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八章 可爱的妖怪们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八章 可爱的妖怪们

  确定了单向传送门的大致位置后我召唤出小龙女开始制造雨水,雨点从我们这边下落之后如果是有空间门的地方水滴就会直接不见,而没有空间门的地方水滴会自己下落,以此作为依据我们很快就能很快标出空间门的大致位置。结果测试结果可以肯定的是空间门似乎遮断了整个悬崖断层,连崖壁内部的地层我们都挖过了,空间门一直延伸进了悬崖内部,根本过不去。庞大的传送区域已经不能以空间门来形容了,这个完全就是空间断层,想要过去根本是不可能的。想了半天也搞不清到底要怎么过去。我们几个无奈的卡在了这里。

  玫瑰问我道:“幻影可以带着你传送过去吧?”

  “我不知道。幻影的空间传送和这种空间断层可能会发生干扰。”

  “那你实验一下吧?”

  “可是就算我过去了,你们怎么办?幻影和传送戒指不一样,他不能带人的。”

  “我知道他不能带人。”玫瑰道:“但是你有空间门啊!我们进入空间门后你关闭空间门,然后你自己传送过去再在对面放我们出来就是了。”

  “可是我今天的三次机会已经用完了。”

  “明天不就恢复了吗?先试试就是了。”

  “好吧!”

  在玫瑰的要求下我决定还是实验一下。先收起魔宠和我的小虫子们,万一我被传送到别的空间,我的魔宠有一定的可能性跟着我一起发生跳跃,所以要先收起魔宠让鹰他们都换上自己的魔宠。

  准备好之后我告诉幻影可以传送了,在我地周围立刻出现一道黑色的旋风,旋风从下向上把我整个人包了进去然后消失了。

  在一片黑暗的森林中,地面上忽然出现一个小气旋。旋风夹带着树叶旋转起来。并且逐渐升高组成一个黑色的两米高的小旋风,接着一个闪着黑色光芒的人出现在了旋风中。旋风突然消失,被卷起的树叶全都飘了下来。

  我从雪片一般下落的树叶中走了出来,漆黑地森林让我想到了黑森林,但是黑森林里有的只的白雾,这里却是很多的黑色烟雾若隐若现的飘来飘去。地面的情况显示我已经站在地上了,可是周围却看不到悬崖。

  “紫日。”行会频道里传来鹰的声音。“你小子传哪去啦?”

  “我不知道!”

  玫瑰的声音插了进来。“你现在还在葫芦里吗?”

  “我想因该还在吧!这个葫芦可以割断聊天频道地通讯,如果我出去了。因该听不到你们说话才对。”

  百灵也问道:“那你是在悬崖底下还是上面啊?”

  “我也不清楚。这里好象还是森林,不过和悬崖上的森林并不一样。”悬崖顶上的森林和现实中的原始森林区别不大,只不过多了些妖怪和魔兽罢了,可是现在这个森林阴森的像鬼蜮一般!

  玫瑰道:“这么说你是在下面了?”

  “这个不一定!也许我在我们来地时候的想反方向也说不定。”我忽然想起来了。“对了**之针。玫瑰,我不是把**之针给你拿着的吗?你拿着它想一下我,那东西就可以指出我的位置了。”

  不一会玫瑰回答道:“指针指地方向是悬崖前方,你应该已经在悬崖下面了。”

  “可是我看不见悬崖啊!”

  “大概是距离太远了,你可能被送到很遥远的位置了!”

  我也同意道:“传送明显是发生了干涉。我刚才只是想传几米而已,可是居然到了这边。”

  鹰忽然对玫瑰道:“你不是有那个什么东西可以把爱人召唤回来吗?”

  玫瑰摇了摇头:“这东西要求最多三天一次,而且次数不会累加!而且我觉得现在还是让紫日自己在那边转转吧!说不定他可以找到方法回来接我们,总比我们一起被困在这里要好吧?”

  我也道:“既然这样我先一个人走一段时间,要是找到方法了最好。实在不行我们再另外想办法。”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那我们另外想办法,你先走吧。”

  “等等!先帮我看下方向。”说着我召唤出了小纯让她对着天空发射了一道红色的光柱。“你们可以看见我的光柱吗?”

  “看不见!”

  “不是吧?难道我们距离这么远?”

