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章 超级人类
  ~日期:~09月18日~

  第二十章 超级人类

  “你到是会推责任!”我对这个代表夜总会的家伙道。

  他笑了笑:“和政府过不去可不行啊!”

  圆滑的家伙!我正要再说些什么突然电话响了。“喂?”

  “你跑哪去啦?”老爸近乎咆哮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怎么啦?”

  “紧急任务。”

  “说吧,我听着。”

  “这东西你让我怎么说啊?”老爸大叫着:“你在什么地方?我让人给你送过去。”

  “我在国王夜总会。”

  “国王夜总会?”老爸的声音明显充满了诧异。

  我赶紧解释:“爸!别想歪了,我带这么多人不可能干那种事情的。再说了,你媳妇那么漂亮,我有可能看上这些的小姐吗?”

  老爸的声音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我不是那意思,只是这次的任务地点刚好也是那边我觉得比较奇怪罢了。”

  “这边?”我比老爸还要惊讶。“你说的任务目标该不会是我面前的这些人吧?”说着我用手机照了张照片传了过去。

  老爸看到照片立刻叫了起来:“就是这些人。面对大门的那帮人中站在最前面的两男一女,澳门赌博网站:千万要小心他们三个,具体事情不方便说,民用电话没有保密线路的。”

  “那你快点把任务送来啊!”

  “东西已经上路了,应该快到了,我让小白送的。”

  “不是吧?”我还没有喊完夜总会的大门就被撞散了,挡着门的几个家伙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被撞倒了。这道门是向外开的,本身又很厚重,保镖们当然想不到会被人从外面撞倒。

  破门而入的是个白色地物体,它撞倒大门后在大厅地面上定了一下。所有人到现在才看清这个东西原来是条白色的大狗。说是狗实际上这家伙已经和老虎差不多大了,白色的身影在地面定了不到一秒就再次弹起下一刻它已经出现在我身上把我压倒在地了。

  “啊!小白下来!别……别舔我我!啊!注意你的口水!”费了老大劲才把小白拉了下来,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喜欢舔我的脸啊!

  凌惊讶的看着小白:“紫日,这条狗是……?”

  “这是小白。”我不想多做解释。顺手把小白身上绑的箱子打开,里面放了29套精简通讯系统。这个东西有些像耳麦,可以带在头上,但是比耳麦多了一个单目显示镜、一个摄像头以及一套无线发射装置。

  既然准备了这么多当然是给我们每人一套了,我把东西拿出来给他们分发。其中有一套带双目显示镜的队长机自然是我地。这东西的显示镜带上之后怎么看怎么像装了黄色镜片的太阳镜。

  装置一带上数据立刻开始传输,根据虹膜检测这些东西能简单的确定佩带者身份。看完信息之后我迅速的下令:“七个人过去堵住大门。”

  斯哥特立刻让七个铃音骑士去大门边把那扇被撞倒的大门给重新装了回去并把旁边的金属椅子腿抽下来当绳子一样把大门固定在了墙壁上。

  “你们七个去后面守住逃生通道。”我又指派了七个铃音骑士去防守。这个夜总会有两个出口,必须全部堵死,因为今晚的任务是——灭口。

  “你们就是灭火队?”夜总会老板很惊讶地看着我们带上了那些设备。

  我微笑着向他伸出一只手:“你好,00975号特工。”

  他尴尬的和我握了握手。“真没想到你们这么年轻。”

  “年龄不是问题。”我突然抬手指着那边三群人中的一个家伙:“我要是你就不去摸那玩意。”

  那家伙突然手一抖,一个默绿色的东西当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并滚到了场地中心。一般人可能不认输这东西,不过我知道这是一枚俄制手雷,威力绝对可以把这个大厅全送上天。

  手雷落地还能滚动说明保险已经被拔掉了。要不然保险支在外面是滚不起来地。维娜和辣椒同时盯住了那枚手雷,几秒之后手雷突然一亮,我旁边的特工吓的一抱头,但是我们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也没有冲击波发出。当特工00975号重新抬起头时却看到一个篮球大小的红色火球飘浮在场地中心。辣椒和维娜联手用电磁场把爆炸能量约束在了一个篮球那么大地空间内。除了光没有任何东西被放出来。

  伪装成老板的特工00975惊讶的看着我。“难道我们国家真的有超能力部队?”

