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零二章 我的风格就是蛮干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零二章 我的风格就是蛮干

  凌点点头,双手在胸前虚合然后慢慢拉开,一个黑色的光球出现在她的两掌之间。圣玛菲安娜惊讶的看着凌:“黑暗爆破?你的魔宠怎么会用这么高级的黑暗魔法?”

  夜之子习以为常的解释道:“她是黑暗女神,会用黑暗爆破怎么啦?”

  凌没理她,双手一推,光球直接飞了出去。黑色的光球只飞到距离城墙五十米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光球顶在了一个淡黄色的半透明墙壁上,光球与墙壁接触的位置火花四溅,仿佛要爆炸一样。那淡黄色光幕以黑色光球的接触点为中心,周围颜色越来越淡,直到看不见为止。

  凌看了看情况伸手指了下光球,黑色光球突然爆炸,光幕瞬间扩大到和爆炸范围一样把火光全都挡了下来。“看来是魔法结界,抵抗所有能量入侵。看这个样子恐怕整个城市都在它的保护范围内。”

  “那我们怎么办?”夜之子问我。

  “别着急。”我指指地下。“我还有伏兵。”

  玫瑰藤迅速从地面下向那些防御设施靠近,为了安全期间我只让他使用了一根触手去试探一下。玫瑰藤按照我的吩咐把触手伸了过去,但是情况并不乐观。玫瑰藤根本都没能靠近目标就被拦截了。地面下有一道能量力场阻挡任何东西的接近。上面这个只阻挡能量穿越,下面的防护罩连物体都挡住了,我们根本不可能从地下进入。

  我向城墙的两边看了看。“你们谁看见大门在哪里了吗?”

  夜之子也道:“对啊?大门呢?”

  吉贝雅尔看了看城墙道:“会不会在另外一面?有些城市有特殊用途可能只有一个方向有大门。”

  “那我们绕过。”

  这个城市虽然不小,但我们所在的位置正好接近拐角处,走了不远就转到了城墙的另外一面。还别说,这里真的有道大门。我们迅速跑到了城墙地中段也就是大门的位置。这里的情况有些奇怪,大门外面和我们过来的那个方向一样都是森林。在别的地方也有不少城市是修在森林里的。但不管什么城市,哪怕只是个小村子,起码大门这个方向要有条小路才对。可是这个城市的门前竟然什么都没有,森林密密麻麻的根本没有道路地痕迹。

  我派出飞镖让他围着城市转了一圈,结果得到的报告是城市一共有两道大门,在我们这边的对面那边城墙上也有道一样的大门,但是城市周围没有任何道路的痕迹。

  “这城里的人难道都不出门的吗?”吉贝雅尔觉得很奇怪。

  “也许这里只依靠传送阵进出。”夜之子的回答实际是说给我听地,因为大部分不会相信有城市不依靠大门只靠传送阵进出。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的钢城确实就是这样的城市。如果这是一个建造基地,它很可能真的不用大门。

  吉贝雅尔他们果然提出了质疑,不过我们没有解释。

  圣玛菲安娜忽然道:“我们进不就知道了吗?”

  我向城墙的方向做了个请地动作:“那么请吧?”

  吉贝雅尔拉住圣玛菲安娜:“你疯的吗?”

  我再次看了看城墙那那面完全找不到缝隙的大门。“其实我有办法强攻进去,但问题是里面的人未必就是敌人,动用这些手段似乎并不合适。不过我们可以再试试别地方法。”

  夜之子看着我:“你该不是想用人海战术硬冲吧?”

