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七十章 蒙混过关
  ~日期:~09月18日~

  第七十章 蒙混过关

  “理论上讲确实不应该,但我们是特例。”我指着水晶问洁特:“按你的意思,你知道黑麒麟?”

  猫猫不等洁特回答就激动的问道:“我的魔宠是被黑麒麟封印的吗?”

  “它是在哪里被封印的?”洁特问道。

  “在一个通道里。”

  “那通道在阴曹地府吗?”

  “不在,那是人间的通道。”

  洁特摇了摇头道:“那就不对了。黑麒麟离不开地府,到人间的绝对不是黑麒麟。但是,封印这个小东西的应该是黑麒麟的手下。”

  “他还有手下?”阿伟很惊讶的问道。

  洁特点头道:“强者大部分都会有几个追随者的,何况是黑麒麟这么强的,有几个跟班算什么?不过黑麒麟还真没有正式跟班,因为黑麒麟不喜欢那些拍马屁的家伙。但是没有黑麒麟虽然没有跟班,却经常找些临时手下帮忙办事,一般这些手下在任务中会得到黑麒麟的一道力量保护。”

  “你这么清楚,该不会以前也干过吧?”

  “我?”洁特惋惜的道:“我到是想,可惜人家根本不要我。能为黑麒麟跑腿办事起码要高级幽魂的级别才有希望。这几年你们人间老打仗,地府里鬼满为患,就业压力也很大!你们是不知道,鬼才市场那里竞争那叫一个激烈,我这种新出生的白魂能找个收集游离能量碎片的差事就要烧高香了。”

  “鬼才市场?”阿伟还傻忽忽的问了出来。

  我拍了他一下:“就是人才市场。招聘会懂吗?这里是地府,当然就是鬼才市场了。”

  “没想到当鬼也这么辛苦!”

  我对洁特道:“既然你知道黑麒麟,那你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他吗?”

  “这个……!”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

  “怎么说?”

  “阴曹地府这块和别的亡灵国度不一样,这片土地是叠层的。我们这里是第一层地府,下面还有十好几层呢!一直要到最下面的第十七层才能见到黑麒麟!”

  阿伟道:“这么说来我们行会地情报是正确的。黑麒麟就被卡在第十七层和第十八层的交界处了。”

  洁特道:“你们可千万别相信那个情报,那是过去式了!”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情报不对?”

  “现在地府的鬼谁不知道这事才叫奇怪呢!三周前黑麒麟以牺牲自己大部分的力量为代价摧毁了十八层地狱和十七层的连接点,整个空间都被引爆了。地府里的鬼兵在阎王地组织下还和脱出的黑麒麟打了一仗。不过,虽说黑麒麟虽然在爆炸中损失了大部分力量而且受伤严重,但那家伙的力量实在是太夸张了,参加拦截的鬼军一个都没回来。阎王最后下令封了十六层和士气层的连接点。”

  “这么说十七层下不去了是吗?”

  “我想你不用下去的。”

  “为什么?”

  洁特道:“虽然十六层和十七层的连接点被封了,可黑麒麟不是那种好对付的角色,他能撞开十七层和十八层地连接就一定可以穿过上面这层。十八层的入口原本设有永久性的单向传送封印。可他还是出来了。这十七层的入口只有临时的简单封印根本不可能挡地住他的,依我看撞开十七层入口就是时间问题。”

  阿伟问道:“不对啊!他被封在十七层下面,那他哪来的手下啊?”

  “传送出来的。”洁特很快地回答道:“黑麒麟自己是封印的目标,所以传不出来,可他能把小鬼之类的生物直接送达第三层甚至是第一层地府。不过我看他也坚持不了太久了。虽然可以撞开十七层的入口进入十六层,但是他绝对到不了十五层。”

  “为什么呢?”

  “地府的大门是会自动关闭的。十七层和十八层的界限虽然被黑麒麟炸开了,但是通道会在之后再次封闭起来,也就是说黑麒麟身边的手下只能过来一小披。一旦这些手下都被派出去了他就拿没手下可以派了。”

  “就算没有手下,他还是可以炸开通道啊!”

