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四十九章 天庭大混乱
  ~日期:~09月18日~

  第四十九章 天庭大混乱

  天庭之内鸡飞狗跳人仰马翻之时,远在太平洋上的我和那些妖怪们也不好受。从葫芦开始喷水开始,我们这边的旋涡又再次出现了,而且这次的旋涡比上次更加恐怖。原本进入葫芦的海水来自各大洋的不同位置,这些水在那个垂直井汇合后才开始向葫芦内流进去,大量的水流互相冲击削弱了各自的冲击力,所以流速反而下降了。而且主通道的流量是有限制的,来自个大洋的海水要共用这个通道,所以每一方流速都不高,现在各大通道的空间连接装置都耗尽了能源,只有我们这边这一个在工作,海水没有了流量限制开始疯狂的向葫芦里涌。

  太平洋上出现了一个超级旋涡,这个旋涡的面积不大,但是转速奇块吸力超强。最痛苦最绝望的莫过于我和这些妖怪了,好不容易才从葫芦里出来,居然眼看着又要被吸回去了。

  “我不要回去啊!”一个妖怪看着正在逐渐接近的海底洞口突然加快了速度疯狂的向上游去,不过妖怪们大都没有力气了,旋涡又不断的增强,他虽然用尽了全力也只不过是停留在原地罢了。

  “大家加油,千万别被吸回去。”我骑在金刚魔鬼鱼背上向下喊道。

  被我骑着的金刚魔鬼鱼抱怨道:“你说的轻巧,合着不是你在游是吧?呜……糟了,要被吸下去了,呀……!”金刚魔鬼鱼突然失去了控制被旋涡带着旋转了起来。

  高速的旋涡瞬间就把我给转晕了,手上一滑,我被从魔鬼鱼背上甩了出去。我们两个一分开立刻就被越卷越远,主要原因是我的速度无法对抗水流。妖怪们虽然没力气了,但他们毕竟是妖怪,魔鬼鱼虽然不如妖怪们厉害。可他是鱼,就我最不擅长游泳。我在水中最有力的推进器是翅膀,可是这种流速下张开翅膀肯定下去更快。

  被旋涡带着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圈之后我就到了海底,眼看着到了洞口,我打算做最后的努力。我把两只手伸向两边,两根龙筋索被同时打了出去,本来我是指望它们挂到海底岩石可以把我拉住的,但是情况显然有些复杂。

  旋涡就是旋转的涡流。何况我这个还是超级旋涡,转速超出一般旋涡很多。两边地两根龙筋索被打出去之后总共前进了不到五米就开始向右偏,旋涡的超级转速产生的巨大的扭力使两根飞索不但没有飞出去命中目标反而被卷回来了。两个索头用闪电般的速度卷到了我自己的身上,澳门赌博网站:一秒之后我就被捆成了个大粽子。

  连手脚都被束缚住的我不但没办法游泳,连平衡都没办法控制了,身体开始被海水带着乱转。大片红色岩浆中的洞口就像一张怪兽地巨口一口把我吞了进去。

  高速旋转中我根本看不见周围的东西,隐约中感觉自己撞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然后那个东西居然粘在了我身上和我一起翻滚着向通道里冲。横着的通道比较短。我和这个粘着我的东西一起飞出了横向通道撞上垂直井的洞壁。虽然这一家伙撞的不清,但是我认为值得,因为缠绕着我的龙筋索松开了。我赶紧启动飞索回收装置把索头收回,再被缠住就完蛋了。

  双手脱出之后我立刻想把粘在自己身上地东西拽掉,但是双手一推忽然感觉到了两团软绵绵的东西。粘在我身上的竟然是个人。而且还是个女人。稍微一愣神的时间我们已经穿过了垂直通道进入了陵墓区,水流到这里就进入了相对宽敞的区域,流速瞬间就降下来了。“小龙女!”赶紧叫增援!

  “哇!”小龙女一出来就被卷了出去,不过她迅速变身成为龙形并用龙爪接住了我。

  因为进入宽阔区域水流速度已经将了下来。小龙女带着我在附近地洞底找了个地方落了下去。

  “主人,这是怎么搞的啊?我们怎么又回到这里来了?”

