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三十一章 兵马俑?
  ~日期:~09月18日~

  第三十一章 兵马俑?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我正在看洞口的情况,突然背后有人说话。

  我猛然回身竟然发现了一尊雕塑,确切的说是一个人类的石象。附近除了这个石象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了,而且我确信刚刚进来的时候好象是没有看到这个石像,那么它应该是被什么东西运过来的,或者是自己走过来的。既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在附近,那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家伙是自己走过来的了。既然他能走过来,那么能说话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了。

  “是你在说话?”

  “这里难道还有别人吗?”

  晕!说话好有水平。“那个我是从这里经过想要到悬崖下面去的人。”

  “人?”石象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你不是人,到是比较像妖。”

  “这个……!”刚才那个是语言习惯,顺口就说出来了。

  石像突然把拳头一握:“不管你是什么,想要穿越通道唯一的方法就是战胜我。”

  “什么?”这个家伙看起来似乎很厉害,但是那个妖怪向导说他曾经上下过几次,那就是说他能对付的了这个石象。那个向导似乎很弱的样子都可以对付这个石像,那就是说这个石像应该不厉害才对。难道是我估计错误?高估了这个石像?

  石像根本不等我想明白已经一拳挥了过来,我不知道它的力量水平不敢和他硬碰,一个平移让开了原来的位置。本来以为这种石头人速度应该很慢,毕竟那是石像,能动就不错了,但是事实表明按常理推断出来的结果往往是错误的。这个石像不但速度奇快,而且毫不拖泥带水。他的每一次攻击都精确的决不多浪费一点力量。而且一旦我做出反应,他就会毫不停顿地跟着改变动作。

  第一击我是勉强躲开的,但是他一拳落空跟着就是一脚,我一抬腿在他膝盖上踩了一脚,身体借力飞了出去向通道深处逃跑。我并不是怕打不过石像,只是不想浪费时间,守卫的工作是守护,我的目的是穿越。没有人说非要击败守卫才能穿越通道的啊!

  刚才那一借力我几乎飞出二十多米,周围已经没有多少光亮了,不过我有黑暗视觉,这个对我不构成影响。落地之后我迅速转身拔腿就跑,石像完全没有迟疑的立刻追了上来。一边狂奔一边注意着周围防止有岔道,反正来之前向导好象是说这么只有一条路就是比较长些,但是我还是小心点万一有岔道要先记住,到时候发现走错了也好回来找。

  跑了差不多三公里。背后依然可以听到那个家伙的脚步声,虽然动作快,但是石像毕竟是石像,跑起来声音不比象群小多少。跑着跑着就发现越来越不对劲,我跑地速度竟然越来越快。这个不是我力量的问题,而是脚下山洞的问题。这个通道正在转弯,而且是向下转,我越跑坡度越大。速度不自觉的就快起来了。

  山洞的倾斜角已经达到五十度左右了,这个斜率已经有些站不稳了,我必须先停下来,这样一头冲下去谁知道会撞上什么。把双脚的钢钉甩出来,然后双手呲呤一声六只刃爪滑出刀鞘。我突然转身往地上一趴,双脚用力踢向地面,双手往地上一按,刃爪和脚上的钢钉抓住地面拉出了十几道长长的土沟。但好歹我是停下来了。

  但是很不幸地是我忘记了后面还有个石头疙瘩跟着,虽然我固定住了自己,可是后面那家伙却没能停下来。那个石头守卫不知道是智力有限还是别的原因,反正它就像第一次到这里一样跟着我冲了下来,估计他是把追击我作为第一目标所以没有管这个斜坡。

  冲过头的石像守卫看到我贴在地上立刻做出了反应,这个家伙的超高反应速度这次让我吃了大苦头。那个重达一吨的家伙突然转身向我一样卧倒在地,但是他没有我那么多钩子之类地东西无法抵消重力和惯性的双重效果,结果是他理所当然的把我当成了借力的目标。

  这个家伙握倒比我快。所以他卧倒地地方比我靠上。但是因为惯性和重力他从我身边滑了过去并顺手抓住了我的脚腕。魔龙套装有防止对方借力的设计,到处都是刀刃。我的小腿后面有能在扫腿时增加破坏力的背刃,别人抓我的脚腕等于伸手抓刀刃。问题是这家伙是个石像,我的背刃能不能伤到他是一回事,就算伤的了,它没有痛觉跟本没有效果!

