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八十九章 虫灾下
  ~日期:~09月18日~

  第八十九章 虫灾

  就在局势眼看就要被控制住的时候,局面突然发生了转变。轰隆一声响,旁边的一块被冰冻的地面突然炸裂,碎冰穴飞溅之中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大洞,一只体形接近宠物狗大小的巨蚁从地面下钻了出来。

  一开始出现的雷电火蚁都只有蝗虫那么大,虽然这个体积已经不是蚂蚁的正常体积了,但勉强还符合昆虫的正常体积,可是像狗一样大的蚂蚁就另当别论了。新出现的巨蚁抗寒能力明显好过原来的雷电火蚁,而且这些家伙的数量竟然也不少。我们周围陆续出现了几个大坑,更多的巨蚁钻出地面开始向我们发动攻击,我不得不再次放出钢铁银蜂和晶甲虫投入战斗,这些巨蚁比刚才更要命。

  新出现的巨蚁在星瞳的显示上标明为雷电战蚁,等级200,比雷电火蚁高不了多少。战蚁防御力方面似乎也没怎么提高,这么大的个头只比战蚁防御高出5%,而生命值也只多了10%左右,完全就是一碰就死的类型。但是,这种200级的生物比一开始的雷电火蚁要厉害的多,因为它们的攻击力以及攻击速度都有大幅度提高。战蚁的攻击力足足有雷电火蚁的五倍多,而且同样时间内可以多做一倍的攻击次数,同时这些家伙力量更大,速度更快,且明显带有毒性。

  就在战蚁大量涌出的同时地面上突然飞起几块大冰块,一群更巨大的怪蚁钻出了地面。这第三种蚁的体积比战蚁只大一点点,但是它们的体形更加细长,而且最为醒目的是它们的背上竟然有一对透明的翅膀。

  飞蚁。这是飞蚁!我刚明白怎么回事,地面上地飞蚁就晃动了几下腹部,然后张开翅膀腾空而起。先开始我的钢铁银蜂还占有飞行优势可以自由进攻任何目标,现在飞蚁出来了。钢铁银蜂立刻被缠住了,优势不复存在,战斗立刻变成了一面倒。

  “啊!”我们后方的地面上突然也出现了地洞,更多的战蚁和飞蚁钻出了地面,冰雪女王的队伍里也开始遭到袭击,眼看着战线全线崩溃,我真没想到竟然被这些小虫子击败了。

  冰雪女王的队伍被冲散,魔法寒冰开始消融。我们的队伍开始迅速瓦解,大量小型火蚁也开始恢复了知觉加入战斗。晶晶的绝对屏障在大量战蚁地进攻下终于崩溃,小龙女还算反应快,一个水沐霜华炸开附近的战蚁拉着晶晶迅速升空。可是飞蚁们并不愿意放过她们,大量飞蚁迅速贴了上去开始围晶晶和小龙女的战斗组合。

  我迅速召唤出了阿嫡娜。“试试你的歌声是否有效。”

  阿嫡娜刚出现就被我拉着飞了起来,飞蚁迅速追了上来。阿嫡娜张嘴好象说了什么,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听到,这应该是定向声波。追赶我们的飞蚁像被杀虫剂命中了一样突然掉了下去。看起来高频震荡对这些脆弱的生命有一定效果。

  就在我以为找到治敌武器时,地面上突然升起了大群新飞蚁。这次出现的飞蚁体积差不多有矮种马那么大,飞起来声势比钢铁银蜂还要猛,更重要的是这东西太多了。

  夜月忽然用心灵接触对我道:“主人,让大家马上落地并打开最强防护。我要用禁忌能力。”

  “你要干什么?”我一边问一边迅速指挥飞在空中地个体迅速下落。

  夜月没有回答我,几乎就在我们刚刚落地的瞬间,她突然从黑暗的树林上方跳进了蚁群中央。“禁术——时间枷锁。”

  夜月身上突然一闪,一道淡黄色的可见光组成的冲击波迅速扩散了出去。周围地东西只要被光幕包裹进去的全都禁止了下来。这是一种很特殊的结界,它禁止了很多东西,比如说行动。我感觉自己完全无法控制身体,周围不分敌我所有被包裹进来的东西也都一样停了下来。和行动同时被禁止地还有重力,一些正在空中的东西像进入了宇宙一样居然飘在了空中,可是它们并不是完全禁止。重力消失了,但是惯性似乎还有一点效果,有的虫子漂浮在空中还在移动。它们撞上别的东西然后弹向另外一个方向,并不是完全固定的。