  “错。”洁特道:“黑麒麟浪费法力派手下上去你该不会以为是派他们出来散步吧?这些手下地任务是携带光明水晶回来给黑麒麟补充身体需要。”

  “黑麒麟需要光明水晶干什么?他不是应该需要冤魂的吗?”猫猫疑惑的问道。

  洁特还没有回答我就先开口道:“不用说了,我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你知道?”猫猫立刻转向我追问起来。

  “很简单。”我反问道:“阳光下什么颜色最能吸热?”

  “黑色。”这种常识猫猫自然回答的很快。

  我接着解释道:“所以啊!黑色是最能吸收能量的颜色,黑麒麟不是真的邪恶的代表,之所以现在暴戾之气这么重是因为大家都仇视他使他在十八层地狱待了那么久。黑色的黑麒麟不是邪恶地。他地颜色说明他实际上是向往光明的。只有排斥光明地东西才会显示白色,因为光明全都被反射出来了。树叶显示绿色不是因为它喜欢绿色,而是它不吸收绿光,可是人们习惯上总是错误理解这些看起来简单的东西。”

  “要是大家都有你这样的理解能力或许我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一个很凄凉的声音出现在我们周围。

  “你是谁?”夏娃和阿伟他们全都惊慌的四处张望。可他们当然是什么都看不见的。

  我们紧张的四处张望,阿伟又问了几声,可是那个出声地家伙好象突然消失了一样就是毫无反应。

  “是不是已经走了?”阿伟问道。

  我摇摇头:“反正我是什么都看不到。”

  猫猫小声的问道:“你猜刚刚是什么人?”

  “黑麒麟?”我先说了出来,但是想想又不对。“不可能啊!”

  “洁特,你知道是什么东西吗?”卡拉卡问道。

  “不知道。”洁特实际上和我们反应差不多,他在这里也属于底层人员。不少鬼魂都喜欢吸收别的鬼魂提高自己的力量,洁特要是被抓到可就完蛋了。“我在地府也是新人。比你们知道的多不了多少!”

  大家都没办法确定周围是否安全,我只好召唤出了艾美尼斯和白浪。“你们帮忙查看一下周围有没有什么别的生物。”

  艾美尼斯指着洁特道:“这个算不算?”

  “当然不算了。”

  夏娃凑到艾美尼斯面前仔细的盯着艾美尼斯看了半天。“你不认为我也是敌人吗?”

  实际上夏娃是对艾美尼斯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形魔宠比较有兴趣,毕竟对大部分玩家来说人形魔宠意味着高端和罕见,不过艾美尼斯显然不怎么喜欢被人当猴子看。“小姐,你用点脑子好不好?你和别人组队之后别人地魔宠会攻击你吗?”

  “当然不会了!”

  艾美尼斯像兔子一样跳到我身边抱住我的胳膊。“你知道还问?”

  “我知道什么啊?”

  “组队后队友的魔宠不会攻击你,这说明魔宠能从主人那里知道谁和主人是一个队伍的成员。而我是紫日主人的魔宠。我自然知道你们已经组队了。主人要我找敌人,我要是把你算在内那才是脑子有问题呢!”

  夏娃不但不生气反而笑着对我道:“紫日。你的魔宠智商好夸张啊!”

  汗!艾美尼斯可是有实体的。她已经算是一个完整的人了,智商自然不会低。再说了,这游戏里地人形npc除了被特定设置成缺心眼的类型外,有几个是傻瓜的?

  “艾美尼斯别闹了。快看看有没有敌人在附近?”

  艾美尼斯四下看了看道:“我能看见的范围内没有任何伪装术之类的东西,我想应该是没有敌人吧!我地病刚刚才恢复,现在能力有点下降,不一定保证绝对安全哦!”

  我又看向白浪。白浪可比艾美尼斯干脆多了,他直接就回答道:“气味上没有任何我知道的危险生物在附近。不过这里的空气整体都带着一股很浓烈的臭气,实在是很难闻!”

  “臭味?”猫猫吸了几下鼻子:“我怎么闻不到?”

  “白浪那可是狗鼻子,你连猫都算不上,怎么可能闻地出来?”

