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四十五章 正门不通有后门
  ~日期:~09月18日~

  第四十五章 正门不通有后门

  我看到的就是那只看起来像神仙的老鼠精,这家伙的人类形态完全就是个仙风道骨的小老头,所有人都会把这个形象当成是神仙的。此时这家伙身边正漂着一堆妖怪,其中还有上次看到的另外三只大妖怪。在妖怪中看了半天我没有发现哪个像头领的样子,也就是说不知道谁是妖王。

  “麻烦来了!”黑袍盯着我们居然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周围的妖怪听到黑袍的话全都小心的戒备了起来,显然他们认为我是个危险的敌人,不过幸运的是他们没有马上动手,当然,这多亏了我身边还有条龙。

  “小帅哥你还没有死啊?”红衣女人的话不知道是夸我还是咒我。

  “别这么大敌意吗?”我赶紧缓和气氛,现在可不是打架的时候,就算这些妖怪因为被封印太久损失了过多的力量,可是这些毕竟是曾经和朱雀青龙一个级别的妖兽,何况这里好几百妖怪,就我一个人,怎么算都没有赢的希望。

  “你不是来打架的吗?”老鼠精看起来似乎还算比较有脑子的。

  “当然不是了。”我指指上面正在发光的那层仿佛天空一样的东西。“这个东西封死了出口,我们现在可以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和你们分个高下有屁用啊?再说了,你们实力也不低了,看看我身上哪点像卫道人世啊?”

  一个不知名的妖怪点头道:“有点道理,这小子身上的妖气比我还重!”

  另外一个妖怪道:“他左手背上那个红色的珠子里起码封印了十几万冤魂,我想妖王大人也没他这么邪恶吧?”

  老鼠精从上面降了下来悬浮在我面前,他先指了指小龙女。“这是条龙?”

  小龙女突然化为人形出现在我身边:“本小姐是什么你看不出来吗?”

  “可龙是神兽啊!你说是我们这边的却带着条龙?”

  我解释道:“龙也分好坏啊!你没看到我这条是黑龙神吗?”

  “的确是少见的颜色,可是黑龙不一定就是妖龙啊?”

  “那你要我怎么证明啊?”

  “你有没有杀过神仙之类地东西啊?拿个抢来的东西给我们看下,神仙的死了以后都会有浑圆金丹留下,拿一个出来做证明就是了。”

  这帮果然不是一般妖怪。以前都是号称正义方的光明神殿和天庭降妖伏魔然后拿内丹魔核的。这些妖怪居然说杀神仙拿金丹太夸张了吧?

  “你们都有吗?”我问道。

  我不问还好,一问出来这些妖怪全都开始在身上掏,不一会每个妖怪都拿出了一堆金光闪闪的浑圆金丹。我面前的老鼠精手里拿着一大把金丹然后一个个指给我看。“这个是北辰仙祖的金丹、这个是南海道君地、这个是光元神祖的、这个是……还有这个是凌海仙君的。”说到这里他突然叫了起来。“对了,我还有这个。”说着他收起金丹又摸出三个玻璃弹子一样的水晶球。“这是舍利子,佛家的人杀了之后没有金丹只有这东西。这个最大的是天海佛祖的,这个小点的只大悲佛地,最小这个是广寒菩萨的,告诉你哦。当年广寒菩萨和观音菩萨号称佛家双美,不过最后还是被我干掉一个。”

  老天啊!按老鼠精这说法,这什么广寒菩萨不是应该和观音一个级别了吗?这种超超超级大神都被干掉了,这帮家伙要猛到什么程度啊?

  看我半天不动,后面那个特别粗壮的猛男妖怪也飘了过来。他拿出一个闪着白光的小光团,这个小光团正在不断的向外辐射着点点星光。“你要是没有舍利和金丹,这个也可以啊。”

  我指着这个东西问道:“这是什么啊?”

  “这你都不认识?”猛男惊讶地道:“西方的天使死了以后就有这个东西出来啊!你不是没有见过吧?”

  小龙女小声问道:“能给我看看吗?”

  猛男很大方的递过去道:“没关系,这东西我有好几百。”

  小龙女接过去看了一下然后道:“这个好象是天使的魂魄吧?”然后他对我道:“主人。把小纯叫出来。”

  我赶紧召唤了小纯出来,然后小龙女指着小纯道:“这是上一任光明女神,被我们拐出来了,这个可以了吧?”

