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六章 水灾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六章 水灾

  “女神也无所谓。”我从地上爬了起来对她道:“我需要魔宠,你的性别不是问题。”

  “魔宠?”契约之神先是愣了下,然后小声的问道:“我的神力已经被拿走了,您还要我做魔宠吗?”

  “神力被拿走又怎么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好歹曾经是女神。”我指着正一起走过来的凌和小纯:“她们以前和你一样也是神,但是成为魔宠后属于神的部分就消失了。你就算还是女神,成为魔宠后也会丧失神力的,不过你的战斗力不会下降多少,这个我比你有经验。”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要不然收了你还浪费我的魔宠位置,我又不是傻瓜。”

  “可是您好象已经没有魔宠位置了。正如您说的,神力被消除后我依然还有一部分力量保留了下来,我可以看见您的属性面板,您的剩余位置似乎是空的。”

  “你能看见我的属性?”

  契约女神点了下头。“身为契约之神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可以解读契约双方的正确信息,看不到属性的话很多契约都无法正常进行。”

  我点了点头表示明白。“既然你有这个能力,那你看看这个东西。”我拿出了一枚黄金指环,光滑的指环就是个圆环完全没有任何装饰。

  契约女神连碰都没碰,只是看了一下。“顶级报恩指环,来源应该是光明神殿或者是兽神的也有可能是欧洲的黑暗神殿,具体是哪里的要看铭文才能知道,他们做的都差不多。”

  我点点头:“这个是兽神的报恩指环,不过你说的上级是什么意思啊?”

  契约之神道:“报恩指环就是各种势力用来给有恩地势力或者个人的证据,拿到指环的人可以凭指环交换一个要求。但是要求并不是可以随便开的。你拿的这个就是上级报恩指环,意思是只要对方能力所及的事情就必须答应。如果是中级的,那就只能是不很麻烦的事情,要是下级地,那一般就是通融一下某些事情或者给点财物之类的小恩惠就结束了。”

  “原来还有这么多区别啊!你知道的还真详细啊!”

  “我本来就是契约之神,报恩指环就是一种契约,我当然知道了。”

  我收起指环道:“我的意思是先把你变成魔宠蛋,然后等我找到兽神就可以用了。女神可不是随处都能碰到的。”

  “我不想变成魔宠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等您离开这个封印空间后您可以让刚才那位上位神把我的神力暂时还给我一下,我能够凭借契约的力量直接把我们送到契约履行方地面前。”

  “你可以直接把我们送到兽神身边?”

  “当然。”契约女神非常肯定的道:“如果协议没能正确的执行,我就需要把自己送到导致契约无效的一方面前,这是基本能力。”

  “那你先跟着我们吧,出去后我会请求大地母神帮忙的。”

  契约女神点点头道:“可是我要先声明一点,在正式成为魔宠之前我是不会帮忙战斗地,否则创世之星会直接介入的。”

  “这个我明白。”

  npc们说的创世之星实际上就是主系统。《零》没有常备gm,主系统当然要负责监督执法。其实《零》不设计gm也并不完全是为了测试游戏的自律能力,还有一个原因是没办法设置gm。以前地游戏地图就那么点大,只要保证有十几个gm在线基本就达到效果了。可是《零》的地图比世界地图还大,要是安排人工gm。那要多少人啊?

  以前游戏里的城市就巴掌大那么点地方,一个gm从城南看到城北,可是《零》里的城市有多大谁都清楚。小村子不算,光有完整城墙的正规城市就好几万。这还是去掉特殊地图里面的城市后的数量。艾辛格那样的超级城市姑且不算,系统三大主城那样地城市没有几十gm能管的过来吗?整个游戏里的城市加一起,估计真要安排gm,起码要几百万人才够用。

  契约女神知道我同意了之后也听话的站到了我的旁边,现在她算魔宠预备队。其实我的魔宠位置并不是真的满了,契约女神说满了的部分是我地直接魔宠量满了,人形宠地下面还是有空缺的,只是我不想把她挂在别地魔宠下面。因为她也是人形宠,挂在别的人形宠下面就会浪费掉她自己的两个携带量。

  解决完契约女神的问题后我转身面对那个道士和那个鬼族女孩。“好了,那个所谓的力量现在被我收编了,你们还有什么想赠送的都拿出来吧?”

