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三章 碰撞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三章 碰撞

  “误会归误会,如果我今天没有这些手下在,你们是不是就真把我当刺客给办了?”

  鬼王看了我一眼道:“这怎么可能呢!”

  “你的手下连上报都没有就打算把我就地正法了,如果不是这么大阵势搞的你们全都跑出来,你会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吗?”让鬼王思索了一会,我接着道:“要是你不出来,他们肯定是按照一开始的计划直接把我干掉了,你说就因为走错路就被干掉了,我冤不冤啊?”

  “这个……!”

  “不是这个那个的问题,关键是诚意的问题。我被你们搞的这么惨,你们多少要表现点诚意出来吧?”

  “诚意我们当然有的,但是……!”

  “但是你们说是误会,一句误会就把责任全都推干净了,对我的损失你们似乎是不打算有所表示了。”

  “损失?”鬼王看看我这边:“我们这不是还没有开始吗?”

  “就是因为没有开始所以才叫损失。看到这边了吗?八千骑兵啊!刚才我有带他们出来吗?”

  “没有。”

  “那就行了。”

  “什么行了啊?”

  “还不明白?”我装做很惊讶的道:“你也是带兵的人,就算我们的部队不用消耗什么,但是把他们弄过来总要代价吧?你会传送术吗?”

  “知道一点。”

  “那不就结了。我把一支军队从别的地方传送到这里,这个消耗你不负责吗?”

  鬼王总算听明白我的意思了。“部队是你召唤来的,为什么要我负责?”

  “你的人不威胁我,我脑子不好把大队人马弄这来搞夏令营吗?”

  鬼王突然伸出一只手示意我不要说话,看到我停下来他才道:“明确的告诉你,我鬼王平生从不受人威胁,你要是不肯走大可和我们一绝雌雄。实话告诉你。我的部队是不会死地,不管被打成什么样,只要灵魂不灭,我们可以重新烧制陶俑获得新的身体。和你打一仗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顶多就是费点事情再烧点兵俑出来而已。”

  看来鬼王说不过我打算来硬的了,但我也不是好惹的。

  “那太好了。我的军队也是不死身,而且我们连烧陶都不用,一段时间后自然就恢复了。”

  “哈哈!这么说我们都是不死军团了!”

  “确切的说是死亡军团。因为他们都是亡灵,已经死了很久了。”

  “那就决一雌雄吧!”

  “行。”

  本来打算刮点宝贝就离开的,没想到碰上个不开眼的,反正没损失,打就打,这年头谁把谁啊!

  我和鬼王各自退回自己地阵营之中,两边的军队也重新恢复了紧张气氛。我招招手,飞镖跳到了我的怀里。然后我又把凤龙召了出来,开拓者也从地面下冒出一个脑袋来。“开拓者你马上从地下挖个地道通到对方建筑群里,然后凤龙你和飞镖一起从地道过去搜索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全都给我装回来。”

  开拓者明白了我的意思,迅速缩回地面下,然后地洞里喷出大量的泥土。地面的震动逐渐缩小并渐渐远去。飞镖和凤龙先后跳进了地洞里跟着开拓者一起向远方跑了过去。搬家部队被派出去之后玫瑰藤迅速的用泥土封住了入口,有这么多人挡着,前面地敌人根本不知道我们这边有人进入了他们后方。

  我们这边刚把凤龙他们派出去,对方的部队就已经准备好开战了。劲旅就是不一样。战争准备速度居然这么快。

  我骑在夜影背上指着前方安排作战方针:“一会开始之后先由冰雪女王部队使用大范围封冻术攻击,然后凌和小纯轮番用魔法轰炸。魔法攻击一结束坦克立刻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地方进行大范围伤害,但是注意目标不是杀伤敌人有生力量,而是分割敌人阵形,简单来说就是把敌人的队形打乱。”

  幸运问道:“我们呢?”