  这个地方全是船只的残片,明显就是小龙女和我一起检查的那艘船地残骸边上。按照小龙女的估计这会我们早该出去了,可是没想到一转头我们居然又回到了这个位置。

  “这个说来话长,反正我们是出去了一会然后又被吸回来了!”

  “吸回来?”小龙女愣了一下。“葫芦不是已经满了吗?就算通道打开也不该有水流进来啊?”

  “原来你在这里啦?”水虚和另外三个大妖怪同时出现在我们上方。

  “你们也被吸进来了?”

  银谣垂头丧气立在那里伸出一只手向后指指道:“一个都没跑掉,全回来了!”

  旁边的毕陀气愤的道:“好不容易解脱了,居然又被吸回来!真是……!嗨……!”

  水虚也道:“这该死的旋涡,怎么说出现就出现啊?”

  小龙女道:“刚才我和主人还在说呢!葫芦都已经满了不该再进水了啊!难道说……?”

  “封印破了?”我们几个人几乎同时叫了起来。

  “不会真的是封印破了吧?”琼霖比较谨慎一些。

  我摇摇头:“恐怕不是破了那么简单!”

  “怎么说?”

  “如果真的是封印破了。葫芦口的喷水速度会大地难以想象,那个小葫芦口看起来连个鸡蛋都能卡住实际上却比长江口还要宽阔,你们这些妖怪的本体都跟小山一样还不都是从那个口进来的?要是真的完全没有了封印,现在的水流速度起码要增加百倍以上。但是很显然,水流速度虽然快,却还节制,不是完全和泻洪一样往外冲。”

  “那你的意思是……?”

  “封印松动了,但是松的不完全。依然有一部分被遮挡着。”

  “不管完不完全。反正现在葫芦上肯定有个洞在往外喷水,要不然这边不会猛往里灌的。”别看毕陀是大老粗。说话还真是一针见血。

  银谣立刻道:“这边吸力这么强,我们不恢复力量大概是出不去了。”

  小龙女建议道:“喷水口应该很容易出去啊!那边出水地速度不用自己费力直接就给冲出去了。”

  我立刻否定道:“可是那葫芦对天庭那么重要,就算现在不在天庭放着,大概也是被神仙们看管着。你们这些妖怪出去……?那什么不大安全吧?”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水虚道:“这么多年来我们唯一地目标就是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现在终于有希望摆在面前,不试一次我死都不甘。”

  “既然如此。我们去找那个出口吧?”妖怪们被压抑地太久了,连最为谨慎的琼霖都支持了这个明显非常冒险的计划。

  毕陀转身就要走,我赶紧叫住他。“别急啊!至少要把大家先集中起来才行啊!我们从这边出去还无所谓,要是从葫芦口那边出去百分之百会遇到神仙,你们现在力量都不如从前了,集中起来还有点希望,要是一个个出去的话还不如直接自杀来的省事。”

  “有道理,快让大家集合。”

  妖怪们一个个都被迅速地集中了起来。然后我们准备向出口前进。这个地下空间的水流速度还不快,但是一到出地面的那个洞口水流再次加速,我们几乎是被扔了出去。

  穿出地面后就简单多了,只要一直向上游自然就到葫芦口了。随着我们的接近妖怪们越来越确定自己的判断没错了,因为周围水中悬浮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正在跟我们一起向葫芦口汇聚。我们是自己在游。这些东西肯定就是因为水流的作用,看来真地是封印破了。

  此时天庭里的葫芦导弹还在上下左右的到处乱飞,众神仙已经被搞的一个个都跟落汤鸡似的,而天庭中比较低洼地地方都明显开始涨水了。按这个速度下去一会就该往外满了。

  葫芦口的封印被水流越冲损坏越严重,封印威力越下降水流速度就越快,这一恶性循环导致的最终结果必然是彻底的封印消失,到时候整个葫芦突然爆炸,里面地水会突然出现在这个空间,然后那多少万亿立方米的海水就会突然喷出来,其结果估计和彗星撞地球差不多。

  葫芦内眼看就道到葫芦口了,我先停了下来对妖怪们道:“等一下。”

  “什么事?”妖怪们一起看着我。

  “我有点私人的事情。希望你们可以稍微等我几分钟。几万年都等下来了,这几分钟你们不会介意吧?”

