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九十四章 升级完成
  ~日期:~09月18日~

  第九十四章 升级完成

  青年迅速的跳上车甩开吴芳华开车离开,其他的车子跟着他迅速撤离,只丢下吴芳华一个人傻站在那里。斯哥特回头看看我,我指了指吴芳华,斯哥特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过去像抓小寄一样把她提了过来。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吴芳华现在已经彻底变成了温顺的羊羔。

  玫瑰看着吴芳华:“本来事情是非常简单的,但是你让事情变的复杂起来了。”玫瑰晃着帐本道:“也许这个东西是我的意外收获,但是显然它足以要你的命。或许我该把它交给警方,但现在我觉得留着它更有用些。”

  “你什么意思?”

  “你因该问兰兰。”玫瑰一指刚刚缓过劲来的芮兰兰。

  圆圆看到吴芳华的眼睛看过去立刻对吴芳华叫了起来:“你的宝贝儿子让兰兰怀了你们家的孩子,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吴芳华虽然蛮横,但她毕竟也是社会上摸爬滚打出来的,这点事情一点就明白。她问兰兰:“那你现在想怎么样?”

  我们大家一起看着兰兰等着她的回答,可是兰兰在那里我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我出来,最后竟然冒出个我也不知道。吴芳华看向我:“她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你们让我怎么办啊?至少你们要有要求我才能照办啊!”

  我今天算是郁闷到家了。这个芮兰兰确实很可怜,可我对她的感觉就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以我的性格是不会去管这种事情的,要不是玫瑰的原因我才懒得管呢!看兰兰半天没反应我只好再次问道:“兰兰你到底想他们怎么做,没关系尽管说出来,我们支持你。”

  “我……”兰兰吞吞吐吐半天还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玫瑰忽然开口道:“现在只有三个处理办法。第一,让萨贝和你结婚把孩子生下来。第二。让萨家给你一大比补偿以及赡养费,你自己把孩子生下来养大。要么第三方案,孩子打掉,让他家负责所有费用并支付一比精神损失费和医疗费用。你到底想怎么办?一二三挑一个,不管哪个我们都支持你。”

  圆圆也道:“你要舍不得孩子就生下来,反正我们女人又不是非要靠男人活下去。自己养孩子的单身母亲又不是就你一个,我不也是到现在都不知道父亲是谁吗?或者你还爱着那个花心大萝卜,那就干脆和他结婚绑紧他。”

  兰兰在那里不断的摇头。眼泪又下来了,最后表现地有些精神失常的状态。凌在我身边小声的道:“她快不行了,脑电图已经过警戒线了。”

  “维娜,电击麻醉。”

  维娜动作也满快的,芮兰兰毫无征兆的突然瘫软下去,玫瑰和圆圆同时扶住了她。吴芳华看着芮兰兰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她还是立刻反应过来推开大门让玫瑰先把芮兰兰放到客厅沙发上。她这可不是好心,只不过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而已。

  我对吴芳华道:“你儿子呢?”

  “陪女朋友去市区逛街去了。”

  “还真是个花花公子。”圆圆放芮兰兰躺好转身对吴芳华道:“打电话叫他回来。对了,让他把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也一起带回来。”

  “这个。”吴芳华有些为难的看向我。“我可以叫我儿子回来,可是那个女人是不是……?”

  我点点头:“不用带那个女人,直接把你儿子叫回来就行了。”

  “不行。”圆圆跳了起来:“那个女人也要带回来,我到要看看什么女人让那个花心大少甩了兰兰。”

  我有些生气的道:“萨贝是个花心地家伙。他换女朋友又不是因为这些女人。还是不要喊那个女人了。”

  吴芳华也立刻点头道:“对对对,还是不要叫了。”

  我虽然不知道吴芳华为什么护着那个女孩子,但是我反正觉得人家都是无辜的,这种事情本来就没有什么谁对谁错的事情。年轻人想尝试刺激。做错了事情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芮兰兰是可怜,但我帮她的唯一原因是玫瑰要帮她。就我个人来看,虽然萨贝有很大责任,但芮兰兰并非被强迫,她当时是自愿的。自己的错误判断就该承担责任。萨贝这样的花心不可能没人知道,我就不相信芮兰兰当初一点不知情,既然她知道还这样,那就怪不得别人。

  圆圆非常生气地对我吼道:“你到底是来帮我们还是帮她的啊?”

