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二章 走私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二章 走私

  阿修福德说的汇合时间已经快到了,我赶紧传送到了原印尼区域内的城市,然后再由飞鸟把我送到最近的德国人占领的城市,从这里可以使用传送阵直接到达阿修福德的无名岛。

  我刚从岛上的传送阵走出来就被阿修福德吓了一跳。“你总算到了,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谁说我不来拉?我这不是到了吗?”我四下看了看,这个岛还真不是一般的小,一眼就看了个遍。整个岛屿差不多和一个大型机场差不多面积,要是算上叠层面积我们的大白鲨可能比它还要大一些,说是个岛我看就是个中转站。

  “你的那个潜水船坞呢?”阿修福德焦急的问道。

  “你等下。”我打开凤龙空间,然后伸手从里面拉出一个拖着线的水晶,把手伸进空间门调整了一下凤龙空间里面那个和这块小水晶相连的巨大水晶。“我是紫日,你们到哪了?”

  手上的小水晶里传出声音:“往左看。”

  我和阿修福德一起往左看了过去,平静的海面什么都没有,但是一秒种之后水面上突然股起一个大包,紧着水面像炸弹一样爆开,一个银白色的巨大鲨鱼脑袋从水下钻了出来。大白鲨号掀起的巨浪冲上岸后把港口的德国人全给带到了海里,一时间乱成一团。

  “你们不会轻点啊?我这里发洪水了!”

  “哈哈!这样过瘾啊!”

  我转头看向目光呆滞脸部肌肉不断抽搐的阿修福德,然后伸出一只手指向大白鲨号。“我的船到了。”

  阿修福德愣了半天才道:“哦!上船上船。”他大力的向周围叫着:“全体上船,我们的交通工具到了。那边的人快点把蝎式采掘机开出来,那边的,小心刀片,别把锯刀弄坏了!快快快,时间就是金钱。铁十字军不是按时间计酬地!”

  一大群德国玩家在阿修福德的指挥下连滚带爬的搬运着物资,岛屿中间的地面忽然打开一个开口,一个升降平台从下面升了起来。这个品台上停着一台巨大的机械,差不多有15米长,高度大约四米左右,外形就像只蝎子。这个大家伙出来之后开始突然喷出了两道蒸汽,接着开始运动那八条巨大的机械腿缓慢的向前移动了起来。

  我拉住阿修福德:“这就是蝎式采掘机?”

  “恩。”阿修福德自豪的道:“论重型机械方面地造诣,没有人可以和我们比。这个家伙没有任何控制线路。我们用纯机械的方式操作它的各个机构协调运转。本来我们只是想试试多足机械能不能造出来,没想到不但造出来了,居然还有很大的剩余功率,所以我们把它改造成了采掘机,它居然也运行的很好。”

  我看着那个东西一步三摇的动作道:“这也叫很好?”

  “没有控制部件能走就不错了,你也不要要求太苛刻了。反正是工业用机械不用讲究舒适性,只要力气大就可以了。”

  看着那个奇怪的家伙用缓慢的速度爬上了大白鲨号我真担心它什么时候会摔一跤,不过真地像阿修福德说的。这东西看起来不怎么样走的却挺好。

  半个小时内我们就把所有物资都搬上了船,阿修福德站在顶部观察舱看了下岛屿基地,确认过没有落下什么之后才对我道:“好了,开船吧。”

  我拿起舱壁上的内部通讯机:“下浅。”

  船舱内立刻响起广播:“主舱门关闭中,人员请向内靠拢。防水闸门锁闭完成。气密检测完成,开始注水。艇首下沉,请乘员注意应付地面倾斜。”

  海面上的大白鲨号迅速地进入水中并向前滑行,海面上留下了两个巨大的旋涡和一道白色航迹。

  舱内声音又响了起来。“以达预定深度。艇身回正,开始修正航向,可能会有轻微晃动,请注意固定身体谨防摔倒。”

  海面上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浪花,大白鲨号正式转向完成。“角度修正结束,消波系统启动,推进力正常,气压正常。开始定速航行,大白鲨号进入潜航状态。”

  阿修福德看了看周围道:“你的船坞果然是不同凡响啊!”

