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七十四章 伏击
  ~日期:~09月18日~

  第七十四章 伏击

  “这东西怎么操纵啊?”我和玫瑰坐进前面并排的两个驾驶舱之后都对眼前的操作台完全傻眼了。

  我曾接受过专业飞行器驾驶培训,玫瑰虽然没学过专业飞行器,但是游乐用小飞机肯定是玩过的,但是眼前这个实在是让我们有些手足无措。坐舱地板上垂直竖着十几根操纵杆,坐到座位上才发现每只脚还要负责两个脚塔板,此外身体前面的仪表板上还有大小不下一百个开关。

  玫瑰惊讶的看着这些东西问沃玛:“你确定这东西是人工驾驶的?”

  沃玛不大好意思的道:“我也知道东西多了点,不过现实中的飞行器有电脑辅助控制,而且那些飞机只要控制几个舵就可以保证基本飞行,我们这个需要控制的东西太多,没有这么多控制不过来啊!而且这次你们只是尝试一下,飞行有我控制你们不用太在意。”

  “那你解释一下这些东西到底是分别控制什么的吧?”

  “恩,好的,这根杆子是控制……!”

  沃玛这一解释足足解释了半个多钟头,也就是我和玫瑰这样脑子好的人,一般人估计三两个小时内别指望记住具体操纵。按照沃玛的话,这些操纵杆的功能实际上是不固定的,因为动力球在机舱内可以滑动,所以你对动力球的操纵实际上还要考虑飞行器的姿态才能得到正确的顺序。

  勉强学了个大概之后沃玛开始操纵飞行器准备带我们上天上转几圈实验下性能。飞行器启动之后有一点点微弱的噪音,不过机身却很稳定并没有发生颤动,可能这是因为特殊的动力系统的原因。

  此时玫瑰和我还在激动的等待升空,殊不知这次飞行将成为我们毕生难忘地事情,而且之后这个飞行器也因为这次飞行得到了一个响亮的绰号——尖叫机器。

  因为使用的动力是重力反抗装置,所以飞行器起飞时是完全垂直上升的,而且过程异常平稳。完全没有现实中飞行器的那些颤动或者噪音之类的感觉,完全就象在坐电梯。

  沃玛一边操作一边还在用我们三个人的临时组队频道对我们解说道:“这个飞行器起飞时很平稳,但是因为内部滚珠的问题,一旦它开始水平移动就不可能再进行空中悬停或者垂直上升之类地动作,那时候飞行器会变的很狂野。”

  我们这个时候对沃玛所说的狂野有些疑惑,毕竟目前来看这个恐怕是人类历史上最稳定的飞行器了。

  当我们升到足够高的时候沃玛道:“准备好了吗?表演要开始了哦。”

  我赶紧向正围着我们飞行的幸运和骑在幸运背上的辣椒打招呼让他们做好准备,一旦我发信号求救他们就要马上把我们接住。准备好之后我和玫瑰互相点点头然后紧紧身上的安全带。“开始吧。”

  “疯狂之舞开始。”沃玛一推操纵杆,飞行器向突然失去动力一样垂直地掉了下去。在下落了三秒之后飞行器像被人踢了一脚一样突然拐出了一个恐怖的弧度向斜上方窜了出去。

  飞行器一开始平飞,速度立刻就不一样了,那感觉和长枪的速度几乎不相上下,但是长枪飞的比较稳,这个东西却一直在左右上下的乱晃,不过飞行线路基本上还是能控制地,我感觉我们就好象一直在围着一根柱子飞,不管怎么飞都回不到柱子上但是又不会飞的太远。

  玫瑰问道:“就这样吗?感觉和还满平稳的吗!”

  沃玛道:“这是巡航飞行。所以比较稳,要是开始空战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玫瑰立刻对我道:“老公,你放只飞行兽出去模拟下敌人,我们来感受一下空战的效果。”

  “恩,你们等一下。”

  既然要模拟空战就要强一点地对手。我召唤了飞鸟和小凤。把旁边正在跟着我们飞的幸运和辣椒也算上就是四对一了。飞鸟代表的是喷气动力飞行生物的战斗能力,小凤代表的是高机动型鸟类的飞行特点,幸运代表那些体形庞大的巨型空战生物,辣椒代表的是人形生物。这其中我最关注地是辣椒和小凤。因为我们的敌人中鸟类飞行生物和人形飞行生物是最多的。

