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九十七章 兽神的孩子
  ~日期:~09月18日~

  第九十七章 兽神的孩子

  “等一下。”夜月突然喊停,澳门赌博网站:可是我已经跳了出去。

  “哇啊!”旁边的一棵大树突然挥动粗大的树枝对着我横扫而至,硬逼的我张开翅膀在空中翻了跟头倒退回来,可是好没落地就遭到一道藤条的拦截。

  夜月的水晶护目突然一闪,那段藤条被石化在了半空中。阿德帕娜反应也比较快,一箭跟着就到,前面追我的树枝中箭后突然烧了起来。我一伸手拿石化的藤条当横杆,一个杆上回旋跳上了后面的大树。脚还没站稳就感觉什么东西打在了我屁股上,这东西力气还不小,一家伙就把我打飞了出去,刚好前面的树枝也扫了过来。

  “小心。”吉贝雅尔看到我被袭击却帮不上忙只好提醒我注意后面的袭击。

  我在空中把永恒竖在身前,就着前冲的力量对这树枝一个竖劈。“断。”咔嚓一声,准备打我的树枝被从中间削断,落地后我一回身一道剑虹甩出,那棵打我的大树被拦腰截断轰然倒下。“当我好欺负怎么着?”

  “注意后面。”夜之子突然喊了起来。

  “剑刃风暴!”我一转身顿时剑风乱飞。实际上我根本没看见敌人在哪里,只不过一口气把剑风都打了出去。乱飞的剑风像剃刀一样把后面的林木削倒一大片,木屑泥浆乱飞之中好象是打中了什么东西。幻影直接在我的视觉中增加了提示,那个我怀疑的位置他也发现了不对,直接在那个物体上标了个圈。“哪跑。”两个半月带着白色的生命火焰飞了过去,一路上全都被带烧了起来。那个虚影突然全身着火变成了一个人形火团。

  人形的火团在那里挣扎了一会开始越变越小,最终被完全烧化什么都没剩下。我用半月在火上一点,火焰全都倒吸回了剑里。

  利卡尔德目瞪口呆的念叨着:“好恐怖的攻击力。”

  劳德拍了下旁边地夜之子:“你不说他是驯兽师吗?”

  夜之子一副理所当然的道:“对啊。他是双职业,刚进游戏就是驯兽师加黑武士的双职业。”

  “难怪这么厉害。”

  我站在树根上对他们道:“我看这附近的怪物似乎相当密集。可能不是森林里的正常情况,你们要找的神庙很可能就在这附近。”

  吉贝雅尔道:“我们的任务不是这样的,任务报告说地神庙是在一个神秘森林之中。”

  “这片沼泽难道还不够神秘啊?”

  圣玛菲安娜有些生气的道:“你不想带我们走就直说吗?吉贝雅尔,我们自己去找吧。”

  吉贝雅尔有些抱歉的看着我:“那我们在这里分开吧?我们自己去找神庙。”

  我没有解释只是点点头表示同意。说实话我还真的不大愿意带着他们几个。最起码他们严重影响了我的移动速度。吉贝雅尔见我不做挽留也不好硬赖着我们,其他几个人都跟着他离开了我们的队伍向森林侧面刚才那些怪物过来的方向爬了过去。按照一般的概念怪物保护地地方一般就是重要的地方,既然怪物从那边过来,如果不是那边有怪物巢穴就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那边需要保护。

  送走他们之后我们的移动速度明显快了起来,钢爪在森林里几乎是以跳跃的方式前进。沼泽区对我们根本不算什么障碍。只不过淤泥中时不时冒出大量的有毒气泡满讨厌地,而且那动物尸体腐烂的恶臭真的让人想吐。

  穿越沼泽区之后契约女神给我们重新指示了方向,只要她没有记错我们应该是快要到目标点了。沼泽区这边和外面不同,这里的风景比外面好很多,而且生物种类多地你根本就看不过来,我们仿佛进入了一个超级动物园,那些只出现在孩子们甜美梦境中的生物全都集中到了这里,而且还是成群结队的出现。

  夜之子像个孩子一样四处张望。连夜月都有些兴奋的不能自己,反到是我没什么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我好象不大容易兴奋,大概这是我这身体的副作用,过度冷静决不冲动结果连激情都没有了。

  “契约女神,你说售神住这里?”

