暴雨就把他们的庆祝变成了咒骂。

  想想看我们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让飞弹空中引爆呢?那枚飞弹外面捆绑的实际上是装满**的小钢珠,飞弹临空爆炸,小钢珠在俯冲获得的速度帮助下借助**的威力再次加速向着下面的一大片海面冲了下去。

  接下来三十秒是小日本的舞蹈时间。钢珠打不穿甲板却可以杀人。所有在甲板上地小日本被钢珠打成了筛子之后还在那里因为反复飞溅的钢珠而无法倒下,钢珠打的那些尸体在那里像跳霹雳舞一样跳动着,就算已经倒下的也会因为持续的打击像跳上甲板的鱼一样不断的蹦达着。松本正贺和田中正太到是反应快,一步就跳进了船舱,可尽管跳的快还是被钢珠打伤了好多地方。这些高弹钢珠地弹性很好。一些没有关闭地大门都是它们的集中破坏区,钢珠一旦进入船舱就会在墙壁间来回地撞击反弹,最终跳进船体内部不是打穿几个人卡在人体内部爆炸就是夹在机器管道里爆炸。虽然小钢珠威力不大,但是这次爆炸却给小日本制造了巨大的麻烦。整个日本舰队连玩家带npc死亡不多受伤的却达到三成以上。至于战舰,大伤没有小故障一堆,忙的小日本的机械师上蹿下跳。

  因为这次打击搞的日本舰队整体速度下降很严重,主要是因为所有船上都有伤员,而且机械故障使得船速被迫下降。我们的战舰冲出包围圈后也放满了速度开始吊着小日本跑。为了让小日本相信我们不是故意引诱他们,我命令关闭了两艘货船的动力并让战舰拖拽着这两艘船跑。这样可以给小日本一个错误信息,让他们误认为我们的货船因为刚才突然发力逃跑弄坏了推进器。

  松本正贺和田中正太果然上当了,他们现在的心情就像输红眼的赌徒一样。如果现在放弃就意味着开始的努力都白费了。赌徒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松本正贺他们也不行。不追到我们的船他们说什么都不会放弃的。

  日本舰队在路途上缓慢的追击着我们,我们则因为货船推进器“意外损坏”而不得不陪着他们慢慢爬。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战舰上的伤员逐渐因为各种治疗快速恢复了战斗力,战舰也得到了修复速度越来越快。

  日本人加快速度后双方距离逐渐拉近,松本正贺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仿佛已经看到那些魔晶石在他的仓库内躺着一样。但是我是不会让他那么得意的。我们的船根本就没坏,当然不可能让他们追上。首先我们假装有一艘货船修复了推进器,结果速度提高了不少,和日本人战舰又拉开了距离。松本正贺看着美餐越跑越远心里那个急哦。但是很快日本战舰全部修复完毕速度再次提高。距离又被拉近了,高兴的他哼起了小曲。

  看到日本人再次加速我干脆命令大家开始搬运货物到全面的战舰上来。实际上那些都是空箱子,搬运起来快地很。松本正贺在观察器上看到我们在转移货船的货物立刻就明白我们的想法了。眼看着他们就要追到我们之时我们突然砍断了那艘没有动力的货船的绳索,舰队猛然加速逃离,那艘货船却单独留了下来。

  一开始那些艾辛格过来的飞弹曾经丢下过一些不明物体,就在刚才那些不明物体刚刚爬上了我们的战舰。直到这个时候我们的人才知道艾辛格送来地是新式魔偶,这些东西的主要改进就是减少防护力增加了水中运动能力和提高了敏捷性。新魔偶同时还带了好多**过来,这个本来是给钢爪水中引爆敌舰用的,现在却被我用做了炸船。

  我就光明正大的把那些**都贴在了货船的外面。日本人看到之后全都绕着货船开了过去根本没人敢靠近货船,这样货船就成了路障,搞的日本舰队不得不减速绕行。几下一折腾几个小时过去了,松本正贺终于最后一次追上我们的舰队时他却笑不出来了。

  他本来已经被我们甩开很远了,几乎都看不见人了,但是突然他又发现了我们的战舰,而且这次我们是面对他们。松本正贺本来还很高兴,虽然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不逃跑了。但是他总算追到我们地舰队了。可是当他们的战舰接近之后忽然发现我们这边的战舰后面还有一大片黑影。

  “会……会……会长不好了。”了望手吓的脸色煞白,说话都不利索了。“中……中国人……后面……后面……有一大群美国战舰。”

  “美国战舰?数量多少?”

