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十四章 沙海
  ~日期:~09月18日~

  第五十四章 沙海

  这个该死的乾坤葫芦完全不给我任何思考的机会,我还在考虑该怎么对付这个该死的葫芦,它已经飞到了德法边境附近,按这个速度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该进入法国了。

  阿修福德在私聊里对我道:“要不然我们先试试粘胶弹怎么样?”

  “那你到是快点送来啊!”

  “你们到哪了?我到你前面去拦截。”

  “刚路过斯图加特,我已经能看到黑林山了。”

  “稍等,我马上就到。”

  阿修福德的动作确实够快,刚切断私聊不到五分钟就看见他带着一大群人骑着雷鹰从前方迎了上来。

  “怎么样?够快吧?”

  “还不错。东西呢?”

  “这呢。”阿修福德从身上拿出一个红色的球体。“这个是成品,丢出去十秒后爆炸,喷洒出来的快干胶非常厉害,如果能粘住喷口说不定可以起作用。”

  “给我几个,我去试试。”

  “给。”

  阿修福德的雷鹰在我下面飞,他伸手就要把粘胶弹递给我,我趴在飞鸟的身上伸手下去接。就在我快要够到的时候,飞鸟背后突然嘭的一声爆鸣,接着我和阿修福德的手就越来越远。我爬起来看了下飞鸟的翅膀,它的右侧靠外延的那个燃烧室居然拖着滚滚黑烟。

  “飞鸟你没事吧?”

  飞鸟还没有来及回答左侧靠内的燃烧室也是突然轰的一声响,我明显看到那个燃烧室喷出一大团火球 ,火焰消失后这个燃烧室也开始跟着冒黑烟。前方的乾坤葫芦正在和我们越拉越远,我们的速度明显慢下来了。

  “飞鸟?飞鸟?你怎么啦?”

  “不知道。”飞鸟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我感觉有些晕,身上使不上劲,可能是连续飞行时间太长了。”

  “那你先休息一下吧?”

  “我还可以坚……”轰,又是一声爆鸣。这次是左翼外侧那个燃烧室,四个推进器就剩一个了,飞鸟明显有些失控,我们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阿修福德地声音出现在我们上面:“紫日?你的坐骑怎么啦?它好象不大正常!”

  “好象是推进器过热造成爆燃,大概需要换下飞行器了。你们让开一点。”阿修福德他们退后一段距离后我召唤出了凤龙:“让小凤出来。”

  乾坤葫芦的速度比较快,一般东西跟不上这个速度,所以我才一直用长枪代步。夜影速度是可以,但是他耐力不行。毕竟是小型魔兽,不可能有多少耐力。小凤是凤凰,速度方面还过的去,而且耐力也还凑合。

  我跳上小凤的背部让长枪先回到凤龙空间休息并让小纯帮他治疗一下。小凤接替了飞鸟的任务带着我快速追上了葫芦,但是现在想要靠近葫芦就成问题了。凤凰毕竟是大型生物,体积太大的结果就是灵活性不好,而且她本身就不如飞鸟速度快,明显飞起来很吃力。

  阿修福德扔给我几枚粘胶弹。但是使用后效果很不好,这东西对抗不了超级水压,它完全封不住出口。

  “看来你的粘胶弹不行啊?”我对阿修福德道。

  阿修福德点点头:“那我们去找那个入水口,进去用炸弹引爆。”

  “可是爆炸时机怎么掌握?你不希望我把它放你地城市顶上引爆吧?”

  “这种时候还管那么多好不好的干什么?进去两个人,一个专门负责下线用电话提醒时间。只要误差不太大就差不多了,不要总想着用它炸敌人的老窝,目前的条件下别让它造成更大的损失才是第一位的。”

  “那好吧!”阿修福德比我要实际一点,他并不指望这个东西造成敌人的损失。“我说阿修福德。那个最起码我们要先找到入口啊!”

  “你不是有巴贝尔塔吗?我想能有这么大的出水量,估计入水口地水量也不会太小的。那么大个旋涡不应该很难找吧?”

