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十三章 星火
  ~日期:~09月18日~

  第五十三章 星火

  “这样不行。”红月看着画面中从艾辛格上空飞过去的葫芦。“我们要积极主动一点,让它这么乱飞肯定会出乱子的。”

  “要是可以的话那些神仙就不会那么惨了!”我可是亲眼见识过乾坤葫芦的威力,天庭现在还跟台风过境一样,天庭那么多神仙累的半死也没能把葫芦拦下来,现在可不是说停就能停的。

  红月忽然道:“对了,玫瑰呢?她应该有办法!”

  “啊!我把他们给忘记了!”都是这个该死的葫芦害的,我连玫瑰都给忘记了。赶紧把空间们打开。

  斯哥特从空间门里走了出来看着我:“主人?又要开打吗?”

  “不是,这次不是找你们。我送进来的人呢?”

  “玫瑰小姐没上线,那两个生人也没有在线。鹰和百灵去大地母神的宫殿参观了。”

  “告诉他们可以出来了,这个空间门我就不关了,等玫瑰上线她就可以随时出来了。你们在这里可以出来活动活动只要别捣乱就可以了。”

  “明白。”

  斯哥特后面铃音骑士维拉走了出来,看到巴贝尔塔的核心部件显示的画面她竟然喊了出来。“你们在看电视啊?”

  红月和其他几个玩家全都一脸惊讶的看着维拉,我赶紧打岔。“啊……那个,你去通知艾辛格先不要急着下水。那个那个……那谁,你去告诉大家防水工作继续进行外加上注意防冻工作。还有那谁,去叫沃玛过来。你去通知德国那边注意危险向他们那边过去了。红叶你跟我来。”

  呼!幸亏我反应快把大家支的团团转,要不然让他们深思下去可就麻烦了。游戏里的npc是不该知道电视机这种东西的,这么大的漏洞可不是好藏的!不过现在大家各自忙自己的事情没时间思考,以后就好蒙了。

  我带着红月一起传送到了艾辛格。红月还在我后面一直问我带她到这边来干什么。我实际上一直在想办法,刚才叫她出来不过是为了打岔而已。不过好在我反应还算快,在到达艾辛格之后我终于想到了办法。

  我们到达艾辛格地基础层的顶甲板。“红月,召唤守护兽。”

  “哦!”红月摆出手势刚要召唤忽然想起来我没说召什么。“你让我召什么啊?”

  “长枪。”

  “哦。”红月重新完成手势:“守护……长枪!”呼的一身长枪出现在红月身边。

  我也开始召唤:“飞鸟,出来。”

  飞鸟出现后我跳了上去站着。“我们追葫芦去。”

  “你要手动把那家伙停下来?”红月边问着边跳上了长枪。

  “只要能拴住它应该可以改变它的航向。”

  “虽然这个理论上说确实可行,但是也太冒险了吧?”

  “进游戏不就是为了玩刺激吗?”

  “好吧!我就陪你疯一把!冲啊长枪!”

  我和红月站在飞鸟和长枪的背上像玩滑板一样追着葫芦飞了过去。长枪系列都是喷射推进,速度自然不慢,而且长枪的喷射动力是经过演化的专门用于飞行的喷射不象葫芦那种喷射效率低下。

  乾坤葫芦背后地水带是我们最好的目标。跟着追就绝对跑不丢。很快我们就追到了葫芦附近,目前这个家伙已经到中国中部了。不得不说它速度很快。

  “我们现在怎么办?”红月大声喊着。

  “看过美国的西部牛崽吗?”

  “干什么?”

  我递给红月一根绳子。“那就是不听话的小牛犊,想办法套住它。”

  红月一边拿着绳子靠近葫芦一边自言自语的道:“我真是疯了配你一起来!”

  我低头对脚下的飞鸟道:“靠近一点。”

  “我尽力吧!这里气流很乱,我怕被吸进涡流里。”

  “反正你尽量靠近尽量飞稳一些就行了。”

  “知道了。”

  飞鸟调整了一下推进器的输出并逐渐向葫芦靠近,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不动葫芦在动。这家伙飞地一点都不问稳,它总是在乱跳。好不容易靠的比较近了,我抬起手刚准备发射龙筋索,忽然就看到一根绳子从对面飞过来并准确的套在了葫芦中间那个最吸的位置上。我抬头惊讶的顺着绳子看到正在那边乱蹦地红月。

  她看到我看她还兴奋的向我挥手:“哈哈!我套中了!我套中了!”

