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九十章 摆脱旅游团
  ~日期:~09月18日~

  第九十章 摆脱旅游团

  我真没有想到原来各族的城堡竟然是可以移动的战争都市,澳门赌博网站:先开始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城堡呢。“喂,我说蚁族图腾,你们这些城堡可以建造多个吗?”

  “多个?”

  “就是说我建造十个八个的蚁族城堡可以吗?”

  “啊?”图腾们被我的反差搞糊涂了。蚁族图腾奇怪的问道:“刚才你还说建造城市很贵,每个族一座城堡你都嫌贵,建那么多干什么啊?”

  “我开始不知道你们的城堡这么强悍当然觉得贵了,可是既然你们的城堡能移动,那就是说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城市了这样的城堡我怎么可能嫌贵呢!垃圾一件就嫌多,可是没人会嫌宝石太多的吧?”

  “你还真是贪心啊!不过你想要也没有办法,我们的移动城堡是以我们十三个图腾为魔力中枢的,没有我们再多的城堡也是摆设。”

  “那你们可以复制吗?”

  “你想的美,图腾是集合本族信仰而产生的精神聚集体,你以为是种草洒下种子就长啊?”

  “紫日。”可可豆忽然从后面跑了过来,但是晶晶和玲玲机敏的把他挡住了没有让他过来。他隔着晶晶玲玲对我喊道:“那边游客要动身了,你这边完工了吗?”

  我赶紧把蚁族图腾背在后面转身对可可豆道:“我们快好了,你先回去整队,我们马上回去。”

  “那我先回去了。”可可豆又张望了几眼,可是除了倒地的图腾树外什么都没有看见只好走了。

  可可豆一走我赶紧对身边的魔宠道:“快,把这些家伙都给我挖出来,不过宝石先别急着打碎,它们这么多大家伙还不如放在宝石里好携带。冰雪女王们先回空间门。让斯哥特他们都出来,再带200亚龙骑兵然后你们就把空间门关上吧。小纯,你们带夜月回凤龙空间治疗一下,看起来她还要昏迷很长时间。”

  魔宠的优点比玩家要多,最重要的是他们绝对服从,而且从不会偷懒。只要任务分配到位,任何魔宠都会努力尽快完成任务。我的指挥下周围立刻动了起来,大家分别处理各自的事情。

  蚁族图腾忽然道:“别急。除了我们外你要把我们各族地种子带上。”

  “种子?”

  “就是母虫之卵。没有母虫我们走了有什么用?”

  “那母虫卵呢?”

  “你现在转身。”我转了个身。“向前走十一步。好,就这里,向下挖,各族的母虫卵都在下面。”

  我立刻召唤出玫瑰藤:“这里,给我全部掀开。”

  土层迅速的被剥离,地下露出了十三只直径一米多的肉球。“呃!怎么这么恶心啊?”红色的肉团上布满了不出来地气味。

  蚁族图腾气愤的道:“这是没有成型的母虫卵。样子当然不好看。人类胚胎刚成型的时候不也是红色的肉团?”

  “起码大多数生物没有你们绿色的血液。”

  “你这是种族歧视,我还觉得你们红色的血液很恶心呢!我们的绿色血液好歹还有植物地清新气味,你们那些恶心的红色液体还带着腥味,那才叫恶心。”

  “好好好,算我说错了。”

  “什么叫算你说错了?本来就是你错了。原则问题要搞清楚。”

  “行。我错了还不行吗!”真是的,神仙妖怪都被我耍的团团转,碰到几只虫子却被他们耍的团团转,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主人。图腾都挖出来了。”辣椒把一把水晶递到我面前。

  “很好。”我接过来就想往手镯里放,结果竟然塞不进入。系统提示城市核心不能放入储物空间。我赶紧打开凤龙空间结果也放不进去,凤龙说这个是压缩魔法物品,他地空间装不了这种东西。我赶紧对着空间门那边喊:“喂!先别关门。”

  斯哥特迎面从森林里跑了出来:“主人?出什么事了?”

  “空间门呢?”

