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八十二章 招蜂引蝶的蛇女
  ~日期:~09月18日~

  第八十二章 招蜂引蝶的蛇女

  夜月坐起来之后似乎在检查周围的环境,但奇怪的是我没有被变成石头,可是这样子和变石头也区别不大了。对面的米珈勒已经躲到书架后面去了,看起来她也怕夜月的目光。

  大约十几秒之后夜月站了起来,但是因为我的头没办法转动所以没办法跟踪她的行动,只能眼睁睁的看她离开了我的视线范围。听声音夜月似乎离开了棺材并开始走动起来,她的尾巴似乎和响尾蛇一样,走起来还带着动听的沙沙声。她在我背后走动了起来,随着她的移动后面发出一阵阵叮叮当当的乱响,听声音她好象把什么东西打翻了。

  声音在后面移动了一阵之后逐渐向我移动了过来,忽然我的胳膊被一个坚硬的东西碰了一下,感觉上好象是她的指甲。碰到我之后这只手像触电一样迅速的离开了我的身体,但是她很快又回来了,不过这次不是指甲而是柔软的指腹。随着五个手指都搭在了我的胳膊上,另外一只手也扶上了我的另外一边胳膊。

  这两只手先是试探性的捏了几下,力度相当大,不过魔龙盔甲是直接把压力信号传导到我身上并不是真的发身变形积压我的肌肉,所以我虽然可以感觉到压力很大却并不疼。

  忽然这双手开始向上移动逐渐摸索到了我的肩膀,中途可能是被盔甲上的刃刺到了还退缩了一下,但是她还是摸到了我的肩膀上并同样的用力捏了几下。随着她的手向上移动我越来越担心起来,她就快摸到我的脖子了。自从进入这个房间我就把头盔拿掉了,米珈勒毕竟是有身份的人,带着头盔和人家说话是不礼貌的行为。如今我这个没有任何保护地头和脖子就快被夜月摸到了,按她刚才捏我的力度,估计我会被直接掐死。

  虽然我想抗拒。可是身体真的完全失去控制了,我只能感觉到那双手逐渐离开盔甲到了我的脖子上。那双手接触到我的脖子时再次有一道电流传遍我的全身,这个夜月还真是够诱惑人的,她的气味、容貌、接触,全都可以挑拨男人地自制力极限。

  那双小手接触到我的脖子之后也是象触电一般缩了一下,但是她马上又回来了。这双手开始在我的脖子上轻轻的抚摩并按压了起来,我感觉脖子上像有很多条毛毛虫在爬一样,明明痒的不行了却无法去抓。那感觉真要命。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压捏我脖子的力度明显小很多,可以说是相当轻柔。她似乎是在感觉我的肌肉弹性。一开始用力比较大可能是因为盔甲相当坚硬,而现在她肯定已经感觉出来我地皮肤远没有盔甲那么高的防御力。

  她的手顺着我的脖子继续向上很快就到了我的脸部并轻轻地抚摩了起来,她用那长长的红色指甲轻刮着我的皮肤搞的我全身像要爆炸一样,每次她地手擦过皮肤我就从脚底开始一阵寒毛直竖。过电的感觉,这已经不是触电了,比触电更高级的挑逗。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痛并快乐着,现在的感觉没有更好的形容词了。

  夜月的手忽然开始移动位置。她转到了我的前面正对着我,我再次看到了那美丽的容颜。我忽然惊讶地发现夜月竟然是闭着眼睛的,她那有着长长睫毛的眼睛轻轻的掩着,这使得她什么都看不见,所以她刚才才会把我背后的东西搞的一阵叮当乱响。

  我很好奇她为什么不睁开眼睛。按说把别人石化对她并没有损失,她这样做是因为我是主人吗?按说魔宠是可以感觉到主人的位置的,她难道是因为知道我在这里,所以不敢睁开眼睛吗?夜月地嘴角忽然扬起了一点。一个淡淡地笑容出现她的脸上,那一瞬间仿佛世界都变美丽了一般。

  “你是谁?”夜月突然说话了。那优美地嗓音完全就是为了迷惑男人而准备的,一个完全可以让男人发狂的声线,真是太刺激了。

  等待了一会之后没有得到我的回答夜月才伸出一只手指恍然大悟的道:“啊!忘记你还被定着了!”说着她把一只手指按在我的嘴角然后轻轻滑过我的嘴唇到达另外一边嘴角。“你可以说话了。”

  我动了动嘴巴,果然是能动了,但是脑袋依然无法转动。“夜月?我是你的主人啊。”

  “夜月?主人?”她低下头似乎在思考,但是很快她又把头抬了起来。“夜月是我的名字吗?好象有点印象,但是我想不起来了。我感觉很迷惑。你说你是女人是吗?”

