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十九章 星火遍地
  ~日期:~09月18日~

  第五十九章 星火遍地

  “下。”我纵身从观察室的窗口就跳了出去,先做自由落体运动迅速接近海面,在海面上空三百多米处突然张开翅膀,速度猛然一顿接着就平滑了出去。

  看到我跳了下去鹰和玫瑰他们各自召唤出自己的守护长枪跟着跳出了城市,这就是我们行会的优势,每个人都带飞行器,需要的时候可以全体参加空战。

  我落地之后玫瑰他们也跟着落了下来,老远我们就看见了光幕的发射点,看起来发出这些光的是个人。我们跑过去之后看到的居然还是熟人。“青龙?”

  “怎么是你们啊?”面前的这个就是镇守东方的青龙。他现在正用一只左手平举着,中指食指向前指着海水的方向。一道光带从他的手指连接到那七彩的光幕上,而就是这道光幕把整个中国东海岸的海水全都挡了下来。

  我指指天上。“我的城市在上面,到是你怎么在这里啊?”

  “我刚从天庭回来。”青龙略微有些生气的道:“于帝要我多注意东方局势,要我对你们的船照顾一点。哪知道我不过刚离开一下就起了这么大的浪。”

  “这个浪是海外来的,你就是在也管不到外面去啊!”

  “我至少可以把它挡在中土之外啊!”青龙摇摇头:“你们先等等,我把水逼回去再说。”

  我们点头退后让青龙先忙。他这种大神级别的家伙就是不同凡响,这么大的海啸他居然一只手接住了。只见青龙开始把右手和左手一样做出施法的手势,然后把那两只手指搭在左手肩膀上。此时青龙全身都亮起了青色的光芒,那道光带突然暴涨,前面的光幕也开始变地耀眼起来。

  青龙忽然把右手那两只手指顺着左臂向前滑过去:“分水咒。退!”

  前方的海水忽然突然开始向后退去。青龙指着海水向前走了起来,海水像是怕他靠近一样跟着他前进的速度向后退,一直被推到了正常的海岸位置后又向外推了几百米才停下来。

  青龙突然把右手手指点在自己眉心处又开始念咒:“土克水。升。”

  海岸边上像地震一样轰鸣起来,突然一道土墙拔地而起一升几百米,像一道大坝一样把海水全都挡在了外面。法师的土墙术我是见过的,我们行会里就有不少人会这招,但是这个也太夸张了吧?法师的土墙不过一米多厚三五米宽两米高,这道土墙却沿着整个中国海岸升起了上百米高把整个中国都保卫了起来。为了不损伤海边的城市。这道土墙还特地设立在海岸外几百米地位置,让开了沿海的城市和港口。

  土墙升起后青龙撤掉了光带,海水撞上土墙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却没有撞开。我追到青龙身边:“这就完了吗?”

  “当然没有。这墙挡的了一时不能永远这么挡着,水不退它迟早要崩溃的。”青龙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绿色的种子。“有这个才算结束。”他把种子丢向大坝。“水生木,收。”

  种子陷进大坝之后突然绿光一闪,接着就听到雷鸣般的巨响,几条粗大的绿色蔓藤从土墙里冒了出来,然后这东西就用疯狂地速度生长了起来。一道绿色的波浪瞬间向土墙两端延伸了出去。这个生长速度比当初的玫瑰藤还要恐怖。

  青龙拍拍手道:“好了。这个植物会在三天之内把海水吸收到正常的水位,多余的水会注入地下水变成泉水。”

  “可海水是咸地啊?你这样搞地下水不是不能喝了吗?”

  “经过这个植物吸收之后就不是盐水了,我又不是傻子,这当然想到了。”

  “高!实在是高。”青龙果然可怕。这么强烈的海啸他居然举手之间就摆平了。

  “既然你能挡的住这种海啸,那为什么不能让它快点退回去呢?”玫瑰问道。

  青龙非常直接的道:“挡着它它会自己退回去地。要是全收了,以后海面会下降的。我的任务是维持中土的安全不是破坏自然平衡。既然事情结束了,那我要走了。”

  “喂!等一下!”我赶紧叫住他:“水三天之内就没了,你这个墙怎么办?难道一直这么立着?”