  夜月保持着仰头向天的姿势在这个黄色空间的中心位置,光幕扩大成了一个直径超过三百米的大球,连地面下都被包裹了进来,这个范围内地东西都停了下来。

  就在我以为这个空间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时候夜月突然再次念道:“禁术——逆行之轮。”

  周围我的钢铁银蜂全都变成了水银回到了我的黑水晶内,而晶甲虫全都像电影倒带一样迅速返回了我手上的虫穴,而那些怪蚁竟然开始迅速变小,飞蚁的翅膀逐渐消失并跟着缩小。其他的怪蚁也是不断变小。最终所有的巨蚁全都缩小到看不见了。在变化地不光是我们和怪蚁,地面上一些树叶竟然开始慢慢变绿并飞起来回到了树上。

  夜月好象是在把时间向后倒。这个空间内地东西全都在退化。枯萎的树叶恢复了生机又回到了树上,钢铁银蜂回到了基本状态水银状,晶甲虫也退回了虫穴内。幸运身上被咬出来地伤纷纷恢复了正常,我和魔宠们的魔力值都在迅速恢复,至于那些巨蚁,我想它们是被退化到虫卵状态了。

  虫子们刚刚消失,夜月突然毫无预兆的倒下去。黄色的空间瞬间崩溃,时间恢复了自由,所有东西也都恢复了行动,一切恢复运转,只是虫子不见了。

  “夜月。”我赶紧过夜月的情况。属性显示这是特殊技能导致的暂时性昏迷,属于禁术带的副作用。

  我赶紧对小龙女道:“赶紧用水把这里都淹起来,不能让这些卵再孵化了。”

  小龙女刚才也被打的很惨,现在当然不想重来一次。冰雪女王们在小龙女把地面淹没后再次施法冻结了地面,那些卵在没有成虫照顾的情况下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被低温杀死。

  “呼!差点让蚂蚁给啃了!”

  晶晶站在我旁边道:“主人。我觉得好象敌人还没有小灭干净。”

  “没有消灭干净?你感觉到敌人了吗?”

  晶晶还没来及回答,旁边一棵大树突然升了起来。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树妖,但是等大树向侧面倒下去我才知道是有东西在树下面出来了。大树被完全掀飞了出去,林木间少了棵树,天上的光亮也可以照射进来了。现在时间已经是这里地凌晨了,晨光还算比较明亮,借着那点投射下来的光线我可以确定这依然是怪蚁,不同的是体积。

  新出现的巨蚁差不多有头大象那么大。虽然还不及坦克的体积,但是对昆虫来说这算大个头了。轰轰几声,又是四棵大树飞了出去,五只新出现的巨蚁一字排开在我们面前。

  我和魔宠们迅速聚集到一起戒备的东张西望起来。能把我逼到这份上它们也算头一个了。我打开凤龙空间让凌和小纯她们几个人形宠都出来,看来单靠我们几个对伏不了蚂蚁们。

  凌她们虽然没出来参战但是她们可以感应我的思想,昨晚一夜奋战她们都知道。凌和小纯迅速靠到我身边,小纯小声地道:“主人,认识你以来。这次算上你最狼狈的吧?”

  凌笑着道:“小纯你上次下线时没看龙缘的物种基因谱吗?”

  小纯摇摇头:“我没看。”

  辣椒提醒道:“龙缘新物种论之进化谱:进化是循环的,终点既是起点,越进化越集中,越集中越脆弱,越原始越分散。越分散越安全。”

  晶晶跟着道:“我们比怪蚁高级,所以我们单体实力更强,总体表现反而更脆弱。至今为止反到是晶甲虫和钢铁银蜂一直在抵抗进攻。”

  玲玲看着对面的巨蚁问道:“它们怎么不动了?”

  我摇摇头。刚才召唤出魔宠后我打算集中防御,可是我们和它们对峙了半天双方却相对安静了下来。忽然其中一只蚂蚁动了起来。我们这边全都紧张的戒备起来,生怕哪里再钻出一堆大蚂蚁来。

  那只巨蚁虽然动了却没有过来,它转了个身向我们侧面跑了过去。难道它们是想分割包围?