  “已经关闭了。”

  “晕!晚了一步。”我把水晶全都递给死哥特:“帮我先收着。”

  “哦。”

  地面下的母虫卵虽然个头很大但是可以放入手镯内,我们挖出了13族的13个母虫卵然后统一集中放到手镯里。收起其他魔宠后我带着凌和斯哥特他们以及亚龙骑兵返回了营地。

  可可豆老远看见我过来第一个反应就是戒备起来。可可豆惊讶的看着我:“紫日,你这是……?”

  夜之子刚好从后面地帐篷出来,他压下护卫的剑。“没事,是紫日的卫队。”

  “卫队?”护卫疑惑的看着他。

  夜之子解释道:“紫日的人形召唤生物比较多。所以我们习惯上称为紫日的私人卫队,不觉得很形象吗?”

  旁边的护卫傻傻的点着头:“是很形象,但这也太多了吧?”

  夜之子笑了笑没有回答他。我从对面走了过来,游客中几个站在前排地女玩家立刻捏着鼻子后退。我看看身上对她们道:“如果你们和几百万只虫子在一起混战一夜,你们就该知道我已经算是个体面人了!”

  一个小姐捏着鼻子道:“可我们只是在帐篷里睡了一夜,所以我们无法理解您的体面,不介意的话清洗一下是个好主意。”

  “如果小姐们不介意一起的话,我也认为这是个很不错的提议。”

  “那我们一起吧?”这名女玩家是个欧洲人。完全不象中国女孩那么腼腆。她这么一说反到搞的我不好下台了。

  算了。比就是清洗一下吗!谁也没说非要脱光了才能洗的啊!“请吧。”

  这个女玩家刚要跟我走后面一个女玩家叫了起来:“附近难道有可以洗澡地地方?”

  “当然。”昨天晚上我就发现了附近有个小瀑布,森林里这样地地方很多。

  “我也要去。”那个女玩家叫了起来。“昨天晚上我就想洗澡了。森林里地空气总感觉蔫呼呼的。”

  “那你们还有谁想一起地?”可可豆这次干脆直接问了一下,他反正只在乎游客的兴趣,毕竟顾客就是上帝吗!

  被可可豆一搅和最后变成了全体出发,也幸亏那个瀑布下面的湖不算太小。大家实际上只是下去冲一下,跟本不用像现实中一样认真洗,毕竟游戏没有设计玩家身上会积灰的功能。《零》中只是因为战斗或者运动会产生汗水,还有打仗时一些血水或者泥浆也会附着在身上,这些东西洗起来都很快。

  我是等大家都上岸了才下水地。要不然大家肯定不敢再下水了,毕竟我这一身绿色的黏液可不是谁都能接受的。

  冲洗完之后我刚走到水边,突然脚下一滑。扑通。一个水花飞起之后一切变的无声无息了,斯哥特他们推开阻挡的人群冲入水中,只见水面一阵翻滚,过了一会我又从水里出来了,斯哥特他们则拖着一条水蚺从水里走了出来。

  “这么多人偏袭击我。真是出门不利!”

  夜之子站在岸上道:“是因为你身上全是血腥味。它不袭击你难道袭击我们吗?”

  一开始那个欧洲女玩家道:“其实我觉得有可能是因为紫日先生的肉比较嫩吧?”

  “你什么意思啊?”

  “你自己知道。”女玩家笑着走开没有和我多说,我莫名奇妙的摇摇头跟着大家重新上路。

  还别说,森林里的怪物确实非常之多,但是更重要地是有用的材料也极其丰富。袭击我们的怪物几乎就是用钱堆出来的,那些野兽的牙或者皮毛几乎都是很贵重地材料。周围的地面上时不时就能发现一些特殊矿产。另外一些则是很稀有的植物,反正游客们玩的是很高兴。

  在中午十二点左右大家集体聚餐了一次野味,大厨师烧出来地就是和自己做的不一样,人家练的就是生活职业。技能属性就相当于味精,同样材料他做出来就和你自己做的不一样。午饭之后游客们纷纷道别并打开卷轴返回城市,之所以这么快结束是因为再过两个多小时就要停机升级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本次的主要游客,那几个厨师和探矿人员的储物空间都满了,再发现下去他们也没办法携带样品了,所以只好提前返回。前面不到一公里就到森林的第二防御圈了,那里比这边要危险的多,游客们大多只想感受下刺激而不想去送死。生活职业死亡也要掉级地。