  “这个不是我们自己造地,用的是别人的技术,不过性能确实没话说,至少我们用它在小日本的战舰下面跑了几个来回也没被发现过。”

  “那这次就要看看它能不能突破世界各国的联合水面控制了。东帝汶现在可以被各个势力的战舰围的像铁桶一样,你要是控制不好是绝对进不去的。”

  “放心吧,大白鲨本身就很先进,后来又做过技术改造。我们绝对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封锁线后方。”

  “希望是吧!”

  几十分钟后我们估计差不多到封锁线了。开始调整航行状态。“各单位注意,目前本舰已经接近封锁线。三分钟后开始声响管制,请不要说话和移动以免发出任何噪音被对方的水中听音器发现。”

  船舱指挥室的玩家也开始小心的指挥大白鲨号稳定航行。“开启声响模拟设备,播放鲸鱼群的声音。启动被动回波侦测,如果我们被发现立刻掉头并下潜到海底全速脱离。”

  “系统启动完成。”大副回报着命令。

  “减速三分之一,别搞出浪花来了。”

  “减速三分之一,关闭辅助气压系统。”

  我和阿修福德一起坐在指挥室后面的加座上,不过现在我们只是听,指挥工作有船长负责,不用**心。

  声纹操作员忽然叫了起来。“发现高速螺旋桨音纹,判断为英国无畏级战列舰,距离2300码。10点钟方向,正对我们过来了,似乎还没有发现我们。”

  担任船长的是一个中国的小mm,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她地指挥技术绝对没话说,不然我也不会把这么重要地位置交给她的,可能这就叫天赋吧!

  她思考了几秒接着道:“关闭增压推进器,换大桨。开始静音航行。”

  大白鲨有多种推进方式,其中主要地是用增压发动机吸入海水然后高速喷出的增压喷射推进,这个方式速度快,但是噪音也大。另外一个所谓的大桨推进实际上是使用船外的五只巨型螺旋桨推进。这些螺旋桨平时是折叠收藏在整流罩里面的,外面看不出来。需要使用时可以伸出整流罩然后展开桨叶开始推进。由于这种螺旋桨的直径超大,所以转速很低的时候也可以产生很大的推进力,这样就可以降低噪音,防止被发现。

  所有人都安静地不敢发出声音。水是声音的良导体,这么近的距离船内有什么声音外面听的很清楚,只有这个做了特殊隔音的指挥舱才是唯一可以不受影响的地方。

  声纹操作员捂着自己的耳机小声道:“敌舰经过我舰正上方,航向不变,相对速度13米秒。”

  我们都不敢出声了。这个可是关键时刻,过去了就是安全区了。

  过了大约一分钟,声纹操作员声音稳定的道:“安全通过。敌舰已穿越我舰上方,正在脱离。声纹无异常。”

  就在我们都舒了口气地时候外面忽然传来当的一声脆响,声纹操作员啊的一声惨叫,然后拼命扔掉耳机开始揉耳朵。我气愤的跑出指挥舱,一边跑一边用私聊问船舱里怎么回事。

  一个负责船舱声音管制的玩家道:“我们行会一个人和两个德国玩家打起来了,刚才那个德国玩家挥刀地时候砍到了支撑架上,一根钢管掉到了下层船舱发出的声音。”

  “先稳住情况,我马上到。”

  阿修福德也知道事情不好了,马上跟着跑了过来。我们两个还没到船舱就听到艇内通话响了。“本舰遭到攻击。注意抵抗冲击,现在开始取消声音管制,所有武器系统启动。开启主推进器,取消静音航行,声波炮开启冲压。”

  艇内的照明在一瞬间突然变成了红灯,接着就是提示音:“爆击警告!五、四、三、二、一!”轰隆一声整艘船都剧烈的抖了一下。

  现在去制止打架也没用了,我直接在行会频道喊了起来:“所有人员立刻回到各自岗位,没有工作地到双人快艇舱等待命令。所有人员马上执行。谁再打架我就踢谁滚蛋。”

  阿修福德也启动了自己的行会频道:“不管什么原因,所有人立刻安静不要影响中国行会的反击行为。什么事情都先停下。不听话的就想想自己的保证金吧。”

  我冲回指挥室。“怎么样了?”