  幻影提醒道:“主人,它好象是冲着那些图腾去的。”

  晕!把那些东西忘记了。那些东西本来就距离不远,巨蚁动作又很快,这一愣神它已经到了。我跟着追过去,那边剩下的四只巨蚁立刻向我们前方穿插企图阻止我们,可是就在它们快要到我们前面时。图腾地方向突然传来了声音。

  “让他们过来。”巨蚁突然一个集体刹车停了下来,反到把我们搞的莫名其妙的。那个声音道:“请过来,不要害怕。”

  我带着魔宠们戒备的看着巨蚁,可是这些家伙就像定格了一样完全没有理睬我们的意思。我们小心地移动到了图腾区附近却只看到那只先开始过来的巨蚁正站在一根图腾柱的旁边。我四下张望了一下却没有看见说话的人。

  “不用找了,是我在和你说话。”声音再次响起,来源竟然是巨蚁身边地那根图腾柱。

  “你是什么东西?”

  “我是守护图腾。”

  “守护图腾?你是守护某种生物的守护图腾还是在守护某个地点的守护图腾?”

  “严格来说我是守护蚁族的守护图腾,但我现在的作用是守护蚁族的圣物。”

  “蚁怪,和他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先试试实力怎么样再说啊!别又像上次一样找个软脚虾。”另外一根图腾柱竟然也说话了。而且明显是另外一个个体。

  就在我还处在惊讶之中时旁边的另外一根柱子竟然也说话了。“昨天晚上该看的也差不多都看过了,老蜈蚣你就不要再挑刺了!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合适地我们也不容易啊!”

  又是一根新的柱子加入了对话:“老蝎子说的对,我们十三部族等到这个机会不容易。必须要慎重。”

  一个带有柔和的女性声音地柱子加入对话:“都别吵了,先看看这个人是否能接受才是真的。”

  “彩蝶说的有道理。”第一开始那根图腾柱对我道:“我们十三部族代表森林虫族中的十三个旺族,我们希望可以扩大自己地力量融合到你们外面地世界中,昨天晚上不过是先测试下你的表现,现在看来还算不错,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接受我们地邀请成为我们在森林以外世界地代言人。”

  “为此我能得到什么?”本人一贯风格,不做亏本买卖。

  图腾柱非常直接的道:“我知道你的实力提升遇到了瓶颈,而我们是虫族。我们没有瓶颈这个问题,如果你愿意帮助我们,你在得到我们虫族的全面支持的同时还可以得到虫血的帮助进化你的身体。”

  这图腾柱的意思很明显了,我地800级关卡任务在它这里。遇到这个情况你说我能不同意吗?再说这比买卖似乎也不错,虫族的力量虽然我不清楚,但是昨天晚上的测试已经很明显了,要是真打起来我们不是虫子的对手。

  “你们需要我怎么帮助你们呢?”

  “把我们带回去。”

  “你是说把你们这些柱子全都弄回去?”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些图腾柱。“拜托,你们一个个都是几百米高三四米直径。你当我是泰坦啊?再说了,你们有十三根,我怎么搬啊?”

  那个女性声音的柱子道:“你看到地不是我们的本体。这些柱子只是封印我们的大树,我们的本体被封在了树里面。”

  “那没问题,我来帮你们挖出来。”

  “你确定愿意接受任务吗?如果你把我们释放出来却不完成任务我们可是会惩罚你地。”

  “放心。我答应的事情从来都会做到的。”这帮家伙手里捏着我的800级关卡任务,我想不答应也要有办法升级啊!

  一开始那个蚁族的图腾柱再次道:“那好吧,既然你同意接受我们的要求就把我们从封印中弄主来吧。这些东西我们虫族没办法碰,所以只能你自己来了。”

  怪不然这些家伙自己不出来呢。原来是因为本族的帮不上忙。我走到蚁族的图腾柱旁边问道:“你大概在什么位置啊?我要找个地方下刀啊!”

  图腾柱道:“从地面向上两米地高度,你从那里开始把树干截断。”

  “明白。”我先兽化到狼人形态然后找到了距地面两米的高度用永恒一剑切了下去。当。一声仿佛砍到钢铁的声音,剑竟然弹了回来。我惊讶的摸摸树干。“靠,你这是什么木头啊?”

