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四十二章 现实中的魔法大战下
  ~日期:~09月18日~

  第四十二章 现实中的魔法大战

  “啊……!”一声响彻云霄的尖叫声震的我朵发麻。

  斯哥特捂着耳朵在我身边小声的嘀咕着:“当初怎么不给我也装备这种音波武器啊?”

  “黎婷?黎婷?”我走过去把粘在她手上的那团红色物体拿起来丢到一边。“好了,没事了。”

  黎婷抬起头看看我,然后又看了看自己血红的双手,一张嘴又要叫,我赶紧伸手按住了她的嘴巴。“嘘……嘘……安静!”

  辣椒在我身边蹲下来假装和我一起安慰黎婷,嘴里说的却是:“还有能量补充液吗?”她的脸色很不好,头上还有很多汗。

  “你……?”黎婷指着我们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我从口袋里掏出三盒补充液递给辣椒:“省着点用。”

  辣椒飞快的打开一盒然后在自己的胳膊上连续把打了三支。“现在好多了。”

  “你吸毒?”黎婷指着辣椒惊讶的问出了这么一句。

  辣椒根本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收起了补充液站了起来走到场中还傻在那里的人群中。“你们也看到了,没有人可以快过闪电,不想死的就投降。”

  对方显然有些动摇,但是最终还是一咬牙四散冲了出去。我扔掉刚用完的一支补充液。“真麻烦,就知道不会那么简单的。”大家对这些四散分开的敌人分头实施了拦截,我们人数多的优势很快就体现出来了。我回头对还7个人质中还算冷静的宋宁道:“你先照顾一下大家,结束后会给你们个交代的。”

  我也等不及宋宁点头,转身就加入了战局。距离我最近的凌和一个中年男子正在互相攻击,对方经验丰富力量也很大,但是凌地思维控制让对方吃尽苦头,左脚绊右脚的事情经常发生。我打算先帮忙搞定这个。毕竟凌不是近身战类型。

  那个家伙伸手一拳打向凌的面门,我突然从侧面出现左手搭上他的手腕扣死他的拳头,右臂向左弯曲然后猛的弹开用拳背结结实实的对着那家伙的脸上来了一下子。这个家伙被我打地在空中翻了几个圈才落地,我上去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但是出乎意料,本以为可以一击必杀,结果却没踩动。这家伙的胸骨是特种金属的,硬度夸张的很。我完全没有踩动。

  这一脚没占都便宜却让他找到了机会,他双手抓住我的脚腕打算把我的腿扳断,但是他忘记了我不是一个人。凌迅速的跑过来突然转身往地下一趴,惯性使她一直滑到这家伙身边,而且凌地两只脚正好在这家伙脑袋两边。凌的双腿一用力,用两只脚夹着这家伙的脑袋,然后身体猛一用力。

  凌现在就像站在这家伙肩膀上,只不过两个人现在是倒在地上的。凌突然一用力转身。结果两个人一起从地上弹起来在空中转了起来。那家伙因为要维持平衡,手自然就松开了,不过因为力量太大我还是被摔了出去,不过我双手在地上一撑,一个掌上翻就站起来了。

  那家伙和凌一起在空中转了十几圈才开始向下掉。我刚站稳又一个后空翻跳了回来,双腿对着这家伙把他硬给踩了下去。凌借着我把那家伙压下地的机会一撑地又跳了出去。我这次学乖了,把他踩下去之后翻身跳了下来。他赶紧跟着跳起来,但是我突然转身一个摆拳把他打飞了出去。凌一把拉住还在空中地他的一条腿原地转了一圈又把他扔回来了。当他经过我身边时我跳起来用手肘对着他脖子后面快速而准确的一下重击。

  轰隆一声这家伙被我硬砸进了土里,我跳上去踩在他的后脖颈上,迅速地蹲下去,双手在他耳门处用力一拍。已经撑起来的这家伙像突然失去了力量一样又趴了下去,这次他是彻底没反应了。刚才的那一下是太极游中的灌力,也就是把双掌的力量集中到一个点上爆发,属于高级用力技巧。这一家伙下去不管他脑袋里是电脑还是人脑,肯定都已经变成碎片或者糨糊了。我提起这个外表看上去完全没有受伤的家伙丢到保护宋宁他们的那个铃音骑士身边让他暂时看管着。