  我刚想张嘴就被玫瑰拉到了一边。“圆圆你别激动。神林他向来是帮理不帮亲。这件事情确实不该把那个女人牵扯进来,也许人家和兰兰一样只是被萨贝欺骗的无知少女呢!”

  “对啊对啊!”吴芳华赶紧复合:“都是我们叫小贝不好,就不要把那个女人牵扯进来了,我这就去打电话。”

  圆圆僵持了一会之后道:“你就叫你儿子快回来,别的不要说,要是那个女人跟回来了就别怪我了,她不回来算她走运。”

  “是是是。”吴芳华赶紧过去打电话。

  我被玫瑰拉到一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维娜他们就在房间里开始四处张望起来。他们现在还属于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地婴儿期。自然要多看看摸摸。

  玫瑰靠在我身上贴着我耳朵小声道:“你别生气吗。圆圆也是因为关心兰兰所以说话有些冲,你不要放心上。你是大男人。气度要大一点吗!”

  “我的习惯就是只帮理不帮人,这个是我的习惯。圆圆是你的朋友,我不会和她计较地。我只是说这件事情不该这么做。”

  “知道你大仁大义,回去会奖励你的。”

  “奖励?你有什么可以奖励我的?”

  玫瑰故意把身体挺直。“难道我不够资格做奖品吗?”

  我也故意和她开玩笑地道:“够是够,只是……!”

  “只是什么?”玫瑰疑惑的问道。

  我一把把她搂到怀里。“只是你怎么能用我的东西奖励我呢?”

  “两位。”吴芳华很不和时宜的插了进来。“我儿子正好在回来的路上。他已经到小区门口了。”

  “那正好,剩得我们浪费时间等他了。”圆圆反正对吴芳华是没什么好脸色地。

  玫瑰忽然问道:“那个女人跟他一起回来了吗?”

  “这我不知道。不过很快就能看到了。”

  玫瑰叹气道:“但愿她没回来。”

  “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乱来的。”

  大门口一辆敞蓬跑车冲进了院子在主楼前面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后下来两个人。这两个人走进房间后我和玫瑰立刻傻掉了。

  进来的两个人一前一后,前面这个帅气地青年不用说就是萨贝了,至于后面那个女人就太让人诧异了。跟在萨贝后面的那个一身西装的女人竟然是红月。

  “你们是……?”萨贝第一反应就是奇怪我们的身份,但是当他看到刚刚醒过来的兰兰和旁边扶着兰兰地圆圆时立刻激动起来。吴芳华拼命向他打眼色。可惜他都没看见。“你们怎么在这里?不是说过了我们结束了吗?”

  圆圆气愤地冲到萨贝面前大吼着:“你一句结束了就结束了吗?兰兰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那是一个生命,是说结束就可以结束地吗?”

  萨贝赶紧转身向红月道歉:“对不起,让你见笑了。”

  圆圆气愤的指着红月:“你,今天就让你认清楚你面前这个男人的真面目。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你不要再缠着他了。”

  红月非常有涵养的微笑着回答道:“对不起,我想你误会了。我……”

  “你什么都不用解释,根本没这个必要。”

  “你真的是误会了。”红月想解释可是圆圆完全不给她机会解释。

  “我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做到地,你们一个两个这么快就贴上他了。”

  红月看向我这边。“紫日。你们帮我解释一下啊!”

  圆圆惊讶的回头看看我然后又看看红月。“一个男人都不够,你连蓉蓉的老公也不放过啊?”

  晕。我估计圆圆肯定是极度憎恨男人,要不然不会有这么奇怪的反应。感觉上她好象对所有男性都反感,一开始在车上她就有一种抗拒地感觉。

  红月略微有些生气的道:“小姐,请注意一下你的行为。我只是以前认识紫日。让他帮忙解释一下,你可以不要乱猜测吗?另外,如果你有话要说,请等我说完再说可以吗?打断别人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我赶紧和玫瑰一起过去解释。“我们是以前在游戏内认识的朋友。圆圆你别乱猜。”

  玫瑰也道:“圆圆你别乱说啊。她是红月,我和你说过的。我在游戏里叫玫瑰,她叫红月,你不记得我说过了吗?”

  圆圆叫道:“她就是你们行会那个副会长?”她刚变好的表情突然又变坏了。“不对。就算她是你们以前认识的人,勾引兰兰地男朋友也是不对。”

  红月无奈的摇摇头:“麻烦你把自己的立场搞清楚,我完全是个局外人。你有证据证明是我勾引萨贝吗?再说你好象连我是不是他的女朋友都无法证明吧?”

