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七十一章 中国战略
  ~日期:~09月18日~

  第七十一章 中国战略

  玫瑰道:“她拉肚子拉的实在顶不住了,所以先下线休息去了,她说早上再上线。”

  我把玫瑰抱到我的宝座上放她下来,然后召集行会里的亡灵系npc参与制造解药。我们行会的特长就是大型器械的制造,配大量解药需要的无非就是个大搅拌机,这东西好办。半小时后我们就弄出了一个巨大的搅拌桶,清洗干净后守卫按照我的指示开始加入原料。配料齐全后加入大量已经浸泡过鬼土石的清水,接着开动搅拌机开始工作。

  这个超级搅拌器由钢铁焊接而成,内部有用于打碎药物的搅拌杆。旋转的动力方面完全由人力完成,反正我们行会有那么多图腾巨龙,劳动力不成问题。这个大家伙一次就可以制造10万份解药,速度绝对快。

  第一批成品出来后我赶紧让大家拿去分发给每个在线的玩家以及他们的魔宠,除了马上要用的外剩余的部分都被我下令分瓶装了起来。行会里不少人都不在线,装瓶之后谁需要可以自己到指定地点去拿。剩余的解药也不能浪费,行会里每个人都要根据自己的魔宠携带量随身带几瓶防止出现二次感染。

  全部安排好之后我返回了会议厅,玫瑰和大家都已经喝了解药,虽然还没好利索但是起码问题不大了。看到我进去玫瑰立刻问道:“都安排好了吗?”

  “恩。全都安排好了。行会里的玩家的分量都预先留了出来,好象还剩余一些我让他们给大家随身带着防止二次感染。”

  阿伟立刻问道:“我们行会的人是解决了,那别的行会呢?”

  “这个我们暂时不谈,我看你们都先下线休息一下为好,再这样系统要强制踢人了。”为了解药大家搞的很辛苦,我不得不让他们先休息。再说现在已经是凌晨了,虽然《零》上次升级时已经拥有了半睡眠功能。但不睡觉还是不行的。

  “那我们明天早上在这里集中开会。”玫瑰果断地下了决定。

  大家点点头纷纷下线休息,玫瑰却拉住我道:“老公,等一下,有话和你说。”

  “什么事情啊?”

  “早上之前你最好带人先做几个大型搅拌器出来,还要再多生产些药瓶。”

  “你想干什么?”

  “我只是有一个想法,但是具体采用与否还要等早上商量之后才可以决定。你先干就是了,不管用不用这个方法起码这些东西都是跑不了非造不可的。”

  “那好吧,我这就去让他们加工出来。你这两天在学校也满辛苦的吧?快点下线休息吧。”

  “恩。”玫瑰亲了我一下然后消失在原地。

  真是可爱的小女人。我微笑着去通知npc工匠再加工几个设备出来。我一直忙到早上约定开会的时间才结束。10部大型搅拌机在广场上一字排开,只要开足马力工作,这些设备几小时内就可以加工出全中国玩家需要的分量。不过玫瑰说的瓶子我没有完成,那东西虽然有固定生产线,但是毕竟以前用量不是很大,突然要我赶工我也没有办法,生产线又不能变出来。

  玫瑰上线后看着广场上一字排开的搅拌机称赞道:“动作好快啊!”

  “那当然,老婆大人地吩咐怎么能不完成?”

  “今天怎么嘴这么甜啊?”玫瑰双手拖着我的脸把我的头拉下去:“让我尝尝是不是抹了蜂蜜了。”

  “恩哼!咳咳咳!非礼勿视!”阿伟的声音出现在我们侧面。

  我搂着玫瑰道:“我这叫浪漫。你懂什么!”

  鹰突然从后面走了过来一把按在阿伟肩膀上道:“你们跟他说什么浪漫,他只有你们一半。”

  “什么叫一半啊?”阿伟看着鹰问道。

  鹰笑着道:“浪漫你只占左边一半,没有漫就剩浪了!”

  金币也从另外一边走了出来:“鹰你这话就不对了,谁说我老公不懂浪漫的。”

  “他懂吗?”

