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九十二章 失踪?绑架?
  ~日期:~09月18日~

  第九十二章 失踪?绑架?

  “东西确实不错,要是造价便宜点可以大量装备部队就好了。”

  主管也摇着头道:“这种重金打造的东西也就只能给你们这样的特种战力装备了,全军普及是别指望了,哪怕是简化版也装备不起啊!”

  斯哥特忽然从旁边的箱子里翻到个戒指拿了出来。“主管,这是什么东西啊?”

  “这个当然是戒指了。”

  “戒指放在我们盔甲的箱子里干什么啊?”

  主管又让人搬来了一面玻璃立在那里,然后他拿了把大口径的半自动****对着玻璃一通扫射,子弹打在玻璃上一通乱跳。“看到了,这是十五公分厚的防弹玻璃墙,别说枪,火箭炮也未必能把它怎么样。你们手上的武器想切开这东西恐怕也要很长时间,但是以后你们难免遇到需要对付这东西的情况。这种时候戒指就有用了。”

  斯哥特拿着戒指好奇的看着:“这是微型炸弹还是玻璃刀啊?这么厚的防弹玻璃它能弄开?这个看起来不就是很普通的男式大方戒吗?”

  主管微笑着一指玻璃:“你把戒指的上那个方的面贴着玻璃。”

  斯哥特拿掉盔甲的手套把戒指带上顶在玻璃上,但是没有任何变化出现。

  主管道:“稍微用一点点力向玻璃压一下。”

  斯哥特轻轻把戒指向玻璃压了一下,这力量非常柔和,应该不会有什么效果,但是事情和大家想的并不一样。乒!一声脆响吓了我们一跳,斯哥特直接向后跳出了七八米。那面玻璃墙仿佛突然崩溃的冰山一样碎裂成无数碎片,玻璃渣子掉了一地。

  “这……这是怎么搞的啊?”

  维娜忽然笑了起来:“我知道了。是超声波破窗器,不过这个功率好象大了点。”

  “龙缘出品。正品破窗戒,微电池驱动,一枚电池可驱动戒指发射十次。”主管拿着一把戒指走过来:“这些都是你们的新装备,每人三枚。”他把戒指发给我们后解释道:“第一枚方的是破窗戒你们已经看过了,第二枚比较大的是特殊储存戒指。”

  我从自己手里地三枚戒指中找出了一枚最大的。这个戒指的环非常宽,而且似乎还有些厚度,戒指顶上有个比较大的宝石,里面好象还有东西在流动。

  主管道:“这个戒指是空心的。里面装了液体麻醉药,一接触空气就会迅速挥发,戒指里有个小生物在这个宝石内,它起到开关的作用。你可以用自己的神经信号命令它释放毒素或者保持封闭。这些神经毒素只有麻醉效果,并不能致命。正常人吸入会出现三到五个星期的全身性瘫痪,但是不会造成永久性伤害。而且这种毒素是直接气化不是颗粒粉尘,除非带氧气瓶,否则防毒面具和空气过滤机都没用。毒素蒸汽透皮吸收。皮肤被有毒气体碰到一样有效,最少10小时地瘫痪是跑不掉的。”

  “那我们自己怎么办?”

  “你们的生理代谢和一般人不一样,这点毒素对你们根本没用,只要不长时间在高浓度毒气中滞留或者直接引用压缩的毒素液体就不会中毒,我想你们也不会去喝这东西吧?”

  凌拿着地三个戒指道:“那这个是什么啊?”

  主管换上第三个戒指道:“这第三个是电磁冲击器。内部发射源是用电鳗的细胞改进后得到的一种生物细胞。只要你们控制它发射电波,它就会瞬间发出强大的电磁脉冲。有效半径可以控制,但是最大不超过3公里。作用范围内的电子仪器,除非当时正好关机或者有大型电磁保护器否则一律烧毁。你们地盔甲和武器全都是生物化的。完全没有电子设备,使用这种无差别攻击的武器之后你们就可以占有绝对优势。”

  我立刻问道:“我们脑袋里的辅助芯片怎么办?那可是电子系统。”

  主管摇摇头:“你以为你们的骨骼仅仅是比别人坚固一些吗?你们地骨头就是可控半导体天线,在发射大流量电荷的同时骨头还起到屏蔽保护的作用。你们使用控电能力时自身不会受伤的原因就是你们地骨头。高压电都烧不掉你们的晶片,这点脉冲有问题才怪呢!”

