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十五章 访客
  ~日期:~09月18日~

  第五十五章 访客

  “不就是个指南针吗?赔你就是了!”对方显然还没有明白**之针和指南针的区别。

  “指南针?”我从里面拿出了两个指针的零件。“你的指南针有这么多针吗?”

  “哦!原来是块手表!”

  看起来这帮家伙是想想赖帐。“告诉你们,这个是**之针,它的作用是指向你的目的地,而不是指南北。即使我想用它找到大海上的一艘移动中的船也不会出现误差。”

  “哈哈!开什么玩笑。”对方中的带头人居然笑了起来:“怎么可能有那么厉害的装备,神器还差不多。”

  “这个本来就是神器!”

  “你说神器就神器,那你要是说我们脚下这些都是黄金我也要相信吗?”

  “你好象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啊!”我手指一动,地面下突然出现一根巨大的蔓藤把那家伙卷到了空中。蔓藤紧紧的勒着他的身体把他送到我面前。“现在我们不在同一水平上,我不是在和你谈买卖。只有我开价,没有你还价,懂了吗?”

  这个家伙被卷了之后他身边的人全都从手腕下面抽出了一把波浪形的刀想冲过来,但是地面下更多的蔓藤冒了出来,这些人一个个全都被卷到了天空中。有个特别厉害的居然一个闪身躲开了蔓藤,但是他刚跳出去,开拓者就从侧面跳了出来一口把他吞了下去然后消失在沙子里。

  “现在明白状况了吗?”

  那些人连忙点头。“那你想要我们怎么赔偿啊?太多我也赔不出来啊!”

  “赔偿的事情需要从长计议,在此之前我有些需要解答的问题。首先你们要告诉我,这里是哪个国家。”

  “这里是苏丹。”

  “啊?什么?”

  “我说这里是苏丹。”

  “苏丹?”看来我的位置和预计的有不小的区别啊!苏丹和利比亚与埃及都接墒,不过三者之间的位置刚好全是沙漠,所以这就成了天然屏障,一般人是根本过不去地。

  “苏丹有什么问题吗?”那个人被我搞的很紧张。因为只要玫瑰藤稍微一用力他们就会变成用光的牙膏皮一样被挤的扁扁的。

  “不是苏丹的问题。”我看了下四周道:“这里距离边境还有多远?”

  “这里就是边境了。”那些人中的一个指着我后面的大湖。“那里本来是个凹陷地沙谷,在谷中心有个不干的水泉。那个水泉就是三国的国界交汇点。”

  “这么说向那边走不了多远就到埃及了是吧?”

  “对。您想要离开的话从这边过去就是了,绝对可以快速的进入埃及境内。”

  这个家伙一脸笑容的使用敬语推荐我向那个方向走,明显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要是这么简单就被骗了,我也不是紫日了。我打了个响指,玫瑰藤忽然收紧,勒的那家伙连叫声都变调了。

  “你这么希望我从这里走过去吗?”

  “不是不是!”那家伙连忙摇头,想想好象又不对赶紧再开始点头。“我希望您可以顺利通过这里。这样我们就不用赔您的宝贝了。”

  这家伙反应到是快,不过很可惜地是他已经败露了,再掩饰也是越描越黑。“别装了。告诉我前面有什么?”

  “没什么。”

  “没什么?要是真的没什么你会这么紧张?”

  “真的没什么!”

  我伸出一只手做了个握空心拳的姿势,然后慢慢握紧,玫瑰藤跟着我的节奏也开始一点点地收紧藤条。“到底有什么?”

  “真的……啊……没……没……没什么!哇!饶命啊……骨头要断了!”

