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六章 麒麟舍利
  ~日期:~09月18日~

  第十六章 麒麟舍利

  “怎么听都觉得是很危险的东西!”

  二郎神点点头:“确实很危险,澳门赌博网站:不过相对于它的效果来说并不是不能接受,而且性能方面和原来的那个塔差不多,一样是可以召集亡灵。”

  “那我的地狱之眼怎么办?”

  “你的地狱之眼我们根据主要作用就是两个,一个是侦察一个是攻击。侦察方面玉帝觉得给你的那四面浩天镜完全可以代替地狱之眼,而攻击方面我们打算给你一枚舍利子。”

  “啊?舍利子?是不是就是老和尚圆寂以后焚化肉身得到的那种结晶体?”

  “对。”

  “那你们给我的是谁的舍利子啊?”

  二郎神小心谨慎的四下看看然后神神秘秘的对我道:“你这个保密性怎么样?”

  “理论上讲应该是绝对保密的,不过你们那些大神一个个都是手眼通天的人物,我可不敢保证一定不会被窃听。对了,有个地方一定安全。”我拉着二郎神进入了艾辛格的奖励建筑物——超级空间。这个东西是系统奖励,完全与外界隔离,只有通过艾辛格的特殊传送阵才能进去。因为这个特殊空间和艾辛格实际上是不连的,所以城市被破坏并没有影响到它,这里的布置依然还是完好如初的。我们跨越新建的传送门进入了超级空间。“好了,在这里说吧。在这里就是女娲盘古那些老大的老大来了也别想窃听到任何东西。”

  二郎神四下看看才道:“天庭的意思是随便给你一枚舍利子放在麒麟宝塔的塔顶。像这种神塔的塔顶通常是不装法珠的,但是一旦把合适的法珠或者法器放进去就可以变成强力地攻击武器,而且法器越厉害威力越大。其实黑麒麟进入十八层地狱的时候并不是真的进去,被打入的仅仅是原神而已。”

  我打断二郎神道:“这么说黑麒麟的肉身还在人间?”

  二郎神摇摇头。“肉身本来是在人间的,但是这种超级灵兽的肉身即使没有原神也是很危险的,只要一定时间它就会自动获得新地原神而再生。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当时各路神仙决定把肉身焚化。但是黑麒麟有避火罩,即使原神不在依然无法焚化。”

  “那他们怎么办了?”

  “当时几个大神决定把黑麒麟的肉身放进火灵塔以消除避火罩的力量,结果避火罩和火灵塔互相抵抗,最终火灵塔顶不住黑麒麟的力量而崩塌。虽然是损失了一件神器,但是黑麒麟的避火罩也因此消失了。”

  “这么说肉身还是被焚化了?等等,你该不是想把黑麒麟的舍利给我吧?”

  二郎神笑了起来:“你果然是聪明。当时黑麒麟的肉身被放入天火神炉以九道天火焚化,因为神力过强,最后连天火神炉也被焚化了。此后燃烧中的肉身被送到了朱雀地潮岩洞继续火焚了几百年。后来好象是出了什么事情,已经被焚化了大半的肉身再次转运到了天庭。最后的肉身在斗率宫的八卦炉里彻底焚化,但是焚化到最后却留下了一枚黑色的舍利。”

  “那就是黑麒麟地舍利?”

  “恩。黑色的舍利力量强大而且蛮横无比,根本无法镇压。最后这个仙界唯一的黑色舍利被放在了麒麟宝塔顶上,这个塔本身就是用来镇压黑麒麟的,所以能完全封住黑色舍利地力量,但是这个舍利和一般的舍利并不一样。得道高僧或者神仙飞升后留下的舍利都是天地元气形成,属性温和光芒万丈。可是这个黑舍利却厉气不散血光四射。将黑舍利封印于麒麟宝塔的塔顶之后它总是不安分,千百年间伤人无数,黑色光华所过之处勾魂夺魄人畜不留,更糟糕的是连一些神仙也顶不住那强大的煞气,那片土地连山神土地都死光了。更别说人了。”

  我心虚的道:“这个威力是不错,可你把它给我,我的艾辛格以后不是成生命禁区了吗?”

  “其实黑色舍利并非不可管束,只是神仙们不大方便那样做罢了。”

  “神仙不方便。这么说我方便了?该不会是需要用血浇灌吧?”

  “不是。”二郎神摇摇头。“不过也差不多。黑色地舍利需要的是灵魂。”

  “灵魂?”

  “恩。”二郎神点点头道:“不管是什么灵魂都可以,人、妖怪、神仙,什么都可以,每天300个灵魂,而且越强大越好。”

  “这个难度有点高哦!”

  “其实你根本不用担心。”二郎神解释道:“灵魂是可以累积的。如果一场战争打下来,你把所有战死的生物的灵魂都收集起来输入到黑色舍利中,这样灵魂的数量会以每天300个的速度下降,在消耗干净之前你再打一仗就是了。”

  “那要是冒险者的灵魂被吸收了还可以复活吗?”这东西要是可以封印玩家地灵魂那可就太恐怖了。不过估计不会那么夸张,要不然就算是系统漏洞了。

  二郎神道:“冒险者地灵魂也可以吸收,不过这个不影响复活。”

  果然是没有影响,我想系统也不会留下这么大的漏洞地。“那这个东西怎么攻击敌人呢?”

