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五章 可怜的神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五章 可怜的神

  “你这个鬼族是奖励的吗?”我好奇的问道。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女孩和我们依然是敌对状态,对我当然不会太客气。

  “如果你告诉我你的种族是怎么来的,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我的想法是如果这个种族能够后天得到,说不定可以利用一下。

  “放过我们?”墙边的那个道士已经爬了起来。“你们好大的口气啊!”

  “你以为自己够资格和我谈条件吗?”我看着那个家伙。

  “资格?哈哈哈哈!”他突然大笑起来:“让你看看什么叫资格。”他突然跳了起来,然后在空中仍出一个竹筒。

  虽然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但是我肯定绝不是什么好东西。战士分身夹起法师分身迅速后退,我也跟着跳了出去。竹筒摔在地上,一个塞子掉了下来,然后竹筒里面就开始往外流一种黑色的粘稠液体。

  战士分身吸了吸鼻子。“是血,好象还有别的东西在里面。”

  “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实力。”那个家伙忽然一掌拍在地上,然后那些竹筒里流出的液体居然从地上慢慢的向上鼓起了一个包。这个小包开始慢慢的升高,液体逐渐被从地面抽离全都向上汇聚。

  很快我们面前的这团红色液体就形成了一个大致的人形,但是形状很粗糙,仿佛一个融化了一半的人。两个分身和我互相对视了一下,然后我们三个同时点点头。

  法师分身突然举起法杖。“火焰连击。”一串火球排着队飞向了那个还没有形成的东西,不管它是什么,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都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火球直接命中那个由血糊形成的半成型人体,但是出乎意料的。所有地火球像是打进了水里,完全不起任何作用。

  火球结束之后我和战士分身同时到达,我一剑横扫,只感觉到一点点阻碍,永恒很顺利的切断了那家伙的身体。战士分身的攻击也非常成功,他一拳打进了那个还没有成型的脑袋里,把脑袋打出了一个大洞。

  后面那家伙轻蔑的笑了一声,我和战士分身本能的感觉不对劲。但是已经晚了。那家伙被削断的身体没有倒下,上下两边地液体迅速的又融合到了一起,而它头部的大洞则直接开始向中心聚集,战士分身的胳膊也被包了进去。

  我感觉到一股力量在拉我的永恒剑,而且这个力量非常大,我迅速向剑里注入魔力,白色的生命之火立刻燃烧了起来,剑上的拉力马上消失了。

  “帮忙!”战士分身的胳膊似乎遇到了麻烦。那家伙不但想吞了我地永恒剑,连战士分身都想吃掉。我迅速抓住战士分身的胳膊,生命之火立刻覆盖了他的全身。因为是我的分身,火焰对他是没有伤害的,但是那个家伙受不了这火焰立刻放开了力量。我和战士分身一个跟头摔了出去。

  “哈哈!知道厉害了吧?”后面那家伙笑地好嚣张,我很想过去砍了他。

  就在我们两个摔出去之后,那个半融化状态的人形物体开始逐渐成形,黑色的表面依然很粘稠。看起来像泥浆。忽然在这个家伙的头部出现了两条缝,两团红色水晶一般地组织从里面翻了出来,我瞬间确定那是两只眼睛。

  这个脑袋开始迅速成型,黑色的泥浆一般的流体迅速硬化形成坚硬的黑色外壳。在眼睛下面本该是嘴巴和鼻子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突起,乍看像新式防毒面具,但是结构相当复杂,周围有不少气孔,大概是呼吸系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不见嘴。脸部基本完成后它的额头上忽然浮出一块水晶,颜色和眼睛一样也是红的。这块水晶并不是简单的几何图形,而是个字。我可以肯定那是汉字,而且是篆体,可惜我不认识。水晶形成后这个家伙地头顶长出了向后延伸的弯曲长刺,感觉和我的头盔到是很像。

  在头部完全形成后这个家伙的身体也慢慢的完成了,整体形状还是人形,看起来像是穿着铠甲的武士。不过它的铠甲和我很象。外面全都是刺。相当危险的感觉。

  虽然他地盔甲很嚣张,但是我并不觉得他很恐怖。相反,这种盔甲有种很强烈地美感。那两米的身高,配合这个造型,估计不知道地小mm看到它肯定会幻想这是个穿着盔甲的超级帅哥。