  红色光柱应该是非常显眼才对,以天空的能见度,他们应该可以在几十公里外看见这条光柱。可是他们居然看不到,难道我被送到了几百公里外?这也太夸张了吧?

  “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吧!”

  真是郁闷啊!被传到这么个鬼地方,不但不知道位置,连方向都不清楚!我拿出了一支高档指南针,这个是我们行会自己做的。系统现在已经取消了玩家身上的系统指南针,而是给每个人发了个标准指南针,不过商店有卖漂亮的高档指南针。愿意多花钱可以拿到一些有特殊功能能和外观地指南针。我这个指南针不但造型很漂亮,而且还自带陀螺稳定,即使在船上也可以保持水平。

  指南针现在的指针完全没有反应,不管我怎么动它都不会转动,显然这里没有磁极。抬起左臂,在盔甲上龙眼的位置射出的红色光线在空中形成了一片混沌。这个全息地图显示能力显然也无法使用了。

  最后一招,我拿出传送戒指。戒指上显示的坐标全是问号,明显处于失灵状态。

  召唤出飞鸟让他向上飞看看这里有没有经验结界。结果证明和悬崖那边一样。似乎真个葫芦里的空间都被这个结界所笼罩着。我爬上树尖,启动星瞳将远处的东西放大。可是目力所及的范围除了树就是树。这里地树高地吓人,什么东西都被挡住了。

  无奈地回到地面召唤出玫瑰藤和开拓者潜入地下,这里不象上面地森林那么平静,周围明显有危险生物存在,必须小心一些。白浪被我召唤出来放在身边,他的听觉和嗅觉都是很不错的安全系统。钢铁银蜂飞起来动静太大,进攻还可以,防守就不合适了。

  人形宠被我全都召唤了出来。一来他们现在的身份不适合经常关在凤龙空间里,另外我一个人在这里也确实不安全。飞镖被凌抱在手上,现在他的速度也是很有利用价值的。至于那些大型魔宠,森林里不大合适他们的行动所以只召唤了小龙女,并且要求她保持人类形态。

  方向问题现在是最让人头疼地。“你们谁有办法找方向啊?”我的魔宠们都是高阶生物,多少应该懂一点找方向的办法。

  凌道:“我可以把黑暗精灵唤出来问问。”

  “这到是个不错的主意。”我点点头。

  凌启动了一个小型法阵,然后手指一点,地面上升起了一团黑色的烟雾。凌手掌一翻。烟雾慢悠悠的飘到了她的掌心上。“小家伙……!”凌转头看向我:“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啊?”

  “问它幽明山怎么走。”

  凌转头对小黑雾道:“幽明山知道怎么走吗?”

  黑色的烟雾立刻变成一个箭头,我们向那边看了一下。“这下知道方向了,动作快,我们出发。”

  凌随手一翻,烟雾缓慢地飘落地面然后消失在了地面上。我们一起向着烟雾一开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当我们走远之后那团烟雾居然又慢慢的浮出地面,黑色的烟雾上突然裂开一个口子,像张嘴巴一样。这奇怪的嘴巴地两边向上完曲了一下,澳门赌博网站: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慢慢的消散了。

  “主人。”凌走在我的身边小声地唤道。

  “有什么事情吗?”

  凌小声的道:“我感觉这里有点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

  “说不上来。只是感觉好象有哪里不对!”

  小纯听到也凑了过来道:“你也感觉到不对劲了吗?”

  我惊讶的看向小纯:“你也感觉到了吗?”

  小纯点点头。“而且我的感觉很强烈,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我们周围围着我们转来转去的。”

  这还是第一次小纯和凌有了相同的观点,不过这难得的一次统一很快就又变成分歧了。小纯说有东西在跟着我们,凌非要说是一种力量在跟随我们不是实体。

  她们两个争吵本来是很平常的,但是今天情况比较特殊。小纯和凌发现了异常可别地魔宠一点感应都没有,而且跟奇怪的是以前她们两个吵架都是吵吵就停,这次却越吵越厉害。

  眼看着她们两个越吵越厉害,马上就要打起来的时候凌和小纯忽然同时念了起来“以光明的名义。指示出窥视之眼的所在,侦测威胁!”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完成了法术,一黑一白两道光环同时扩散了出去,森林里仿佛刮过一道强风一样。