  在我宣布开始后他们全都开始攻击飞行器,不过我要求他们把攻击威力减小一点,免得直接打散了。飞鸟那样的一次攻击说不定还没事,幸运是绝对有能力一巴掌把飞行器拍散架的。

  我刚喊开始幸运第一个就冲了上来,一只巨大的龙爪横扫而过。飞行器一个原地停顿用了一个极为恐怖的角度擦着龙爪下面飞了过去。一般的飞行器是绝对完不出这种飞行姿态地,这家伙转弯地角度简直能把人甩出去,多亏游戏里不计算血压问题,要不然刚才那一下我们就要死于脑充血了。

  幸运一爪拍了个空疑惑的看了下自己地爪子。他的印象中那一下应该是十拿九稳的,没想到居然抓空了。飞鸟突然一减速让开幸运的身体对着我们就冲了上来,我只看到他前面空气团一阵扭曲,两个似有若无的白色气团飞了过来。那可是音压炸弹,被打中了起码要晃半天。

  我们还在担心,结果飞行器一个倒筋斗翻到了飞鸟后面,飞行器山有训练用颜料弹,沃玛打算把飞鸟打成彩色鸟。可是飞鸟只在我们面前停留了不到零点一秒就闪不见了。这家伙速度太快了!

  小凤突然从我们下面冲了上来。沃玛来不及打招呼就是一个大动作,飞行器先是向坐一个假甩尾然后猛的向右下方载了下来。一开始我们一直都听到沃玛在动作前警告我们要干什么,这次完全是突然动作,吓的玫瑰尖叫起来。我虽然心脏跳个没完,但是好在没叫出来。

  我们本来以为结束了。可是飞行器又是一阵乱窜接着突然在空中横滚着用侧面朝前飞,这种高难度动作恐怕也就我们能飞出来了。

  站在地面上的素美和那些研究院的玩家仰头看着在那里乱窜的飞行器,其中一个玩家问道:“奇怪了,怎么今天发动机的声音听着这么怪啊?”

  旁边一个玩家道:“好象不是发动机地声音。”

  另外一个玩家道:“是叫声,好象是尖叫声,估计是我们的财政总管玫瑰小姐。”

  下面大家在说笑,上面我们已经快要吐了。这个东西起飞的时候那么平稳,没想到一进入状态会这么恐怖。幸运一掌拍过来。飞行器居然从他的爪缝里钻了过去,而且居然还在他的爪子上擦了一下,整个飞行器立刻变的象陀螺一样疯狂的旋转起来。这次不光玫瑰了,连沃玛自己都晕了,飞行器疯狂的转完之后沃玛地操纵明显开始乱套了,这东西上窜下跳,最后居然俯冲到了艾辛格附近,城市顶层站的人全都看见了这个在那里疯狂旋转飞行的飞行器。当然,伴随着超级特级表演的还有响彻云霄的尖叫声。这东西根本就不是在飞,它这是在暴走。

  “哇!救命!”城市顶部起飞甲板上的人听到叫声一起看过去,只见飞行器翻滚着从甲板上方不到5米的高度飞了过去。幸运没办法象那东西一样转弯,巨大的身体在甲板上借了下力再次弹起来追了上去。不过他现在已经不是在攻击飞行器了,他这是在试图把我们停下来。

  “那东西好象失控了!”下面地人开始议论起来。

  “它又回来了!”一个人大喊着,大家只看到飞行器再次卷了回来,而且这次速度更快。吓的大家全都抱头卧倒,可是飞行器后面还跟着个幸运。飞行器过去之后幸运跟着追了过去,被幸运带起的巨大旋风把地上的人刮的东倒西歪地。

  我在飞行器上已经被转的七荤八素了,可是这东西就是停不下来。辣椒的念力控制对这个东西是完全没办法下手,太用力会把它弄散,太轻就是完全不起作用,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沃玛,关掉动力。”

  沃玛焦急的道:“这飞行器没有滑翔能力。关掉地话会掉下去的。”

  “没关系。”

  “那好吧。”

  沃玛关闭了重力反抗装置的动力之后立刻我们这个大铁疙瘩立刻以一个抛物线的姿态掉了下去,幸运紧追几步一把接住了我们的飞行器。几分钟后我们终于回到了艾辛格的甲板上,不过玫瑰已经快晕了,最后还是我把她抱出来的。

  下了飞行器之后我长叹一口气:“呼……!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好啊!”