  我正在询问这个家伙,背后突然有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对自己的魔宠向来很信任,幻影和玫瑰藤都是善于警戒地魔宠,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人能把手搭上我的肩膀。而且这两个魔宠居然一点警告都没有发出。这样的惊吓让我的手突然完全攥紧了,结果玫瑰藤以为我是要杀了这个家伙,藤条瞬间收紧,那家伙像个气球一样爆炸了,一堆碎肉掉的满地都是。我没空管这家伙。闪电般的跳了出去并在空中完成了转身。

  晕!回过头来的我看到的竟然是鹰。因为我反应太剧烈,他也愣在了原地,不过他地目光是集中在那个被分尸了的倒霉蛋身上的。我说玫瑰藤他们怎么不发警报,他们不是没有发现有人靠近。只不过因为是鹰,所以他们认为不是敌人而没通知我。可是我并不知道背后的是鹰,这种地方我当然不会认为背后出现的是自己人,所以一紧张把那个倒霉的家伙给捏碎了!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鹰还愣在那里,听到我的问题才反应过来。“我上线发现你的空间们打开着停在钢城,所以我知道你已经出来了。后来到了艾辛格,他们说你去炸葫芦了。红月说你地飞行坐骑暂时都不能用,让我过来接你回去。”

  “还是女孩子细心!你要是不来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去呢!”

  “那个……!”鹰指着还别吊着地几个家伙。“这怎么回事啊?”

  “这些家伙?一群笨蛋。拿着几条枪就出来学人抢劫。你看。”我把**之针递了过去。“被他们打碎了!”

  “不是吧?这东西很重要的!”

  “我当然知道重要,可是已经这样了你要我怎么办?”

  “这是他们打地?”鹰指向那些人。

  “恩。”

  “那让他们赔就是了。”

  “你看看那边他们的坐骑的鞍子。”我指指那边的特种骆驼。

  鹰跑过去看了一下就板着脸回来了。鞍子上的内容我早看到了,要不然也不会一直问出路而不谈赔偿问题。那个鞍子上地记号表明那坐骑连那套鞍子都是租借的东西。系统租赁点可以向玩家出租一些装备或者是坐骑之类的东西,这些出租的东西都有这种记号。这些家伙穷的连通用坐骑都买不起,更别指望他们有钱赔神器了!除了生气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人家穷的叮当响,我就是把他们剁剁卖肉也陪不起我的神器啊!

  “既然拿不到赔偿还抓着他们干什么?杀掉他们我们赶紧离开吧。”

  “我原本不知道怎么离开。所以正在问呢。不过既然你来了就方便了。你的长枪呢?我们回去吧?”鹰指指上方。我一抬头却看到一个喷着火焰地东西正在我们头顶兜着圈。“又是导弹?”

  “这东西比较快啊!”

  “好吧!”真是的!居然用导弹来接我。恐怕世界上也就我坐过导弹旅行了。我看了下那边剩的那些人。“玫瑰藤。”

  玫瑰藤明白我的意思。突然一用力,这些人全都被捏爆了。收起魔宠后我张开翅膀拉着鹰飞了上去。导弹被艾辛格那边的人操纵着从我们下面经过,我们两个一起跳了上去抱紧魔法导弹的外壳。我们抓好后鹰朝天上比了个ok的手势,导弹突然加速向着艾辛格的方向飞了回去。以后我们有什么急事干脆都用导弹发射算了!

  导弹地速度很快,四十分钟后我们就进入了中国境内。导弹上的感觉实在不好。我和鹰干脆直接跳下去用传送阵返回了艾辛格,导弹则掉了个方向向日本飞了过去。反正导弹发射出来就装不回去了,不能浪费吗!

  我一进入艾辛格立刻就被围起来了,众神仙不断的向我表示感谢。这个超级大麻烦被解决掉了实际上他们的好处才是最大的。太白金星作为神仙们地代表向我表示感谢后就想带着众神仙告辞,我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的放他们走。

  “等下!”我赶紧拉住太白金星。“你们这就走了吗?”

  “还有什么事情吗?”这老家伙居然装糊涂。

  “我的损失怎么算啊?”

  “损失?”