  “是的。你是我的魔宠,我是你的主人。”

  “魔宠?”夜月再次思考了一下,这次她用手指按在了太阳穴上并轻轻摇着头。“我好象想起来些什么,但是……不行,记忆太模糊了。感觉上你应该是我很亲近的人,可我想不起来有你这么个主人。我的名字好象也不该叫夜月,但是我想不起来了,暂时先用这个称呼吧。”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只要你知道我是你最亲近的人就可以了。”感觉上自己好象在诱拐无知少女。“我现在的禁制是你下的吗?快点帮我解开好吗?”

  她扬起头对我道:“这个不是我下的。那是沉睡后的自然反应,平时不会有的。我现在很虚弱。帮你打开嘴部的控制已经很费劲了。”

  “那你起码把我放的舒服点吧?这个姿势很辛苦的啊!”

  “那我想想办法吧。”她弯腰在我的膝关节上各点了一下,我的腿忽然能动了,但是上身依然是僵硬的。她又接着绕到我背后在我颈椎上点了一下,我的脖子也能动了了。“我只能做这么多了,你可以走动了,找个位置坐下来吧,其他部位过一会自然就好了。”

  我并没有找地方坐下而是直接跑到了书架后面:“你是不是也该出来了啊?”

  “哈哈!我只是过来找点东西。”米珈勒无奈的被我赶了出来。

  米珈勒刚一走出来夜月忽然转了过来面向我们这边。她迅速的扭动身体向这边游了过来,到达米珈勒的桌子前时她根本没有绕过去,后面地尾巴一伸开身体轻松的跃过了桌子到达了桌子这边,而她的尾巴则像一道拱桥一样跟着逐渐越过了桌子。别看蛇没有腿,实际上人家的行动方式比人类有效率而且迅速的多。

  夜月到了我身边之后几乎是把脸贴到了米珈勒的脸上,但是她始终没有睁开眼睛。“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躲起来?我从你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味道,我们以前认识吗?”

  米珈勒笑着道:“我们认识,你可是我救回来的呢!”

  米珈勒说着想伸手摸夜月地脸。但是却被夜月一抬手扫开。“不要想欺骗我,我族的记忆方式和你们不一样,我们的关系是负面的,你如果认识我就一定是我的仇人。”夜月说完一闪身就到了我身后,她的动作快的根本看不清,怪不然说是敏捷型呢!夜月从后面攀着我的脖子妩媚地道:“她是坏人,如果你是主人就有义务帮助我对付她。”

  “夜月不要激动,她和以前封印你的人曾经是一伙的。但是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些人的同伴了,而且你也是她带出来的。”

  “真地吗?”

  “当然。主人怎么会骗你呢?”

  夜月再次一闪身又到了米珈勒面前,吓的米珈勒后退了一步。夜月非常淑女的把双手交握在身前并轻轻的弯腰鞠了个小角度地躬。“那么我道歉,不好意思误会你了。”

  “没……没关系。”米珈勒笑的好尴尬。

  夜月忽然又问道:“既然是你把我带出来的,你知道我的东西哪去了吗?”

  “你的东西?”米珈勒先疑惑了一下然后马上明白过来了:“哦!你说那些东西啊!等一下。我这就去拿。”

  米珈勒几乎是用逃跑的速度跑了出去只留下了夜月和我在房间内。夜月又游回我身边问道:“主人,你长的什么样?”

  “我?”

  夜月点点头:“我看不到你,可以告诉我你长什么样子吗?”

  “这要我怎么说啊!要不然你以后自己看吧?”

  “可是你会变成石头的。”

  “不是说变成石头之后过段时间会变回来吗?我哪次要休息地时候让你看一下等我休息完大概已经解除石化了。”

  “主人你真好。”夜月突然扑了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哇!”这丫头力气还不小,直接就把我给掀翻了。因为没有手臂帮忙想站起来就变的很困难。最后还是夜月把我扶了起来。

  米珈勒忽然推门走了进来,夜月正在扶我起来,米珈勒看到之后立刻转身叫道:“啊!我什么都没看见!”