  玫瑰揉着脑袋道:“这也太刺激了,谁敢飞这东西啊?”

  沃玛道:“这个本来就是给骷髅兵设计地,这个游戏内骷髅这种兵种不受心智系伤害,其中就包括眩晕、恐惧、昏迷等类型的效果。也就是说不管怎么转它们都不会感觉到难受,因为它们根本没有感觉。”

  我道:“这个给骷髅兵用到是可以。不过降落方式要改进。这样可不行,总不能让全行会的巨龙都去当接球手吧?”

  “咦。这是什么啊?”玫瑰忽然看到一个巨大的物体。

  我转身看过去,立刻明白过来了。“这个是空中战舰吧?”

  面前的东西造型就像两艘船底对底的接在了一起,不过这个东西体积不是很大,可能因为是实验型没敢弄太大。

  沃玛解释道:“这是空中战舰的样本,它的造像象两艘底面对接地战舰,这样它就有了正反两个甲板,我们在这两个甲板上都装了武器,而且着重强化了底面地武器系统。因为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可以实战的空中战舰,所以对空作战意义不大,我们把武器集中在船底可以用来攻击地面目标。而顶部地甲板上和侧面的弦板上都是小威力地对空武器,这样可以保证自身安全而且很实用。相信只要别的行会不大量制造空中战舰,我们的这个东西就一定能派大用场。”

  “这东西的工作原理不会和那玩意一样吧?”玫瑰心有余悸的看着那个‘疯狂的逗号’。

  “不不不。”沃玛赶紧解释:“这个战舰的动力原理其实是艾辛格的那种方式和刚才地飞行器的结合产物。”

  “那这东西也是会乱飞?”

  “不是,这个很稳定的。”沃玛道:“这种战舰的前后各有一个球形动力舱,这个舱的内部装的就是和艾辛格一样的履带式反重力推进系统。不过我们做了一些改动。这个推进系统被很多根钢筋弹簧固定在舱室中央,也就是说这个动力结构允许飞船相对于动力系统有一定的位移。战舰在飞行中难免会遇到拐弯或者炮击地问题,这个都会导致战舰晃动,但是我们不怕。因为动力系统和战舰是由弹簧连接的,只要不达到弹簧的极限,战舰不一定要和动力系统保持方向一致,这就使得我们的战舰可以在移动中攻击,并且即使需要转向也可以利用弹簧的功能做一个弧度转弯,这样就不用象艾辛格非要停下来才能转弯了。”

  玫瑰问道:“那艾辛格为什么不这样改?”

  “因为艾辛格太重了,再强地弹簧也拉不住,而且过多的推进装置不好协调。无法做到移动中转向。不过艾辛格又不是战舰,不需要在战斗中做机动来躲避敌人攻击,速度慢点无所谓的。”

  我指着战舰道:“那你们做两个舱是干什么?”

  沃玛解释道:“两个舱就是为了方便转向啊。履带式反重力推进装置被用一个垂直战舰的主轴连接在那个接着弹簧地球舱内部,这样它们就可以在球内水平转动。当战舰先要转弯时就让前舱向要转向的方向旋转,而后舱反转。这样就可以让战舰转弯了,而且由于弹簧的作用,转向后动力装置会自动回位,这样就可以直接在运动中转向不用停下来了。”

  “很不错的设计。”

  素美突然插入道:“不过目前还存在严重缺陷。想要投入战斗恐怕还要等段时间。”

  “为什么?”

  沃玛道:“因为弹簧钢的韧性问题,我们的战舰不能造太大,而且战舰不可以做那种特别夸张的机动,否则很容易弄断弹簧结构使战舰变成只能原地上升下降的空中炮台,甚至于在断裂时地冲击会导致战舰动力失灵直接掉下来。”

  “晕!怎么都有缺陷啊!一个能飞又不稳,一个稳当又飞不好。”

  素美道:“本身就是你太着急了,这些东西太复杂,不是这么快就能出成果的。不过我们还有最后一个可以实用的机型在机库里停着。我们吧。”

  被素美带到机库之后我们果然看到了一个飞行器,不过这个东西的形状确实不怎么象飞行器。面前的东西看上去就象是条鲨鱼,确切的说是象鲨鱼形潜艇。要是它再大一点恐怕就和大白鲨号差不多了。

  “这是飞行器?”我指着那条长度长度超过三百米的机器鲨鱼问道。

  素美点点头:“我知道这东西看起来更象潜水艇,不过它真的是空中战舰。”

  “那这东西用什么东西飞行?”