  “我自己的人工费先不说。炸掉葫芦地那个炸弹不要钱啊?那么大威力的炸弹你们见过吗?还有。被误伤的人的赔偿都是我垫付的,你们不会要我负责这些损失吧?虽然才几千水晶币,但是这个不该我出吧?还有,我因为炸弹的原因损失了差不多一级的经验值。这个怎么算?对了,我在爆破任务中**之针也坏了,这个你们要付点责任吧?卖东西还有质量保证呢!”

  太白金星一听立刻道:“哦!是我们疏忽了。你垫付的钱我们是没有办法了,天庭用不到钱,所以我们没准备那东西。给你个东西补偿一下可以吧?”说着太白金星拿出了一枚仙丹。“这枚仙丹可以把你地魔宠都提升到顶级。这个足够补偿你的钱和经验值的损失了吧?”

  “够是够了,但是我有那么多魔宠,这一个要怎么分啊?”

  “分它干什么?”

  “不分这么多魔宠怎么吃啊?难道一人舔一下?”

  “这个是给你吃的。”

  “我吃的?”

  “这个仙丹是提升你的力量进而传递到你的魔宠身上,当然是你吃了。不然还能是谁吃?”

  “哦!明白了。可是其他的补偿怎么办?”

  “**之针是你自己疏忽造成地损失,我们没有赔偿你地义务。人工费吗!给你这个。”太白金星又递给我一枚仙丹。“这枚仙丹可以提供半级的经验值,等于把你练级地时间节约下来了,也算补偿你的时间损失了。至于那个炸弹的费用,你的那个盟友不是只收了你100水晶币吗?我们赔你一枚五彩龙珠,十倍价格都不止了,没说地吧?”

  “恩。还算公道。”那个炸弹阿修福德纯粹是买着玩的。收购时只用了50水晶币。我用双倍价格买回来,现在一转手翻了10倍,这生意不亏。唯一的可惜就是那**之针,真是倒霉,当时不拿出来就好了,谁知道那么巧第一枪就中呢!

  送走了神仙们之后我开始指挥艾辛格返回陆地。葫芦已经被炸掉了,现在在海里还不如上岸安全些。虽然葫芦已经不在了。但是它造成的影响依然存在。而且会越来越严重的变化下去。估计过段时间海啸等自然灾害会越来越平凡,现在艾辛格最好还是上岸好点。

  城市还在移动中。突然一个会员跑了过来。“会长。”

  “什么事情?”

  “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分别派了使者。”

  “两个神殿?”

  那个玩家道:“我们已经安排他们的人分别在两个会客室等待了,澳门赌博网站:你看我们该怎么办?”

  鹰走过来问道:“他们都只派了一个人吗?”

  “光明神殿来了三个,黑暗神殿三百多个!”

  “这么多?”鹰吓了一跳。

  那个玩家解释道:“大部分都是侍卫,只有两个才是真正的使节。”

  鹰笑着对我道:“黑暗神殿似乎把我们看的比光明神殿还要危险了!”

  我摇摇头。“阿尔倪是在示威。她这是告诉我们她依然是神。她地力量不是我们可以对抗的。”

  “高傲自大的女人!”鹰说了这么个评语。

  “是可爱的小女人!”我转身大笑着走了出去,留下一头雾水的鹰在那里琢磨我的话是什么意思。

  一边往接待室走我一边对身边的那个来报信的玩家道:“你先让人去安抚黑暗神殿地人,我一会过去。”

  “好的。”那个玩家先一步跑开了。

  我这么安排并不是我要倒向光明神殿,而是因为我知道光明神殿来的人是谁。我走到招待室门口,先摘掉头盔和金属手套放回手镯里。稍微整理了一下发行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超豪华的接待室内只有三个使节,他们全都穿着白色的长袍,连头都罩了进去。三个人中有两个站在房间中间面对大门,而另外一个则背对着门站正在对面墙壁边上正在欣赏那面墙上地大型木雕壁画。