  “这个不是你该问的。”我直接对维娜道:“把这东西处理掉。”

  维娜的手掌伸出虚空一捏,远处的火球忽然噗的一声熄灭了,不过火球消失后我们反而感觉到滚滚热浪扑面而来,只是没有什么杀伤力而已。地面上淅沥哗啦地掉了一堆金属碎片。应该是手雷爆炸后分散的部分。

  我指着一开始老爸让我小心的三个人对斯哥特道:“除了那三个人外,那三帮人全部干掉。”

  我这么一说那边的人立刻开始想要反抗,但是维娜道:“还是我来吧!”说着那边的人除了那三个之外全都软了下去,而且死的一点反应都没有,直到被杀他们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维娜的特长是以精确地电压控制电动机械运转,她不能像凌那样控制人类地思维是因为她无法精确到人类大脑的思维复杂度,但是如果只是杀人而不是控制那就另当别论了。直接在对方大脑里制造高压电流,零点零几秒之内就可以杀死人脑全部地神经细胞。被杀的人连痛苦的意识都还没有形成就已经挂了。

  那三个人惊讶地看了一下周围几乎是同时倒地的人,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因为对手连动作都没有就已经放倒了几十人。

  我转头看向00975号特工:“这些人都是内部人员吗?”

  00975号特工点点头:“我知道今天晚上有任务所以把不是特工的外围手下都派出去了。这里都是我们特勤部的兄弟。”

  “那尸体的善后工作交给你们了。”

  “行,这个我们在行。”

  我指了一下那边三个人:“好了,现在你们三个把东西交出来吧?”

  “什么东西啊?”带头的那个男的开始装糊涂。“我们不知道你要什么东西啊!还有,你们是什么人啊?我地手下们都怎么了啊?”

  我直接总过去抓住他的脖子:“最后一次机会。东西呢?”

  “我真的不知道,不相信的……啊……!”

  我的左手拖着他的左手把他的手握在手里像揉面团一样的捏来揉去。被我提着地家伙叫的比杀猪还惨。但是在这种夜总会的大厅,就算是手榴弹爆炸了外面的人也是听不见的。

  “哎呀!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手这么嫩啊?你看看,手指还可以用来打蝴蝶结,真是软啊!”

  “你变态!”那个女性怒视着我喊了出来。

  “变态?你是不是想让我做**解刨啊?”我故意邪恶地笑了一下:“我不喜欢用麻药哦!”

  那个女人被我的话吓的脸都变色了,不过还算坚强没有倒下去。我吓唬人的本事可是数一数二地,要不然在游戏里也不会连拐带骗的搞到那么多东西了。

  回过头来我松开这个男人已经变成抽象艺术品的手掌。“刚刚已经对你说过了,这个是最后一次机会,所以……拜拜了。”大拇指一用力,他的脑袋立刻歪向一边呈现不正常的弯曲。

  丢掉已经没有生命的尸体。我转身面对剩下的两个人,然后看着那个正在发抖的女人:“真不好意思。本来应该女士优先地,不过他似乎是你们的上级,所以让他先了。你们两个看起来是平级,所以你优先。”

  我伸抽右手在她面前晃了晃。然后一缓慢的速度向她的脖子靠近。女人越抖越厉害,咬着牙不停的发出呜呜的声音,突然出现的异味让我注意到她失禁了。“我说!我说!”女人突然大哭着瘫倒下去。

  旁边的男人大叫着:“你不……!”他还没说完就发不出声音了,斯哥特从背后把手伸过他地头顶插进了他嘴里拉着他地上颌往后一带。半个脑袋就被从嘴部开始撕了下来,旁边的女人非常干脆地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我看向斯哥特:“这里不是游戏,别搞的血糊糊的好不好?学学维娜她们的方法。”

  斯哥特微笑着道:“这样比较过瘾。”

  “切!变态原来是说你啊!”

