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六十五章 混乱之战
  ~日期:~09月18日~

  第六十五章 混乱之战

  那个被摔的女骑士爬起来之后再次向身边的铃音骑士扑了上去,但是那个骑士单手就捏住了她的胳膊一个过肩摔把她扔了出去摔的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攻击我?”那个女人爬起来之后大声的问道。

  “是你先攻击我们的好不好?”阿伟差点变糖葫芦,立即就反驳她的话。

  “是你们突然掉在我的战马上,而且我们又在行军徒中,你说我能不打你们吗?”

  “那看来是场误会。”我赶紧解释起来想要化解这个纠纷,我们这次是来找解药的,不是来打仗的。

  “误会?”那个女骑士戒备的爬起来慢慢向我们靠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胡骑的帮手?”

  “胡骑是什么东西啊?”我赶紧摇头:“我们是中国人,是来找东西的,只不过传送点出好象出了点问题。”

  “你们真的不是胡骑的帮手?”

  “我们连胡骑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是帮手呢!”

  “胡骑是个行会,他们本来叫铁骑联盟,但是因为他们的会员大部分是胡骑这个职业的,所以我们一般管他们叫胡骑。”女骑士收起武器道:“我还有事情,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先走了。”

  “等一下!”我赶紧喊停。“那什么,你们这里是不是正在流行瘟疫啊?”

  “你怎么知道的?”

  “事实上我们就是为了解药而来的。瘟疫在我们那边也大规模爆发了,我们需要解药。我想你们也许知道解药是什么。”

  女骑士稍微顿了一下才开口道:“我确实知道解药的配方,而且我们行会有很多制造解药的材料,但是……!”这女人要敲诈!

  她停了一下接着道:“不过我是不会白白提供给你们的,配方无所谓,但是解药中的一种主要材料取得方法很麻烦。你们要有交换条件才可以。”

  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人家和你非亲非故张口就送地肯定是傻冒。“你打算要什么?要钱买吗?”

  “我们不要钱。”那个女人扫了一眼周围的铃音骑士:“你们是特殊组合吗?连装备都是统一的。”

  “这些是我的妖仆。”

  “怪不然!”女骑士拿掉了头盔看向我。这个女人长的到是很漂亮,像洋娃娃一样,不过这个身高实在有些恐怖,她站在铃音骑士中间居然一点不觉得矮。“我叫夏娃,是这个哥萨克骑兵团的副会长之一。如果你们愿意帮助我们完成这次战争,我会向你们提供足够的材料。”

  “我们的人很多地,你确定你的药够吗?”

  “当然。”夏娃微笑着道:“解药是一种金属矿石。只要泡在水里溶解一些离子出来就可以对付这种病毒了,哪怕你们全中国人都中毒了,给你一斤矿石总够了吧?”

  “原来如此!”

  “那你们愿意帮忙吗?”

  “让我们商量一下可以吗?”

  “没问题。”

  我赶紧转身一招手,澳门赌博网站:猫猫、阿伟和卡拉卡都集中了过来。

  “你们看这事情能干吗?”

  卡拉卡道:“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我们自己找肯定不如他们快,所以我觉得还是可行的。”

  猫猫也点点头:“既然他们能主动进攻别人说明他们的实力不比对方弱,至少是平手,所以不存在后期得罪谁的问题。”

  阿伟也道:“我们行会那些人现在情况很危险。我看就算是赌博也要试试,毕竟行会里现在的防卫全靠npc撑着不是长久之计啊!”

  “那就这么定了。”我转身对那个女骑士道:“先说好,我们只负责帮忙,不包你们一定赢。”

  “只要你们尽力就可以了。”

  “成交。告诉我们敌人的情况。”

  “跟我走就可以了,路上再告诉你们。”那骑士翻身跳上了坐骑就要走。

  我本来想向她借几匹马。想想还是把坦克召唤了出来,反正我们人多,她未必有那么多马。夏娃被我地举动吓了一跳,这个游戏里的非人形魔宠基本上体积和战斗力是成正比的。这么大的怪物绝对是罕见的稀有品种,周围地骑兵吓的全都拉马绕开我们身边,坦克一脚下去地面都要震动一下。

  我们刚要走,夏娃忽然跳到了坦克身上来。“这是你的魔宠?”

  “怎么啦?”

