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零一章 神秘城市
  ~日期:~09月18日~

  第一百零一章 神秘城市

  我和夜之子一起在森林里走了不多会就开始后悔了。契约女神不在身边,我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在森林里前进。对我们来说这些大树长的都差不多,不管怎么走好象都在原地打转。系统升级后地图系统变成了纸张系统,每个玩家的地图都是画在纸上自己想办法背着或者放在有空间储存能力的物品中,不同玩家见面可以互相把对方去过的地方的地图抄到自己的地图上,这样就可以交换地图了。至于指南针,那东西上次升级时已经变成真的指南针了,需要时拿出来看看。不过这个东西也存在严重缺陷,比如现在。

  我和夜之子拿着指南针按照指定的方向走了很远,之后发现我们老是在一个地方转圈。最后我们走的圆圈越来越小,直到五分钟前我们停在了这个点上。

  夜之子四下看了看。“奇怪了,为什么我们来是在这里绕圈子呢?”

  夜月把我的指南针拿过去看了半天。“这个小东西是不是真的可以指向南方啊?”

  夜之子无奈的摇摇头:“虽然大部分情况下它确实是指向南方,但是不排除一些特定情况下不指南的情况。”

  夜月笑着拿着指南针不停的变换位置。“说起来这个东西指的好象是那棵大树。”

  “大树?”我看了下夜月指的方向,果然有一棵造型比较奇怪的树。这棵大树好象比别的树要红一些,而且表面很奇怪,好象长了好多的疙瘩。“过。”

  我走到树边看了半天,忽然感觉到有些异常。推开面具,我凑上去用力吸了口气。“不会吧?”

  “怎么啦?”夜之子不知道我在嗅什么东西。

  我用拳头用力敲敲树干,魔龙盔甲的拳套打在树干上发出了当当的声音。夜之子惊讶的凑上去摸了起来。“我靠。钢地啊?”

  我点点头。“不错,而且是磁钢的。”

  夜之子终于忍不住骂开了脏话。“我……竟然是磁钢的,我们还傻了吧唧的拿个指南针围着它绕圈子。”

  夜月围着树绕了几圈。“这个东西立在这里指南针就废了,我们要怎么走出去啊?”

  我看了大树半天。“你们把耳朵捂起来。”

  “你要干什么?”

  “你们捂起来就是了。”

  夜月和夜之子犹豫的把耳朵捂了起来,我则把永恒变成了重锤。抡起大锤对着树干用尽全力一锤砸下去,当……,我感觉手都震麻了。树干上淅沥哗啦跟下雨一样掉了好多铁屑下来。这个地方比较潮湿,钢树这种植物虽然是魔化生物。但是其表面的钢依然会生锈,这一敲把铁锈全给震了下来。

  夜之子他们惊讶的看着我不知道我到底要干什么,我挥起锤子又是一下。大树被震的轰然巨响,耳朵都快聋了。咬咬牙再来了几次之后我把大锤往地上一支。“夜月,看看指南针地方向。”

  “噎!不指大树了。”

  夜之子惊讶的也拿出自己的指南针看了看,结果果然是不指树的方向了。“紫日你怎么做到的啊?”

  “切,你小子平时肯定没好好上课。”

  “这个和我上课有什么关系?”

  “这是初中课程,不懂回学校问你物理老师去。”收起大锤我把指南针拿回来看了看。“好家伙。全乱了。我们刚才一直再向北走。快点,再不走一会指南针又乱跳了。”

  “为什么?”夜之子看看大树。“你不是把磁性去掉了吗?”

  “这是临时的,顶多二十分钟,之后磁性会慢慢恢复,到时候要是我们还没有离开磁场范围肯定又要走回来了。”

  夜月一听赶紧拉着我跳上钢爪。“那我们快跑吧。”

  “夜之子。动作快点。”我喊了一声夜之子跟着跳上钢爪开始迅速离开。二十分钟内要是离不开磁场范围我们就会因为指南针的问题又走回大树这边来。

  没有了那颗大树的干扰我们地前进方向就明确了,跑了一段不短的距离后确认大致出了磁场范围了,我们的速度也逐渐慢了下来。夜之子从旁边摘了个果子扔给我。“尝尝。”

  “这东西你也敢吃啊?”