  “你……!”道士气愤的瞪着我却说不出话来。

  “既然你们没有什么要说的,那我来问一下……”

  我话说到一半忽然传来了辣椒的心灵接触。“主人,鬼王向你那边去了。”

  “你们怎么让他跑出来了?”

  “那家伙是金刚不坏之身,怎么打都没用,我们实在没有办法。”

  “那他现在到哪了?”

  “刚刚从你打的那个洞钻进去。我们正在追。”

  “我马上到。”

  战士分身和我的魔宠都听到了心灵接触的内容。法师分身看向我道:“我先去挡着。”

  我对他道:“你一个人挡不住的。还是我们一起去吧。”我向凌那边招招手然后转身向门口快步走了过去。

  那个道士看我们突然不管他了,立刻叫了起来:“你们到哪去?喂?你说话啊!”

  我根本懒得理他。和身边的魔宠一起大踏步的向通道口走了过去。那个家伙立刻收起自己的魔宠然后和那个女人一起追了上来。“喂!你别跑,我们还没有打完呢!”

  他身上有伤,跑起来也不快,加上我们走的很快。他一直追到通道尽头才最追上我们。我进入了那个有环行阶梯的垂直通道,刚好看到鬼王从我们面前落了下去。我抬头向上看,辣椒和玲玲先后落了下来,后面还有好多魔宠。

  “主人。”斯哥特顺着楼梯跑了过来。

  后面那个家伙正好追出来。“喂,你……!”他喊到一半就被跟着后面到达地两个铃音骑士架起来按在了墙上。

  我对斯哥特道:“向下追,鬼王刚刚从这里过去。”

  斯哥特立刻带着铃音骑士向下跑。我看到那两个铃音骑士还按着那个道士,回身对他们道:“你们也根斯哥特一起去追吧,不用管他。”

  “是。”两个铃音骑士放下那家伙转身从围栏上跳了下去。

  那个道士从地上爬起来刚要叫就听到旋梯发出轰隆隆的声音。而且地面明显开始震动起来。十几秒之后一大队亚龙骑兵出现在楼梯上,不过他们都是徒步的,楼梯虽然不算窄,但是小猎龙还是不适合走楼梯。

  为首的亚龙骑兵看到我之后立刻敬礼:“主人。”

  我挥挥手:“斯哥特需要帮助,你们向下追。”

  “是!”那个亚龙骑兵向后招招手:“传令向下追。”

  后面立刻响起传令声逐渐向上传远,我后面的道士已经完全傻眼了。那个鬼族的女玩家惊讶的道:“你们不是来偷东西的吗?”

  “我们?”我笑笑道:“我们和你们地目的差不多,不过你们才是偷东西,我不是。”

  “别装的自己那么清高。”道士瞪着我回道。

  “我有装吗?我本来就和你们不一样吗!”

  “切!你和我们都是贼。”

  “不不不!你才是贼。而我不是。你们是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潜入这里准备弄些宝贝离开,我则是带着军队剿灭所有敌人然后放心的拿。所以你们才上贼,我这个应该归类为武装抢劫。”

  “哈哈!”鬼族女玩家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拿着永恒剑向她行了个骑士礼,然后道:“那么美丽的小姐,我要继续抢劫了。如果不麻烦的话。请管好你的男友,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宽容地。”

  女玩家笑着伸出一只手,等我握上她的手时她才道:“也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实力同时战胜我们两个的。”

  “哈哈!聪明的女士,再见了!”我说着就这么背对着楼梯外面倒跳了出去。然后张开翅膀控制着合适地速度向下掉去。

  战士分身笑着向那个女玩家道:“如果您什么时候想要找一个真正的男人,请通知我。”说着他转身也跳了下去,不过战士分身不是用翅膀,而是在楼梯之间左右借力逐渐向下跳。

  法师分身最后行了个法师礼。“那么告辞了美丽的小姐。”说完他也张开了翅膀飞了出去。

  我的魔宠么向她点了下头纷纷跳了下去,楼梯上大队地亚龙骑兵依然在排着队向下跑,整个楼梯都是轰隆隆的杂乱脚步声。

  我一边向下掉一边问辣椒:“外面战斗结束了吗?”