  “你家是不是开马场的啊?”

  “这叫天赋!哈哈!”红月乐的象个孩子。不过可能是太过得意忘形。她居然从长枪背上掉了下来,她地长枪身上一下没了负重居然控制不好力量被卷入了葫芦后面的水流中,瞬间就不见踪影了。我正在向后面看着她的长枪的去向,忽然听到红月的声音。“救命!救命啊!”

  我晕!红月竟然还抓着绳子,她把自己吊在了葫芦下面在那晃荡着。

  “别紧张。我马上过去救你。飞鸟,靠近。”

  飞鸟和我本来在葫芦左边,他带着我先是向左侧晃了出去,然后猛的一沉到了葫芦下面。接着慢慢的升高并接近正在我们头顶上的红月。“抓紧,别送手。”

  正当我在这边表演空中特技时,钢场那边地巴贝尔塔核心前面正围了一大圈铃音骑士。他们这群家伙竟然搬了些金属块当凳子坐在观察器前面看着画面中的我和红月在那里晃悠。

  铃音骑士尤金推推旁边的席琳。“哇!没想到老大还有拍电影的天分。”

  斯哥特竟然也跟着道:“那是!紫日绝对可以争夺今年的最佳动作明星奖。”

  维拉不耐烦的挥挥手:“看电影被说话,已经到**部门了。”

  幸好没有玩家在附近,要不然现在肯定已经惊讶地连下巴都掉下来了。一群npc居然在这边看玩家表演,而且还大谈什么动作明星!

  **地区上空,我和红月依然在上演解救计划。

  “红月,跳下来。我会接住你的。”

  红月闭着眼睛捏着绳子大喊:“我不敢。我有恐高症!”

  晕!把这事忘了!红月第一次和我见面时就被幸运带到了天上,当时她就说了她有恐高症。不过从那之后她地恐高症似乎好了一些,而且有了长枪之后她已经逐渐可以适应高空了,不过那个前提是脚底下有东西。现在她是双手抓着绳子挂在天上,是人都会怕地。

  “你先不要紧张,深呼吸,放松。”一边安抚红月一边对飞鸟道:“再靠近些。”

  “我正在努力。”

  我们费了老大劲终于又靠近了一米多,我几乎能够到红月的脚了。“红月。松手。我就在你下面。”

  “我还是怕!”

  “真是地!飞鸟,再靠近。”

  “我……!”

  飞鸟的话都没有说完就出事了。头顶的葫芦突然向下降了两米多。红月突然向我靠近落在了飞鸟背上,我却被撞了下去并很不巧地遇到了上升气井被卷入了葫芦后面的水流中。

  飞鸟发现我掉了下去并接住了红月于是准备转向去救我,可是红月的绳子居然挂到了她的脚,而且还缠住了。飞鸟下降离开,红月却被绳子倒着吊了起来。飞鸟发现情况不对已经来不及反应了。稍微一愣神他也被卷入了水流中。

  “呸……啊!”我突然从水流中飞了出来。在空中翻了无数个跟头之后终于稳定了自己的姿态。刚想向前追,水流中忽然飞出一个巨大的物体和我迎头撞在了一个。“**!蓝鲸?”葫芦里居然飞出一头蓝鲸。我虽然有翅膀也不可能带着这么个大家伙飞行啊!

  好不容易从这条已经死亡的蓝鲸前面爬出来重新起飞,幸好没有被它一头撞进地面,要不然肯定出不来了。我一边追一边骂。“切!居然用蓝鲸砸我,有本事你再扔艘战舰出来我就算你……!”

  话还没说完水柱之中突然多出个大黑影。我平移了一段距离闪开了那艘战舰残骸。“嘿嘿!没砸到!”

  当……

  刚躲掉一艘又出来一艘,我正好撞在船桥正面的钢板上,一声清脆地钢铁碰撞声之后我直接进入了船身内部。

  钢城电影院中斯哥特他们看到我被撞的时候全都集体“哎呦!”一声然后又拿出爆米花边吃边继续看。

  “你个死葫芦,你把我惹毛了!”战舰残骸当空爆炸。狼人形态的我从漫天飞舞的金属碎片中飞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三丈多长火焰四射的永恒。“长枪。”飞鸟不在我还有守护长枪。

  天空中我和守护长枪一起闪着黑色地火焰像一道流星一般向着葫芦追了过去,乾坤葫芦却不和我硬拼,它一个扭转向北飞了过去。我们也紧跟着一个大角度回转追了上去。

  “紫日,救我!”红月看到了一个大火球一般的我。

  我一指葫芦:“半月,上。”

  哗啦一声两个半月从我背上飞了起来,稍微稳定了一下线路之后两个半月燃烧着黑色的火焰追着葫芦飞了上去。葫芦仿佛知道这两个东西很危险似的,居然一个转向把水柱对着我们喷了起来。

  我和长枪一个侧滑闪开水柱。半月却被卷了进去。我把右手在面前捏成手印。“龙语咒,生命感应!”