  “当然。”金币反驳鹰的话。

  红月突然走了过来道:“金币说的一点不错。她是浪,阿伟是慢。他们两个在一起就是浪漫。”

  “哈哈哈哈!”打搅哄笑起来。

  我拍拍手道:“大清早的开个玩笑真是神轻气爽啊!好了,现在开始说正事吧。”

  “什么事情啊?”红月昨天晚上不在线,她是今天早上上线才知道解药已经回来了地,刚刚她就是才从解药发放点过来。

  玫瑰道:“我们先去会议厅等人到齐再说吧。”

  “好吧。”

  我们在会议厅等了一会行会主要人员就到齐了。玫瑰开始对大家道:“这次召集大家来有两件事情要商量。第一是解药的问题。这次的瘟疫爆发很严重。幸亏紫日及时拿回了解药。但是虽然我们自己治疗好了,可是大部分玩家都还没有办法康复,因此我们要讨论一下之后解药要怎么处理。”

  “这么简单的还需要讨论吗?”会议厅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了,两个人出现在门口。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进来地?”红月直接跳了起来把法杖也举了起来。

  “大龙?”我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个人。他们就是当初我们在乾坤葫芦里遇到的那两个人。当初在葫芦里发洪水,迫于玫瑰的求情我把他们两个都放进了大地母神的空间让他们避难,后来在从葫芦里出来我记得把空间门展开在钢城很长时间没有关闭,我一直以为他们已经出了空间门离开我们地城市了。我带维娜他们去学校那次我们刚好还遇到了,当时差点就穿帮了。好在被骗过去了。当时这男的身边的人管他叫大龙,不过那个鬼族女玩家的名字我到是一点不知道。因为没想到会再见面所以一直没有问。

  玫瑰从我身边地座位上站起来赶紧去把红月拉住了,红月疑惑的问道:“你们认识?”

  玫瑰点点头然后对大龙那边问道:“晓诗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啊?”

  晓诗?原来这个鬼族的女玩家叫晓诗啊!对啊!玫瑰和他们在空间门里一起关了那么久不可能不知道名字的。

  晓诗尴尬地道:“对不起啊!我们迷路了!”

  轰隆!桌子边的一圈人全都翻到桌子下面去了。

  看到大家这种反应晓诗更尴尬了。她红着脸解释道:“我们其实早就从那个空间大门里出来了,但是周围是一个像工厂一样的地方,到处都是钢铁和正在运转的机器。”

  这么说来他们果然是在当初我在钢城打开空间门地时候就已经出来了。

  晓诗继续道:“可是你们的城市好大,我们转了好久也找不到城门!”

  “晕!钢城压根就没有城门,你们能找到才叫奇怪呢!”阿伟忍不住插嘴道。

  “啊?没有门啊?我们不知道啊!”晓诗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我们本想从大门出去的。可是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最后我们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个有一半淹在水中地传送门。可是穿越之后我们到了另外一个奇怪地城市。在那边我们也找不到门,周围全是海水,还有好多战舰,我还以为到军事基地了呢!”

  鹰解释道:“你们穿过的那道水中地传送门是我们地大型船坞用来直接传送大型战舰到基地的超级海面传送门,你们到的大概是天门岛,我们的前哨基地。”

  晓诗一脸茫然的道:“反正我们是找不到出口,而且我们找了好多npc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后来好不容易碰到个玩家,他把我们送到了传送阵边上就突然被人叫走了,我们当时想都到了因该就可以离开了,可是我们进去之后却发现传送阵是专用地,目标点就只有几个而已。”

  红月道:“你们进的八成是跨国传送阵。”

  “跨国传送阵?难怪那么巨大。”晓诗突然兴奋的道:“对了我们从那里传送到了一个在山中间的城市。那个城市好奇怪哦,细长长地,两边都是山,在那边我们的地图显示全都失灵了。那是外国是吗?”

  玫瑰回答道:“那是多国交接处,不过你们不是我们行会的成员,到哪里都显示不出地图。”

  “切!炫耀什么啊!”大龙不屑的道:“不就城市多点吗!”

  “大龙。我们可没有得罪你,说话请礼貌一点。”鹰和他们当初也是一起躲在空间门里的,所以也认识。不过鹰既然称呼他为大龙这说明他的网名也是大龙。

  “你们是没有得罪我,我就是看不惯不行吗?”

  红月一拍桌子震的桌上的杯子哗啦一阵响。“说话注意点,别给你面子你不要。进了艾辛格地就算是神也要夹着尾巴低调一点,你别把自己当成天下第一了。”

  我旁边的座位上素美忽然开口道:“红月姐姐不要生气了。这位大伯刚到更年期,你是正常人要忍让着一点。”

  “你个小屁孩怎么这么没教养?有人生没人管是吧?”