  “差不多了,大部分敌人都清理掉了,剩余的幸运他们几个大个子在对付。亚龙骑兵的坐骑们也在外面等着。”

  “那现在鬼王就是光杆司令了?”

  “光杆司令?恩,很贴切的形容。就算不是光杆司令起码是秃毛司令。”

  玲玲在旁边提醒道:“到底了。”

  我们一个接一个的纷纷落地,后面的人跟着跳了下来。斯哥特他们动作比较快,已经跑没影了。我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这个垂直塔下面居然是个通道交汇点,三十几跳通道从各个方向连接到这个圆形大厅。

  “斯哥特还满细心地吗?”凌站在一个画了记号的通道前面道。

  “确定是斯哥特留的吗?”

  “魔力印记不是那么容易仿造地。”

  “那就快点追吧。”

  因为那个垂直踢的问题,我们下来的人都没带坐骑,大家只好徒步跑。其实就算有坐骑这里也没法骑。通道高度仅两米。我和战士分身都要低着头跑。好在狼人形态手和腿的比例变化很大,可以四肢着地。这样就不用弯着腰了。

  这个通道非常长,而且拐来拐去的没有任何一段超过5米地直道,大部分地方都是带些弧度地弯道,而且通道越来越窄,搞的像船舱过道一样。走着走着我突然听到前面有声音。而且地面似乎在抖动。拐过一道弯之后居然迎面撞上了斯哥特。

  斯哥特一把扶起我:“快,快往回跑。”

  “啊?往回跑?”我忽然听到震动声,伸头看了下斯歌特背后。不看还好,一看更吓人。

  我像触电一般转身:“跑,向后跑,全都向后跑。”

  虽然我喊地很卖力,可是效果似乎不怎么样。不是手下门不听话,而是通道太窄了。你想象一下。一条长长的只能容一个人通过的小巷子,一大堆人排着队进来,突然前面的人想要往回走,可是通道就能过一个人,想退后就要后面的人全体调头倒出去。这么多人掉头并不是马上就可以实现的。再怎么训练有素的军队也不可能一瞬间完成大部队调头的任务啊!

  部队调头超级慢,前面地敌人却毫不犹豫的冲了过来。那个该死的鬼王跑过通道后居然启动了机关,这个地下通道连着某个水源,机关启动后水全都冲进了通道。这就是斯哥特他们慌慌张张往回跑的原因。

  洪水在狭窄的通道里咆哮着向我们冲了过来,我们试图用盾牌和其他东西抵挡,可是水压不是一般地大,任何障碍物都不起作用,我们全都像树叶一样被冲了出来。洪水用进来时几倍的速度把我们全都清出了通道。

  到了中间的垂直井我们才发现进水的不光这一个通道,所有地通道都在向中间喷水,中央垂直井瞬间就满了。洪水充满了底部的空间后开始向上涨,巨大的水压推着我们向上走。

  楼梯顶端。道士和那个鬼族女玩家还没走出去,忽然听到下面的轰鸣声。他们两个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就看到一道白色的浪头带着一堆杂物向他们冲了过去。

  地面上幸运他们已经清理干净了所有敌人,此时他们正在那个塔外面等着我们出来。忽然水晶道:“我怎么感觉地面好象在震动啊?”

  幸运也左右看了看:“好象是有什么声音。”

  他们正说着旁边的塔突然轰的一声飞上了洞顶,整个塔像根锥子一样插进了地穴的顶部岩石中。塔崩掉之后把幸运他们吓了一跳,大家都紧张地看着没有了塔身的洞口。其实崩飞石塔的上气流而不是水,到现在水还没有上来,光是塔不见了。

  幸运抬头看看钉在顶上的塔身,然后伸头向地洞里看了看。他刚一伸头就看见一个白色的柱子向他冲了过去。吓的他赶紧缩回脑袋。地面的石板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一道道裂纹出现,一个白色喷泉在幸运收回脑袋之后不到一秒就喷了出来。

  因为压力太大。水柱完全没有任何分散迹象地向洞顶冲了上去。高压水柱直打在洞地才四散分飞向周围散去。地穴之中一瞬间就像下雨一样,水花洒地到处都是。

  水柱出现后紧跟着一阵隆隆的声音,然后突然轰地一声,一条黑龙飞了出来。别激动,这个不是真的龙,而是楼梯。水压太大把楼梯一起带了出来。

  楼梯飞出来之后水柱里开始不断的出现各种各样的东西,其中最多的当然是泥沙石块,但是还有很多大件,比如说我和我的魔宠以及大堆亚龙骑兵。水柱打到洞顶之后的压力依然很大,我们被水柱带上去撞在洞顶上摔地七昏八素。然后又掉下来再摔一次。

  瘟疫最先反应过来:“快接啊!是主人他们!”