  “没什么,我只是很少看见这么大个的虫子。”她用手在坦克地甲壳上敲了敲:“这东西防御很高吧?”

  “虽然不至于刀枪不入,但是小炮什么的基本没反应。”我看看下面的骑兵又指指前面:“是往那边走吗?”

  “恩。”

  我立刻命令坦克跟着队伍前进,搞的周围的骑兵都象看怪物似的盯着我们这个怪物组合。

  坦克毕竟不是专用交通工具,跑起来就没那么舒服了。不过速度还可以。夏娃给我们几个开了临时的战场组队模式,这样就不会误伤了。

  一路上夏娃大致介绍了下情况,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攻击一个城市。说是城市其实是个关卡,这个城市刚好挡在一个山口,两边是悬崖,中间地通道被城墙倒了起来形成一道雄关。这次哥萨克骑兵团出动了4万多人,而对方则只有不到两万防卫部队。不过真正的敌人却不是这两万守备队。这个山谷受到一头超级怪兽的保护,守备队仅仅是协防。真正的守卫是这头大怪物和他的小弟们。

  夏娃说其实我们这次不完全是在帮哥萨克骑兵联盟。因为我们要的解药唯一的产地就是那个怪兽把守地山谷,只要打赢了解药就是要多少有多少。要是打输了。那就完全没指望了。

  不管夏娃说地是真是假,反正按她地意思,只要打输了解药就泡汤了,这个要挟真是刚好卡在了我们的咽喉上,想偷懒都不行了!

  目标地点距离我们出现地地方并不远,而且我们在路上看到了红色的标记线和指示箭头。这些东西是如意祭坛为我们特别构造的,只有我们看的见,这说明夏娃说地是实话。我们要的东西就在这个城市后面。

  骑兵大队带着滚滚烟尘狂奔,推进速度非常快,这样一只军团野外战斗的效果肯定很不错,高机动性的兵种绝对比速度慢的部队有用的多。很快我们就看见了目标城市,两道山崖之间的城墙高约20丈,这是我在国外看到的最高地城墙,似乎他们都不大喜欢修建过高的城墙。

  “这城墙很高吧?”夏娃问道。

  “凑合吧!”阿伟不以为然的回答道。艾辛格出来的人是不会觉得哪座城墙高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本事把城墙修到四五百米高地。

  夏娃惊讶的问道:“你不觉得这城墙很恐怖吗?这可是俄罗斯境内第一雄关了。”

  卡拉卡平静的道:“你要是看过他们的城市就会觉得这个和花园地栅栏差不多。”

  “有这么夸张吗?”

  “因该差不多吧!”卡拉卡站起来道:“只要把那东西打下来就可以拿到解药是吗?”

  “对。”

  “那我们还等什么?”

  “等攻城机械。”

  “啊?”

  夏娃指向旁边的营地里。只见那边一大堆人正在忙着组装一些巨大的金属机械。她解释道:“我们的攻城器械都是从拆开来用骑兵运输的,到了位置再组装起来。虽然组装会耽误时间,但是路上节约的时间比这个多的多,更重要的是这样我们可以山沟、小道通过不用走大道。”

  我看看那些刚装了个底盘地机械道:“那些是什么东西啊?”

  “火炮、投石机和冲城车。城墙太高,云桥车够不到那么高的位置只能用石头和炮弹砸开城墙。你也看到了。我们这里都是骑兵,不把城墙弄平我们无法发挥战斗力的。”

  “那只要把城墙轰开就行了吧?”

  “我们不是正在组装吗?”

  “让他们停下,马上准备进攻,城墙我来对付。”

  夏娃吓了一跳。“你带大炮了吗?”

  我拍拍坦克的甲壳:“知道他为什么叫坦克吗?”

  “因为他装甲厚。”夏娃突然反应过来了:“这东西有远程打击能力?”

  “嘿嘿。让你的人把耳朵堵好,一会声音会很大的。”

  “明白了。”

  骑兵们接到命令都很奇怪,但他们还是迅速的把重装备都收了起来开始准备进攻,不过没有多少人听我们的话真地去堵耳朵。我带着夏娃他们跳下了坦克地背,坦克把身体展开,背上的发射器升了起来。

  “这东西真地能把城墙炸开吗?”夏娃依然不大相信。

  “坦克,准备攻击。目标前方城墙,爆破弹三连发。威力设定在35%。发射。”

  轰、轰、轰!坦克背上的发射器连续闪了三次,三个光球立刻飞了出去。所有俄罗斯人都瞪着眼睛看着光球用慢悠悠的速度飞到了城墙边上,城墙里的守卫有些反应快的还发射了一些小魔法企图阻挡光球。魔晶大炮的炮弹是那么好挡的吗?