  石像从我左侧滑过,他用右手抓住我地左腿后把左手又移动了过来,然后松开右手改抓我的右腿,就这样吊在我的下面。他的这个方法到是很有效,我们两个一起向下滑了七八米之后终于停了下来。他一停稳就开始抓着我的腿向上爬,为了阻止他我就只能往下蹬他,可是他不怕疼,力气又超大,我们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玫瑰藤!”实在没办法,还是要魔宠帮忙,我毕竟还是个魔宠师。

  松软的潮湿泥土是玫瑰藤的最爱,巨大的蔓藤瞬间夸张开来布满了这一段通道,然后几根来自不同方向地蔓藤分别缠住了我和它。蔓藤突然收紧开始向两边拉,石像力气不小,玫瑰藤力量更大,植物生长地力量是无比强大的,我们被硬生生地拉开,要不是玫瑰藤用力比较小心我真怕自己的腿被一起拽掉。

  石像被拉拖之后立刻被一堆触手快速的交替传递着扔了出去,虽然它力量很大,但是那些触手像传球一样扔着它,完全没让它碰到任何东西,无处借力它就算力气大也用不出来。

  石像被解决后我就骑在玫瑰藤的触手上向前走,通道的坡度依然在增大,但是这个对我已经不构成任何问题了。玫瑰藤的根系已经插进了泥土中,就算吊在房顶上走也无所谓。

  其实我们刚才已经基本上快到尽头了,通道继续延伸了一段距离后就已经变成九十度垂直向下了。垂直下降了差不多二百米之后通道结束了。我本来以为这里应该通到外面,但是情况并不是我想的那样,通道竟然是垂直插进了一个山洞。更糟糕的是山洞里居然还站着一大片石像。

  奇怪?为什么这些石像看起来这么眼熟呢?我靠!这不是兵马俑吗?等等,这些该不会全是刚才那种石像吧?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一大快泥土因为我和玫瑰藤地重量而掉了下去,虽然泥土掉在兵俑之间的过道上,但是声音实在是太大了。下面站的密密麻麻的兵俑动作整齐的抬头看向我这边。

  “刺客!”不知道哪个混蛋喊了一嗓子,下面瞬间炸了窝。

  “我不……”我还没来及解释突然听到一片嗡嗡声,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石箭飞了上来,我的解释变成了指挥玫瑰藤:“快闪!”

  玫瑰藤瞬间拉着我缩回洞中并用木化的枝杆封了洞口,外面一片噗噗噗地声音,泥土上瞬间插满了石箭。我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逃脱了,但是突然整个山洞都抖了一下,接着我突然感觉自己失重了。理智告诉我我和玫瑰藤所在的这段通道整个掉下去了。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我们刚才动作太大,也许是因为那些箭,反正我们是掉下去了。

  玫瑰藤瞬间结成一个空心球体把通道撑开,然后用枝条在中心结成一个藤网把我放在中间。几乎在我们刚刚完成的时候周围再次突然一震。我知道我们落地了。惯性造成的冲击力把我向地面砸了下去,但是玫瑰藤事先完成的缓冲网把我的冲击力缓慢的释放掉了,至少力量被削弱到了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噗!一支戈地尖端插了进来,它捞捞的顶在了我的胸口。但是盔甲保护了我,它没捅进去。我的盔甲表面迅速闪烁出一道弧光并聚集到戈的尖端顺着这支戈后面地长柄传到了外面。我听到一声清晰的闷哼声,接着就是重物落地的声音,显然是武器的使用者被电弧打飞了。

  在我地授意下玫瑰藤瞬间爆开了周围的泥土,山洞大厅内顿时土屑分飞,我从中间蹦了出来。外面的兵俑卫队看到我之后毫不慌乱,动作整齐的向后退了三步然后其中一部分站定,其他的接着退。

  先停下的这些都是盾牌手。高达两米的盾牌表面雕有鬼头纹章。盾牌手整齐的站立,深厚下蹲,盾牌整齐地靠拢在一起。接着哗啦一声,从盾牌的缝隙中伸出一堆长戈的尖端。

  “虎翼!”石像群中爆发出军队口号一般的吼声,接着全部的石像都整齐的回应了起来:“守如山!”

