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零八章 被冤枉了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零八章 被冤枉了

  “那还真麻烦了。”我有些犹豫起来。

  “怎么了?”真红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发愁。

  “我打算修条铁路,可按你这么说我怕到时候冒出铁道土匪可怎么办啊?安排些人保护火车没问题,可我不能安排人手保护铁轨啊!”

  “你打算修铁路?”真红惊讶的表情很夸张。“我们有那些需要的”轰隆。“哎呀!”

  战舰突然猛的一晃,我和真红全都从座位上摔了下去。轰,又是一声巨响,船身剧烈的摇晃了起来,傻子都知道我们中弹了。我刚爬起来就听三整连续的轰鸣声,我们的战舰好象开始反击了。窗户外一艘我们的标准级战列舰正在用重炮还击,海面上不断飞起的水花显示敌人的炮击精度不是很高。

  我迅速拿起战舰上的水晶通讯器。“小型战舰退后,先不要带客人们上船。所有快速巡洋舰以上级别的战舰起锚,进入战斗序列。了望塔报告敌人情况。”

  通话器里了望塔里的海员回报道:“西北方向发现大型舰队,距离三千八,战列舰三、巡洋舰八、小型战舰三百余,水下发现舰影若干。”

  还好,敌人不是很多。再次拿起水晶通讯器:“我是会长紫日,全舰队注意,集中火力敲掉对方指挥舰,谁敢挂指挥旗就打谁。”

  “明白。”

  轰。本舰主炮率先还击,一排炮弹准确的命中了对方舰队中体积最大的那艘战列舰。这家伙头上顶个指挥旗就是找打的。我方舰队里剩余的战舰接二连三的开火,炮弹全都集中到了那一艘战舰头上。再强的战舰也顶不住一个舰队一起打啊,何况对方战舰只能算中型战列舰,而我们战舰上地神威神武两种大炮又都是出了名的超重炮。那艘战舰连下沉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直接炸成了碎片。

  对方显然被我们的火力打蒙了,一轮炮击就搞定一艘船的战斗力可不是哪个舰队都有的。其实我比地方还要郁闷。这次的舰队是来送货的,随行地都是些中型战舰。最大的就我坐的这艘高山号战列舰和旁边的次代号战列舰了。要是有永恒级超级战列舰或者是碧凌级超级战列舰在,这些小船保证是一炮一艘。

  海岸上的塞拉提丝人已经都吓傻了,他们以为又是光明神殿来袭击他们了,吓的纷纷想往森林里跑,多亏暴龙骑士劝阻才没真跑光。在岸上看了一会之后塞拉提丝人自己也冷静下来了,虽然海面上战斗很激烈,可是他们能看出来,我们的战舰在武器和防护上有着压倒性优势。战斗打这么久了。我们的战舰中弹地不少,却没有一艘船出现严重伤害的。对方的战舰中弹不多,但是没次都能打的战舰失去战斗力。

  我在舰桥里感觉看的不够清楚,干脆直接站到了外面地护栏边上指挥战斗。忽然我发现了水下有些巨大的黑影正在向我们靠近。“各舰注意水下。”

  我的提醒立刻让大家注意到了水下的状况,我们后方一艘中型战舰破阵而出向那些黑影冲了上去。这艘中型战舰还没到黑影上面就一个转弯把侧面对准了黑影。战舰侧面一排白烟升起,一堆汽油桶一样地东西被抛进了海里。

  轰隆。海面整个被掀了起来,巨大的水柱飞起三十多米才开始下落。水面下一些木头碎片和一些比较轻的东西浮了出来。小日本的潜艇相当厉害,所以水涨船高的间接带动了我们行会的反潜技术提高。这种深水炸弹威力非常大。别说木头潜艇,就是铁壳也别指望能完好的顶过去。

  海战仅仅不到二十分钟就结束了,从头到尾我们都没搞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人,而袭击我们的原因就更莫名其妙了。这支舰队没有挂国旗,行会旗帜我们又不认识。所以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人。来地战舰数量不少,但是战力不强,和我们比起来完全是业余级别的。

  我回到舰桥里面的时候真红正在询问损失情况。“我们损失怎么样?”