  “你当我傻的吗?”我一边召唤空间门一边道。

  吉贝雅尔他们曾经看到我打开过空间门,不过他们并没有见过里面的生物,这次他们算是满足了一把好奇心。成群的暴龙骑士从空间门里走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傻眼了。

  我告诉吉贝雅尔他们在外面等。然后自己走进了空间门。不一会工夫一根巨型原木从空间门里伸出了一个头来,接着这个东西不断的向外延伸,外面的暴龙骑士帮助我们把碍事的树木都放倒,而那根超级原木则被一点点地抬了出来。

  小龙女的飘浮术配合钢爪、玫瑰藤以及四条巨龙的蛮力才把这根超级原木弄了出来。它实在是太巨大了,在它面前我们就象蚂蚁一样。夜之子看着我们大费周章的弄了这么个东西出来。完全不知道我到底打算干什么。

  原本到位后我们先把周围的森林清理出了一大片空地,然后我又让凤龙打开了凤龙空间。吉贝雅尔看到空间门内的东西时还只是好奇,现在则是彻底傻眼了。

  凤龙空间内堆积如山的各种装备以及财宝还有乱七八糟不知何物的破烂,如此庞大地数量把大家都搞傻眼了。

  我正在装备山里翻找我需要地东西。回头看到大家惊讶的眼神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嘿嘿,我这人比较邋遢,平时不大喜欢整理东西。”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是因为东西乱而吃惊,这都是因为他们首次看到如此庞大的物品携带能力。

  我在装备山里把各种装备拿起来到处乱扔,翻了半天终于挖出了需要的东西。抱着几面大镜子和一些用完了能量的魔晶石从凤龙空间里跳了出来。

  “你拿这些东西干什么?”

  “做实验。”

  “实验什么?”

  “实验怎么进去。”

  我先让巨龙们把那根原木抱起来然后待命。树木生长在地上就是依靠大地的力量成长起来的,大地母神种的树格外的巨大。这原木是大地母神的花园里才有地稀有品种,我好不容易才求了这么一棵。原本长度超过1500米,直径接近60米。如此之大的超级树也就只有大地母神才种的出来。当然,她的那个花园没有风也是原因之一,这么高的树抗风能力可不怎么样。

  放出一只钢铁冥蜂。交给它一段两米长的细竹竿。命令钢铁银蜂抱着这个竹竿向50米的警戒范围靠近,当距离达到临界时让它小心的放慢速度。竹竿前端被小心地探进了危险区域,防卫塔上的水晶突然一亮,竹竿瞬间短了几小节,但是后面却没有问题。

  有了这个初步结果之后我开始下一步实验。召回钢铁冥蜂。这次让一名暴龙骑士上。我给了这名暴龙骑士一根临时接起来的长棍。棍子长度达到了6米多。虽然是木头的,但是6米长的棍子也不轻。好在暴龙骑士力量还过得去。暴龙骑士按我的命令小心的靠近城墙,当前面的棍子尖端接近到50米范围内时防卫塔再次攻击了。棍子被整齐地削掉了一节。我命令暴龙骑士继续前进,防卫塔又开始了攻击,每次只削掉一小节棍子。最后棍子只剩1米多时我让暴龙骑士回来了。

  夜之子问我:“你这到底什么意思啊?”

  “这还不明白?”我拿着棍子递给夜之子。“两次实验证明了一个道理,那就是防卫塔只攻击50米范围内的部分,决不攻击距离外的东西。刚才暴龙骑士拿着棍子,棍子进入了范围,可是连接在棍子后面的暴龙骑士没有遭到攻击。”

  “可这有什么用呢?”

  “用处就是我们可以开始下一步实验了。”我向幸运他们挥挥手。幸运他们立刻开始向前冲锋。在我的指挥下大树地尖端迅速的向城墙撞了上去。巨龙的速度很快,防卫塔虽然立刻开始攻击大树的树干,但是大树太粗了,这点攻击不可能把它完全烧掉,而且后面地部分又迅速的压上来。即使前面被烧掉也没有用。

  轰隆一声,树干重重的撞在了城墙上,正对着我们的几根防卫塔被轻易的撞碎压扁,然后一口气砸进了城墙里一尺多深。巨龙们没有停下。把树干略微退出来一点,然后抱着树干开始横向移动。树干被沿途的防卫塔越削越短,可是它总长度太长,依然可以不断的横向清扫沿途的防卫塔。很简单地几下,整个大门附近就被清理出一段两三公里宽的安全区,范围内的防卫塔全都给撞散了。

  我转身对夜之子道:“这就是实验结果。如果一开始防卫塔攻击了拿棍子的暴龙骑士,那现在这个计划就无法实施了,好在它比较笨。只攻击棍子不攻击拿棍子的人。”

  利卡尔德笑着道:“这防卫塔的智力和公牛差不多,只知道攻击红布却不知道是斗牛士拿着红布。”

  我向圣玛菲安娜再次做了个请的手势:“去敲门吧?”

