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八十五章 护卫考试
  ~日期:~09月18日~

  第八十五章 护卫考试

  轰轰。日本船也不甘被动挨打,竟然向港口内北方联盟的货轮开炮还击。接下来可想而知,两边谁也不让步,炮弹就在我们头顶飞来飞去。

  中国北方联盟的船是艘十五万吨左右的大型货轮,装备的大炮都是活动炮,口径小数量也少。日本人的船是一艘八万吨左右的武装运输舰,虽然船小了点,但是火炮很多,两边竟然打了个旗鼓相当。

  夜之子在我后面叫着:“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吧?”

  我两只手指着两边的船。“这个十几万吨,那个接近十万吨,我们这个不足50吨,你说我们做什么?”

  夜月忽然指着港口旁边峭壁顶端的炮台问道:“那个应该能用吧?”我和夜之子同时看向炮台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快艇迅速到达港口侧面的悬崖下面,我召唤出凌和契约女神一起负责看守我们的船,我自己则直接飞了起来。夜月对爬悬崖到是很有一套,她直接用自己的武器插进山体借助臂膀和尾巴的力量轻松就上去了。夜之子更方便,这家伙就是传送移动的类型,刚才还在我身边,下一秒就到上面去了。

  海面上战斗的是商船,他们不是在进攻港口,所以这个炮台上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我们只看到三个在看热闹的npc守卫。一般炮台只配备一两个了望手,不到战斗状态是不安排人员在炮位上准备的。这三个守卫看到我们第一反应就是一愣神,下一秒他们看到了一双迷人的大眼睛,然后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成了雕塑。玫瑰是有刺的,夜月的美丽眼睛也是不能看的。

  不管三个守卫,我直接跳到了港口炮台的炮位上并召唤出了自己地两个分身出来帮忙。港口炮台装备的都是要塞炮,这东西口径很大。只要几炮应该就可以把那艘破船打成废铁。我让大家先不要着急开炮,先给炮台上的全部8门炮都装入弹药,然后瞄准日本武装运输舰。全部完成之后我喊开始,我和自己的两个分身加上夜之子每人负责两门炮,只要拉一下击发绳就可以了。

  海上两条船正射的起劲,突然港口炮台上轰的一声巨响,四门要塞炮同时开火。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炮台上时,日本人的运输舰突然升起了三个火球。船尾后面还升起了一个水柱。看到这个情况,大家地反应都是各不相同。日本人的反应是生气,北方联盟的船员是兴奋,而智利人是惊讶。

  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炮台上又响了一声,这次四中二,日本战舰总共两次中了五发炮弹,瞬间就开始倾斜下沉。而且好几门炮都哑火了。这个时候港口里那艘刚刚装完货物离港的不知名中国行会的运输船也加入了战团开始向日本船开炮。虽然这艘小船的炮不多,但是日本船已经快不行了,现在是越沉越快。

  我在炮台上对大家道:“这两门再装一发炮弹,打完就闪。”

  “正和我意。”夜之子兴奋的打开炮膛,我的战士分身又把一发炮弹塞了进去。

  其实要塞炮并不是一般人可以使用地武器。它口径太大,炮弹重的要死,要不是我和战士分身狼人形态时力量很大根本没办法装弹。这种东西平时都是四个人借助专用工具才能装弹的。

  重新装填完之后我们稍微调整了下角度再次开炮,日本运输舰本来已经被打的半死不活了。这次又是两发全中,突然一下在水里翻了个身把肚皮翻到上面来了,日本船员全都给扣到了船下面去了。

  我收回分身对夜月和夜之子道:“任务完成,快闪人。”

  “了解。”

  我们撤退的速度非常快,总共三个人来地快跑的更快,直接跳下悬崖爬上小船,开足马力调头就跑。智利人的港口卫队冲到炮台上时只看到三个一脸猪哥像的石雕和几门炮口还在冒烟地要塞炮。他们从悬崖上向下看了下,周围数百艘大大小小的船只来来去去他们根本不知道哪艘是目标。

  夜之子大笑着道:“哈哈!小日本这次哭的眼泪都没了。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港口炮台为什么会突然帮助北方联盟打他们的船。”

  “估计北方联盟也是摸不着头脑。这种冲突按说港口炮台是不会帮忙的,他们肯定也正奇怪呢。”

  “哈哈!反正这次打的过瘾,小日本连还击都来及就完蛋了,真够过瘾的。”夜之子笑着笑着突然指着前面对我喊道:“小心!”