  “你就别捣乱了。东西给我们我要带夜月走了,你这里也不是我该久留的地方。”

  “恩?难道主人和她不是一起的吗?”夜月似乎是丧失了不少记忆,现在的行为像个半大的少女而且似乎曾经受过良好的教育,行为相当的淑女,但是有时会出现短暂地冲动行为。

  我对夜月道:“这些回去再说。先把你地东西验收一下。”

  米珈勒拿了个小盒子递给夜月,夜月打开盒子后里面出现了一只戒指。这枚戒指的造型是条盘卷地蛇尾人身的生物,完全就是夜月自己的缩小版,带在手上后就象手指上缠了条小蛇一样。

  夜月把戒指带在了右手食指上然后把右手向前伸出。“界轮之门。”

  在夜月的面前忽然张开了一个黑色的旋涡,旋涡内是一道古朴的中国风格的朱漆铜钉大门,唯一有些特别的是门环的挂扣是两个铜制地蛇身美女雕塑。

  夜月没有进去,她只是一招手大门就自动打开了,门里面竟然是个洞府。就像中国古代那些妖怪们最喜欢的那种山洞。只是这里面比较干净而且被大量粉色长莎装点的就象梦幻空间一样。夜月再次一招手两个一只箱子飞了出来落在地上。她打开箱子。里面东西还不少。

  夜月先摸索着拿出来了一个奇怪的黄金头饰。这个东西前后各有半个环。但是两半环互相成一定角度而且形状并不规则。夜月把它带在了头发了,这个头饰的后半部分刚好把夜月的头发紧压在她的后脑上这样可以一定程度上限制头发的摆动范围避免在战斗时影响自身行动,而前面那半个环刚好在夜月地额头位置。这个护额上有美丽的花纹,正中央还有一枚巨大的红宝石,在后宝石左右各有4枚黑色宝石,但是从中间向两边体积逐渐变小。夜月在中间的红宝石上面的一个位置上轻轻动了一下,一个长条形的黑色水晶面罩突然从护额中间的夹层里滑了出来。这个面罩只有一寸宽,刚好挡住夜月的眼睛那一条,面罩地作用完全就是遮挡眼睛。这个面罩非常细,滑出来后上面并不和护额连接,而是两边在接近耳朵的位置和护额的轴连接在一起。搞定这些之后夜月又把耳朵那边的连接点转动了一下,一对翅膀一样的耳翼从那个连接点上弹了起来并展开成扇形刚好把耳朵做为中心点。

  我走到夜月身边问道:“这是什么啊?”

  夜月道:“辅助战斗用地头饰啊。”

  “辅助战斗?”

  夜月解释道:“后面这个是压住头发的发卡,前面这个护额实际上是眼罩的收藏盒。护额上这9枚从大到小的宝石是我用法力加工过地灵石,现在已经可以和我的魔力共鸣。完全替代眼睛的作用为我提供视力。”

  “原来你看的见啊!”

  “我不能用自己的眼睛看,刚才以为这个东西不在了所以我以为以后看不见您了呢!”夜月半撒娇一般的声音又让我觉得口干舌燥了。

  “那你前面这个黑色的眼罩和耳朵上这个鱼鳍一样的东西是什么啊?”

  “前面这个是眼罩。我看到地东西都会石化,澳门赌博网站:作为最强攻击手段我一般把它留做最后的必杀技,平时一般是不用的,而且战斗中怕伤到自己人必须闭着眼睛。为了防止有时候忘记闭眼就带上这个,即使我睁开眼睛也不会有问题了。至于耳朵上这个主要是起到美观的作用,不过它还有个辅助功能就是可以把声音聚集到我的耳朵上,可以提高我的听觉敏锐性。我的视力受限制。听觉必须要敏锐。”

  “果然是实用的设备。你们族人真聪明,这都设计地出来。”

  夜月道:“不是地,这个是我自己设计的,全族只有我有。”

  “你设计地?真看不出来。”说实话,这个东西的功能还真不错,而且看起来也确实很漂亮。

  夜月又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对只有十厘米长的小护臂套在了两边的小臂上。这对黄金护臂看起来相当漂亮,但是黄金这东西可不轻,这么大块黄金该有几十斤重了。不知道为什么夜月会用这种东西。我向夜月提出了我的疑问后夜月解释道:“这个是可以增强力量的法器,不但不会感觉重还可以增大双臂力量。我们一族本来应该是法战型生物,但是因为有了这个所以可以近身战。”

  夜月带上护臂后又拿了一对网子一样的金链子,这个金链组成的网边角处连着四个金环。夜月把大金环卡在了手腕上,三个小的就像戒指一样被带在了大拇指、中指和小拇指上,这样金链网就固定在了她的手背上。她把两只手都带好金链之后主动解释道:“这是弥音手铃,战斗中可以削弱敌人的意志力造成混乱,很好的辅助道具。”

  “这也是你设计的?”