  “太多了,数不过来,总数不少于两千艘,而且全都是大型主力舰。”

  田中正太训斥道:“胡说什么?美国人再强也没有哪个行会能凑出两千艘主力舰啊。”

  了望手委屈的解释道:“不是一个行会。是一堆行会。全都是美国船,但是行会会旗乱七八糟总有好几十种,看起来是联合舰队,而且似乎是为了打仗而做了精简。只留下了攻击力最强地大型战舰。”

  正在这个时候信号旗手向下面喊道:“报告会长,我舰队后方警戒舰报告,我们后方出现大型舰队。”

  “又有大型舰队?难道是来和美国人决战的?不可能啊!命令警戒舰侦察下对方舰队情况。”

  旗手不一会就回报道:“是中国冰霜玫瑰盟的主力舰队,数量一千三百余艘,而且全都只主战舰种,远方有些黑影看不清楚,可能是中国人的补给舰队。”

  “不好,中计了!”

  事情到了这一部。如果松本正贺再反应不过来他就真是白痴了。上千艘战舰组成地超大型战舰群是绝对不可能不带补给舰自己跑出来的,而舰队平时航行时都是把补给舰包围在舰队中间的,只有在进入战斗状态时才会把补给舰丢在战场外面。日本人的警戒舰报告说中国舰队丢开了补给舰自己冲了上来明显就是准备好要打仗了,明显这是预谋好的圈套。松本正贺的舰队和我们冰霜玫瑰盟的舰队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仗了,他们很清楚我们的实力。一千三百多艘战舰就是我们行会六成地战斗力了,我们肯把这么多战舰调出来就是有十拿九稳的准备,否则不可能把老家搞的兵力空虚把战舰都调到这个以前很少进入的太平洋上来的。至于美国人方面那些舰队的意图就更明显了,没带补给舰说明他们事先知道战斗地点距离不远。而且他们知道战斗规模和战斗时间。这么详细的计划摆明了就是要出来打伏击的。最后一个证据就是我们地战舰竟然调头了,要是美国人是来打中国舰队地。我们怎么可能调头把屁股给人家打呢?

  中美双方以近四千艘主力舰的强大战力彻底包围了日本舰队,松本正贺感觉到自己心都凉掉了。田中正太急地差点把自己本就不富裕地头发彻底拔光,可是依然想不到办法。四比一的战斗比例想也知道今天整个日本主力舰队一艘也别想剩下了。

  其实真要证明这些伪装舰的身份用不到这么大规模的战舰群,但是我另外有个目的就是在此彻底重创日本海军。上次在日本修建支点城被日本人又打掉了。这个帐我可还记着呢。自从那次之后我一直计划着再次在日本建立城市的计划,但是很不幸的是日本人从上次之后开始奋发图强大兴海军,现在想要靠近日本海岸已经变的非常困难了。但是这次是个机会。只要我们在此消灭松本正贺地这个日本第一强大的舰队,就相当于重创了日本海军的实力。回去之后我们可以利用海上优势联合韩国人全线压缩日本海军势力圈,把日本舰队全都赶到陆地上去。只要拿到制海权就可以进而炮击日本沿海一线城市打击日本经济,切断日本海上交通。这个缺乏资源的国家一旦没有海上交通就基本算是完蛋了。

  日本舰队先开始被包围之前还打算逃跑,但是我方潜艇部队突然成批的从海面下冒了出来,特别是巨大的潜水船坞大白鲨号那小岛般的体型彻底把日本人吓到了。大白鲨号出水后顶部甲板全都慢慢的折叠了起来。一门门岸防武器级别地超大型武器升了出来。大白鲨号巨大的体型不但可以当作船坞用,它更是战舰无法携带的超大型武器的最佳平台。