  夜之子看着城墙道:“你们刚才那一下跟地震一样,要是里面的人肯出来早就出来了。”

  “我看也是。”夜月和凌都同意夜之子地说法。

  吉贝雅尔带头向大门走过去:“不管怎么说看看就知道了。”

  大家都走向大门,我却没有跟上去。把背上地羽毛都抖下来变成一只只钢铁冥蜂然后让它们去把刚才弄坏的防卫塔都弄回来,而且还派了一些暴龙骑士一起过去,最好连地下地部分也一起挖出来。这些东西虽然智力低了一点,弄回去到也不是完全没用。我们行会有城市之树这种大型中央控制系统,如果配合这些防卫塔。绝对天衣无缝。

  他们都在积极的研究大门。根本没注意到我没跟上去。实际上我比较担心光靠零件没办法仿造,所以和幸运他们一起到了另外一面的城墙边上。在这里我们先把防卫塔清楚掉几个区域。留下一些相距几百米不能互相支援的单根防卫塔。

  几个暴龙骑士按照我的要求用棍子挑着面镜子慢慢靠近其中一个防卫塔,防卫踏立刻开始反击。光束打在镜子上根本没有预期的反射,镜子直接被炸掉了。凌有了肉身以后接受了正规的科学教育,对我地意图很了解。她看到镜子被摧毁后站在我身边道:“看起来那东西发射的不是激光。”

  “不是激光就一定是魔力,这个一定行。”

  我让暴龙骑士这次用竹竿挑着块魔晶石进去,防卫塔再次发动攻击,这次的情况另我非常满意。光束直接命中魔晶石然后又反射了出去,就像当初光明神殿的魔光炮一样。这个东西的能量术可以被魔晶石反射。

  有了这个信息之后我又翻了好多魔晶石出来,让大量暴龙骑士挑着一大堆魔晶石靠近警戒范围。这次我要实验的是防卫塔到底会优先攻击一个目标还是随机分配,或者是攻击距离最近的目标。

  随着魔晶石靠近,防卫塔立刻开始了射击。这东西的攻击频率相当地快,中间几乎没有间隔,一道道光束像霰弹一样四散分飞。实验证明这家伙就是一通乱射,反正进入范围的目标都要拦截。

  最后的操作就简单了,先让玫瑰藤用触手把大量魔晶石填充在一面藤条组成的网上。保持一定的倾斜度然后慢慢的靠近防卫塔。因为藤墙是倾斜的,魔晶石在藤墙上不会掉下来,而且因为角度的问题,光束打在魔晶石上会被反射到天空上去而不是反回去。我要完整地防卫设备,不要打坏的。当然不能伤到防卫塔。

  用这个办法很简单的就接近到了那个防卫塔的身边,这个东西依然傻忽忽的对着满是魔晶石地藤墙乱射,殊不知它的光束全都被反射到天上去了。玫瑰藤把藤墙移动到防卫塔底下后开始慢慢向上升,当藤墙和防卫塔基本平齐后他开始弯曲藤墙逐渐组合成了一个卫星天线一样的凹面把那个放射光束的水晶围在中心焦点上。

  现在就彻底安全了。不管防卫塔顶上地水晶向任何水平角度以下的方向发射光束都会被魔晶石反射到天上去,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不要高与水晶的高度就可以了。