  “敌舰掉头了,另外还有几艘从不同方向围了过来。刚才的爆炸是深水鱼雷,尾部动力舱被直接命中,不过没有打穿装甲板。”

  “在敌人舰队到达前马上撤离,这几艘应该不会造成什么损失。”

  “本舰正在调头。”

  “让高频炮把前进道路上的目标全部干掉。”

  “正在冲压。”

  “从主动力管道调集动力。”

  “明白。”

  大白鲨号的顶部突然升起两个小突起,这些小突起上又展开了一个卫星天线一样地罩子。此时附近的所有战舰的水中听音器都可以接收到一种非常尖锐的声音,听起来像蜂鸣器的声音,但是更加尖锐。

  艇内的武器系统管制员忽然道:“冲压完成。”

  船长立刻下令:“沿前进路线清理出一条通道。”

  “明白。”

  大白鲨号顶上那个卫星天线一样的东西发出的声音忽然变地极端锐利刺耳,水中可以明显看见天线前方出现了一圈圈地波纹,这些波纹在水中居然可以正常传播。

  海面上的无畏级战舰忽然抖了一下然后在金属扭曲地声音中从中间开始断成两截,两半船身都无法再保持漂浮开始迅速的向海面下沉去。英国人在甲板上大喊着不知道到底被什么武器攻击了,从头到尾他们都没有听见爆炸也没有感觉到晃动,唯一伴随着他们的就是那刺耳的锐鸣。

  第一艘战舰沉没之后旁边的战舰忽然也开始向下沉,船上的人根本都不知道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恐怖的攻击没有预兆也没有轨迹。完全无法闪避。其实他们不知道那锐鸣就是攻击的本质,大白鲨号发射地就是声音。超声波大炮的弹药就是声波,虽然无形却同样拥有恐怖的杀伤力。这种攻击对生物是没有什么效果的,但是对船来说却是致命的。

  随着一艘艘战舰的下沉武器管理员回报道:“路线已清空。”

  “全速脱离。”

  大白鲨号突然加速,搞的船里的人全都一晃。整艘船用来时五倍地速度离开的附近海域又返回了德国人的那个港口。阿修福德从船上一下来就气愤的把那两个出手的人叫了出去,我也把本行会参加打架地人叫了出来。

  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恶劣了,因为三个人的恩怨造成了这么多人的危险,更糟糕地是差点把大白鲨也赔进去。我最后的决定是开除这个引起打架的家伙。虽然他是本行会早期人员,但是这种事情不是可以徇私的,否则以后就没有规矩可言了。阿修福德的决定比我更狠,不但把两个人赶了出去而且还扣押了他们的保证金,同时宣布他们为铁十字军的敌人,以后看到一次杀一次。

  除了了三个捣乱的家伙后我和阿修福德开始考虑要不要继续计划。阿修福德认为对方没有看见我们地船,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而且那里的势力那么多。很可能有人把当成是别的势力想要扩大自己的地盘,这个都是有可能的。

  我考虑了一下也同意了这个看法,怎么说那些树木的价值都值得再冒次险,而且阿修福德的分析也是很有道理的。那边那么多地势力,互相之间又是敌对关系。所以谁也搞不清楚到底是谁打了谁,我们正好趁他们地混乱进去捞一把。

  再次上路已经是深夜了,当我们离目标还有很远的时候声纹操作员就叫了起来:“水中冲击波,爆心距离5500码。判定为深水炸弹。”

  阿修福德看看我问道:“谁这么傻隔着这么远扔深水炸弹啊?他当自己扔地是核雷啊?”