  日本战舰在包围圈里四处乱转想寻找出口,可却被不断的挡了回来,很快合围完成,双方舰队彻底包围了日本舰队,无奈地日本战舰只好组成了防御阵形背水一战了。但是在海面上形成了包围的局势后却安静了下来,双方都没有要动的意思,一时之间大家都静止了下来。

  日本舰队数量少当然不可能先动手。松本正贺迅速召集了各艘战舰的舰长开会。联合舰队这边大家是第一次一起打仗,事先也必须商量一下,各个参战美国行会地会长或者副会长全都集中到了大白鲨号的甲板上来开会商量这场战斗要怎么打才能用尽量小的损失得到尽量大的战果。那些美国会长一上来没有和我讨论战斗反到先询问起了这艘大白鲨号是哪个船厂造的,说他们也想要买。我无奈的告诉他们这是本行会内部建造的不对外出售,他们这才放弃了追问。

  向特瑞打了个眼色让他不要插话。然后我开始对那些会长说道:“大家好。我是中国冰霜玫瑰盟的会长紫日,相信你们之中也有不少人知道我们行会,毕竟我们和美国行会合作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前段时间听说有一支中国舰队频繁袭击美国行会地货运船队给大家造成了很大损失,对这种行为我是不赞同的。所谓执法不认亲。虽然对方是中国行会,但是我不能护短的。我这次正好发现了这个袭击美国友人的中国舰队,正好抓住这个机会把大家集中起来一次铲除这个祸害。”

  一个我不认识的美国行会会长站起来道:“对紫日会长的行为我们表示感动,请放心,我们知道大多数中国朋友都是友好的,出了这么个败类也是再所难免的事情,我们消灭这个舰队不会影响双方地友谊地。”

  “好,既然如此我们开始讨论作战计划。”

  哈哈。入套了。日本人掉进了陷阱,美国人也掉进来了。只不过日本人进的是屠杀陷阱,美国人掉进地是糖衣炮弹陷阱。

  虽然开始双方表现的很友好,但是后来情况又发生了一些变化。美国行会中有几个大行会的会长严重藐视我的存在,这些家伙先开始问我有没有学过孙子兵法。那东西我看过,可是认真学习就谈不上了。本着谦虚的中国美德我说我没学过,结果那几个家伙立刻大谈什么他们曾经深入研究过孙子兵法,说什么虽然中国的孙子兵法很高深。但是他们已经学透了。而且他们曾用家里的个人计算机模拟演示过证明自己研究水平还不低,于是他们非常自信的抢了我战场指挥的职务。

  这些美国会长的行为让我直皱眉头。不过后来我也想开了。反正你们自己指挥自己地。到时候真打起来肯定是大家各自为政互相不听指挥。多国部队联合作战时的弱点就是互相不听指挥,我们这里虽然才两个国家,但是大家属于不同行会,到时候除了几个关系好的行会肯定是全都乱成一团,估计想消灭这一千艘船组成的日本舰队我们这边只要要付出两千艘战舰的代价,这就是垃圾指挥的结果。不过我不担心这个结果,反正到时候我会让自己的舰队小心的尽量避开敌人,美国人想展示英雄主义你就去展示吧。等你们自己死光了,日本人估计也差不多只剩最后一口气了,我再上去踩两脚就差不多可以收工了。美国人地战舰损失我就管不到了,反正又不是我的船。

  特瑞这个滑头也看出了我的意图,我皱眉头的动作他看的很清楚。趁别人不注意特瑞特地对我小声的道:“战斗开始后我就跟着你跑了。”

  我看了他一眼然后了然的笑了笑,他也笑了笑。真红看到我们两个互相打颜色忍不住对旁边的闯王道:“看到了?这才是传说中地人精。”

  闯王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老大确实是人精,不过那个美国行会的老大也不是省油的灯。”