  “恩?哇!”我光顾着回头讲话了,没注意到前面迎面过来一艘快艇,我赶紧一把舵轮把船打的横了过来,一个大甩尾洒了对面那艘船一舱海水。

  “你们不看路地啊?”对面船上的人气愤的叫嚷起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赶紧道歉。

  对面船上一个穿着盔甲的人道:“我们要赶着去追查潜入炮台的间谍。就不和你们计较了。以后在港口里开慢一点。这里限速7节,超速要罚款的。”

  “是是是。”

  哈哈。这些居然是找我们的人,不过他们的想法肯定是炮台上那些人架船逃跑,没想到我们敢往港口跑。说了我们几句后对方迅速向外海开去,同时港口内又冲出几艘挂着红十字地船,看起来是去抢救日本船员地,不过被我们刚才那么一气猛打,生还的能超过十分之一就算奇迹了。

  我们就这么若无其事地从一艘艘捉拿我们的快船旁边开过去,对方看到我们的旗帜根本连查都不查。一般人的理解,会帮助中国战舰打日本人的,那就算不是中国人起码也要是韩国或者别的什么亲中国地国家,美国人是不可能帮中国船打日本船的,他们不帮日本人打中国船就不错了。可是谁会想到这艘美籍快艇上的是中国人呢?

  就这么到达港口内部区,一个引导员把我们引进了专门为小型船只设立的小型内港。这个地方停满了大大小小的快船。我减速慢慢向岸边靠,几名码头工作npc扔了几条绳子过来把我们的船套住并拉向岸边。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很快进入了一个固定泊位。

  我刚上岸就有一个拿着小本子的官员模样npc走了过来。“你们好,我是本码头地管理员。我们的码头将为所有船只提供保养服务,在你们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们会小心的保护你们的船,当然,为此你们需要支付一些费用。”

  “多少钱?”停船收费是很正常的情况,除非是艾辛格那样不对外开放的内部城市,否则码头都不可能免费。

  管理员道:“这要看您的停泊时间了。这种露天地小型泊位每天的费用是5个银币。我们只按照这里的时日收费,过时虽然现在是中午了,但是到晚上12点整都算一天的钱,过了12点就按两天算。你们打算停多长时间?”

  我想了想道:“我没办法确定时间,少则三五天,多有可能十几天。”

  “那就是说时间比较长了。”管理员立刻把本子翻了一页。“如果长时间停靠的话,后面有带有顶棚地封闭库位,不用担心您的船被雨水和海浪弄坏。而且我们会更精致的维护和擦洗它。收费标准是每天1个金币,你们可以先支付1个水晶币的定金,如果你们提前回来,我们会退回多余部分,如果你们超过时间我们也会继续为你们维护管理船只。只要时间不超过两个月,我们都会保留船只,但是如果你们两个月不回来,我们有权把船只拍卖用来偿还保管费。”

  “好吧。就要那种高级泊位。”我递给他一枚水晶币。

  管理员接过水晶币后在记录本上写了些什么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铁牌子递给我们。“这是号牌。你们回来时直接到码头来向任何一名码头员工出示号牌,我们地员工会为你们把船直接开出来。”

  “好的。”我接过牌子收了起来并带上夜之子和契约女神上岸。夜月石化那三个守卫时一定被看到了,所以我在下到海里时就把她送回了凤龙空间,这样即使那三个人恢复石化也无法指认我们。

  我们离开码头之后进入城市,首先找了个商店想买点必须的东西,可是城市的繁荣程度却让我相当吃惊。我在一家超级大酒店门前看着里面坐无虚席的大堂完全傻眼了,这边的玩家不单是多可以形容的,而且几乎都是那些欧洲和美洲的玩家。当然,也有不少亚洲人。

  我们正在发呆,一个玩家忽然站到了我们面前。“对不起,请问你们是外国来地玩家吧?”