  “水退了我会来把墙收掉的。这个你放心。”

  “哦,那我就放心了。”

  “那我就走了。”青龙似乎有什么事情比较着急,突然一转身变成一道绿光消失了。

  “这家伙还真性急啊!”鹰看着远去的青光道。

  “不管他,我们先回去。”我说着张开翅膀纵身一跃飞了起来。

  鹰和玫瑰他们纷纷跳上自己的守护长枪也跟着飞了起来,飞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听到后面“嘭”地一声爆鸣,那声音就像老式汽车排气管放炮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只见红月的的长枪竟然在往下掉,而且那只长枪的后面还拖着一道黑烟。

  我一收翅膀扎了下去勉强拉住了红月,她也赶紧把自己的长枪收了起来。我正要说话忽然头顶又响了一声。我一抬头却看到玫瑰的长枪也冒着烟往下掉,我赶紧一伸手接住了玫瑰。

  嘭!第三声爆鸣紧跟着出现,这次是鹰的长枪。“我靠!我就两只手啊!”不是我重色轻友,而是我左边抱一个右边抱一个实在没手了。“夜影救命啊!”

  幸好我魔宠比较多。夜影突然出现之后冲下去接住了下落地鹰,但是仅仅一秒之隔大锅饭和素美地长枪先后出现了同样的问题。这样接可不是办法,我把玫瑰藤召唤了出来,一张巨大地网瞬间在地面撑开,所有人淅沥哗啦的全掉了进去。最后剩一个小瑶也没跑掉。仅仅几秒之后她也掉下来了。一堆人全都挤在网里。看起来狼狈地很。

  “这到底是怎么搞的啊?”这么多长枪一起掉下来,明显是有问题。

  “谁知道怎么搞的!真是见鬼了!”鹰一边从网里往外爬一边感叹着。

  红月突然道:“对了紫日。你的……!”

  “等下,斯哥特找我。”我先让红月等会说,斯哥特的声音出现在心灵接触的联络中。“什么事情?”

  斯哥特的声音很焦急:“不好了,亚龙骑兵出问题了。”

  “亚龙骑兵?他们出什么问题了?”

  “他们病倒了!”

  “生病?他们是亡灵生什么病啊?”

  “不是骑兵,是骑兵的坐骑。”

  “你说小猎龙?”

  “不光是小猎龙。我们地重甲龙也病倒了。”

  “我马上过去。”空间门还打开立在钢城。到现在一直没关。

  玫瑰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斯哥特说亚龙骑兵的坐骑全都病倒了。”

  “你是说小猎龙全都并倒了?”红月接道。

  “恩。不光是小猎龙,好象连铃音骑士的重甲龙也病了。”

  红月听了之后道:“紫日,你的飞鸟呢?让他出来看看。”

  “干什么?”我一边问一边把飞鸟放了出来,但是情况非常的糟糕。飞鸟居然已经失去知觉了。

  我记得飞鸟只是因为飞行时间过长而烧坏了燃烧室,怎么变的这么严重啊?我赶紧把小纯召唤了出来,本来想责问她为什么没有按我说的照顾飞鸟,哪知道小纯一出来就往我身上一靠软的像滩烂泥。

  “小纯你怎么了?怎么你身上这么烫?”

  “我……我发烧了!”小纯说话地声音断断续续,她的嘴唇已经干裂。看起来好憔悴。

  “这是怎么搞的啊?你就算是退役女神,疗伤术这种小法术不至于累成这样吧?”

  “不……不是累的。”小纯现在已经气弱游丝了。“是……是……病毒……我们被……被传染了……咳咳咳咳……呕!”小纯说着说着居然开始吐血。

  旁边的鹰吓了一跳。“这什么病毒这么厉害啊?”

  小纯勉强支撑起来擦掉嘴角地血。“就是……因为……因为不知道才搞成……搞成这样的!”