  队伍解散后可可豆带着大家返回,但是竟然还有游客留下了。

  “你们为什么不走?”留下的是三个女性玩家和两个男性玩家,而且看起来是一伙的。这五个人中有一个就是一开始那个故意刺激我的欧洲女性。

  那个女玩家看起来是首领,她走到我面前拿出了一柄……我不知道该说这是什么,它看起来像剑,但我肯定那不是剑。它的握柄很长,大约有一尺多,而护手前面则像是把钥匙。唯一的不同是它比一般的钥匙大很多。那东西前端就像现在的防盗门使用地那种四向交叉地钥匙。但它不是四个方向而是六个,感觉像六柄大刀刀背对刀背的连在了一起。这六个面上都有高低起伏地齿。和钥匙没什么区别,而且有些面上还有几个不规则形状的洞,这么高级的防仿造技术还真是难得啊。

  “现在没别人了,我们直说吧。”那女人把东西又拿了回去。“我们五个是一个行会的,而我们有任务必须进入森林深处使用这柄钥匙开启一座神庙。我们需要的是神庙内地一件藏品,而其余宝藏我们可以对半分。怎么样?有兴趣吗?”

  “为什么找我?”这个女人很精明。这同时说明她很危险。

  “这是临时决定。”这女人直视我的眼睛位置,尽管我带着面具她看不到我的眼睛,可她还是盯着我。“你的身份让我觉得你比一般人更加可靠,而且你恰巧有这样的实力。”

  “你知道我们的身份?”夜之子在我前面问道。

  这个女人看着夜之子,手指却点向我的胸口。“我知道她的身份。”

  我看向这个女人。“你为什么觉得我地身份比较可靠?”

  女人非常肯定的道:“因为女强人大多比较稳重,而男性中的佼佼者却好坏参半。”

  “我说小姐,你好象搞错了。我不是女人。”以前我长的比较柔和,被人误认为是女性也就算了。现在我身高明显增加。而且她到现在连我长什么样子都没看到居然还说我是女人。从见到他们开始我的头盔一直带着面具,她不应该搞错性别啊!

  这个女的笑了起来:“你不用再装了小姐。你绝对是女人。”

  夜之子看着我很突然的问了句:“老大,你什么时候做的变性手术?”

  我直接关闭翻译系统对夜之子吼道:“去你地,再说我把你阉了做中国最后一个太监。”我转回头面对这个女人再次打开翻译系统:“如果你只是想看下我的脸这没什么问题,你不用拿我的性别刺激我。你到底从哪看我像女人?”

  这个女人一副被我看穿了吧的表情:“你伪装的确实很不错,不过很不幸地是你有破绽。虽然你走路的样子模仿的很像男人,但是你从不在我们面前直接作战,仅有的一次出手还是用地两个回旋刃。你是怕攻击姿势太女性化而被发现。另外,你故意把自己弄的一身臭味实际上是想遮挡自己身上女人的体香。”

  夜之子笑着凑了过来:“老大你还有女人香啊?让我闻闻。正好我怕女人还没有闻过呢!”

  我扭头打了个响指,斯哥特把头伸了过来,我对他道:“把我旁边这家伙拖到林子里阉了。”

  斯哥特一招手,两个铃音骑士把夜之子一架拖了出去。夜之子在那里鬼叫:“靠,这是什么npc啊?这种东西都听的懂?”

  那个女人满意的看着我道:“最后一大破绽。你从不拿下头盔,实际上是不想让人知道你其实是女性,夜里你不在营地睡觉也是因为怕别人在帐篷里看出来。”

  “真是有趣的推断。不过请问我为什么要女扳男装呢?”