  幸运他们这才想起来接那些掉出来的人。

  水晶接的好好的突然接到一个奇怪的东西,这是一条大鱼,一条差不多有小汽车那么长的鱼。水晶捏着鱼尾巴提着那条鱼道:“主人的魔宠里有鱼吗?”

  “应该没有吧?”夜影看着周围不断落下的各种生物不确定地回答着。

  从水晶接到鱼开始,周围出现的生物越来越多,大部分东西我们的人,但是还有一些明显就是水生动物。更离谱的是幸运居然还接到一条二十米多米长的大章鱼,通道那么窄真不知道它怎么过来的!

  瘟疫接了半天道:“谁看到主人啦?”

  “我在这里!”我此时正在天顶上向他们招手。

  “主人你怎么到上面去啦?”

  “还不是水冲的!”我从顶上跳了下来站在瘟疫旁边看着这个巨大的水柱,但是我突然发现脚底下似乎也是水。低头一看才发现水都过脚面了!这点水深对幸运他们是没有感觉。对我就不同了。水柱这么会工夫就把这里灌了这么深地水,按这个速度下去一会这个地穴就会被整个填满。可是水满了以后要怎么办?难道把这里顶开喷到地面上去?

  洪水的势头一点不减的狂喷着,很快我们的人全都被扔了出来。我先把大家集中了一下,然后对他们道:“水很快就要淹上来了,这里似乎是全密封的,所以水出不去必然会挤压这里,直到找到宣泄口。到时候这里就不方便行动了,所以……马上给我把这里搬空。能拿地都拿走!”逃命不忘抢劫,这才是悍匪本色。

  反正这里的敌人都被消灭了,凤龙也不用再偷偷摸摸的了,干脆站到地面上等着,亚龙骑兵们迅速搜查着各个房间把能搬的东西全都往凤龙空间里扔。反正空间够大,回去再慢慢分类。

  水位上升很快,眼看着就三米多了,大家只好潜水下去打捞物品。幸好亚龙骑兵算死灵生物不考虑氧气问题。小猎龙虽然不会潜水却会游泳,这些家伙用狗刨地姿势在水里居然还满灵活的!

  我们结束工作时水都已经快淹到洞顶了,不过水流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水流减速并不是因为水源枯竭了,而是因为压力。这个地穴的入口刚刚坍塌了,而空间入口不像物理连接,一旦坍塌就不会再接通,所以我们这里现在是个密闭空间。所谓的空间其实并不是空的,这里有空气。它们也是有体积的。水进入这里之后气体被逐渐压缩,可是它们并不是可以无限压缩的。现在气体已经被压的很紧密了,再压缩已经相当困难了。可是水压依然存在,压力无法宣泄就全体集中到了四面八方地洞壁上。

  洞穴周围的泥土外面还是泥土,压力可以让泥土压紧一些,但是这样得到的空间有限,水流需要真正的宣泄口,而地穴的周围唯一可以退让的就是顶部了。多层泥土上面就应该是地面了。那里才是最好的宣泄口。

  凌在我身边开玩笑道:“都说洗劫洗劫。我们这次真的是洗劫,一边洗澡一边抢劫。”

  小纯道:“不洗还干净点。搞地我现在一身鱼腥味!”

  我道:“下面那些通道肯定是连着某个湖,要不然也不会出现这些东西了。”说着我从水面下把手伸了出来,而我手里正拿着个鹦鹉螺。

  艾美尼斯道:“主人知道开拓者和玫瑰藤在什么地方吗?”

  “干什么?”

  “让他们往上挖,这样水压比较容易地开洞啊!”

  “开拓者不会游泳我把他放回凤龙空间了。玫瑰藤正在挖着呢。你看那边不断往下掉土渣的就是他那里。”

  “我说怎么水越来越浑了呢!”