  轰!鹰也一掌拍在桌子上。“你今天存心来找茬的是吧?”

  晓诗着急的拉着大龙对我们不停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们别和他计较,他就这牛皮气,劲上来了大脑就不做主了。”

  “你说什么?我大脑清醒的很。是这些人不清醒。”大龙指着我们情绪很激动的叫嚣着:“你们这帮人,组个行会了不起啊?不就是人多点,城市大点,实力强点吗?你们也就是一个玩家。游戏而已。耀武扬威什么啊?”

  我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微微地笑容,玫瑰看到我地笑容之后悄悄的回到了我地身边对着我的耳朵像说私房话一样小声道:“你笑什么啊?”

  “你猜啊?”

  我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容把玫瑰也难住了。不过玫瑰毕竟是我的主要智囊,马上就再次对着我耳朵小声的笑道:“你想养狗。”

  “答对了,有赏。”我在她嘴上轻点一下结果被玫瑰在嘴唇上咬了一口搞的我一下没注意叫了出来。

  阿伟凑过来小声道:“还说我,你们两个才是真发浪呢!”

  “去,我们感情好你嫉妒啊?”玫瑰搂着我脖子道:“金币不让你省心吧?”

  “我才没有呢!”阿伟碰了一鼻子灰又回去了。

  我站起来笑着走过去拉开已经想要动手的鹰和红月,再晚一步他们两个就真要上去打大龙了。我把他们先按住然后对大龙道:“虽然你说话有些呛,但是意思我明白,的确是很有道理。”

  鹰和红月他们包括大龙在内都是脸色一变。除了玫瑰和素美其他人都疑惑我地反应怎么这么怪。

  鹰一边看着我一边倒着退到百灵身边。“你看紫日怎么回事啊?”

  百灵也是一脸迷惑的道:“不知道。”

  坐在百灵旁边的飞儿听到鹰的问题之后指指玫瑰道:“答案在那边呢。”

  鹰和百灵一起看向玫瑰,只见玫瑰并没有什么疑惑的神色,反到是一脸准备看戏的样子。鹰赶紧跑过去问道:“紫日没事吧?怎么不象他啊?”

  玫瑰还没回答,旁边的素美先开口道:“这都不明白?”

  “你明白?”

  “那当然。”素美解释道:“紫日哥哥不是一般家庭出来的人,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心理很成熟。不过紫日哥哥比较贪玩,平时经常是小孩子地心性,只在关键时刻才使用特殊手段。”

  “那他今天这是什么意思啊?”

  素美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双手交叉在胸前做沉思状道:“争强好胜是毛头小子的行为,紫日哥哥属于阴谋家类型。他这是打算因势倒力跟这家伙玩太极,将来可以驱虎吞狼。”

  “你说直白一点好不好?”素美的话像解签的和尚说地,听的鹰一头雾水。

  玫瑰笑着道:“素美说这么清楚你这还不明白?紫日就是打算把这家伙带进圈套。这个人就是个疯狗,见谁咬谁,紫日是想把他拴起来以后让他去咬那些我们不方便直接出面或者本身不好对付的人。他成功了我们稳赚。他被干掉了我们也没损失什么不是吗?”

  “原来紫日在打这个主意啊!还真没看出来。”

  他们在后面讨论的时候我已经在前面和大龙套了半天近乎了。这家伙就一典型地社会愤青。说到这个社会愤青需要注意一下,澳门赌博网站:这种社会愤青和那种民族愤青可不一样。民族愤青愤怒的是别的国家的****行为和国内的一些丑恶行为,算是比较有见地和社会责任感的一群人。不过社会愤青就是另外一码事了,这种愤青一方面自己没有能力。做什么都不在行,另一方面看什么都不顺眼,这也讨厌那也反感,说白了就是嫉妒别人能做出成果他自己做不出来。

  本人的口才还是有一定水平的,基本上骗小朋友棒棒糖地水平还是有的。这家伙典型没脑子的类型,十几分钟下来就被我带进坑里了。

  大龙脑子有问题,晓诗却是真正的聪明女人,虽然不如玫瑰这样人中之凤的类型但起码是个才女。我的话她很快就发现不对味了。推了我一把。“紫日会长你不要欺负我们行会小好不好?”

  大龙已经完全被我带上套了,就像xx功份子一样,绕进去就别指望出来了,如今对我的态度像变了个人一样。晓诗说我之后我还没说话他先道:“紫日人还是很诚恳的,不是那些自以为是地人。”

  晓诗立刻辩解道:“大龙,他这是……!”