  “所以才让你先吃啊。”

  “你这个混蛋,让我当实验品啊?”

  “反正你毒素系抵抗那么高。就算中毒也没什么大问题的。”

  “那还是……什么人?”我突然感觉到树后有人,一抬手永恒化做鞭剑缠上了树干,轻轻一带,树干被拦腰截断,参天古木轰然倒塌。

  夜月动作也不慢,刚刚还在我身后坐着,一闪身已经到了树干后面。场面瞬间定格,夜月使用了技能制造出了六只手臂。此时六柄蛇剑分别顶在了三个人的身上,而另外两个人则傻在旁边没敢动。

  “吉贝雅尔?”夜之子认出了那个被夜月用双剑顶住脖子地女人。

  “紫日?”吉贝雅尔也认出了我们。

  “是你们啊?”夜月也见过吉贝雅尔,她还记得他们。

  “真是你们啊?”劳德和利卡尔德从树干旁边走了出来,澳门赌博网站:“真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们。”

  夜之子一个瞬转到了吉贝雅尔面前。“你们不是去找依莫达神庙了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说来话长。”吉贝雅尔沮丧的道:“和你们分开后我们就遇到了大型怪兽的追杀,好不容易跑出了怪物的追杀却把指南针弄丢了,我们就开始在这里乱转,结果遇到了你们。”

  “你们还真够倒霉地。”我看看前方的森林。“那怪兽被甩掉了吗?”

  “被我们设陷阱伏击了。”劳德指指自己破烂的盔甲。“这就是它地杰作。”

  夜之子问道:“沼泽地里的那个不是神庙吗?”

  “不是。”可爱的法师mm圣玛菲安娜有些生气的瞪着我:“那是怪物巢穴,我们差点没出来。”

  我全当没看见圣玛菲安娜的表情。“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们太低估这里地危险程度了。”吉贝雅尔非常无奈的问我:“可以带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吗?”

  “没问题。我们也正要离开。”

  “姐姐。我们自己也走的出去。”圣玛菲安娜显然还在为来地时候的事情生气。

  “我非常相信圣玛菲安娜小姐的话。既然如此我们自己走吧。夜月。回来。”她生气我刚好不带她,这种拖油瓶带着也是麻烦。

  “紫日。”吉贝雅尔赶紧追上来。“圣玛菲安娜她说话一直都是这样,你还是带我们一起走吧?”

  夜月看看我又看看吉贝雅尔。“吉贝雅尔小姐,如果你们真的想要离开的话,至少应该保证这是你们集体地意图而非你个人地。”

  听到这话我和吉贝雅尔一起看向圣玛菲安娜,而圣玛菲安娜却把头一转。“我才不呢。”

  我向吉贝雅尔做了个无奈的动作。“那么只好这样了。”我把自己地指南针扔向吉贝雅尔。“这个给你们。我这里还有一个。”

  圣玛菲安娜抢过指南针用力扔了回来:“你自己留着,我们用不到。”

  我没接指南针。那东西飞的太高了。小丫头力气还不小,指南针直接飞过了我的头顶击中了我们后面的一棵大树。大树被命中的位置一个小小地木结构突然向下陷了一点,不过这么小的变化我们谁也没有注意到。

  吉贝雅尔正向我道歉,夜月突然伸手示意她安静。我发现夜月表现反常,紧张的看着她。“出什么事了?”

  “魔力波动。”夜月小心的看着周围。“有什么东西被启动了,魔力正在我们周围游走在树木之间,好象是魔法阵地能量汇聚过程。”

  利卡尔德拿着他的狂战士巨剑左右看了看:“是什么东西?怪物吗?”