  “恩。”

  “你还真是天才啊!”

  “我族先祖就是以创造之力为主的。我等虽然遗失了部分力量。但是创造点小玩艺还是可以的。”

  “你还记得自己的先祖是谁吗?”

  “记得。我地记忆似乎是一段一段的,不过有关先祖的部分到是很完整。”

  “你还有什么装备吗?”

  “当然有。”夜月又在箱子里拿出一个金片组成的有点类似竹简一样的东西。当她把那东西围到腰上并扣上我才明白这个是裙甲。接着她又拿了一个分体的胸甲从身体前面盖在身上并让我帮忙拿后面一半对着相应位置帮她装上。前后的胸甲一接触就互相锁死成为了完整的胸甲。不过这个似乎很短,只包到了肋骨中断就结束了,腹部完全没有保护,可能被套在里层地那件黑色的连衣长裙也有一定防御力吧。

  我正想着她突然一把把长裙拽了出来,布料顷刻间粉碎。胸甲和裙甲保护住了重要部位,但是那洁白的小腹立刻让我感觉到鼻子里流出了两道温热的血流。

  “你……你不多穿点吗?”

  “这就很好了。”她轻轻抚过自己的腹部:“身材这么好穿多了不是浪费吗?”

  晕!这难道就是她们一族被赶出中华神界的理由?

  “啊!忘记了,还有这个。”她忽然又拿出两个比较短粗一些的金环往自己两边的胳膊上一卡,原来是两个臂箍。“这是魔防之镯。带上这个我就可以直接用手挡魔法攻击,而且还可以这样。”她说着手臂忽然抬起并留下两个残影,接着残影实体化成了新地手臂。她居然变成了6只手臂。

  “这是幻影?”我问道。

  “不是。这是实体,可以攻击也可以防御。不过这些手上的金属装饰都是幻影,只有中间这对的装饰是真的,但是为了达到攻击效果我准备了6把真实的武器。”说着她又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堆武器。

  夜月用地6柄武器全都一样,那是6柄蛇剑。这种剑的剑身象波浪一样微微弯曲,剑尖也不是像一般的剑那样中间尖锐的向前伸出。而是中间向内凹陷,反到是两个刃地部位变成了两个尖。这些剑全都上金色的,但是估计不是黄金,或者是增加了魔法,否则黄金那么软肯定一砍就断。蛇剑的柄是绿色的。好象是什么石头打磨出来的,看起来有一点玉石的感觉。

  “你拿六柄剑玩的起来吗?为什么不配个盾牌啊?”

  夜月的六只手拿着六柄剑兴奋地道:“因为用的都是剑,所以攻击时不需要注意各种武器的区别,只要集中注意力攻击就可以了。我六柄武器一起上根本没有人有空还击。要盾牌也是浪费,再说六柄剑挥舞起来本身就很象一面刀墙了。”

  这话到是有道理,六柄剑一起上,除非对方是章鱼怪或者蜈蚣精,否则就是再厉害的人也会手忙脚乱的顾这头丢那头。

  “你不用武器的时候多出来的怎么办啊?”我问道。

  夜月把六柄剑一起向天上一扔然后六只手恢复了两只手接着右手的那个戒指伸了出来,一个小旋涡出现在戒指上面,那些剑全都飞了进去。“就这样。”夜月收掉剑后轻松地回答道。

  “这戒指看起来很能装啊!”

  “这是借助我族特殊能力打开地生命空间,和空间魔法完全不同。但是因为特殊性只有我们这一族可以用。”

  米珈勒道:“验收的怎么样?”

  夜月点点头:“只要这个戒指在就可以了,反正你们是用不了我地戒指的,想偷也拿不到。”说着她把箱子丢回了洞府大门,大门在箱子进入后自动关闭了起来然后旋涡也消失了。夜月游过来拉上我道:“我们离开这里吧,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周围的环境了,快带我,还有我们的家在哪里啊?”

  “我这就带你去。”我转身对米珈勒道:“以后有事情尽管找我,这次的交易我很满意。”

  米珈勒摇着头道:“我可不敢再找你了。这次已经亏大了。再来几次就被你掏空了!”

  “我哪有那么黑心啊!”