  “那这个东西你先盯着点,我回去找旋涡。”

  “喂。”阿修福德想喊我,但是我速度太快已经不见了。

  使用传送戒指回到天宇城然后使用跨国传送阵回到艾辛格。众位神仙看到我出现立即就把我给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的问我葫芦的情况。“都打住。你们这么多人回答一遍就该明年了。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们那东西已经惹了不少麻烦了。我决定把它现在就炸掉,你们如果同意的话就给我个保证你们不要我赔偿葫芦以及葫芦内部地任何东西。”

  “当然当然。”神仙们被这个葫芦烦的不行,现在也不跟我计较了。

  “既然你们已经同意了,那就好办了。我现在要去炸掉它,你们先不要挡着我。”

  一听我是去炸葫芦神仙们立刻让出了一条路。我先找到了红月让她派人去确定葫芦不在我们或者德国范围内。现在也不指望用它炸日本人了,只要别把我们自己人淹了就可以了。找旋涡的任务我交给了钢城那边还在看电影的斯哥特他们。

  凭借当时从那个旋涡出来地时候收集的信息我们还是可以大致猜测旋涡的位置的。首先是时间,当时从里面出来时是白天,这说明那个地方和我们的时区距离不远,也就是说不是太平洋就是印度洋。当时水温感觉比较高,那就是说我们的位置不在极地,应该是赤道附近。靠这些信息我们很快找到了目标。旋涡位置就在日本外海,距离他们的领海非常近。

  铁十字军的人把那枚超级炸弹交给了我。然后我找来了维娜帮忙。基地里现在没有人。所以没有人可以下线喊我引爆炸弹,但是维娜却在基地里。她完全可以担任这个职务。其实我地那些魔宠和斯哥特他们都可以担任这个职务,只是我们不能让人知道他们已经上真人了。维娜女神的身份比较好编谎话。我们就说因为我和维娜的血曾经交换过,所以她可以用大型神术联系我,不受葫芦限制。其实只要到时候维娜得到消息后找个没有人地房间下线然后到我的房间按动我头盔上的紧急呼唤铃我就知道可以引爆炸弹了。而且只要那个呼叫扭按下,十秒后我会被强制下线,这样正好避开爆炸的冲击波,免得连我也炸死了。维娜的身份特殊,她下线之前可以用不能被人看到密术为借口把房间清空。别人还不好追究。

  决定好了之后就是考虑该怎么去那个旋涡了。那东西怎么说也在日本对面,我地飞鸟又出了这么严重地问题,我想过去必须靠其他坐骑,这要耽误多少时间啊!

  红月说用长枪,可是长枪不象飞鸟耐力那么好,根本飞不了那么远,而且速度也差别好大。别人各有个的想法,但是都不怎么好。正在大家发愁地时候素美突然不冷不热的来了一句。“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的。”

  “难道你有办法?”大家一起看向我们的小参谋。

  素美钩钩手指招来两个npc门卫对他们耳语了几句。然后两个门卫立刻跑了出去。“都跟我来。”

  我们一个个莫名其妙的被素美带到了城市的顶部甲板。

  “你带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啊?”我看着素美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素美一指旁边的神箭发射器:“上去两个人。”两名npc按照她的要求爬了上去。“把处于待机位置地那个盖子打开。”神箭是按顺序发射的,每次轮到发射的那枚会提前进入待机位置。npc打开盖子后素美又让他们两个把里面的魔法导弹拽出来一截。

  周围的人更好奇了,他们都不知道素美这个小脑袋瓜里又在想什么。正当大家疑惑时开始地两个门卫也回来了,然而他们此时却拿着大捆绳子。

  素美自己也爬上了神箭顶上然后要我先上去。他指着那枚冒出一截的魔法导弹对我道:“背靠着它站好。”

  “你要干什么啊?”我一边靠上去一边问道。

  素美不回答我而是拿起绳子就捆。她居然把我捆在了导弹上。“我靠!你不是要让我坐导弹过去吧?”

  下面的人也终于明白过来了。红月赶紧道:“这个……素美,这个太夸张了吧?”

  素美根本管我们说什么。她自顾自的把我捆紧然后跳了下去拿起控制水晶。“都退后。”虽然大家依然在劝说素美,不过他们依然还是退开了。

  我开始着急了。“喂!素美,这个东西可不是人坐地。快放我下来,我不要坐导弹!喂……”

  素美跟本不睬我。她用一个纯洁的天使般的笑容对着我并挥动着她的小手,虽然那笑容确实很像天使,但是我仿佛看到了她头顶的两个小犄角和手上的小叉子。“拜拜!”

  “不……!”轰!

  我的惨叫在硝烟中越去越远,周围的人一个个张着嘴巴愣在那里,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素美把控制水晶往红月手里一扔,红月连忙接住。“这不就行了吗?用不了二十分钟他就该到了。”

  二郎神咽了口口水拍拍旁边地我们行会的一个玩家。“这是谁家孩子啊?”