  “在那边。”辣椒忽然叫了起来。

  “这边也有。”晶晶也叫了起来。

  刚才的两道光环扩散出去的时候分别去掉了一部分妖怪的隐形效果,结果我们到现在才发现周围已经站满了各种奇奇怪怪地东西。

  艾美尼斯忽然在手心凝聚了一个光球扔向天空:“真实领域!”本来以为两道光环已经侦测到了所有地怪物,但是艾美尼斯的魔法竟然又发现了新怪物。怎么说艾美尼斯也是幻象女神,虽然一开始不够警觉,但是一旦使用了法术。效果就比别人地观察术要好很多。

  刚才我们只是被一圈怪物包围。这下的光球一上天,周围显示出来的妖怪几乎可以用不计其数来形容。更糟糕的是没有一只重样地,而且一个赛一个的丑。

  “这些应该都是用来试探的小妖怪。”小龙女下了一个这样的定论。“因为不会化为人形的妖怪都不是大妖怪。”

  妖怪们一个个瞪着各种颜色的眼睛看着我们,龇牙咧嘴的流着各种颜色的口水,场面恶心至极。

  小龙女忽然双手结印:“龙威咒!”一道金色地光环以小龙女为中心闪电般向周围扩散出去,所有的妖怪都在没有做任何反应的情况下断成两截,然后化为黑色的蒸汽消失在空气中。

  此时在远处的树林中正站着四个人,或者说是看起来像人的生物,我们暂时称之为人吧。四个人中有三男一女。三个男子中有一个穿着黑色的长袍。身材细长,看起来非常的野性,那略显白净地脸上横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不但没有破坏美感反而更显得有性格。黑袍男子对面的是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壮汉,膀大腰圆的一看就是力量型。在黑袍男子左边站着地男人是个老头,白须白眉看起来像神仙。但是,你注意老者的手就可以肯定他绝对不是神仙,因为不会有神仙在手里拿着个骷髅头。

  四人中唯一的女性穿着一声紧身的大红色皮衣,完全用绳子捆在身上的皮衣在突显她的火暴身材的同时也表明她很有力量。女人的头上是乌黑亮丽的披肩长发,而那精致的脸蛋除了美丽外似乎还带些邪气。

  此时老神仙一样的家伙正拖着那个骷髅头,从头骷髅头地双眼中射出的绿光在他们四个中间形成了一个力图图象,而图象的场景就是刚刚战斗结束的我们。

  女人看着影象惊叹:“全灭?”

  老者补充道:“而且就一招。”

  黑袍男不带感情的声音道:“这是高级神龙。而且至少是小天龙级别。”

  猛男也道:“刚才过去的小弟几乎使用了所有的隐身方式,居然一个不留全都被看见了,看来他们的侦察能力很强。”

  黑袍点点头:“这次地大餐不大好吃啊!”

  女人妖媚地笑了起来:“让我试试美人计吧?”

  “你没看到那是个女人吗?”猛男对女人道。

  女人还没有回答,旁边的老头子先道:“是你看走眼了。这是个带把地!”

  “怎么可能有这么漂亮的男人?”猛男明显不相信。

  黑袍也道:“你就别强辩了,他真的是男人。”

  女人舔了舔嘴唇道:“这么可爱的俊男,我一定要榨干他!”

  黑袍依然是不带感情的道:“当心他把你先榨干了。这家伙有西方吸血鬼的血统。”

  女人笑着道:“吸血鬼算什么,只要不是第一代,我都不在乎。”说着她看向另外三个人。“他身边的那些女人你们负责搞定,男的交给我。”

  “人怎么没了?”老者忽然发现骷髅投射的幻象中人不见了。

  “在这呢。”四个人的斜上方忽然出现的一个声音把他们吓了一跳,但是四个人都不是好对付的,全都一闪化为四道黑气向远处跑去。

  “哪里跑!”小龙女忽然一抬手弹出一个光球。飞在最后面的一团黑气突然变成了那个老者。他在身前化了个奇怪的法阵,光球击中法阵之后竟然穿了进去像是被吸收了一样。老者解决了光球立刻转身化为黑气开始逃逸。

  我抬起右手指向前方:“追魂箭!”