  我们在下面等着水压为我们开路地同时,玫瑰他们正在地面上和一群大型怪物对峙着。他们刚刚不小心遇到了一大群奇形怪状的大型生物,而且很不幸的是这些生物把他们当成了食物。

  三个人此时正背靠背的围成了一个圈准备随时应付突然冲上来地怪物,毕竟他们三个没有我的星瞳,没有正式交手之前是不清楚怪物实力的,小心总是好的。

  怪物们似乎和玫瑰他们有一样的想法,他们仅仅是把三个人围了起来却不进攻。可是总这么围着也不是办法。饥饿终于战胜了谨慎心理,怪物们开始跃跃欲试。但是他们还是没有一起上,而是其中一个先慢慢的靠近准备试试对手的实力。

  这个有冒险精神的怪物突然向玫瑰他们扑了上去,百灵地爆炸箭立刻就命中了怪物的脑袋。轰的一声怪物落在了地上,他晃晃脑袋然后看着三人。看来爆炸箭的威力远不足以杀死这些怪物。

  这只怪物向两边各叫了一声,然后周围的怪物全都开始一边低吼着一边向他们靠近,眼看着怪物就要总攻了。就在玫瑰他们认为要倒霉的时候,带头的怪物忽然停了下来。接着周围的怪物也停了。

  那只怪物首领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它突然转身跑掉了,其他地怪物看到老大跑了也跟着跑。像他们出现时一样所有怪物都在短时间内跑了个干净。

  鹰拿着剑疑惑的问百灵:“他们怎么跑了?”

  “我怎么知道!”

  “难道是计策?”鹰猜测道。

  玫瑰摇摇头:“不可能。这些生物的智商不高,应该不至于使用计策这么夸张。”

  百灵重新架起了弓箭做好警戒道:“那就是最糟糕的情况了。”

  “最糟糕的情况?”鹰还不明白。

  玫瑰也小心地戒备了起来。“最糟糕的情况就是那些怪物是被更厉害的怪物吓跑的,比起食物他们觉得自己地命更重要一些。”

  正说着,他们忽然感觉到了变化,三个人一起安静了下来。等了一会什么情况也没有发生,鹰小声的道:“怎么又没动静了?”

  “不知道。”

  轰隆。地面再次震动了一下。

  “来了。”百灵小心的戒备起来。

  地面抖动的越来越厉害,大家都明显感觉到地面在震动。鹰惊讶的道:“难道是兽群?”一只怪物走路的声音不可能震的这么快。

  玫瑰道:“好象是地下传来的震动。”

  “地下?”就在鹰说出最后这句话之后地面突然抖地更厉害了,他们连说话都说不清楚了。

  震动迅速升级,地面上篮球大小的石头都自己蹦了起来。突然在距离他们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出现了一道裂缝,随着裂缝出现周围的树木也轰然倒下。裂缝出现后不到两秒就向周围延伸了二十多米。其中一道裂缝正好穿过鹰的脚下。裂缝向四周扩散形成了一个半径五十多米的裂缝区,整个这片区域都是碎片,树木全都倒了下来。

  裂缝区形成后震动居然停了下来,玫瑰小声的道:“好象停了。”

  百灵在地上一边向外爬一边道:“不管怎么说还是先离开这里比较好。”

  鹰也道:“同意!”

  让我们把镜头先拉回地穴中正在泡澡的大队人马这里。我正用抓钩把自己挂在玫瑰藤挖地洞边。“奇怪。刚刚明明快要通了,怎么又停了啊?”

  幸运用自己地抓子把自己挂在另外一边的洞壁上道:“大概是压力不够了。我来再多挖一点。”

  凌骑在幸运脑袋上道:“还是我来炸个洞出去比较快。”

  “等等。”我赶紧喊停。“我们先下去你再炸,免得一会把我们也卷进去了。”

  再次把镜头拉回地面,玫瑰他们刚刚爬到裂缝区外面,突然地面抖了一下,接着震动又开始了。百灵也不爬了,站起来就跑:“快闪啊!”

  他们三个才跑出不到十米,后面突然轰地一声。整个地面都被掀飞了起来。大量泥土和岩石飞上了几百米高空,地面下隆隆的巨响中一道一百米粗的巨大水柱直冲云霄。水柱一边向上喷一边还在往外掉东西。

  玫瑰正跑的好好的,突然扑通一声一个黑影落在了她面前。玫瑰惊讶的看着这个黑色地物体。“凌?”