  解决了这家伙之后我冲到小纯身边。那个和小纯对打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已经从背后跳上去把他下巴一兜,然后整个人向后一倒连他一起带翻,用脚顶着他地背心用力一蹬就把他送了出去。凌冲过来在空中横着踢出一脚把这个扔出去的家伙又踢了回来,我从侧面对着他的腰一击太极断掌。

  轰的一声这家伙从中间断成两截掉在了地上,紫红色的内脏中居然还有一堆电线,真是可怜的改造人。

  我指着和辣椒在打架的那个人道:“先把他干掉。”

  小纯用双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然后盯住那个家伙。那家伙本来正和辣椒打地不分上下,却突然发现自己动作变慢下来。凌也用同样地姿势盯着那家伙。他突然双脚一顿倒了下去。辣椒抬起右手。掌心之中电光闪烁,她把那只手那在了这个完全无法移动的家伙身上。只听啪地一声,那家伙突然不动了,而且耳朵里还往外冒青烟。

  辣椒仰头深吸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伸开双臂像是要拥抱天空一样。周围的空气突然变的异常起来,先是我们的人质那里发出了尖叫声,他们的手机全都突然冒出了青烟。

  那些间谍的带头人本来正在和维娜对战,他的实力在这里所有敌人中是最强的,但是他却不能在维娜那里占到任何便宜,维娜在近身时会用强烈的高压电攻击他,可是距离一拉开更危险,维娜虽然玩不出球形闪电但是小电弧还是不成问题的,看着满天飞的电弧他还是选择了近身肉搏,起码这样不会被电弧烤成热狗。

  现在这个家伙和维娜拉开距离后开始看向辣椒这边。他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虽然知道情况不对,他却无法理解到底哪里有问题。

  小纯忽然叫道:“哦!我明白了。凌,我们一起帮辣椒。神林,一会帮我们补充下能量液。”

  小纯和凌也迅速站到辣椒身边进入和辣椒一样地状态,我则给他们一人补了一支能量液,不过她们对我给她们打针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已经明白了辣椒要干什么,她实际上正在给周围的空气充电。她把周围的电子都活化到游历状态,就箱大气层上面的电离层一样。高密度的活化电子对电器来说是危险环境,可是对我们这些生物不构成任何危险,而且最重要的是维娜她们的特殊能力说白了就是在利用这些离子能量,辣椒是拿自己当发电机给维娜提供能量。

  我对着维娜喊道:“维娜,放手轰他们!”

  维娜先开始有些疑惑但是她马上明白过来了,脸上出现得意的笑容。那个间谍首领看到这个笑容就知道不好了,可是现在他已经来不及跑了。

  维娜双手伸开,以辣椒这边三个人为圆心。半径100多米地一个球形区域出现了。在这个区域边缘能明显看到分界线上有层什么东西在闪烁。一只小虫子飞过这层界限时突然烧了起来,大家这才知道这东西危险到什么程度。

  “静电力场?”对方惊讶的看着周围这个像个罩子一样的区域,这个东西会自动攻击所有穿越界限的东西,管你是进还是出,碰到就完蛋。

  维娜突然一指那个家伙。静电力场表面闪出一道电弧并迅速聚集到维娜头顶,之后这些电弧聚集到一个点脱离了静电力场的表面直接射向了那个人的身上。这个家伙可以作为间谍首领就绝对不是一般人,脱离静电力场的等离子体虽然不如闪电快,但是那速度也不是一般人能反应过来的。可他居然一个纵身闪了出去。不过电球威力太大,他跳出去地同时还是被蹭了一下,半条腿外面的肌肉组织和衣服一起被烧焦了。

  一个间谍发现情况不对想要冲过来帮这个指挥,可是他一转身突然从耳朵和鼻孔里冒出了青烟然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这个指挥对周围的自己人大叫道:“动作别太大,这里电荷异常,我们身上的静电会不断累积,你们用力过猛会短路地。”

  我笑着看着他:“嘿嘿!你终于发现关键问题了,可惜你们已经没有希望了。维娜。炸了他。”

  维娜笑着点点头:“现在是魔法时间。”