  嘭的一声,一支追魂箭飞了出去。它灵巧的躲闪着树木直插最后那团黑气,黑气被追的没办法了,只好再次显身,但是这次他上当了。几乎在他显身的同时,他的脚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法阵,法阵直接闪耀起金色的光芒形成了一个半球。老者对着光罩又是撞又是打。可就是出不来。

  “哼哼!我的太极锁魂阵也是你撞地开的吗?”我站在罩子外面看着这个老头。

  我的魔宠们也一起围了过来。我们并不打算把那三个也追回来,能抓一个就差不多了。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四个一起抓那是找死。我是故意突然出现,借着那气势吓的他们逃跑,然后抓最后面一个。这个和狮群抓角马一样,把角马群吓跑起来,然后袭击最弱的个体。

  老者在里面拼命的捶打。可就是打不开。我得意的在外面笑着,老者却越撞越凶。本来我打算等他没劲了再抓他,可是他忽然停了下来。我还以为他要谈判呢,哪晓得他突然双眼红光一闪,身体突然开始变大。

  小龙女大叫着:“快退后,他要现原形了!”

  老家伙转眼之间失去了人类外形,身上的衣服消失地同时黑色的皮毛出现在他的身上,紧接着他的身体进一步增大。跟快就把这个锁魂阵给撑满了。老头的身体进一步变大,光芒组成的法阵像玻璃一般突然炸裂,无数光芒碎片四散分飞。

  “啊!耗子!”小纯尖叫起来。

  这个老头居然是老鼠精,而且是全身漆黑的水老鼠。既然这家伙是老鼠精,成精的东西当然不能用以前地标准去衡量。眼前的水老鼠趴在那里身高七米多。不算尾巴还有十多米长,黑色的皮毛闪着油光,肉色无毛的尾巴在身后像条恶心的大蛇一样摆来摆去。那血红色地眼睛和长长的老鼠牙看起来异常恐怖。

  “不要以为你现原形我们就怕你了。”我对小龙女道:“现原形对付他,神龙还能打不过老鼠了!”

  小龙女面有难色的道:“我又不是神猫!神龙不管抓老鼠的!”

  “红刺帮忙!”小龙女不愿意抓耗子。我干脆把蛊王召唤了出来。蛊王是蝎子,而老鼠也在蝎子地食谱之中,我想红刺应该能对付他。

  红刺被收服之后很少出来活动,今天一出来就开始活动筋骨,身体一转,一大片树木翻倒在地,然后朝前亮了亮七米多长的巨钳,尾巴后面那竖了十几米高的猩红毒针也闪烁着恐怖的光芒。从体积上看红刺快要有这个大耗子四五倍大了。体积优势加上属性上刚好克制对方,红刺应该可以轻松取胜。

  就在红刺亮完了象准备上去和老鼠精大战三百回合捞点赞赏的时候,异变发生了。老鼠精突然四肢着地,原地转了个身用屁股对着我们。我正在怀疑这个老鼠精打算用化学武器攻击我们的同时,他却突然撒开腿用难以想象的速度跑的没影了,森林中留下了一道由倒伏地树木组成的巨大通道。

  我们这边全体愣在了那里,直到烟尘散尽我们都没明白怎么回事。最郁闷的是红刺,好不容易出来想显示下身手。结果刚一亮相敌人就用闪电般的速度跑的无影无踪了。

  “这个……!咳咳!那个……!我们还是先向幽明山前进吧!”真是的。这个该死的老鼠精,跑的比兔子还快!

  远处地幽明山里。三个家伙已经到了,接着一道狂风刮过,一只大水老鼠突然跳到了他们三个旁边然后化为了老者地形象。“呼!吓死我了!”老者一边拍着心口一边道:“那家伙居然还有个蝎子精手下,对亏我跑的快,要不然这把老骨头就要交代在这了!”

  “蝎子?”那个肌肉猛男问道:“那家伙身边地女人中有一个是蝎子精?”

  老头一边喘气一边道:“不是那些女人,是召唤出来的。那男的好象是个驱兽法师!”

  女人一听就来劲了,双手抓着老头的衣领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什么那男的是个驱兽法师?你确定吗?”

  老头拼命的点着头:“我确定,你先把我放下来好不好?”