  我还没有回答声纹操作员先叫了起来:“水中殉爆,判定为小型潜艇,准备抵抗冲击波。”他刚说完我们这边就抖了一下,不过不怎么剧烈。

  阿修福德的问题不需要回答也知道答案了,对方正在攻击别的目标。看来就像我们一开始想的一样,这边的势力实在是太乱了,以至于随时随地都在混战,根本没有人知道知道是在和谁打。确切的说除了自己人之外他们根本分不清到底在打谁,甚至连过路的船也要跟着遭殃。

  我对船长道:“叶子,他们打仗正好,我们趁机混过去。”

  叶子船长点点头转过去对舵手道:“保持深度,右转15度。”

  “明白,深度保持,向舵修正15度。”

  “关闭定速巡航,开启全部动力系统。但是不要接到推进器上。保持空转。”

  轮机舱通过内部通讯回答:“明白,动力系统保持空转。目前连接数目二。”

  “距离?”

  声纹操作员回答:“距离一百三十三码,转向造成气泡已经暴露了我们的位置。”

  叶子立刻下令:“左弦脉冲炮准备。”

  “准备完毕。”

  “所有炮火准备,脉冲炮目标正上面海面,发射后本舰紧急出水并同时启动海市蜃楼系统。”

  “明白。”

  大白鲨号顶部的脉冲炮突然开火,巨大的热能瞬间蒸发了顶部的海水,突然出现的白雾把周围的敌人都搞蒙了,所有战舰都停止了射击。此时地大白鲨号突然冲出水面。巨大的船身在海市蜃楼系统和水蒸气的掩护下根本没有人看的见。

  叶子在大白鲨号完成动作后立刻下令:“全弹发射!”

  轰!一声闷响之后大白鲨号像刺猬一样向四面八方发射了大量的炮弹和波束。

  “封闭炮门,紧急注水,所有动力挂接主轴。”

  大副反馈着操作情况。“水门封闭完成,注水开始,完成15%,30%、48%、61%、79%、90%、完成。主轴接入良好,马力全开!”

  叶子看了下前面的声纹操作员:“效果如何?”

  “多发命中,确认二十六直击。十四殉爆,水面有爆击声,未发现推进音。”

  叶子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展开长桨。”

  “展开中。”

  “展开完成。”

  “断开主轴连接,向两点种方向发射音纹诱饵,左满舵转向30度,不要启动强制转向推进器。”

  “推进器断开,所有外部推进器停转。一号发射口开启,音纹诱饵发射完成。满舵左……转向结束。”

  “静音航行,开启长桨推进器,微速前进。”

  “静音航行开始,微速前进。”

  “右舵,平滑转向15度。”

  “开启平滑转向。”

  音纹操作员忽然叫了起来:“突发音。高速推进器,距离107码,是鱼雷!冲着我们的诱饵去了。”过了十几秒之后他再次道:“诱饵被命中,确认摧毁。”

  阿修福德笑着道:“果然是高手。”

  叶子站了起来:“多谢夸奖。我地任务已经完成了。只要这样一直航行下去很快就能到达目的地了。”说着她又对大副道:“拉开500码距离后增速至低速状态,超过1000码之后恢复标准航速。我先离开一会,指挥权移交给你。”

  “明白。”

  我们跟着叶子一起离开了船舱,外面的船员此时还保持着静音航行,谁也不敢出声。我和阿修福德刚刚都开除了几个人,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对这次的事情是认真的,谁也不敢当玩笑了。

  其实很多人对我们的处理方法觉得有些过火,但是我和阿修福德都明白一个道理——领导者在保持亲切形象的同时也要有杀气。完全和手下打成一片就别想再领导他们了,适当的距离是必要地,要让他们知道你很随和,但是更要让他们明白什么时候可以放松什么时候必须紧张起来。

  安静航向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因为东帝汶这边的势力过于复杂,大家的船只只敢在远处互相牵制,真正的岛屿沿线反而没有任何船只。大白鲨号体型过于巨大,这里地水深是没办法靠岸的。好在我们有大量的登陆设备。