  “你有什么事吗?”

  这个看起来象混血儿的人道:“我是绿海旅游社的领队,我们社主要承包一些个人或者团体旅游。对于非战斗职业的玩家我们还提供护卫人员。”

  夜之子指指契约女神:“对不起,我们已经有向导了。”

  “不不不,我不是要推荐向导。”这个玩家立刻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们社接了一个不小的团,他们想要到森林深处去玩玩。可是我们的护卫队实力不足。森林深处对我们过于危险。”

  我直接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看三位似乎战斗力很强的样子,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充当护卫地工作。”

  我直接拒绝道:“我们是来做任务地。没时间陪游客们游山玩水。”

  “不,不需要陪他们走特殊路线。这些人只是想感受一下森林深处的感觉,并没有特定目标,只要让我们跟着你们,遇到危险时你们可以出手帮忙一下就可以了。而且我们这次地队伍里有三名厨师职业的非战斗类玩家,他们主要想实验一下森林内有没有什么特殊口味的材料可以制作特殊的食品。这些人没有战斗力,必须要人保护。请一定帮帮忙,我们会给你们报酬的,而且我们社还可以提供很稀有地森林专用坐骑。”

  “你打算给多少?”我这个人是从来不和钱过不去的。反正是顺便,顶多就是路人走的慢一点,要是钱够多的话,这到确实是不错的计划。最重要的是他们队伍里有厨师,这个总比我们一路啃干粮来的舒服。

  “这个要看三位的战斗力了。”

  我点头道:“这位是向导,她不参加战斗。不过我是驯兽师,你难道打算按人头算费用吗?那我会让你破产地。”

  他立刻道:“这个好办。因为很多玩家私自接游客去森林里游玩,结果游客和保护人员一同阵亡。为了杜绝这种干私活的现象,城主申请系统在城里开了个护卫认证事物所,任何玩家只要交十枚水晶币就可以进去和里面的测试人员战斗,根据你的成绩可以拿到资格证书,证书上有你的战斗等级,我们按照等级记费。”

  我立刻道:“报名测试的费用你出?”

  “对。我出。”他伸出一只手道:“我叫可可豆。很高兴认识你们,请跟我来吧。”

  “我叫紫日,这是阿伟。这个向导平时不会和你们交流,不用知道名字也行。”

  可可豆看看契约女神没有多问,而是带着我们向城市中心走去。到达那个所谓的资格考核点时我们简直被吓到了。大门口的队伍竟然排到门外还有四五百米长。

  夜之子惊讶地问道:“这怎么这么多人啊?你们这个测试点是才开的吗?”

  可可豆解释道:“不是的。这个主要是因为有人等级提高,所以想申请更高级别的证书,所以人特别多。”

  我点点头道:“有快速通道吗?”

  可可豆道:“如果额外出50个水晶币可以直接走vip通道。”

  我立刻看向可可豆:“那你还等什么?”

  可可豆有些为难的道:“这个,我们钱也不好赚啊!两位不是高级护卫地话。这50个水晶币一个人的vip通道是不是太……?”

  “浪费是吗?”我看着他道:“既然你不相信我们的实力还测什么?夜之子,我们走。”

  可可豆赶紧拉住我道:“别走啊!我出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我笑着又走了回去。“去交钱吧。”

  可可豆垂头丧气的向前面地交费点走了过去,这边到是没有人排队。支付了100个水晶币之后他拿了两个写着vip的牌子递给我们,牌子反面还有数字,我这个是002,夜之子的是001。

  可可豆解释道:“这边都是先交钱拿牌子,进入后会按照牌号上场测试,没有叫到号码的人进去也没用。所以门边没有守卫也没有人插队。”

  我们跟着可可豆从没有人的那个门走进了会场,旁边队伍里的人都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盯着我们。进入大门之后就是一道小院子一样的栅栏,栅栏地出口处有三个工作人员,远处有一个大台子在那里摆着,上面正有人在和一个骑士战斗,没有轮到的人就在这边的小栅栏后面看比赛。

  可可豆让我们出示号牌,我和夜之子都拿出牌子递到那个工作人员面前。工作人员根本没有看号牌,他只是看了一下就对可可豆道:“你们两个是随同人员吗?”