  我正说着。白浪忽然把耳朵贴到了地面上。“主人。有一队骑兵从我们下风的方向靠过来了,不过数量不多。”

  洁特忽然道:“这里是亡灵的国度,大部分成员都是像我一样飘着走的。能骑坐骑的说明已经实体化了,那就绝对不是一般的小鬼了。”

  白浪没有管洁特的话只是继续道:“骑兵队伍后面好象有些什么东西跟着。”

  “具体什么东西?”

  “可能是袋鼠。”白浪的话把我们彻底搞糊涂了。

  “袋鼠?”

  我们都在思考着为什么会有一队袋鼠靠近我们时,艾美尼斯忽然道:“你们在想什么啊?白浪说地明显是僵尸吗!”

  “僵尸?”阿伟疑惑的看着她等待解释。

  艾美尼斯不耐烦的道:“你们真够笨的。这里是阴间,怎么可能有袋鼠呢!中国的僵尸,就是那种穿着个官袍跳啊跳的东西,白浪听到的肯定是那东西。”

  听艾美尼斯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可能。赶紧问白浪:“你怎么确定是袋鼠的?”

  白浪道:“那东西地步伐是一跳一跳地,除非它是一跳腿,否则就是蹦着走的。所以我猜测大概是袋鼠。”

  我对大家道:“看来就是中国僵尸。”

  “中国僵尸?”阿伟着急地道:“我以前召的都是欧洲那种僵尸,中国僵尸不知道管不管用啊!”

  “铁顶不管用。”猫猫道:“僵尸种类很多,不过我见过的欧洲版僵尸最高也没有超过400级的,我想僵尸在欧洲属于低级亡灵生物。不过中国僵尸好象被定位成400到800级之间的中档货了,你地驱尸术恐怕不管用。”

  我在旁边后悔的对阿伟道:“早知道带你老婆来了!”

  阿伟叫道:“金币也染毒了。腹泻不止。幸亏艾辛格还有一个用牌位造的厕所。我们出来前她还在里面蹲着呢。”

  猫猫疑惑的问道:“敬国神厕该不会是用牌位盖的吧?”

  我惊讶的问道:“你不知道吗?”

  猫猫点头:“我进行会时间又不长,那个敬国神厕我到是看过。可没人告诉我来历啊!”

  阿伟笑着道:“我告诉你。有一次紫日去日本把一个火山搞喷发了,结果喷发点就在小日本的其中一个********下面,那些牌位被熔岩打上了天,结果紫日把全都带回来了。后来我们用那些牌位当木版用盖了个厕所,就是你后来看到的那个敬国神厕。”

  “够狠!”猫猫伸着大拇指道。

  阿伟又转对我道:“别说金币生病,就是没事也没用。”

  “她不是双职业吗?我记得好象其中有一个职业是道士啊!怎么可能没用呢!”

  “道士不假,问题是她是术法道士不是僵尸道士。”

  猫猫问道:“有区别吗?”

  “区别大了。”阿伟张嘴要解释结果被卡拉卡拉住了。

  “敌人快到了,先想个办法啊!”

  “跑是一个办法。”

  “跑?”卡拉卡还想说什么结果被我拉着就跑差点咬到舌头。

  跑了一阵之后白浪提醒我们敌人越来越近了。

  “这帮僵尸蹦达地还挺快。”我忽然停了下来。卡拉卡他们已经快要上气不接下气了。跑的时间太长大家耐力见底,全都跑不动了。

  艾美尼斯道:“我们为什么不坐坐骑啊?只要夜影跑起来这帮小不点哪追的上。”

  “对啊!”我拍了自己脑门一下:“我都忘记你们已经喝了解药了。”

  卡拉卡一边喘气一边道:“话说回来……呼呼!……我们干什么要跑啊?……僵尸等级高……我们也不一定打不过啊!……你不是很厉害吗?”