  “如果每天300个灵魂的标准达到了的话,那暴虐之气就会下降,城市遭到攻击时它会自动用法力反击,和一般的舍利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如果达不到要求。方圆百里之内不分敌我任何生物决不留存。亡灵直接被吸收、人、畜、妖全部死光、草木枯萎,范围内只要达不到中级神仙水平的生命形式都留不下来。”

  我费力的咽了口口水道:“这个用来同归于尽到是不错。”

  二郎神道:“怎么样?你愿意要吗?要是你同意的话我就去帮你拿。那东西放的地方还比较麻烦,短时间内我还拿不回来。”

  “我同意。这个应该还不错。”

  二郎神也道:“你放心,我推荐给你的绝对都是好东西,那个塔配上黑舍利还有很多别的用处,以后你自然就知道了。对了,这个先给你。”

  我从二郎神手里接过一个奇怪地东西,这玩意是个正四面体,个头到是不大。“这是什么东西啊?”

  二郎神把那个东西放在了地上,然后在那东西的尖子上按了一下。那东西竟然展开了,里面有团火焰一样的东西在跳动着。“这是魂钟,打开后附近死亡的生命体的灵魂都会被吸过来。”

  “那我城市里的亡灵怎么办啊?”

  “放心,能以灵魂形态留存人间的亡灵都是因为特殊原因不愿进入轮回的灵魂,这个钟吸不了那种灵魂,只有那些入了六道地灵魂才有可能被吸进去。你的那些亡灵军团是不会受到影响的。”

  “那这个怎么关闭啊?”

  二郎神直接用手把展开的四面三角形盖板又盖了回来。“那,就这样。直接动手把盖子合上就可以了。”

  “你给我这个干什么啊?”

  “笨蛋啊!不给你这个你用什么吸收灵魂啊?打仗时你就把这个东西打开,等吸完灵魂后把里面的火团拿出来靠近黑舍利。黑舍利会自动从里面提取灵魂,当灵魂提取光了火焰就会熄灭。这个魂钟里现在已经有两千多个灵魂了,够你用七天的,之后就要靠你自己收集了。”

  “黑麒麟的麒麟塔不是直接连着十八层地狱吗?我从那里吸可不可以啊?”

  “当然不可以!那个里面出来的都是冤魂厉鬼中地极品,属于危险人物中的危险人物。这个魂钟只是二级仙器,可对付不了那样的家伙。”

  我点点头:“明白了!我会小心的。”搞了半天还非要新鲜的灵魂,怪不然都说黑麒麟是不详之兆呢,连烧出来地舍利都是超级邪恶的东西。二郎神看到我点头又递过来一堆东西往我怀里一放。“这堆什么玩意啊?”

  “补偿。”

  “补偿?什么补偿啊?”

  “天庭对你的补偿以及一些奖励物品。反正是这次事件的赔偿品。”

  我先把东西放在了旁边地桌子上,然后拿起了其中一件物品。这是个正八边形的黄金板,其中一面有用浮雕的形式绘制的八卦图,八卦中心空白处是一个打磨的很亮的镜面。黄金板的另一面满是凹陷的纹路,看起来是某种文字,可是我不认识。

  “这是什么东西啊?”

  二郎神把黄金板拿过去往桌子上一放,文字朝下八卦向上,然后他又从那堆东西里面翻出一个黄金勺子往那个黄金板中心地镜面上一放。两件物品放一起我就认识了。

  “这个好象是司南吧?你给我这东西干什么啊?指南针我有啊!”

  “谁告诉你这是司南了?”

  “那这是什么啊?”

  “这个叫司敌。”

  “司敌?难道是司南的升级版?”

  二郎神给了我一个白眼。“刚夸你聪明就变傻了!从名字上解释一下两个物品的名字和用处!”

  “从名字?”我考虑了一下。司南。司是司执的意思。南就是南方。司南的意思是指示南方。司敌,如果做同样道理解释的话,司还是一个意思,敌……难道是敌人?我惊叫起来。“这个东西可以指示敌人的位置?”

  “算你反应快。”二郎神点头道:“方圆1000里之内任何势力只要对拿着它的人有敌意它就可以立刻指示出来,而且可以根据使用者地意思分别指示某一个敌人地位置。这个东西是根据对方的敌对意识启动地,除非对方对你一点敌意都没有,否则不管他怎么隐藏都没有用。”

  我立刻拿起了那个司敌,结果上面那个勺子立刻转动起来。勺子的柄正对着我的左边。奇怪了。这里怎么会有敌人呢?这个超级空间是**的。它和艾辛格并不在一个世界中,所以这个勺子指的也不应该是艾辛格附近的敌人。我拿着这个东西转向左边。可是这个勺子柄却跟着我转,它并没有指着一个方向。我试着转了半天这东西依然是始终指着我的左边。

  “二郎真君,天庭不想赔偿我也不用给我个坏的吧?”

  二郎神也奇怪的道:“不可能啊!这个东西一直很好用的啊!怪了!你把它拿远点试试。”

  我把手伸直让司敌离开身体远一些,这回勺子依然是指着左侧不动。

  二郎神道:“你再换个手试试。”

  我把司敌换到右手,左手刚一垂下,勺子立刻跟着动了起来。我惊讶的看了下自己的左手,然后用手在司敌周围动了动,可是那个柄始终对着我的左手。

  我看向二郎神。“这个东西的意思该不是说我的左手对我有敌意吧?”

  二郎神抬手在我左手上方凌空画了个奇怪的阵,结果我的手突然变成了灰色只有手背上的永恒还在发着红光。二郎神把阵法撤掉然后把嵌在我左手手背上的永恒拿了下来,他拿着永恒在那个司敌旁边移动,司敌果然准确的指着永恒。

  二郎神对我道:“司敌在发现敌人后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不过只能回答是否。你现在问他敌人是不是这个珠子。”

  我询问了司敌,结果司敌上方突然出现一个金色的文字“是”。

  二郎神对我道:“这个珠子是什么啊?”

  我把珠子拿过来,意识一动,珠子立刻变为一把剑握在我的手里。随着我的意识它一会变斧头一会变长戟非常听话。“这是我的武器,可以随意变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