  我们这边正开会。日本会议已经基本结束了。他们都是自己人,不象我们这边扯皮很厉害。说是开会实际上就是松本正贺发布命令罢了。会议结束后日本舰队的指挥官纷纷返回自己的战舰,接着各个战舰上地中国国旗纷纷降了下来。不一会一面面膏药旗升了起来。松本正贺站在船头大声嚎叫着:“大河民族的健儿们,为了大日本的荣誉战斗到最后一兵一舰。大日本帝国万岁!”周围战舰上立刻响起万岁万岁的回应声。

  我们这边会议刚结束就看到日本人那边正在换国旗,澳门赌博网站:那些美国会长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我当然要气愤地跳出来大骂一通日本人无耻冒充我们中国舰队袭击美国友人。特瑞卖我个人情帮忙复合起来说什么被日本人伪善的面具害的好苦。顿时各位会长群情激愤要和日本人死过,我立刻命令用摩托快艇送他们返回自己行会的舰队群,这样可以趁着他们激愤的心情冲的勇猛点。

  虽然说我的计划非常完美,但是有句话叫计划赶不上变化。可能是我刺激的太过头了。那些美国会长一回到自己地舰队立刻就开始无组织无纪律的对日本舰队发动了冲锋。

  日本人已经被包围了,这种时候应该和他们用重炮逐一较量然后把受伤的船拖到外围换新的上去继续打,这样可以充分显示我们数量的优势。可是这帮美国人不知道是没脑子还是太勇猛,竟然就这么一窝蜂的向日本舰队的阵线冲了进去。

  那几个声称看过孙子兵法的会长在后面一个劲地挥舞指挥旗,可惜没人听他们地,最后气的他们一咬牙一跺脚自己也冲上去了。好好地伏击战变成了遭遇战,多亏我多个心眼多准备了些战舰,要不然被日本人打赢了这场海战回去我就没脸见人了。

  战斗的序幕是从一发信号弹开始的。美国行会中有一个行会使用特殊的信号弹进行战场指挥,那个气愤的美国会长回到自己舰队立刻命令发射信号弹传令攻击,结果他自己的人没反应过来,日本人的舰队却把信号弹当成了炮击,于是他们首先开炮了。

  “快,录象录象。拍下来拿回去当战术教学片用。”

  信号弹上天后日本人的舰队稀稀拉拉的开始开炮,肯能是因为松本正贺认准了这次就是我挑的事,所以日本战舰的火力全都集中到了中国战舰身上。松本正贺真正的目的是想把我干掉以泄私愤。不过我们行会的战舰使用水晶通讯机之后就不挂指挥旗了。所以他不知道我在哪艘船上只好乱炸。其实松本正贺在做的根本就是无用功,因为我根本不在前面的战舰里。此时我正站在大白鲨号高大的鲨鱼鳍顶部看着战局。冲锋是会员们地事情,我只知道战略部署,战术方面一窍不通。部署早就下达过了,现在只要闯王自己指挥就行了,我只管看戏。

  因为得到了我的命令,所以本行会的战舰几乎在开战后就一直没动过窝,旁边的美国战舰全都勇往直前的冲进了日本人的战舰群。本来我是打算在外面看情况火力支援的,但是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是那么回事。

  日本人和我地想法一样,他们也认为我们会围成个圈子用强大的排炮火力压着他们打,可是他们没想到美国人的战舰突然一拥而上冲到了他们的阵形里。日本战舰的铁桶阵本来摆的好好的。美国人一副打算要和他们对撞的样子冲上来把日本反到吓了一跳。这情况搞地好象是美国人在背水一战一样。

  其实最前面的美国战舰只是想靠近了开火的,可是船多了就和人多一样。体育场电影院经常发生人多拥挤导致互相踩踏的事件,战舰平时因为数量少一般没这情况,可是今天这里双方有上千艘战舰堆在一起,情况立刻变的和失控地人群一样糟糕。前面的船自认为到达合适位置后打算停船开炮,可是后面的船认为自己还没到位置,于是撞上了前面的船开始把前面地船向日本人的舰队里推。这样一层推一层,海面简直被战舰变成了钢铁大陆。几百艘战舰聚集成一个小团像火炮阵地一样集体向前移动。