  那个玩家摇摇头:“不知道。反正不是我家孩子!你去问问那什么黑山老妖和白骨精,说不定是他们家亲戚!”

  虽然素美的方法很有问题,但是不得不说这个方法的效果很好。最起码我在二十分钟内到了目的地。而且是一头扎进中心点的。导弹直接带着我从旋涡中心垂直进入,我在水中切开了绳子然后导弹熄火被水卷了下去。我尽量放慢下潜速度,直到导弹爆炸才向里面游了下去。

  旋涡的吸力明显比以前强了不少,原因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封印越来越弱了。进入葫芦内部的路线虽然我已经相当熟悉了,但是这次依然用了不少时间。等我到达指定位置时基本上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来之前约好地是从我出发开始计时,两个小时后开始观测葫芦地位置,只要不在我们的利益范围就可以通知我引爆。因为时间还没有到我就只好在这边等着。为了防止被冲出去。我来地时候在葫芦的底部制造了一个固定桩。然后用绳子系着慢慢的拖着绳子到这边来,这样水流就不会把我带走了。

  等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到了之后。我听到系统提示有人按下紧急呼叫铃,系统开始倒数计时提醒我被强制退出的时间。看来现在已经不在危险区了。我拿出了那枚超级炸弹。然后按照事先看过地启动方法启动炸弹。这个东西启动后只有5秒的延迟时间,压根就不打算让人逃跑,除非下线,要不然这点时间连扔传送卷轴都不够。

  炸弹的启动方式很简单,我准备好之后系统提示还有六秒才会被退出,我不得不再等一下。当系统提示还有三秒时我才最终按下起爆按扭并把炸弹扔出来。三秒后我出现在了自己的卧室里,维娜就站在我旁边。

  “阿修福德说你最好多等会再进游戏,那个炸弹的威力很大。而且洪水可能让你无法落地。”

  我点点头:“你通知我引爆时葫芦在什么位置?”

  “我下线的时候它正在利比亚和埃及的边界附近,那里都是沙子没有参照物,所以我们有没办法确定你到底是在哪个国家的境内,不过在利比亚地可能性大一点。”

  “恩,好的。我明白了。你先上线,免得被他们怀疑。”

  “那我先回去了。”

  我在房间里活动了半个多小时才再次上线。就算洪水还没有退,只要我不落地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再次进入游戏后我被吓了一跳。周围竟然全是水。我为什么还在水里?难道葫芦没炸掉?

  四下看看之后我否定了这个可能性。头顶的水面离我很近,从这里能看到阳光。看来乾坤葫芦已经被彻底摧毁了。我正准备向上游,系统提示出来了。“玩家紫日使用能量法珠完成爆破,在此次爆破中造成7名玩家死亡,您将丢失经验值若干并赔偿200水晶币,该项赔偿已经自动扣除。爆炸中属于中国天庭的乾坤葫芦被破坏,但是物主同意您不用赔偿,所以您不用为此承担责任。通知结束。”

  看来爆炸中还是有人被误伤了,不过人数不多。而且似乎这些人等级都不高,因为七个人损失的经验值加一起都没能让我掉级。按说他们死亡掉多少经验值我就该损失多少经验值,可是我查看地结果是我经验值虽然变少了,等级却还是800级。

  听完通知后我张开翅膀扇了几下就到了水面上。头顶的阳光很奇怪,朦朦胧胧的像是在雾里一样,似乎还有一点淡淡的最后地位置是在利比亚和埃及的边界附近,那就应该是在沙漠地区才对啊!怎么沙漠里也会出现这种阴死阳活的天气啊?

  看完天空之后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周围并不是想象中的水世界。当然也不会全是沙子。我现在的位置是在一个湖泊里。而且这个湖面积还不小。我离岸边到是不远,再次潜下去扇几下翅膀就碰到岸边的沙子了。本来想顺着岸走上去。结果脚一触地就发现感觉不对。

  沙漠里的沙子本身就非常松软,流沙是完全无法承载重物的。葫芦爆炸后洪水显然渗入了沙丘内部,本就不结实地沙丘被洪水挖的更加松软,现在是完全不能着力。幸好我有一对翅膀,在水里用力扇两下就把腿拔了出来,要是别人,刚才踏上去的那一脚就足以致命了。