  “可你们……!”

  “我们一起走进来的,仅此而已。你和我之前并没有见过面,而且显然你也不知道萨贝先生的女朋友到底是谁。你不过是看到我坐他的车到他家。然后我们一起进门而已,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什么?仅以此诬赖我为勾引男人的女人是不是过于草率了一些?况且据我所知萨贝先生还是单身,先不说我对他是否有意思,在他没有结婚前即使我想要和他交朋友又怎么了?谈恋爱难道也要排队吗?”

  “可是……!”

  “可是就算谈恋爱需要讲究先来后到。你也没有资格和我谈论这些问题。刚才听你地话,被萨贝先生抛弃地好象是位叫兰兰地小姐,那么你是以什么身份在说话?”

  “我是兰兰最亲密地朋友。”圆圆说的理直气壮。

  “好吧。就算你是兰兰小姐的密友,那又怎么了?包办婚姻新中国建国时就废除了。连他们的父母都插不上手。你就有权管了吗?”

  “可是兰兰怀孕了,他……!”

  “对兰兰小姐的情况我很同情。萨贝先生在这件事情上也该承担主要责任。但是请问当时是强奸吗?如果是强奸,那我们可以马上把萨贝先生抓起来惩罚他。如果是双方自愿的,我实在不清楚哪条法律规定萨贝先生一定要负责了。虽然我们国家的礼教不象西方那么开放,但是好象已经不是那种碰过就非要结婚地年代了吧?”

  眼看着圆圆的脸色由红转绿接着发紫,我赶紧拉住红月。“好了圆圆,你别和红月吵了。这可是我在游戏里的行会副会长,当初她一个人可是顶起了中国第二大行会神女盟,辩论你可不是对手。”

  玫瑰也赶紧拉住红月:“你就别欺负人家小姑娘了。我们的副会长可是能舌战群儒的女诸葛,就别在这里显示实力了,真气出人命你要负责的。”

  红月也稍微有些生气的半开玩笑道:“要是能说死一个也算我本事了,以后谁不听话我就把他说死。”

  我走到萨贝身边对他道:“我是楚蓉的老公神林,昨天晚上地事情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个解释。还有,对于芮兰兰的情况也希望你最好给个明确的说法。”

  萨贝立刻道:“对于扣押楚蓉小姐的事情我向你道歉,那是我妈的意思,我知道时楚蓉小姐已经晕倒了。我在她运倒后就让人把她送到了客房。她并没受到什么伤害,只是在我们这里睡了一夜而已。至于兰兰,我只能说抱歉。我这个人天生没有常性,小时侯地玩具从没玩过1星期以上,体育运动也是只喜欢了一段时间。总之我不能把精力长时间集中在某一件事物上,对于女朋友,在爱上她的时候我保证我是真心的,可是我不能坚持。一段时间之后我就自然没有恋爱的感觉了。如果兰兰觉得对她不公平。我愿意负责。不管她是想要钱还是想和我结婚,我都无所谓,不过我要先说明,即使和她结婚,我也不会再爱上她。不过我会像对朋友一样和她一起生活,这个我没有意见,只是我地爱不可能长时间留在一个人身上。”

  “你还真直接啊!我相信你的话,我老婆的事情大概真的你不知情。至于你母亲的责任我会和她单独谈。”我回头看看芮兰兰:“你怎么说?”

  芮兰兰看着萨贝。眼泪像断了线的串珠。“我想把孩子生下来。我们结婚吧。”

  我转向圆圆。“搞定了,这里应该没我们什么事情了。哦。对了,还有你。”我转向吴芳华。“虽然我老婆只是在你们这里睡了一晚上,但是没有造成损失并不等于可以不追究你的行为。”

  “我道歉。”吴芳华到是干脆利落。

  “道歉就完啦?”我看看玫瑰道:“听好了,我们不用你道歉,我们要些别的东西。”

  吴芳华赶紧问是什么东西。

  我笑着道:“名册。”

  “名册?”