  斯哥特恍然大悟的道:“我说怎么自己不怕电呢!”

  主管道:“大致上武器系统就这些,你们要稍微练习一下作战方式。你们主要是要注意发挥自身力量大速度快的优势,现在军队的格斗方式并不适合你们,主要还是要靠你们自己摸索。对了,还有一个是你们最好练习下怎么扔石头。”

  “为什么?”

  “我们技术部的意思是不给你们专门配备单兵热兵器。所以你们的远程打击能力就稍微差了那么一点点,不过考虑到你们自身的力量等级,如果你们扔石头足够准地话,并不比热兵器差多少,还不用担心弹药问题。其实你们不一定要扔石头,不管是什么都可以,反正以你们的腕力扔出去去的东西都该有足够的杀伤力,如果距离足够近打穿轻型防弹衣或者普通车辆的铁壳也不是问题。”

  其实主管这是在保护我们的自尊心。我知道为什么不给我们配备热兵器。主要原因恐怕是因为射击训练的成绩。维娜他们的枪法怎么练都只能达到一般人标准,根本没办法精确射击。反正打不中。干脆不装算了。

  玲玲道:“那还不如干脆给我们设计一张强弓,我们反正力气大,再硬地弓我们也拉地开,射程有保证,准确度也高一点。”

  “你这到是好办法,也不用回去设计了,基地就有现成的材料。你们等会我马上让人去做。”弓这东西也没太多技术含量,主管离开不到十分钟就跑回来了,手里还多了两张弓。“快来试试,我就做了两张,你们先感觉一下,要可以我回头让他们精加工一下产几把好地出来。”

  这里就有靶场,我们现场实验弓箭的性能。两张弓大小完全一样但是材料不同。第一张弓是300公斤拉力的强弓,对一般人来说这根本是拉不动地。但是玲玲过去像拉橡皮筋一样开了两下道:“好象软了点,这样对我们帮助不大啊!”

  主管尴尬的换了张弓过来。“这个是500公斤的,你再试试。”

  玲玲这次依然是很轻松的开了两次弓。“这个差不多了,不过我觉得应该加到550公斤或者600公斤更合适一点。”

  主管立刻道:“要不你先试射一下,我让他们马上去加工更强的弓。”

  玲玲点点头接过一支刚加工出来的钨钢箭,前方升起了实验火药武器用的碳纤维板,这东西硬度适中,最后可以根据子弹穿透了多少层板计算出武器穿透力。玲玲在游戏内练习过射箭。基本姿势还是很标准的。搭上箭开弓,稍微瞄准了一下一松手。乒。弓弦竟然发出了刺耳地锐鸣声,远处地面上一声用刀子划玻璃般的刺耳声音,听的我们有想吐的感觉。箭偏的连靶子都没碰到。

  玲玲不好意思的吐吐小舌头:“意外,意外。这是游戏外第一次射箭。而且这弓太强,没把握好力度,我再试几下。”

  第二箭果然有明显好转,箭直接打在了第一个靶子的左下角。这一箭的效果相当震撼。箭头撞上靶子后箭尾发生了倾斜横着撞上了靶子直接把整个靶子都炸飞了,巨大地声音吓的这边的研究员全都本能的向后一缩脑袋。

  “好家伙,跟火箭炮差不多了。”

  玲玲不动地方又射了地三箭,这次明显出现大幅度提高。钨钢箭笔直的穿过了500米外地第一层标靶后又连续穿了17层靶板,接着箭身发生了翻滚把第19个和第20个标靶整个炸飞了。

  “好强的弓!”后面的研究员都忍不住感叹了起来。

  正好刚才离开去赶制新弓的研究员又跑回来了,这次他抱着3张弓。他气喘嘘嘘地一把把的把弓递给主管。“这是550公斤的,这是600的,这是650的。”

  玲玲立刻接过550公斤拉力的弓试射了一支。结果直接穿了20层板之后把21到23号板全轰飞了。钨钢箭被拿回来时都弯的像麻花似的了。玲玲似乎还是感觉力量不够这次直接换了650公斤地。主管看这样子干脆又让那个研究员再去做几张更强的弓回来。

  玲玲用650公斤的弓一口气射穿了23层板并炸飞了24和25两层。这个爆轰能力取决于箭翻转后的剩余力量,和开弓力量关系不大,所以强弓不一定轰的就多,但是强弓肯定穿透力更强。