  “那其他人呢?”我赶紧放出凤龙空间的所有魔宠,结果情况是各不相同。

  人形魔宠除了凌和阿嫡娜出去办事还没回来之外这里的一个没跑掉,全体都病倒了。艾美尼斯和小纯是病地最严重的,看起来都快挂了一样。晶晶和玲玲就像刚刚跑完马拉松。坐在地上垂着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辣椒似乎体质不错,勉强还能站着,就是走路发飘,像喝醉了一样。照这样看来天使和恶魔的体质都对抗不了这种病毒。要不然小纯和艾美尼斯就不会被感染了。辣椒的海族体制到是好一些,但是显然也不是完全免疫。

  小雪这个独角兽比小纯他们好一些,但是她现在也上无精打采的,而且自从认识她以来这是第一次看见她四只蹄子拳着跪趴在地上。我突然想起来刚才还召唤了夜影,一回头却看到夜影还在网里躺着。刚刚他明明接住了鹰,可是鹰还是掉进了网里,原来是因为他已经飞不动了。看起来夜影的抵抗力还不如小雪。

  幻影一直在我身上,好象没有什么异常。大概因为没有实体所以不会感染病毒。再看幸运他们这些巨龙。龙族的身体地确是很不错,四条龙乍看起来还算健康,但是仔细一看就不对了。幸运他们居然全都用爪子捂着两边脸颊。

  “你们怎么啦?”

  幸运用支支吾吾的声音道:“牙疼!”

  轰隆!全体晕倒。

  “牙疼?”

  幸运点点头:“疼死了!”

  我让他趴在地上:“张嘴我看看。”

  幸运一张嘴我就看到了他的牙龈肿的象香肠一样,好多地方还气了水疱。“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飞鸟回来之后一段时间就开始了,而且越来越严重了。”

  小三在旁边点头道:“呜!就我最惨,三个脑袋都牙疼!”

  水晶道:“我不光牙疼。爪子好象也有问题。”

  我看了下水晶地龙爪,她的爪子和肉质连接的地方竟然出现了血迹。明显已经开始烂了。但是龙族强大地恢复能力似乎把伤口又长好了。所以只留下了血和一些腐肉。

  “小龙女,你怎么样?”欧洲龙族还算凑合。不知道中国神龙如何。

  小龙女正化身人形坐在一根倒地地大树的树干上。她连头都不抬只是双手揉着太阳穴。“我头疼,而且越来越厉害了,最好先不要和我说话。我越说越疼!”

  “那你先不要说了,好好休息。”

  再看看地上地开拓者,他也明显病了,腹部起伏很快,像是呼吸困难。

  我回身看看编制成大网的玫瑰藤让幻影问问他情况如何,结果玫瑰藤说和平时一样没什么不舒服地感觉。大概这病毒对植物没用。

  小型魔宠中白浪和飞镖都已经走不动路了。白浪的问题是全身酸疼,飞镖则是和小纯一样高烧不退。

  除了他们这几个魔宠外其他魔宠似乎都很好。两只凤凰一点事情都没有,坦克和红刺也一样健康如初。经过我的分析大致是这样的情况。首先。这个明显是一种传染病,而且传染速度相当快,似乎还是空气传播,同时这个病毒的适用性相当光,这么多生物都中招了。但是这个东西也不是什么都可以感染。

  玫瑰藤没事说明这种病毒对植物无效。凤凰没事说明这病毒怕高温,坦克和红刺没事说明节肢动物和昆虫都不怕这种病毒,另外,幻影这样的纯精神体和亡灵应该也是不怕病毒的。要不然亚龙骑兵应该和自己的坐骑一起病倒才对。

  我忽然想起来空间门里还有冰雪女王和那个说要跟随我当魔宠地契约之神,于是又用心灵接触问了下斯哥特,结果是冰雪女王没事那个契约之神却病倒了。看来低温可以克制病毒,而且神的身份也无法免疫。

  “会长不好了。”行会频道里突然响起一个会员的声音。

  “又怎么了?”

  “行会里好多的长枪都飞不起来了,而且大家的魔宠好象都有不同情况地各种问题,但是有些人的魔宠却没事。”

  “我知道了,你先关掉通讯,我要开行会通知。”真是的。看来我们行会不知道什么原因沾上不好的东西了。“冰霜玫瑰盟全体人员注意,我是会长紫日,除非关系到生命安全,否则不论你在做什么都马上停下来。”