  大白鲨号是艘移动船坞。内部空间相当大,里面什么东西都有。阿修福德他们的那些个奇奇怪怪地采掘机被我们装上了浮筒。然后直接扔进水里,由双人潜水快艇牵引着这些大家伙缓慢的靠近海岸。

  蝎式采掘机虽然体积很大,但是在水里这并不算什么,10艘快艇牵引一部采掘机,很快就把它们都弄到了岸上。铁十字军这次一共出动了30台采掘机,阵容相当庞大。

  不得不说阿修福德的前期工作做的很到位,他们不但在这边找到了那个地下暗河,甚至为了让那些笨重的蝎式采掘机可以爬上岸,他们连海岸都事先整理过了。

  我们选择登陆的海岸看起来是一片乱石堆,根本就不适合登陆,但是如果你自己的看就会发现这些石头并不是简单的杂乱堆积地,它们之中的某些石头如果用别的颜色突出表示出来地话你会发现只要踩着这些石头就可以像走大路一样穿越这个看起来寸步难行的乱石堆。

  铁十字军的人不但为人员准备了路,连他们那些大型机械都有专门的道路可以走。踩着事先铺设好的道路他们可以让蝎式采掘机非常轻松地把庞大地身体移动到陆地上,要是在一般的沙滩上登陆还真说不定会有个别陷进沙子里地,真是设想周到啊!

  因为暗河周围不适合登陆。我们选择的地段并不是在河流的出口处。上岸之后我们开始沿着海岸线步行前进,大白鲨号则跟着我们向河口靠拢。

  向东方徒步前进了差不多三公里我们才到达那个河口,从这里看起来它就像个山洞,而且隐藏的非常隐蔽,怪不然别人都没有发现。

  进入山洞的时候稍微有些麻烦,主要问题是那些采掘机,这些家伙太笨重了,河口的乱石没有经过清理。不象特别整理过的海岸那么好走。采掘机迈着它那八条长腿深一脚浅一脚的折腾了半天才爬进了河道内。

  进来之后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巨大地山洞隧道两边都有一段还算不错的道路,洞顶相当高,不影响采掘机通过。

  逆流而上,很快我们就到了上游的出口。这边明显做过伪装,阿修福德他们可能是怕这些天被发现吧!

  我们全都从通道里出来后阿修福德指挥着大家散开。“好了,把东西都拼装起来,动作快点。该干活了。”

  蝎式采掘机可以根据不同的任务更换各种不同的工具,移动时为了不损伤工具一般都是不装操作器械地,现在到了目的地就要重新组装上去。只见蟹式采掘机把最前面那对机械脚立了起来,然后很多人把一对像是钳子一样的东西给它装在了那对机械臂上,搞了半天最前面两只脚不是行走用的。而是工作悬臂,怪不然感觉不对呢!

  装备结束后大家开始退后,30台蝎式采掘机同时启动。我大声问着旁边地阿修福德:“这就是你说的噪音小?”

  阿修福德也是大声回答道:“我们已经安装了消音器,可是这个毕竟是大型机械。不可能一点声音没有的。”

  “但愿不要把敌人引来!”

  阿修福德使用行会频道对操作采掘机的人道:“开始吧。”

  只见一台采掘机向最近的树走了过去,然后它用自己的两个大钳子同时夹住了两颗大树的树干就像是紧紧的握着树干一样。钳子里面突然发出一种哒哒哒哒地声音,感觉满刺耳的,然后那些钳子开始顺着树干向上捋,凡是它走过的地方,除了主干外的所有枝杈都被切掉了,剩下的就是一根光秃秃的主干。

  采掘机把大钳子重新拿回了大树的底部握住,然后一个圆盘锯从大钳子侧面插了进去开始向内部切割。木屑乱飞中锯盘完全进入了大钳子中间把树木给截断了,但是由于一直被钳子握着,所以树干并没有倒下来。机械臂带动前端的钳子把树干提起来轻轻地放倒在旁边地地面上然后转而握住另外两棵树开始了同样的工作。