  双方本来还留了个缓冲带,一开战双方一冲缓冲带立刻就乱了。日本人开始被这情况吓到了,但是他们很快反应过来开始炮击最前面的战舰。最前面的战舰被后面的船挤着,想机动躲避都不行。日本人立刻发现了这个弱点,于是把鱼雷也打了出来。这种密度的舰队群想躲鱼雷是根本不可能的。日本人的鱼雷只要发射出去就没有不中地。

  虽然美国人这个愚蠢的人堆阵形问题相当严重,但物极必反,一个战术一旦愚蠢到一定程度反而会有惊人的效果。最前排的战舰的确是被命中了,但是他们被后面的战舰完全卡住了。当战舰中弹之后虽然会进水下沉。但那必须要很长时间才能完全沉没。现在那些受伤的报废战舰虽然已经被打成了一堆废铁,可是后面战舰硬是推着这堆废铁像盾牌阵一样向前冲了过去。最前面的战舰被炸地严重变形都已经看不出船形了,可是鱼雷毕竟不是我们地飞弹,它不可能把战舰彻底炸散,这些废铁一直挡在那里鱼雷反复命中这些废铁却伤不到后面的船。就这样,当第一排地废铁完全沉没后美国人的战舰竟然奇迹般的冲到了日本人的战舰群里。

  真是难以想象,海战居然可以打成这样。美国人的战舰太过密集,结果自己的战舰互相阻挡。大部分战舰找不到发射角度根本不能开炮,想要换位置却被后面的战舰推着向前跑,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日本人的战舰相对还好点,铁桶阵虽然也密集,但那毕竟是个阵形,预先留出了发射的炮位。

  就为了这五千多米的隔离带,美国人差不多付出了八百艘战舰的惨痛代价,而日本人仅仅沉没十几艘伤十几艘而已。这个简直不成比例。不过接下来就更好玩了。

  最靠近日本人的一个美国行会的旗舰彻底沉没后它后面的战舰借助它的残骸的掩护已经到了日本舰队面前不到三十米的距离上。这种超级战列舰在三十米的范围内对轰。那感觉真是爽的没化说。第一艘美国战舰轰的一声撞上了外围的日本战舰,因为有后面的战舰推挤。前面的战舰力量很大,日本战舰根本挡不住这样的冲撞。那艘横在美国战舰面前的战舰船头被撞结果被一下撞横过来了。

  这艘日本战舰横过来后那艘撞开它的美国战舰却冲进了日本舰队内部,一艘美国船的突然侵入搞的日本战舰阵形大乱,不少战舰想指挥官想收缩防御,另外一些人则想着突围,可是信号旗传讯速度慢,来不及进行复杂的交流,还没等日本人有所反应更多的战舰冲了进去。

  最外围的日本战舰本来是日本舰队的前锋。现在却被夹到了美国战舰群中。松本正贺和田中正太此时分别在两艘战列舰上指挥战斗,松本正贺地船靠近外围,一下就和美国人的战舰贴到一起去了。松本正贺和我一样也是负责战略指挥的,刚开完会下达完指令他就回到自己的船舱去画计划蓝图去了,他认为双方最起码要炮击半个多小时才能有初步结果,谁知道才十几分钟他抬头一看就发现弦窗外面有个巨大的船桥。

  “八嘎!谁把战舰开这么近?”松本正贺的房间靠近甲板层,比较低矮,看不到战舰旗帜。他习惯的认为是自己人的战舰靠太近了。气冲冲地松本正贺冲出船舱跑到侧弦甲板上对着旁边那艘船大喉着:“哪个混蛋要你们把船开到这来的?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松本正贺打开船舱就对着对面喊。根本没注意到问题。可是他喊完之后发现对面船舷上的人全都傻愣愣的看着他,再过一会他发现对方的服装好象有些问题。等等,怎么还有个人是黄头发蓝眼睛啊?我靠,那边还有个黑人。