  很快那个研究员又按照主管的吩咐拿来了更硬的弓。这次他一口气拿了七张弓,从700公斤起步,50公斤一个档次一直加到了一千公斤。

  玲玲把这些弓全都试了一遍,7张弓都拉的开,但是1000公斤地那张有些费劲。最后玲玲用一张800公斤地弓射穿了29层板并把第30层和第31层直接炸飞了。

  “这个最适合我。”玲玲拿着这张800公斤的弓道:“后面地也能用。但是太费劲了。这个可以多次发射,而且比较灵活。”

  之后我们大家都测试了自己的拉力。铃音骑士中的男性全都用了850公斤的弓。而女性铃音骑士则清一色的800公斤标准。魔宠中晶晶和玲玲一样选了800公斤,其她魔宠和维娜都选了700公斤的弓。

  我自己最后选了那张拉力1吨的弓,这东西简直跟重炮差不多。我经过几次试射就掌握了技巧,最好记录穿了37层板并轰掉了后面3层板。箭被捡回来时已经变成好多碎片了,整个箭身都炸掉了。

  大家选择好重量后又通过脑波头盔直接在屏幕上画出了自己希望的弓的造型,之后精加工时会尽量按照大家爱好设计外观。我告诉主管弓最好也用生物材料。弓箭方面最好可以用重一点的金属,而且要做几种不同类型的箭杆。这样可以根据情况让我们自己选择使用哪种箭。

  主管把我们地改进要求都记录了下来并拿回去继续修改,我们则各自回去训练。现在已经天亮了,游戏升级也快要完成了。我正打算去训练室练习脑波控制,突然随身电话响了起来。大概是玫瑰打回来的。她昨天中午就该回来了,结果搞到现在还不见人,现在终于想起来打电话了。

  “喂。”

  “您好执行总裁,这里是基地电话总机。我们接到一个您的外线电话,请问是否接入?对方自称是楚蓉小姐的朋友。”

  “接过来。”真是奇怪。玫瑰出去这么久竟然不给我个电话,反到是她朋友先打电话过来了。

  话音嘟了一声,一个女性的嗓音出现。“请问是神林吗?”

  “我是。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声音听起来有些焦急。“你好,我是蓉蓉的朋友芮兰兰。请问蓉蓉她回去了吗?”

  “没有啊!她前天早上和我说要帮一个朋友办点事情,当时说晚上回来,结果后来又说要昨天中午回来,可是到现在了还一点消息都没有。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找她帮忙的朋友啊?”

  “对,就是我。”

  “她不是去给你帮忙了吗?”

  芮兰兰的声音很焦急:“蓉蓉确实是帮我忙来着。昨天晚上她本该给我电话告诉我结果地,可我一直等到今天早上都没有接到电话。我打她手机通了却没人接,留言也不回。我以为她回你那里去了。”

  现在不光是这个芮兰兰,连我都开始焦急起来了。“你们最后什么时候失去联系的?”

  “昨天下午三点的时候她从我这里出去帮我的忙,路上我们还用电话聊了会。可是她到了那个人那里我们就挂断了。之后我一直等一直等就是没等她打电话回来。我以为她还在谈,所以不敢打电话过去,我都快急死了。”

  “你在哪里?我们见面说吧,看起来事情有些麻烦了。”这个女人真是的。居然说她急。她不过是在等消息,大不了就是事情办不成,我却是老婆不见了,失踪可不是小事情。不过按说玫瑰也不可能有什么意外啊!她本身在特工部受过简单训练,后来又学了太极游,要是遇到歹徒什么的七八个应该是小意思。难道是交通意外?不会的!玫瑰出去时开的是基地地车,除非有人用火箭弹袭击她,否则交通事故是不可能伤到她的。只要她不受伤就该给我打电话啊!对了。车。玫瑰开的是基地的车。应该有跟踪器的。

  电话里芮兰兰正好回答道:“我在星龙学院主校区东门口等你。”

  “好地,我十五分钟左右到。”

  这次事情还不确定,不需要太多人,人少行动快一些,只带上维娜、凌、辣椒和斯哥特就够了。想想还是去实验室把小白也牵了出来,找人这种事情狗鼻子最有用了。到基地入口警备室拿了台跟踪器定位仪,告诉他们一旦蓉蓉回来要马上通知我。挑了辆大型商务车离开基地,我担心玫瑰的安全也没心思开车。司机工作交给斯哥特代劳。