  轰、……。我们只听到一声爆炸。第一发炮弹爆炸后引起了真空气压,第二发和第三发的爆炸声就自然听不见了。周围的骑兵都被爆炸的威力吓到了,不过他们很快反应过来了,因为他们的战马都开始乱跳起来。地面的强烈震荡让战马感到不安,自然不会老实待着了。

  硝烟散开之后骑兵基本已经控制住了自己地战马,山谷内的情况也逐渐可以看清楚了。我是不担心爆破的威力的。但是那些俄罗斯的骑兵们并不放心。他们依然盯着那个烟尘缭绕的山谷等着画面出现。

  “上帝哪!”下面的骑兵几乎瞬间就变的嘈杂起来。

  坦克地炮击似乎是打偏了,不过效果还凑合。炮弹全都打在在城墙和山体的连接点上。结果半个城墙连着城门都不见了,山体也缺了好大一块,满地的碎石和尸体证明了爆炸的威力强大到什么程度。

  在大家还在发呆的时候我指着前方的城墙:“坦克,发射生物酸。”

  坦克立刻张开嘴对着远处的城墙喷了一个绿色的液体团出去,这个东西直接落在了那剩余地半截城墙上,半截城墙瞬间冒起了白烟。

  “我让你打的是那些碎石!”坦克居然理解错了我的意思。不过他很快又发射了一发。

  地面的碎石被酸液溶解之后又重新凝固,这样地面就变的整齐地多了,骑兵在这样的路上更容易奔跑,要不然会影响战马的速度。

  “准备龙炎弹,覆盖攻击。”我再次下令坦克进攻。

  这次坦克是朝天发射,龙炎弹飞起来之后再落进对方的阵地,巨大地龙炎弹爆开之后立刻引起了大火,对方的城市内瞬间就乱了起来。

  夏娃一脸看怪物的表情盯着我:“你以前是攻城专家吗?”

  我指指自己的徽章。“我是行会首领。攻城当然是要经常参加的。”说着我又拍拍坦克:“这个就是我的私人武器平台,除了装甲够厚外,各种威力和射程的远程武器他也是装备齐全。可惜我的私人军团生病了,要不然今天我就帮你直接把城市打下来了。”

  夏娃一脸复杂地表情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猫猫在旁边道:“他是怪物,不要用一般人的标准去理解他。”

  “你该不会是驱魂师吧?”夏娃问道。

  “我是驯兽师不是驱魂师。我也只是魔宠比较多而已。好了。”我用手向着城墙的方向做了个请的姿势:“我已经把门打开了,你们还等什么呢?”

  “恩?恩!哦!”夏娃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打开战争频道:“进攻进攻!都傻站着干什么?快进攻啊!”

  骑兵们这下才反应过来立刻喊着号子催促着战马向前冲了出去。夏娃自己也拿出长枪跳上自己的战马冲了出去,我觉得傻站着也说不过去只好也飞了过去。至于阿伟,这小子居然也跟了上来。

  “你过来干什么?”我看着阿伟。

  阿伟居然道:“老大,我是亡灵法师啊!你说我过来干什么?”

  晕!忘记亡灵法师要经常收集尸体了。亡灵法师自身战斗力很一般,主要靠召唤的亡灵战斗,原理上和我差不多,不过亡灵都是一次性的,打烂了就没有了,所以平时有机会他们就要尽量多收集些尸体以备不时之需。

  我飞到还剩半个的城门门楼顶上站在了屋檐上。下面骑兵已经冲了进去,城市里地守卫战斗力明显不如这些骑兵,加上我们开始地炮击太猛烈把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全给打傻了,现在他们完全没有抵抗地心思,骑兵们简直是砍瓜切菜一般就把敌人砍翻在地。

  “奇怪,则么没有看到夏娃说的怪物啊?”我问身边的斯哥特他们。铃音骑士是妖灵骑士进化来的,本体是吸血鬼,飞行是基本能力之一。

  斯哥特回答道:“不出来不是更好吗?”