  “不是。”

  突然我们附近的一棵大树上浮起了一个绿色的魔法阵,接着周围的大树一棵接一棵的纷纷亮了起来。这些大树之间的魔法光团互相向两边的光团发射了光束组成了一个多边形地框,而我们全都被圈在了中间。

  夜月突然用尾巴扫了几下地面下的落叶,数叶被扫开之后竟然露出了石板。我赶紧跳下来也扫开树叶,果然是一个大石板在下面,而且石板上有花纹。此时这些花纹竟然还亮了起来。

  “该死,我们站在一个魔法阵上面了。”

  吉贝雅尔紧张的问:“这是什么魔法阵?”

  “不管它是什么,别让它启动就对了。”我对钢爪道:“砸开它。”

  钢爪突然用两只后腿站了起来,然后身体重重的砸了下去用下冲的力量想砸开地面。可是这无济于事,石板上的魔法显然使石板被强化了。“钢爪回去,坦克出来。”我收回钢爪把坦克召唤了出来,这地方空间不大无法同时停下两只巨兽。

  坦克一出来就得到了我砸地的命令,坦克前足上的两个骨锤才是最有破坏力地,只见坦克高举起重锤对着地面猛砸了下去。轰隆一声,我们只感觉地面跳了一下,我们都被震地一蹦。夜之子和阿德帕娜还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看看地面,竟然没事。坦克看着我等待下布指令。我指向地面:“继续。”

  坦克立刻挥起重锤再次猛砸了下去,这次似乎有点效果了。重锤落地,一道光圈顺着地面迅速向四周扩散出去,到达那些多边形外框时突然开始向上延伸,显然这里已经被包裹了起来。整个空间突然变的异常耀眼,刺目地强光照我的我们睁不开眼。

  光线突然闪亮之后仅仅几秒又暗淡了下去。周围再度恢复正常。我们所有人都傻在了原地。

  “这是哪里啊?”夜之子自言自语的话语让我们稍微恢复了一点知觉。

  光线闪亮之前我们正处于森林之中。周围的参天古木像摩天大楼一样遮避了阳光。除了森林我们什么都看不见。可是现在的环境虽然仍然可以认为是森林,但和刚才地森林明显不是一个地区了。我们正站在一个巨大的六边形平台上。平台的六个顶角各有一座三米左右的宝塔形石雕,每个宝塔石雕的顶部都有一团小小的火焰在跳动着。

  这个平台外围是一片森林,不过这里的树都比较正常,而且很稀疏。树木与树木之间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各类植物。明显还是热带雨林地气候,只是地点不对了。我们刚才肯定是碰到了一个废弃已久的传送阵,但问题是它竟然再次启动了,更糟糕的是它启动的时候我们竟然就在阵中。

  “哦天哪!快看。”利卡尔德惊讶的指着我背后的方向。

  我们全体转了过去,那个方向的树木很稀少,从树木的顶端我们看见了一座巨大地人工建筑。面前的建筑看起来距离我们有十几公里远,但是从这里就可以看到那巨大的建筑物。它可能是一座城市,而且是那种非常庞大的城市。和它比起来树木就像矮灌木一样。可想而知它有多么的宏伟。

  夜之子问道:“这该不会就是那座依莫达神教地庙宇遗址吧?”

  吉贝雅尔有些结巴的双手向着建筑的方向:“我……我不知道该……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了。”

  我拍拍吉贝雅尔:“先别高兴太早了,你们要找地依莫达神教的标志是什么样子的?”

  “一个牛头上面还有一圈骨头围成的圈。”

  “那很不幸的告诉你,这不是依莫达神教的东西。我想这个要更大一些。”

  “不管怎么说我们先过。”夜之子率先指挥自己的钢爪向那边跑了过去。

  我收回坦克,转身问吉贝雅尔:“要一起过去吗?”