  我身上地火焰突然从脚底下开始向上烧了一层另外的颜色出来,一层白色的火焰顺着黑色的火焰烧了上来仿佛把黑色火焰也给烧掉了一般。被水卷走的半月在水柱中翻滚着被冲远,突然,半月侧面的龙语法印逐个亮起了红色地光芒,两个半月上本已经被水浇灭的黑色火焰突然被白色火焰替代。半月猛地一闪仿佛恢复了力量一般从水中冒了出来并严重水柱向前卷了过来。连水柱都被从中间一切两半。

  “生命火焰。”随着我的技能展开,半月上的火焰突然暴涨。水柱居然也跟着烧了起来。生命之火不管什么可燃不可燃的定律。是东西就能烧,水也不例外。面对生命火焰。水和汽油的区别不大。

  乾坤葫芦本来就很像导弹了,这下变的更像了,后面拖着一道火龙在天上冒着滚滚浓烟高速飞行。比航天飞机还壮观。

  两个半月一直冲到葫芦边上才一左一右地分开从两边向红月那边飞了过去。喀嚓一下,两个半月在吊着红月的绳子上交错而过,绳子被切断,红月尖叫着掉了下来。

  我身上地火焰瞬间消失,红月被我准确地接住放了下来。“你没问题吧?”

  “头晕!”

  “那先放你下去,我去追那个该死的葫芦。”

  “恩。”红月现在也不敢逞强了,毕竟这是在空中,她还在发抖呢。

  “飞鸟。你在哪里?”我启动心灵接触准备把飞鸟叫回来,他这种级别地生物就算被卷入水中也不会怎么样的。

  “我在这边。”飞鸟居然出现在我侧面。

  我跳上飞鸟的背。“长枪,送她下去然后回城等我。”

  长枪立刻减速下降带着红月离开了这片空域,我们则继续向葫芦追了过去。因为解救红月耽误了不少时间,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哈萨克斯坦境内。如果按这个方向飞,不久就该到俄罗斯了。

  对于这个该死地葫芦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尽快把它打掉,它越早爆炸对世界气候的影响就越小。这里已经离我们国家很远了,现在击爆不会影响到我国境内的城市。

  看准时机我开始加速准备飞到葫芦前面去伏击它。

  离莫斯科不远的一片平原上。玩家们正在打怪,忽然一个黑点飞了过来。随着距离接近,大家发现黑点原来是个人。这个人突然变出了一个巨型昆虫,这只超级甲壳虫几乎是用很高地速度撞上地面的。落地后这个大家伙竟然像汽车特技一样在地上玩了个原地大掉头,然后猛的用腿在地上一撑稳定了自己的身体。

  那些玩家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突然这个大甲虫地鞘翅向两边展开了一小截,一个有些像大炮的奇怪组织升了出来。这个奇怪的组织突然开始发出紫色的光芒并越来越亮,在这个组织的尖端出现了一个蓝紫色的光球并逐渐扩大。

  我站在坦克的头顶用星瞳辅助瞄准。葫芦正在高速接近我们,重要它别突然转弯我们就应该可以把它打下来。

  坦克背上的发射器跟着我们地眼睛同步转动。跟踪着葫芦的飞行轨迹并留出提前量。“开火!”我突然下达发射命令。

  周围的俄罗斯玩家真想要过来看看怎么回事,可是这个大虫子突然发射了一个光球出去。光弹飞入天空直接命中了一个从东南方向飞来的不明飞行物。

  轰!一声巨响中天空中爆出一个巨大的火球,下面所有人都不得不用手遮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只有我依然看着天空,面具的眼睛部分可以滤光,我不担心眼睛出问题。

  爆炸之后一个黑色的物体冒着黑烟从火焰中冲了出来,葫芦居然还在。

  “坦克,九点方向。仰角四十。魔光照射。”

  坦克迅速地转动身体调整发射角度,一束紫色光束直接照在了葫芦地表面。虽然被照射的位置不断地冒烟,但是葫芦依然在飞行。这家伙怎么坚固到这种程度啊?