  还别说。斯哥特真是深得我心,车子一路像发疯似的狂飙着向学校门口进发。路上我看了下定位仪。这个东西能显示的信息很多,并不单单是定位而已。我把自己地手按在指纹锁上,这样可以打开最高功能。在这种状态下我可以遥控汽车运转,相当与遥控玩具,只是体积大了点。

  先看了下定位,车辆的位置在江边的超豪华别墅区里。这个地段虽然谈不上寸土寸金,但一般人是绝对买不起的。小区里的房子都是庄园式的别墅,而且有巨大的庭院和花园。能在这里买房子地人家都属于有钱人中地中上水平,别说小区街道上林立的监视器和无数保安。这样的人家自己没有保镖都是奇怪事。按说这里不会有危险吧!

  确认位置后我选择了车内监视器。汽车中央车顶的监视器亮了起来同时然后把画面传输到我这里的跟踪器上。驾驶座空着,车内没有人。我控制摄象机转了一圈。车子很正常,没有受损痕迹,门也是锁着的,但是车里没人。

  我又切到车外视角,车顶的一个小盖子收了起来,一个球形监视器升出车顶。首先看到地是一面白墙,转动一下看到好多车。好象是在一个停车场里。这个看起来是人家自己地停成库。车库并不大,里面总共就十二个车位,现在除了玫瑰这辆车之外还有8辆车。车库里空空地,除了车一个人都没有。车库门开着,但是看不到人。

  车没事至少证明不是交通事故。调用车况记录显示玫瑰昨天下午两点十七分把这车停在这里就没有回来过,也就是说玫瑰应该还在这里。知道这些我心里放心多了,至少玫瑰应该没出事。不过奇怪的是她为什么不给我们回个电话呢?

  关闭跟踪器,我们已经快到学校门口了。我又回播了那个芮兰兰地电话。她很快接了起来。“是蓉蓉吗?”她的声音充满兴奋。

  “是我,神林。我已经到门口的小广场了,你在哪?”

  “哦,是神林啊!”她的声音又低落下来。“我在中央花坛边上,我正拿着手机。我旁边还有我另外一个朋友。这里就我们两个女孩子。”

  她这么一说我立刻向花坛边上看了一下,果然,花坛边上总共就五个人,其他三个都是男地。有个穿着绿色绒面套裙的女孩正坐在花坛边上打电话。旁边一个穿身牛崽套裙的运动型女孩正在她旁边搂着她。

  我们的车用很快的速度在他们面前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我直接拉开车门一招手:“上来吧。”

  她们两个抬头看看我立刻明白过来跳上了车。我拉上车门把追踪器丢给前座地辣椒让她指挥斯哥特往别墅区开。我对那个绿色衣服的清秀女孩道:“你就是芮兰兰吧?我是神林,这些是我……同事。我已经知道玫瑰的车在江边别墅区了,你们知道她去那里干什么吗?”

  了。兰兰喜欢一个我们学校的败类帅哥萨贝。然后两个人就那个……你明白的哦。结果后来兰兰就那个了。”她比了下肚子,我立刻明白过来是兰兰怀孕了。圆圆接着道:“可是萨贝把兰兰甩了,而且萨贝他妈还来羞辱了兰兰。这次蓉蓉也是我喊来了,前天我和蓉蓉陪兰兰一起去他家讨说法,结果他们家没人在家,昨天下午蓉蓉说她一个人再去一次,可是一去就没消息了。”

  维娜插嘴道:“这么看来是这个萨贝使坏?”

  圆圆立刻摇头道:“萨贝只是我们同学,应该不会做出什么来。我就担心萨贝他妈。那个女人在外的名声一直就不怎么样。为人刻薄的很,我就是怕她对蓉蓉干坏事。”

  我摇摇头:“这我到不担心。以蓉蓉的能力。不是那么简单被算计的人。再说了,这么多人知道人进他们家了,他们怎么说也要注意点,哪怕要报复也不可能在自己家动手啊。傻瓜才干那种事情呢。”

  圆圆无奈的道:“很不巧地是萨贝他妈就属于白痴的类型,要不然我们也不担心了。上次她冲到学校来羞辱兰兰时被学校的机器警犬咬了一口,我怕她拿蓉蓉报仇。”

  我对前面的辣椒喊道:“还有多远?”