  “你们把女神拐出来了?”老鼠精盯着小纯看了半天:“地确是高级天使,不过好象被封印了大部分的力量。看起来确实是神级的。可是这一个是不是太少了啊?神仙们也经常和天使打仗的啊?”

  “那这个可不可以?”我拿出了生灵法珠。“看看里面是什么?”

  老鼠精疑惑的接过了法珠,但是刚拿到他就把那个珠子扔了回来同时惊叫着:“南明朱雀?”

  朱雀是上古神兽,这些老妖怪进来之前就已经和她斗过很多次了,只有这种级别的东西才镇的住这些连如来佛都赶拉来揍一顿的超级老妖怪。听到老鼠精地话周围的妖怪立刻就是一阵骚动。这个家伙太出名了。不管当年和他们战斗的是不是这个朱雀,起码朱雀的名分还是够威慑力的。

  “怎么样?我把朱雀都封印到了珠子里,这还不够吗?”

  “够了够了!”老鼠精立刻热情起来:“小兄弟果然是同道中人啊!这么厉害的神兽都封印了起来,真是佩服佩服啊!”

  我笑着道:“别说朱雀,就连碧凌的骨头都还在我的秘密据点里放着呢!”

  “噗!咕噜咕噜!哇!”周围妖怪身上地水晶泡泡同时爆裂,几百老妖怪同时被水呛地直吐泡泡,不过好在他们马上就把结界又展开了。老鼠精在自己的泡泡里猛擦脑门,不知道是擦水还是擦汗。“你该不是连碧凌都给杀了吧?”

  “我可打不过碧凌。”这种时候要谦虚。不能把牛皮吹炸了。

  老鼠精听了我地回答似乎把心放回了肚子里。“好家伙。吓我一跳,我还以为碧凌是你杀的呢!当年要不是碧凌我等也进不了这里。虽然那是敌人的老大,不过我们还是不得不说——那家伙真***厉害啊!”说着老鼠精突然现了原形,然后他指着自己那光秃秃的尾巴道:“看到了吗?当年我的尾巴比狐狸尾巴还漂亮,毛茸茸的又蓬松,就是那个碧凌一道不灭灵火给我烧成这样了!”

  我晕!原来老鼠尾巴没有毛是让碧凌烧的啊!

  “碧凌生前不是这么猛吧?”

  旁边地猛男也突然现原形了。这家伙的身体和坦克很像是一种甲壳虫一样的生物,但他不完全是虫子。因为他有四肢。靠后腿站立。这家伙身上全都覆盖着灰色像岩石一样的铠甲,特别是两个上肢。那简直就像带了两个拳击手套,估计这家伙一拳下去山都给他砸平了。

  他忽然转过去背对着我,我的视线立刻被一道伤疤吸引了。这家伙坚硬的背甲上居然有一道横贯左右宽达一米的黑色区域,虽然这个地方已经长好了,但是当初的伤绝对不轻。

  他转回来化身人形对我道:“当年我们十万妖魔被驱赶到一起即将被封印进乾坤葫芦之前,我们拼命地反抗。碧凌当时带着神兽和我们对着干。双方几乎是不分上下。战斗中妖王一时失手,碧凌看准时机一个断星斩劈了下来,要是中了的话妖王肯定当时就完蛋了。我看实在来不及了就自己跳过去用最坚硬的背甲硬接了那一下。当时我以为凭自己的壳起码可以顶一招的,结果那一刀差点没把我给腰斩了,还好妖王就在身边。马上给我使用了返生术,但是这个疤却怎么也去不掉了!”

  一边地另外一个妖怪道:“毕陀你就不要抱怨了,你好歹挡住了那一招。”说着他指着自己断掉的左手:“我不过是靠的近了点让刀气擦了一下就成这样了,而且那个碧凌的攻击居然无法治疗。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子!”

  另外一只妖怪道:“碧凌地攻击连你手臂的元神一起切掉了当然长不出来了!只要神念不灭什么伤都可以愈合的,你这个手臂的元神都没了还长什么长啊?”

  “对了,碧凌是怎么死的啊?”老鼠精忽然想到关键问题了。

  “碧凌是被日本的妖怪用陷阱伤了之后让当地的人类给搞成了重伤,最后回到东海边伤重不治而亡的。”

  “什么?被人类搞死地?”老鼠精显然很惊讶。“本来还以为我们妖怪里出了什么年轻俊杰呢!没想到是让人给搞死的!碧凌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这个其实也不能怪碧凌,主要是因为那个叫日本的地方居住的人类比较另类,他们喜欢被人奴役着驱使来驱使去,碧凌本来想去解放他们,谁知道他们会反过来帮着奴役他们的妖怪打神兽呢!”