  “这个我有自己的原因,你们就别管了,跟着跑就对了。”我赶紧召唤出飞鸟跳了上去并把我的守护长枪借给夏娃用,至于卡拉卡。他可以和我一起乘飞鸟走。其他魔宠自然先收起来,斯哥特他们也被我送会了空间门里,反正快12点了,过几个小时空间门地三次机会就刷新了。不用也是浪费。

  实际上我之所以要跑是有我的原因的。别说追兵那几个僵尸,就是尸王来了我也不怕。关键问题在于我猜到了来的是什么人。

  我吃过天庭赔偿地仙丹,那东西的仙气在平时是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在地府里,那就像黑夜中的荧光棒,虽然本身不怎么亮,但是因为周围太黑就很惹眼。我现在也是相同的情况,平时在上面。我身上的邪恶之气完全可以遮挡住那点微弱的仙气,可这里是地府,我的邪气和这里的阴气混在一起完全不显眼,反到是那点仙气象个灯泡一样。

  地府里最厉害地鬼应该就是阎王,他肯定第一个发现我的存在,所以那帮僵尸不用说是他派来接我的。说不定他自己也在队伍里。

  阎王虽然是鬼,实际上也是仙,这次地府出这么大事。他肯定想找神仙帮忙。好不容易下来一个他不可能会放过。我要是被他碰到。他不但不会害我反而会热情的招待我。不过之后他肯定会让我去帮忙对付黑麒麟。

  要是在平时。接到一个对付黑麒麟的任务应该算是不错的大型任务,可是我目前手里有一个帮助黑麒麟解救他出去地任务,要是再接一个内容完全相反的任务你说我怎么办?《零》地任务惩罚可是出了名地狠,任务奖励如果是10,惩罚就是100。接两个相反任务的结果就是不管怎么做,最后都是倒亏90。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现在宁可自杀都不能让阎王看见我。要不然真是比死还惨了!

  “你到底为什么要跑啊?”卡拉卡趴在我旁边问我原因。

  我不想让他们知道这个任务,毕竟他们和我们是无关地,而且卡拉卡的背后还有个阿修福德。讲起来我们是盟友,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我们就是一群狼,平时并肩作战,谁受伤了就会被同伴分食掉。“后面的怪物给我地感觉很不好,所以我不想接触他们。而且送药回去也很重要,难道你不想快点回去吗?”

  我这个理由很充分,一下就把卡拉卡堵回去了。这小子的实力仅限于战斗方面,玩手段和我们这种级别还有很大差距。

  看卡拉卡不再说话我转而对收缩成一个光球被我捏着的洁特道:“知道从哪里可以回到人间吗?”

  洁特变化的小光球一边闪烁一边道:“冥界那边的我不知道,地府这里有很多个地方可以回到阳间。不过我只知道3个。”

  “哪三个?”因为大家都在空中,不能靠太近,所以我开着组队的共享频道,刚才的话大家都听见了。夏娃忍不住问了出来。

  “第一个叫还阳门,是一道传送大门。地府的鬼吏和一些抓错了地灵魂都从这里去阳间,不过那里有大量地府的鬼兵把守,即使你不是一般角色,想冲过去也得扒层皮。”

  “那第二个呢?”

  洁特继续道:“第二个叫因果之轮。这个因果之轮是一个高级法器,专门用来投胎的。只要跳进去就离开鬼界了。不过因果之轮连接的不一定是什么地方,而且从那里出去会被强制投胎转生成别的生物,建议你们还是别进去地好。万一投胎成乌龟什么的长寿生物。再要回来重新跳就是几千年后的事情了。”

  “第三个是什么?”

  “第三个叫莲花塘。好象原本是人间一个大户人家院子里的莲花塘,后来这家遇到冤案被灭口在池塘中,结果大量冤魂集中出现穿透了池塘那里地空间直接连接到阴间来了。从我们这里可以进入池塘底下然后从塘里爬上去就到人间了。”

  夏娃立刻道:“那我们从池塘回去吧?”

  卡拉卡也道:“不过是过把水,大不了粘点淤泥,应该不是大问题。”

  我出生拒绝道:“不。还是走还阳门。”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因为这里好走。”

  “你开什么玩笑?”夏娃不同意我的观点:“要走你自己走,我可不去。”

  我笑着道:“那我把你们送到荷塘下面,你们自己离开。我另外还有事情。”

  “行。”

  不是自己人果然就不一样。夏娃最终还是坚持从荷塘离开。我也尽义务的把她送到了位置。卡拉卡犹豫再三也留了下来,虽然出来之前阿修福德叮嘱过这小子一切只要听我的就可以了。可他毕竟是个普通人,眼看就要成功了他还是没有相信阿修福德的话决定自己做一回主。