  “有道理。我们就这么看着吧。哪里不对就下去帮帮忙吧。”

  后面一个铃音骑士问道:“我下去玩玩可以吗?”

  “没问题。你们想下去的就下去吧,玩的开心点。”

  铃音骑士们得到我的许可立刻就跳了下去。这些家伙简直是掉进羊群的狼,一下去就把敌人的防卫小队搞的乱七八糟。斯哥特毕竟是队长,他还算比较稳重,站在我身边一直没动。

  “斯哥特。”

  “恩?什么事情主人?”

  “你觉得人类为什么喜欢互相杀戮?古代人还可以说是生活所迫。可是这游戏呢?选战斗职业地完全就是为了血腥的快感,这是杀戮的游戏,没有任何别的原因,这不奇怪吗?”

  “我认为这没什么奇怪。”

  “哦?说说你的想法。”

  斯哥特想了下道:“我认为这是一种本能的延续。”

  “本能?”

  “是的。”斯哥特解释道:“生物进化的历史要求每一种生物都尽量保证自己地dna得以延续下去,这个其实不带任何目的性,只是一种选择。如果这个物种没有延续自身dna的意识,那它就直接绝种了,所以活下来的都是有这个意识的。”

  “也就是说你这是一种顺利成章的行为是吗?”

  斯哥特点点头:“因为要延续dna。可是资源是有限的,于是竞争就出现了。过度竞争会导致资源消耗过大,但是不竞争的物种无法延续dna,所以每一种生物都会在这之间自然地找到一个平衡点。”

  “那人类的行为呢?”我问道。

  “人类也是一样的情况,不过高度发达的智力让他们的行为更复杂而已。”

  “他们?”我停了一下。“你不认为自己是人类吗?”

  斯哥特点点头。“根据我地知识,除了长相外我几乎和人类没有什么共同点,可能你也知道,我们的dna和人类dna的区别超过了类种允许的最大范围。也就是说我们不属于人类这个物种。”

  我点点头:“那么人类地行为是因为智力和本能的双重影响喽?”

  “差不多吧。人类的社会形式决定了人类这个物种无法单独生存下去,如果离开集体,一个人类很难生活下去。象流落孤岛的人类,虽然说和社会隔离,起码他们有从社会带去的知识。这些知识属于社会,一个人是不可能创造出来的。一个真正脱离社会的人类是无法生存的。但是dna延续地本能要求人类打压同类尽量使自己的dna尽量多的延续下去,于是战争之类的争夺就出现了。可是过度竞争将导致人类绝种,人类不能不竞争又不能竞争的太厉害。结果就成了现在这个复杂的社会形态。一方面人们经常见义勇为为了保护别人而献出自己的生命,这是维护社会存在的一种体现,另一方面有些人又损人利己,这是竞争本能地表现。社会化和智能化地人类逐渐总结出现阶段情况下维持社会的安定更有利于发展,但是人类地本能显然没有跟上这个进化速度,所以人类用道德约束自己的行为用法律防止过激行为的出现,这是一种积极进化的表现,而且至今为止可以认为效果很显著。至少人类成了地球的绝对主宰者。”

  “那么这些爱好杀戮的行为呢?”

  “就像我刚才说的,主观上人类已经意识到需要维持这个社会的安定才更有利于发展,可是本能并没有跟上这个意识,光靠道德和法律去压制显然不是长久的方法。最简单的控制方法就是发泄,在游戏内来个大发泄,出去之后就自然没有多少这方面的冲动了。”

  “那他们……?”我指着下去的那些铃音骑士。

  斯哥特一脸就知道你要说这个的表情。“其实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的行为。”

  不得不说斯哥特和聪明,他猜到了我的想法。铃音骑士拥有人类的**这件事情事实上不光是国家的那些知情人员,龙缘高层和我都很担心。虽然从科学上我们已经多次验证生化人并不象科幻片里那样具有暴力倾向。但是大家心里都有那么点疙瘩。怎么说这些都是以一敌百的超人,一旦失控不是简单可以解决的。

  “我只是担心你们有思想包袱。”

  斯哥特看着远方深沉的道:“有包袱的不是我们。当初做的安定实验已经证明了我们的绝对可靠性。况且你地思维和我们还有直接联系。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有感情有知识,有感情就会顾及别人的感受,有知识就不会犯愚蠢的低级错误。其实比起我们来说我更担心你。”

  “你担心我?”斯哥特的话还真是够意外的。他居然说担心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上次和基地主机交流之后我明白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啊?”