  鹰跑的好好的突然被一个人砸倒,等鹰爬起来一看居然是一个铃音骑士。“你不是紫日的妖仆吗?怎么从地下出来啦?”

  百灵立刻问道:“紫日不会也在下面吧?”

  那个铃音骑士点头道:“大家都在下面。”

  玫瑰本来还想回来找我,可是地面突然再次爆发,洞口顶不住这样的压力被进一步撕开,周围的地面全都隆起,像火山口一样。不过这个不是火山口而是水山口。巨大的喷泉差不多飞起一百多米高才开始下落,方圆几公里内都像下暴雨一样。

  忽然一声巨吼声中几个大黑影从地下喷了出来。这是幸运他们。跟着幸运后面就是我和亚龙骑兵,大家都像炮弹一样被打了出来。

  我飞的好好地忽然听到系统提示在减经验值,而且速度超快,幸好很快就停下来了,不过经验值衰减刚一停我就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我还没爬出来就看见上面一个巨大的黑影落了下来。我连惨叫都没有来及发出就被砸进了土里。

  洪水得到了宣泄口之后把地穴内的东西全都送到了地面上来,我们的人很快就一起飞了上来。大家很快汇合,但是却始终找不到我的人影。忽然凌叫道:“主人刚刚用心灵接触和我说他被一块石头砸到地下去了。”

  “大石头?”瘟疫左右看了看。“在那边。”

  附近能称的上大石头的就这么一块,瘟疫一尾巴把石头打飞了出去,我果然就在下面。斯哥特和另外一个铃音骑士一起跳下来把我拉了出来。我推开面罩深吸一口气:“呼!终于出来了!咦?玫瑰?你们怎么上来地啊?”

  鹰把剑插回剑鞘道:“这话应该我们问你才对。我们还在峡谷里。你不是说你上到上面去了吗?怎么从我们下面冒出来了?”

  “这个说来话长。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为好。”

  “恩,这到是真的。”

  我们跑到离超级喷泉很远的地方才停了下来,然后我就开始给他们说事情经过,等我说完之后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了。在我们说话的这段时间洪水一直喷。而且更糟糕的是水流速度太快,高速喷射地水流不断的掏挖着通道边缘,结果喷口越来越大,现在的水柱已经有二百多米的直径了,而且还在进一步扩大中。

  玫瑰看着这个大喷泉道:“你们什么时候遇到洪水地?”

  我想了下道:“大约早上5点左右,之后我们被卷上了那个有兵马俑的洞穴里。这些水用了不到三个小时灌满了地穴,然后我们就被喷了出来遇到你们。”

  “那下面的地穴有多大?”

  “差不多有个县城那么大。”

  “这么说来水源应该不是湖泊了!”

  我点头道:“我有个想法,就是一直不敢肯定。”

  “什么想法?”

  “水道的那一头恐怕是通海的。”

  “通海?你说这个葫芦里有海?”百灵不可置信的问道。

  “我说的不是这里有海而是外面的海。记得艾辛格地闸门系统吗?那个传送阵把海水吸入水池然后浮起闸门。这个葫芦并不是只有一个出口。可能下面那些通道的尽头就是一个入口,这个入口连接的位置是外面的海底,所以当它打开后水都灌了进来。”

  玫瑰道:“如果真的是像你说的一样连着海,那就麻烦了!”

  “怎么啦?”

  “这个葫芦内的空间虽然很大,却不是无限的。如果通道连着海地话,恐怕水会源源不断地流进来,直到把这个葫芦完全灌满!我们一直都是步行,实际上这两天没有走多远。海洋地面积相比这个葫芦大太多了。世界海平面下降一点点省出来地书就可以把这里完全淹掉了!”

  “那有什么不好的?水把葫芦撑爆我们不就正好可以出去了吗?”鹰还不明白玫瑰的意思。

  玫瑰解释道:“能出去当然是好事。但是我们头顶还有个经验结界!水淹起来之后我们还是要呼吸的。我们的盔甲只能在水下维持一段时间,那不是无限的。可是水位升高之后我们想呼吸就要上到经验结界上面去,可是经验结界会吸收经验值,这样我们掉级更快!”