  可可豆和契约女神都点点头。

  工作人员又转对我和夜之子道:“你们在这里等一下。赛场一次只能测试一个人。趁现在先把这个证书上面的部分填写一下。”

  我和夜之子拿到的证书上面都是些很普通的东西,而且填写方式是只要把手按在证书的一个魔法阵上资料自动就上去了。我们刚填完就听到一声惨叫。我们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个在测试地人向场外飞来。那家伙轰隆一声摔在地上立刻晕了过去,几个工作人员马上过来把他抬了下去。

  场上地骑士走向台边拿掉头盔对我们这边地工作人员道:“三级六等。让下一个上来吧。”

  工作人员对夜之子道:“你进去吧,这个证书放我这里,号牌也给我。”

  夜之子把牌子递给他然后直接传送了进去,工作人员把旁边一张证书拿了出来然后从抽屉里地一个棋盘一样的架子上找了个章盖了个红色的戳在证书上。上面写的内容就是“三级六等”。

  夜之子站在台上后那个骑士还满惊讶的,可能他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直接传送上台的。骑士道:“你是第一次来吧?”

  夜之子点点头:“我是外地来的。”

  骑士点点头:“那你先选择下自己地考核级别,我好决定让什么人来测试。我最高只能负责到三级特等,要是你考二级或者更高的就要换人了。”

  夜之子道:“我也不知道自己能考哪一级,而且你们这个到底是怎么排列的啊?”

  骑士想了下道:“级别是主要的分类,九级最低,特级最高。另外每级还分十等,九等最低。特等最高。你觉得刚才那个人和你哪个厉害一些?要是你比他厉害我们可以给你换高级考核人员。”

  “我想我应该可以在三分钟内把他放倒吧!”

  “吹牛!”

  “放屁!”

  “……!”

  下面瞬间乱套,大家都不相信夜之子的战斗力。

  骑士道:“四级以上的护卫可不多见,三级就是相当高的级别了,你确定你比那个人厉害这么多吗?”

  “恩。”夜之子点点头。

  “那好,我给你找二级测试人员。”

  骑士离开擂台,不一会一个全身黑甲的人走上了台往夜之子面前一站也不说话。场下一个工作人员大喊道:“过会钟一响就可以开始了,坚持时间越长越好,能击败考官更好。”

  当。铜钟突然敲响。那个黑甲骑士突然用长枪一个横扫,夜之子一闪已经到场对面去了。骑士扫了个空左右看了看没看见人,转过身才发现夜之子已经到拐角去了。

  夜之子趁拉开距离开始念咒,一个黑色光球已经在他手心形成了。骑士看到之后毫不犹豫地一甩手把长枪射了过去,要是夜之子完成这个魔法必定完蛋。要是移动则魔法失效。夜之子不敢赌对方的攻击力,一闪身到了场子另外一个拐角,但是他刚出现就发现一只剑已经架在他脖子上了。

  当。台下铜钟再次敲响。“考核结束,战斗不够1分钟。不满足二级标准,三级测试员回来测试。”

  黑甲骑士一收剑刷刷玩了个剑花收起骑士剑转身跳下了擂台,一开始那个骑士又走回了台上,夜之子却还傻站在那里。说实话,我一开始以为夜之子不是二级特等就是一级九等,没想到他居然不够二级,这个反差稍微大了那么一点。

  “嘿?没事吧?”重新上台的骑士拍拍夜之子。

  夜之子这才回过神:“没……没事。”

  骑士安慰道:“别放在心上,能坚持二十几秒已经很难得了。那家伙的记录向来不超过5秒。”

  夜之子点点头:“那开始吧。”

  台下钟响双方立刻打了起来,这次实力差不多,两边打的旗鼓相当。我在台下一边看比赛一边对可可豆道:“刚才那个黑甲地是npc还是玩家啊?”

  可可豆道:“是玩家。这边的测试人员除了特级测试员是npc其他都是玩家,而且他们也是来打工的。那个黑甲的自己也是二级特等护卫,所以由她担任二级测试员。每一级都有好多测试员,每次来地时候按场数拿工资。”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但是可可豆接着道:“夜之子表现可不怎么样啊!你不会也……?”