  这些大型采掘机砍树地速度真是让人惊讶,看起来它仅仅是一握一提一捏一棵树就被砍下来了,而且连树枝都没有了。

  采掘机一路向前快速的砍伐树木,我们则把大树拖到河边绑上气囊再扔到水里。留香树比重很大,光靠自身重量无法随着水流漂到海里,所以必须要捆些浮力设备在上面。

  真不知道当初阿修福德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这条河简直就是天然传送带。我们的工作就是把树干往水里扔,真是方便的很。要不是有这跳河我们根本不可能有能力把这么多的树木全都运出去。

  采掘机在前面开采的过程中我们还派了不少人出去周围负责清理各种野生怪物。这个林场说起来还是东帝汶玩家的练级点。怪物多的像蚂蚁,必须不时的清理一下,否则他们恐怕连采掘机都能吃了。

  因为那30台采掘机的速度超过预期标准很多,所以我们虽然晚了几个小时,却依然是在天亮前装满了一船。天亮后可能人就要多了起来了,这边就不适合继续开采了。我们决定先返回。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个我们道理我们也是清楚的,所以晚上开采的时候没有一出洞马上就开始采,而是在距离洞口很远地地方开始采筏树木的,反正河流是流到海里的,距离洞口远近对我们的饿工作量影响不大。收队以后采掘机先返回地下河的隧道,我和阿修福德以及我的魔宠们负责清理脚印等痕迹,就算这个采掘点被发现了。对方也找不到木头运到哪里去了,更别说查出是谁干的了。

  一路退到洞口之后我们用石头重新伪装了洞口让河流看起来就像是进入了山体缝隙,别人不会看出来后面还有个隧道的。在隧道里我们继续后退,退到隧道中段地时候阿修福德他们给采掘机换上了凿岩用的空气锤,在隧道墙壁上挖出一个大洞之后我们把采掘机都停了进去,然后用石头把洞口封起来。带走采掘机明天回来再运回来太麻烦了,不带走放在隧道里又很可能被发现,所以干脆藏在这个挖出来的洞里。即使隧道被发现了。别人也不知道这里有个洞,肯定就直接丛外面走过去了。

  封好洞口之后我们把多余的石头分散到隧道里的各个部分,这样就看不出来有人在这里打过洞了。掩饰好之后大家迅速撤退,重装备都在洞里,空人跑就快多了。到了岸边已经有不少快艇在等我们了。跳上快艇迅速的返回大白鲨号然后溜之大吉。

  晚上砍一棵树运一棵树我们还没看出什么来。回到大白鲨号才知道我们一晚上砍了多少。大白鲨号可是白鲨族的母舰,真正的移动船坞,它地内部是可以停靠超级战列舰的。可是现在,整个船舱里已经堆满了木头。所有原本用来放船的地方都已经把水排干用来堆木头了。

  阿修福德看着这成片的原木笑着道:“多亏我有先见之明让他们把树杈提前弄掉了,要不然还装不下这么多啊!”

  叶子船长这个时候才跑过来问道:“搞了半天你们说的秘密任务就是跑来运木头啊?我还当什么事情呢!不过这木头好香啊!”

  “你可别小看这些木头,这个可是号称硬度堪比钢铁地装甲木,而且它比钢铁密度小,绝对是造船的好材料。”

  “硬度比钢铁?那你们怎么砍下来的啊?”

  阿修福德一脸陶醉的道:“这就是机器地力量。”看我瞪着他,他赶紧恢复了正常状态道:“当然了,主要原因是留香木活着时候可以通过控制一种激素的合成来调节自身硬度。一般海啸要来的时候它们会大量减少这种激素的合成,这样木头就变硬了。可以抵挡海啸,要是没有海啸的时候它就大量合成这种激素,树干就会像普通木头一样柔软,便于吸收水份和矿物质。现在正好没有海啸,我们下手的时候它们像普通木头一样柔软,要怎么切就怎么切。”

  “那你们砍这么软的木头有用吗?”