  “大约五公里左右。”辣椒回答。

  “差不多够了。”我对辣椒道:“把跟踪器给我。”

  距离这么近跟踪器应该可以追踪人体电极的位置了,我打开追踪器的开关输入需要搜索的人员信息,可是我忘记关声音了,追踪器居然马上叫了起来。“发现神经殖入物信号,已经锁定方位。目标生命状态正常,神经活动完全静默。可能处于昏迷或熟睡中。”

  兰兰和圆圆都惊讶的看着我,我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她们地眼神,因为我很紧张。现在已经快九点了。玫瑰除非熬夜,很少这个时候还不起床地,也就是说她大概不是在睡觉而是昏迷。什么人能让玫瑰昏迷?

  我抬头问圆圆。“那个萨贝家很有钱吧?”

  “他们家开公司的,好象叫什么衡伟实业。”

  我立刻按下追踪器上地按键接通基地电脑:“女娲,帮我查下衡伟实业的经营者是什么人。”

  女娲这样的电脑反应速度和一般计算机是不能比的,我刚问完她就回答道:“是一个叫萨德的49岁男性和一个叫康中地43岁男性。”

  “萨德的妻子叫什么?”

  “吴芳华。女,47岁,广安夜总会老板,另外还有一座小型酒店。传闻作风不好,人员也极差,曾因酒后架车并袭击交警被拘留过15天。其子萨贝23岁,和你在一所学校,不过他读的是文艺表演专业。”

  “这个家族还有什么关系网吗?”

  “萨德和市公安局副局长薪有德交往密切。我在城市安全监视器上曾多次看到过两人一起进入一所叫龙川的高级会所。这所会所是本市一黑帮背后支持,怀疑有不正当服务项目,市局曾突击检查过一次但是没有收获。吴芳华本身没有什么势力,但是怀疑她和本市另一伙黑帮头目有染,但未经证实。”说到这里兰兰和圆圆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但是听到下面的话兰兰的脸色立刻难看起来。“萨德本人还是学生。社会交往基本来源于其父母。性格懒散,形象较好,有些颓废气质,对青春期女性有较强诱惑力。数据显示其学习成绩还算一般。唯一的缺点就是花心。大学之前已经换过14任女朋友,并致使其中3人怀孕,后分别在三所私人诊所进行人流。大学两年半期间结交女友6人,并致使其中一名叫芮兰兰地女学生怀孕。目前的女朋友是你们隔壁学校的一名女教师,并确认已经有不正当性关系。”

  晕!女娲还真够直接的。要命的是维娜还补了一句:“女娲,你怎么知道谁怀孕谁做人流了啊?那种小医院也有记录吗?”

  “安全监控系统可以扫描人类基本特征,怀孕一个月以上孕妇就已经可以分辨出体内地第二个生命特征,有些女性进入小型医院。出来后第二生命信号消失,逻辑推断的结果只有人工流产。”

  兰兰也顾不得奇怪了,现在她除了哭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圆圆现在是又担心蓉蓉又心疼兰兰,也没时间疑惑了。

  斯哥特忽然道:“到小区门口了。”

  几个保安看见了我们的车已经跑了出来站在路障前面等着了。这种小区的业主都有遥控器,回来时直接按开关路障会自己收起来。但有时候会有客人来访,保安需要上来询问登记。因为是高级别墅区,出入地都是些有钱人,保安自然不可能让他们下车去保安室填写登记。虽然大家都讽刺保安狗眼看人低。可站在保安的立场。你还不得不这样做,除非你工作不想要了。

  我们刚到门口保安就过来了。“你好。请问你们是这里哪一家的客人?”

  圆圆从后面伸出头道:“我们是萨贝的同学,现在要去萨贝家。”

  “请等一下让我们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我拉开门跳下车走到保安跟前把他拉到一边,他疑惑的看着我道:“我去帮你们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把他裤带上挂的读卡器拿了出来在上面一刷,读卡器立刻响起了合成电子音:“国家高级人员卡,请绝对配合行动。”

  这些读卡器是公安部统一强制购买的,所有有保安的单位都必须购买。这种读卡器识别时不会读出详细信息,只读出简单等级信息。用这种读卡器时会同步向公安部网络发送信号留下电子存根。一来防止有人冒充国家军、警人员,二来防止警察以权谋私滥用职权,有这个记录你想跑都跑不掉。

  “萨德家里有点小麻烦,我们要去调查一下。”

  保安立刻紧张地问道:“要我们怎么配合?”