  “日本是什么地方啊?”众妖怪都淅沥糊涂的。

  对啊!这些妖怪被装进来的时候日本还不存在呢!

  “算了。碧凌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我现在只想快点出去。”

  一听到这个问题众妖怪又开始垂头丧气了。老鼠精指指头顶上那个黄色地光幕。“我们也想出去啊!可是这东西……!”

  我浮上去摸了摸那个光幕,这东西就像一道墙壁一样封住了出口。“这个好象是某种法器形成地结界吧?”

  “废话!我们也知道啊!问题是这东西打不穿就过不去啊!”

  “那你们妖王呢?他应该有这个能力吧?”

  后面那个黑袍伸出一只手,手心还有个发出黑色火焰的珠子。我指着珠子惊讶地问他们:“这个该不是妖王吧?”

  老鼠精点点头:“进入这里之后妖王的力量损失太严重,维持身体会危及元神的完整性,所以他决定把自己结成妖丸。”

  “也就是说进来这里之后妖王已经不存在了吗?”

  “不光妖王。两位护法也一样,我们四个现在是这里的实际管事。”

  “你们还真是惨啊!”

  “没关系,反正出去之后找到合适的地方吸收日月精华可以再慢慢变回来地。就是浪费点时间罢了!”

  我抬头再次看了看那道光幕:“小龙女。过来。”

  小龙女立刻靠了过来。“什么事?”

  “这个你能认出来是什么吗?”

  小龙女看了一下然后摇摇头。“不清楚。仙界的法器实在是太多了,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法器。而且就算知道有没用,我们不是法器的主人是无法驱使它们的。”

  正说着黑袍手上的那个黑色珠子突然飞了起来开始撞那道光幕,但是撞击的效果却不很好。每次撞击都会在撞击点附近搞的火星四射,可是光幕是会自动修补的,这根本不起作用。

  我看着那个珠子道:“妖王不是凝结成妖丸了吗?怎么还……?”

  老鼠精看了一下,然后理所当然地回答道:“妖王是凝结成妖丸了。可是他又没有事情意识。只是他现在没办法和我们交流,这个比较麻烦!”

  我看了看顶的光幕道:“这个东西恐怕我们是撞不开的,仙界法器大多是专长型法器,在其特殊能力的方向上威力非常大,这些封印我们的光幕肯定就是类似法器。也许这个法器自身等级不怎么样,但是封印能力好的没话说。硬撞恐怕胜算不大。”

  我后面飘着的一只妖怪道:“我们也知道这样可能性不大,但是这么多年了终于让我们看到了这么点希望,就算拼了修为不要也不能放过啊!”

  我点点头:“你的心情我理解。我才进来几天就已经快憋死了!”

  我们正在上面说话,下面忽然混乱起来。“怎么回事?”老鼠精问道。

  一个妖怪说道:“有条鱼精突然跑了上来。”

  “不是说不让小妖怪上来地吗?”

  “这个好象不是我们这里的,以前不认识啊!而且他好象不是华夏妖怪谱系中的任何一种。”

  “外国妖怪?”我对老鼠精道:“下。”

  “好吧。”

  我们下去之后果然看到一条巨大的鱼,这家伙体长超过七百米,个头相当恐怖。我们看到他时他正在和一只妖怪谈话。看到我们过来之后那条鱼突然激动起来。“怎么是你啊?”大鱼居然对我说了这么一句。

  “我们认识吗?”就算我很出名也不至于是个生物就认识吧?

  “你不记得我啦?”大鱼道:“有一次在海上,我吞了你们的船上扔下来地铁锚然后把你们船都拉跑了。你不记得啦?”

  “哦!是你啊?”我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家伙当时被我们吊到了船上。“你是那条金刚魔鬼鱼首领是吧?”

  “对对对!就是我。”大鱼猛点头结果激起一阵乱流把那些小妖怪都给冲的直晃荡。

  “这才多长时间不见啊?你怎么长就……!”我用手比了下他的身体。“怎么就长这么大啦?”