  头顶的静电力场再次一闪,一个小型雷电直接打中了一个正在和铃音骑士对打的家伙,但是雷电没有就此消失,它从这家伙胸口飞了出去连接到旁边一个敌人身上,之后又再次跳跃到第三个人身上。

  一边坐在地上的我们地体育委员像说梦话一样念叨着:“连锁闪电?”看来体育委员也是《零》的玩家。

  这个改版的连锁闪电一口气串了6个人才结束,但是因为不是真正的雷击,所以威力小了一点。6个人被电过之后全都浑身冒烟的跪了下去用双手支撑着地面大口喘着气,我们的人上去一脚把那些家伙踢翻在地。

  那个首领知道再这样下去他们就全完蛋了。而他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把引导机制或者是能量中心干掉。现在的能量中心是辣椒、凌、小纯组成地三角阵形。旁边还有我看着,想要冲进来实在是不可能。那么唯一可选择的目标就是维娜了。她是引导机制,雷电完全是按照她的指示进行攻击的,所以只要干掉她雷击就会停止。

  想通了关键问题的间谍首领立刻向维娜冲了过去,但是维娜已经发现了他的意图。就在那家伙冲到维娜身前时,维娜脚下突然扩散出一道白色的光环。这个间谍首领本想跳过去,但是光环虽然是顺着地面走的,却连它上面也照顾到了。这个家伙在空中被光环扫过,他忽然全身电弧闪烁惨叫着飞出十几米远。

  体育委员再次惊讶大道:“荆棘光环?谁捏我一下,我不是在做梦吧?这里是我们学校吗?我不是还在游戏里没出来吧?”

  我忽然看到静电立场外面有人跑了过来。仔细一看是刚才送金风出去地铃音骑士维拉,不过她现在还带着一大堆东西。“维娜。”我指了下维拉。

  静电立场上突然出现一个小门,维拉刚好从门里穿了进来。这是我们制造地东西怎么可能让它伤到自己人?她一进来就把那一堆东西往地上一放,然后从里面拽出一把长剑:“玲玲!”她喊了一声玲玲然后把剑扔了出去。

  玲玲在空中一伸手接住了长剑,落地后一个漂亮地剑风甩了出去,她对面地家伙突然倒了下去,仔细一看他的两条腿齐着大腿根被切掉了。

  “晶晶。”一个盾牌飞了过去,晶晶接住盾牌正好顶住一个敌人的飞腿。对方一收腿。晶晶立刻从盾牌后伸出了手捏住那家伙的一条腿把他扔向玲玲,玲玲从地上跳起来,长剑正对那家伙的胸口后面进前面出,两个人就保持这样的姿势落地,然后玲玲抓着剑向侧面一带。长剑从那家伙身体里抽了出来,那家伙也断成了两截。

  十三个敌人一开始就被辣椒电爆了一个,后来被我干掉两个,辣椒在小纯和凌的帮助下又电爆一个。剩下地9个人中因为短路烧掉了一个。还有8个人中被一个连锁闪电放倒了6个,不过这6个中只有5个被干掉了,但是剩下的一个虽然因为上最后一个被连锁闪电命中而只受了轻度电击,却已经快不行了,最后就在刚才被玲玲凌空削了双腿。还有两个没有被连锁闪电命中的人一个是和晶晶对战。刚刚被玲玲削了的家伙,另外一个就是被闪电环电飞的那个队长了。现在真正还能动的也只有这个队长了。

  我们的体育委员在旁边一边揉眼睛一边自言自语:“我一定在做梦,这不是真的。怎么会有女孩子穿着网球裙拿着把一米多长地重剑跳到三四米高处砍人的呢!我肯定是在做梦,我一定没睡醒!”

  体育委员在那里发梦。我们这边最后硕果仅存的一个敌人,那个队长终于挣扎着从地下爬了起来。“你们都是怪物!”

  我拿着刚刚维拉送过来的一把重剑走了过来。“我们是怪物,你也不算人吧?”

