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七章 灾难的前兆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七章 灾难的前兆

  听我说可以吃饭了,斯哥特用闪电般的速度完成了工作台的清理工作,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因为我肯定要等大家一起走。先收拾完的斯哥特只好跟在我身边打听晚上吃什么。

  晚饭后大家又回来继续学习,我也开始了脑波的控制训练。在基地内平静的训练过程中,游戏里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乾坤葫芦内部的那个峡谷底下,巨大的喷泉依然在喷发着。水柱在喷射过程中不断的切削着周围的洞壁,从我们离开的时候开始水柱一刻不停的在扩大它的通道。一夜的时间水柱不断的扩大,凌晨十分我让斯哥特他们吃早饭的时候那个水柱已经变成了一个直径三公里多的超级大喷泉,而峡谷底下此时已经完全被水淹没了,平均水深差不多也有7米了。

  早饭之后我们依然是训练,玫瑰说她要回学校去有些事情,本来我想和她一起去的,可是玫瑰说事情比较多,需要在学校各个办公楼之间来回跑,让我不用跟着她了。我正好急于训练,所以没有坚持。

  今天早上维娜他们要学习的项目是双轮车辆的使用,主要任务是学会骑自行车,这个东西可是我们国家的特征之一。因为考虑到安全问题,他们的自行车训练由我来指导。

  大家都知道自行车的动力是车上的人,也就是说你力气越大它就越快。一般人骑自行车是很慢的,可是维娜他们的力量实在太恐怖了,所以他们手里的自行车完全可以发挥出比摩托车更夸张的速度,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指导工作必须我亲自负责。一般人如果被一辆时速300公里的自行车撞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早饭后我就把他们带到了基地后山地机场。这里场地大,不容易出事。训练开始后还算比较顺利,维娜他们是强化的战斗人类,身体个部分的协调性和平衡能力都相当出众,自行车这种东西他们学起来很方便。

  当我们在机场愉快的训练车技时,游戏内那个大喷泉依然还在喷。一个早上的时间它又扩大了一倍多的口径,而且水流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午饭时间,我们停止训练时。整个峡谷已经不存在了,水面已经齐着峡谷平面了。和我们一开始担心的不同,被洪水逼迫浮到水面呼吸地妖怪们并没有遭到经验结界的攻击,洪水不知道什么破坏了结界的完整,整个结界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但是我们暂时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午饭后维娜他们开始学四轮机动车辆的驾驶,澳门赌博网站:我则上线看了下情况,确认水还没有撑爆葫芦我就下来了。反正在水里泡着也没用。至于那个喷口,我现在已经完全无法靠近它了,水流从里面喷涌而出把所有东西都向四周推,就算阿嫡娜在,估计也无法靠近。况且她还不在!

  下线后我继续进行脑波训练,维娜他们的车辆驾驶训练也进行的相当顺利,毕竟对于我们的神经反应速度来说,汽车是一种很容易操纵的设备。晚饭之后训练继续。只不过项目变成了固定翼飞行器驾驶训练,我当然还是训练脑波控制。

  再次经过了一整夜时间,天亮前我又进游戏看了下情况,好象葫芦还没爆,暂时还出不去。下线后我打算去学校转转,当然我不是去上课,而是要去那边地实验室为维娜他们拿点特殊药品。这个基地内只负责机密项目的研究,一些简单的合成药剂都是在外面造的。反正制造的人又不知道这些东西干什么用地,不存在泄密问题。

  维娜他们因为连续训练了一天半,今天知道我要出去非要和我一起出去,没办法只好把他们都带上。就在我们去学校的路上,游戏里的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同时出现了数量不等的大型旋涡。

  葫芦里地那个洪水的来源就像我猜测的一样,它们全都头来自海洋。当时我们到达那个石塔底部的圆形大厅时曾看到很多通道连接到那个大厅,实际上那些通道每一个都连着一个错位空间,它们的出口全都在游戏内各个海洋的海沟底下。那些洪水涌进来的时候之所以无法抵挡。就是因为出口连着海底。海沟底下那巨大的水压怎么可能用盾牌挡地住?