  “你什么意思啊?”

  可可豆道:“你别生气,我这是实话实说。每人50水晶币的vip通道已经很贵了。要是你们两个都到不了二级我就亏了!”

  “你放心。我至少是一级。”

  “一级?”可可豆眼睛都直了。“你不是骗人的吧?要知道至今为止过二级的不超过5个人。连二级在内总共也才13个人而已。”

  “我说一级就一级。”

  “好好好。”

  我们在下面边说边看比赛。夜之子和那个骑士打的到是差不多。夜之子传送太快,一会东一会西,那个骑士摸不到边,只能跟着跑,看样子要打成持久战了。

  我们一直等了二十分钟台下才再次敲钟。骑士停了下来道:“二级特等。”

  我惊讶的看向可可豆:“这就算结束啦?”

  可可豆道:“当然。超过时间内没有被打败就是特等,如果被击败就根据时间决定等级。”

  “还有这规定啊?”

  工作人员给夜之子地证书盖了印之后对我道:“到你了。”

  我直接张开翅膀飞上了擂台,搞的下面一片惊讶地声音。夜之子正好回到了可可豆身边。可可豆拍拍他道:“不错了,二级特等就算是很高级的护卫了。”

  夜之子摇摇头道:“那个黑甲骑士反应太快,我没想到竟然一招就被制住了,真是失败,要是场地大一点,打个平手不是问题。”

  可可豆笑着道:“已经很不错了,别太在意。对了,你那个朋友紫日竟然会飞。他的翅膀难道不是装饰吗?”

  “不是。”夜之子道:“那是真翅膀,真的可以飞,而且能飞很长时间,在地面上还可以当盾牌和武器用。”

  “难怪他说可以拿一等。”

  他们在下面讨论时我已经到了擂台上,骑士还是问我选哪个等级。我直接道:“一等。”

  骑士脸上的肌肉跳了一下。“一等可是很困难的级别。你确定是一等吗?”

  “对。一等。”

  “我看还是先在二等试试吧?”骑士道:“如果你真地可以对付二等的测试人员那我们再给你安排。”

  “那你们快点。我时间不多。”

  “好地。”

  骑士马上跳了下去,又是那个黑甲骑士走了上来。台下有人窃窃私语道:“又来了个不自量力地家伙,小莎手下可没有顶过5秒的。”

  黑甲骑士站到我面前依然是不说话。他不开口我先道:“打死打伤没有问题吧?”

  骑士没有回答,下面地人却帮忙道:“这是测试专用场地。死亡不生效,你尽管放开了打。”

  我看向那个帮腔的工作人员:“这可是你说的,要是我把房顶掀掉了你可别找我赔!”

  我前面地骑士突然说话了,我惊讶的发现她居然是个女的。头盔内传出的声音明显属于女性,只不过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只要你能把房顶掀掉我帮你赔。”

  “好。”

  台下工作人员又道:“你是驯兽师,允许你先召唤两个魔宠,要是有多地可以在正式开始后再召唤。”

  我身上的幻影已经算一个了,还可以再要一个宠。我忽然墨念了一下然后道:“好了。开始吧。”

  台下人奇怪为什么没有看见我的宠但是他还是敲了钟。黑甲骑士根本不犹豫,钟声一响闪电般的就贴了上来。她冲到我面前就是一枪刺了过来,我单手抓住了长枪利用太极拳地技法向前一带,身体闪进她的怀抱内,左手一挡。一声娇呼,黑甲骑士飞了出去,长枪也到了我手里。我把长枪向侧面一扔,枪尖直接插进了场外的墙壁内。

  场下一片哗然。“竟然有人能打中小莎?”

  黑甲骑士只是被击飞。并没有受伤。一个翻身又站了起来。这次她把手按在了背后背着的一把剑上,但是想想又松开了。最后还是把腰上那把剑抽了出来。

  我看着她道:“你背后那柄是比较厉害的武器吗?建议你要有好东西就直接上,这次我打算结束这场了。你不会有下次机会了。”

  “大言不惭。”黑甲骑士居然说了句成语,难道她是华裔?