  “对。当初我们就是住在这里。而且……!”契约女神突然停了下来,她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向前方。

  我和夜之子疑惑地也扭头看向前面,结果我们看到了一座人造建筑,确切的说是建筑的废墟。这是一座差不多有个小型体育场那么大的建筑。看那些依然残存的半截柱子可以猜测出它当年应该也算是比较雄伟的,只是现在已经风光不在。

  四人合抱的石柱只有不到两米的高度立在地面上,周围地地面上散落着无数碎石。三尺厚地石墙比石柱更加凄惨,只剩门槛那么高的几截基墙还在那里,其余地部分都不见了。废墟中央的地面上竟然还奇迹般的立着一座已经残破不堪的雕塑,不过它能立在那里已经是奇迹了,房顶坍塌居然没把它给砸碎。唯一让我觉得惊讶的是这个雕像的形状稍微有些奇怪,一般来说神殿里的雕像应该是那位神的样子。可是这个雕像为什么会看起来像个球呢?

  夜之子也发现了问题所在。“紫日,你看这个雕像像什么?”

  我摇摇头:“看起来像个球,或者说是类球体,谁知道呢!也许这个是毕加索的创作。”

  契约女神眼神依然直视雕塑。“那是兽神的本体雕塑。”

  “兽神长这样?”真难以相信,兽神竟然是个球。

  契约女神慢慢的开口道:“兽神并非球体,这个也不是球。兽神的三种形态中这个是本源形态,一般是不会出现的。另外两个形态恐怕你并不陌生。第一形态是半人半兽的兽神基本形态,第二形态就是你们说的基美拉。”

  “基美拉?”我惊讶地问道:“兽神是基美拉?”

  “兽神代表万兽。而基美拉就是很多种生物的组织拼装出来的生物。那才是真正的万兽之神。不过人类总是对自己没有见过的东西觉得大惊小怪。他们看到兽神后在他身上发现了很多生物的部分。所以他们认为这是个怪物,于是基美拉这个名字就成了组合怪物的代名词。实际上这根本没什么好奇怪的,基美拉不过是把自己地形态拆开创造了大量野兽,人们习惯了这些野兽却把本体看成怪物,真是一群莫名其妙的生物。”

  夜之子走过去抚摩了一下废墟的石头。“这东西看起来年代很久远了,表面已经长满了植物,都快看不出是石头了。”

  契约女神有些伤感的道:“这座神殿在我离开前就已经倒了。我自己的神殿倒塌之后我还在这里和兽神一起住过一段时间。可惜后来连这里也倒了。”

  “你们怎么混的这么惨啊?”夜之子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

  契约女神感叹着:“那段时间正是最黑暗的时代,众神争夺地盘和教区,大家都打地一塌糊涂,我们这些非主流的小教派即使依附于大教派依然得布道足够的支持,只能在这种地方苟延残喘,那段艰辛历程真是难以想象的。幸好,神界战争已经结束了。”

  “原来神也这么不容易啊!”夜之子感叹着。

  “大家都不容易,这个世界只有努力向前挣扎求存。除了死人没有谁可以真的悠闲下来。”

  契约女神点点头:“紫日说地很对,即使是神,也不是可以随意放松的。”

  “什么人?”夜月忽然叫了一声。

  我们侧面的林木之间突然跳出一只巨型野兽。从外形上可以判断这是犬科魔兽。而且还是非常强悍的攻击型魔兽。这家伙地体形比白浪还要大一圈,像个小牛犊一样。带有黑白斑纹的皮毛简直就是天然伪装,难怪这么近才被发现。但是最让人忌惮的是这家伙嘴巴里伸出的两棵犬齿。那两枚犬齿露在外面的部分差不多都有七八公分长,这要是被咬到一口可不是闹着玩的。

  “吼……!”野兽一声咆哮震的我耳朵发麻。这家伙看起来等级不低。

  我看向契约女神。“这个是兽神的守护兽吗?”这个地方既然有兽神地遗迹,那他应该在附近,万一不小心伤了他的护卫,就算他愿意按照指环的约定报恩,肯定也会给我们找些麻烦。

  契约女神听了我的问题回答道:“这个应该不是兽神的守护兽,我记得他的守护兽是头巨熊。可是感觉上这只野兽似乎又有兽神的力量,真是奇怪。”

  夜之子连忙问道:“你离开都这么多年了,也许人家换了也不一定啊!”