  本来因为各个通道都比较狭窄。所以水流汇聚的速度并不是很夸张,而且因为入口全都在海底。所以海面上没什么反应。可是经过一天的掏挖,扩大的并不单是峡谷底下的那个喷口,地下洞穴里的通道也都被冲大了很多,于是海水的汇聚速度开始不断的提升,终于今天早上,各大洋分别出现了大小不一地旋涡。

  游戏内地太平洋上,美国玩家的战舰正护送着一队运输船向日本前进,他们这次打算在日本卖掉这些货物大捞一笔。毕竟日本人什么资源都匮乏,卖什么都好卖。

  舰队所属行会地会长汤米刚刚在自己的爱舰上看完海面日出的美景,忽然他发现右前方的那艘船正在越跑越远。汤米对身边的大副道:“**号在干什么?我怎么感觉它越飘越远了?”

  大副用观测镜看了一下才道:“好象不是**号的问题,是我们在向左偏离航线。”

  “那赶快纠正回来。”

  “是。”

  大副命令战舰转舵,同时打信号要求各舰保持队形,可是过了一会他们发现舰队似乎正在分散。大副问了下各单位,可是回收的情报很奇怪。水中听音器的操作员说水下有奇怪的声音,感觉像是乱流。

  汤米在舰桥外面等了一会,感觉似乎不大对劲便冲船舱里叫道。“大副。大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们越来越慢了?”

  大副一直在研究为什么船偏劳航向,没有注意到速度在下降,他听到汤米的问话才看了下速度显示,速度计上显示航速确实慢下来了。他对汤米喊道:“我马上让他们纠正。”大副迅速把通话器接到轮机舱。“轮机舱,我们怎么慢下来了?”

  “慢下来了?”轮机长听到这个消息很疑惑。“等一下。我情况。”

  不一会轮机长又跑了回来。“我们可能碰到洋流或者逆风了,刚刚我加大了动力输出,速度应该已经恢复了。”

  大副看了下速度计惊讶的道:“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们比刚才更慢了!速度一直在下降!”

  “啊?怎么会还在降?那我去开到最大。”

  船长汤米也发现了不对劲。“大副。怎么搞的?我们正在脱离编队!”

  “我不知道长官!”npc大副虽然有很高的人工智能,可是这个问题就算是人也不一定能明白。“船长,我刚刚已经告诉了轮机舱我们在减速,可是他们说动力已经开到最大了,可是航速却正还在不断下降。”

  海图员问道:“是不是逆风啊?”

  数据观测员道:“不是,我们现在基本上是顺风。风是从我们左后方吹来地,而且现在的风力很小,就算逆风也不该速度下降啊!”

  大副对船舱外面的甲板水手喊道:“放拖缆,测量一下相对流速。”

  “是!”

  几分钟后一个水手连滚带爬的冲进了舰桥。“96!相对流速96!大副,我们遇到大旋涡了!”

  “知道旋涡中心是哪里吗?”

  水手还没有回答大副忽然忽然感觉到有人拍他,大副回头看见舵手正目光呆滞的指着左前方。大副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不看还好,这一看差点没吓的一屁股坐地上。在战舰左前方不到五公里的地方一个直径超过两公里地巨大旋涡正在旋转着。

  “右满舵!轮机舱全速。启动辅助动力。旗手通知后面的战舰躲避!”

  他们转舵很及时,不过这没有什么意义。涡流的原理就是不断旋转,旋转中的水流可以最大限度的把周围的水都集中到中心区,所以看起来旋转很慢的旋涡实际上力量很大。而且旋涡有个特点,当一个旋涡形成后它实际上是把其一端的物质拉到另一端。而不是从中间吸收。

  虽然那个进水地通道口在海沟底下,讲起来很深,应该影响不到海面,但是实际上它并不怎么从周围吸入海水。旋涡的原理让它把海面的海水全都拉入了海底送进通道里。而不是把海底的海水全都灌进那个缺口。这个原理造成了海面的吸力变地很大,这些战舰根本没有足够的动力对抗吸力。