  我和战士分身在他成型后迅速退到了法师分身旁边小心的戒备着,已经消灭了那个黑色奇怪生物的凌则退到了小纯身边张开了防护罩。就在我们以为怪物要冲过来的时候,他却突然转了过去。这家伙背后居然有翅膀,而且是昆虫一般的翅膀。翅膀前边缘是黑色的龙骨,而后部则是蝉翼那样的透明薄片。

  那个怪物突然说话了。声音听起来像从一根钢管里传出来的,带着颤音,感觉相当酷。“你明白自己要做什么吗?”

  那个家伙点点头。“你帮我消灭那些人,让他们全都掉十级。”

  怪物回头看了我们一眼。“一个魔宠位置、十个等级、一百个水晶币、一千条生命。”他看完我们又转回头对那家伙说了这串不知所云的东西。

  那家伙还没有说话,地上的女人先道:“这要求太过分了!其他还好说,水晶币也太多了吧?”

  “你可以选择。”怪物不紧不慢的说道。

  “选择什么?”女人问道。

  “接受……或者拒绝。”

  男人想了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我拒绝。”

  怪物平静的道:“那么按照约定,我将拿走你的三个等级做为你平白无故召唤我的报酬。同时,你永久的失去了再次召唤我的机会。你确定要拒绝吗?”

  我现在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战士分身作为我地思想共同体自然马上也明白了。他笑着对那个家伙喊道:“哈哈!没用的家伙还说什么让我们看看实力,搞了半天搞出来一个帮手还是要花钱买的。哈哈哈哈……真没用啊!”

  那边那个家伙的眉头皱了起来,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他还是爆发了。“我接受协议。”

  女人惊讶的看着他:“你疯啦?你上哪弄那些钱?”

  男人的脸有些扭曲。“我帐户里有足够的钱。”

  “那是行会的钱,不是你一个人地。”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怪物依然很平静的问道:“如果你接受协议将要支付一个魔宠位置、十个等级、一百个水晶币、一千条生命,你真的确定吗?”

  “确定。”

  怪物突然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感谢您的惠顾。我是先收钱后办事的,现在先剥夺你的一个魔宠位置。你没有空缺的位置了,我可以从你已经占满地位置中清理出一个来,你想要去掉哪个?”

  “刚刚被那个女的杀死的那只泥虫。”

  “好的。收好你的魔宠蛋,魔宠位置我拿走了。哈哈哈哈!”怪物笑地很恐怖。

  那个家伙的手上突然多了个白色的魔宠蛋,同时他的表情很痛苦,看来是真地被扣除了一个魔宠位置。

  怪物继续道:“现在是十个等级。”

  叮的一声,那家伙的一个戒指掉在了地上。怪物继续道:“因为您的等级下降,这个戒指您已经带不上了,请收好。关于那比资金,我已经自动扣除了。还有那一千条生命。你目前只有八百三十七条,剩余的部分请在十天内补齐,超过时间后你将一天掉一级,直到你补全为止。”

  说完这些之后怪物转身看向我们。“顾主已经支付了酬劳,该是我办事的时间了。你们几个可以去死了。”

  怪物在说完最后一个字的同时双眼突然一亮。接着闪电般冲了过来。我架起盾牌硬顶了一下,结果是一声闷响我被撞飞了出去。这家伙好大的力气!

  “半月!”我背后地两个半月突然飞了出去一左一右的向那个家伙卷了过去。

  看到两个半月靠近,那家伙毫不迟疑的双手一伸。当……一声钟鸣般的响声之后我彻底傻眼了。那家伙两只手一左一右的捏住了两个半月,而且就是直接按在刃上。

  半月怎么说也是龙族的传世之宝。不至于被空手抓住吧?

  我双手在面前迅速摆出手印。“雷击!”