  本行会地人走的好好的全都停了下来,这次我开的是全频道通知,海外的本行会玩家也可以收到水晶通讯机旁职守玩家转达的消息。这么多人仿佛同时定格了一般等着我的话。

  我首先用视频镜头对准了幸运的牙。“这是我地第一个魔宠幸运,本行会大概没有谁不认识他吧?你们现在看到的是他的牙龈,很明显他生病了。实际上生病的不止他一个。”我用镜头扫了一下旁边残兵败将一般的魔宠们。“我的魔宠有一大半都中招了。”

  正在大家奇怪我说这个干什么的时候我接着道:“生病的不止是我地魔宠。行会里很多人地魔宠已经出现了同样情况。现在已经可以确认这是一种恶性传染病。”

  行会里的人立刻开始乱了起来。自从上次我们在日本玩过整人专家2.0后全世界地人都知道病毒的厉害了。

  “现在大家请冷静,我要交代一些事情。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具体地病因,但是我们正在努力想办法,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减小覆盖面。至少要保证没有传染上的人不要再被传染。”

  大家纷纷点头,这个是对付大规模疫情的常规办法。

  “首先需要大家了解这种病的特点,方便我们对抗它。目前所发现的现象表明这种病是空气传染,因为很多没有发生接触的魔宠也生病了。目前看来我的魔宠飞鸟似乎是第一个被传染地,他目前已经进入深度昏迷了,而且治疗魔法对此完全无效。”

  稍微缓了一下我接着道:“目前所知这种病的可感染源很广,我从已经被感染的生物中推测了一些范围。这种病似乎可以感染所有拥有生命的高等生物,但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详细研究过所以暂时不清楚这个准不准确。目前我们周围的生物中已经确认。植物、节肢动物、昆虫、没有实体的能量生物、亡灵生物都拥有对这种病的免疫能力,如果你的魔宠是这些类型那就基本可以放心了。另外需要说一下,我基本可以确认免疫只是针对本体不受伤害,并不代表不会携带病菌,目前我地魔宠中就有一些似乎是被我传染的,可是我自己没有出现病状,所以我估计不生病不代表不携带病菌。”

  鹰问道:“我们人呢?”

  我赶紧道:“对,我们这些玩家是另一个问题。目前为止长时间和病毒接触的人只有我一个。而短时间接触的人有一大群。我不知道我不生病是因为玩家不受影响还是我的体质就是会免疫,再过段时间如果我周围地人都没事,那就可以确定上没有问题了。现阶段我要求那些在今天没有召唤过魔宠的玩家不要再召唤任何魔宠,在凤龙空间里是绝对安全的,但前提是你没有把带菌的魔宠送回去过。就我所知好象在凤龙空间内地魔宠也会互相感染。现在请尽量不要和外行会玩家接触,要是病毒扩散了就更难控制了。还有,有谁发现解救办法的一定要马上通知。好了,通知到此结束。大家快点行动起来吧。”

  真是的,怎么会这么倒霉遇到这种棘手的东西。明天我还要帮米珈勒把那个尼罗给干掉,现在魔宠倒了一大片我自己还是个带菌者,这下真是麻烦了!

  因为大部分魔宠都中招了,我不得不让幸运忍着牙疼把我们送回了艾辛格。一回到城市里我就忙的底朝天,整个艾辛格简直变成了最严重的疫区,大量魔宠倒的满地都是,不过很幸运。我们这里的守卫中不死生物占了绝对多数,城市秩序还算正常。

  一小时之后情况再次发生,红月突然说她头疼,最后越来越严重,为了减少她地痛苦我不得不让她先下线,澳门赌博网站:反正在线也没用。红月倒下之后不到半小时鹰也不行了,但他和红月不一样,他只是全身没力气。人软的像面条一样。接下来就彻底乱套了。本行会的玩家一个个的往下倒,很快就倒了一大片。

  因为洪水的原因我早就命令过所有船都回港。所以本行会几乎没有是在隔离区的。虽然我只在艾辛格活动过,但是和我接触过的人到过别的城市,这样别地城市也都被感染了病毒。本行会名下地所有城市没有一个跑掉的,全都中招了。但是和我一开始预料地不一样,病毒易感人群居然也有抗体。