  汤米的舰队转向结束后变成了背对着旋涡航行,可是他们却确确实实的在逐渐靠近旋涡。整个舰队不断地倒退,没有一艘船能对抗巨大的拉力。

  离旋涡越近拉力就越大,舰队里排最后的战舰逐渐被拉入了旋涡中并开始随着海水旋转起来。它一边转一边向旋涡中心靠近,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最终它到了旋涡中心。整艘船突然翘了起来,船头朝天船尾朝下整个船身垂直的被吸入了旋涡。一般一艘战舰在战场上就算被打的千窗百孔也要好几十分钟才能完全沉没。可是这艘战舰却从船尾被吸入开始,到船头整个不见总共不超过40秒。对于一艘排水量上万吨的战舰来说这个速度和突然消失也差不多了。

  第一艘战舰下去后跟着的是汤米自己的坐舰,虽然自己地这艘船已经无法挽救了,但他还是在最后想到了一个方法并亲自用旗语通知了舰队内的其他船。当最后一个旗语挥动结束后,整艘战舰已经翘了起来。40秒后汤米和他的船一起消失在了旋涡中心。

  根据汤米的最后命令,两艘运载着货物的运输船主动关闭了引擎,失去动力的船当然是迅速的被吸入了旋涡中心,但是就在两艘船同时被旋涡吸入海面下。船头刚刚被水淹没。旋涡中心突然轰的一声飞起了漫天水花。

  这就是汤米地最后命令,牺牲两艘装载了大量弹药地运输船挽救整个舰队。这两艘船上运输的是特种高爆弹药。普通大炮发射这种炮弹可以提高15%杀伤力。日本人没有这东西地生产技术,必须靠近口,所以美国人就大量运输过来卖。这次汤米的舰队刚好有两船这种炮弹。刚刚关闭动力的就是运输炮弹的船。

  两艘船被旋涡卷入之后两艘船上的人同时引爆了弹药,于是两艘船同时爆炸。整船炮弹巨大地为了瞬间破坏了旋涡结构,虽然一会之后旋涡还会再次形成,但是这中间的间隔足够舰队逃命了。

  轰然巨响中旋涡停了,舰队速度突然一顿接着全都用狂飙般的速度窜了出去。当旋涡再次形成时舰队已经跑到安全范围外了。

  在美国人的舰队遭遇不幸的同时,英国人也很不幸的碰上一个。不过他们没有一个像汤米这么聪明的舰长,结果整个舰队都被吸进去了。

  如果这些战舰早八到十个小时出现在海底,它们完全可以把那些旋涡口给封住,水压会把战舰揉成铁条然后塞进洞口堵住水流。可惜的是它们来晚了,现在洞口已经太大了,战舰进去不但堵不住水流,反而更糟糕。金属地战舰在洞内到处乱撞,这种速度下战舰每次冲撞洞壁都会带下一大块岩石。结果是这些战舰残骸进一步加快了洞壁掏挖速度。

  在这些残骸之后更多的东西被吸入了旋涡,这其中包括其他误入旋涡区的船只、各种海洋生物、海底岩石、奇怪的怪物,反正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被吸了进去。

  相比于海上那点混乱来说,真正混乱地其实是葫芦里面的那些妖怪。水位不断上升搞的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而且由于不是所有妖怪都会游泳。所以淹死的也不在少数。

  当这些葫芦里地妖怪们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时,葫芦外面的二郎神正在拿着这个定时炸弹前往天庭。我们行会的玩家知道我和鹰他们几个都在葫芦里,不过二郎神说这个葫芦对天庭很重要,所以一定要带回去看管。在他保证等我们从葫芦里出来后会亲自把我们送回来之后。红月同意了他拿走葫芦的要求,所以此时这个葫芦已经不在艾辛格了。

  天庭内的几位大神看到二朗神带着葫芦回来都放下了提着的心,二朗神告诉了他们我们几个被吸入葫芦的事情,大神们说这个是小事情,等我们出来送回去就是了。

  葫芦重新回到了天庭的秘密宝库,几位神将守护着宝库,各种警戒法器也被挂了起来,表面上似乎一切归于平静。可实际上葫芦里已经翻江倒海了,数千万只妖怪正在洪水中奋力扑腾呢。当然了,会水地比如鲤鱼精之类的妖怪对此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反到觉得非常自在,只是水里多出来的各种奇奇怪怪的铁疙瘩让它们比较疑惑。