  契约女神摇头道:“守护契约和你们的魔宠契约一样是终身制地。除非兽神自己死亡,否则由于契约地作用,即使那头熊死了也会被再度拉回来化身成新的巨熊,所以不可能更换新地守护生物。”

  “什么人闯入我们兽神的领地?”一个巨大的声音突然从远处发出并迅速向我们靠近,当这句话说完,说话的家伙已经出现在了我们面前的废墟中。

  废墟的石柱上站了两个生物,左边一个是个狮头人身的生物,刚才的声音显然是他发出的。在他身边的柱子上还有一个女性。这个女性虽然和人基本没区别。但是她身后却有条毛茸茸的带斑纹的尾巴。而且她的耳朵竟然是尖尖的向上竖着的。

  契约女神小心的问道:“你们是这里地守卫?”

  “守卫?”狮头人大笑了起来。“有谁用的动我们这种级别的守卫?”

  契约女神还想问,我直接拉住她。自己开口问道:“你们知道基美拉吗?”

  “你认识我父亲?”狮头人惊讶的问了出来,他一个纵身就到了我们面前。“你看起来并不是神族,为什么你知道我父亲?”

  “我可不认识你父亲,不过她认识。”我把契约女神推了出来。“她是契约女神。以前和你父亲是好友。”

  “您是契约女神?”那个女性也跳了过来激动的问道:“我妈妈以前经常说起你,没想到您竟然回来了。”

  我疑惑的问契约女神:“兽神还有妻子吗?”

  夜之子抢着道:“你真够笨的,兽神没有妻子他们两个怎么冒出来的啊?”

  契约女神尴尬地道:“实际上兽神真的没有妻子。”

  我惊讶的指着面前的两个兽人。“那他们怎么来的啊?”

  狮头人代契约女神解释道:“实际上我们的父母就是一个人,他雌雄同体的,我习惯上称他为爸爸,而我妹妹习惯上叫她妈妈。”

  晕,兽神竟然是雌雄同体。我忽然想到旁边那个雕塑的古怪形状来源了。那雕塑所描绘地肯定是最低等的细胞生物。兽神是生命女神的下位神,他应该有生命女神的一部分力量。生命女神掌握着最基础的生命原质。而兽神应该是更高级一些地微生物。越是低级就越接近本源,或者说是越强大。兽神的本体就是微生物,所以他是分裂繁殖的。

  我忽然想到问题似乎有些严重。“你们的父亲也就是兽神该不会是分裂繁殖地吧?”我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

  “是啊。”那个女性回答的很快,我的希望也破灭了。

  契约女神也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么说兽神已经……?”

  狮头人点点头:“我们出生之后他只留下了一点意识传授我们一些必要的知识然后就消散了。”

  晴天霹雳啊!我们大老远的辛辛苦苦跑到南美来找兽神完成报恩指环的任务,可是这个兽神居然不在了。等等,如果说兽神分裂成了两兄妹,那么兽神地这个地位是不是也同时传承了呢?

  “你们两个是不是有谁接任了兽神这个职务?”

  狮头人点点头:“不是谁,而是我们两个。现在我们加一起等于兽神。”

  我赶紧把报恩指环拿给他们看:“那这个东西。你们认识吗?”

  他们两个看了一眼然后一起点点头。狮头人爽快的道:“这是报恩指环,按照约定我们需要帮助你完成你的愿望,但是愿望必须是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的。”

  “太好了。”真是悬,要是他们不知道这个东西就麻烦了。

  夜之子追问道:“既然你们的报恩是以许愿的方式完成的,那么有没有条目限制啊?”

  那个女性一半地兽神回答道:“愿望没有数量限制。但是按戒指地等级我们只能消耗现在全部的法力为你们完成愿望。我们地法力在消耗后虽然会迅速恢复,但我们会按照消耗的部分计算,只要总量达到一次全部法力的上限,我们就不会再为你完成愿望了。”

  夜之子摇摇头。“不大明白。”

  我插嘴道:“这都不明白?打个比方。这就好比是买东西。你的钱是固定的,你愿意拿这些钱去买一卡车牙签还是一台电脑都可以,反正就这么多钱,高兴怎么用是你的事情。他们会按照他们自己的法力上限给我们完成愿望,用完为止。”

  夜之子赶紧又问道:“那你们说的上限是你们两个中一个人的上限还是两个一起啊?”