  “别着急啊!一会坦克的攻击结束后小龙女你立刻使用大范围的禁锢法阵封印一切游离地灵魂体,他们想复活就需要灵魂,我们把灵魂都禁锢在原地,看他们怎么复活。法阵完成的同时幸运你们就可以出击了。对方是石像。我们的骑兵硬撞有些吃亏,你们负责在前面开路冲开阵形,最好把盾牌手全给我踩碎,只要没有盾牌,亚龙骑兵应该还是可以所向披靡的。斯哥特一会你就带着骑兵们跟着他们后面冲,有巨龙开道估计不会遇到太大阻力。”

  “那我们干什么?”玲玲问道。

  “你还有晶晶、辣椒都混在部队里去对付对方地将领,哪里需要你们就到哪里。飞鸟你一会带着守护长枪在空中负责引导我们的阵形,要是队形乱了马上通知他们改回来。只要我们能保证骑兵的集团冲锋阵形。管他们是什么东西一样都把他们踏平了。”

  “要是冲进去后稳不住阵形打乱了呢?”斯哥特问道。

  “不是还有红刺和小凤、浪子吗?你们三个作为预备队。小凤和浪子的任务是在万一阵形稳不住的时候用火墙阻隔区域。保证我们的人始终占有局部的力量优势。如果阵形保持完整,你们就随便清理下外围敌人就可以了。红刺你的任务是重点区域地突防。你的毒对石头人大概不起作用,不过你块头大盔甲也硬,冲当冲撞车到是不错。好了,各自任务都明白了吗?”

  凌问道:“那些钢铁银蜂和血蝴蝶怎么办?”

  “差点忘记了!”我抖落翅膀上的彩色羽毛和银色羽毛,它们迅速的变成了钢铁银蜂和血蝴蝶。“一会钢铁银蜂的任务是破坏对方的指挥系统,只要看到拿旗子地或者是传令兵。一律给我往死里钉,虽然石头人的抗击打能力很强,不过窟窿多了应该还是可以杀死他们地。血蝴蝶地任务就是帮我们的部队做引导,顺便放箭骚扰一些敌人地攻击就可以了。对了,还有晶甲虫,一会我会让晶甲虫啃掉对方关键位置的兵俑,争取把对方防御阵形彻底搞乱。”

  艾美尼斯道:“那我是不是配合你们使用幻象干扰对方结阵?”

  “聪明。好了,现在开始吧。”

  “整队!”斯哥特高举着骑枪跑到了队伍前面。我们的部队也迅速地组成了攻击序列。虽然对方是劲旅,我们也不是草包。

  小龙女忽然现形飞了起来,一声龙吟之后整个洞穴地面忽然闪烁起金色的巨****阵。鬼王惊讶的看了下脚底:“聚灵法阵?不好,对方要用禁锢法阵!”他话还没有说完,脚下的法阵山又多了一道红色的法阵,两侧法阵一结合立刻形成了一层带有淡淡白光的法阵,这个是附和法阵,威力可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趁着对方士兵被脚下的法阵迷惑住地同时。我们这边的队伍里突然走出八十一名美丽的女性,她们全都是统一的一身白衣。此时她们身边都环绕着白色的霜雾,那是低温地表现。冰雪女王们同时念动咒语,对方的士兵忽然发现脚底下结冰了。极冻的寒气顺着地面开始向前蔓延,石像士兵们虽然明知道这样要吃亏。却不能后退,战场上前军后退就很容易引起后军崩溃。

  霜冻的面积逐渐增加,而且强度也逐渐提高,不少石像士兵发现行动变地困难起来了。虽然他们不怕冷。但是低温让石头变的很脆弱,这才是我们要的效果。

  鬼王的部队因为基本都是步兵,所以一开始采取了防御姿态,但是我们这边不断出现的远程攻击让他们有些沉不住气了。在鬼王的指挥下军队中的****手走到了阵前的盾牌手后面开始准备射击。

  我们这边飞鸟已经在高处发现了对方地调动,澳门赌博网站:很快通知了我们。斯哥特骑在钢爪身上头都没有回,只是伸出一只手指向上方,然后手指并拢手背向前比了个盾牌的形状。后面的亚龙骑兵全体把盾牌支了起来,兵雪女王们也退回了后方。