  “因为女性通常是被保护的对象,你要是让人知道自己是女性,护卫工作可能不好进行,一方面游客会骚扰你,你因为工作又不好直接使用女性保护功能,而另一方面,老板可能因为你是女人而给你很少的工资。你们这边落后地国家,女人比较没有地位。所以你不愿意让人知道你是女人。”

  “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但是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一些吧?首先,我不是智利人,虽然我是护卫,但那是临时客串。第二,不在你们面前战斗是怕你们反胃,我比较习惯把敌人切的碎一点,你这样的女士可能会受不了尖叫起来。第三。夜里不回营地是因为我有个不方便让你们看见的朋友。我在陪她聊天。第四。”我一边摘下头盔一边道:“之所以不拿下头盔是因为森林了非常危险,保护住要害最多的头部是一名战斗经验丰富玩家的基础知识。”

  那个女人看到了我地脸之后先是惊讶然后释然地道:“还说你不是女人。这相貌是男人的吗?”

  “小姐,我们亚洲男人地线条本身就比较细腻,请不要用欧洲人的风格评价我们。另外,我承认自己确实长的比较女性化,但我绝对是货真架实的男性。”

  “不信。”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总不能让你现场检验吧?”

  后面的一个男人走出来道:“管你是男是女,这个任务接不接?”

  “任务我很有兴趣,但是……!”

  “但是什么?”五个人一起问了出来。

  “但是我没时间。”

  “你怎么会没时间呢?”那个带头的女人问道。

  “又不是只有你们有任务。你们认为我这样的人有可能是没有来历的小人物吗?”

  被我这么一说他们五个一起看向我的胸甲侧面,玫瑰形状的徽章非常醒目。“你是行会的会长?”他们虽然知道那是行会徽章,也知道那是会长才回带的首领徽,但他们不是中国人,不知道这个徽章的意义。

  “对,我不但是会长,我的行会还不小。我们也有自己的任务,这次当护卫是有特殊原因,而且正好顺路。”

  “我们的任务也是在森林了,你应该可以顺便完成的,而且我们的任务并不赶时间,我们可以先和你一起完成你的任务再无完成我们的任务,你的任务涉及的任何利益我们都不碰行吗?”

  我想了一下问那个女人:“你们是哪个国家的人啊?”

  “我们是法国人。”

  “还真是理想主意的国家!”我小声的感叹着,没想到被那个女人听到了。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赶紧打岔。“这样吧。还有一两个小时服务器要重启,你们要是不介意的话等开机以后我们上线再谈怎么样?”

  “那就先这样吧。”那个女人看起来也不是真的很急,他们同意我的意见后纷纷原地下线。

  我和夜之子告别之后也打开空间门和契约女神交代了一下大致情况,为了避免我下线后契约女神一个人在这里不安全,我特地把空间门打开放在了这里并和大地母神打了招呼,我不在的时候她可以随时进出,这样不管什么问题都不用担心了,反正没人敢进大地母神的领地。

  交代完契约女神之后我又把没有真身的魔宠全都放进了空间门,他们不能和斯哥特他们一样下线,防止他们无聊把他们都放出来让他们活动。虽然升级的过程他们可能会像睡觉一样没有知觉,但是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再次上线,先准备一下总没有坏处。

  全安排妥当我才知会了斯哥特他们一起下线,摘掉头盔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电话联系龙缘安置区的那些会员,通过她们转告艾辛格那边,在停机下线这段时间要做好准备,所有npc进入一级戒备状态,玩家下线之后他们就是唯一的安全保障,我不想因为这次升级损失什么。行会就像自己的孩子,辛辛苦苦看着他一点点壮大,又伤神又费力,可是还舍不得他,必须不断的更加努力让他变的更强!权臣的野心不知道和我这个心态是不是有共通之处。

  等我打完电话斯哥特他们都已经到餐厅了,这帮小子下线第一件事情就是餐厅报到。自从有了真实的身体,这些家伙在龙缘基地里最熟悉的地方就是餐厅。这帮家伙现在已经超越了b1部队的那些猛人成为了食堂大厨门公认的第一饭桶,斯哥特现在更是名列饭桶榜中榜头名的饭桶王。据炊事班长老吴说,斯哥特一顿的饭量等于外务电话部那8位接线员mm一天的总饭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