  “你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在这里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向你的领导打电话,更不要通知萨德家地人。除了你们这里这几个保安连别的保安都别通知,还有帮我们打开门就行了。”

  “是,明白了。”保安赶紧转身还打开路障。其他保安也听到了读卡器的声音。当然二话不说开门。

  我的卡可是龙缘特殊人员卡,外加军队的将军等级卡整和出来的,这种小路障我当然有绝对通行权。上车顺利过关,直接开到萨贝家地大门口。今天是休息天,萨贝应该在家。女娲地监控头没发现他家人有外出地情况,可惜小区内摄象头太少,没有完整信息,要不然就知道玫瑰到底在不在了。

  虽然已经基本可以肯定玫瑰在这里。但是没有确切证据,目前还不能太莽撞,万一真是冤枉人家那就不好说了。这年头记者比苍蝇都多,连军事机密都经常被他们搞到,更别说我们这点事情了。那要是暴光出去龙缘损失可就大了。

  我和圆圆一起到门口。透过高大地铁门可以看到一个小广场一般的欧式庭院,主楼离大门还有二百多米远。圆圆按下门边的开关,等了一会一个电视通话器上出现了一个女人的面孔。“请问您找谁?”这个女人看起来是管家。

  圆圆立刻道:“我是萨贝的同学。”

  画面中的女人忽然被推开了,一个明明已经年纪很大却画着妖艳无比的浓妆地女人出现在画面中。“又是你们这群小婊子。还有脸来啊?”这个人我不用猜也知道是吴芳华。说话这个样子难怪人缘不好。

  圆圆立刻回敬道:“你这个老女人别太嚣张,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

  我拉开圆圆道:“我们今天不是来找你吵架的,楚蓉为什么在你们这里逗留了一晚上到现在还不回来,你开门让我们进去见她。”

  “我不知道什么楚蓉椰戎的,快给我滚。”画面突然切断了。

  我再次按下门铃,画面又亮了起来。“叫你们滚听不懂人话啊?”

  “楚蓉昨天下午来你们这里就没有回去,你别狡辩,非法禁锢国家机要人员的罪名可不清。”

  “哈哈!”那个女人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那个小婊子是来过。不过只说了几句就走了。她到哪里去卖我怎么知道。还非法禁锢,就你们这种小屁孩知道什么叫非法啊?还国家机要人员,哈哈,几个穷学生还机要,撒谎先打个草稿好不好?”

  我以近懒得和她计较那些不堪入耳地脏话了,先确认玫瑰是不是在这里才是第一。“我老婆的车昨天到这里就没有再启动过,难道她会丢下车徒步从这里走回市区吗?”

  “搞不清楚你说什么,什么鬼车啊!快滚。老娘看到你们就生气。”画面再次切断。

  圆圆还要按通讯器。我阻止了她。“斯哥特,把追踪器递给我。”

  拿到追踪器后遥控玫瑰的那台车启动。通过车顶监视器遥控车子倒出车位从车库开了出来。我们在院门外面看到车子从侧面一座建筑里冲了出来。果然是玫瑰的车,看起来就是这里了。我直接关掉了玫瑰那部车地引擎回头对斯哥特道:“把门撞开。”

  这种大铁门就是个摆设,人可以踩着上面的艺术雕花翻过去,车能撞倒它,其实什么都挡不住,就是个象征。大门被轻易冲开,保安和公安线路同时收到无声警报。保安知道我们进来就是到他家,看见了也当没看见。公安部的线路需要女娲中转。女娲当然直接就屏蔽掉了,所以根本没人管。

  大门被冲开,虽然外面没人管,家里却有人。大门右边和车库相对的是一排二层小楼,里面出来一大帮拿着电棍的人。这家竟然还有保镖室,我先开始就知道他家肯定有保镖,但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屋子里出来二三十人,竟然还牵出来七八条藏熬。

  兰兰吓的缩在车子里面像瘫痪一样。圆圆虽然紧张但还不至于影响自身活动。斯哥特把门撞开后就和其他人一起下车了,凌把小白也牵了下来。对方看我们也带着狗立刻就把藏熬地绳子松开了,这些猛犬刚一脱离绳子立刻就冲了上来。