  “意识决定行为。如果你们真的一直认为我们会叛变,那么你们的信任会越来越低,之后就是开始逐渐压缩我们地行动空间,最终逼迫我们为了生存真的去反叛。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斯哥特突然很了然的道:“我知道你为了我们做了很多,但是别人不能理解我们,这个关键的问题不解决我们就永远不可能真的融入社会。我们不是人类的一员并不是因为我们不希望变成人,而是因为人类不接受我们。不过我们很幸运,起码你这棵大树能为我们撑起一小片天空。”斯哥特说着拍拍我的胸口:“相信我们。也相信你自己。今天这次我当没发生,不会和他们说的,以后最好还是不要了。你明白我地意思?”

  “学了些知识果然不同了。好吧!我为刚才试探你而道歉。”我伸出右手:“能原谅我吗?”

  斯哥特握住了我的手:“不愿意原谅你我就不和你解释了,而且你之所以试探我们也是为了我们的安全,我知道现阶段我们是没有人权的,不过因为有了你,至少我们感觉自己和别人没什么不同。”

  “和你说个秘密。”

  “什么秘密?”

  “龙缘可能正在搞移民计划,如果是真的。以你们地寿命我想你们有希望看到那一天,就算到时候人类无法接受你们,你们也可以自己**居住在一个星球。”

  “是真的吗?”

  “我还在调查,不过大致上已经确定确实有这么件事情了,只是暂时不知道进度如何。据说你们好象就是为了应付太空移民而开发的驾驶员和安全人员。谁知道别的星球有什么辐射之类地危险,你们起码比一般人生存能力强一些。而且航行可能需要数百年,大部分乘客会以休眠状态度过这段时间,人工智能又不能什么都包办。你们就成了必须人员。好象连幸运都是为了在别的星球进行安全保卫而制造的战斗生物,听说是要携带龙蛋出去,到了地方之后利用培养皿快速成长到成体进行安全保卫,比运输大型战斗机械更经济更实用,毕竟别的星球不会有公路和机场设备,我们那些战争设备不一定有用。”

  “这么说来龙缘是打算让我们成为飞行员是吗?”

  “我想差不多。”我比了个身高道:“你们在现实中的身高被设定的很一般大概就是出于这个考虑。除非你们将来需要驾驶太空船,否则没必要把你们的身高都控制在一米七五以内啊!你看b1部队那些战斗队员,哪个也不少于一米八啊!”

  “这么说来到是确实有些道理。希望真的有那样地计划。”斯哥特对我道:“如果真的有一天需要离开这个星球的话我希望你是我们的首领。”

  “放心。我会像上帝一样的。”

  “像上帝一样?”斯哥特一时没反应过来。

  “上帝总是与你们同在啊!”

  “哈哈!小心!”斯哥特笑着笑着突然把我脑袋一按,一枚羽箭擦着我们头顶飞了过去。

  “哪个混蛋乱放箭啊?”

  “那边。”斯哥特指着城内的一座高塔,那显然是座了望塔,不过现在变成箭塔了。“我过去把它拆了。”斯哥特不等我回答就跳了过去,在房顶上三蹦两跳就进了箭塔,然后就看到窗口里不断往外飞人。

  我也不能老这么傻站着,迅速兽化之后跳进了城市里,这边现在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了。只有一些房子里还有人抵抗。我专门帮骑兵们对付那种躲在房间里不出来的敌人。对方反正又没有人质。我地手法就简单多了,直接穿墙进入把他从另外一边扔出去了事。

  这边眼看就要扫荡结束之后外面地骑兵忽然开始慌张的向后撤退。我赶冲进一间房子干掉几个敌人,发现外面情况不对连忙跑了出来。骑兵们都是慌张地后退,我都搞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忽然一头金色的大犀牛出现在道路上,骑兵们正被这东西追的满街乱窜。

  我站到路中心等着这个家伙冲过来,犀牛发现别人都躲着它就我不让道。立刻对着我冲了过来,在众骑兵震惊的眼神中我用左手握住了犀牛的犄角,右手一拖犀牛的下巴。“让你嚣张!”我借着犀牛前冲的力量把它掀了起来玩了个空中大回旋用力摔在我后面的地面上。这家伙差不多有一吨重,落地跟地震似地,轰隆一声响。