  我抓着一个胳膊把地上的女人提了起来,想想又交给旁边的晶晶、玲玲。“拎到厕所去洗洗,难闻死了!”等那个女人被拉走我又对00975号特工道:“这里就麻烦你了。”

  “恩,我们会处理的。”

  晶晶、玲玲把那个女人洗完之后又把她提了出来,我从旁边的尸体上拔下西装上衣扔给她们:“给她包上。还有,把耳朵上的东西都给我。”

  收集了通讯器放回小白的箱子里让小白返回基地。然后依然由晶晶、玲玲架着那个女人像搀扶醉酒的同伴一样把她架了出去。凌晨的街道上人还是比较少的。一些特别行动组的人已经事先把这里包围了起来,我们出来后直接把那个女人扔进车子让他们带走了。

  负责外面守卫的指挥官向我们行了礼然后道:“你们特别行动组真是厉害,这样的危险份子也能抓到。”

  “危险份子?”想了一下整个过程,有哪里危险吗?

  指挥官道:“这些人可是世界著名的军火走私组织的重要成员,里面不少人都是各国前特工组织在中国的遗留人员,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被制伏了。刚刚那个女人可是美国培养的亚裔特工中地精英,徒手格斗能干掉3个特种兵搏击教练。”

  “哦。那个女人啊?确实比较强一些。不过和我们还差一些。”嘴巴上这么说心里却很疑惑。这个女人是特工?会吓尿裤子的特工是不是太差了点吧?就算普通人这种情况也不一定会尿裤子啊!打发了那个指挥官,我带着维娜他们一起离开了这个夜总会附近。

  我想着刚才的奇怪问题。忽然有了点灵感回头看向凌,凌像是明白了我的心思,笑着回答:“我只是扮演了一下情感增幅器的角色。”

  怪不然呢!所谓的情感增幅器就是可以扩大人类感官的东西,不过用处一般不大。这东西可以放大人类的各种感觉。凌刚才一定对这个女人用了相同地方法。因为情感被无限制放大,这个女人的恐惧也被放大,结果就是一个意志无比坚定的特工也被吓的大小便失禁直至心理性休克。看来我们这些人中最危险的并不是维娜和辣椒,而是凌。维娜和辣椒只能杀人,凌可以让人万劫不复。比如你看到一个美女会心动一下,这很正常,但是如果被凌放大了这个感觉,你会不顾一切的立即冲过去对那个美女实施强奸。或者说你看某人不顺眼。一旦此情绪被放大,你很可能当场杀人。好危险的能力啊!

  凌又笑着道:“您要小心哦,如果您对我有那一点点的想法地话我会立即放大它的,因为那也是我的愿望。”

  我的脸刷的一下红到脖子,虽然我不是腼腆地人。不过凌也太直接了吧!她刚才的话翻译过来就是“我想强奸你!”而且凌会把它做的像是我在强奸她。当初为了保证生化人不会因为过于强大而丧失自律性,对他们使用了感情的束缚,可是现在似乎感情有些过头了。

  就在我尴尬异常时维娜忽然拉住凌地胳膊道:“记得有那种好事的时候要带上我哦。”

  晕!维娜竟然也有这种想法!幸好b13的强化比她们都强的多,要不然真怀疑她们会强暴我。怎么感觉我这么走在她们中间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啊!

  小纯忽然平静的道:“神林少爷你别听她们瞎说了,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她们根本没办法干扰你的思维。你难道没有发现你地精神是直接传达到我们这里的吗?”

  “啊?什么意思?”

  小纯惊讶的问道:“原来你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啊?”