  “哼,我不会投降的。”他突然跳起来向我冲了过来。

  我把剑一竖:“维娜,加持。”

  维娜轻轻一指,我地剑上立刻闪烁起蜈蚣一般的巨大电弧。那个队长单手接住了我的剑,可是电弧立刻顺着他的胳膊上了他地身体。啪的一声清脆的电击声,那家伙被电流再次震飞。嘿嘿。这柄剑是基地刚送来的,剑身是特种金属,剑柄有真空绝缘颠,虽然超高压无法被完全拦截,但是有这个绝缘颠,剩余电力就不会伤到我了,可是剑身上可没有绝缘设备,那家伙一碰就被电飞了。

  “哈哈!这东西真好用。”我拿着剑向那家伙走了过去。“要不要再试试?”我把剑举过头顶指向天空:“天雷。”一道小型闪电命中了剑尖。剑身立刻再次闪烁起电弧。我把剑指向那个家伙:“电蛇!”一道电弧从剑尖飞了出去连接到那家伙身上。电的那家伙从地上又跳了起来。

  “闪电的滋味如何?”维娜也走了过来,她手心正闪烁着一团电光。“要不要再来一次?”

  那家伙的眼睛突然变成了红色。维娜叫道:“不好,他要自爆?”

  辣椒突然睁开了眼睛,静电立场立刻收缩成了一个小球仅仅包裹住那家伙一个人。轰。我们听到了爆炸声,可是并没有感觉到冲击波,像上次在夜总会辣椒用静电束缚手雷的冲击波一样,这次地爆炸又被约束了。包裹那家伙的静电力场因为体积缩小,力量明显提高了。淡紫色的光球慢慢飘了起来,里面还有大量火焰和一些金属在翻滚着,但是威力已经越来越小了。辣椒伸出右手隔空一捏。紫色光球突然炸裂,掉下一地碎金属和飞灰。

  体育委员又惊叫道:“磁能球?”

  辣椒走到我面前,脸色似乎比刚才更难看了,我正要说话她却突然倒了下来,我赶紧接住她。“你怎么了?”

  辣椒虚弱的道:“我头晕!身上没有力气!”

  维娜赶紧拿出一支补充液给她注射:“大概是能量消耗过度了!”

  凌也道:“主要是我们没有武器,对方又是个我们差不多级别的东西。不过维娜姐刚才那个连锁闪电真漂亮,一下就放倒了6个。”

  辣椒注射了针剂之后脸色已经明显好一些了,她微笑着道:“其实主要是因为我们地静电立场没有太多的能量。要不然维娜姐肯定可以连二十个以上的。”

  维娜连忙摸着她地额头道:“你已经很努力了,这不怪你。要是没有你地静电力场我们起码还要再和他们周旋一个多小时。”

  我把辣椒横抱了起来:“你确实表现的很不错。”

  辣椒地脸蛋变的红扑扑地,不知道是因为我的话还是因为刚才的针剂发挥效力了。“还是放我下来吧,我能走了。”

  “你是今天的功臣,这是特殊待遇,你不想要吗?”

  辣椒猛摇头,然后搂紧我的脖子装病人。

  “早知道我也多卖力一点了!”维娜又开始开玩笑了。

  “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比较好。”

  “对,这里可不是久留之地。”维娜也赞成我的意见。

  我对铃音骑士道:“把地上那几个也带上。还有这些比较完整的尸体也带上,那些碎肉就不要管了,回头让厕纸部队处理就可以了。”

  “啊?厕纸?”维娜好奇的看着我。

  我笑着道:“厕纸部队地本名是特殊事件证据毁灭部队,也就是专门处理那些不方便让公众知道的事情的善后处理。他们那个队里的人总是说我们办事不干净,每次出事都要让他们来帮我们擦屁股。所以其他小队干脆给他们起了个外号叫厕纸部队。”

  “哈哈!有意思的名字!”维娜她们笑成一团。

  我走到人质中间。“你们自己能走吗?”

  “我有些腿软。”黎婷显然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劲来。

  “嘿嘿,腿软是正常地,我也有点。”宋宁嘴巴上像是在开玩笑,但是她那煞白的脸色是装不出来的。

  我们可爱的体育委员还在那里嘀咕着他是不是在做梦。看样子一时半会是恢复不了了。文艺委员陆莹莹和班长差不多,毕竟是女生而且还是很普通地大学生,这种被绑架的经验完全是零,更别说还看见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魔法大战。至于那个团支书殷驳,他从头到尾都一直保持着沉没,看起来一直在想事情。组织委员也是男生,我和他并不熟,不过学生中他是最沉稳的。现在还帮忙扶着体育委员呢。