  “没关系,紫日你快去快回就是了。”这年头妖怪比神仙好讲话多了。

  我迅速下线,摘掉头盔拿起电话接到樱花社转过来的那些女孩子的宿舍区找了个刚好不在线的会员接电话。“喂,是会长吗?”那头的女孩子明显很兴奋。

  “是我。我现在有事情需要你帮忙,仔细听好了。”

  “恩。”

  “首先你知道我们行会里有个送错的葫芦吗?”

  “乾坤葫芦是吧?听说你和玫瑰姐都被装进去了。”

  “那葫芦现在还在行会里吗?”

  “不在。你们4个人进去以后葫芦被二郎神拿走了,他说由天庭保管,等你们出来再送你们回来。”女孩紧张地问:“怎么?这样不好吗?”

  “好。当然好了。幸好把那个定时炸弹拿走了。”

  “炸弹?那个葫芦会爆的吗?”

  “恩。而且比原子弹威力还要大。”

  “那么恐怖啊?”

  “好了,现在有些事情要你转达给红月。”

  “好的。你说。”

  “我现在不能给你解释原因,事情有些复杂,反正马上可能会有灾难发生。我要你们按我的要求准备。首先,让艾辛格下水。移动到海里,然后下潜。”

  “让艾辛格下潜?”

  “不错,要艾辛格封闭除传送阵外的全部通道潜水水下,越深越好。其他的城市要马上开始做好防洪准备,城市里要准备好应急设备,人员也要做好准备。城里的建筑最好都要加固。”

  “是所有的城市都要这么做吗?”

  “对。包括我们在海外地城市一个不漏,全都要加固。对了,你让红月派人通知下阿修福德和风尹飘渺。告诉他们也要他们加固自己地城市,通知到就可以了,听不听随他们,不过要说清楚我们是通知到了,出事了别怪我们没说。”

  “还有吗?”

  “还有。要所有的船只回港,艾辛格附近地船最好都转移到天门岛去,告诉港口给所有船上锁链,要锁牢靠些。别怕麻烦,多锁几道也无所谓。”

  “恩,明白了。那人员方面要注意些什么吗?”

  “人员方面不用太在意,不过要告诉大家,现在还没有开始的所有比较费时间的任务都最好别接了。已经开始的要尽快完成。练级的人还照练,不过最好注意点情况,发现不对就扔回城卷轴。差不多就这些了。哦!差点忘记了,告诉他们所有矿区最好先暂停下来。用大面积地防护魔法把矿坑封起来,或者盖上防雨布做好排涝准备。还有,靠山的城市最好把山上盖上反骑兵地网防止山体滑坡。”

  “是不是要发大洪水啊?”这个mm终于听出来我的所有预防措施似乎都是在防洪。

  “是洪水,但是不清楚到底在什么位置也不确定到底有多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海里风浪会很大,所有船只要出海估计都危险。”

  “明白了。我这就去通知红月副会长。”

  交代完行会里的事情后我又回到了游戏里,妖怪们到是还在安静的等我,毕竟才几分钟而已。“好了。我们出发吧。”

  葫芦外面,各单位都开始忙了起来。天庭的神仙们在忙着抓葫芦,而人间也一样正忙碌的准备着,不过忙地只有我们行会以及铁十字军和热血盟。

  虽然对于我的这个消息非常迷惑,但是阿修福德和风尹飘渺都选择相信了我的话,毕竟大家都是联盟行会,我没必要拿这么大的事情和他们开玩笑,再说我们自己行会也做了用样的准备。使他们更确定我肯定是知道了什么消息所以提前通知他们注意准备。

  风尹飘渺和阿修福德为了这个事情还特地跑到我们行会来亲自询问了那个女孩。接我电话地那个女孩子传达的还算比较详细。他们两个听了女孩的描述也和女孩有一样的想法,他们大致上确定这是一次全球性地洪灾。所以必须提前预防一下。

  对于我们三个行会的奇怪行为有些不少行会都发现了,但是大家都搞不清楚我们到底要干吗,所以他们也只是观望并没有学我们做准备。好多自由身的玩家在进入我们三个行会的贸易城市后都觉得很奇怪,因为所有建筑都被用木头和石头加固了起来,搞的好象要地震了一样。

  再说天庭里,葫芦依然在到处乱飞。二朗神看准机会从侧面跳上去想抓住葫芦好给它套上封魔圈,可是他跳起来后葫芦却突然转了个弯变成背对他。水柱立刻就对着二郎神喷了上去,二郎神只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撞的他头晕目眩的。等他爬起来后居然发现自己身上躺了个人。

  “紫日?你怎么在这里?”二郎神身上趴着的就是我,因为我说自己和神仙虽然不是一伙却也算不上敌人,所以我先出情况,结果我就先出来了。哪晓得一出来就撞上了二郎神。

  我晕忽忽地爬了起来。“咦?二郎真君?”