  猛男问道:“他是驱兽法师,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女人舔了下嘴唇道:“吃了驱兽法师可以吸收他所有控物的法力,那可是十全大补丸啊!他的控物越多,吸收效果就越好。而且他这种职业是可以传递的,如果我吸干了他就可以拥有他的能力了。哈哈哈哈!八万年了!我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旁边的黑袍用冰冷的声音道:“先冷静冷静,虽然那家伙能量非凡。但是也要先打败他再说!”

  老头也道:“我反正是不敢和蝎子精打,那家伙是我天敌啊!蛰一下就完蛋了!”

  旁边地猛男立刻道:“没事,有我呢!到时候看我把那个蝎子精给你砸成蝎子泥!”

  “水虚你就是胆子小。”女人对老者道。

  “我是老鼠,胆子小是应该的。”

  黑袍对猛男道:“恐怕没那么简单!”

  猛男到是单纯的很:“我又不怕蝎子!”

  “可是没有哪个驱兽法师只带一个魔怪的!”他顿了一下道:“况且这个家伙还不是一般角色。”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一般角色?”

  “这乾坤葫芦是什么地方?是什么人都进的来的吗?再说,水虚确实是胆小,但是他并不傻。那只魔蝎大概不是普通蝎子吧?”

  猛男和女人的视线立刻集中到了老鼠精身上,老鼠精点头道:“确实不是一般的蝎子。虽然蝎子是老鼠地敌人,但我也不是一般老鼠。那只蝎子全身的艳红之下还透着绿芒。显然毒性不浅,而且那家伙是用蛊术练出来的。”

  “什么?难道那蝎子是妖蛊?”

  老鼠精点头道:“绝对是妖蛊,而且是很难得见到的品种,似乎粹练之人收集了很多很罕见的东西放了进去,这个绝对是极品妖蛊。”

  女人一边深思一边道:“妖蛊这邪门玩意我们都不敢乱碰,这个家伙居然敢粹练如此之高等级的妖蛊,而且居然还成功了。怪不然会被装进这乾坤葫芦里来。”

  猛男立刻道:“这么说来那个小白脸……!琼霖你瞪我干什么,我又每说你!我知道你也很白。但是……”

  女人把黑袍的眼睛挡了起来:“琼霖你又不是不知道毕陀说话口没遮拦,别和他抬杠了!”说着他对猛男道:“你继续。”

  猛男接着道:“这么说来那个家伙应该和我们一样也是受到了天庭的迫害,所以才被装了进来。”

  “那就是说这个是通道中妖了?”老头问道。

  黑袍道:“虽然不一定是同道,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拉拢。”

  “为什么?”女人问道。

  “因为我们打不过他。”黑袍地话把几个人都搞没声音了。

  过了一会女人才愤愤的道:“都怪右护法,没事让我们实验可不可以冲过头顶上这个吸收能量的结界。结果搞的我们现在连当初百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有了,要是不冲这个结界,就算现在力量下降我们也不会沦落到看到这种小角色就逃跑地地步啊!”

  那个猛男问道:“那我们要是再遇到他们怎么办?”

  让我们把镜头向后倒一点,在妖怪们商量事情的同时。森林中的我也正在和我的魔宠们说着:“我们要是再遇到那四个家伙你们一定不要动手。这些家伙当初都是四圣兽级别地妖怪,即使这个葫芦消耗了他们的力量,但是他们依然是很危险的。二郎神说我们如果集体围殴一个,胜算超过七成,但是现在空间门的次数用完了,斯哥特他们暂时出不来,我们剩下的这些力量和他们中的一个战斗,胜算估计不会超过五成。所以战斗的话危险性太大。”

  玲玲问道:“那我们要怎么办?”