  “木头是普通木头,关键是封印的力量强化了树干的硬度,要不然也不用等你来了,我们自己就出来了。”

  “那我怎么办?刚才一剑下去就砍了一寸深,按这个速度放倒一棵树起码要一天时间。你们这么多根。等我都挖出来就该是半个月以后了。”

  被叫做老蜈蚣的那个柱子道:“砍不动你不会用锯子吗?真是笨蛋啊!”

  “你再吵我就把你丢下只带他们十二根走。”

  “你以为我怕你啊!我们十三个的任务是连着地,不带我等于一个不带。”

  “老蜈蚣你闭嘴。”又是一根柱子发话了。

  “切,好好,我不说了。”

  蜈蚣图腾终于安静了下来,不过他地话到是很有道理,我迅速把永恒变成了双人用的锯子。“幸运,你和瘟疫过来拉锯子。”

  “又是我们卖苦力!我要求加人工!”

  “快点干活,不然回去扣工资。”

  “好好。我干还不行吗。”

  我召唤出瘟疫。幸运和他一龙一边开始帮忙锯树。这个封印魔法看起来相当强力。用永恒变地锯子用起来都好费劲。折腾了十几分钟才进去一点点。按这个速度虽然比直接砍快一点,但还是要几个小时啊!

  “幸运你们先停下。”我走到树边上对图腾柱道:“你们这个大树怕不怕火啊?”

  “想都别想。这东西水火不惧。”

  “酸可以吗?”

  “没用。”

  “那黑暗侵蚀呢?”

  “没试过。”

  我一招手。“凌,过来试一下。”幸好我人多,什么类型的都有。

  凌走到树干边上在掌心凝聚了一个小黑暗侵蚀贴上去试了一下,结果是有效果,但是还比如直接拿刀砍来的快。

  我坐在那里想了半天忽然想到了办法。“对了,还有晶甲虫吗!”

  晶甲虫刚被召唤出来就被喊停。“你最好别让它们过来。”图腾柱道:“这个封印就是对抗虫族的。你地虫子也是虫族的一种,靠近会爆炸的。”

  我不相信的拿了一只晶甲虫扔了过去,晶甲虫刚碰到树干就爆炸了。看来这个东西是真的不能碰虫子。

  “连根拔可以吗?”我问道。

  图腾道:“封印的魔力来源于地下,只要你把树砍断,上面的部分就会恢复一般树木的硬度,到时候你想怎么切就怎么切,可是绝对不能碰根。那些根是魔力加强地,一旦受伤就会疯狂反击。你恐怕没办法对付整个森林的植物的共同反击。”

  “真是麻烦,这东西到底谁给你们封的啊?”

  “生命与森林之神。”

  “你们怎么得罪他啦?”

  “她说我们破坏树木。”

  “蚂蚁吃大树吗?”

  旁边的蜈蚣图腾立刻叫道:“都是被毛虫族害的,其实我们不吃树的,就是毛虫它们来是啃树叶,女神说我们十三虫族是一体的。非要把我们全给封了。”

  “晕!原来女神还喜欢玩诛连九族地游戏啊!”

  蚁族图腾道:“你到是快想办法啊!”

  “我已经有办法了,不过就是有些危险,我怕连你们都给弄坏了。”

  “放心,我们是被封在虚无空间内的。我们本体不在树里面,只有树被破坏我们才会回到正空间,可以说我们实际上不在这里,所以不会伤到我们的。”

  “那我就放心了。”我伸出一只手指道:“别急,我去拿点东西马上回来。”

  放冰雪女王出来之后空间门一只没关,到现在还立在森林里呢,反正那东西里面有大地母神的气息一般东西也不敢进去。我一路跑回空间门里,不一会我又抱着两个箱子回来了。

  “这是什么啊?”图腾柱疑惑的问道。

  我打开箱子拿出了一捆黄色地棍壮物。“这叫**。威力可不小,一会保准连树干一起炸飞。”

  “你悠着点啊!”

  “放心,我心里有数。”

  从箱子里拿了几捆**在树干上绑了一圈然后我和魔宠们拿着剩下的**跑到了好远的地方,由图腾柱指挥一只小火蚁去点火,反正它们不在乎牺牲一个小型火蚁。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之后紧跟着地面一抖,我们出来地时候大树已经倒在地上了,剩下的半截树干正在冒着青烟。

  “还是**比较快。”我对晶晶他们道:“再去空间门里搬几箱过来。”

  晶晶刚走可可豆又跑了回来。“紫日,这边怎么啦?”