  “是本尊。”

  “你怎么在这里?”

  二郎神没好气的道:“这话该我问你才对吧?”

  “问我?”我左右看了看,搞了半天是在天庭里。正在我东张西望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东西用极快的速度朝我们飞了过来。我拉上二郎神一起向侧面滚了出去,那个东西撞在我们两刚才躺着的地面又弹起来飞走了。“那什么东西啊?”

  “乾坤葫芦!”

  “乾坤葫芦?你说那就是那个把我装进去的葫芦?”

  “你说对了。”

  “它怎么成这样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真君,这位是谁啊?”我和二廊神地头顶另外一个神仙也从地上匍匐过来了。

  二郎神介绍道:“这个是紫日,就上次被前任朱雀迫害的那个。”二郎神又向我介绍道:“这位是地灵真君,和我是邻居。他地庙就在我地旁边。”

  “兴会!兴会!”我们两个就这么趴在地上忽然拱手见礼。

  嗖!我们正在见礼,那葫芦又转回来了,从我们头顶擦了过去。葫芦后面的水柱把我们三个一起给打地滚到了灵霄宝殿外面去了,我的盔甲还没干又被浇了个透!

  “这东西飞多长时间啦?”

  “快半个时辰了!”地灵真君道:“估计这东西再这么下去里面的妖怪就要出来了。”

  这家伙还有点先见吗!我刚要回答,那葫芦又回来了。就在它飞跃我们头顶时葫芦口地水柱里忽然滚出一堆黑色的物体,不用说是妖怪们出来了。

  神仙们本来就够乱的了,突然一下出来好几万妖怪把神仙也吓到了。神仙们并不知道葫芦里的封印会削弱妖怪的力量,他们的认知就是——葫芦里的妖怪都很猛。

  妖怪们刚滚出来之后也是乱七八糟的滚地到处都是。还好天庭够大,妖怪们没有把空间挤满。灵霄宝殿内此时是声音乱成一片,有仙女们的尖叫声、天兵慌乱的吆喝声、神仙们乱七八糟的叫喊声、妖怪的呻吟声、妖怪们互相询问地说话声,当然,还有一个最大的声音——葫芦喷着水飞来飞去的轰鸣声。

  知道什么叫混乱吗?看看现在的灵霄宝殿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叫震惊吗?看看二郎神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叫迷茫吗?看看现在地玉皇大帝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叫进退两难吗?看看灵霄宝殿外面想冲进来护架又不怎么敢的天兵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叫如临大敌吗?看看妖怪们的表情就知道了。

  在妖怪们全都出来后超级混乱的灵霄宝殿突然由极动转为了极静,要不是乾坤葫芦还在那里一边喷水水一边飞来飞去,谁看到这个画面都会以为天庭的时间停止了呢!

  我现在的脸上表情最复杂,心思也最多。不过我带着面罩谁也看不到罢了,而且就算我不带面罩,估计也没人有空主要我。我的眼神不断地在众妖怪和众神仙的脸上游走以期把握每一个人的思想变化,顺便还要留个眼睛注意下葫芦在冲哪飞。现在天庭处于微妙的平衡中,一旦这个僵局结束。后果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了!

  妖怪们心里在担心。他们怕神仙把他们赶尽杀绝或者再装回葫芦里,他们现在妖力耗损过度,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神仙们不动,他们当然也不会动。只要多等一会妖力就多恢复一点,逃跑的希望就大一点。

  神仙们心里也在担心。神仙中参加过当年大战的都知道这些妖怪有多强,没参加的也都听说过这些号称和朱雀青龙可以打平手地妖怪。神仙们在掂量。“能打地过他们吗?当年的大战可死了不少神仙,真打起来自己有活下去地希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