  真红看看我回答道:“中弹的战舰不多,敌人是沿着海岸线过来的。从悬崖后面绕出来时我们双方好象都没什么准备,他们的炮弹准头也不大好,基本都打飞了。当时离的最近的大风号护卫舰侧弦被穿了两个大洞,不过已经堵住了。其余中弹地战舰装甲都比较厚,敌人用地也不是穿甲弹,基本没什么反应。不过小虾号鱼雷快艇上挂了两个玩家,报告说是被弹片伤到的。”

  “敌人呢?”

  “大型战舰全部击沉,小型战舰跑了十急艘。大部分都报销了。”

  “有抓到俘虏吗?玩家不行,npc水手应该可以打听到一些消息。”

  “这个……!”真红有些为难地样子。

  “怎么了?有问题吗?”

  真红指指海面:“敌人的船根本就不是铁甲舰。”

  “啊?”我听到真红的话才注意到好象对方战舰爆炸后海面上有好多的木头碎片,开始我还以为是对方船体内的货物呢!

  “敌人的战舰相当落后,看样子还是机帆混用的战舰。而且除了那几艘战列舰之外其他的船全都是木制的,外面那层金属是包上去的铁皮,厚度还不如你身上的盔甲。我们的高爆炮弹是专门用来对付锻压钢板和海岸掩体的,这种烂木头一炮就炸飞了,所以连个生还者都找不到。”

  “这么说来对方似乎不是针对我们来的啊!”

  “这我不确定。但是对方显然是没有任何准备就突然发现了我们。要不然他们不会一上来就连续打偏。主要是因为我们旁边那个半岛伸出太长了,战舰从那边绕过来一点也看不见。”

  “真是出鬼了。”我看着海面上飘浮着的那些烂木头觉得这些人真的很奇怪。为什么会这么突然冒出来呢?看样子他们应该是正在沿着海岸运输东西,可也不应该看到我们就开炮啊!

  实在想不通到底什么原因对方见到我们就开打,按说不该发生这种事情的才对。没办法之下我也只好算了。既然想不通就不要浪费精力了。舰队快速把塞拉提丝族的人都运上了船然后起锚离开海岸向中国方向开了回去。这次舰队是来送货的,现在空出了几艘货船刚好用来运输塞拉提丝族地人员。

  远离海岸之后塞拉提丝元首和他儿子黄石突然趁坐小船到了我们的旗舰上来,本来被我安排陪同他们的凌她们几个也都跟着一起过来了。塞拉提丝元首再次看到我比一开始上船前要恭敬多了,他非常小心的对我说明来意。“紫日会长,我这次来其实是想问下关于刚才的那支舰队……。”

  “你说那支舰队啊?这个你们不用担心,那不是光明神殿的舰队。其实光明神殿的海上力量并不强,他们的主要势力都集中在陆地上,海上他们管不到。”

  塞拉提丝谨慎地问道:“那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我们的舰队呢?”

  凌也跟着道:“对啊主人。那支舰队是什么来头啊?为什么会突然袭击我们的舰队呢?”

  真红在旁边道:“那支舰队看到我们后就立刻开炮。根本没有进行询问。一般来说除非是有目标的进攻某个特定舰队,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可是我们实在搞不清楚到底为什么他们要进攻我们。更奇怪的是对方的战舰似乎是偶然遇到我们的。那个舰队根本就没有能和我们对抗的力量,伏击和巡击都不大可能。”

  本来我都不打算再想了,现在他们一问我又不得不继续思考起来。“其实我也觉得比较奇怪,对方地反应就像是碰到猛兽的小动物,说是他们进攻我们反到更像是在自卫。”

  “自卫?”黄石好奇的问道:“你们以前经常袭击他们吗?”