  “所有你们联络地官员的名册。”

  吴芳华吓了一跳:“他们会杀了我的。”

  玫瑰走过去威胁道:“不说你死的更快。你说我们今天搞这么大动静他们会不知道吗?就算你没交出名册,用这个帐本我们慢慢查,有一两个月也能找到。你就是帮我们节约点时间。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就准备把牢底坐穿吧。”

  “我交,我交。”

  玫瑰笑着道:“这才对吗。”

  圆圆一直气鼓鼓的看着我们,我不知道她到底在和谁生气,或者她全都气。我反正不管她那么多。拿到名单才是真的。这东西拿回去捞点好处绝对不成问题。

  红月这次是来拿东西,我们离开她刚好和我们一起。圆圆虽然生气却还要留下来和兰兰一起解决之后的具体事宜。我提心吊胆地把红月送上玫瑰地车,等她们开出去了我才向楼上喊了声:“好了,都下来吧。”

  阳台上一闪跳下来几个人。刚才红月一进来斯哥特就认出来是她了,我的魔宠们红月可都认识,这要是看见就不好说了。也多亏他们反应快,当时立刻就转身上楼躲了起来,等红月走了他们才敢出来。幸好红月看到我和玫瑰也很惊讶所以没有注意到其他人地长相。要不然她在细看一下铁定穿帮。

  我们开车都不敢靠太近,直到玫瑰在车站把红月放下车我们才敢贴上去,把车交给了斯哥特,我自己跑到了玫瑰的车上。

  “呼!还好没被发现。”

  玫瑰看着我笑了起来:“你知道刚才红月在车上和我说了什么吗?”

  我边开车边好奇的问:“她说什么了?”

  “她问我除了这几个人还造了多少?”

  “什么多少啊?”

  “人造人啊!”

  “什么?她知道啦?”我惊讶的差点把车开人行道上去。

  玫瑰点点头:“红月也不是好骗的,她早就看到维娜他们了,要是辣椒和维娜他们不躲地话说不定还能混过去,可是我们一躲就变成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真是失算啊!”

  “先开始她还在猜测有可能是长的像,可是后来她想也不大可能。因为她看到了这么多人,不可能都是长的像的。后来她猜测是原来就是玩家接入游戏冒充魔宠,可是后来她又说这样违反游戏规则,龙缘不会干这种傻事。最后她考虑到你是龙缘的人,而龙缘的特长刚好是生物科技。不过她没有确定。我也没回答她。她只是怀疑。”

  “那还好点,乱猜应该没什么。真是郁闷,以后带他们出门一定要当心遇到熟人。”

  玫瑰安慰我道:“你也不要太担心。毕竟斯哥特他们本身在游戏内的长相和外面就有一些区别,而且服装和打扮一换也没有太多人认的出来。你只要特别当心一下维娜就可以了。其他地魔宠很多人不熟悉,不一定认的出来。维娜简直就是天天在城里晃,好多人都知道她,就算化装也很容易认出来。”

  “这个我会让维娜以后出来都小心一点的。哎呀糟了。”

  玫瑰紧张的看着我:“什么糟啦?”

  “我和夜之子约好今天早上在游戏里见面的,结果现在……!”

  玫瑰看了下时间:“才十点半,不算太迟,开快点,十一点应该能上线了。”

  一路狂飙回基地。斯哥特他们地车都被我甩不见了。斯哥特刚学会开车,速度还不敢太快。我告诉玫瑰帮我传话等他们回来让他们赶紧上线,我自己则先一步上线。

  刚出现在森林里就看见契约女神和夜之子以及那5个人一起围着火堆在聊天,这边和我们的时区刚好是反的,这边现在正是晚上了。他们显然等了我很长时间,我刚一上来就被他们发现了。

  夜之子第一个叫了起来。“老大你太慢了吧?放鸽子也不是这样的吧?我们足足等了你两三个小时了。”

  “不好意思,有事情耽搁了。”

  “真是地。也不上来打个招呼。”

  “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那个欧洲的女玩家立刻就跑了过来:“紫日,你这次一定要去帮我们完成任务。我们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

  “拜托,升级结束我才刚上线,先让我感觉一下变化行不行?”

  夜之子立刻道:“对了。说到变化是有不少东西发生变化了。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们几乎已经把变化都测试了一遍,现在很多功能都取消了,游戏变地像现实一样了。”

  “变动这么大吗?”