  沃玛上来解释道:“这个飞行器使用地依然是重力反抗装置,而且和艾辛格一样它使用地是履带式排列的重力反抗装置,不过它地这条履带是从船头一直贯穿到船尾的超长履带,这个设计允许它高速运转。除了这个履带外,船上还有那种大型空气涡轮。这可以保证我们的战舰用疯狂的速度冲到敌人上空。”

  “那它怎么转向啊?”

  “它不用转向。”沃玛道:“这个战舰的设计目标是大量运送士兵并在战斗中充当固定炮台使用的。它可以和艾辛格一样停下之后原地转向。或者在空中关闭动力然后趁着下落的阶段用空气涡轮的喷嘴辅助转向,不过这必须要在高空才可以进行。”

  “你是说它只作为运兵舰和炮台用?”

  “对。”沃玛道:“我们地部队自己走过去速度太慢。用这个可以快速运兵。等部队运到之后它可以慢慢停下来原地转向然后象战列舰一样把自己的侧面对着目标,我们在这种战舰的侧面设计了很多的武器位置,只是还没有决定最后装什么武器。因为那个直通履带很长,所以可以安装大量重力反抗装置。升力方面完全不用担心。因为不用担心重量问题,所以我们把战舰外面加了很厚的装甲,本身我们又是居高临下的开火,相信敌人的炮火不能把我们怎么样的。”

  “这么说来确实是很不错地设计,要是单纯作为运兵舰和战场支援舰用应该是可以的。”玫瑰点头确认这个合格了。

  我对沃玛道:“这些飞行器里面除了这个运兵舰外,其他的我觉得都不怎么满意。运兵舰你们现在就可以开始生产了,至于那个双引擎的战舰,我看先少量生产一点就差不多了。以后技术成熟了再考虑建造,现在把资金浪费掉并不核算。刚才试飞的那个逗号一样的战斗机,我看先别急着生产,那东西不赶着要,你再想办法改进改进,虽说是骷髅兵用的飞行器,但是这也太那什么了吧?”

  “明白了,我会尽量改进的。”

  玫瑰忽然道:“你们有没有考虑多造些降落伞啊?”

  “降落伞?”

  “恩。与其把部队降落在城市外面再想办法越过对方地城墙不如直接往城里扔。”

  “这到是个好办法。我们回去研究研究可行性。”

  素美忽然拍拍我道:“紫日哥哥,你和那个米珈勒的约定快到时间了吧?”

  素美一提醒我赶紧看了下时间。“啊!怎么都十一点啦?你们自己处理下这边,我带些解药先去光明神殿看看情况,要是任务取消了就最好,不取消还得办。”

  “这边有我们呢。你快去吧。”玫瑰推着我离开甲板。

  我直接带上几份解药传送到了神女城,急急忙忙的刚从传送门里跑出来,两边突然扑上来两个人。我一个前空翻跳出两个人的包围圈,两个人立刻又冲了上来。我看着他们冲过来。翅膀一张猛力一扇,地面的灰尘飞了起来两个人连忙护住眼睛,我却借着扇动翅膀地力量倒着退出了传送殿。

  我刚退出来身体都还没转过来,身上的银光突然一闪,水银盾挡住了三十几支箭。水银盾牌刚消失,两把刀就砍了过来。我向后一个下腰,两把刀平贴着我的盔甲滑了过去。我双手一伸捏住这两个人的手腕用力一带,把自己扶正地同时这两个人也给我带飞了出去。恢复平衡后我还没站稳。又感觉背后有两把刀砍了过来,我一个后空翻跳了起来,刀从我身下滑了过去。我刚一落地水银盾再次显现,一阵噗噗乱响盾面上中了三十几箭。因为攻击过于密集,一些箭的箭头甚至都插到了水银里面来了,不过已经没有力量穿透我的盔甲了。

  当水银盾消失后我赶紧跳了起来。“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攻……”

  话都没说完一个家伙举着把站斧直劈而下,要是一般人这一斧子就能把人从中间劈成两半了,但我不是一般人。叮……!来不及用永恒了。我直接用双手刃爪硬架住了着一斧子。多亏是魔龙套装,一般东西这一下就该报废了。

  对方显然是愣了一下。战斧被刃爪架住绝对是种侮辱,说出去就相当于一辆卡车被自行车撞散架了一样震撼。不过我可不管他怎么想,我只知道我很生气。“兽化。”我在那家伙的面前迅速变大,一把抓过他的战斧抽过来扔向一边。“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快说为什么攻击我?”