  “不行,我们到前面去拦截。”我收起坦克重新踏上飞鸟继续追着葫芦飞了过去,只留下地面上的俄罗斯玩家大眼瞪小眼。

  “注意!”一个俄罗斯玩家居然和我迎面飞了过来。

  “哎呦!”轰隆一声我们两个撞成一堆掉在了地上,还好刚起步没飞多高。

  “你怎么不看路啊?”我非常气愤。

  “我就是故意撞你的。”

  “啊?”我没想到还有这么嚣张地家伙。

  “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这个玩家问我。

  “现在没时间和你说。我还有急事。飞鸟我们走。”

  “等……!”那家伙想喊却发现我们已经不见了。

  我回头看这已经被甩远的家伙道:“想找麻烦也要追的上才行。”

  我飞走之后那个撞我的男人身后走过来一个人问道:“契可夫,都控制住了吗?”

  那个男人道:“刚才有个人突然落下来又飞走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被传染,我本来想把他留下来的,但是他速度太快了,而且很匆忙的样子。”

  “这传染病虽然厉害,只是降落一下应该不会有问题的吧!我们先把已经被传染地人集中起来,大不了就是挂一次掉两级。可千万不要让疫情扩大,要不然就麻烦了!”

  我当然是听不到这些的,因为此时我已经快到白俄罗斯了。不知道什么原因引起的,这个乾坤葫芦的速度总是忽快忽慢,而且方向飘忽不定,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一次超级大转弯。

  从艾辛格出来我已经连续追了几个小时了,而在艾辛格收看实况转播的人群已经又多了一群神仙,只不过他们用的是浩天镜。神仙们被接到艾辛格后一个个都留在了艾辛格。他们虽然关心葫芦的去向却因为无法出国而帮不上任何忙,因此只能在这里看转播了。

  我追着葫芦出了俄罗斯之后进入了白俄罗斯,接着又穿越边界进入了波兰,这个该死的葫芦总是给我找麻烦。波兰玩家正在搞行会长,结果葫芦从人家战场上空飞了过去把两方地人全冲进了布格河。搞的我都不得不飞高点免得被当成葫芦的指挥者。

  在波兰境内绕了几个圈之后葫芦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转了个方向冲进了斯洛伐克,1小时后我们又到了奥地利,然后又冲到了捷克境内,在这里转了差不多一小时后这家伙终于进入了德国。

  跨越边境后私聊就能用了。我赶紧呼叫增援。“阿修福德,你在不在啊?”

  “紫日?你到德国啦?”

  “恩。你最好快点过来帮忙。”

  “帮忙?帮什么忙啊?还有你让我们加固城市是什么意思啊?”

  “我正在追那个危险物品,就是因为它我才让你们加固城市的。”

  “你别告诉我这个东西到德国了?”

  “很不幸的通知你,我就跟在他后面。”我启动地视频聊天并把画面转到前方。“看到啦?我们现在在……”我看了下面的地形并让幻影进行地形匹配。“我们刚刚从布莱洛赫水库上面飞过去,现在正在向爱尔福特飞过去,但是我不知道我前面这家伙什么时候突然脑子发热来个大转弯。”

  “那东西速度怎么样?”

  “和喷气客机差不多。”

  “明白了,我一会就到。”

  “等等,这家伙又转弯了。修正航向。我们现在正在向贝尔山飞过去。”

  “什么贝尔山?你确定吗?”

  “确定,干什么?”

  “山顶上有我的要塞,那里正在实验秘密武器,我想我能把它打下来。”

  “千万别。”阿修福德可是我的盟友,让水冲了小日本我没意见,在这里爆了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干什么?”

  “那东西里面起码有几千亿方地海水,你要是把它打爆了,后果自己想吧!”

  “那怎么办啊?”

  “你们有没有拦截网之类的东西。我想把那东西抓住弄到海上或者干脆扔到敌对势力的头顶上引爆。”

  “拦截网?”阿修福德拖着下巴想了一下道:“我有粘胶炸弹行不行啊?”

  “够结实吗?”

  “上次我用它把巨龙给粘住了。我想多用些应该能粘住吧!实在不行我们干脆用绳子把它给套住。”阿修福德和我一开始的想法居然一样,不过红月倒霉之后我就明白用绳子根本没用。因为粗绳子套不住它,细的不够结实。

  “你们有没有可以移动的传送阵?”