  没有给我思考的几乎,她突然跳了起来从空中一剑向我砍了下来。欧洲骑士剑不象我们国家的剑轻薄,这东西跳起来劈砍和战斧头不相上下,理论上是不好挡的,但那要看砍地是谁。

  “兽化,分身。”

  我突然体型暴涨变成身高两米多的狼人形态,黑骑士的剑刚到半路被我一口横着咬在了剑刃上。双手一捏她的胳膊给她定位。战士分身从下向上一个重拳:“上去。”

  黑骑士肚子一缩直接飞上半空,法师分身双手在胸前虚合并向两边慢慢拉开,一个白色光球闪着电弧出现在他双掌之间。黑骑士刚好开始下落,法师分身一抬头把光球扔了出去然后大喊一声:“卧倒。”

  轰。

  一片亮光之后大家只感觉自己象被人打了一拳不自觉的就躺下了。等大家爬起来的时候全都惊讶的看向比赛场地。整个擂台完全跨掉了,本来密闭的比赛大厅也已经开天窗了,整个房顶都不见了,只剩一些断裂地横梁斜挂在那里。

  稍微等了几秒大家才想到找人,擂台废墟忽然晃了一下。一棵绿色地植物组成的球体升出了地面。绿色球体地外围的藤条慢慢松开,露出了里面的我和两个分身。我先收起分身然后从玫瑰藤上跳了下来拍了那个场外工作人员一下:“喂,快宣布结果啊。”

  “啊?哦!”工作人员这才反应过来喊道:“比赛结束,测试人员出局。成功晋级。”

  那个擂台中心一团白光一闪黑骑士突然出现了,她一恢复就走到了台下。另一个人过来按了下墙上的一个按扭,只见粉碎的擂台突然像电影倒带一样恢复了原样,而房顶也同时恢复了正常。看来这里果然是专用测试场地,不管怎么损坏都可以恢复。

  黑骑士走到我身边站定。“算我轻敌了。下次我会直接出屠神剑地。”

  夜之子在远处道:“劝你别用,要不然哭都来不及。”夜之子的特长就是和装备交流,他当然知道永恒是什么类型的东西,和永恒交手的武器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黑骑士突然拿掉了头盔没想到她竟然不是华裔,看样子她是本地人,属于白人和褐色人种地混血人种,皮肤比亚洲人黑一些,有些象那种太阳晒出来的健康色。看样子她在这里属于美女级别。因为后面的人已经开始吹口哨了,不过我觉得她长的只能算比较舒服不能算漂亮,大概是因为不同地方地人审美观不一样吧!

  她对我道:“不要太嚣张,要是凭借屠神剑我是可以进一级的,只不过我现在不需要而已。你未必就是我对手。”

  我一伸手对准墙壁上插着的她的长枪,乒一声,龙筋索飞了过去缠绕上了她的长枪,我向后一带就把枪拉了回来。她本来以为我要把枪还给她。但是我把钢枪翻过来横握着。接着永恒化为长剑。

  她看了下永恒道:“不过是可以变形的武器,样子花哨而已。”

  我拿着枪然后像切土豆片一样一剑剑削了起来。她的钢枪就在我的手上下翻飞间被削下了十几片黄瓜片一样地小片子。周围的人全都惊讶的议论起来。

  一个人问道:“那枪是木头的还是钢的啊?”

  另一个道:“废话,肯定是钢的了。再说了,就算能这样削木头的也不是一般的武器了。”

  我对黑骑士道:“我相信你地屠神确实是很不错地武器,不过我要警告你,我这柄武器的特殊属性就是神器破坏,不管什么神器,一刀伤两刀断,你不想损失一把神器就别和我试。”

  那边台上突然出现一个空间门,一名看起来四十多岁地骑士走了出来。“谁是靠特级护卫的。跟我进来。”

  我转身跳上台跟着走了进去,空间门在我后面关闭。比赛场地上出现了一副虚幻地影象,正是进入空间内的我和那个骑士。工作人员解释道:“大家刚才也看到了,特级人员战斗时破坏性很大,所以只能在特殊空间内进行。”

