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八十章 死亡与新生
  ~日期:~09月18日~

  第八十章 死亡与新生

  对面的那群人里一个战士小声的在法师耳边说了些什么,澳门赌博网站:于是那个法师又走了出来。“紫日会长你看再商量一下好不好?”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让小龙女和他对话。小龙女看了看我这边,看到我点点头之后她对那个法师道:“你们还有什么说的?”

  “怎么说这个箱子里的东西也是我们行会费了不小的力气搞回来的,你们不能说拿走就拿走吧?”

  小龙女非常直接的道:“如果你家被偷了,当你抓住小偷时小偷要你承担运费你会给吗?”

  “你不要张嘴小偷闭嘴小偷的。”一个骑士从队伍里走了出来:“我们又不是偷你们东西,我们只是捡到而已。”

  “这个问题讲不出结果的,但是不管你们是偷是捡,东西是我们的,没有道理向你们提供任何形式的报酬。如果你们当时主动归还我们还可以认为你是拾金不昧给予一定奖励,但你是在企图携带赃物潜逃的路上被抓住的,性质完全不一样了。”

  “你这个小丫头怎么乱讲话啊?”对方队伍中一个年龄比较大的玩家生气的道:“说话要礼貌点,年轻人不要火气这么大。”这家伙一时太激动忘记小龙女不是玩家了。

  “本尊自认为还算冷静,到是阁下面红耳赤显盛怒之色。另外请不要称呼我为小丫头,本尊乃中华神龙族,目前品阶为天龙,已经不是小丫头了。”

  对方听了小龙女的话才突然想起来这小姑娘可不是一般玩家,这个是魔宠,而且是神龙。

  小纯忽然开口道:“龙女不用和他们废话,光明神殿不希望看到此物四处流落。请马上收回。”

  凌也道:“搞丢了这箱东西不好交代,还是拿回来为好。”

  小龙女再次看向对方:“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只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你们自己交出来,我代表冰霜玫瑰盟、混乱与秩序神殿以及光明神殿承诺不再追究这件事情。第二个选择,你们不交,我们将杀光你们再抢回来,以后你们行会全体成员都将遭到本行会及两座神殿的报复。你们自己选择一下吧。我只给你们一分钟时间。”

  对方真的聚集在一起开始商量起来,而我们这边的亚龙骑兵则迅速的组成了包围圈把他们全都围在了中间,那些大型生物在天上虎视耽耽地看着下面这些人随时准备进攻。

  就在我们限定的时间快要结束时巨熊背上的家伙居然把箱子悄悄的从背后推了下去,他还以为我们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可是我已经看到了他的小把戏。

  那些战士和骑士密集的队形和盾牌阵根本就不是为了防止我们冲击他们的队伍,那些盾牌真正的作用是阻挡视线,不让大家看到他们正在队伍中间地地面下挖洞。对方的队伍里显然有会土遁术的刺客类职业,对方是打算通过地面这些人拖延时间然后让刺客职业的玩家在地下打个洞带着箱子离开。

  “你们还真没有诚意啊!”我突然的一句话让对方愣了一下。

  “你什么意思?”

  我从夜影背上跳了下来走到道路边上的一个位置上。用魔龙枪向地面一插然后把枪拔出来留下了一个洞。“下去找找。”我把手腕贴在洞口,一只只晶甲虫从这个洞钻入地下开始向四面八方搜索起来。

  晶甲虫虽然挖不出可以让人通过的通道,但是他们自己挖洞还是满快的,很快我几知道了那个潜逃地人的位置,而且负责带箱子走的竟然是两个人而不是我一开始想的一个。

  “你到底想干什么?”对方有些慌张。

  我走到他们侧面的路边。那些人地阵形也跟着我移动起来。我突然在一个位置上停了下来然后拿着魔龙枪枪尖向下平举着。“你们不觉得自己过于贪婪了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法师的声音明显紧张的要命。

  我突然用力把魔龙枪向下一插,一下子进去一米多深。在我插的时候那边地人全体抖动了一下,仿佛我插到了他们身上一样。我抓住外面的半截枪尾一边用力的来回拧一边缓慢的道:“现在有人想说了吗?”