  看到我进来后那两个对着门的人将双手在胸前交叠然后微微弯腰行礼。不等我回礼他们就越过我走出了大门并顺手把门带上了,房间里是剩下我和那个站在墙边看着壁画的人了。

  “女神殿下看出什么了吗?”不用惊讶。这个人就是七天使之一的米珈勒,下任光明女神地最强后选人。不过她现在虽然没有名分,实际上已经和女神没有区别了。我这么称呼她也算满足一下她的虚荣心。我从不无谓的得罪别人,谦和待人并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只可惜大部分理解不了这层道理。

  米珈勒没有回头,她缓慢而阴沉的道:“我看到了**。”

  “哈哈!女神真会说笑。”

  米珈勒突然转身。她的脸上挂着仿佛怀春少女般的可爱笑容,一只手虚掩在嘴上,另一手在面前左右挥挥:“我的笑话这么成功吗?”

  “那是自然。”

  “原来我是这么成功的艺人啊!”米珈勒轻笑着缓慢绕过了沙发走到我面前仿佛无意地提问:“你是怎么猜到是我的呢?”

  我走到沙发前示意她在对面坐下,等她落座后我才道:“这个吗……!秘密!”

  “恩!人家要听吗!”米珈勒用小女孩撒娇般的表情说出这样的话,冷的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不过我的脸上却一点变化也没有流露出来。

  “既然女神殿下想听,那我就只有说了。其实呢!……是因为您的身份。”

  “我的身份?”米珈勒地这句话已经恢复了正常人地声调没有那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甜腻撒娇地感觉。

  “女神难道不了解自己的处境吗?”

  “我自己的处境我不了解还有谁了解?”

  “那就是了。”我喝了口茶吊吊她的胃口才继续道:“光明神殿派人来找我自然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为了那个我的承诺。”看到米珈勒点点头我才继续道:“既然知道是为了这件事情。自然就是您了。”

  “我难道不能派人来吗?”

  “当然不能。”我回答地很干脆。“如果能你就不会自己来了。其中原因您还需要我说明吗?”我说完又端起茶杯轻啄起来。

  静了几秒米珈勒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玩笑了!”她又开始那样撒娇了。搞的我差点把茶水都喷她脸上。

  聪明人其实都能猜测到这次来的是米珈勒。情况其实很简单,就看你会不会联系了。首先,我们和光明神殿是没有正面交际的,所以光明神殿不会轻易派人过来。第二,光明神殿是一个大组织,为了显示身份和力量,使节不可能只有三个人。黑暗神殿一口气来了三百多。他们怎么着也要有三十以上才像样子,但是他们却只来了三个人。人数这么少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们要隐蔽,他们不希望别人知道他们来了。

  光明神殿本身和我们就没有多少交往,这次又秘密来访,那就一定是为了我上次答应米珈勒帮助她干掉她最后一个升任女神的障碍踏云天使尼罗的事情。

  猜测到对方来意,来人的身份当然更简单了。以米珈勒地身份,现在在神殿里必然是内忧外患。这种时期需要刺杀竞争者这种事情是何等的高度机密,一个一心篡位的人怎么可能去相信自己的手下?所以米珈勒绝对不可能派人来和我说这件如此重要的事情。唯一地办法就是她自己来。而且以她的实力,她本人离开神殿别人没办法跟踪,比派信使安全多了。

  综合这么多条件要是还不知道来的是米珈勒本人我就该死了。不过我现在真的很疑惑。米珈勒这次地态度和以前简直是两个人。当初在光明神殿见到她时她给人的感觉像武则天,可是今天的米珈勒给人的感觉就象神经失常的精神病人,而且是那种有自我妄想症的重度患者。她的人格似乎分裂成了一个躲藏在阴影中的阴险统治者和一个天真烂漫地怀春少女。她是在故意扰乱我还是受刺激啦?