  几名暴龙骑士迅速到防卫塔底下开始挖,不一会泥土被清理出来,地面下露出了一个黑色的箱子。防卫塔的根基就是插在箱子里,而城墙内则有一根管子一样的东西连接到了箱子上。经过我和凌的分析,这个管子好象就是魔力管道,也就是说发射装置都在这里了,只要提供能源这个东西就可以发射了。

  我迅速切断了能量管道。防卫塔上地那个水晶突然暗淡了下来然后哐当一声掉在了那个金盘子里。能源被切断之后水晶连悬浮都做不到了,这东西的结构还真是简单。把这个防卫塔完整的起了出来,然后小心的用干草包好放进凤龙空间,我们又用同样的方法连续起了十根防卫塔。有了这些材料回去研究起来就方便多了。

  夜月帮我检查了一下被截断的能量管道,这东西好象有断点保护,被切断之后能量也断了。

  “紫日你怎么在这里啊?”夜之子突然出现在我身边。

  “怎么啦?”

  “过来帮我们看看那扇大门。”

  我跟着夜之子回到门边,吉贝雅尔他们正挤在那里一筹莫展。

  “大门怎么了?”我问吉贝雅尔。

  吉贝雅尔看到我连忙把我拉了过去。“这该死的破门根本打不开。”

  “怎么会打不开呢?”

  夜之子在旁边解释道:“门上有机关,可是我们不会用。这里没一个人是盗贼职业。根本不会机关破除的技能。”

  “可我也不是盗贼啊!”我摸着门上奇怪地纹路。“这看起来像是某种密码。或者是数字游戏。门上地线条大概是一种标识,只有按特定的顺序画过这些线路才可以打开这道门。不过我不是盗贼。没办法解读画线路地顺序。”

  夜之子问道:“那你以前自己一个人冒险时遇到财宝或者机关都怎么进去地啊?”

  我把他们都往旁边推了推,然后转身对站在旁边正指挥暴龙骑士收拾防卫塔碎片的斯哥特道:“让他们看看我平时是怎么开门的。”

  斯哥特立刻招呼那边的其他铃音骑士过来。21个铃音骑士很快集合到了一起,然后他们搬了一根大树过来抱着它向大门冲了过去。轰。一声不算很大的声响中大门被撞穿了,斯哥特他们从容的从烟尘中走了出来。

  “我就是这么开门的。”

  “哈哈,和我的胃口差不多。”

  利卡尔德这小子是狂战士,最喜欢我这种蛮干地精神。不过那几位女士却是一幅看怪物的古怪表情。

  大门口的烟尘消散之后我们正打算进去看个究竟,结果却惊讶的发现大门里面还有道大门。夜之子第一个反应过来。“这大概和我们的城门是一样的,外面这个是摆样子的大门,里面这个才是真的大门。”

  艾辛格地真实城门实际上是素美设计的那个几十万吨重的断龙石。一旦它落下来城墙就彻底被封死了。但是那种东西上下一次相当费时间,而且为了让它升降需要浪费大量的魔力,这个很不划算,所以平时那东西都是保持着打开的状态根本不放下来。一般艾辛格关闭城门时实际上关地是一扇包了钨金的木门,这门看起来很漂亮,实际上一点都不结实。稍微有点力气的魔兽都可以撞开它。不过平时也没谁敢撞城门,真打仗的时候断龙石就下来了也不需要那道门。

  这个地方显然和艾辛格有类似地设计,外面一道门非常轻薄。主要起象征性的作用,后面这块漆黑的大家伙搞不好就是那种超重的闸门,一旦封死很难再打开。

  圣玛菲安娜有点幸灾乐祸的道:“野蛮的紫日先生,现在我们又遇到了一道更加厚实的大门,而您伟大的手下却把带有开门机关地第一道大门给撞烂了。请问我们现在要怎么进入这个城市?”