  妖怪们在水中扑腾着、神仙们在悠闲的享受着、船队在海面上挣扎着、我在汽车上驾驶着。因为维娜他们要和我一起去学校,所以一般车肯定装不下,最后我不得不找了辆豪华大巴。虽然学过了驾驶,可是维娜他们没有架照。司机当然是我。

  把车停进停车场之后我们一起走了下来。凌看着周围的建筑兴奋的道:“神林。这就是你地学校吗?”

  “是啊!感觉怎么样?”

  “好大哦!”

  “基地地面积不是比这里还要大吗?”

  “可是基地里全都是通道个分割好的房间,不象这里这么开阔啊!”

  “这到是真地。”

  维娜忽然道:“带我们你的教室行吗?”

  “啊?教室?这个……!”这个问题很严重。而且说出来很丢脸。

  小纯不知道怎么搞的也来劲了。“对啊!神林你了解我们的一切,我们却不了解你,现在正好让我们了解一下。”

  “这个……”我支吾了半天还是只能说实话。“其实不是我不想带你们去,而是……而是……!”

  “而是什么啊?”

  “而是我忘记教室在什么地方了!”

  轰隆,周围倒了一大片!“你居然不记得教室在哪里?”维娜惊讶的问道:“你应该还是在校生吧?”

  “这个……!大学的教室不是固定的,一般都是上什么课往哪个教室跑。而且我们学院你们也看到了,面积比较大,所以……那个,教室特别的多。而且……我好象总共也没在学校上过几次课!”

  “原来是因为你总旷课的原因啊!”小纯说话真够直接的!

  凌跳出来帮我说道:“主人哦不对,因该是神林。旷课是为了和我们在一起,要是他天天上课,我们就出不来了!再说,我们这样的神经系统,使用加速学习机就可以了,在教室里慢慢的学习一点好处都没有。”

  “那可不一定。”小纯还要反驳却被维娜按住了。

  维娜把两边胳膊一伸,一边搂着小纯一边搂着凌。“你们两个就别吵了,冤家还有和好的时候呢!今天是来玩的,不是来听你们吵架的!”

  果然还是维娜有大姐头风范,一下就把两个人都给制住了。

  “好了,先把正事办了,我们去拿稳定剂,然后要怎么都行。”

  辣椒问道:“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很正常啊!为什么要用药呢?”

  “这次拿的稳定剂不是治疗疾病的药物,而是用来加速身体细胞定性的药物。”

  “细胞定性?”

  “你们的细胞都是用原生组织在短时间内复制出来的,并没有通过卵子受精过程,所以你们的细胞内缺少生物稳定剂。在没有接触这种稳定剂之前你们的细胞都是未定性的,也就是说如果遇到适当刺激它们还有可能还原到细胞原质状态,这个相当危险。要是肌肉组我们还能修复,万一脑细胞还原了,那就彻底完蛋了。”

  “可是我们这几天不是好好的吗?”

  “那是因为你们都注射了暂时稳定剂,不过那东西效力快结束了,三天内再不注射永久稳定剂就麻烦了。”

  辣椒道:“好恐怖,我们还是快点去拿稳定剂吧!这里死了又不能复活,太危险了!”

  我带着他们到学校的实验楼地下室去取药品,而游戏内,葫芦里的水位还在继续上升,眼看就要到瓶口了。现在葫芦里峡谷底下的那个大洞已经有十几公里宽了,巨大的水流量带来了大量外面的东西,这些东西中还包括一些生物,而且居然还有没死的。

  在天庭的看管室内,一个青色的莲花形石台上,葫芦正放在花心位置。四位神将都背对着葫芦,谁也没有注意到葫芦有问题。此时那个葫芦里的水已经逐渐满了,葫芦盖子的位置出现了淡淡的黑色,那是潮湿的水印。

  四神将毫无察觉的一动不动站着,葫芦的盖子却慢慢的开始松动,爆发只是时间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