  最重要的人质,那个研究员到是表现的很正常,多少也算特殊系统的人员,至少要比普通学生强一些。他现在正在看着那个被斯哥特提着的残体,这些半机器半人类地东西确实很能勾起科研人员的兴趣。

  目前最头疼的就是我了,抱着辣椒一边走一边还在想怎么解释这些问题。虽然我们不是警察可以不管人质,但是杀人灭口也不是我们可以随便用的。我所知道的龙缘历史上,似乎只有过5次灭口行动。总共也才死了7个人。而且其中有5个是外国人。这次解救的7个人质中6个需要封口,先不管我和他们的感情问题。即使作为一般平民也不是可以随便灭口的。那个殷驳死了就死了,其他5个怎么说也是同学。虽然大家地交情只能算是“认识而已”,但我毕竟不是杀人魔王。我地特殊体质导致自身产生的情感类激素很难长时间保留在体内,所以我地感情很单薄,说冷血也不过分,但那不等于烂杀无辜!

  要是编个谎言骗他们呢?估计不可能。玲玲和晶晶这样的体能型还可以用学过武术或者是接受过特殊培训来搪塞,可是辣椒和维娜地控电怎么算?即使是那些魔术师也搞不出连锁闪电这么壮观的景象啊!而且他们这些人被解救出来时是被一个雷给炸出来的。那么强的电流从他们身上流过,傻子也知道那是个霹雳闪电是货真价实的雷电,更别说后来辣椒的球形闪电了,那东西要怎么解释啊?

  真是越想越头疼,这些东西完全无法解释吗!说实话的话需要封口,骗过去却又不好找借口。当初辣椒用的如果是小型电球我还可以说是萤火虫,虽然白天出现萤火虫这种明摆着地瞎话很牵强,也好过没有啊!可是现在我连编瞎话都没机会。辣椒扔出去的是篮球大小的球形闪电,真有那么大的萤火虫就可以直接归类到怪兽的范畴里了。

  对了,就说他们被雷电打了之后产生幻觉?不对。一个人可以这样骗,他们6个人要怎么骗啊?说成是集体幻觉?

  我正在思考着,还算清醒的班长宋宁忽然道:“我们这好象不是在往大门走吧?”

  “我们确实不是在往大门走。”

  “那你要带我们去哪里啊?”宋宁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植物园外面全是记者和围观的人,你们也不想将来变成新闻人物吧?”

  陆莹莹居然有心情开玩笑:“我是一直想上报纸电视的,不过我是想以艺人地身份出现在娱乐版里,可不是现在这样狼狈的状态出现在法制专栏里!”

  难得一直不开口的组织委员终于开口道:“刚才那些飞来飞去的明显不是人类了。我想你会同时出现在社会版、科技版以及娱乐版,而且全都是头条。”

  “我们不会出现在任何一版里。”我本以为会一直冒充沉思者下去的殷驳居然也说话了。“因为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情,或许明天地新闻里会多出一条社会新闻。某外国恐怖势力潜入我国企图制造恐怖袭击,澳门赌博网站:在实行恐怖活动过程中被我公安机关发现,并发生枪战。我人民警察部队与歹徒交战后将歹徒逼入新龙学院内的植物园。穷凶极恶的恐怖份子在逃窜过程中绑架了7名人质。恐怖份子以人质为威胁提出了要求我国放弃**主权等多条蛮横无理的要求,在无理要求被拒绝后疯狂地恐怖份子引爆了早已绑在身上的炸弹,7名人质和恐怖份子死亡,多名干警受伤。”说到这里殷驳看向了我:“你说是吧?”他顿了一下突然加了个后缀:“人造天神?”

  我浑身一震。这家伙知道我的身份?是巧合?不对。他肯定知道点什么。能赶出人造天神说明他至少知道一点有关b13的内容,虽然不一定完全,但是我确定他至少知道b13的目标是什么。可是这个一个看似普通的人怎么会知道如此机密呢?宋宁曾警告过我殷驳的背景不单纯,但是我没有想到会复杂到这种程度。

  “你是什么人?”