  远处突然竖起几面大旗,接着它们开始挥舞起来,似乎是有一定的规律,但是我看不懂。可是这些石像显然明白。它们立刻有了新动作。

  正对我们的一段防线上地长戈突然哗啦一声收回,然后盾牌手起立。这段盾墙中心地盾牌快速后退,两边的跟着退但是速度逐渐下降,这样它们就像大门一样打开了一个断面,可是在打开过程中防御始终是稳固地没有任何紊乱。

  断面打开后我以为会出来个带头的,哪知道却是一群骑着石马的骑兵整齐的站在盾墙后面百米开外的位置。带头的骑兵抽出马刀向前一指:“刀锋!”

  后面的骑兵同时抽出长刀:“强袭!架……”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石头马也可以跑这么快,那帮家伙刚喊完骑兵已经冲过了百米的距离到了我面前,按他们这架势是打算把我踩扁了当肉陷使啊!

  “半月!风舞!”

  我的两个半月突然从背后飞了出来在我肩膀的高度一左一右的形成对称的角度,然后两个半月同时开始闪烁,哗啦一声两个半月上下脱节变成了六个半月围着我。六只半月开始围绕着我旋转,并且速度越来越快,外面看过去只能看到一片银光上下翻飞,根本看不到里面有什么。

  “魔焰。”

  半月和我突然同时燃烧起紫色的魔焰,紧跟着手上的永恒突然一闪。我身边地紫色魔焰像爆炸一样瞬间变成了白色。滚滚热浪突然扩散开来,玫瑰藤借助我的火焰能量修复了受伤的枝条破开地面的石板钻入地下。

  骑兵冲到我面前时已经被高温烤的速度大减,飞舞的刀刃像粉碎机一样把这些石像一起打碎并带的四处乱飞。当骑兵队伍从我这里冲过去之后整个队伍已经分成了左右两支,而中间的四队已经完全不知去向了。

  “收!”火焰像电影倒放一样迅速收回盔甲之中,澳门赌博网站:魔龙套装表面再度闪过一道绿色地电弧。六个半月喀啦喀拉的合并成了两个,并停止旋转回到了我的背后。

  远处的大旗停了一下突然又开始挥舞起来,骑兵立即向两侧跑去,盾墙在骑兵冲到之前打开了一条通道放骑兵进去。然后盾墙又再次合并。我们前方的盾阵后面突然飞出一排黑影,这些家伙像猴子一样翻出来之后落地一个前滚就到了我身边。

  我听到一声奇怪的声音,一柄四四方方的武器伸了过来。这东西我认得,永恒里也有这么一个,那是风罡剑。别看这东西没有剑刃,威力可比一般剑大多了。

  那家伙一刺不中,立刻一个后滚退到场外。后面一个家伙从他头顶跳了过来,那家伙还在空中就把风罡剑横着一扫。一般人要是相信自己的常识。那就要倒大霉了。我把盾牌往前方一定,盾面上仿佛被实物击中一般当地一声响,我胳膊都震麻了。盾牌仅仅挡住了中间一段,保护住了我的身体,我后面的地面上轰的一声冒起白烟。石板地面被刮出两段半弧形的大沟。要不是我地盾牌,这两段刮痕应该是连接在一起的一整条才对。