  “哇哈哈哈哈!”我们两个一起用极度夸张的声音大笑起来,要是有第三个人在旁边一定会因为看到俩神经病。

  “正事。”笑着笑着米珈勒突然停了下来,我一口气没理顺差点呛死。

  “听着呢。”

  米珈勒递过来一张纸条,我结果看了看。画的是路线图。“明天正午尼罗会从这里经过。”

  “这到底是哪里啊?”路线图太过精细,显然是某地区的一小段地图,我反而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是飞雨城北面的山里,你可以提前一点过去,从空中对比一下很容易确定范围。”

  “只有他一个吗?”

  “一共7个,除了尼罗外另外六个都是低级天使,以你手下的实力一对三不成问题何况你的人三对一还有闲着的。”

  我把线路图塞进手镯里放好。“放心,保证干净利落。明天之后你就再也不用担心有人和你抢位置了。”

  “啊哈哈哈哈!”我们两个又开始神经病人般地大笑起来。

  笑了一会之后米珈勒突然站起来道:“我相信你地承诺,你最好别让我失望。”

  “我以我的良心担保。”

  “你有良心吗?”

  “哈哈!说笑了!请!”我一伸手让米珈勒扶着我地手走到门口。

  打开大门后我才发现门外站了不少人。那两个家伙居然把我们行会的人都挡在了外面,还真够嚣张的,真拿这当光明神殿了!外面的人看到我和米珈勒几乎是挽着胳膊走出来的全都傻眼了。鹰向我比了个大拇指,意义不明。

  我走到外面之后向后一伸手:“神官服。”

  一名npc侍卫把一套混乱与秩序神殿的神官长袍递到了我手上。我一抖长袍潇洒的把它甩开给米珈勒披上。“我这里有很扎手的客人,你们最好不要见面,这袍子可以保证安全。”

  “有心了。”米珈勒转身向传送阵走了出去,她的两个跟班向我行礼之后连忙跟了上去。我们行会的玩家也跑了过去给他们引路。

  等他们走远之后鹰才凑了过来。“你还真够快的啊?这么快就上手了?”

  “那是米珈勒!”我突然转身。背后的披风随着惯性甩开。搞的鹰向后一让。

  鹰愣了一会才追上来:“这年头世道真是变了!老鼠给猫拜年?”

  我纠正道:“我们可不是老鼠。”

  “我没说我们是老鼠啊!”

  “我们还算不上是猫,光明神殿更不是老鼠。他们是狼。而且是饿狼。我现在要去见的这个才和猫有点关系。”

  “和猫有关系?难道是老虎?”

  “一点不错。”我边走边道:“黑暗神殿是沉没的杀手,每次出击必有收获,光明神殿是招摇的狼群,漫山遍野的搜罗一切猎物。”

  “那妖怪和天庭呢?”

  “天庭是只狐狸,而且是九尾狐。超强的实力配合圆滑的外表。我们周围最危险的势力就是他们。至于妖怪们。我希望让他们成为对付狐狸的猎犬,可他们是群野狗,养不熟啊!”

  “听起来我们好象是四面楚歌啊?”

  “夹缝中求生存,这年头做什么都一样。高处不胜寒,天庭未必就比我们轻松。其实有时候我觉得平凡一点是种福气。”

  “平凡也算福气?那大家争着当乞丐算了。”鹰明显不同意我的看法。

  我也不想强迫他接受我的观点,毕竟每个人的观点都不可能完全一样。不管是否赞成,能够微笑着去听别人不同的观点是人类应该具备的素养。观点不同张口就咬那是疯狗不是人。很多人一天到晚喊言论自由,连不同的观点都听不下去还喊什么言论自由?这种自由的真正目标大概是让自己自由把别人都捆起来。

  说着说着我们已经站到了第二会客厅前面。“准备好了吗?”我问鹰。

  “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他们还能怎么样?”搞了半天鹰以为我要他准备打架。

  “我不是让你准备打架,我是让你准备好憋气。”

  “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