  小纯解释道:“我们的思想和你存在着单向连接,你的想法我们都可以感觉到。”

  “那不是等于没有**了?”

  小纯道:“我反到认为是我们失去了自由,因为我们对你的一切思维影响都是无效的,而我们接到你的思维反而会无意识地去执行。”

  “怎么会这样?”

  晶晶也点点头:“我也可以感觉到。如果您集中精力希望我们做一些我们不愿意做地事情,我想我们也会照做的。”她突然又笑了起来:“不过只要是您地愿望,那也就是我们的愿望,所以。我并不觉得难过。”

  凌笑着道:“哎呀!被小纯揭穿了!不过你要是有这方面想法尽管来吧,我绝对欢迎。”

  “还有我还有我!”维娜也跟着凑热闹。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就别欺负我老实人了!现在带你们去……”我突然卡住了。现在才4点多,本来我们是打算在夜总会一直玩到天亮的,结果因为任务这么早就离开了,接下来要怎么办啊?

  “神林少爷?”玲玲突然开口道:“听说山里空气比较好,我们比如先到山上去玩?”

  我还没说话,凌先反对道:“山里有很多植物。植物要光合作用才能散发氧气。夜里的森林是二氧化碳最多的地方。我们应该到楼顶去看夜景。”

  “看夜景是吗?”我想了一下。“龙缘总部大楼的楼顶到是个不错的地方。”

  “这么晚了进不去吧?”

  我拿出了身份证:“我们是什么人啊?”

  “哦!忘记了!”

  十几分钟后我们到达了总部大楼。龙缘总部大楼是不下班的。因为跨国集团地业务分布世界各地,所以不同时区的管理是不能间断的,总部的人只好一天分三班,到点就换人,总之是人停楼不停。

  有我的身份挡在前面,上顶楼还不是小意思。带着大家上到顶楼开始看夜景,我还特地带了不少吃的上来。我们这一大帮人就这么坐在楼顶开始“野餐”。和高塔上的旋转餐厅比起来这个地方还真是别有一番情调啊!

  好不容易混到天亮我带着大家回到本市的商业中心开始购物,晚上地夜市商场毕竟不能和白天比,熙熙攘攘的人群也明显多了起来,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气温实在有点高。南京是出了名的火盆,这月份更是可以用酷热来形容,好在我们的体质耐热能力比较好。

  商场里的行动主要是以女性们的意向为主,我们这些男人基本上就是负责刷卡和充当搬运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采购团呢!他们这些新来到世界上地生命没有任何私人物品。所以买什么都不过分,但是基地里有规定,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不能拿进去的,所以购买的东西主要是服装和装饰品。

  小型普通电子产品可能不安全,不允许带进基地。食物可能携带细菌。也是违禁品。大型电器根本用不到,买了也没用。女孩子们本来想要买些化妆品,可是也被否决了。生化制剂对生化人的影响尚未确定,人类使用没有问题地化妆品对我们不一定就是安全的。昨晚去形象设计中心我也没有让他们使用任何化装品。

  因为限制太多,为了获得心理平衡这些女士们就开始疯狂的买衣服。我干脆就拿着卡站在收银台前面,她们来一次我就刷一次卡搞的那个收银台里面地小姐拼命捂着嘴巴憋着笑。

  当我们把步行街所有商场都席卷的差不多了之后我才终于体会到生化人的优势,斯哥特他们一手提着一堆服装袋依然毫无反应。这些衣服确实不重,但是这么多加起来至少也有二三十斤。陪女朋友去过商场的男士应该深有体会,提着一堆袋子走一天绝对不比军事五项轻松。

  斯哥特觉得提着这么多袋子很麻烦,于是把东西交给了后面的小弟转身就跑,招来了一堆白眼。不过不一会他又拉着个手推车回来了。众小弟们这个时候立刻变成了崇拜的目光。一辆轻便小推车就轻松的搞定了我们所有男士手上的服装袋,不过却引来了周围人地关注,相信拉着手推车逛商场的人绝对不多见。

  “抓小偷!”突然出现的声音把我们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一个年轻男子正在狂奔,两个mm跟在后面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看向凌,她马上就明白了我的意思。那个小偷跑着跑着突然有一条腿停了下来。人跑步的时候都是两腿交替前进的,当他地左腿向后运动时右腿因该向前去替补左腿地位置,可是他的左腿已经回来了右腿却还没有迈出去,可是他地身体已经把重心移动到前面去了。于是这个人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接触钢玉砖地面的声音清脆异常——啪!