  我和骑士进去之后发现我们出现在一片很大的森林空地,骑士带上头盔转身对我道:“我就是特级测试员,这三个是我的魔宠。”他身后的树林突然动了起来,先是出来一头巨龙。接着是一头科罗拉多巨兽,最后是一只会飞的红色小精灵。他接着道:“这是我的坐骑。”他身边突然一闪,一只长着银色翅膀的独角兽出现在原地。这是一只银翼独角兽,和独角飞马完全不同。虽然这两种生物长地很像,但它们就像带照相功能的数码摄象机和带摄象功能的数码相机的区别一样,虽然功能类似,但是特长不同。独角飞马重视速度,银翼独角兽则更重视战斗力。

  骑士坐上坐骑道:“你可以随意召唤魔宠。但是必须在战斗开始之后才可以。从我宣布测试开始开始计时,你坚持1分钟以上就是九等,超过4分钟就是8等,超过7分钟就是7等,超过10分钟就是6等。以此类推。”

  我立刻问道:“如果我把你****了呢?”

  他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年轻人有志气。你要是能打败我你就是护卫之王,比特级特等还要高端的级别。”

  “好,我明白了。”

  骑士开始倒数:“三、二、一,开始。”

  我一开始就断定这个家伙非常厉害。所以绝对不能和他玩花样。我虽然有时候喜欢耍人玩,但是我知道什么时候该认真对待,这次就是要全力冲击的时候了。骑士一喊开始我就立刻念了起来:“凤龙空间全开。巨龙们去给我放倒那条龙,坦克和红刺加上玫瑰藤把科罗拉多巨兽挡住,飞镖去把那个小精灵干掉。夜影出来帮我的忙,小龙女和小纯帮忙加状态,晶晶玲玲和我上,凌远程火力支援。辣椒保护小纯和凌。艾美尼斯想办法给敌人捣乱就行了。”

  念完这么多命令对方已经到我面前了,但是夜影已经出现,我迅速跳上去被带离了危险区域。

  凤龙空间里幸运他们四条巨龙排着队冲了出来,骑士的那条龙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四条龙抱成一团咬了上去,测试点那些看测试地人下巴都掉下来了。四条龙围殴一条龙的壮观场面可不是随处可见的。

  那条巨龙被幸运和小三合力扳倒,晶晶上去一口撕掉他一大块鳞片,瘟疫对着伤口就是一道龙炎。我的巨龙配合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瘟疫和幸运都是王族。对别的龙战斗时攻击力翻倍。

  科罗拉多巨兽转身想去帮巨龙脱身。突然地面翻起几大块,无数藤条飞出地面把这家伙地四肢给缠了起来。红刺突然跳了起来对着它身上就是一针。科罗拉多巨兽疼痛的一扭身挣断了玫瑰藤的束缚腾出了一只爪子,但是更多的藤条又绕了上去。坦克突然原地展开背上地发射器紫光一闪。

  红刺敏捷的退后,玫瑰藤特突然缩了回去。科罗拉多巨兽正奇怪怎么敌人都跑了,澳门赌博网站:忽然发现正面过来一个紫色光球。巨兽力大无穷,但是速度太慢,看见也躲不开了。轰的一声,一个小蘑菇云升起,科罗拉多巨兽的身体像保龄球一样滚了出去。他刚停下玫瑰藤又出来把它缠了个结实,而且这次是肚皮朝天的姿势。红刺上去就用大钳子撕掉他一大块肉,疼的巨兽一声惨叫。

  那个小精灵更倒霉,飞镖速度快的像闪电,在地面上一个飞蹿跳起来就把小精灵给咬住了。小精灵虽然奋力挣脱,但是翅膀被撕掉了半个飞不起来了。地面上飞镖速度更快,几下就把这个可怜的小家伙给撕成了碎片吃了下去。