  我拍拍玫瑰的背。“别担心,我们不是有大地母神地空间吗?进去躲一阵,等葫芦爆了再出来就是了。”

  “可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爆啊!”

  “你们进去,我一个人在外面就是了。我的魔龙盔甲是可以无限时水下呼吸的。等葫芦爆炸了我再打开空间门放你们出来。”

  “那就只能这样了!”

  决定之后我打算尽快办,趁现在水位还不高,我先打开空间门进去和大地母神商量了一下,然后把玫瑰他们接了进来。把他们三个和那些召唤生物都送进了空间门,另外还有三个特殊人员。一个是那个预备魔宠,另外两个是那个道士和那个鬼族女玩家。其实我本来不想让那个道士进去的,虽然我还算比较宽容,但是也不至于什么人都给好脸色。可是玫瑰和百灵都和那个鬼族女玩家很谈的来。而那个女人又是这个道士的女朋友,我实在没办法才把他们一起送了进去。要是按我的意思就让那个道士淹死算了。

  其实不进空间门也是可以躲过这个洪水的,那个办法就是下线。不上线就不计算水中地时间,但是不知道葫芦什么时候会爆,必须常常来看。这样还是会被水淹死,而且经验结界也实在太危险了,还是空间门里安全些。

  空间门关闭时我把魔宠都留在了外面,他们可以进凤龙空间。而且凤龙空间不限制开启次数,他们还可以在外面陪我一起做垃圾分类。凤龙空间里装了太多的东西,那个时候时间紧张,大家根本不挑,什么都往里扔,我打开凤龙空间居然看到好多蜡烛台、桌子凳子之类的东西。

  葫芦里的空间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那个喷泉想要灌满这里恐怕没个两三天是不可能的,我决定先下线。等时间差不多了再上来。

  退出游戏之后把各位魔宠都集中了起来,连维娜也被我叫下线了。他们现在需要学习各种知识,时间很宝贵。今天地任务是解剖,生物知识他们都从学习机里学过了,但是解剖这种动手操作的事情还是要亲自实验一下。

  把他们安置好之后我又开始去练习我的脑波控制。整整一天除了吃饭我一直在练习室里闭关,虽然完全没有进展,但是我几乎感觉到了一些变化。晚饭前我去解剖室叫他们一起去吃饭,巨大的实验室内放着十几个操作台。我地手下们两人一组正在台子上解剖实验体。每个实验台有一名专门的指导员。那些用来教学的是特殊生物,看起来不象哺乳动物。再说现在已经切的乱七八糟的根本认不出来原来是什么了!

  我走过去在每个台子前绕了一圈,然后停在了中间维娜和辣椒那一组。“情况怎么样?”

  负责这组的指导员道:“真是难以想象。他们的接受能力超出一般人很多倍,而且完全没有对血液的不适应情况。连这些女性在解剖时都很正常,没有晕倒之类地情况发生。”

  “他们又不是普通人当然不会晕血了!不过他们解剖技术很拿手到是不错的消息,前几天射击训练他们几乎打出了世界最差成绩!”

  “那真是意外。”指导员道:“他们解剖的时候就像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外科医生。”

  “大概生化人也有天赋问题吧!”我转身拍拍手道:“好了,都停下来吧,我们去吃饭。”

  “吃饭?”斯哥特他们一听说吃饭立刻就来劲了。一般正常人第一次学习解剖,就算不会晕倒,当天胃口都不会太好,这些家伙居然还在那里流口水,难道是因为类兽性基因的原因?

  斯哥特他们是为了战斗而被研制出来的,他们的基因中混合有兽性基因。这种东西的特点就是刺激人类本能,而这种本能通常表现为食欲和**。为了保证不放生意外,斯哥特他们地身体里都合成有不良激素对抗器官。比如说当男性激素过多时,人体会表现出很强地**,如果控制不好一个强奸犯就诞生了。但是斯哥特他们身体里有对抗器官,澳门赌博网站:如果某种激素超标,这一器官会产生激素中和剂中和多余部分,这样就保证了斯哥特他们拥有旺盛精力的同时不会行为过激。

  龙缘敢于制造生化人依仗地就是激素控制技术,没有合理的激素稳定系统,任何原本温顺的动物都会变的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