  “没有。”真红回答的很直接。

  “那他们为什么要自卫?”

  我摇摇头:“要是知道我就不发愁了,就是不知道才觉得奇怪。按说对方没必要这样对我们,大部分舰队都不会去袭击不认识的舰队。起码不会首先开火。这个舰队要是不认识我们,突然袭击我们就太奇怪了。”

  塞拉提丝元首忽然提出了一个相当合理地解释。“有没有可能是对方把我们误认为是别人了?”

  红月否定道:“那是不可能的。我们挂着中国国旗,还有我们自己的行会会旗,舰队互相识别就是靠旗帜,对方肯定会注意我们的旗帜。不会把我们认错成别地舰队的。除非……?”

  我和红月同时想到一个可能性。“除非有人冒充我们的舰队袭击过他们,而这个冒充者……。”一说到冒充者大家都明白过来了,连凌她们都一起叫了起来:“日本人?”

  阿嫡娜道:“以前在中国领海的时候日本舰队曾冒充过中国战舰,而且后来我负责协调亚特兰缔斯的重建工作时日本人的伪装舰也经常出没在中国领海附近。听说日本人有专门的伪装舰船坞,而且就专门仿我们国家的船。”

  真红接道:“这么说肯定是日本人用伪装舰冒充中国战舰,然后袭击别国战舰架祸给我们。”

  我生气地对真红道:“给艾辛格发信息,要他们用浩天镜和巴贝尔塔核心搜索我们附近的海域,一定要找到这支伪装舰队。留着他们对我们国家和我们行会的名誉影响太大。对了,让他们把主力舰队派过来,我需要围剿这个舰队。”

  真红没有急着接通水晶通讯机而是对我道:“巴贝尔塔已经修复完成了,不如让它直接给我们引导怎么样?”

  “可以。”

  真红得到我的确认后立刻开始启动通讯机。旁边的塞拉提丝元首有些激动的看着我们的通讯机。“紫日会长。这个是我们行会的东西吗?”塞拉提丝元首地表现越来越融合到我们这个行会中了,他现在已经开始称呼为“我们行会”了。

  我拍拍那台水晶通讯机道:“这个不是我们直接研究地,但是技术在我们手里,你们到了艾辛格就可以看到图纸。这东西在艾辛格并不算高级设备。当你看到天空艾辛格之后就会知道什么才是尖端技术。”

  “天空艾辛格?”塞拉提丝元首两眼放光的问道:“难道您一直说地行会主城是可以飞的空中都市?”

  凌自豪的道:“艾辛格分空中艾辛格和地面艾辛格,空中艾辛格就是飞行的空中堡垒,地面艾辛格暂时还在建造。”

  真红突然插嘴道:“地面艾辛格已经完成了。你们离开后黑暗神殿的建筑队就到了,因为黑暗神殿的魔法建筑队非常厉害。工程速度出奇地快。几天就搞定了。”

  “你说什么?魔法建筑队?”我敏锐的捕捉到了真红话语中的问题。

  真红笑着道:“我就知道你赶兴趣。这次黑暗神殿派来的建筑工人并不是单出劳力的苦力,那都是一些很强的法师。他们的浮空术和融合术都非常的强大。盖房子简直像堆积木。上千吨地巨石被他们直接用法力拖起然后和旁边的岩石用融合术融合,最后用强化烙印把接口封印起来就完成了。那建筑速度比我们的劳工快一百倍以上。”

  “建筑队走了吗?”

  “早走了。”真红笑着道:“阿尔倪说你是无底洞,不敢让你看到这个队伍,她当时派了几个她的亲卫专门过来看着建筑队,工作一完成就像逃跑一样全都没影了。”

  舰桥里并不止我们几个人,旁边操纵仪器的玩家mm忍不住笑了起来。“会长刮地皮都出名了,别人有好东西都不敢让会长看见。”

  这个小丫头一说其他玩家笑地更夸张了。靠,澳门赌博网站:我刮地皮还不是为了你们玩的开心!要是我不刮。我们行会能有那么好的福利吗?