  骑士想帮忙可是哪里也去不了,凌地魔法完全没有间隔时间打的他只剩跑的份,我和晶晶玲玲跟他贴身短打搞的他手忙脚乱。骑士好不容易闪开一个大型魔法光球,玲玲突然冲上来一剑。他利用长枪地距离优势把玲玲逼退,可是晶晶却从反面冲上去给了他一剑,他身上一疼松手反击,我却从上面下来一剑灌顶,多亏他反应快闪了出去没有被命中,可是地面上我的白浪突然起跳正好一口咬在骑士的坐骑的脖子上。

  白浪这一口正中大动脉,一口就结果了这头银翼独角兽。骑士地坐骑突然掉下地面摔了个大跟头,他地坐骑连挣扎都没有就断气了。骑士就地一个地滚爬起来。忽然发现我们这边的人全都闪到了一边,他正疑惑时却看到前方地巨型昆虫正用背上地东西指着他。

  坦克这次用了魔光攻击,一道紫色的光柱直接打在了骑士身上,但是这个骑士的盾牌似乎是某种神器,竟然挡住了攻击。可是坦克的魔光并不是一下就结束的东西,光柱打在盾牌上并且不断的冲击,画面中光芒四射刺的人睁不开眼。骑士顶着盾牌被打的直往后退,盾牌开始逐渐发红变热。可是他不敢松手。

  我对凌道:“给坦克加攻击辅助。”

  凌地手一指坦克:“生命燃烧。”

  这个技能的作用是以燃烧生命为代价加大魔力输出,坦克的光柱瞬间暴涨成了一道光河,骑士的盾牌瞬间融化成了铁水,他的人也像台风中地沙雕一样粉碎并随着光流消散。

  我拍拍坦克:“好了。”

  坦克的光柱开始逐渐变细,最后化为一道细线然后断成点点星辰飘散。坦克正前方的森林中一道几公里长十几米宽的大沟。沟内地树木已经全部汽化,地面闪烁着点点光芒,那是因为高温而结晶化的矿物晶体。地面不断的冒着热气,有些地方还在燃烧。周围的树木被带着不少。

  空地旁边,科罗拉多巨兽已经浑身碧绿的倒在那里抽搐,显然是深度中毒了。那头巨龙已经被咬的快看不出龙形了,四个打一个就这种结果,数量差别太大,没办法的事情。小精灵开始就被飞镖吃了,而那头银翼独角兽也被白浪撕了不少肉走。

  我对着天空喊道:“谁开个门接我回去啊?”刚才忘记让坦克不要杀那个骑士了,这下好了。骑士挂了连回去都成问题了。

  还好有人在看测试过程,很快一道大门出现在我的旁边,我收起魔宠们从大门返回了测试处。那个骑士已经在这边复活了,看来他也是不死地。

  看到我出来那个骑士连忙跑了过来:“你到底是什么人啊?这力量也太……?”

  “这个和你们没有关系,给我证书就可以了。”

  “是是是,我马上去办。”骑士立刻亲自去帮我办了张证书递给我,我打开一看上面的等级写的是护卫之王。

  我收起证书和他握握手然后从擂台上跳下来回到外面,可可豆看着我不知道怎么说话了。那边排队的人看到我也全都向后退开了三步。我直接对可可豆道:“这个证书你打算给多少费用雇佣我啊?”

  可可豆还没说话旁边一个玩家忽然叫了起来:“我出每小时20水晶币。”

  这个人一叫周围立刻乱套了。周围不少人都有旅游社团,这些人都需要护卫。而且护卫之王的这个牌子就是活广告,哪怕我不出动,有这个牌子就等于是保证。我也是做生意的,这个道理我清楚的很,但是和这些钱比起来信誉更重要些。“你们别叫了。我一开始已经答应可可豆到他那里帮忙了,既然已经答应了就不可能反悔,你们不用叫了。”

  可可豆立刻兴奋的拉着我:“你真是好人啊!走,我带你们去社团基地。”

  我虽然跟着他走了出来,但是现在地价格可是不能太少了,我边走边道:“我说可可豆,你觉得我们地工钱要怎么给啊?”

  可可豆立刻道:“夜之子每小时8个水晶币,您吗……每小时22水晶币怎么样?”

  我摇摇头。“夜之子每小时10水晶币,我每小时24水晶币。”看到可可豆张嘴要还价我立刻补充道:“不许还价,你只有选择接受和不接受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