  “我是刚刚才长这么大的。这里地水里有好多有力量的尸体,我吃了他们就开始长个子了。而且我现在自己也会说话了。不用你那个什么幻影帮忙翻译了。”

  我晕!又一个吞噬妖怪长成大妖怪的妖怪,由此推断黑吃黑才是最赚钱的。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对了,你不是在美国那边吗?怎么跑这里来啦?你怎么进来的啊?”

  老鼠精毕竟也是多少年的超级老妖怪一听我的话立刻抓住了重点。“对啊!你怎么进来的啊?”既然有妖怪进来了,那就一定有个通道才对。

  金刚魔鬼鱼道:“嗨!别提了!我本来正在追一条黑妖乌贼打算当晚饭,结果追着追着突然遇到一个旋涡,那个黑王乌贼被吸了进去。我当时先跑可是吸力太大了把我也给卷了进去,然后我被旋涡硬吸进了海底。那里有个洞。所有地海水都在往里面涌,我也被拖了进去。那洞里面的水流速度好快,我根本跑不出来,一直被吸着向里跑,之后被水流从另一个洞给喷了出来,然后我又看到了那个黑妖乌贼,于是我决定先吞了它再说。结果吞了它之后我发现这里有好多好东西。于是我就一路跟着吃。吃着吃着就遇到你们了。”

  “这么说你是被灌水的旋涡给吸进来的喽?”

  “对啊!”

  “哈哈!我们可以出去啦!”老鼠精兴奋的叫了起来。

  “出去?怎么出去啊?”金刚魔鬼鱼虽然体积成长了很多,但是智力似乎并没有上升多少。

  小龙女道:“你既然是从外面被吸进来的。那就说明有一条水道一直通到外面,而且那里本来不存在通道,所以肯定不会有封印。”

  我点头道:“我想金刚魔鬼鱼被吸进来的通道就是我们追鬼王时那个通道,鬼王肯定是打开机关跑到葫芦外面去了。结果他的出口在海底,于是海水就开始倒灌进葫芦里面。”

  金刚魔鬼鱼又道:“可是那里地水流速度那么快,我在外面都被吸了进来,现在在里面更别想出去了。”

  “开始地时候葫芦还没有满,所以水不断的向里面冲。可是现在葫芦已经满了,水流应该已经停止了。”

  “那不就是水下通道了吗?”老鼠精兴奋地道:“那个通道在什么地方,快点带我们去。”

  金刚魔鬼鱼道:“我被卷进来时早转晕了,哪还记得位置。”

  “我记得大致位置。”我向老鼠精道:“快叫大家集合。我们离开这里。”

  “好的。”

  十分钟后妖怪历史上最大一次的集体迁徙开始了,虽然水灾已经让妖怪们伤亡惨重,但是毕竟在葫芦里也历经了千万年的繁衍,妖怪的总数还是相当庞大地,死的多剩下的也不少。成群结队的妖怪组成了一条长龙在水中前进,要是一般的神仙或者退魔师之类地人物看到这么妖怪估计直接就晕了。

  我收回了不能长时间在水中活动的小纯,带着小龙女和四个大妖怪以及金刚魔鬼鱼一起在队伍最前面带路。因为我也不清楚具体的位置只能跟那些妖怪一边找一边走。首要目标是找到那个大峡谷,不过现在这里已经变成大海沟了。

  下到沟里之后我拿出了**之针。这东西就是好用,刚拿出来立刻就准确的指向了洞口地方向。“那边。”我指着前方带着大家向前冲。

  峡谷底变化很大,原来的茂密植物基本都看不见了。出水口喷出的海水中有大量泥沙,原本一直还喷水还好些,现在水停了泥土和比较重的东西都沉下来了,峡谷里像淤泥一样覆盖了一层厚厚的杂质。

  “这是什么东西啊?”跟在我后面的四大妖怪之一的那个女妖怪看到了峡谷的地面上斜插着一个造型古怪地金属物体。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了过去。“我靠!”

  “我靠是什么东西啊?”妖怪们显然不理解我的口头禅!

  “不是,我刚才那是表示感叹。这个东西是艘战舰。”

  “战舰?”

  “就是人类打仗用的船。”

  “哦!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我看着那艘明显体积不小的战舰真是惋惜,这么大的战舰要是弄回去肯定满值钱的。估计修理修理卖到德国肯定能净赚个万把水晶币。

  老鼠精似乎发现了我的不对头。“紫日。你是不是很喜欢这东西啊?”