  “别说了,我都知道。”

  晓诗焦急地道:“他是想骗你。”

  “哦?”我看着晓诗道:“话不好乱说哦!”

  大龙也立刻道:“是啊!我又不是傻瓜。这点判断能力能没有吗?叫你跟我多学着点你就不听。”

  “你……!”晓诗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哼!紫日会长。就算我们有得罪地地方。你这样也太不地道了!”

  “我做什么了吗?”我可是实力派演员,现在这个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可惜就是不会眼睛里闪星星那招不然就更完美了。

  “我……哼……!”晓诗气愤地转身走了出去。

  我连忙对门外喊道:“卫兵,送送客人。”

  我喊完外面居然没反应,反到是大龙道:“外面没有人,我进来时没有看见守卫啊。”

  “没有……!”我突然想起来了。因为这次病毒爆发,我们的npc都被派去维持秩序了,现在还没调回来,怪不然他们能在我们开会的时候冲进来,平时门外应该有守卫把守不可能什么人都让进的。

  大龙看看我又道:“我先走了,晓诗虽然不懂事,但毕竟是我女朋友,做男人的就要忍让着一点吗!有机会下回再说吧。”说着他也追了出去。

  “二百五!”等大龙追出去之后我骂了一句并关上大门向我的座位走了回去。“整个一棒槌!”

  鹰伸出大拇指道:“高,实在是高。”

  飞儿笑着道:“会长当初是不是也用这个方法把沃玛拉进来的啊?”

  沃玛立刻反驳道:“你才是呢!”

  “说起来我们行会还真有这样地人。”玫瑰突然插了这么一句。

  “谁啊?”

  “这个你们别管了,现在还是说正事。”我走回座位坐了下来。“现在的问题是大部分中国玩家中病毒了,而我们手里捏着解药,我们应该怎么处理?”

  玫瑰为了让大家把意见集中到点子上。开口道:“我要说的是解药肯定是要给中国玩家吃的,连那些外国玩家也是要给的,我希望大家商量的是我们到底要不要收费以及如果收费的话要多少钱或者什么条件。”有了玫瑰的话大家都开始思考起来。

  素美最先道:“解药配方虽然现在被我们捏着,但是有配方地不止我们。相信用不了多久别的地方也会出解药,我们不可能真的永远把持着这个药方。因此大家就不要考虑什么长期贩卖的主意了,那根本不可能。”

  鹰道:“白送肯定是不行的,不管怎么说瓶子和材料都是成本,这个最低价格也要把成本收回来才行啊!没道理我们贴本啊!”

  红月则开口道:“其实真贴本也没什么。10万人地药总共才消耗100克箭毒、300公斤火灵石、200公斤黑水晶粉末、300公斤角鹰骨粉、100公斤古云蛇胆。这些材料也就箭毒和黑水晶粉末值钱一点,对我们来说不过是凤毛菱角的小钱而已。当初修城市的时候那些高级宝石几千吨几万吨的买不也没问题吗?”

  玫瑰道:“我个人意见是,例如热血盟、百花谷、抗日联合会、北方联盟这样地盟友我们可以直接白送,就当是感情投资了。”

  百灵点头道:“我同意玫瑰的意见。这些药花钱不多。但是情谊不轻,与其高价出售赚点小钱不如做人情干脆点白送。这个大恩他们吃下去就不能对我们怎么样,以后不管什么事情都要想着我们点。这个潜资本可是比直接拿钱来的实惠多了。”

  沃玛道:“搞公共关系你们中国人是天才,我可不擅长这些东西,不过我认为卖钱肯定赚不了多少。”

  冰冰忽然小声道:“玫瑰姐说的有道理,但是还不够。我看要送就彻底一点,上次我们参加中国行会大会的时候遇到的那些行会,只要不是敌对的。挨个送一遍。现在中国地区的领导行会还没有最后选出来。但是光明联盟被我们打地很惨,估计找国器不如我们快。要是我们再给这些行会一些恩惠拉进关系,我想之后我们地地位必然直线上升。”

  修罗紫衣点头道:“中国从古到今大多时间都是一派归一派,说起来大中国对外一直是统一的,其实内斗就没有停止过,你们说哪朝哪代没有乱党过?现在选的这个首领行会其实也一样,对外你是老大。真的想指挥的动那些人还要靠两个行会的私交,台面上那些东西是一方面,底下的也不能小看,这个人情非买不可,再说又不贵。”

  我轻敲了下桌子道:“要是没有人有反对意见我们就决定给这些拥护我们地行会送一些,现在同意地举手。”我左右看了看:“好,全票通过。”

  鹰问道:“那剩下的敌对行会和自由势力怎么办啊?”