  我解释道:“你闻到的香味就是这种激素形成地,它们很容易挥发,只要放一段时间激素挥发光了的时候。带有迷人香气的留香木就会变成坚硬如钢铁的装甲木。”

  “那要是你们用这东西造船。敌人弄点激素撒上去,船不就变成普通木头船了吗?”

  我点点头:“理论讲你说的没错。但是实际情况是不可能。第一,这种激素本身就是香水,价钱不比水晶便宜多少,要是他们用这东西攻击留香木制造的船,除非他们是亿万富翁。第二,这种香水不能碰到水,否则会被稀释,太稀就没用了,而海里就是水最多。第三,不论是变软变硬都是个缓慢的过程,就算真的撒上去,要等装甲木软下来起码要48小时以后,我想到那时候我们应该已经把它洗掉了。”

  “这么说来地确是不错地东西。”

  阿修福德对我道:“回去这个东西我们先过数,然后分开怎么样?”

  我道:“这些东西从水里飘下来已经很潮湿了,相当占分量,想过数大概也不方便。我看还是先运到我的天宇城。然后等处理完了再分你看怎么样?”

  阿修福德考虑了一下道:“好吧。正好你那里阴气重,适合干这种事情。”

  “什么叫我那里阴气重啊?”

  “你地天宇城在死亡山脉里面不是阴气重是什么啊?”

  “那叫阴冷,不叫阴气重!”

  “反正差不多。”阿修福德道:“装甲木泡了水不好加工,而且太阳暴晒容易开裂。你那里又阴暗又干燥正好适合风干,还有,你那个山脉里好象出产砾岩吧?等木头干了之后你让人用那东西把装甲木包裹起来,这样加工出来地木头以后就是再泡水再晒太阳也不会开裂。”

  “恩,反正砾岩除了和砂浆也没什么用处。不过加工过程可是要大量人工和场地的。这个……?”

  “你不是又要跟我算钱吧?”阿修福德很夸张的惊叫着。

  “这是正常消耗干什么不算啊?”我当然也是拘礼力争。

  阿修福德很委屈的道:“三七分帐我已经很吃亏了,这点小钱你也跟我算?”

  “没办法啊!小本生意只能动挪西凑,就算是小钱也不能浪费啊!大海也是一滴一滴的水汇聚起来的。”

  “话不是这样说的。”阿修福德摆明了要赖帐。

  “话就是这样说的。”我摆明了就是不干。

  阿修福德终于屈服了。“都说越富越小气越穷越大方,以你地抠门程度来看你果然不愧是世界首富。”

  旁边的叶子惊讶的问道:“你们难道在现实中认识?”

  阿修福德也知道说漏嘴了,赶紧笑着道:“不认识,我是穷人,他这么抠门肯定是有钱人,怎么可能认识我呢!”

  我在心里道:“你要是穷人。那全世界的富人我十个手指头就数过来了。”当然,这句现在不能说。嘴巴上反驳着:“他这人比我还抠门,就算真的在现实中见到他我也会绕着走的。”

  叶子插了一句:“你们两个肯定都是有钱人,一个比一个小气。”说着她拿出了两个铜板分别递给我们两个。

  “干什么?”

  “给你们的。”叶子自豪的道:“看我多大方,我才是穷人。”说完之后她又把我们两个手里地铜版拽走了。“好了。既然我是穷人,你们是富人,这两个当是救济我吧。”说完转身跑没影了。

  我和阿修福德互相看了看,阿修福德呆呆的道:“原来还有比你更抠门的啊?”

  “切。”我又回到正题上来了。“那。处理费你是要出了?”

  “我靠谁说我要出啦?”

  “那你要怎么样啊?”

  阿修福德想了下道:“先告诉我多少钱?”

  我伸出一根手指:“不论大小每根原木5个金币加工费,你看这么样?”