  “没事。我发现几棵树满有特点的想移植回去。营地里的人都起来了吗?”

  “有些人已经起来了。不过还没有到时间,人也不齐。暂时不急着走。”

  “那你先回去和大家在一起吧,我这边马上就好。”

  “哦。”可可豆一头雾水的被我打发走了,晶晶他们则搬着**回来了。

  剩下的十二根柱子我一次性捆上**然后拉了根总导火索出来。又一只小火蚁爬到了导火索边。扑哧一声火苗窜起,导火索迅速分开向各个**点烧了过去。一阵地动山摇之后周围只剩一地树桩了。

  我走远处走了回来让幸运用翅膀把烟吹走,剩下的就是地上的树干了。图腾们兴奋地让我快点动手,我当然不会手软。就像图腾们自己说的一样,大树倒下之后硬度明显变成了正常树干的硬度。永恒砍木头还不根切豆腐差不多,几刀下去就把蚁族的图腾挖了出来。

  “这就是你的本体?”我拿着个还不如乒乓球大的红色水晶问道。

  “这是封印我的虚无空间的大门,砸碎它我就可以出来了。”

  “砸碎?”有了前面地大树地教训我可不敢再狂妄的认为自己可以轻松敲开它了,一块烂木头都能硬到那种程度。水晶会怎么样?

  蚁族图腾发现了我地担心,忙解释道:“这只不过是个一般的水晶,不用多大力气就可以打碎的。”

  “早说吗!”我把水晶向空中一排,当它再次落下时永恒已经变成了一个垫板躺在地上了。我把水晶放在永恒上对玲玲招招手:“砍开它。”

  玲玲二话不说上去一剑,水晶应声而断。一个黑色的小弹子球一样的东西从水晶里弹了起来直飞到离地三米高地地方才停下,这个黑色的物体开始迅速扩大,我和魔宠们赶紧后退。当黑色的东西扩大成一个足以把我的全部大型魔宠都放进去的体积后才停了下来,然后它突然消失了。

  黑色地空间突然消失。而在原本的黑色空间覆盖的区域竟然多了一只蚂蚁,确切的说是蚁类生物地雕塑。

  “好大的蚂蚁。”幸运都忍不住感叹起来,竟然有比他还大的蚂蚁。

  这个雕塑中明显是一只张着钳子一般的巨颚正摆出攻击姿势的兵蚁,它的体积比我的魔宠们都要大,周围的大树都被它压倒一大片。巨蚁雕塑是某种黑色地不明材料制造的。表面看起来不是很光滑但是手感不错。站在它下面有一种被压的不敢抬头的感觉,真是好有气势的蚂蚁。

  “喂,你不是说你不大的吗?这叫不大吗?你让我怎么搬啊?”

  “就这么搬。”声音发出的同时巨蚁突然缩小最后变成了只有二十厘米长的模型蚂蚁。缩小后地蚂蚁图腾依然是黑色,材质完全没变就是体积和重量都变小了。“这样你能搬了吧?”

  “能搬了能搬了。你们其他地图腾是不是都会这招啊?”

  “当然。要不然你以为你拿的动吗?”蚁族图腾继续道:“回去之后你要为我们建立城市把我们放在城市里作为图腾雕塑,我们以后会为你保护城市地。”

  我兴奋的道:“你们这次多亏是碰到我,要是别人你们就算让他带回去也没有用。”

  “为什么?”

  “因为我有现成的城市,而且非常之大。除了我的城市,别人的城市也放不下你们十三个这么大的雕塑。”

  “你不要搞错了,我们每一个都需要一个城市,不可以集中放在一起。”

  “每个一座城市?那不是要十三座?”

  “怎么啦?”

  “还怎么啦?城市是要用人力去盖的。你以为是捏泥巴啊?十三座城市,你还真敢说,不过你们也不用太担心,幸好我城市够多。”

  蚁族图腾忽然道:“十三座城市都要新的,不可以用已经存在的城市。”

  “开什么玩笑?十三座新城市?”

  “对,十三座新城市,每个城市用于存放我们其中之一。城市的结构和大小都要按照我们的设计建造,每一座城市都不能马虎。”

  我惊讶的简直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你们先等等。你们的意思是不但每个图腾一座城市。而且每座城市都要按照你们这里已经设计好的样式一丝不苟的照做?”