  真红笑着笑着突然恢复了冷静的表情对着水晶通讯机说了些什么然后点了点头。“会长。找到敌人了。”

  巴贝尔塔就是一套卫星系统,虽然找人有点困难,但是想在大海上找一支舰队到不是难事。海面整个是蓝色地,舰队在上面就是一个个黑点,非常好找。我们正说着巴贝尔塔发射的诱导射线出现在船头的位置上。本行会的所有战舰船头甲板上都有个带刻度的圆环。这个环的作用就是引导时的定位盘。红色的光束照在哪个刻度上就说明目标在战舰地什么方向上,对着刻度转舵就可以了。

  我们要找的目标竟然就在我们前面。阿嫡娜看着刻度盘道:“他们难道正向我们开过来?”

  真红摇摇头:“艾辛格那边说那支舰队好象正在往回开。”

  “那就是说我们顺路了?”

  “差不多。”真红点点头:“小日本的舰队好象是刚刚袭击了一支美国舰队,现在东西太多正打算返航卸货。”

  “他们连美国战舰都敢袭击?”凌有些惊讶。

  小纯道:“他们反正是挂的中国国旗,老美又分不出中国人和日本人长象上有什么区别。看到国旗就当是中国舰队,他们又不要负责,打完就跑,能拿战利品还可以挑起中美矛盾,一举多得。”

  真红笑着道:“小纯现在越来越像真人了,要不是我知道你是紫日的魔宠说不定真把你当玩家了。你刚才喊美国人老美,谁教你的啊?”

  晕!有了真身之后接触了太多游戏内没有的知识,小纯她们越来越表现的不象魔宠。这个副作用还真没办法去掉!

  看小纯不好解释我连忙道:“还不都是你们一天到晚老美、小日本地叫,她们都跟着学会了,现在全都开始跟着叫了。不过说起来刚才小纯说地话还真有道理。小日本这么干不但可以捞到好处还可以把我们和美国人全都拉进圈套。我们不能便宜了小日本。”说着我走到通讯器前接通了起点城。

  “会长?”水晶镜面中出现的是修罗紫衣地脸,看到我她显然很惊讶。“你不是去南美了吗?怎么在战舰上?”

  “我不是说了要离开这边吗?你不知道吗?”

  修罗紫衣摇摇头:“我不知道这事。那你有什么事情吗?”

  “你马上找几个人带一套水晶通讯机去海王殿找龙蓝,我现在急需和龙蓝通话。你们别省钱了,用传送阵过去。”

  “知道了。我马上去办,还有其他事情吗?”

  “没了。你尽快吧。”

  修罗紫衣地性格就是雷厉风行。任务交代完不到十分钟战舰上的通讯就亮了起来。我赶紧坐到了通讯机前面,特瑞看到我立刻激动的道:“神林真是你啊?我靠。你们行会有这种大功率通讯电台不告诉我一声,真是小气啊!”

  我尴尬的笑了笑:“嘿嘿,其实这次是有重要事情找你帮忙。”

  特瑞笑了起来:“先说什么事。”特瑞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像山东大汉一样。但他毕竟是鹰团太子,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而且是商人中的商人,张口就答应别人帮忙那种没脑子的行为可不是他干的出来地。

  “其实事情很简单,但是关系很重大。”我想了下接着道:“你最近是不是经常听说有中国舰队袭击你们美国人的船?”

  “真是你们干的?”画面中特瑞直接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神林你这什么意思?我没得罪你吧?上次把我的战舰打沉不算还抢了我三船货,你什么意思啊?”

  “冷静,冷静。要是我干的。我能和你说吗?”