  小偷一下子就摔蒙了。抬起头来晃了下脑袋才勉强恢复过来。他首先是寻找钱包,结果发现那个钱包已经摔出去好好几米了。他挣扎着爬起来向钱包爬去。但是却看见一腿腿挡在了前面。

  青年坐了起来从腰上拔出****指着我:“滚一边去,不关你的事情。”

  凌走过来用穿着高根凉鞋的脚轻轻一带,钱包自然的飞了起来刚好落在她手里。她向那人晃晃:“抢啊?”

  男人回头看看已经追过来的两个mm,突然跳起来向旁边的电梯跑了过去。但是噩梦开始了。

  小偷冲上电梯一路向下跑,可是电梯突然一停,它咕噜咕噜的一路滚到了电梯下面。因为本身下行电梯人就不多。加上出现小偷地原因,大家都主动避开了电梯,此时电梯上已经清空了。小偷刚爬起来电梯突然反向运转把他送了上来,他爬起来赶紧想要往下跑,可是不管他速度多快电梯总是会把他保持在电梯中间的位置,围观的群众一起开始哈哈大笑,就小偷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明白了这个电梯跑不掉了,他立刻跳向旁边的逆向电梯。那边那部电梯还在正常运转着。虽然这边这部电梯因为有人,所以维娜不能再玩电梯戏弄他了。不过很可惜,我们这里除了能控制电器的维娜外还有能控制人体的凌。

  小偷跳跃电梯的工作因为凌地干预而协调异常,落地时竟然是头下脚上,轰隆一声撞的满眼金星。他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就被这部上行电梯送回了我们身边。

  两个mm已经跑了过来,从凌的手里接过强钱包千恩万谢之后她们又气愤的向小偷踢了一脚,不过却踢在了我的小腿肚子上。她们诧异的看向我。

  我收回阻挡的腿并道:“我们出手是阻止他犯罪后潜逃,他已经被抓了。你们再打他就是人身攻击了。他要是反告你们故意伤害,说不定你们还要赔他医药费。善良的人要聪明些,不然坏人会更猖獗地。”

  其中一个mm道:“你说的对,谢谢了。”说着他对那个小偷道:“看你年纪轻轻的竟然不好好工作,跑来当小偷!你不觉得可耻吗?”

  小偷爬了起来瞪了两个mm之后又瞪了我一眼:“你小子记好了。以后不要让我看见你,总有一天要你好看。”说着他向人群里看了一眼。

  我正诧异他看那边干什么,忽然听到咯的一声响,一个人飞了出来撞在电梯扶手上然后掉了下来动都没动。那个小偷惊慌的看了下那个人。然后大叫道:“杀人啦杀人啦!你们竟然敢当街杀人!”

  两个被偷前钱包地mm惊慌的不知所措,我蹲下去伸手在那人脖子上摸了一下,然后在他的胸口微微按了几下。“还没死呢!断了三根肋骨。肩膀部分大概有中度软组织挫伤,头部轻微脑震荡。”

  “那你们也是故意伤人。”小偷叫嚣着。

  “有人看见吗?”我向周围问道。所有围观的人都在摇头。我低头看向那个小偷:“群众地眼睛是雪亮的,这个人明明是赶着下楼自己摔倒撞上了电梯扶手,关我什么事情?”