  “你扳不倒的人。”殷驳笑了起来,那笑容看地我心里发毛。

  “斯哥特,飞机呢?”我不再个殷驳说话,而是直接询问斯哥特以避免这令我不安的话题。

  斯哥特按着耳机问了会才道:“飞机已经到了,正在前面的空地等我们。”

  几乎刚说完我们就出了树林。因为是人工树林所以林木结束的很突然,一下就从密集的树木变成光秃秃的草地。随着我们走出来,前方明显有些扭曲的空气中突然开始出现了一些零散的色斑,这些色斑迅速扩大并最终变成了一架黑色地大型运输直升机。飞机早就到了,只是一直开着隐形系统。

  对于这飞机地出现方式除了那个研究员和我们外,6个学生都很惊讶。外界知道的科技水平离隐形技术还有很大差距,虽然这个隐形技术还有很多缺点,但是它依然有些太超前了。

  我们走到飞机边上地时候屁股对着我们的直升机里已经走出了几个人。他们是我派出去守门的铃音骑士。“你们怎么提前回来了?”

  “证据毁灭组和警察已经把大门封锁了。所以我们提前离开了。”

  “恩。”我点下头转身示意大家上飞机,放下辣椒后我向机腹里的机组人员问道:“带武器了吗?要大地。”

  “只有****。”机组人员虽然不清楚我干什么要武器。但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

  “拿给我。”我坚定不容质疑的说了出来。

  这部直升机用的不是螺旋桨原理,噪音非常微弱,所以大家都听到了我的话,每一个人都看着我发呆,只有那个机组人员机械的从前面驾驶舱拿了支半自动狙击****过来。

  我接过枪之后检查了一下弹夹,然后走到座位边上把粗暴的把殷驳拉了起来扔到飞机舱口,他从地上坐起来看着我,脸上还带着笑容。“受不了了?想要面子就别和我开玩笑。你吓不到我,我根本就不怕你,你不能把我怎么样。”

  我一句话不说拉开枪栓把子弹顶进枪膛,然后上去一脚把还在那里得意的说着话地殷驳踩倒在地,单脚踩着他的背不让他乱动,然后把枪管顶上了他的后脑。

  这家伙对我是个祸害,至少是个绊脚石。我看过很多电影电视中的正派或者反派把另一方踩在脚下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夸夸其谈一番,结果被对方抓到机会反败为胜。所以我根本不说话。既然明确了这家伙必须得死,我和他说那么多干什么?踩倒他之后我直接就打算嘣了他,先造成既成事实,之后的问题之后再说。美国人打伊拉克之前也说对方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什么的,结果打完了什么也没有找到。但是打都打了。就算你个他理论有用吗?现在也一样,先嘣了这家伙,之后不管怎么说也是我赢,死人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在这个坚定地意识下我扣动了扳机。从拿到枪到现在总共不到10秒,大部分人都还在发愣,但毕竟不是所有人。乒……嘭……当……!我被一个身影扑倒在地,子弹打在了飞机舱盖顶上然后弹了下来打中了地板之后弹出去命中了舱壁才再次弹起飞了出去。

  “冷静!”维娜从我身上爬起来看着我。“我还不清楚这里的规则,但是你不能这么卤莽,就算有必要,也绝对不是现在。”

  我看着维娜的眼睛,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决定。忽然传来的一阵异味让我回过神来。殷驳那个孬种居然尿裤子了!他一开始那么嚣张完全是因为他确定我不敢把他怎么样,但是现在的情况明显说明了我就是敢动他,而且是想要杀了他。要不是维娜拦着,刚才那发子弹已经把他地脑袋变成一堆烂糊糊的细胞组织了。

  我看着维娜:“他知道内幕,虽然不一定完整,但这是威胁。如果事情按最糟糕的预计的话,我可能无法保护你们,杀了他不是为了我自己。”

  “我知道。所以才拦你。”维娜道:“如果你是为了自己地安全我就不拦你了。”

  我忽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这枪没有白打!”我站了起来并且把维娜有扶了起来。转头对还愣在那边的机组人员道:“起飞。我们回去。”

  “诶!……恩?恩……是!”机组人员赶紧钻回了前舱,飞机舱门关了起来。飞机内自动跳到了红色的特殊光源照明。启动隐形模式后可见光是不会照射到飞机里面来的,所以必须使用内部照明。

  “你真打算杀他?”宋宁看坐在她对面的我问道。

  “我像是在演戏吗?”

  “原因呢?”

  “为了安全的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