  狮头人道:“当然是一起。我们两个的法力各是父亲的一半,只有一起才能完成你们的愿望。”

  “可是你们的力量到底能完成多大的愿望呢?”身为一个商人,知道对手的底线才是最重要的。当你知道底线后就可以在争取最大利益的同时保证安全。商业就是如此,过尤不及。东西卖太贵没人买。卖太便宜不赚钱,找到平衡点才是关键。兽神地法力是固定的,我也需要知道一个平衡点才好决定完成什么愿望,要是最后剩点零头什么愿望都实现不了。那不就亏了吗?

  狮头人抓着脑袋道:“这个要我怎么回答啊!我虽然知道自己的法力强度,可是我不知道你们要许什么愿望啊!”

  “那我说出愿望,你们可以先告诉我需要消耗多少法力吗?”

  “那当然可以。”

  “那我可以先不执行这个愿望而是等我选定了愿望才执行吗?”

  “这也随便你。”

  看起来兽神比阿尔倪和米枷勒那俩吸血鬼豪爽多了。不过话说回来,就是因为他太豪爽。所以才落到这般田地。阿尔倪和米枷勒虽然黑心。但那才是领导者真正的素质。一个统治者可以对内宽容一些,但绝对不可以对外宽容。对内宽容,被统治的人会说领导者仁德,对外宽容对方只会说你傻冒。

  我对狮头人道:“既然这样,我们找个地方尽快完成他可以吗?”

  “那跟我们来吧。”

  狮头人转身带我们向森林里走了过去,他妹妹则使用奇怪的语言对刚才那只野兽说了些什么,那只大家伙立刻跳入森林不见了。

  不一会我们就被带到了一大片湖水边,湖心还有个小岛。我们被带到岛上才发现这个岛竟然是压缩空间。外面看起来很小的岛屿上来后却显得无比巨大。我们进入了岛屿中心地带,这边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而且都是石制地。兽神的生活果然是和光明神殿那边没法比,一个是比皇帝还要奢华的生活水平,一个是比原始人还要落后的生活水平。

  这个地方除了石桌石凳外还有一张石头做的大床。虽然床的面积很大,但是上面的垫子实在是让人有些受不了。石板床上只铺了些干枯的细叶植物作为软垫。别说阿尔倪地那张天鹅绒公主床了,国际难民好歹还能弄条毯子裹着,这个实在是太惨了点。估计稻草垛都比这床睡的舒服。

  “你们就住这里?”我询问着狮头人。

  狮头人的妹妹道:“这里很不错啊。”

  狮头人也自豪的道:“这张床以前都是石头,睡的浑身不舒服。后来我还发明了这个垫子,你看,扑上这些枯萎地植物软软的睡着真叫舒服。”

  夜之子靠到我身边小声的道:“喂,紫日,这里是不是需要搞个扶贫计划啊?”

  我小声的回应道:“这种地方没有开发地价值了,不过这两兄妹好象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夜月突然把脑袋伸了过来。“主人你该不会想拐带人口吧?”

  “我就是想拐带人口,把他们两个骗回艾辛格,起码可以给我们争取一点好处。”

  夜之子叹气道:“哎。可怜的羊羔又要被大野狼拖回洞里了!”

  “去,我这叫扶贫,不懂别乱说。”

  夜月忽然抬头问那个女兽神:“我们还没有互相介绍呢。我叫夜月,这是我的主人紫日,这个是我主人的朋友夜之子,契约女神你们是知道的。”

  女兽神道:“我们是母亲分裂出来的两个个体,所以名字也是母亲的名字拆出来地。我叫基美,我哥哥叫基拉。和起来就是目前的名字基美拉。”

  我赶紧开始套近乎。“基拉。你们兄妹睡一起吗?这怎么就一张床啊?”

  “这床很大啊,为什么要分开?”基拉还真是单纯。他们似乎没有这方面的忌讳。

  我的目的是要套近乎,既然他们不知道我也没必要添事。赶紧改口:“你们这床上连个棚子都没有,下雨的时候怎么办啊?”

  “这里不会下雨的。”基美道:“母亲在这里制作了永久性的阻断空间,雨水是不会落进来地。岛上地植物都是靠周围湖里的水生活地。”

  “那你们的食物呢?神好象并非不吃东西吧?”维娜好象就是需要进食的,阿尔倪和米枷勒似乎也一样。他们的区别不过是比一般人吃的少,但并不是完全不吃东西。就连天庭的避谷术也只是减少食物需求量,并非真的什么都不吃。兽神这种神本身级别比较低。而且种族特性应该就是需要吃东西的。

  基美笑着拍拍手,刚才离开地那只野兽叼着只不小的野兽回来了。“有钢牙帮我们打猎,这里的食物根本不成问题。”说着她就把那只野兽拿了过来撕下一块红色的肉块递给我:“要来点吗?”