  特瑞虽然容易激动,但他并不是没脑子,仔细一想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是你的敌对行会吧?你这次不用说是找我帮忙对付他们的。这么说是应该快点把他们解决掉,要不然他们把美国人对你们中国人最后的那点好感都搞没了。”

  “找你帮忙不假,但不是打中国行会。”

  “不打中国行会难道让我打美国行会?你傻地吗?”

  “你知道伪装舰吗?”我只不过提了个小问题提醒一下特瑞。

  特瑞果然够聪明。马上就明白过来了。“那个舰队不是中国船?难道是别国舰队挂的你们国旗?不会真让我猜对了吧?”

  “确实很准。”我点点头:“对方是日本战舰,以前他们就经常在中国海域冒充中国战舰,等我们国家的战舰靠近了发现他们不是中国船已经来不及了,好多船都被他们这么搞沉了。这次他们不过是故技重施而已。一方面抢了你们的船,另一方面挑起我们中美双方敌对混战方便他们占便宜。”

  “.#……8”特瑞一激动国骂都出来了,翻译系统自动罢工了一会,等他开始说正话才开始翻译。“你说我们要怎么干?上次他们搞了我三船货不能便宜了他们。”

  “你先告诉我你们那边是不是很多行会都被袭击了?”

  特瑞点头道:“几乎有船的行会都没跑掉,他们专门集中大群战舰袭击小型运输队,每次都是一口气打沉所有战舰然后把货船拖走。这些日本罗子跟苍蝇似地,时不时搞你一下烦的要命。我们派舰队去找他们,他们就跑。我们一走他们又回来了。”

  我点点头:“其实这次我主要是要你出面帮我做个主持者。”

  “主持什么啊?”

  “我需要你帮我把那些被袭击的行会都召集起来,你先不要告诉他们袭击他们的是日本战舰,你就当自己不知道这事,就说是中国人干地。”

  特瑞被我搞糊涂了。“什么?你确定你没说错吗?你这不是把屎盆子往自己脑袋上扣吗?”

  “我又不是精神病,凭什么自己害自己啊?”

  “那你干什么要我说是你们中国人干的?告诉他们是日本人干的不是更好些吗?”

  “当然不好。”我解释道:“你告诉他们是中国人干的,那些行会会立刻站到你一边,之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要是你告诉他们是日本人干的,肯定有些行会会不相信你的话。这样那些行会肯定要和你争吵。那多麻烦啊?”

  “可也不能为这个就承认是你们干的啊!”特瑞到是挺为我们着想的。

  “你先听我说完。你去和他们说这个中国舰队太可恶了,然后这些损失了战舰地行会就会群情激愤。这个时候你就可以借着他们的这股火气带着他们出去剿灭敌人。我现在已经知道这支日本伪装舰队的位置了,你可以马上带上那些行会的战舰组成联合舰队过来围剿,我会负责拖住他们的。”

  “这样就可以了吗?”

  “当然没这么简单。你带他们来的路途中他们肯定要问你怎么知道这支中国舰队的位置,这个时候你要再次演一段戏。你就告诉他们,中国的第一行会冰霜玫瑰盟知道这个行会袭击美国友人地消息决定代表中国出面清理门户,这样那些行会虽然认为是中国舰队袭击了他们,但是他们只会恨那个舰队而不会恨中国人。之后等你们到达之后我们一起把那些战舰包围并消灭,到时候我们可以很容易地证明那是一个日本人的伪装舰队。”

  特瑞突然一拍桌子笑了起来:“哈哈,我知道了。围剿结束他们发现是日本舰队后不但不会恨你们中国人反而会因为发现日本人地狡猾而把愤怒转移到日本人那里,而且这个火气会比以前更大。神林你还真是阴险啊!你这个方法是不是那本中国的什么孙子兵法的内容啊?你们中国人好象特别擅长搞这些东西,我们这些美国人这方面就不如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