  “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法师强装镇定的问道。

  “看来你们还是不明白啊!”我转头对铃音骑士道:“枪给我。”

  铃音骑士一起把长枪递到我面前,我又拿了一根对着对面猛的插了进去。对面的人全体抖动了一下。我放开手接过第三根枪继续插了下去,然后我把三支枪尾部的盖子都拿了下来。一般地高级长枪都是有空心血槽的,我们的当然也不例外。盖子刚拿掉枪尾立刻就冒出了红色的粘稠液体。

  “呦,还有泉水呢!红红的不知道能流多久哦?”

  一名铃音骑士拿手粘了点然后打开面罩舔了一下手指上的血。“还是个姑娘呢!满甜的吗!肯定是美女。”

  这个铃音骑士的话让我有些惊讶。晶甲虫只报告说对方在这里却没有告诉我目标信息,我只知道带着箱子地人在这下面却不知道原来还是个女性玩家,那么重地箱子我一直以为只有男性才会担任搬运任务呢!

  我站起来向后退了几步:“幸运。把她弄出来。”

  幸运一爪子下去就把那个带着箱子潜逃的人连人带箱子一起挖了出来,土块里还有另外一个玩家也在里面,就是晶甲虫报告地那第二个潜逃的人。

  两个玩家被弄出来之后我才发现原来两个都是女的。怪不然要两个人才能搬运箱子。其中一个女孩的两条大腿和腹部各插着一根长枪,现在已经半死不活了,另外一个看起来也只剩半条命了,不过她不是被伤到而是被吓的。

  我看到了土堆中露出地箱子拐角。伸手打了个响指,铃音骑士立刻看向我这里,我指了下箱子,他们马上也看到了箱子的拐角。两个铃音骑士过去把土拨开果然是箱子在里面。斯哥特过去打开箱子倾斜一点让我看了下。宝石都在里面。我点点头之后斯哥特关闭箱子挥手示意抬走箱子。两名铃音骑士立刻抬起箱子就要走。

  那个被插了三枪的女刺客居然伸手抱住了一名铃音骑士的腿,铃音骑士甩了几下可是她不放手。斯哥特抓住还插在她身上的枪杆把她整个挑了起来甩向对方的队伍。女刺客因为惯性摔飞到自己人的队伍之中。长枪还在斯哥特手里。斯哥特把我的魔龙枪扔还给我并把另外两只扔给各自地主人。

  我对那边正围着女刺客的那些人道:“今天的教训就到这里了,希望以后你们能明白什么是属于你们的什么是不属于你们的。收队。”

  “你别走。”一名骑士愤怒的拿着剑冲了上来,幸运翅膀一扇,一阵强风把他吹的在地上翻了几个大跟头又滚回了队伍里。我连头都没回带着队伍掉头返回。

  跟在我们后面的观众赶紧向两边分开让出了通道。一个玩家道:“刚才那就是巨龙地威力吗?好强啊!一道风就把人刮回去了,这要是真打起来还得了?”

  有一个玩家道:“魔宠的战斗力是会根据主人的属性有所变化的,人家可是冰霜玫瑰盟会长的魔宠,你也不想想,他那一身装备属性都上天了。再加上龙族本身地力量,战斗力能小吗?”

  “说的也是。”

  另外一个人道:“神龙好象从头到尾都没出手啊!”

  旁边的人道:“估计是威力太大怕伤着围观的人所以尽量没有用。不过神龙变地那个mm真的好正点,那身材那脸蛋……”

  “去死吧你这个色猪!那是龙不是人。”这个估计是那人的女朋友说的。

  离开人群之后我赶紧让斯哥特带铃音骑士们护送宝石回艾辛格,空间门还有一次机会了,我不想浪费。再说我还有别的工作,这个箱子又不能背着到处走!