  几乎就在我们刚刚完成战术变更。对方漫天的箭雨就落下来了。亚龙骑兵的盾牌被石头箭支打的咚咚响,要不是事先做好了防御后果真不堪设想。

  第一批箭雨没有起作用,我们以为对方会改变战术,谁知道突然第二波又到了。这次的箭好象有些不大一样,箭头似乎带着淡淡的白光。虽然发现了不对劲,但是已经来不及反应了。

  第一支箭落下来之后立刻就出问题了,举盾抵挡地亚龙骑兵一声惨叫,箭矢射穿了盾牌并穿透了他地胳膊带走了一大块肉。亚龙骑兵的身体是灵魂之力凝聚而成地。和普通人的**一样有血有肉。只不过相对来说更强壮些。

  后面的箭雨和第一支一样全都带着法术效果,亚龙骑兵的盾牌根本不起多大作用。不少亚龙骑兵栽下了坐骑。死哥特在前面奋力的喊着:“不要乱,维持阵形。”

  我对凌道:“马上进行魔法压制!”

  “明白。”凌和小纯同时开始施法,不过类型是不一样的。

  小纯准备了一个大范围的攻击魔法,一段乱七八糟的咒文之后空中出现了一个闪光的大光球,然后它迅速分解成无数小光球向对方阵地飞了过去。这些小光球每一个都有篮球大小,威力差不多和炮弹一样。小纯一个人就相当于一个火箭炮营了,对方的阵地里爆炸不断,一个个的火球腾空而起。

  一个盾牌手看到了飞来的光球还打算用盾牌挡,但是光球一接触盾牌立刻发生了大爆炸,盾牌被当场炸成了无数碎片,盾牌手也倒飞出去老远,旁边的几个兵俑也受到波及。被爆炸的气浪掀飞一丈多远。

  光球的攻击效果很不错,至少敌人地箭雨被打停了。敌人阵营中刚刚从光球轰炸中反应过来,凌的魔法又到了。一个黑色的小点突然飞了过去,但是这个小东西没有向外爆炸,而是向内收缩。这是一个小型黑洞,威力自然不用说,靠的近的立刻被吸了进去,搞的敌人不得不来回躲避这个会移动的黑洞。别看这个黑洞消灭的敌人不如小纯地光球多。但是这个实际上比小纯的魔法效果好的多。为了躲避这个东西,敌人的阵形出现了松动,这才是我要的。

  黑洞仅仅维持了一分钟就消失了,然后坦克走到了阵前。对方可能知道坦克要会使用远程攻击,他们想要阻止坦克,于是一堆大石头飞了过来。这些家伙竟然带了投石机!

  飞鸟和我的守护长枪奋力在空中使用音压攻击把石头全都打偏了方向,个别漏网的被玫瑰藤的触手接了个正着。坦克已经打开了背上地鞘翅,带有短粗发射管的特殊组织伸了出来并逐渐开始变亮。

  对方的阵营突然向两边分开。一群石俑推了部弩机出来。但是他们动作慢了点,坦克背上的发射器略微向下压了点,然后管口一闪,一个紫色的光球笔直地撞上了最前面正准备发射的弩机。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之后弩机化为了无数碎片和地上的石块泥土一起四散分飞,附近十米之内地石俑全成了碎片。坦克发射完之后立刻调整了发射方向又是一颗光弹。这次的威力明显大了不少,上次是为了自保提前发射,能量不足,这次可是百分百的威力。轰隆一声。一个大坑出现在敌阵中,中心区域的兵俑连灰都不剩了,周围的则被掀飞了出去。

  坦克的发射速度越来越快,对方则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了一门魔法炮和我们对射。先开始坦克想把魔法炮炸掉,对方的魔法炮也想把坦克干掉,但是双方都有保护。对方的魔法炮前有几个术士使用一件特殊地法器支撑起了一个防御盾,每次坦克的炮弹打在那上面就会被弹飞,有一次还差点飞回来炸到自己人。而我们这边也差不多。坦克前面有晶晶挡着,飞过来的炮弹全都被弹飞了。结果两边认为攻击对方大炮无效,所以同时开始攻击对方的士兵,这下搞的我们好郁闷,部队被炸的七零八落的,而且还伤亡惨重。

  凌道:“神林,这样对轰不是办法啊!”