  看起来那家伙好象还没有靠近就挥剑的行为很傻,实际上风罡剑的威力就在于此。风罡剑和一般地剑一样有个柄,前面应该是剑刃的位置却是个长长的长方体柱子。表面上看这武器连刃都没有根本伤不到人。实际上这东西却是歹毒的很,它的内部是空心的。高速挥动时空气会被压入气槽,然后从剑尖侧面的小气孔喷出。它的气动原理有些类似千斤顶,把大面积上地压力集中到了一个点上,所以这把剑实际上是用剑气伤人而不是剑身,这也就是为什么那家伙隔着老远就挥剑砍我的原因。

  这家伙的剑气被挡住之后他并没有后退,落地之后立刻向前一滚到了我身前。他猛的从地上弹起,用正方形的剑尖向我刺来。风罡剑本来是不能用尖端刺人的。毕竟正方形的棍子是没法捅人的,但是现在情况有些特殊。我看到剑尖中心似乎有个洞,难道里面有机关?

  我把永恒顶了上去,剑尖插进了对方风罡剑中心地小洞里。那家伙抬头看了我一眼,虽然他地脸被面具挡着看不到表情,但是估计他还是很吃惊的。

  忽然背后另外一个剑客也跳了上来,他地姿势比较简单,从高处竖直的劈下来。风罡剑速度越来威力越大。这么跳起来的威力肯定小不了。我侧身向旁边一闪。那家伙收不住力量还是一刀挥了出去。我前面和我对剑的家伙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被同伴的剑气从中间劈成了两半,不过因为都是石像。所以我看到的只是烟尘飞舞,没有血水四溅。

  一剑劈了同伴的家伙愣了一下,我背后的永恒飞了出去,他看见已经来不及反应了。一声轰响,那家伙拿剑的右手飞了出去。他还想跑,但是半月飞出去又绕了回来,把他的双腿齐根削断,仅剩一只手的家伙在地上艰难的想往外爬,剩余的三个剑客迅速的冲过来想掩护他。

  我双手刃爪出鞘,一个起落到了一个刺客背后,翻手对着他的肩膀一下插了进去,那家伙毫不感觉疼痛的回身就是一剑,我一脚把他手腕踢高,永恒从他腋下插入。穿颈而出,手上一用力往外一带,他的脑袋和半个肩膀一起掉了下来。没有头地石像轰然倒地,这些家伙也不是不死的。

  我和这家伙拼斗过程中那个只剩一只手的家伙已经被拖走了,其他剑客也不见了。盾阵中重新走出三个石人来,不过看起来依然不是来谈判的。

  中间的那个人走到我前面十几米的地方站定:“阁下武功还算过得去,居然可以连伤我三个门徒,今天老夫到要领教一下。”说完也不打招呼他突然横着飞了过来。

  我一个后仰。双手撑地,他从我上面飞了过去,等他飞过去之后我又重新站了起来。那家伙一落地立刻转身又冲了上来,刚一靠近他忽然一蹲身就一个扫腿。我知道躲不开了,只好把以前学的太极用上了。

  他的腿准确地撞上我的小腿,我微微一让力,脚腕画了个圈又反撞了回去。他一扫不成却没有就此作罢,借着回弹的力量原地换脚一个反向扫腿。我反应慢了一步。被他扫到了膝关节上,腿上一软单腿跪了下去。他就势上前要压住我,但是我突然一抬胳膊,手肘上的獠刀刺了出去,他的脑袋一让。身体就协调不了了,我猛的弹在空中转了一圈半,左手借着旋转的力量一拳挥了出去。

  这家伙没有挡,身体后退。我一拳打中了地面,地面的青石板被从正中打断,中间部分深陷下去,两边翘了起来。

  那家伙退开一步突然又向前冲,但是他单手一撑地跳起来,双腿在上面接二连三地踢了过来。我也双手一撑地,不过不是像他一样玩倒立,而是双脚从双手之间穿过对着他的手踹了过去。他没想到我会这样攻击。被我踹了个正着身体平飞了起来。我在他下面对着他后腰补了一脚,差点没把他踢到房顶上去,主要原因是他太重了,我踢不动。

  另外两个人看到这家伙被打不但不过来帮忙反而笑了起来:“鬼老头你不行啦!这样的小辈也能把你打成这样。”

  那个被我踢飞的家伙突然在空中用一根像丝带一样的东西缠住洞顶一块岩石,然后荡到了那两个家伙中间。“你们就会说大话,有本事你们去,拿了他再和我说话。”

  那个看起来很消瘦地石像道:“老鬼你还是乖乖等着吧!看我去拿了他。”说着这个家伙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已经到我面前了。

  “瞬移?”