  “因为你必须死。”一个女人拿着把造型很夸张的弩机从空中跳了下来。

  噗噗噗噗……这女人的胬是连发型,简直象机关枪一样。水银盾根本挡不住这种攻击,我举起魔龙盾硬挡。盾牌被箭头打的叮当乱响却没有一支能穿过来地。

  女人手里地箭射完她也刚好快要落地了,这个女人动作潇洒的把弩机向后一扔顺手就从背后把长剑抽了出来。借着下落的惯性就要砍下来。那女人背后一个人跳起来接住了她扔出去的弩,想来配合不止一次了。这个女人扔掉弩后换剑的速度也确实很快,但可惜她的武器不是很好。

  当。刚才那么长时间我已经把永恒拿在手里了,一道红光过后那个女人傻愣愣的站在我地面前,而她地剑只剩个柄在她手里捏着,剑刃打着旋飞出五米多然后一头插进了地面。

  女人惊讶的抬头看了我一眼,我却向她摇摇手:“再见。”一脚对着她地肚子踹上去,女人瞬间消失在我的面前。前面的传送殿的墙壁上赫然出现了一个人形的大洞。

  我看了看时间。“真麻烦,没时间和你们耗。”一转身我直接跳了起来:“夜影。”夜影出现在我的跨下直接在空中接住了我,然后落在一座建筑物地房顶上张开蹄子向神殿跑了过去。下面那帮笨蛋看到我上了房顶全都追了上来,但他们怎么可能跑的过夜影的速度。

  传送阵到神殿还有段距离,这一路上我惊讶的看着道路上的城镇居民。只见城市内地空场地全都架起了一个个的柱子,柱子周围点起了火焰,不少焦黑的尸体躺在火焰中。难道他们在焚烧染病者的尸体?

  我忽然发现有个火堆里突然冲出一个全身是火地火人,这个家伙浑身燃烧着火焰一边惨叫一边挥舞着双手向外跑。不过他只跑了不到二十米就倒了下去,然后在地上抽搐抖动了几下就不动了。几个人跑过来用长钩挂上燃烧的尸体把他又拖回了火堆中,而一边的路上几个人正被关在囚车里,看样子也是即将和这个人同样的命运。

  瘟疫处决!我终于明白神女城在干什么了。他们要把所有染病的人都集中起来烧掉,不管死活只要烧光了就不会再感染别人了。这个方法虽然残酷但在没有治疗方法的情况下确实可以起到壁虎断尾的作用。不过说起来这个也太狠了点。这些自由npc没有战斗能力,在这个游戏中他们才是最底层的受难者。不管怎么说现在我就是下去也没办法阻止他们,只好赶快跑光明神殿,米珈勒不发话这里是停不下来地。

  冲到光明神殿门口才发现原来这些天使们似乎都还算健康。至少没有出现勤务空虚的情况。

  “站住,这是什么地方你就往里闯?”守卫到是够狠的,似乎比以前的戒备要森严的多了,大概是因为现在光明神殿的动荡局势吧。

  我毫不客气的道:“去告诉米珈勒,中间人来了,要是耽误了时间你们自己负责。”

  两个守卫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转身跑了进去。不一会一个天使出来对守卫说了些耳语然后守卫就站到门边不动了。那个出来的天使对我道:“请跟我来吧。”

  我被带进神殿之后走地是偏门,看来米珈勒依然不敢和我公然会晤。毕竟我地黑色背景太强烈了。这个带路的天使一直把我引导到一个位于神殿后面地小院子然后让我进去之后把门带了起来。我正疑惑的时候米珈勒从里面走了出来,说实话我真是眼前一亮。以前看到米珈勒的时候都是那种很正式的场合,而今天她居然穿着一套象睡袍一样的衣服,而且她的头发没有做任何发行,只是披散在身后,看起来好象她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的。

  “紫日会长突然来访有什么事情吗?”米珈勒今天到是没有和我兜圈子。

  “事情是这样的。”我解释道:“因为这个突然爆发的瘟疫,我估计你们这边应该也有可能传染到,所以我想那个他应该不会按原计划行动吧?”