  我让小纯骑着小雪和铃音骑士一起返回,其他魔宠都收回凤龙空间,然后启动传送戒指直接到了神女城。刚跨出传送门又碰到了上次偷袭我那几个家伙。还有那个被我踹进房间里的女战士也在。

  看到他们之后我赶紧做好了防御准备,没想到女战士先说话了。“别紧张,上次是误会。”

  “误会?”

  “恩。上次神女城颁发禁令禁止玩家随意进出,当时瘟疫爆发,神殿在清理病患搞隔离,你突然出现我们以为是染病的人,所以就直接攻击了你。”

  “我说呢。既然是误会就算了,反正我也没吃亏。反到是你被我踹了一脚。”

  “没关系,没关系,那点伤不算什么的。”

  “那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请。”

  离开传送殿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上次刚从传送殿出来就被一阵乱打搞地超郁闷,原来只是误会,真是好笑。正笑着私聊忽然响了起来。“老公。”

  “玫瑰?什么事啊?”

  “我以前一个寝室的最要好的朋友让我帮她点忙,我要离开一下,晚上才能回来。行会里有什么事情你就让红月和素美帮忙吧?”

  “好的。我知道了,有事情我会让她们帮忙的。晚上等你吃饭。”

  “恩。”

  刚挂断私聊忽然信息栏又响了起来。我一打开竟然是系统公告,我说怎么会有提示呢。我的信息栏设置的是收到信息不提示,但是系统通告级别的信息是无论如何设置都会提示地。打开信息后一个只有我听地见的声音响了起来。“各位玩家好,现在通知一次系统大规模升级。本次游戏系统将做大规模调整,内容如下……”

  通知地修改内容和那天素美说的一样,系统将允许行会的军团离开城市参加战斗。但是现在开始军队的消耗将大幅度提高,不少行会可能无法维持大规模的军队设置。以后游戏将把中国、美国这样的现实国家设定成国家区域,而行会就象是诸侯国,隶属于这个大国家的下属。但是这个大国家内部也可能发生战争,各个行会自己的城市就是封地,封地与封地之间地战争就是行会战。系统将以拍卖的形式出售一部分系统城市给玩家控制,而且将在各个国家设立由npc担任的国王,系统控制的城市将属于国王领地。神殿见成为真正的宗教机构。虽然依然保有军队但是不和国家力量相关,各个宗教势力可以互相争夺城市的信仰权。如果某城市设定了主要信仰,那其他信仰的效果会下降,不过这个主要信仰的能力会大幅度提升,比如选择黑暗神殿为主要信仰,则黑暗信徒地属性增加会很明显。要是这个城市不设置主要信仰则所有在该城市有神殿或者庙宇的教派都会生效,但是效果不很明显。

  国家的npc国王将拥有军队,玩家行会可以通过争夺国王印成为新国王。国王将拥有一些特殊属性加成,但是具体加什么没说,反正是有好处就对了。

  另外一个重要项目上传送阵的使用费又长价了,新价格比上次长的还要多,以后除非有急事恐怕没几个人敢用传送阵了。因为传送阵长价。连带着一些东西也跟着长,其中主要地就是传送卷轴。系统通知所有玩家必须在后天凌晨两点之前把现在的传送卷轴贩卖给系统商店,系统商店将按照当初的卖出价格收回,这样不会给玩家造成损失。回收卷轴之后系统将发放新类型卷轴。当然价格也是新的。玩家可以在卖完之后顺便买新地,不过没几个人敢乱买了。