  这个家伙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还有胡子。要不是它们的表面颜色和硬度太夸张。我还以为他们是真人做的人体彩绘呢!怪不然民间传说兵马俑是用真人包上陶土烧出来的,主要是因为造型太逼真了。

  他冲我笑了笑突然伸手过来抓我。但是我不但不躲反而伸手抓住了他地胳膊。这个行为稍微让他有些诧异,但是他很快注意到不对的地方了。我的手上突然像喷泉一样冒出好多黑色的甲虫,这个黑色甲虫军团像洪水一样迅速把它给淹没了。那家伙疯狂的边拍打着自己边后退,但是虫子们毫不迟疑的继续向它身上爬,拍掉一只上去一群,它根本搞不掉这些甲虫。

  实在没有办法的他开始原地旋转起来,它的速度越转越快,最后变成了一个小旋风。晶甲虫架不住这种速度全都被甩了出来,重新靠近地也一样,它转这么快根本爬不上去。

  “你喜欢当陀螺是吧?那我们来玩玩吧?”我右手把永恒平举了起来,接着剑尖突然伸长到几丈长,接着剑身像突然变软了一样掉在了地上,但是剑刃没有断掉,只是它们变成了一个个的倒锥,由锁链连接起来。永恒的本体是鞭剑,现在才是它的本来面目。我用的向来都是奇门兵器,鞭剑是最有杀伤力的,它很长,而且每节都是刃,什么地方都不能碰,更重要的是它是软的,没法隔挡。

  我一抖手,永恒在空中像蛇一样活动了起来,锁链之间发出哗啦哗啦地响声。挥动永恒猛地向还在旋转的家伙抽了过去。“啪”!清脆地响声之后那家伙被打飞了出去,接着从地上一路滚到了另外两个家伙面前。

  我故意把鞭子一样的永恒舞的啪啪响:“你们是不是还要再试试?”

  “我到要领教一下,难道我们三闲子还制不住你个无名小卒?”

  “那就试试看吧?”

  这次的这个家伙到是不会瞬转,他一步步走了过来。晶甲虫想要靠近,但是突然在他身前受到了什么东西的阻挡,小虫子们堆起了一道虫墙就是过不去。这家伙有类似防护罩的东西保护,看来我的虫海战术实行起来有困难。

  “你居然会用防护罩?”

  “我不知道你说的防护罩是什么,我这叫纹宝气功,只要我运起气功,你是近不了我身的。”

  “气功?我到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打不坏。”我开始装模做样的摆招事:“大……威……戊……!”看他盯着我准备防御我的进攻根本没有注意脚底下,我突然喊了起来:“开始!”

  果然如我猜测,这家伙的气罩不包括地底下。他的脚下突然出现几个大洞,无数晶甲虫像喷泉一样冒了出来迅速把气罩内部塞满了。晶甲虫数量这么大,对方根本注意不到其中有些晶甲虫在向地下钻。刚才我和他废话的时候玫瑰藤已经在那家伙下面开了个通道仅留了道石板,晶甲虫中的一部分顺着通道到了那家伙脚底下,然后咬穿石板钻出了地面迅速布满了他的身边。

  这些石人都没有痛觉,但是他们似乎有人类的一切感情,比如说讨厌虫子。这家伙虽然明知道咬几口不会怎么样,但还是叫的跟杀猪一样。气罩突然消失,里面的晶甲虫哗啦一下散了一地。那家伙狼狈的连滚带爬的跑回了自己人身边。正当我的晶甲虫想靠近时,一道火焰突然出现封住了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