  小偷忽然指着顶上大叫:“上面有监视器,监视器肯定拍到了。”

  维娜忽然开口道:“t105型彩色电视监控系统,不过是35桢的。因该是什么都没有拍到。”

  小偷挣扎着爬起来抱起同伴:“好,你小子给我记住。”说完他猛的一转身却撞上一个身体又弹了回来。他坐在地上就开始骂:“你眼睛瞎啦?走路不看路的啊?不认识老子……是……谁……啊!”小偷的声音越说越小,因为他看到了撞倒他的人。

  刚才有人报了警,两个警察刚刚赶到,小偷却迎面撞上一个,周围的人一阵哄笑。旁边地警察走过来拿手铐往他手上一卡:“走吧!跟我回去让我认识认识你是谁。”

  小偷的声音马上就变调了。“哎哈!警察大哥我刚刚说着玩的,真的!是开玩笑的。”

  旁边那个警察指着地上昏迷的人对小偷道:“把他扛上,跟我们走。回去我们慢慢开玩笑。”

  这个警官到是很会开玩笑。逗的周围的人一起哄笑了起来,只有那个小偷一脸苦像地去扛起了同伴。那个警官看向我们。然后走过来道:“原来是你们啊!”

  “你认识我?”我觉得很诧异。

  “你不记得啦?昨天晚上?”

  “哦!是你啊!”

  他笑了笑道:“被偷地是你们吗?”

  我摇摇头:“不是我,是那两位小姐。”

  “哦!”警官转过去告诉两位需要一起去做个笔录,两位很配合的跟着一起走了。

  事情结束后大家都散开了,我们又重新开始购物。一直疯狂采购到下午我才带着大家返回基地。晚上就是和阿修福德约好地时间,不能迟到了。几位女士尽管买了时装无数,但是看样子却依然不满足。就像男人不会嫌钱多一样,女人绝不嫌衣服多。

  回基地之后时间还早,几位女士就开始一件件地换时装,然后我们就在旁边当观众。十三位女士都是一等一的佳人,换上时装之后穿花蝴蝶一般的把我们眼睛都闪花了。我感觉再这么看下去会把持不住,所以提前离开了。

  到了生物实验中心的时候我找到了生物部主管。他看到我之后立刻道:“出去没什么问题吧?”我点了点头,想想不对又马上摇了摇头,搞的主管淅沥糊涂的。“你又点头又摇头到底是有问题还是没问题啊?”

  “有问题。”

  “哦?”主管一听有问题立刻紧张起来。这个可不是小事情,生化人的单体战斗力并没有强到不可消灭的地步,但是生物技术和电子技术不同。硅基生物地特点就是稳定,而弹基生物的特点就是变化。生化人也是碳基生物,不稳定因素很大,万一出乱子也不是什么小事情。科幻片里的那些恐怖改造人叛乱的事情虽然有些危言耸听。但是改造人毕竟是比人类强太多了,没有绝对数量优势的情况下人类在生化人面前完全不堪一击,这就决定了我们的任何问题都不是小问题。

  我对主管道:“你先别紧张,事情并没有什么糟糕的,只是出现了意料外的情况。”

  “什么情况?”

  “首先是所有地生化人在得到了意识之后都可以直接接收我的脑波。也就是说除非像在这个基地里一样有金属和大量杂乱的电信号引起的干扰阻隔,否则我的思维对他们完全是透明地。”

  “不应该啊!”主管想了半天道:“他们的身体在制造时和你并没有关系,不应该出现联系啊!再说就算那些后造的有反应,那个叫凌的还有那个维娜。她们和你是同时期地产物,不可能也有这种干涉啊!”

  我问道:“会不会是因为游戏?”

  “啊?”

  “在《零》中我的这些手下都是通过心灵感应和我联系的,出来之后会不会把这个东西也带出来了呢?你上次说意识对物质也是有反作用的,会不会这个心灵感应被以潜意识的形式带了出来啊?他们现在根本连集中精神都不需要就可以直接的接收我的思维信号,这个也太过分了点吧?更糟糕的是信息是单向发射地,我听不到他们的思维,他们却可以接收到我的思维。”

  研究主管道:“我暂时不能确定他们的这个表现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知道你为什么听不到他们的思维。”

  “为什么啊?”