  把他们送到了一片黑色的枯木林边,洁特告诉他们只要一直向前走,在森林中心就可以看到那个池塘了,只要从这边跳进去就可以从人间出去了。

  他们两个进入森林后我们也转向往还阳门飞了过去,洁特一个劲劝我不要过去了,但我就是不停。后来连猫猫都开始怀疑我了,一个劲问我是不是有把握。只有阿伟一直没有说话。

  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一点都不错。阿伟是我的死党,但是我们很少在一起。不过死党就是死党,关键时刻的信任与默契不是酒肉朋友可以比地。到达还阳门之前阿伟一句怀疑的话都没有说,他相信我是绝对有办法。

  还阳门实际上建立在一座城市里。亡魂们也有自己的城市,只不过不象人间那么多罢了。这个石头组成地黑色城市给人一种死气和破败的感觉。洁特告诉我们还阳门就在城市中心,但是他自己是死活不肯跟我们进去,对他来说这里太危险。

  他坚持不可进我也没办法。给了他一些黑水晶粉末作为最后的报酬后让他离开了。我带着阿伟和猫猫准备进入城市,不过进去之前需要调整下状态。

  我先召唤出夜影然后让猫猫骑上去,我则和阿伟步行过去。有意识的向黑魔导光环中注入魔力让它更加耀眼,周围的魔法灵光都已经可以直接看见了。呼唤了邪龙斑侬枷兰之后龙戒开始启动,黑色地邪气迅速把周围搞地像深渊鬼蜮,大量阴魂开始四处乱飞。整理好这些之后我和阿伟以及夜影背上的猫猫一起向城市走了过去。

  城市门口负责守卫地是一队炎鬼,这种鬼实力还算不错,在人间属于很少见的类型。带领这些炎鬼的是一只青面獠牙的语鬼。这也是一种很厉害的鬼,而且比炎鬼更少见。

  我们向城门走过去的这段路上周围路过的鬼魂看到我们全都绕道飞行,个别胆子大的从我们身边不躲不闪地走了过去,但是那速度跟跑步也差不了多少。

  城门边上的守卫本来还无精打采的在那里傻站着,忽然一股阴风吹过他们集体打了个寒颤全都看向我这边。我知道他们看到我们了。但是我依然在用那散步般的步伐走着。但是我的嘴巴里却小声地道:“猫猫你一会千万别动,装哑巴就可以了。”猫猫点点头表示明白。

  “停一下。”领头的语鬼看到我们靠近显得非常为难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上来把我们截停了,不过拦路归拦路,这家伙口气还是很客气的。看来我的虚张声势还是很有效果地。

  “有什么事吗?”我口气不善的问道。对这种小角色一上来就要把他震住了。只要你一松劲他就敢顺杆往上爬。

  语鬼非常客气的问道:“三位好象不是亡者吧?”

  “这个认得吗?”我拿出来的是天庭的出入腰牌。这种东西对鬼界实际上是没用的,但是这东西沾着仙气。这些小鬼肯定是不认识仙牌的,但是他们认识仙气,这样就会让他们误会我的身份,然后我只要再一吓唬他,他肯定松口。

  “认得认得。”语鬼地语气立刻就不一样了。刚才的态度就像酒店的迎宾小姐招待客人,恭敬却不**份;现在则完全变成了太监见到皇帝的样子了,比对亲爹还热情。“上仙屈驾前来有和贵干啊?”

  “这也是你问的吗?”

  “小的该下十八层地狱。上小的不对。”语鬼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别在那里装了。”我装着很高傲地样子道:“我没时间在这里浪费,黑麒麟出世天帝很镇静,我只是来调查情况地,现在急着回去复命。”

  “那上仙请,小的不耽误上仙公干了。”他一边退向侧面一边道:“上仙需要我们为上仙开道吗?”

  “不必。”

  “……”语鬼拱手弯腰退到路边让我们通过。

  我立刻带着阿伟他们向前走了过去,那些炎鬼看到他们老大都那样了连忙学着拱手鞠躬脸朝着地面不敢直视我们。我们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离开城门很远之后阿伟才敢说话。“呼!老大我太佩服你了!这都让你诈过来了!”