  流沙虽然和水一样能够流动,但是它和水还是有区别的。一条船能漂浮在水中却不能浮在流沙中。在流沙中压强定律并不适用,因为流沙毕竟不是水,它的流动性是片面的。在流沙中,沙砾会向四周和下方传递压力却不会向上传递压力。船可以通过底部和顶部地压强差在水中漂浮起来,可是沙子不会提供这种向上的压强,所以掉进沙子里之后不管你浮力再大也只是不断地向下沉。

  “玫瑰藤。”幸好我有各种魔宠,不管再复杂地环境都不怕。

  玫瑰藤从凤龙空间出来就直接进入沙子中,接着两根粗大的枝条从水中冒出来把我拖出了水面。玫瑰藤大量地枝条可以分散压强。而且它柔韧的枝条能够做蛇行运动,这是沙子里最有效的推进方式。

  玫瑰藤带着我离开水面,然后按照我地要求他把我拖高方便我观察周围的景物。如果维娜说的位置没错的话,这里就应该是撒哈拉沙漠的一部分,不过现在这里不象沙漠象沙滩。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比较高的沙丘,周围还有不少这样的沙丘。沙丘与沙丘之间地低洼地都被水淹了,剩下这些沙丘通过一道道的山脊似的沙堆连接起来,把这里搞的就象是一个个的池塘。

  松散地沙子比泥土更能吸水。水位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些水就会完全渗入地下,然后顺着地下暗河或者其他渠道回到大海。沙漠不是光有水就可以变成绿洲的,何况这还是含大量矿物盐的海水。

  我刚刚从里面出来地那个大湖泊似乎是附近最大的湖,估计它是爆炸点的正下方。这里很可能本来不是这么大的坑洼,大概是冲击波把沙子吹走了。

  从口袋里拿出**之针。然后想了一下目标艾辛格。**之针立刻开始工作,两根针分别指向最终目的地和下一个应该到达的目的地。我刚确认方向周围突然一暗,水银盾遮住了我全身,周围变的一片漆黑。但是我地手上还是感觉到了一丝震动,而且还有一声脆响。

  水银盾在遮挡了一瞬间之后立刻又收了回去,周围重新恢复光亮。“啊!我的宝贝!”**之针的零件散落在我周围的沙地上,这个可怜的宝贝竟然被打散了!

  我正在极度悲愤中时,幻影的声音突然出现了。“主人,敌人还在附近,我想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

  我愤怒的抬起头看向周围。“人呢?”

  “那边。”幻影直接控制我地身体把目光移了过去。

  只见对面地一个沙丘上赫然站着一排骑兵。这些人全都穿着灰白色的纱布服装,只在重要部位有少量金属护甲。而且他们头上全都带着纱布头圈,脸上挡着黑色面纱。乍一看他们地装扮很象阿拉伯骑兵,但是仔细看还是有些不同的,大概这就是这边的本土装备的样式吧!

  相比于骑兵,他们骑的坐骑就更有意思了。那是一种骆驼,但又不是普通骆驼。这种骆驼的头顶居然有根犄角,而且他们的体型比一般骆驼大很多。马头上长角叫独角兽,骆驼长犄角我就不知道该叫什么了。

  其实相比于服装和坐骑。最让我奇怪的是这些人居然都拿着****。我怎么感觉这帮人很象土匪啊!

  我观察他们的这点时间内他们居然又开始拿枪瞄我了。

  “开拓者。”我一指那些不明人物。

  开拓者从凤龙空间蹿出来一头扎进沙子中。然后就像海豚从水中跃起一样,开拓者竟然从沙子里跃了起来。然后又再次没入沙子中消失不见了。对于开拓者来说这个地方就象天堂一样,松软的沙子对它完全行不成什么阻力,行动变的畅快无比。

  对方再次开枪了,不过这种距离上实在没什么准头,刚才那一枪不知道是我倒霉还是什么原因,竟然正好打中**之针。那东西可是非常实用的装备,可是竟然这么快就完蛋了!

  我根本不用动,对方的子弹大多打不中,个别有可能命中的也都被水银盾挡住了。忽然对方最边缘的一头特种骆驼身边的沙土爆了起来。开拓者从那头骆驼的背上飞了过去然后再次没入沙子中。对方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当他们看向那边时那头骆驼到是好好地站在那里,只是骑手不见了。

  突然在这些人另一边沙土翻动,刚才那个消失的骑手上半身冒了出来。这个家伙一边鬼叫一边被拖着在沙子里倒着移动,上面的人只能看到他的上半身。

  “我们也过去。”我对玫瑰藤道。

  周围的沙土中突然升起一大堆的藤条像荷花的花瓣一样把我包成了一个蛹然后沉入地下。对面的沙丘上那些人慌乱地跳下来想解救同伴,但是那家伙被倒拖着在沙土中移动的速度非常快,他们根本追不上。忽然那家伙停了下来,他的腰部进入沙子中的位置向上喷起了一道沙泉。接着一切都停止了。