  “因为你的身体。”

  “我的身体?”

  “恩。”研究主管点头道:“b13不是细胞而是病毒。它的结构并不完整,最起码它缺少成为细胞地许多要素。大多数人认为病毒这种生物都很小,可是b13地体积已经超越了正常人的体细胞,它地体积比一些微生物还要大。要是单纯的按照过去的观点来看它甚至都算不上病毒,因为它超过定义上的设定了。不过生物就是生物,他们并不因为人类这样规定就去这样生长。就好象人们在海底发现过一种算不上植物的植物,它们没有吸收养分的根系,反而长了一张嘴和一个消化道。可是它是自养形式的生物。那张嘴吃下去的实际上是矿物质。这种东西完全打破了人类对植物和动物的定义,但是它确实就是存在的。所以说生物不是人规定出来的。它们本身就是存在的,人类只是为了好记才给他们大致分了类。你身上的b13就是这样,说起来是病毒实际上叫它生物原质也可以。它们现在在你的体内并没有完全的释放出来,虽然上次进化之后你的身体被大幅度强化了,但是它们远没有达到完美状态,进化还在继续。”

  “等等等等。”我组织了他继续说下去。“都被你搞糊涂了!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因为我这个身体还不完美,所以暂时没有接受电磁波的能力,所以没有心灵感应是吗?”

  “差不多吧。”主管道:“他们都是生化人,都是按照我们希望的目标制造的人类。严格来说他们依然是人类,他们和普通人的不同仅仅是各种机能都非常强大罢了。普通人也有电磁感应之类的能力,不顾都很弱,所以没有被注意过,通常人们说的直觉大部分都是类似的感应引起的。你的那些生化小弟们都是在强化了各方面的能力后被制造出来的人类,他们只能算是超级人类,而不是异类。但是我不得不说,你才是异类。因为当初的胚胎是以人类为基础的,所以你看起来像人,而且dna很接近人类,但是你和我们有很大区别。”

  对他的话我并不在意,上次知道自己和紫月是双胞胎之后我就想通了。种族根本没有什么要紧的,只要身边的人对我好,想那些有的没的完全是自寻烦恼。“如果说我的区别很大,你可以告诉我到底区别在哪里吗?”

  主管拉起我的手走到一台大型仪器前,然后把我的手塞进了仪器上的洞口里。我感觉到有东西刺入了我的胳膊,但是很快就停止了。旁边的显示器上突然开始闪烁,然后出现了一些像丝带一样的彩色波浪线,在着些波浪下面还有两条彩带,但是明显细的多。

  主管道:“下面这个是人类染色体排列,颜色对应着特殊分子的变化。而旁边这条是你的那些手下的,看到了吗?它们虽然有颜色差别,但是它们的结构基本一样。而上面这个是你的染色体。看到了吗?你比我们多了十倍的染色体。如果说人类是独木舟的话,你就是核动力战舰。你的细胞图谱比人类复杂太多了。b13计划当初被称为造神计划并不是随便想起来的,它的来源就是这里。”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进化呢?”

  “进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是短时间可以完成的,不过我们知道一种可以快速进化的方式。”

  “什么方式?”

  “我不能告诉你,而且我们也不打算在你身上实验。”主管很坚决的道。“这个方法有55%的可能刺激你快速进化,大约在三年时间内完成全部进化过程,但是如果失败了你很可能丧失生命或者变成怪物丧失意识。我们12个最高主管和董事会7位顶级代表全票否定了这个计划,所以你最好连想都不要去想。我们并不缺少你这份力量,没有必要再去冒险。”

  “我也赞同你们的意见。”我可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冒险,我又不是想统治世界的科学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