  “这你都不知道吗?”我故意看向圣玛菲安娜道:“首先,我们对面还有一道门,如果你对那个开门机关很怀念的话我可以派人送你去对面慢慢研究怎么破译密码门。第二,我这还有不少**。如果你不介意动用暴力手段我可以连门带城墙一起掀掉。第三,里面那道门未必就是磐石一块,就算它真是石头我照样可以挖出条路来。再最后,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从城墙上面翻过去也是个不错的方案。当然了,考虑到对空武器威力较大,这条还是做为最后方案为好。”

  “哼。”圣玛菲安娜没能找成麻烦气鼓鼓的跑到一边去声闷气去了。

  我带着斯哥特他们进入了城门洞,靠近自己研究了一下第二道大门。这个大门的材料稍微有些棘手。它的确不是石头,但比石头更糟糕,门是钢的。敲击大门地回音显示这门应该不是厚钢板那么简单,它地回音小的几乎听不见,而且不和我们地敲打发生共振,这说明它很可能是个立方体。如果是在艾辛格,我们行会有不少设备可以在钢板上打洞,但这里是美洲的某个不明位置。我没带那么多设备。

  圣玛菲安娜看我那么长时间没有进展又跑了回来。“你伟大的方法不灵了吗?伟大的紫日先生?”

  “我已经想当方法了。你们都离开这么门洞。”

  “你要干什么?”吉贝雅尔有些担忧的问我。

  “继续蛮干。”我召唤出坦克让他停在门洞前方的直线上,但是为了安全期间我们他尽量退后了一点。“那个。圣玛菲安娜小姐,不介意的话可以离门洞远一些吗?”

  “为什么?”

  “因为我不希望大门被打开后你却变成了可爱的烤乳猪。”

  “你……!”

  “坦克准备。”我根本都不让她把话说完。“斯哥特,闪人。”

  坦克的超级武器是什么威力我的人可是清楚的很,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夜之子拉着劳德道:“快让圣玛菲安娜一起走吧,相信我,会很恐怖的。”

  吉贝雅尔他们对我频繁召唤各色魔宠已经习惯了,现在又出来个据说带了超级武器的怪物,他们也不敢掉以轻心。圣玛菲安娜和我赌气,说什么都不肯离开,最后还是被硬拖了出来。

  坦克背上新增加的两片甲壳向两边展开,一个由黄褐色肌肉组织以及紫色晶体组织组成的大炮一样的东西慢慢的升了起来。吉贝雅尔惊讶的看着这个奇怪的装置:“这是什么?”

  夜之子有些腼腆的道:“紫日的小玩具。”

  坦克背上物体开始聚能,紫色的晶体部分逐渐亮了起来。我把手搭在坦克的脑袋腿上大声对坦克喊着:“注意控制威力,先来一次小威力的试射。我们只要把门打开就可以了,我可不想你从这个门炸到对面那个门。”

  坦克略微点点头,紫色的晶体略微暗淡了一点下来。突然,长长的晶体炮管尖端一亮,一道带着淡紫色的光束直射进了城门。没有任何声音,这种光束并没有引起爆炸,不过我已经看到城里冒烟了。沿着紫色光束两侧,巨大的气浪像狂风一样吹的树木全都向一个方向倾斜,好象随时有可能断掉一样。

  “好了,好了。”我赶紧催促坦克停火。

  紫色的光束迅速变细最后化为一道晶莹的粉尘飘散在空中,澳门赌博网站:坦克背上的炮管暗淡下去并迅速收回,甲壳重新把炮口遮盖了起来。光束消失后由于高温引起的冲击波也停止了。

  我带着大家跑回了城门口,城门洞内一片通红,城墙上的岩石以及后面那道钢铁大门都已经融化了,铁水和岩浆混合在一起带着暗红色的光线缓慢的向城门外面流出来,我们距离门洞还有十几米就感觉到了滚滚热浪。

  从门洞向里面看过去,影象因为热浪而显得飘飘悠悠的,但是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确认大门已经被打穿了。通过门洞我可以看到里面的街道,坦克的光束好象连城门后面的一栋建筑也一起融化了。看起来进化后坦克的炮击威力已经达到无法想象的程度了,刚才只是试射就门城门都差点烧没了,要是全功率发射不知道会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