  我也点点头:“玫瑰藤,你从下面挖个通道过去。看看能不能让晶甲虫把那门炮给啃了。”

  玫瑰藤迅速没入地下。大群晶甲虫也跟着钻了下去。两边的炮击越来越频繁,而且有驱于恶化地趋势出现。水晶身为仙女龙。魔法造诣也算不错了,由她配合凌和小纯联合使用大型魔法和对方地魔法炮比赛谁炸的快,坦克连炮弹都懒得用了,直接换上魔光在对方阵地里扫射起来。本来地穴里空气就不流通,这下被搞地更是乌烟瘴气烟尘滚滚。

  忽然对方的大炮周围冒出把根绿色的触手,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触手就又缩回了地面下,接着黑色的喷泉出现,无数的虫子冲出地面迅速布满了那门魔法炮。

  轰的一声震天巨响,不知道是对方自爆还是晶甲虫咬到了什么不该咬的东西,反正那门魔法炮突然爆炸了。无数的晶甲虫被抛上天空,玫瑰藤也被炸断了三根触手。

  “好样的。”我高兴的对坦克道:“准备来次大的,然后交给冲锋部队吧。”

  坦克伸展开身体,背上的特殊组织忽然变形了,一对像是翅膀一样的水晶扇面从那个发射器两边伸了出来。发射器对准了敌阵中心,突然一闪,一发金色的光球落在了敌阵中。

  “卧倒!”我喊的比较早,此时炮弹还没爆炸,大家反应也算比较迅速。亚龙骑兵的小猎龙全都蹲在了地上,亚龙骑兵也把头趴下紧紧的抱着小猎龙的脖子。幸运他们用爪子捞捞的固定住地面,防止被吹走。

  前方地金色光球一落地整个山洞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大家眼前全是金色,闪的大家眼睛疼。金光过后几秒。冲击波和巨大的爆炸声一起到了。冲击风暴把洞穴内刮的飞沙走石,大量的不明碎片打的我的盔甲叮叮当当响个没完。

  好不容易冲击波过去了,我赶紧跳起来对着幸运他们喊道:“冲啊!”

  幸运他们立刻爬了起来,抖落身上的尘土向前连跑带飞地冲了过去。斯哥特也从地上跳了起来:“移动编组。”

  亚龙骑兵洗礼哗啦的爬起来跳上坐骑,刚才双方互相炮击造成的伤亡都不小,现在我们的部队还有不到六千,已经减员超过四分之一了。剩余的亚龙骑兵边向前冲锋边组成了队列,这就是王牌军的实力。移动中也可以变更队列,这样在准备时间上就比别人快了不少。

  双方距离本就不远,幸运他们很快就到达阵前。对方刚才被爆炸掀翻了不少,此时大部分还没有爬起来,但是已经起来的都很勇敢的组成了防线,只不过因为人数问题显地稀稀拉拉的。

  幸运直接冲到一小段还算完整的盾牌阵之前,一爪扫过去把盾牌手全部打飞了出去,但是旁边一个长枪手竟然拿着枪刺对准幸运的后腿插了下去。枪刺不是凡品。居然轻松贯穿了龙鳞,黑色的血水流了出来。

  幸运喉叫着回身一尾巴把那个家伙打飞出去几百米远,但是另外一边地石像又冲了上来。这才叫劲旅,战况如此不利的情况下还这么骁勇。

  瘟疫那边和幸运差不多,敌人太顽强。被贴上就要挂彩。水晶飞在天上本不想落地,结果被一堆绳套拽了下来,好在巨龙天生力气大,也不怎么吃亏。小三现在恐怕才是最强的。他脑袋多,比人家占便宜。

  巨龙们杀入阵营后红刺也杀了进去,他的任务就是冲乱阵形,现在对方已经没有完整阵形了,他地主要任务就是组织对方重组阵形。

  紧跟着巨兽们之后亚龙骑兵也在铃音骑士的带领下冲进了对方的阵地,大部分石头人此是才刚爬起来就被骑兵们撞倒,后面的骑兵用长戟轻易的在他们身上切开一道道裂缝把他们彻底分割成了碎块。

  鬼王忽然从一个碎片堆里爬了出来。“拼了!”