  两个半月上突然闪烁起蓝色的电弧,但是那家伙就像电的不是他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

  怪物双手往外一扔,两个半月咔咔两声卡在了两边地墙壁上。扔掉半月后那家伙笔直地朝我走了过来,看起来还相当悠闲。法师分身发射了一道金色的光束,但是打在他身上如泥牛入海。

  战士分身从旁边跳了过来一爪抓向怪物,但是怪物突然一伸手捏住了战士分身地胳膊,接着一仰手。战士分身像被卡车撞了一样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撞在墙壁上把墙上砸出了一个人形的大坑。

  怪物毫无阻碍的走到了我的身前。“该送你上路了。”

  “这正是我要和你说的。”我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背后。

  怪物吃惊的回头,看见的却是一只大锤子朝他砸了过去。虽然这家伙很强,但是永恒变化的超级大锤也不是吃素的。怎么说永恒也是一堆神器熔出来的,再强的东西也能砸出点效果来。

  那个怪物毫无防备之下结结实实的中了一锤子,立刻被砸飞了出去。他的身体穿越了刚刚站在他面前的我,那居然是一个虚影,而原因就是正在通道口微笑地艾美尼斯。艾美尼斯刚才就到了,我用心灵接触可以知道她来了。但是怪物不知道。于是艾美尼斯就造了个假的我在那里。真的我则绕到了他的背后。

  怪物落地之后又爬了起来,转身愤怒的瞪着我们。“你们居然敢偷袭伟大的契约之神。你们以为这就伤的了我吗?看我……诶,这是哪里啊?”

  怪物直到现在才发现他不在大厅里,刚才那一锤子把他打进了另外一个空间,不过两个空间依然是连着的,他依然可以看见我们。实际上在他刚才飞起来地同时,我已经打开了空间门。所以他现在站的地方是就是大地母神的后花园。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数着数:“五、四、三、二、一。”

  “你给我滚出去!”一个歇斯底里的叫声出现在自称契约神的怪物的背后,然后就听到一声惨叫那个怪物被打飞了出来,接着就是大地母神气冲冲的走了出来。“谁允许你踏入我地空间的?”

  怪物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刚要说话却突然发现自己飘了起来,而且不是他自己控制的。不管他怎么努力就是无法控制身体。大地母神勾勾手,他就飘到了大地母神的身前。

  “你这个卑贱的下位神,谁给你权利亵渎我地空间的?你不知道基本法则吗?越级进入神之领域的后果你明白吗?”

  “我……!”

  “你什么你?我说话的时候不允许插嘴。”大地母神最近似乎越来越暴力了!“你未经允许私自进入我地领域,现在。我以众神法典的名义剥夺你的神权,你现在给我滚回人间当一个真正的怪物吧!”说着大地母神一招手,怪物身上飞出去一团红色的光芒进入了大地母神的手掌,接着空间门自动关闭,那家伙也突然摔了下来。

  怪物直到这个时候才用哭嚎般的声音道:“我是想告诉你。我是被人打进去的,不是我自己要进去地!我冤枉啊!”虽然这个家伙叫的很凄惨,但是空间门已经关闭了,再哭也没用了。

  我笑着走到他身边蹲在他面前。“嘿嘿。你不是要杀我吗?”

  怪物这个时候才抬起头瞪着我用一只手指指着我:“你阴我?”

  “哈哈!阴你怎么讲?你现在已经不是神了,也就是说……!嘿嘿嘿嘿!”

  “你要干什么?”

  我把魔龙枪扔给已经走过来的战士分身,然后把永恒也变成了根棍子。“我不干什么,不过为了表示对你的不满,我决定给你用刑。”说完我和战士分身一起拿着长棍准备打下去。

  契约之神发现不对想要爬起来,结果刚撑起来,我就对着他屁股结结实实的一棍子打了下去又把他给打趴了回去。战士分身挥起魔龙枪当棍子用,对着那家伙又是一下。打的他嗷嗷叫。

  可怜的契约之神没有了神格,现在正处于虚弱期,连500级地实力都不到,被我个战士分身一顿乱棍打地满地乱滚。

  法师分身走到那个嚣张的道士身边。“刚才是你说要我们掉十级是吧?我听说这里好象是原地复活是吧?”