  我笑着道:“要不是小龙女刚恢复健康身体不适效果肯定更好些。”

  猫猫也道:“我刚才心都快跳出来了。”

  “你不用那么担心,看到这种小鬼你根本不用担心。地府里认识这仙牌的除了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外就只有那个阎王了。”

  阿伟立刻纠正道:“还有个地藏王菩萨呢!”

  “对仙界来说菩萨就相当于和尚,人间根本不是官府的人。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认识?再说了。佛教是印度传过来的。他们不过是外宾而已。”

  “哈哈,原来还可以这样分的啊?”

  “嘘。前面又到了。”我已经看到了守卫。赶紧让猫猫和阿伟安静。

  这个还阳门其实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门,它地样子就像个黑色的竖在那里的旋涡。这个门的是竖立在一个广场上的,周围满是披盔带甲的鬼兵。

  “站住。”这边的鬼兵统领是个忠魂,本身是死在战场上的热血忠军转化地,所以性格上比较直,明明感觉到我身上有仙气说话依然不客气。

  这种鬼不能来硬的。我走过去先主动把腰牌递给他。“本座是天庭前锋,阎帝上报说黑麒麟穿透十八层地狱要求天庭派兵镇压,玉帝特派本座前来确定事态发展情况。本座现在要回去复命。”

  忠魂只是性格比较刚直并不是脑子不好,听说我是仙界小派官员当然要客气一些了。我给他的牌子他确实看不明白,但是他不傻,他能感觉到强大的仙气让他肯定了这确实是天庭的腰牌。实际上这个本来就是货真价实的天庭腰牌,只不过用途被我扩大了一点。

  忠魂一边把腰牌递还给我一边随意的问道:“上仙为什么不从六界之轮返回天界呢?那不是快一点吗?”

  我装做很吃惊的问道:“六界之轮?是什么东西啊?我怎么没听说过啊!”呼!好险,差点被带沟里去。天庭压根就没有这东西,我要是随便编个理由那才叫糟糕呢。我地战斗力目前还没有完全恢复,魔宠大部分还有些发虚。真打起来也讨不到好。更重要的是万一把阎王招来了那才叫麻烦,到时候我推卸责任都不行了!

  忠魂立刻拱手道:“那大概是我记错了。上仙既然要事在身,请通过吧。”

  我也不客气,立刻就大步向还阳门走了过去,阿伟和夜影立刻跟了上来。我在走到门前时用私聊对阿伟他们道:“穿过去时想着目标艾辛格。要不然会被传送到别的地方去的。”

  阿伟和猫猫都点点头跟了进来。眼前画面一变我们已经站在艾辛格城外了。

  “呼!总算回来了!”猫猫从夜影背上跳下来后擦了把头上的冷汗。

  阿伟四下看了看好奇地问道:“我明明想着到金币身边的,怎么到城市外面来了?”

  猫猫到是不以为然的道:“艾辛格有传送屏蔽的,你以为谁都进地去吗?你这个老会员怎么还不如我知道的多啊?”

  “我知道啊!可我们是自己人怎么也进不去啊?”

  我开口道:“因为那个传送阵不是我们的。好了,反正已经到城市外面了。赶快进去配解药吧。”

  阿伟忽然叫了起来:“对了,明天……哦不对,现在已经过零点了,应该是今天。今天中午你还要去帮米珈勒拦截那个尼罗呢!”

  “切!你不动脑子想一想,传染病大规模爆发,天使肯定也中招了,中午他们能出来才怪。”

  “这么说也有理,不过万一他们没有中呢?你还是早做准备为好。”

  “行了。我知道了。”

  为了节约时间我们也不走了,直接扔回城卷轴返回城市内部。玫瑰正靠在议会厅里的传送阵边上,看到我出来她立刻挣扎着爬了过来。我赶紧跑过去把她扶了起来。“你怎么也成这样了?”

  “别说了,解药呢?找到了吗?”

  “这呢。”我赶紧拿出一小瓶配好的给她。

  玫瑰拿着解药疑惑的问道:“就这么点?”

  “不是,这个是给你的一人份。带回了配方和不好找的配料,其他东西都很好找,我记得行会里有不少,我们马上就可以开始配药。你先喝了这个躺一会。”

  阿伟跑过来问道:“金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