  “不。”米珈勒直接道:“他没有染病。而且这是重要事情。哪怕真病倒了,就是爬他也要爬去完成任务。”

  “那就是说……?”我在脖子上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计划照旧是吧?”

  “对。照旧。不过队伍可能会扩大些。你要多带些人。”

  我接着道:“除了这个之外我还想说一件事情。关于瘟疫我已经有解药了。你是不是需要一些?”

  “解药?你真的有?”

  我点点头:“我确实是有,只是不知道你要不要。看外面的情况你似乎把隔离工作做的不错。”

  米珈勒明白了我说地是什么事情,她笑了笑。“我知道你觉得残忍,不过对我来说这就是手段。没了这些没用的人我的损失并不大,只要保住天使军团我的战斗力就不会下降,至于那些人类,反正他们和老鼠一样反之速度很快,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恢复数量。只要不绝种这个种族可以很快恢复的。”

  我的笑容有些尴尬,虽然游戏内我的身份不是人族,但是我自己的观念中自己还是个人啊!我递给米珈勒三瓶解药道:“这是药品,你可以去试试是否有效。没瓶只能是一个人用,剂量不够就没有效果,多了会被毒死。之后我们行会地人会来和你详谈,我现在先去完成你的任务。”

  “记住做的干净点。”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点规矩我懂。”说着我转身离开了这个小园子。外面的那个引导我进来的天使又把我带了出去。

  离开光明神殿之后我迅速的到达了米珈勒说的那个地方,还别说,这里真是和地形图画的一模一样。按照路线图上地标记我应该有不少下手的地方。召唤出凌、小纯以及辣椒他们这些人形魔宠之后我和他们商量了一下伏击地点。经过了短暂的讨论我们把伏击点选在了一个有山有水有树木的地方。这种地方条件负责最适合下手了。

  按照米珈勒的情报,踏云天使尼罗会在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一点之间经过这里,队伍中除了尼罗自己外只有两个高阶天使。也就是说我们地任务是消灭这三个天使,而且一个活口不留。

  我们选择的这个地方是一条河流穿过道路的交叉点。按照米珈勒的说法,这次尼罗地任务是押送货物,所以他不可能飞起来。必须要在地上走。这个地方刚好有座很长的桥,我让21名铃音骑士一起躲在桥下的水里,这样从外面就看不到他们了,而且铃音骑士是不需要呼吸的,这样就可以不会暴露。

  既然是护送任务,那么队伍里的人肯定不少,所以我连亚龙骑兵都召唤了出来。在道路两边挖好大量的土坑然后把一部分亚龙骑兵和小猎龙一起埋下去,小猎龙善于闭气。而且泥土中并不是真的不透气,只要时间不太长就没关系。这五百多亚龙骑兵和小猎龙一起蹲伏在泥土之中,上面只有薄薄的一层土,随时可以跳出来。剩余地亚龙骑兵我让他们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隐蔽,一旦这边开打他们就可以过来帮忙。

  玫瑰藤和开拓者在地面下隐藏好,一旦开打他们要负责破坏道路,只要货物走不掉尼罗就不会逃跑。巨龙们体形过大不适合伏击任务,所以没召他们。晶晶和玲玲就隐藏在桥对岸的两棵大树上。有艾美尼斯的帮助。伪装是不用担心的。一旦开打,她们两个主战力量要负责把尼罗和主队隔开。我和自己的两个分身加上辣椒和凌一起对付尼罗,相信这么多人一起上应该还是有点希望的。

  小纯一会将负责用魔法分割队伍扰乱配合,飞镖和白浪负责掩护。夜影和小雪速度快,专门负责穿插攻击。大型魔宠都派不上用处,只有小龙女还可以用道术辅助战斗,其他的无关人员就被收了起来。为了达到更好地效果我把钢铁银蜂和血蝴蝶都派了出去。它们隐藏在周围地树上,一旦开打就群起而攻之。晶甲虫自然也不能闲着,它们要在地面下等待车队到达然后把拉货物的马车和战马都吃掉,光剩箱子看他们怎么运。