  “你要干什么?”

  “我想把他传送到某个封闭空间实验一下。”

  “这东西能传送吗?”

  “要是有个足够结实地箱子可以把它装进去说不定可以把它固定在里面然后传送走。”

  “问题是要什么样的箱子才能把它固定住,看画面那东西后面地水柱好象压力满大的样子。”

  “这到是个问题!”

  阿修福德忽然问道:“对了,紫日,这个东西喷了这么多水出来,那进水口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不知道,但是我可以找到,你想干什么?”

  阿修福德道:“我有好东西。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用。”

  “难道你有核弹?”

  “怎么可能是核弹呢。不过说起来效果到是差不多。这东西是我收购来的,产地是法国。他们那边的一个行会做了个任务拿到了一个无奈的奖品。”

  “什么叫无奈的奖品啊?”

  “你等等。”阿修福德突然转身跑了出去,视频聊天地镜头被唤出来后如果不指定跟随模式,它是不会跟着主人移动的。等了一会阿修福德又回来了,他手里还多了个彩色水晶球。

  “你说地就是这东西?”我问道。

  “对。”

  “那它有什么无奈地啊?”

  阿修福德解释道:“这个东西实际上是个炸弹,而且威力大的难以想象,属性说明上写地内容我理解出来和核武器不相上下,甚至有可能这个东西威力还要大一点。”

  “这么厉害的东西高兴都来不及了。无奈什么啊?该不会需要人引爆吧?随便找个人练个20级的小号去引爆就是了,这有什么好无奈地?”

  “要这么简单就不无奈了。这个东西的问题在于它要求等价交换。使用前要先指定损失的承担者,爆破后被炸的东西的一切赔偿要由这个事先指定地承担者来负责,而且更糟糕的是系统将会根据关系值自动转移承担者无法承担的部分,也就是说你跑了你认识的人都跑不掉。你身为龙缘地大少爷。应该知道这个游戏系统的智能并不比人差,想耍赖是不可能的,系统可以百分之百找到真正的主使者并让其承担后果。不过有个特例是如果被炸的人同意你不赔,你就可以不用赔。”

  “那就是说这东西属于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类型?”

  “不。这个更狠。这个是伤人一千自损一千的类型。只要是被炸弹破坏的东西都会由系统估价并要你赔偿,而且被炸死地怪物不算经验值,炸了等于没炸,伤到pc所属单位的费用。炸死玩家要按照对方随时的经验值扣除相应的经验值,简单的来说就是别人损失了多少你就要支付多少。”

  “晕!这种炸弹要了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阿修福德道:“比如说现在。”

  “你的意思是……?”

  “把炸弹从进水口放进去炸掉那个葫芦。”

  阿修福德的话地确是很有道理。目前为止我也对乾坤葫芦用了不少攻击方式了,但是很显然这个葫芦地防御能力远超出我们能达到的水平,因此不使用特殊地方式估计是不可能彻底摧毁它的。但是现在有个问题是这个炸弹要求等价赔偿,也就是说被炸了东西的人会得到赔偿。可是葫芦好象没有什么可赔偿的啊!

  乾坤葫芦里面的东西全都是山水之类的自然产物。要说有归属可能算是天庭的东西,我帮天庭解决麻烦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让我赔偿是不可能的。除了葫芦还有什么会被炸到呢?葫芦里可能有一些被吸进去的怪物,但是炸死怪物只是不算经验而已,那就无所谓。其他的,可能还有一些沉船之类的东西,不过既然已经掉到海里就算无主的东西了,这个就不用赔偿了。这样算下来只要天庭不要我赔葫芦的话。就算炸掉它也无所谓。

  既然想到了马上就开始执行。我让阿修福德帮我去天宇城然后传送到艾辛格找红月。反正神仙们都在艾辛格,现在和他们商量起来应该是比较方便的。这期间我依然要不断的跟着这个该死的葫芦。

  艾辛格那边的回复很快就到了。神仙们很明智的表示可以炸掉葫芦,反正那东西现在留着也是祸害。

  现在的问题是要怎么选择合适的炸点,这个东西到处乱飞,我该怎么让它在我希望的地方出现方便我去引爆呢?还有个问题就是怎么控制爆炸时间。葫芦里的人和外面的人没办法保持聊天模式,就算玩家可以下线通知各种信息,这个速度也太慢了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