  下面的石头人全都叫了起来:“拼了!”

  一个亚龙骑兵正冲杀的爽,旁边的石俑突然跳起来把他从小猎龙身上扑了下来。石俑卡着这个亚龙骑兵地脖子。骑兵则用手拼命抵挡着。骑兵的小猎龙发现骑手不见了,连忙掉转回来叼住那个石俑把它拖了下来。亚龙骑兵趁机爬了起来把石俑推倒用****刺了下去,可是另外一个石俑又扑了上来和他抱成一团滚到一边去了。

  大批的石俑使用这种近乎无赖的打发把亚龙骑兵硬拉下来开始了肉搏战,冲锋很快演变成了群殴,阵法战术全都成了废话,所有部队都绞在了一起,现在只能看士兵的素质了。

  亚龙骑兵等级和数量都不占优势,但是小猎龙可以帮助自己的骑手。这些家伙也不是好惹的。但是敌人也很疯狂。石俑们仗着自己比对方结实根本不隔挡攻击,完全就是一刀换一剑的对砍。

  现在地局面有些超出了双方地预料。鬼王心想他们人多。而且等级高些,肯定可以轻松取胜。我的想法是我们地远程打击力量和多兵种配合都不错,应该可以占点便宜的。哪知道结果居然和我们想的都不一样。鬼王没想到我们先期的远程打击有这么高的强度,他的部队还没有进入战斗就被打掉了一大半。我则是没想到这些石俑单兵战力这么强,被打的没了阵形还可以把我们的阵形冲散,更糟糕的是部队混在一起远程打击也用不上了。

  两边的士兵抱在一起满地滚,武器掉了就用拳脚对打,亚龙骑兵身体强壮还有魔法保护,石俑本身就是石头,两边是伯仲之间。凌和小纯的攻击魔法都插不上手,只能改成给辅助魔法。凌不断的给对方下诅咒,小纯则不断的给自己这边加状态。大型魔宠只好在外围一点点的清理敌人,实在是慢的够戗。

  我指着鬼王道:“擒贼先擒王,把那个鬼王先干掉。”

  玲玲连回答都不回答就冲了过去,晶晶也跟了进去。辣椒向我点了下头表示明白然后也跟了进去。我自己没有进去战场,现在是军队的对垒,作为掌握主动权的一方我这个主帅是不应该参加冲锋的。骁勇的人最多只能是个先锋官,想要当将军就要学会怎么指挥别人作战,将军不必是军队中最能打的人,但一定要是最懂得指挥艺术的人。

  鬼王拿着把绿色的宝剑一路向我这边杀了过来,亚龙骑兵在他面前像小鸡一样脆弱,他几乎是一刀一个的杀了过来。铃音骑士被对方的几个高级人员缠住了,一时还过不来。

  玲玲突然从天而降一剑劈了下来,鬼王想要闪开,但是两根绿色的蔓藤突然从地下冒出来把他的杀腿缠了起来。他一挣扎已经来不及跑了,只好举剑硬接了玲玲一剑。

  玲玲是圣剑天使,她的武器是号称无坚不摧的圣剑,我本来以为这剑下去肯定是把鬼王连人带剑一起劈了,没想到情况大出意料。伴随着金铁交击之声,玲玲被弹飞几丈远。她在空中翻了个身在一个石俑身上借了下力才稳住身体,那个被她踩到的石俑一下子被踩进了土里。

  “小龙女,那是什么武器啊?”

  “不知道。”小龙女维持着法阵虽然无法参战,但是说话还是可以的。“但是感觉上因该是好东西。”

  “废话,我也知道是好东西。圣剑劈不断的就绝对不是凡品。”我用心灵接触对围攻鬼王的魔宠道:“想办法把他的剑弄下来。”

  “我们尽力吧!这家伙不好对付!”辣椒一边向鬼王逼近一边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