  那家伙突然拔出剑向法师分身刺了过去。“杀不了他们先杀你个法师。”

  他本来以为法师近身好欺负,谁知道我地法师分身拿的那个法杖是特殊的魔攻转物攻的武器,因此法师分身的近身战斗力不比我们差多少。法师分身用法杖一挡隔开他的剑,就势后退一步。“光波炸弹!”

  轰!那个笨蛋浑身冒烟的飞了出去。法师分身拿着法杖从烟雾中走了出来。“哼!以后别拿法杖不当武器,惹火了一样敲你!”

  此时契约之神还在满地打滚。“别打了……救命……啊……疼……啊……救命……求……求你们……别打了……我道歉……我认错……我有罪!…………我知错了……救命啊……要死神了……快……饶了我吧……啊……唉呦……”

  不管他怎么喊。我和战士分身依然是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一通闷棍打的他出气多进气少了。我退后两步。猛然向前冲,然后跳起来举起棍子向下打去。

  契约之神看到这一棍子已经吓的闭上了眼睛。嘴巴里还在喊着:“我知道错了……我该死……我有罪……我陪钱……我道歉!”

  刷!听到“我陪钱”三个字的时候我的棍子突然停在了他身体上方不到一厘米的地方。“你刚刚说什么?”

  “啊?”契约之神睁开眼睛左右看了看才确定我们停下了。“我说我道歉。”

  “不是,前面的。”

  “我有罪!”

  “两句之间那句。”

  “两句之间?哦!是我陪钱!”

  “恩。”我收起永恒长棍站了起来。“鉴于你知错能改,勇于承认错误,我决定先不打你了。但是以后还打不打要看你态度是不是够诚恳了!”

  “诚恳诚恳!我肯定诚恳。”契约之神从地上坐了起来。“您说要我怎么赔偿吧?”

  “你刚才不是收了他的钱和东西吗?你身边应该有不少吧?”

  “你想要什么啊?”

  “魔宠位置。”这东西好啊!有钱没地买去,要这个绝对不亏。

  契约之神立刻小声道:“这个不行!”

  “为什么?”

  “刚才被收了神力,我已经没有这方面能力了!”

  “那等级呢?加等级也可以啊!”

  “也不行!”他这次声音更小了。

  “为什么又不行?难道也是被收了去没有能力了?”

  他小小的点了下头。“我也不想啊!”

  “那你们刚才说的生命是什么?”

  “就是冒险者的命。没杀死一个冒险者,你就可以积攒一个生命。”

  “那不就是邪恶值吗?”

  “不一样。邪恶值是杀死生命的记录不是生命本身。”

  “好了好了。那些都不行,钱呢?大地母神不会连钱一起拿走吧?”没西瓜拿几个芝麻也是好的。

  “钱……钱……钱……!”

  “钱怎么了?”

  “钱是要上交创世之星的,我拿不到一个子的!”

  晕!“那你还有什么在身边的啊?”他摇了摇头,我的心咯噔一下。“你摇头该不是说你身边什么都没有了吧?”

  “我确实是什么都没有了!”

  我考虑了一下,走到他面前盯着他看了半天,然后拿掉头盔递给战士分身帮我抓着。接着我一边脱手套一边道:“既然你已经一无所有了,那就用你的身体来抵债吧!”

  契约之神听了我的话之后立刻双手抱胸不停的往后退。“别……不要……求你了……不要!”

  “别叫的像我要强奸你一样,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可我是女神!”

  轰隆!因为过度惊讶我自己拌了自己一个大跟头。“你刚刚说什么?”

  “我是女神!”他,哦不对,应该是她,突然一把拽掉了头盔。一头水蓝色的长发像瀑布一样批散了下来,漫天飞舞的发丝让我眼睛发花。因为还没有解除狼人形态,我似乎还稳到了一些少女的幽香。“您看到了,我是女神,不是男人。”她的声音现在变的非常甜美,估计刚才的声音是因为那个头盔的特殊造型。我说她的盔甲怎么看起来那么漂亮,原来是女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