  晕!我虽然对尸体残肢以及血腥场面并不过敏,但是我可不吃生肉。夜之子这小子竟然还给我捣乱:“紫日你多吃点吧。人家可是特别准备给你这个客人的。”

  我斜了夜之子一眼,眼光中寒光一闪,夜之子突然打了个哆嗦。我笑着推开肉块:“谢谢,我不饿!给夜之子吧,他来的路上一直在喊饿。他一个人可以吃掉这整个野兽。”

  基美果然是单纯的可爱。她真的立刻高兴地把整只野兽都递到夜之子面前:“吃吧。我们这还有很多。”

  夜之子的表情仿佛吃了死苍蝇一样,憋了半天才突然想到办法。“……啊,我饿过头了,现在反而吃不下了,我先收起来,等饿了再吃吧。”说着他动作迅速的把凤龙空间打开把肉扔了进去。

  基美微笑着道:“那一会我去帮你多准备些。”

  夜之子只好尴尬的点头。

  基美和基拉是一点心眼都没有,人家说什么他们信什么,简直像荷花一样纯洁。跟他们在一起我才真的感觉到自己是黑色地。从里面黑到外面。浮华背后的悲哀,我们这些现代社会的人谁也跑不掉。

  “基拉。”我把狮头人叫到身边。“你们这里是不是太简陋了一点啊?”

  “满好的啊!”基拉没见过奢华地世界,他并不知道这一切并不是完美的。

  “基拉,基美。这里的生活,你们自己可能并不觉得。但实际上和外面的世界是没办法比的,我看你们不如跟我回我的地方去吧?那边比这里条件好多了,而且这里只有你们两个,到外面可以认识好多朋友。你们觉得怎么样?”

  在来之前我已经和契约女神说过要她帮我拉拢这些下级神的事情,她现在一听我的话立刻明白了我在拉拢这两个兽神。为了自己地待遇她也迅速帮我游说起来:“基美,你们两个的目前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现在在紫日的城市里住,他那里的条件比这里好很多,你们不如过来和我一起吧。这样我也好对你们关照一些啊。怎么说你们也是基美拉生命的延续,我应该对你们尽一份力的。”

  基拉爽快的道:“我是没问题,就是我妹妹她……!”

  基美道:“我舍不得钢牙。”

  我笑了起来。“我又没说不可以带钢牙一起。而且你们又不是不回来了。这个岛我看环境也不错,不如我在这里也修一个城市,你们觉得怎么样?”

  “修城市?”基拉指指脚下:“在这里?”

  “怎么了?不可以吗?”兽神该不会跟我要土地占用费吧?

  “不是。”基拉摇摇头:“我是想问一下什么是城市?”

  “啊?”我地下巴差点张掉下来。“这个……城市就是……这要我怎么解释啊!城市就是……就是……就是好多房子聚集在一起,然后里面住了好多好多地人。在这些房子外面再修一道很高很高的墙把这些房子都围起来,这就是个城市了。”

  基拉点点头:“哦,原来城市就是好多房子被一道墙围起来啊。不过。我知道墙。可是房子是什么啊?”

  晕。“你不是说基美拉曾经留下原神教授过你们一些必要知识吗?怎么他没教过房子是什么吗?”

  基美道:“母亲是想教来着,可是她地原神只有30天的存在时间。我和哥哥学习的速度又慢的出乎意料。母亲计划用30天教会我们她知道的全部东西,可是后来我们学的太慢,她只好挑选了一些最重要的先教,结果我们知道的东西就是一段一段的,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

  教育不象工厂生产螺丝钉,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特点,而教师却单方面的自己计划教育方案,结果就出现了基美和基拉这样不合格的学生。兽神基美拉肯定是用自己成年期的智力去计算需要的时间的,没想到新分裂的孩子却没有他成年体的智力,所以速度慢的可怕,能把话学全了已经是万幸了。

  我看像基美。“你们兄妹许的东西太乱了,好多基本常识都不知道。我看你们还是到我的城市去,我可以安排专人传授你们,而且没有时间限制,可以一直教到你们会为止。”

  “真的可以吗?我想学。妈妈当初教的东西都是乱七八糟的,正好我想全都从头学一遍。”基美几乎是不加思索的就喊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