  一切就绪之后飞鸟将在高空为我们提供大范围侦察,而周围地林木间,玫瑰藤的分支正藏在树叶之间伸出绿色的观察器监视着路过地生物。

  我们隐蔽好之后不一会车队就到了,飞鸟最先发现了目标并向我们发出了警告。大家立刻安静下来静静的等待着列物进入这个已经张开的大网之中。

  队伍越来越近。很快就进入可视范围。路边的森林中,晶甲虫、玫瑰藤以及钢铁银蜂组成的监视网从多个角度紧盯着队伍并把各种信息不断的反馈给我。这个队伍有二十三辆四轮马车,每辆车由四匹马牵引,从车辙来看东西不轻,只是因为都盖子帆布所以不知道具体拉的是什么。

  这23辆车每辆都配备有四名全副武装的战斗天使,赶车地车夫就是这四个天使其中之一。车队两边各有一列徒步行走的天使,从头到尾每列总共138个天使,两边加一起就是276个天使。怪不然米珈勒让我多带些人呢,要不是我人多还真顶不住呢。虽然说天使中等级高低不一定,但天使毕竟是高阶生物,最低也得600级以上,这可不是好对付的。

  除了这276个护卫和车上坐着的那92个天使外,队伍前后还各有一个方阵。后面那个方阵刚好36名天使,而且他们都骑着飞马,一看就不是一般角色。少说800级向上跑。

  最前面的这队人少点,一共19个天使。这19个天使中有16个是排成方阵的,和后面的那36个是一种兵种,可是前面这三个明显装备就不一样,而且他们骑的飞马头顶还有银色地犄角。一看就是独角银飞马,光那坐骑就是800级生物,上面这三个不用说是高级货。这三个天使中最前头的那个大概就是尼罗了,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这个位置除了他也没有谁能站了。而且他的盔甲很好认,七位神天使的盔甲和一般天使不一样,尼罗就和晶晶玲玲一样是神天使,盔甲样式都差不多这个应该不会错的。可惜就是晶晶她们成为魔宠后对以前地事情是间歇性失意,要不然让她们认一下就好了。

  所有天使加一起都过400了,这可是根难啃的硬骨头,可是谁叫我已经拿过了好处,这个想不干也不行了!幸好我们是偷袭。而且虽然质量上略微差了一点,但是数量我们有绝对优势。考虑到米珈勒曾经说过只要把这个队伍干掉,货物就归我们,我认为这比生意还是很有赚头的。

  车队越走越近,距离长桥还有三十几米的时候最前面地尼罗突然一扬手,整个车队迅速的停了下来。

  “大人?有什么不对吗?”跟在尼罗身后的一个天使问道。

  “杀气。”尼罗的两个字差点没让我从树上掉下来。我千小心万准备,他居然能感觉到杀气,这叫我怎么藏啊!杀气是身经百战的士兵自然带上的气息。斯哥特他们和亚龙骑兵都是战场上滚出来的。有杀气再正常不过了,可是现在这个杀气出现的实在不是时候。

  尼罗一说杀气。被吓地并不只我一个,他身后的天使利马把剑抽出来了。后面一阵淅沥哗啦的声音,众天使的武器全都出鞘了。这么多高级兵种集中在一起,就算偷袭还不一定什么结果呢,对方再要是有了准备那可就麻烦大了。上次在日本我一对6000,那时对付的是玩家,他们等级都不高,现在这些都是600级打底的高级货,放在人堆里就能玩大屠杀的那种类型,这样的队伍可不象当初地日本人那么好对付了。再说当初虽然对付6000人,但目地是逃跑,只要跑掉就是胜利,现在的任务是灭口,对方跑掉一个我就失败,意义不同啊!

  场面安静地一会,一个天使问前面的尼罗:“长官,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反应啊?”

  尼罗依然谨慎的注意着周围并小声的道:“敌人正在等我们入圈,这是在和我们比耐力。”

  另外一个天使道:“可我们不能一直这么等下去啊!后面这些东西有时间限制的。长官你到底怎么发现有敌人的啊?杀气也许是周围的动物或者游魂也不一定啊!”

  尼罗不答反问:“你注意到周围的森林有什么不同了吗?”

  “有什么不同啊?”这个天使傻呼呼的问道。

  “虫鸣、鸟叫。”尼罗道:“这片森林面积不小,这里又这么温暖潮湿,正是虫子和飞鸟的天堂,可是你在这里有看见一只虫一只鸟吗?”

  “对哦!”

  尼罗接着道:“没有虫鸟唯一的解释就是周围有敌人埋伏,他们把虫子和小鸟都吓跑了。”

  这个该死的尼罗,这么精明干什么。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真是的,他们不向前走我要怎么伏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