  他的同伴跑到他身边抓着他的胳膊往外拉,结果一拽出来所有人都傻眼了。这家伙只剩半截了,腰部以下什么都没有了。红色的血水染红了大片沙子。

  “啊!”正当他们愣在那里之时,他们中站的最靠后地一个人突然陷入了地面下,靠的比较近的两个人飞身扑过去拉住了他的胳膊,但是拖拽的力量太大,他们两个被一起拉到沙坑边上接着手上一滑人不见了。两个人中地一个还疯狂的挖着沙子,可是这显然是徒劳的。

  噗的一声。这些人侧面又是一个沙泉喷出,一个黑色物体飞了出去。那些人跑过去之后发现这个黑色物体是一条连着半个身体地人腿,而另外一条腿和另半个身体却不知去向。

  “呜!”又一个家伙叫了起来,不过这次他们看到了攻击的东西是条藤条。藤条缠绕住了这个家伙的脑袋把他倒着拖入了沙子中。

  轰。旁边的沙子中开拓者一个鱼跃飞出沙面,然后张开大嘴把一个站在他落点上的人吞从头顶一口罩进了嘴里。接着消失在沙子里。

  “啊……!”其中一个蒙面人突然转身线自己的坐骑跑了过去,接着他跳上坐骑吆喝着催促坐骑逃跑。其他人有了带头的也纷纷效仿他的样子,但是我不会那么容易让他们跑掉地。

  轰!那个第一个逃跑的人还没跑出二十米,他前面的沙子突然像爆炸了一样飞了起来。六只闪着红光的的眼睛出现在漫天的沙土遮挡出的阴影中。当沙土落下之后他们终于看清楚了面前的东西。

  一只身长几十米地红色巨蝎挡在了他们地面前。蝎子示威性的张开几米长地大钳子再轰然合拢发出用大铁锤敲钢锭般的声音。他们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周围的沙土突然像开锅了一样翻动起来。上万只各种型号的小蝎子从沙子里冒了出来,他们的尾刺都高高竖起,而从方向上判断这些骑兵就是它们的目标。我的不少魔宠都有类似技能,那就是可以召唤同类。蝎子刚好就是红刺的召唤对象。

  这些极度惊慌的人忽然沙土又开始翻动,不过这次不是怪物,而是我从沙子中升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对方打算背水一战,其中一个家伙竟然拿起枪对着我举枪就射。

  乒!一声枪响两发子弹。这个家伙的双管****竟然是一扣扳机就两管齐发。我还以为所有的双管****都是交替发射的呢!幻影展开的水银盾只挡了一发子弹,另外一发正中我脑门靠右一些的位置。但是很可惜,这家伙的枪不如枪神那把攻击高。子弹只在我的头盔上擦出了一溜火花就飞不见了。

  火枪这种武器的攻击效果计算方式和冷兵器不一样。枪打中对方盔甲后如果穿透,则计算全部杀伤力。也就是说只要穿透了盔甲,就按照忽视防御的属性计算伤害。但是如果穿不透盔甲,那就按照不破防强制扣血一滴。

  “你的枪好象不怎么样啊?”

  那家伙惊讶的看看自己的枪然后又对着我开起枪来。刚才那枪是惯性思维导致的失误,现在当然不可能再被打中了。子弹全都被水银盾挡了下来,失去力量的弹头被水银一点点退出来掉在地上。“一般的飞射性武器对我是没用的。你还是不要浪费子弹了。”

  “……”

  晕!听不懂!赶紧打开翻译机选择自动语言识别。

  “……可以和谈。”前面那段因为没开翻译所以没听懂。

  “你等等。你刚刚说什么?我没看翻译没听明白。”

  “我说你一个外国人到了我们的地方还这么嚣张,澳门赌博网站:没有我们的帮助你是走不出去的。所以你最好不要杀我们,我们可以和谈。”

  “这个我想不用了,没有你们我一样出的去。”虽然**之针坏了,起码我还有指南针,想离开这里还不是简单的很。“不过说到和谈,我看确实有必要。”我拿出了一堆零件。“你们刚刚打坏了我的宝贝,对此你们有什么说法吗?”哼!弄坏我的东西是那么简单就可以算了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