  这个家伙体重太大,一家伙就被摔蒙了,在地上挣扎了半天也没起来。“切!一头傻牛也这么嚣张。哇……”我话还没喊完屁股忽然被顶了一下,整个人立即飞了出去。犀牛居然不止一头。背后这个突然袭击顶的可不轻,我的血量噌的一下下去一大截。我防御这么高还被打掉这么多血,这个东西的攻击力足够秒一般玩家了,怪不然那些骑兵跑那么快。

  “不想活啦?连我都敢撞!”我一回头吓了一跳。好家伙,8头金色犀牛一字排开。地上还躺着一个。

  “呼哧!”犀牛对我喷了口鼻息,像是在表示气愤。

  “欺负我人少啊?”我打开了空间门,虽然亚龙骑兵留在艾辛格了,但是这里还有10台魔动机偶。对付犀牛这种蛮力型生物就要魔偶这样以暴制暴的类型。

  “哧!”地上的犀牛喷了口气,他身边的八头犀牛立刻冲了上来。

  “挡住它们。”

  犀牛狂奔而来,沿途地骑兵吓的全都躲进路边的房子里去了。10个魔偶中的8个向前迎着犀牛跑了过去,这些大家伙怎么说也有两吨多重,只要跑起来就有足够的力量抵消犀牛地冲击力。

  轰!犀牛和魔偶撞在了一起,双方同时停了下来,看起来冲击力方面不相上下。吱!一声金属变形的扭曲声,有一台魔偶的胳膊居然弯了。我旁边的一台魔偶立刻过去替换了这个受伤地魔偶。看起来冲击力是不成问题,但是我们的魔偶坚固程度有待提高。这些魔兽的身体都是魔法加固的,和我们直接制造的机械坚固程度有很大区别。

  “把它们按倒。”魔偶智力不太高,但是力气大,得到我的直接指令立刻就开始动作。8台魔偶统一动作,夹住犀牛的脑袋用力一拧,犀牛那巨大的身体不甘心地轰然倒地。扳倒了这些大家伙之后魔偶们就用两吨重的身体压在它们身上,犀牛自己本身已经够重了。身上再压这么个大铁砣子连动都动不了了。

  斯哥特忽然落在我身边。顺手递给我一张金色的皮革和一对犄角。“这些家伙的皮和角应该都是很好的材料,我刚才过来的守侯扒了一张。似乎满解释的,做皮甲肯定行。”

  我接过来看了看,以我辅助职业鉴定师的能力很容易确定这东西属于高级材料。这么贵重地东西可不能浪费,赶紧对那些魔偶道:“把那些家伙地皮都给扒下来。”

  魔偶完全没大脑,只能简单的理解命令,听说要它们扒皮,立刻就开始动手。那些犀牛还没死呢,被这么活着扒皮不挣扎才有问题呢。“喂!你们有没有搞错啊?先把它们杀掉再扒啊!真是地!”

  旁边的骑兵现在终于敢从房间里出来了,他们现在都主动和我们保持着距离,在他们眼中我们比黄金犀牛更危险。

  刚把犀牛皮扒完,地面忽然颤抖起来。我抬头一看被吓了一跳。好家伙,刚才宰了几头犀牛,它们同类来报仇来了。街道上密密麻麻的犀牛群拥挤着冲了过来,跑的慢的骑兵瞬间被顶的漫天飞舞。然后掉下来被踩的稀烂,连街道两边的房子都被带倒了不少。

  “闪啊!”一头犀牛就撞折了魔偶地金属骨架,这么多好得了。我赶紧让受伤的魔偶回到空间门内然后关闭空间门,带上其他魔偶转身开跑。好汉不吃眼前亏,避其锋芒才是上策。

  魔偶虽然很重但是直线速度并不慢,我们几个比骑兵还先离开了城市。那些分散在城市里的铃音骑士也都不傻,看到情况不对转身就跑,它们会飞。犀牛是拿他们没有办法的。

  “呼!总算出来了。”我跑到坦克身边才停了下来,犀牛似乎不能离开城市,到了城墙下面它们就不再向前追了。

  卡拉卡满头大汗的跑过来问道:“猫猫没和你一起出来吗?”

  “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卡拉卡立刻道:“你进城之后她也进去了,我以为你们在一起呢!”