  那个欧洲女玩家想快点让我试我变化好跟他们去做任务,于是把我拉到了火堆边,包括夜之子在内的他们6个玩家开始给我介绍他们发现地变化。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到是已经混熟了,通过夜之子的介绍我也和他们简单认识了一下。

  那个带头的女玩家叫吉贝雅尔,她是个战士加法师的双职业者。一般出现双职业肯定都要比单职业厉害一些,这些人大多数是运气好碰到双职业任务。或者像我这样一上来抽奖拿到的。

  吉贝雅尔两边坐着两个女玩家,分别是弓箭手和法师职业地。弓手mm叫阿德帕娜,大约二十来岁,脸上竟然还有几个雀斑,长相也一般般,属于大众脸。据说她的那张弓属性很不错,不知道和我地复仇者比怎么样。另外那个法师mm叫圣玛菲安娜,年龄大约在十六到十八之间。不过欧洲人看起来比较早熟,小丫头已经和大姑娘没有任何区别了。

  两个男性玩家都是战士系,不过一个是狂战士,另一个是圣剑士。狂战士玩家叫利卡尔德,身高都快两米了。一身肌肉吓死人。圣剑士这位叫劳德,要是他把这身圣战盔甲脱掉换上一套黑斗篷,我保证大部分人会认为他是亡灵法师。这家伙瘦地就像骷髅外面包了层人皮,真不知道他当初怎么设计形象的。把自己搞地跟200岁高龄的老怪物似的。

  契约女神本身是npc,玩家这边地修改她不是很清楚,解说的工作自然就全都交给了夜之子他们。

  夜之子首先对我道:“紫日你是不知道,这次修改真是大的要命。最和我们这些玩家息息相关的是储物空间取消了。”

  “取消了?什么意思啊?”

  吉贝雅尔拿着一个包裹放到我面前解释道:“我们一上线就接到了系统询问物品处理的方式。我们身上地储物空间全都没有了,以后要带东西就要像这个包裹一样自己想办法拿着。”

  夜之子也接道:“系统这次是刚升级,所以问了我们是要把随身物品全都存到位于城市中的保管库还是全留在身边,或者自己选择那些放回去哪些放身上。带在身边的东西你可以用箱子装,或者用布包起来。或者直接拿在手上,反正没有储存空间可以放了。和现实一样,每件物品有一定的重量,只要你觉得自己拿地动大可以全都背着。”

  “奇怪,我怎么没有接到通知啊?”

  弓手阿德帕娜问道:“你是不是没有在储物空间装东西啊?”

  我点点头:“我有储物手镯,装这里也一样。而且我们行会的凤龙也能制造出装东西的特殊空间。”

  夜之子道:“所以你没有接到通知,因为你根本没东西需要分类。空间手镯和凤龙空间这类特殊物品携带空间没有取消,依然可以用。取消的只是玩家个人的物品空间。但是法师系玩家多出了一个技能就是空间术。可以制造用语存放物品的特殊空间,不过目前一级技能只能装不超过1公斤的物品。体积不限。说明上说这个技能最高可以到20级,满级后也只能装200公斤物品,估计没有人会浪费技能点练习这种能力。”

  “可是像我这样有空间手镯的人好象比飞碟好要罕见吧?其他人身上带着物品要怎么办啊?”

  夜之子回答道:“背着,或者装在袋子里放在坐骑身上挂着,和现实里一样。还有,携带物品会影响速度,负重多,耐力消耗就大,澳门赌博网站:还影响敏捷。放在坐骑上坐骑也和玩家一样会疲劳会丧失敏捷。不过亡灵系生物好象是没有耐力限制地,只是敏捷会受影响。”

  吉贝雅尔补充道:“现在还多了个体力平衡系统。耐力恢复的时候会消耗身体营养,所以你如果做大体力劳动,饥饿度会增长很快,而大量出汗的结果是口渴的比较快。”

  “那就是完全写实了?”

  “差不多。现在感觉基本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夜之子道:“现在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都不显示了,命中敌人不会再看到任何显示,受伤时人会和现实中一样出现虚弱等反应,不同的是游戏内的人生命力比较强,不象现实中那么容易死。”

  我打开自己属性一看,东西都还在啊。“这不是都在吗?”

  “你自己的是在,可是别人地都看不到了。还有,你仔细看一下,显示方式都变成函数曲线了,所有属性都是渐变,不会再出现整数了。”

  我仔细看了下自己地属性,好家伙,全都成了公式。我的攻击力是一个带有六个变量地函数公式,而这些变量到底代表什么我都不知道。这样的公式除了能把自己搞晕之外估计没什么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