  松本正贺突然反应过来了,不过他反应过来对面的人也反应过来了。两边战舰上突然全乱了套,美国战舰甲板上的船员迅速跑动起来,松本正贺顺着他们地跑动路线向前看,结果发现了一门二十毫米快炮。一个美国人已经爬到炮位上了。那家伙在炮管侧面拉了一下然后就把炮位转了过来。松本正贺回身一个恶狗扑屎的动作飞进了房间,一落地他连忙向侧面滚了出去。在他离开门口不到一秒之后对面的小炮立刻喷出了长长的火蛇,松本正贺的船舱门边叮叮当当像放鞭炮一样火星四溅,有些子弹还从没有来及关闭地大门飞进了房间,顿时那些精美的工艺品像装了弹簧一样在柜子上蹦跳起来变成无数碎片再落回地面上。松本正贺几乎是手脚并用的打开了对着内部走廊的门爬进了指挥塔里面。那个外部地房间可不安全。

  美国人开炮,日本人也不傻。小型炮台立刻转了过去对着美国人还是还击,一些反应快的甚至从身上拿出了弓箭和前装火药枪开始对射。不知道哪个“聪明”小子想的主意,这么近居然也敢把主炮转过来。只见那艘美国战舰把它那门443毫米的巨炮转向了日本战舰的中央岛。双方战舰距离太近,几乎是贴在一起的。战舰主炮炮管又长,转过来之后美国人的战舰主炮炮管距离松本正贺那艘战舰的指挥塔距离不到三米,几乎已经可以说是顶在战舰上了。

  松本正贺好不容易听到外面小炮停了,壮着胆子打开门爬回自己房间,从门脚边伸出半边脸想看下情况。结果他安心地没有看到任何小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发现门外多了个黑洞洞的洞口。“这是什么啊?”他又伸出点脑袋仔细看了一下。不看还好,这一看差点没把他魂吓掉。“战舰主炮?”松本正贺直接冲出房间用比世界记录还要快的速度向侧面跑了十几米然后纵身跳了出去猛的往地上一扒:“全体卧倒。”

  呜……!很奇怪。战舰主炮在这种距离下开炮发出的不是轰鸣声而是一种类似轮船汽笛。但是要尖锐一些的巨响。紧跟着就是“当……”的一声闷响。这时候还没有火光出现,当的那一声实际上是底火排气撞在战舰钢板上发出地声音。不要以为气流很柔软,这种400毫米巨炮地气流削金断玉就跟揉面条似的。

  松本正贺虽然已经卧倒了,但是气流还是直接把他吹了出去。不过他没有落到海里而是掉在了战舰甲板上。唯一地问题是这不是他刚才那艘战舰的甲板,而是一艘美国战舰的甲板。其实附近战舰这么密集,真想掉海里恐怕也不大容易。即使你现在想跳海自杀最起码也要先找到缝才行。

  开炮的那艘美国战舰突然向侧面一晃,接着一发炮弹斜着飞了出去。一声巨大的金属扭曲断裂的声音之后紧跟着是连续的一阵当当响,最后有时一声轰鸣。一个火球腾空而起。这一连串事件只是因为一艘美国战舰开了一炮。但是它却与四艘战舰有关。

  炮弹从美国战舰的炮管里飞出后大家先听到了撕裂声,这个其实就是那艘松本正贺的坐舰。炮弹巨大的威力把整个岛桥从甲板上削断了。现在这个高达四十多米的岛桥正向着那艘开炮的美国战舰轰然倒下,不过我们现在先不管它,因为它只是在倒的过程中,还没真砸到什么东西。开始那声撕裂声之后是连续的当当声,实际上这个是松本正贺那艘战舰另外一边的一艘美国战舰发出的。炮弹削掉了松本正贺这艘船的岛桥后一口气贯穿了它背面那艘美国战舰的岛桥,那连续的当当声是钢板撞击的声音。不过此时炮弹依然没有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