  我看向阿伟,他立刻摇头道:“我没看见。”

  “这下麻烦了!你们在这等一会,我进。”

  “我跟你一起进去吧?”卡拉卡问道。

  “我只能带一个人飞行,你进去我就带不动了!”

  “那你自己进去吧!”

  我张开翅膀飞了起来,刚过城墙就看见了猫猫那鲜艳的红色战甲被一群金色的犀牛围在一座塔楼上。我赶紧俯冲了下去,可就在我快要接近塔楼时一道白影突然从我身前飞过,逼的我不得不停了下来。

  白影飞过之后立刻改变了方向再次冲了过来。晕!竟然是只雪鹰。天门岛和迷雾城地巡逻卫队用的都是雪鹰,我对这东西的能力很了解。虽然才400级,但是体积大。飞行能力也很好,单纯的空战它还是很厉害的。

  这只雪鹰飞过之后我还没来及调整身资,后面又有一只雪鹰贴了上来,真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的雪鹰。我一个翻滚躲开背后这只雪鹰却被前面的雪鹰抓了个正着。好在这东西等级不高费血不多。

  “小凤、浪子出来帮忙。”空战还是要飞行生物才行,我战斗力再强毕竟不是鸟,灵活不够没办法进行空战。

  凤凰可是百鸟之王,一出来立刻就不一样了。正在俯冲的几只雪鹰看到凤凰出来连忙扇动翅膀减速,可是凤凰们速度超快,纵身就飞了上去。空中一下乱了套,两只凤凰交叉飞舞搞地天上鸟毛乱飞。

  阿伟站在坦克的背上道:“为什么老大每次出来都会把场面搞的这么混乱呢?”

  斯哥特忽然接道:“因为他信奉的是混乱与秩序女神,所以乱是正常的。你看行会里不是很有秩序吗?”

  阿伟惊讶地看向斯哥特:“你有没有发现自己最近话变多啦?”

  “有吗?”

  阿伟点点头又看向城市内没有深究下去。不过斯哥特却是思想复杂起来,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变化了。虽然对这变化他感觉到有些惊慌,但那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斯哥特觉得自己变开朗了。

  城市内我好不容易才接近到塔楼边,结果发现猫猫身边居然还有个人。夏娃竟然和猫猫在一起。这下可麻烦了,两个人我怎么带啊?感情上我当然想先救猫猫,可这个女人是我们的保证书,没了她等于白忙活了。

  “紫日。”猫猫看见了我:“把夏娃先带走。”她到是顾全大局。

  我没有听猫猫的话去接夏娃。但是我也没带猫猫走。我启动了心灵接触联系了坦克。“坦克,以我地坐标向我们中间减5米。魔晶炮击,只要5%功率。马上开火。”

  从我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城外飞过来一个紫色光球,光球准确的在我们所在的塔楼下面爆开了。冲击波瞬间把下面的犀牛都给吹翻了,塔楼也摇了几下,差点就倒了下去。

  我一手一个把猫猫和夏娃都提了起来然后纵身跳下塔楼,虽然带两个人飞有些问题,滑翔还凑合。我们落地之后立刻有大量犀牛冲了出来,但是第二发魔晶炮弹落了下来。炮弹就在我们面前爆炸,冲击波和火光让犀牛无法靠近,我则反应迅速的把她们两个按倒在地,冲击波一过去我们跳起来就跑,等犀牛们反应过来我们已经跑出很远了,它们差不多又围上来的时候第三发炮弹又下来了。就这么用了五次炮击我们就成功的离开了城墙地范围,但是出乎预料的是这次犀牛居然追了出来,我还以为他们不能越过城墙界限呢!

  虽然犀牛们追了出来,但是他们这次没有占到便宜。这些家伙刚跑出来就被一根突然冒出来的藤条绊了个大跟头,等他们那笨重的身体再站起来我已经跑到坦克身边了。那些犀牛虽然看起来很笨重,实际上智力并不低,看看坦克的身材之后它们非常明智的掉头就跑回城市里了。

  “呼!真是谢谢你了!”夏娃一边猛喘气一边说着。

  我看看城市里的怪物问道:“那些就是你说的超级怪物地小弟吗?”

  “恩。”夏娃道:“除了这两种之外还有一种毒蝇,三种怪物几乎可以对付所有敌人。”

  “那它们地首领是什么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