  玫瑰道:“这个问题分开考虑。首先说敌对力量。按照我地想法是——落井下石、趁火打劫。”

  “你是说趁对方的人都生病直接扫掉反对势力?”

  “不。”玫瑰很认真的道:“要看清楚力量对比。敌人虽然在疾病中,但他们迟早会拿到解药。我们没那个实力和精力长期和他们耗。从一开始本行会的目标就不是国内战场,这样打不值得。”

  “那怎么办?”

  “敲山震虎。”玫瑰一圈打在桌子上。“发挥本行会机动能力强单兵作战能力突出的优点,集中我们的优势兵种对国内反对势力地几个核心行会实行高强度的重点打击,这一拳下去要又快又狠,趁敌人都没明白过来就把他们彻底砸晕。这手玩过之后可以利用我们的影响力对外散布消息让那些还在徘徊的行会看清楚形式找到自己的阵营并暗示解药和阵营捆绑策略。”

  鹰不放心地问道:“这么大动作。运做上可能有困难吧?”

  “不,我们不打持久战,不要后勤保障,不要时间轮班。就在一个时间段投入所有兵力拆了他们的城市逼迫他们行会解散。敲山震虎并不一定要把山敲倒啊!只要山抖一下就可以了。再说我们的目标是虎不是山,山倒不倒问题不大,把老虎吓住就可以了。”

  红月有些犹豫的道:“这一仗打下来可不是十天半个月能结束地事情啊!而且涉及的npc势力怎么办?这一下全中国势力变阵,npc势力不可能没反应的。还有,一旦完成这个战略部署那么中国国内的势力将被基本清理出来了,以后我们的事情可能会很多的啊!”

  修罗紫衣也道:“中国地区的行会一旦站定立场那我们就实际上已经开始担任领导者的角色了,到时候真地会很麻烦啊!”

  百灵道:“这个到不用担心。一来我们的指挥层效率还算过的去,二来我们迟早要面对这个的。不可能一直躲在后面吧?”

  “话是不错,可是不是太早了点?”红月还是不大放心。

  玫瑰解释道:“确实早了点,但是这次机会难得,如果以后再进行的话,这场统一战争可能会打三四个月,那可不是我们希望的。这次如果运做的好,短则7天,长不会超过15天就可以完成国内势力改组。一旦分配完成我们将来就可以大刀阔斧的放手扩张国外势力。现在总要分精力担心国内出纰漏。这个消耗比起提前开战地风险还是值得一博地,况且风险还在可控范围内。”

  红月点头道:“那我没有问题了。”

  我开口总结道:“那我们就这么先定下来。敌对势力先集中力量对付其核心,外围行会看看反应再决定。现在还有两个势力是零散的无组织玩家和npc势力。这两个可都是大头。”

  玫瑰也道:“目前整个中国地区内所有战斗职业中53%都是没有加入行会地自由玩家,而非战斗职业则有70%以上都是自由身,也就是说大部分玩家不属于任何势力。”

  素美道:“虽然这些人不参加行会但不一定就真的没有归属,每次行会战几乎都有这些玩家像打零工一样参战,所以我认为争取这些人还是有必要的。”

  金币心疼的问道:“不是又要送吧?”

  素美摇摇头:“这类玩家和行会里的玩家不一样,他们并不象大行会要面子要声誉,他们是真正的惟利是图者。即使我们给他们好处,只要风向一变他们立刻甩你没商量。”

  “那就卖贵一点狠赚一比。”金币兴奋的两个眼睛里都闪着金光。

  “不行。”素美否定道:“虽然这些人不记好处但是他们记仇。给他们好处就是肉包子打狗,但是你动棍子他们会记你一辈子。”

  “那怎么办?”

  “很好办。算上成本价,该怎么卖怎么卖,按一般货物一样稍微带点赚头就可以了。价格公道他们虽然不会记我们好,但是起码心理上会向我们倾斜一点。只要以后我们保持强势地位他们就会忠心的凝聚在我们周围,不过这些人共富贵可以患难就别指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