  “谈判。”我和黑袍是同时喊出来的。

  我对魔宠们道:“这些妖怪虽然力量下降了,但是依然很危险,不过好在他们都是高级妖怪。越是强大就越怕死,他们这样地存在肯定知道即使消灭我们,他们自己也会受到很大的损失,所以我们谈判是可行的。”

  黑袍也在对另外三个妖怪道:“虽然那家伙远不如我们过去厉害,但是。我们现在的力量想战胜他太勉强了。搞不好连我们自己都搭进去了。但是。驱兽法师都是怕死的,他操纵怪物战斗就是因为自己怕死。这些怪物都不是凡品。何况其中还有条小龙,要是死了他肯定很心疼。我们的实力就算他胜利了肯定也是很惨,所以我们互相谈判地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那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们谈判?”猛男和玲玲同时问了出来,当然了。他们问地不是一个人。

  我对玲玲道:“这里是妖怪地地盘,我们不熟悉路线,想找他们恐怕不容易。我们还是按原计划走,万一再碰到他们再考虑谈判,碰不到就算了。”

  黑袍对猛男道:“我们怎么说也是四大古妖,怎么可以主动去找他们要求谈判呢!我们要在这里等,要是他们经过这里再次碰到我们,我们就谈判。要是碰不到就算了。反正我们也不用求着他们非加入我们不可!”

  在有了这两次谈话之后妖怪们开始在山里休息,我们则继续在向幽明山靠近。

  本来以为吓跑了四个老大之后我们可以安全的一路走到幽明山,但事情并不是这样地。我收起极度郁闷中的红刺和极度无聊中的白浪、飞镖,然后和大家一起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忽然有情况了。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晶晶忽然问玲玲。

  玲玲停了一下之后又推推小纯:“纯姐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地声音啊?”自从有了身体,大家的地位都开始互相接近了。晶晶、玲玲也不再称呼小纯为女神殿下了,而是改叫纯姐。

  小纯听了半天道:“好象是有什么声音。”

  “有声音吗?”艾美尼斯听到她们谈话也侧耳倾听起来。“好象是有什么声音的样子。该不会那些家伙又回来了吧?”

  “谁回来啦?”我终于也发现了魔宠们的议论声。

  小纯指向一个方向:“那边好象有什么人在喊着什么。”

  辣椒忽然冷不叮的冒出一句。“是个女人的声音在喊救命,几分钟前我就听见了。”

  “什么?有人喊救命你怎么不早说啊?”小纯还是爱心宽广的类型。

  辣椒却道:“因为那声音听起来似乎不怎么着急,好象还在努力把声音喊的比较甜美。所以我认为她不急于要别人去救她,就没有和你们说。”

  晕!这分明是妖怪在喊吗!难道把我当成唐僧了?虽然我和唐僧一样看起来很白嫩,不过我可不是唐僧。“不用管她,那人在吊嗓子。”

  “哦!原来是吊嗓子啊!”辣椒点点头,不过旁边地小纯和凌都明白过来我的意思了。辣椒毕竟还是比较单纯一些,不象凌和小纯那么圆滑。

  我们走了一段距离后辣椒忽然道:“真奇怪,那个吊嗓子的人突然从我们后面跑到前面去了。”

  “没事,人家这是边锻炼边吊嗓子。运动可以增加肺活量。对唱歌有帮助的。”

  “明白了。”

  这个该死的妖怪,看我们不管她居然跑到前面去喊了。我还是不管她,看她怎么办。

  继续走了一会那个声音又出现了,而且这次距离很近。我们两次走过去,那个妖怪大概是以为我们没听见她地呼救声,所以移近一点。但是我们并不是没有听见,而是不想管,所以我们依然走过去了。

  看到我们第三次路过。这个妖怪极度气愤的道:“真倒霉。居然碰到一群聋子!”

  于是乎,不久之后我们妖怪第四次出现了。而且这次就在我们前方的道路上出现。妖怪心想:“你们不是聋子听不见吗?我站路中间,你们总不会是瞎子吧?”

  辣椒看见了那个妖怪后立刻道:“刚才吊嗓子的人又跑到我们前面来了。”

  那个妖怪看见我们就开始边哭边呼救。那声泪俱下地本领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辣椒又问道:“她好象在喊救命啊!”

  我对她道:“不用管她,她在练习表演。”

  “哦!”

  于是我们再次从她身边路过了。

  妖怪看我们又走过去了,气愤的把绑着自己的绳子松开,然后拿出本书用力往地上一扔。“哼!什么《诱骗人类指南》都是假的,根本不管用!这种破书还卖两单位妖力一本,真是奸商!”想想她又把书捡了起来。“不行,扔了就赔了。要拿回去退货!”