  “水虚你怎么知道地啊?”一路上我们早互相介绍过了,这个老鼠精地名字就叫水虚。

  后面那个穿着红色皮毛服装地女妖怪道:“你两个眼睛跟灯泡似地直冒绿光谁看不到啊?”

  “银谣你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

  女妖怪银谣毫不客气的道:“我说的是事实。”

  “好男不和女斗。我不和你计较。”我转而对水虚道:“这个东西在我那里满有用的,所以看了可惜。”

  水虚立刻道:“你是想要带回去是吧?”

  我点点头。“可惜这么大没地方装啊!”

  “这还不简单!”水虚道:“以后有想要的类似东西告诉我就行了。”说着他向那艘半插在淤泥里的战舰弹出一个光球。战舰接触到光球刷的一下就不见了。

  “船呢?”

  “你在刚才地位置找一找。”

  我赶紧过去找了一下,结果果然在淤泥上发现了一艘残破的战舰,但是它现在已经变的和模型差不多了,总长度不超过半米,但是从这个微缩战舰的扭曲情况看它就是刚才那艘大家伙变的。

  水虚道:“这样不就可以拿了吗?”

  “哈哈!果然厉害,那路上看到什么想带走的我就麻烦你帮忙了。”

  “雕虫小技何足挂齿。你能帮我们出去才是大恩,这种小事尽管说就是了。”

  水虚缩小的战舰不但体积变小,连重量也同比例下降。水虚说需要放大的时候只要念还原咒就可以了,他还教了我还原咒地咒文。缩小的战舰现在竟然算是物品,可以放进空间手镯里,这下真是方便。可惜水虚说缩小咒我的属性学不了,要不然以后就发了。

  还别说,这一路上遇到的战舰数量还真不少,不过大部分我都没要。我要的战舰是指望回去可以修好转卖地,像那些破的太严重的根本没有回收价值。带些废铁回去还不够我分类的人工费呢!

  随着我们逐渐靠近洞口,附近乱七八糟地东西是越来越多,出来船只残骸外还有好多希奇古怪的生物尸体,不过我们过去之后这些尸体就都不见了,妖怪们是不会浪费能量的。

  在**之针的指引下我们很快就发现了那个当初我被冲出来的出口。不过这里现在早已面目全非了。原本我出来的地方是片植物从,周围还有很多的树,可是现在这里却完全像个火山口。我出来时这个洞口的直径只有几十米,可是现在这个大洞已经差不多相当于一个湖了。而且还是那种颇为巨大地湖。巨大的洞口下面里面比外面还要黑,不过我们这里都是不需要光的家伙,黑也无所谓。

  我带着妖怪们从洞口跳了下去,因为是在水里,所以下落速度非常缓慢。这个洞实在是太大了,我们连洞壁都看不见,感觉就像在海里没啥区别。好不容易穿过了第一段通道进入了原本我们和那些石像作战的地方,这里现在已经根本看不到陵墓的样子了。不过它依然还是一座墓因为它变成了船舶坟场。原本我们作战的那个广场现在被厚厚的淤泥掩盖着,数千艘各种类型的船只横七竖八地躺在淤泥里,有地已经变成了碎屑,有的依然完整。

  挑选了一些还算比较完整地战舰由水虚帮忙变下,然后把它们集中起来装进手镯里。因为淤泥的下面也埋着不少战舰,所以我不得不下到淤泥旁边细心检查。其实这些战舰进来的时候损伤都不大,战舰不象潜艇,不密封的舱室不会被水压压扁。所以水并不会把战舰残骸怎么样。真正的杀手是水中携带的其他东西。战舰和洞壁碰撞或者同时被吸入的几艘战舰互相碰撞,这才是它们损坏的原因。而淤泥中的一般是比较早进来的。那时候洞口不大,吸入的东西比较少,所以近来的战舰都相对比较完整一些。

  妖怪们虽然急于出去,但是只有我知道路,他们又不好发火只能帮着我找加快速度。

  我忽然发现了一艘相当大的货船,这个家伙还算比较完整。只是船身中央有些扭曲,而且因为钢板扭曲有个地方的舷窗被撕裂成了一个大口子。像这样地沉船多的很,但是这艘不同其他,因为我从那破口看到了里面的货物竟然是魔晶石。

  “哦!老天哪!”我看到货物的同时小龙女也看到了,她干脆直接激动的叫了起来。

  “怎么啦?怎么啦?”旁边的妖怪不清楚我们怎么这么大反应。

  小龙女指着那艘船:“魔晶石,好多魔晶石啊!”