  在狗里面藏熬算是猛犬,说是犬王也不夸张。但小白已经基本上算是怪兽了,狗永远只是狗。凌一松手小白就冲了过去,白色的身影和黑色地身影一接触立刻就是一条藏熬飞了出去。20秒八只藏熬全躺地下了,所有的死亡原因都是颈椎粉碎性骨折。狗,再凶也是狗。

  那边的保安开始还跑的挺起劲。小白干掉藏熬之后对他们一呲牙,那些人全都定格了。既然这些人养藏熬,肯定知道藏熬的厉害。一条能在20秒内干掉8条藏熬的狗代表什么他们比谁都清楚。小白虽然名字叫小白,可它一点都不小,这小家伙真正小地是年龄。他的体积比藏熬明显大几圈,简直就像小北极熊。

  “你们都傻站着干什么?想滚蛋是吧?”主楼地大门突然打开了,吴芳华带着四个一身保镖工作服地家伙走了出来并对这边的其他保镖训斥起来。

  这些保镖虽然知道小白厉害,但是考虑到自己地工作还是冲了上来。

  我一指那些人:“别留下残疾就行了。”

  小白虽然不能说话。但是它能听懂,得到命令后它立刻冲了上去。凌对着那边看了一眼,两个保镖突然莫名其妙的拿电棍去捅身边的人。被凌操纵地人能看到自己的行为却控制不了身体,两个家伙突然叛变的行为先是搞的大家一阵疑惑,接着在他们两个不断攻击下终于开始反击。凌反正不在乎,打的不是她自己,倒了两个再换两个。

  二三十保镖对付一般人或许还算精悍,碰到正规军都不如。更别说我们这样连特种兵都可以一对一百地超人。一转眼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保镖这会全在地上打滚呢,小白奉我命令不能留下残疾,所以专挑屁股和大腿肉多的地方下口,结果就成现在这样了。

  我转身走向主楼,吴芳华稍微有些惊讶,但是她并没恐惧。我想她要么属于不知死活的人,要么就是身边四个保镖是高手,她有恃无恐。

  “跟你们说了她已经滚了你们还撞门。真是粗鲁。我家大门可是连着报警器地。一会警察就到。”这个女人居然还有心思说这个威胁我们。

  我亮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卡。“我刚才说了我们是国家机要人员,你非说我和你开玩笑。你们这里的保安都有电瓶车。如果不是接到通知不要出动,你以为他们会这么长时间还不出现吗?”

  吴芳华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转为盛怒状。“你们别得意,哼,干掉你们老娘照样可以找人顶罪,你们几个学生知道什么叫社会啊?”

  “你一个老巫婆知道什么叫社会啊?”玫瑰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主楼的三楼。我抬头一看玫瑰竟然站在阳台上向我招手并用开玩笑的声音喊道:“我的王子快来救我,把下面这个老巫婆干掉。”

  圆圆立刻对上面叫道:“你这个花痴居然还在这里发春,没事干什么不打个电话给我们,想急死我们啊?”

  玫瑰笑着道:“我被老巫婆囚禁了,你还怪我。”

  突然看到玫瑰,我悬着的心总算落回肚子里了,此时正是心情大好。配合着玫瑰喊道:“公主等着我,马上就去救你。”看样子玫瑰并没什么事情,但是显然她被扣押了一晚上。以我对玫瑰地了解,她大概是昨天发现事情不对,为了避免出现意外而假装没有反抗能力被俘。这个院子里毕竟有这么多保镖还有狗,她不是我们,学了太极游也还是普通人,对付十几个人没问题,几十个就不一定了。所以她干脆选择了静观其变。反正有人知道她来这里,今天她不回去肯定有人会找她。而且她伪装成普通的柔弱女孩,关键时刻还可以挟持人质,比当时直接逃跑和那些保镖硬碰要安全多了。这就是玫瑰和一般人的不同,她毕竟是特工出身,这种小场面冷静思考之下马上就知道最佳方案。要是一般人当时一跑,最少被抓住一顿打是跑不掉的。

  吴芳华已经气的七窍生烟了。女人最恨别人说她丑,特别是像吴芳华这种明明已经年老色衰还打扮的跟个老妖怪似的女人。都快五十岁人了,竟然还穿了套开叉到腰的紧身旗袍,那肚子上地肉跟米齐林轮胎人差不多一圈一圈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