  我招回了刚才扔在妖怪身边大树上的晶甲虫,笑地肚子都疼了。这里的妖怪真是可爱!看来孤立的社会群体似乎比较容易进化出比较特别地社会形态!乾坤葫芦把这些妖怪给封印了太多的岁月,这些妖怪的社会形态也完全变化了,他们已经和外面的妖怪有很大的区别了。当然了,部分老不死地大妖怪,比如刚才那四个,依然保持着以前的记忆,所以还算比较“正常”。

  我的行会频道忽然响了起来。玫瑰地声音出现在频道里。“老公,我们找到了另外一条路,不过不知道具体通向哪里,现在我们先进去,要是我们确定找对了再通知你。”

  “恩,好地。”

  我刚切断聊天频道,前方森林中突然跳出十几个人形妖怪,而且他们居然都蒙着脸。正当我错愕的时候其中一个妖怪忽然开口了:“此路是我开。此……!”他突然卡壳了,但是旁边地一个小妖怪马上把一本书翻开举到了他旁边。这个妖怪斜眼看了一下然后接着道:“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你小子别晃啊!拿稳点!……要想从此过留……”顿了好半天他敲了那个拿书的妖怪一下。“笨蛋,翻页啊!”

  被打地妖怪赶紧开始翻页。

  这个妖怪看了一下接着道:“要想从此过留……过程中要点是不要被对方看见脸,以防止对方事后报复……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啊?”他又敲了那个拿书的小妖怪一棍子:“笨蛋翻多了!”

  “恩?”小妖怪惊讶的把书拿到自己面前看了一下然后赶紧又往回翻了一下再次递过去。

  大妖怪生气的一把夺过那本书把小妖怪踹到一边。自己拿着书翻回去。“恩!……刚才不算,现在重来。”他看了半天才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噗!啊哈哈哈哈!……”憋不住了!憋不住了!这些妖怪实在是太搞笑了。学人打劫就算了,居然还拿本书。更让我受不了地是书背面印的名字居然是《如何当好一个劫匪——贼王阿呆传记》。我和魔宠们实在憋不住了,一个个笑的前仰后合的。

  妖怪看我们大笑不止气愤地喊道:“笑什么笑,现在是打劫。男左女右全体抱头蹲下,不清楚的蹲中间!”

  我们听到这段话当然不可能停下了,结果是越笑越厉害。

  妖怪看到我们不听他的,立刻又拿起那本书,看了几秒之后把手里的大刀夹在了胳膊下面然后翻起书来。一边翻他还一边小声的读了出来:“当打劫过程中被打劫方不与配合时。可以使用的方法有:a、**所有被打劫方。括弧对方比较厉害或者人数众多时慎用;b、口头威胁括弧效果不怎么好,但是保险。c、杀鸡警猴,从被打劫方中选出看起来好欺负的进行攻击,以恐吓别的被打劫方。括弧,此方法不可连续使用,有必要地前提下可以把软弱目标杀死以达到震慑效果。”

  “这书谁编的啊?怎么这么乱啊?”我站在那个妖怪旁边伸头看着书。

  妖怪一边看着书一边道:“就是,害的我背了一晚上都没背出来。”他忽然想起来不对,一抬头看见我正站在他旁边看书。他赶紧把书扔给后面的妖怪。“你怎么跑过来啦?回到那边去蹲下。再不听话我就拿刀砍你了。恩?刀?我刀呢?”他原地转了好几圈。“我刀呢?谁看见我的刀了?”

  我指指他的胳膊。“你自己夹着呢!”

  “哦!”他赶紧把刀抽了出来对着我乱比画:“你快点回去蹲好。”

  “我腿不舒服,蹲下去就站不起来了。”

  “那就站着吧。”这妖怪是不是学过日内瓦公约啊?到是会善带俘虏。

  “坐着行不行啊?”

  “反正你过去就行了。”妖怪被我烦的没办法了。

  我回到魔宠中间然后玫瑰藤从地上长出个凳子的形状让我们坐下。我想看看这些可爱地妖怪地想要干什么。

  那个妖怪老大又拿回了那本书翻了起来。“控制住被打劫方之后。”他翻了一页。“要先询问对方的来历,进一步问出对方地身家等情况。之后按照对方情况确定使用哪种方案。括弧,辨别细则在末页。”他又把书翻到了结尾看了下,不过这次他没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