  “不和你争了,你快点走吧。”

  “我这就走。”

  拉上夜月直接用戒指传送离开神殿回到艾辛格。刚一从传送阵里出来立刻就成为了焦点。

  “哇!好气派!”夜月兴奋的四下张望了一下,但是她的这声喊却把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了这里。女性还好点,男性玩家们只要一看到这里眼睛就回不去了,接下来就出现了连环交通事故,多人撞人传送殿地门柱才发现已经走过头了。

  “会长,这是新招收的会员吗?好奇怪的种族哦!”一个离的比较近的精灵族mm问道。

  “不是,这是魔宠。”

  一听是魔宠周围的男性玩家总算恢复了点神志,但是他们反而变的大胆了许多。全都聚集过来问长问短把女孩子们都挤了出去。我大声命令他们退后无效后道:“你们再不退后我要实行暴力手段了!”

  一个玩家叫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为美狂。老大你有那么多美女魔宠,这个借我们聊聊天有什么大不了。”

  我对夜月道:“看他们一眼。”

  只见夜月对着他们道:“我美吗?”

  那些色狼一个个把脑袋点的象小鸡吃米一样。

  夜月接着道:“那你们看我地眼睛呢?”她正说着,那黑色的眼罩突然变成了透明的,接着又变回了黑色,中间间隔不足一秒。

  “主人,我们走吧。”夜月回头拉着我道。

  我看了下那些玩家。好家伙,全都变成了雕塑,而且姿势千奇百怪什么形状的都有。不但是他们这些人,连他们身后的柱子上都出现了一块块石化的部分,看来只要是目光所及范围全都有效果。

  “啊!小云你怎么啦?”一个女玩家惊讶的摇晃着身边一个女性玩家的石像。

  糟糕。看起来有误伤。我对夜月道:“那边有误伤,你可以解除吗?”

  夜月点点头游过去对着那被石化地女孩的嘴唇亲了上去,只见那女孩从嘴唇的位置开始迅速变回了正常的状态。女孩恢复后立刻惊叫着跳开了。“呜呜呜……人家的初吻啊!”

  旁边地女玩家拍着她的背道:“都是女孩子怕什么,再说那是魔宠。又不是真人。”

  “可是还是很别扭吗!”

  夜月又回到我身边对我道:“这就是为什么我一般不会去帮被石化的人解除石化的原因。”

  原来夜月解除石化地方式是她的吻,难怪她不肯轻易帮人解除石化呢!

  “啊!老大你这个魔宠该不会是美杜莎吧?”被石化的人群中有一个石像竟然恢复过来了。

  我惊讶的看向夜月:“这么快就可以失效吗?”

  夜月道:“刚才那是惩罚,又不是真要杀人,我只用了一半力量。不过就算全力也只是时间加倍而已。”

  我心算了一下道:“这么说正常情况下你只可以石化他四十几秒时间?”

  夜月道:“这个要看个人实力,你看这些人不还是石头,只有他一个人出来了。而且四十几秒够干不少事情了。虽然石头人防御力高可能砸不动,但是你可以绕到他背后等他解除石化再一刀砍下去。”

  正说着又有几个人解除了石化,看起来这个石化对大部分的玩家的效果都不会太长。我们这边最快的人二十几秒。慢的基本在十分钟内,但是有三个玩家我等了半个消失都没有恢复。一问才知道这三个人是新进游戏地人员,等级最高的一个四百多级,低的那个才三百级。夜月说估计等他们化开要个把小时以后了。

  听到夜月的话之后一些好事的玩家把这三个人摆到了中心广场的喷泉里面当雕塑用了个把小时,笑的那些女玩家眼泪都下来了。夜月说一般情况下她不会大范围石化别人,因为那很消耗力量。通常她会在战斗中利用这个技能石化敌人身体的一个部分,比如说只石化一只手或者是腿或者是头,反正只石化一个部分可以大幅度提高石化时间。据夜月地残缺记忆。她记得有个天使被她石化了小半个翅膀。结果一个多月才恢复过来。

  到达会议厅后我们又被大家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我以前地魔宠是不少。但是这么受关注的这是第一次遇到。等大家散开之后都已经快天黑了。我打开了凤龙空间让大家和夜月忽然认识一下,夜月地魅力似乎是对所有雄性动物通杀的类型,连坦克这样的昆虫都受到感染,真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

  小龙女她们这些雌性魔宠虽然不象雄性那么热情,但是也和喜欢夜月,目前看来夜月的魅力几乎是不分男女老幼不分种族的。魔宠们熟悉完我把空间门也打开放斯哥特他们出来也交流一下,这次连亚龙骑兵都没有跑掉,全都成了夜月的忠实粉丝团。中途有几个进来送信的npc也因为看夜月撞到柱子或者把信直接递到了夜月手上,这个情况搞的我郁闷的不行。

  夜月可能看出我的困惑,她在我旁边道:“其实今天是特殊情况,过几天就好了。”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