  新卷轴将根据类型分为目标传送型和距离传送型。目标传送型分连类,一个是定点一个不定。定点传送可以把人传送到卷轴上事先标明的城市,不定点传送卷轴允许你在使用时再选择传到哪个城市。距离型传送卷轴的作用就是把人直接传送到最近的城市,但是这种卷轴按照5公里一个档次分好几档。使用时必须确定用的卷轴标明的范围内有城市才可以,如果你周围12公里内没有任何一个城市,而你却使用了一张10公里的传送卷轴,那结果就是白浪费一张卷轴。

  系统通高中还提到。因为传送阵长价,所以连带着城市之间由npc开设的马车驿站也会跟着长价,以后交通行业恐怕会很赚钱。通告中说允许玩家在自己领地内修路,并且可以向路上地行人征收过路费。费用高低完全没有规定,你可以随便设定。但这个游戏里是武力至上的,如果你把过路费定的太高,别人武装冲关甚至拆毁路面也不是不可能。系统不会惩罚拆路的人也不会帮助修路的人。修路的行会想收钱就要价格合理,还必须经常清理道路两边的怪物和盗贼团不让他们祸害路人。

  交通长价的同时还有一些东西发生了降价。那就是复活。以后系统城市地npc复活法师地复活费用将减半。但是复活成功率将下降到正常数值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会经常失败。至于玩家复活法师。那当然随便你自己定了,反正你又不能强迫别人给钱,一个愿打愿挨就可以了。

  看着看着忽然一道信息让我一惊。系统通知这次修改地最大设定是将启动模糊攻击计算取消数字化计算,也就是说以后不会有战斗公式存在了。通知说现在的战斗中除了要害攻击直接致命外其他的都是计算血量和攻击防御之类的东西,有时候经常可以看到两个攻击低防御高的血牛型人物你一刀我一剑的对砍很长时间才挂掉,现在将不会了。系统将启动模糊计算方式,完全模拟现实效果。肩膀被砍伤手就变的不灵活,腿上中剑就跑不快,这就是现实战斗的一样效果。以后所有玩家的血量将被转化为强健程度,血多的玩家身体强健,被砍伤之后不会出现明显地负面效果。而血少的法师被砍到很可能直接丧失战斗力。

  为了保证系统平衡,修改这些属性的时候会尽量通过多数据平衡使玩家的攻击防御达到稳定值。之后玩家肉搏战斗力强的表现出来就是力气大速度快,而武器攻击高表现出来的就是更锋利更坚固,防具的属性表现就是硬度、重量和抵挡穿透伤的效果。

  因为这次修改程度很大,所以系统提示说从后天凌晨两点开始系统全服务器停机五个小时,到北京时间后天凌晨7点重新开机试运行,八点之后玩家将可以再次登陆游戏感受新设定地魅力。

  系统最后通知这次修改的内容实际上不止通告这些,但是其他的修改是为了增加游戏性而开放的设定。所以要自己探索。

  看完通告我都有些晕呼了。这样改完不就等于完全现实化了吗?人受伤就会变的迟钝,伤太重就会死,这个好象都是差不多的,但是我搞不清楚到时候我的守护项圈会怎么样。这个东西是用魔宠的血量补充我地生命,可是以后没有血量设置了,难道这个东西直接转移伤害吗?估计系统肯定有相应修改。《零》的主系统智力已经达到人类标准了,只要我们想的到的东西他应该也想的到,而且电脑是可以一心多用地。这就相当于给每个玩家随身佩一个gm,可以现场处理你遇到的任何bug。

  看完通告之后我直接到了光明神殿。任务完成该交差了。

  这次见米珈勒到是很容易,守卫还是上次那个,他还记得我,直接就进入通报了情况。米珈勒的那个侍女不一会就过来把我带了进去。我跟着她走到了神殿三层的主办公间。米珈勒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我。

  侍女让我进去之后转身走了出去,顺手把门也带上了。米珈勒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而且她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走到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从身上掏出了尼罗变成的黑色神天使水晶往桌上一摆然后推到了米珈勒面前。“你要的东西。”