  “你还是去抢劫吧,那样来的快。”

  “我这是最合理的价格了,你居然闲贵?”

  “你这要是合理价格,那我就可以把黄泥巴按黄金地价格卖了。”

  看来分歧比较大,我想了下道:“那这样吧!我便宜一点。”

  “这还差不多。”阿修福德终于缓和下来。“多少钱?”

  “每根4.9个金币。”

  “你去死吧!”

  “那4.7个?不能再便宜了。”

  “4个。”阿修福德出价。

  “4.6个。”

  “4.1”

  “4.5”

  “4.2”

  “4.5,你敢少0.1我就把木头都扔海里去。”

  “好吧好吧!4.5就4.5!真是吸血鬼!”

  “咦?你怎么知道我被吸血鬼咬过啊?就是我行会里那个女神,长的特漂亮那个。”

  阿修福德最终还是无奈的接受了4.5个金币每根的价格。

  说起来大家觉得我很小气。一个金币才1元钱,吵了半天就为那5毛钱。可是要知道我们谈地不是一根木头啊!大白鲨号这个船舱里起码躺着50万根原木,全部加工出来的价格你自己算吧!而且以后还要有后续的部分,每次地价格都算上。一棵树差5毛钱,这么多个5毛差下来也不得了了!

  谈拢了加工费之后我们把船开到了德国人那个小岛,然后把木头秘密的运到岸上,再通过传送阵直接发到天宇城。这个岛现在算德国领土。和德国国内的城市互通传送阵。当然也就可以直接到达天宇城。

  木头运回去,我们人可不能回去。大白鲨号毕竟是移动船坞不是快艇。今天晚上要再来一次。大白鲨号必须在这里待命。安顿好大家后让大白鲨号先到水下,等晚上再上浮。我自己则返回了艾辛格。

  我一到艾辛格就看见了兴奋的二郎神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好奇地问道:“你不是要三两天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二郎神直接变出了一大堆葫芦给我。“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情没有完成,所以提前出来了。朱雀反正在你这里,我有空再来就是了,你不会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这点小事情算什么。对了,这些葫芦是……?”

  “这是补偿你们行会掉级的仙丹。每个葫芦里的药都是特制地,吃下去就可以恢复你们所有的损失。葫芦底下有使用者的名字,千万别搞错了,要不然出事了可别怪我。还有,这个东西最好马上吃。不要想着趁现在等级低多练几级将来再吃仙丹一次升到1000级。那是不可能的。这些东西的用处是补到你们之前地等级,所以不管你多少级吃都是补到那个等级。让你们别搞错了也是这个原因。要是某个人地仙丹是指定三百级的,那别人吃了之后不管是超过三百级还是没到300级都会自动回到300级,所以吃错了就麻烦了。”

  “恩。我明白了,会小心地发给他们的。”

  二郎神忽然从后面又拿出了一个紫色的葫芦递给我。我接过来看了看。“这个是我的?”

  “恩。”二郎神点点头然后小声的对我说:“这个是特别照顾你地,可以一次把你补到800级。”

  我一听立刻高兴的抱着葫芦。“真的吗?一次补到800级?也就是说我不用去做800级的关卡任务了?”

  二郎神摇摇头。“这个确实可以一次性地把你补到800级,但是任务依然要做。”

  “什么意思啊?”

  “是这样的。”二郎神解释道:“一般来说这个等级关卡对你们的影响是很大的。一个798级的人和一个799级的人基本上没什么差别,可以说进步不大,虽然确实高一级,但是并不明显。可是799级和800级的差距就是天差地别了,这一级的影响比以前差50级地影响都大。这就是为什么平时升级不需要任务。而799冲800需要任务的原因。”

  “可是你说那东西能把我升到800级的。”

  “对,没错。确实是可以。我们把你一次性提升到800级,但是却并没有取消任务关卡。你依然要去做800级任务,否则你将一直卡在800级而到不了801级。不同的是你现在并非卡在799级,多出来的一级可以让你更轻松的完成任务。”

  “这到是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