  “不用麻烦你。”圣玛菲安娜拿出一个小东西我还没看清楚是什么就被她扔上了天空。那东西一闪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鸟形魔兽,魔兽落下来带上他们向城市地方向飞了过去。

  我笑着摇摇头召唤出了夜影。看看夜月想想还是把夜影送了回去换幸运出来。夜月的战斗力绝对一流,不过那条大尾巴实在不适合骑马。幸运带上我们两个腾空而起,路过夜之子上空时顺便停下来把他也带上了。

  当我们再次飞起来的时候吉贝雅尔他们已经不见了,我估计他们大概是已经降落了。十几公里的距离对会飞的东西来说并不算远。当我们越过树林到达那人工建筑使劲时忽然看见吉贝雅尔站在一棵大树的树枝上又蹦又跳的拼命挥手喊着什么,她时不时还指指建筑的方向。

  夜之子伸头看了半天才道:“她好象有话说。”

  夜月也道:“他们地样子看起来有些不大对劲啊。”

  我也低头看了下面,总感觉吉贝雅尔是在指那个建筑群有什么问题,可是能有什么问题呢?我忽然发现不远处地林木倒了一小块,那只白色的鸟形魔兽正躺在树木之间。

  “那只大鸟地姿势很奇怪啊?”我说道。

  夜之子看了一下。“看起来不是正常着陆,到像是被击落的。”

  “什么?击落?”我突然反应过来了。“幸运注意前面。”

  只见建筑群中间一个地方突然一亮,一道白色的光柱直射而来。幸运一个大角度横滚闪开了攻击,紧跟着另外一个方向又是一道射线照了过来。幸运再次一个翻滚陷陷的避开了攻击。

  “快降落。”

  巨龙有四只脚,这就是优势。我们直接在茂密的森林里撞了下去,凭借强壮的四肢幸运居然还落的很稳。我敲敲幸运的背。“伸头看看什么东西在攻击我们?”

  幸运看了一会道:“不行,这个角度看不到什么东西袭击我们。外面那圈墙把那东西挡在里面了。”

  夜之子爬过来道:“你刚才看到是什么了吗?”

  我摇摇头:“反正是某种对空防御系统。夜月你看见了吗?”

  “我就看见一道白光。”

  “你们没事吧?”吉贝雅尔他们终于也赶了过来。

  幸运转过脑袋看着吉贝雅尔:“我可不是那只笨鸟,这种东西想打中我还早着呢。”

  我从幸运背上跳了下去问吉贝雅尔:“你们看到什么东西袭击你们了吗?”

  吉贝雅尔摇摇头:“就看到白光一闪我们就掉下去了。圣玛菲安娜地坐骑被一击致命。”

  劳德道:“我猜想是类似光束发射器的对空拦截设施。”

  利卡尔德也道:“刚才从空中看这个地方应该是一座城市,而且面积还不小,有防御设施很正常。”

  阿德帕娜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当然是走路过去了。”夜之子这次到是变聪明了。“那是对空武器。我们从地下过去就安全了。”

  “反正就几百米了。直接走过去吧。”吉贝雅尔也赞成夜之子的意见。

  “那好吧。”

  我收回幸运直接和大家一起走到了那城市的外围。森林在城墙之外一百多米的位置突然结束,城墙直接进入了我们的视线。这的确是座城市。而且确实很庞大。但是它的城墙并不是很夸张。土黄岩石组成地城墙大约有十层楼那么高,这个在一般城墙中也算高的了,不过见识过艾辛格的城墙后这种城墙就和花园的篱笆没有什么区别。

  从这里看过去城墙顶上一个人都没有,但也许是敌人以为我们被击落了所以没有加强警戒。不过没人归没人,城墙的墙根底下的那些奇怪装置看起来似乎不好对付。那是一些很像路灯的东西。这种东西的下部是一根直径三十厘米左右地柱子,柱子从地面下伸出大约三米高。在柱子顶上有个黄色的类似托盘的东西,这个东西比柱子略粗一点点,而且光泽很好。虽然这东西看起来像黄金的。但我认为最多是镀金。游戏里黄金虽然不像外面那么值钱,但是也没便宜到可以用来修城墙的地步。在这个类似托盘地部件上方有一枚晶莹的无色水晶,水晶是橄榄形的,但是比较细长,而且有很多个棱面。水晶竖立着悬浮在托盘上方大约三十厘米的高度。它没有和托盘有任何接触,就这么漂浮在那里,而且还在缓慢地转动着。