  最早被感染的我本人从头到尾都没出问题,行会里还有不少别的玩家也都没有问题。经过统计的结果是没有被感染的玩家覆盖所有种族,但是其中分两种。第一种是完全的种族抵抗,我和阿伟都是其中的一员。我们发现有吸血鬼血统的玩家全都没事,大概这个血统属于不死生物所以不怕疾病。阿伟是亡灵法师,种族是幽灵,也属于亡灵系,所以没事。除了亡灵外气、土、水、火、精神这五种元素人也是完全免疫,这个和魔宠一样,能量生物天生毒素和疾病免疫。除了这些种族免疫外各个种族内部也有特异人群,几乎各个种族都有个别人不怕病毒。但是这个好象是随机的结果,因为我们完全找不到这些人有什么共同点保证他们不会被感染。

  本行会大规模爆发疫情的情况并没有简单的完结,很快我就接到消息说一个叫白日城的地方也开始了大批魔宠病倒,好象玩家不管是什么种族感染都比魔宠慢一些。白石城出现问题后就是神女城跟着出了问题,而传染源就是那个米珈勒。小纯的情况已经明摆着了,天使根本不能抵抗病毒,即使上女神也一样。光明神殿在一个小时之内全部完蛋,虽然这种病毒似乎不会导致死亡。但是它却把大家全都放倒了。各个生物感染后的病状各不相同,而且完全没有规律,甚至有人感染之后不疼不痒就是老感觉饥饿。

  我派凌带妖怪们去督灵安家,本以为她很快能回来,结果等到地凌却是被抬回来的。凌的病症居然是瘫痪,她从脖子开始全身都失去控制了,最后还是被两只妖怪送回来的。但是很不幸的是妖怪也没有免疫能力,送凌回来之后他们就没有走成。两个妖怪一起病倒了。

  从掌握的情报来看病毒已经完全失去控制了,现在除非找到治疗的办法,否则就彻底完蛋了。我正在那里发愁,一名德国玩家突然出现在我身边。“紫日会长吗?”

  “该不是阿修福德也病了吧?”这个人的会标明显是铁十字军地人,看到他我就大致猜测到情况了。

  那个玩家惊讶的道:“你怎么知道的啊?”

  我指指身边还躺了一地的人。“我们这边已经快要全军覆没了。阿修福德怎么样了?”

  “我们会长的魔宠都病倒了。他自己也是全身抽筋,我们不得不把他捆的象木乃伊一样绑在十字架上才稳定了他的身体,不过他大脑是清醒的,说话什么都正常就是没办法控制身体。”

  “那还算不错地。我们这边比这严重的大有人在。你们那边除了你们会长有别人感染吗?”

  “行会高级领导层基本都中招了,要不然也不会让我来通知你们啊!而且不光我们行会,一些和我们有交往的城市也开始陆续出问题了。而且会长发病之前有位法国来的秘密使节和他会过面,要是不出意外的话法国人也跑不掉了。”

  “这下糟糕了,变成世界性病毒了!对了,你没有事情吗?”

  那个玩家一脸茫然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行会里的人大部分都倒了,可是我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大概属于抗体携带者。我们行会也有不少,你看我不是没事吗?”

  “对啊!会长说你可能就是传染源,怎么你反而没有问题啊?”

  “因为我和你一样是抗体携带者。我们这样的人可以携带病毒,但是自己不会受到影响。”

  “怪不然呢!”那个玩家点点头:“啊对了。我们会长说要你去我们那边和他见个面。”

  “那好吧。不过你要先等下,我这边也乱地很我要安排下。”

  “你们这就不错了,我们那边城市运转已经完全瘫痪了,连复活殿的法师都倒掉了,不过大家都病倒了。没有人练级pk也就没有人需要复活了。”

  我找到了维娜让她帮我先管理下这里的情况。维娜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说她包了。其实她自己的神殿卫队也倒了不少,那些堕落天使也和一般天使一样无法对抗病毒。反到是低级的骷髅和没有实体的幽魂最安全。

  离开艾辛格我们先传送到了天宇城,这边也好不了多少,满地都是人在那里呻吟,城市守卫里的那些不死生物正在把病倒地玩家扶到房间里躺着。我下达的命令是对于生病的人,如果不能正常在线就干脆下线,反正留着也没用,不过我要求他们下线之前先让亡灵系npc把他们弄回房间,免得影响别人。