  “放心。我们需要地城市并不很大,而且按照我们的设计这些城市以后将成为你攻城掠地的最佳选择。相信我,澳门赌博网站:你不管花费多少都不会吃亏的。”

  “我现在已经觉得在吃亏了。”

  一个新的有着比较柔和男性嗓音的图腾加入道:“契约者,你知道天空城堡吗?”

  “当然,我自己也有一座。”

  “什么?你有一座?”这个图腾的声音先是惊讶然后变的很沮丧:“我们在这里还自以为自己是法力无边地神,可是人家已经有强大的战斗城堡了,蚁怪,我看就不要强迫他了,虫族的命运看来是受到神的诅咒了。”

  我走到那个发出声音的图腾柱前面问道:“你是哪一族的?”

  “蜓族。”

  “你是说蜻蜓吗?”

  “蜻蜓只是我们蜓族中比较大的一支。那不等于我们全部。”

  “你刚才说的战斗城堡是什么东西啊?”

  蜓族图腾道:“那是古老地战争机器,依靠我族的特殊能力而完成的蜻蜓城堡。”

  “你是说一座可以自由移动并随意悬停或者转向的城堡是吗?”

  “差不多吧。”蜓族的图腾仿佛回忆着往昔时光。“在虫族辉煌地时代,我们的蜻蜓城堡是空中的霸主,强大的蜓族勇士从城堡里杀出,那才是我们地时代。”

  一旁另一个声音道:“别会议你的破蜻蜓城堡了,我们蜂族的黄蜂堡垒不是更加强大?也许飞行能力我们不如你们,论到打仗我们的黄蜂城堡绝对胜过蜻蜓城堡百倍。”

  一边的女性图腾再次开口:“你们就别吹了,大家一起在这里立了这么多年谁还不了解谁啊?蜻蜓城堡速度第一。黄蜂堡垒战斗第一,我们蝶族的巨蝶都市才是运载能力最强的。”

  蚁族图腾加入道:“你们这些只会飞的有什么好啊?和龙族抢地盘地时候还不是都给打下来了?只有我们蚁族的军蚁堡垒一直坚持到最后,光跑的快有什么用?”

  自从蚁族加入之后场面就开始乱套了,那些图腾在一起时间太长可能已经吵架吵习惯了,现在上一点小事情就能吵起来。各族似乎都有自己的城堡。而且各个种族的城堡功能还不大一样。

  我了解了个大概之后看他们也吵的差不多了,突然大叫一声:“都给我安静。”世界突然安静了。

  “你们都给我安静,现在由蚁族图腾做为代言,其他都不许说话。”我对蚁族图腾道:“你们族的城市建立之后难道可以在地下行动吗?”

  “当然。”蚁族图腾道:“我们蚁族的军蚁堡垒可以在地面上快速移动。遇到敌人大部队还可以迅速钻入地下躲避。”

  “也就是说你们地城市是能动地?”

  “不能动怎么钻地啊?”

  “那蝶族的城市该不会是靠扇动翅膀飞行地吧?”我实在想象不出一座蝴蝶形状的都市拍着翅膀飞行是个什么概念。

  蚁族图腾道:“不不不,虫族城堡的腿都是可以动的,这帮助我们在地面上行动,但是飞行之类的特殊能力是靠魔法来完成的。蝶族的巨蝶都市是完全不能动的,它的翅膀实际上都是空心的,里面可以住人。”

  “那蚁族的城市呢?”

  “我们蚁族的城市可以利用土行魔法潜入地面下在地下移动,但那是魔法效果不是通过爪子挖洞之类的方式。我们的城市移动后是不会在地下形成地道的。”

  “那移动速度呢?”

  “在地下肯定会很慢,即使是再强大的魔法也只能起到有限的作用。我们的城市在地下移动速度只和人类的正常步行速度差不多,不过我们上到地面后可以快速移动,大约能达到一些比较慢的四蹄动物的速度,至少比人快些。”

  “移动中可以转向吗?”

  “只要你愿意,横着爬都没问题。当然,这仅针对我们蚁族城堡,像百足族的蜈蚣城堡恐怕横着爬有些困难,但是转弯很灵活。他们的城市能弯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