  水虚游过去拿了一个魔晶石看了一下。“这个东西里面有很强的力量,可惜不是妖力,我们要了没用!”

  “我有用!”我赶紧冲了过去:“这个对你们来说是废品。对我来说可是好东西。”

  “原来你要这个东西啊?”旁边一个妖怪道:“那边有艘船里也有这个东西。”

  “什么?那你怎么不早说?”

  那个妖怪道:“你又没说你要这东西,我们以为你只要比较完整的船呢!”

  “这个东西你们要是再找到一定帮我集中过来。对了,不光是这个东西,只要是蕴涵着力量地不管你们能不能用都弄过来,还有如果是贵金属或者特种材料什么的我都要,对了,还有珠宝我也要。”

  妖怪立刻问道:“珠宝我知道,贵金属和特种材料是什么东西啊?”

  幸好为了谈生意方便我一直带着样品。赶紧都拿出来。“看好了。这个叫黄金,这个是白银,这个是魔银,这个是水银,这个是铑。这个是钯,这个是方解石,这个是精岩,这个是……”三百多种材料的样品摆了一个方阵出来。看的妖怪们头都大了,我只好按重要程度分了个类,让他们尽量找。

  还别说,这些运输船里的东西还真不少。被吸进来的商船基本都是满载的,不少商船都装有大量贵金属,不过魔晶石之类的东西还真不多,一般特值钱地东西都是直接用传送阵送的,除非是跨国贸易。一般尽量不用海运。

  妖怪们去检查其他的船,我则开始清理面前这个。商船的断口相当大,澳门赌博网站:我进去之后发现这里只是个分隔舱。魔晶这种东西就算需要运输,一般也不会太多,这个隔舱显然原来是住人的,只是临时用来当货物舱。

  储物手镯装矿物地数量有限制,没办法无限的装,凤龙空间打开之后容易进水。放个魔宠出来进去一下还无所谓。只要速度快进不了多少水,可是放东西需要长时间开着。再大的空间也灌满了。实在无奈的情况下向妖怪们求助,有只大妖怪捐献了一个乾坤袋。这东西容积很大,而且不限制装什么,只要不是活物就没关系,最重要地是这个东西只根据主人的要求装东西不会把水也一起装进去。可是这个东西装东西无所谓,但是拿东西就要受限制。每次拿东西都要念咒语,而且每次拿东西出来至少要间隔24小时,除非你一次把里面倒空,否则再想拿第二件东西出来就要等24小时以后了。更糟糕的是每打开一次其主人的魔力值和生命值都会耗尽,也就是说打开这个东西之后你再被任何东西攻击一次都会挂掉,所以绝对不适合在危险区域使用。我说这个妖怪怎么这么大方,搞了半天是个残次品,不过目前正好适合我用。

  舱室里的魔晶石差不多有二十几立方,考虑到纯度比较高,这个数量就相当不少了。装完这里之后我打算进船里面看看,说不定别的舱室还有呢。本来想走门出去的,但是因为船身变形门已经打不开了,我干脆用剑在墙上挖了个洞。

  船舱过道里的景象有些吓人,三个玩家地尸体漂浮在过道里。《零》中水压的设定是对物不对人,也就是说生物都能感觉到水压变化却不会被水压压扁,但是潜艇却会被压扁,可是生物又不能单独在水中呼吸,所以虽然生物不受水压限制却不是谁都能到海底来的。这些玩家显然是淹死的,一个个眼睛都爆出来了,比僵尸还恶心。

  拨开尸体从已经严重变形的过道游到下一个舱门。还好这个变形不严重,起码门把能动,压下把手之后用力踹了几脚门就开了。哈哈!这个房间和旁边那个一模一样大,而且里面也是一样的满屋子魔晶石,多亏深入探索了一下。

  有了这个地方的成果,我当然不会放过别地舱室。连续拆了一排门,又发现了一个装魔晶石地房间,剩下地大部分都是空的。我进入地这边是船体靠下的一侧。中间部分应该是货物舱,然后对面还应该有这边类似的舱室,我打算也过。

  货舱的压力门非常结实,而且变形严重已经打不开了,墙壁部分显然也是加厚地,真要硬砍会很费劲,我只好从通气管爬过去。幸好这个通风管特别粗壮,爬个人完全不成问题。估计差不多进入货物舱上方之后我用永恒变化的小镰刀在通风管上开了个洞口。多亏永恒能变形。要不然这么狭窄的地方还不好下手呢!