  本来打算使用传送阵去铁十字军的城市,但是结果发现传送阵失灵,好象是对面负责控制的人也病倒了。

  我用自己的翅膀带着这个玩家飞到铁十字军的城市时这里已经是乱的要命了。有些玩家生病地表现是疯狂地杀人和破坏。就象神经病一样,但是他们的脑子实际上没有问题只是和阿修福德一样不能控制身体而已。因为阿修福德地城市不象我们有那么多亡灵,所以他们这边简直可以说是哀鸿遍野了。城市里的那些用来提高真实性的自由npc躺的满地都是,连城市卫队都倒在了他们中间,看来这边比我们那边的爆发还要严重。

  我和这个带路地玩家几乎是从人堆里踮着脚一路跳到阿修福德那里的。一进门我就人不住笑了起来,也不知道谁想的主意,阿修福德被捆在十字架上摆着正对大门的地方仿佛受难的耶苏一样。“哈哈哈哈!你怎么成这样啦?”

  “还不都是你害的!”阿修福德用嘴巴示意我先坐下然后接着道:“我想来想去只有你最有可能成为传染源。”

  “这个我也知道,但问题是我是从哪里被传染的。我自己是不可能无援无故带菌的。肯定也是接触了有病地东西而传染了这种疾病,可问题是我印象中没有接触过这种东西啊!”

  阿修福德想了想道:“你们行会里的人谁最先发病?”

  “红月,她最先出问题的。”

  “那第一个发病的生物是谁的魔宠?”

  “第一个发病地生物就是我自己的飞鸟。”

  “这么说来你确实是传染源是错不了了。那红月有可能被传染的时间你估计是什么时候?”

  “应该是我在追葫芦的时候她就已经被感染了,因为只有她最先发病,说明她接触地最早,而之后我是先后遇到很多人的,只有她在追葫芦的时候和我单独在一起很长时间。”

  阿修福德分析道:“那就是说你们是在路上感染的。一般来说你在天上飞是不会被感染的。你中途有没有落地过啊?”

  “落地?”我开始回忆起来。“对了,我在俄罗斯境内曾经降落过一次拦截那个葫芦。当时还召唤了坦克帮忙。对,我肯定是在那里接触了病菌。这么说来飞鸟并不是被我传染的,他是和我一起进入了疫区直接受到感染的。”

  “那就对了。”阿修福德道:“你们当然都被感染了,之后你遇到我,我也跟着被你传染了。等你回去你们行会之后就把别人都给染上了。而且这东西似乎有全体意识。只要附近有人爆发病情,一些即使感染时间不长的人也会跟着发作。所以这东西是越传染越快。”

  “那么说来我确实是在俄罗斯被感染了,但是光知道发源地没用啊!现在地关键是要知道怎么治疗才行啊!”

  阿修福德道:“我实验了所有我能找到的药物,但是完全无效。”

  我也道:“我也实验了所有已知的治疗魔法。但是效果等于零,甚至连延缓都做不到。”

  “那我们要怎么办啊?难道就让它这么蔓延下去?我所知道的,德国、法国、中国、意大利、俄罗斯这些国家已经有发病的人员了,以这东西的扩散速度相信不用三天就全世界都被感染了。”

  我忽然想到一个可能的办法。“我们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一个观点叫相生相克,凡是出产毒蛇的地方必定有能解这种毒蛇地蛇毒地东西。”

  “你的意思是既然这东西从俄罗斯冒出来地,那俄罗斯一定生长着能做解药的植物或动物是吧?”

  “大致上就是这个意思了。这个方法虽然不是百分百准确,但是比盲目的瞎找总要好一点吧?”

  阿修福德点点头无奈的道:“反正已经搞成这样了我们还能怎么办呢?”

  “其实我有个办法百分百能确定解药的位置。”

  “那还不说?”阿修福德也着急了。

  “艾辛格有个名叫如意祭坛的许愿台,那是只要许愿就必定可以办到的超级神器。但是每个愿望都有关卡限制,越是高级的愿望越难完成。不过如果我们只是许愿想知道解药的大致范围,应该比较容易解决。”

  “那你不如直接许愿要解药配方就是了!”阿修福德激动的叫了起来。

  我立刻反驳道:“你脑袋进水啦?那么高级的愿望必然很难完成没,要是平时就算了。现在我们行会就剩残兵败将了,你让我拿什么去完成任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