  这样的柱子有无数根,沿着城墙的墙根每隔十米就有一根。我们能看见的范围内全都有这样的东西。就算那柱子顶上的黄色零件不是黄金的,那些水晶估计也值不少钱。这些水晶漂浮在托盘上方,而且在旋转着,这就说明它是有魔力的。这么庞大地设施,而且还有魔力,那么除非它是祭祀用的设施,否则就一定是防卫武器。

  利卡尔德想要走出去却被我一把拉了回来。“别动,那些柱子看起来有攻击性。”

  “不至于吧?”

  “那可没准。”

  我从翅膀上拽了根羽毛下来。羽毛立刻化为一只冥蜂。冥蜂在我的意志控制下迅速离开我的手向着城墙飞了过去,可是它刚接近到离城墙还有七十米的时候离它最近的一根柱子上的水晶突然停止了转动。

  看到这个变化我立刻让冥蜂停止了靠近的动作,而是原地盘旋。水晶除了停止转动之外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这样保持静止。我让冥蜂又往回飞了一段,当距离拉大到80米时那块水晶再次恢复了旋转。我又让冥蜂掉头回去,结果一接近到70米它又停止了转动。

  我指指那个柱子。“看到了?它对接近地物体有反应。”

  “可它不一定就是武器啊。”

  “那我们再试试。”

  我让冥蜂继续靠近,那水晶一直不动声色地立在那里,而且随着距离进一步接近。附近的几根柱子也都停了下来。大致可以估算出。只要距离接近到70米范围内这些水晶就会停转。

  冥蜂小心地慢慢靠近,当距离接近到50米时最近的那根柱子底部突然一亮。柱子内部似乎出现了一个蓝色光团迅速向上运动。开始我还以为柱子是石头做的,现在看来它根本不是石头做的,而且它是中空的,表面材料似乎还是半透明的。

  那个蓝色的光团动作很快,几乎一闪一下它就从柱子底下到了柱子顶上的那个金色零件内,从金色零件的中心突然射出几道电弧直接飞进了水晶里,水晶在一秒之内迅速变成了耀眼的灯泡一般。当光亮达到顶点时水晶突然暗淡了下来,一道白色的光柱从水晶的一个棱面射了出来,而我的冥蜂直接化为了一缕青烟。没有了目标,那水晶柱又恢复了转动。这些东西摆明了就是自动防卫系统。

  “光棱柱?”我们全都傻眼了。这个东西刚才发射的东西和一开始袭击我们的光柱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个的射线要细一点,大概威力上要低一些。

  吉贝雅尔拉着我问道:“那……那东西刚才攻击了?”

  “恩,攻击了。我的冥蜂已经彻底被蒸发了。”

  夜之子问道:“这么厉害的东西我们要怎么靠近啊?”

  “试试就知道了。”我随手捡起了一块小石头用力扔向了其中一个水晶柱。石头刚飞到距离柱子50米左右又是一样的情况,一道白光过后石头变成了石粉掉在了地上。

  “大概想进入不是那么容易的。”吉贝雅尔道。

  “那可不一定。”我又把复仇者装了弩箭对着一个水晶柱射了过去,这次还是一样,我的箭也被拦截了。这个东西打目标完全没有偏差,实体武器大概不容易靠近。想了想之后我召唤出了凌。“凌,过来帮忙试试怎么对付那东西。”

  “那是什么啊?”凌没见过这东西。

  “反正是一种防卫武器,会自动攻击靠近的物体。你试试发射个魔法过去,它对魔法应该没办法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