  米珈勒看到水晶后眼睛里突然流出两滴泪水。但是她的表情没有任何悲伤的样子,连眼神都是那种略带得意之色。她微笑着把水晶拿了起来:“很好,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办事的效率非常不错,这么困难的任务你都做地这么干净漂亮。看来以后我要和紫日会长长期合作了。”

  虽然现在米珈勒嘴巴上说的话和她的表情、动作完全象个成功的政客,可是她的眼泪从我拿出水晶开始一直在流。女人是水做的,女神看来也是一样的。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感觉自己心里堵的慌,但是又不好说她。

  “紫日会长不想和我们神殿合作吗?”看我长时间不回答米珈勒问道。可是她地眼泪……!

  “有时候哭出来会好过一些。”我完全答非所问。

  米珈勒依然微笑着看着我。“不,以前我可以哭。但是现在我不可以。”她伸开手道:“自从我拥有了这一切,自从我坐到了这个位置上开始,我,米珈勒,不再属于我自己。谁都可以哭,但是我不可以。”

  我用一种戏谑地声音反问道:“哦?真的是这样吗?”

  米珈勒笑了起来,可是她地眼泪依然没有停。“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用这个可以让我哭的肩膀交换了这个位置。从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开始哭已经不是我的权利了。”说着她抚摩着那块黑色的天使水晶道:“这个。可以留个纪念吗?”

  “你既然放弃了,为什么又……?”

  “我想把他和那个属于过去的米珈勒一起锁进尘封空间。就让那个代表我的过去永远陪伴我的挚爱在那美丽的空间内永远的沉睡下去吧。至少我可以在心底留下一小片绿地。”

  “如果我拒绝呢?”我实际上不会拒绝,这样问不过是刺激她一下看看反应。

  “请不要把这作为命令,这是少女时代的米珈勒向您提出的请求而已。”

  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上次米珈勒到艾辛格来见我的时候表现的那么奇怪了。她当时是在试图忘记尼罗,这小子要是看到现在的米珈勒她也该瞑目了。米珈勒上次去艾辛格是在试探,她故意表现的和我很暧昧,实际是在试探她自己的承受力。不过很可惜她发现自己承受不了另一个男人,即使对方如何优秀也不行,她没办法让任何人代替尼罗这个存在。但她和我一样是个目的性很强的人,我们这种人只要有了目标就不会转移方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是我们的行事作风。

  米珈勒比尼罗聪明,她知道想要得到这个位置就要放弃尼罗。先开始她想试试能不能用别的男人替代,结果发现不行,于是就非常果断的挥剑斩情思。这种女人真是精明的可怕,虽然她可怜、美丽、聪慧,和所有女人一样她需要呵护,但是,她是一个精明的人,她不愿意靠任何人。这个女人肯定是幼年时期受到过某种刻骨铭心的刺激,所以她不相信任何人,她确信除了自己没有人是可靠的,所以她才会抛弃尼罗换这个位置。相比人心,她认为权利更好控制些,起码她能控制。

  “又是一个害怕受伤的女人。”我叹了口气道:“好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个就当我们以后合作的契机吧。”

  “真的很感谢你。”米珈勒突然站了起来向我行了一个单膝跪礼然后打开了一个黑洞把黑水晶放了进去。“以后属于天真烂漫的米珈勒就不存在了,安息吧,我的爱。”

  在米珈勒关闭空间黑洞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一滴晶莹的泪珠穿过空间通道落在了水晶上,一瞬间,水晶变的洁白而清澈。

  “哼!两个傻瓜!”

  米珈勒突然站了起来擦掉眼泪。“从今以后我就是光明女神,米珈勒已经死了,神天使永不存在了。”她用夸张的动作坐回沙发上,说话的口气就象变了个人。“行动时没有人发现吗?”

  “有一队人拿了一箱宝石,但是追回来了。不过他们到的比较晚好象没有发现我们的战斗。现场我已经做了多次清理,谁也别想再找到蛛丝马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