  通风管切开之后我先把头伸出去看了看,黑漆漆的货舱是一个整体,从头通到尾。此时巨大的货舱里基本是空的,只有拐角有一堆奇怪物体,因为蒙着帆布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大致判断是某种机械。

  我爬出管道向那东西游了过去,很快就到了它的边上。因为船内空间太大,远看觉得这个东西不是很大,靠近了才发现这些东西哪个也不小。这些东西每个都差不多有一个集装箱那么大。我想它们原本因该是固定在地板上的,但是因为船现在是倾斜地,而且它们又都很重,所以固定用的钢缆被拽断了,于是它们就动滑到这个拐角来了。

  我把最上面那个东西外面用来捆帆布的绳子切断后费了好大力气才拉开帆布,在这个帆布下面竟然还有一层包装,而且是密封的金属结构,看样子还是某种可动机械。

  小龙女一直跟在我身边。这会到是派上用场了,她发现了那东西背面有字。我赶紧绕到她那边去看,这个东西的外壁上果然有文字。

  “幻影,这是哪国地文字啊?”幻影精通所有游戏支持的语言种类,因该可以翻译的出来。

  “是俄文。”

  “俄文?”稍微有些惊讶,没想到居然是俄罗斯的商船。

  “写了些什么啊?”

  “危险警告,开机状态下请勿接触机体外壳。”

  “这什么玩意啊?怎么听起来像某种仪器啊!”

  幻影回答道:“这我不清楚,反正文字是这么些地。”

  小龙女建议道:“不如我们打开看看里面?”

  “这到是好办法。问题是这玩意好象要大型螺丝刀才能打开。”

  “那就先搬回去再说。”小龙女建议道:“我去叫水虚来帮忙?”

  “好的。”

  不一会水虚就过来了。他也没问这是什么,反正说了他也不知道。变小之后的物体似乎都可以放进手镯里。这到是方便我了。装起这些东西之后我从一个没有关闭的门进入了对面的船舱。这边的损伤明显比那边好多了,门基本都能用,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船员都死在这里,一段不长的过道里飘了三十几名玩家和npc水手的尸体。

  我一脚跺开一道舱室大门,里面空空如也,我刚退出来,旁边地门忽然传出了敲击声。该不会还有人在里面吧?

  “要救吗?”小龙女问我。

  “废话,当然不救了!这可是人家的船,救他出来,里面的东西我们就不好拿了。他要是跟我们要魔晶石我们怎么办啊?与其到时候再抢夺魔晶石杀了他还不如不救他还省点事情。”

  我说完之后舱内竟然有人用中文道:“请帮帮忙,我们不会跟你们要东西的,船上的东西都归你们,只要把我们救出来就可以了。”

  我刚才和小龙女说话时用的是中文,水和钢板都不隔音,里面的人能听到,但是我以为这是俄罗斯人的船,就算听到也无所谓,反正他又不知道我说什么。哪晓得舱里地人居然懂中文,更糟糕地是好象里面还不止一个人,我听到好几个人在说话而且有男有女。

  “我不救你们出来东西还不都是我的,而且万一救你们出来你们翻悔怎么办?”切!我又不是傻子,你们反正也出不来,我还不是照样想拿什么拿什么。

  声音突然变了,一个女人地声音道:“我们这个房间里用两大块红纹魔晶石,你要是愿意帮忙,这些红纹魔晶石就归你们了。”

  这些人显然也是逼急了。红纹魔晶石这种东西属于有价无市的,一般情况下就算挂十次也不会有人愿意放弃红纹魔晶石的。不过现在有个特殊情况就是,这里是乾坤葫芦里面。这个地方是在死亡点附近随机性的原地复活。像这种大船上肯定有复活点,他们随机的结果肯定是全都复活到这个复活点里来了,所以这个房间才会有这么多人。他们死亡后复活又还在船上,所以总也出不去,没办法才愿意用红纹魔晶石换自由。

  想想事情似乎有些奇怪,按说船被卷进旋涡不会很快到葫芦里,在此之前船就已经算是沉没了。而船沉没了,船员再死因该回本国复活才对。这些人怎么会被带到葫芦里来呢?难道他们在船里一直没挂掉,直到船一直被卷入了葫芦里他们才挂?那这些人也太厉害了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