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十五章 复杂的局势
  ~日期:~09月18日~

  第十五章 复杂的局势

  沃玛看到我们两个那么狂热,连忙给我们浇冷水。“你们最好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就算真的能造出飞行器,估计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控制的。”

  站在旁边的玫瑰问道:“我们不是有空气涡轮吗?要是可以小型化,用它造飞机怎么样?”

  沃玛摇摇头。“空气涡轮自身体积很难缩小,而且魔晶动力提取器的体积也非常大,即使用单推进器的方式也不会小多少的。”

  “也就是说造超大的空中堡垒没有问题却无法建造小飞机是吗?”

  “差不多吧!”

  我对沃玛道:“现在先不管那么多,你们技术部门抓紧研究就是了。成功最好,失败了也没什么。对了,现在最紧急的事情是研究能量提取器的问题。”

  “什么能量提取器啊?”阿修福德机警的发现了关键问题。

  “这个你知道也没有用,因为这个技术涉及一种罕见的矿物,而这种矿物总共就那么点。即使我们研究出这个技术也只能自己用,你就不要问了。对了,你大老远跑艾辛格来不会就为了看我的新城市吧?”

  阿修福德笑着道:“当然不是了。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消息啊?”

  “东帝汶那边的消息。”

  我一听是东帝汶那边的消息立刻来了精神。上次东帝汶被日本人买了,然后我打算把东帝汶抢到手的,可是听阿修福德说美国人也要下手,所以我就没动手,后来正好碰上四神兽事件,这个中途耽误了很长时间,最后一直搞到现在都快半个月了。不知道事情怎么样了。我对阿修福德道:“那片土地现在被美国人占领了?”

  阿修福德立刻摇了摇头:“要是被美国人占领了我还来找你干什么啊?”

  “啊?美国人没抢到那块地?”

  阿修福德点点头:“没有,他们失败了。”

  “这么说日本人占领了那里?怎么会这样呢?日本人有这么厉害吗?”

  阿修福德道:“你确实低估了日本人的力量,不过那片土地也并不象你想的那样在日本人手里。”

  “我都被你搞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事情很复杂。”阿修福德解释道:“在最后的确定日日本人向该地区派遣了大量的战舰并且集中了非常多地力量去防守城市。美国人方面下手的人也不少,但是有一点出了问题。那些参战的美国人之间并没有事先商量过,他们都想独吞那片土地,结果还没有和日本人交火他们自己已经打了个两败俱伤。”

  “之后呢?”

  “之后就更有意思了。”阿修福德笑着道:“嘿嘿,你的观测船是不是只报告到这里啊?”

  阿修福德这个家伙真是会卖关子。实际上东帝汶那边战斗开始前我已经派遣了观测船去现场监视。按说事情的经过我是可以知道的,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当时东帝汶附近海域出现了大雾天气,我的观测船有三艘触礁,还有一艘冲上了海岸,最后仅剩的两艘中有一艘发生了机械故障被迫返航,而另外一艘在观战时倒霉地被美国人射飞的流弹命中,因此我的情报只到这里就没有了,后来我们自己这边也忙翻了天。发生了社呢们事情我们也管不了了。

  阿修福德现在卖关子我也没有办法,只好拉着他到艾辛格顶上的豪华会客室去一边端茶递水一边套情报。阿修福德在我的豪华接待室欣赏了半天艺术品又摆了会架子才开口道:“其实后面的情况不光是你,我也被搞的迷迷糊糊的。”

  “怎么讲?”

  “美国人当时参与东帝汶争夺战地势力主要分为三个,这三个势力你的监测船都看到了,他们在混战中还意外的把你的观测船给打沉了。我说的没错吧?”

  “恩。”我点点头。“那后来呢?”

  “后来就热闹喽。”阿修福德笑着道:“美国人地舰队混战结束后三方都明白自己已经没有能力从日本人手里抢夺东帝汶了,所以他们很明智的选择了撤退。我当时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谁知道另外一个舰队出现了,而且这个舰队还是我的熟人。”

  “你的熟人?”

  阿修福德道:“其实你也是见过地。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了。他叫丝罗.琶德里克,是德国琶德里克家族的继承人,当初你们见过一面。那家伙在德国是我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人走了之后丝罗.琶德里克的舰队就到了,并且迅速的接替了美国人的阵地开始向东帝汶接近。这支舰队的数量多的吓死人,我在德国地情报网竟然没有人告诉我琶德里克有这么多战舰,还好他为了这次争夺战暴露了实力,要不然我恐怕要被他暗算了。”

  “他们和日本人打的结果怎么样?”

  阿修福德立刻道:“他们和日本根本就没有交上火。”

  “啊?怎么会没有交火呢?难道他们是去帮助日本人防守的?”

  “不是。”

  “那为什么不交火。”

  “因为又有新舰队到了。”

  “又是谁冒出来啦?这次战斗还真是世界瞩目啊!”

  阿修福德道:“所以我才说这次战斗特别混乱啊!琶德里克的舰队在快要和日本人接触的时候突然出现了新舰队,这是一支来自澳大利亚的舰队。以前我都不知道还有一支这样的舰队。”

  “很特别吗?”

  “特别,非常之特别。琶德里克的舰队虽然没你那样地超级战舰,但是他们地实力也是不容小视的,最起码他们地数量不是可以轻易消灭的。但是这支澳大利亚的舰队却胜利了,他们的舰队战舰数量只有琶德里克舰队的一半。但是却轻松的解决了战斗。”

  “他们该不会有导弹吧?”

  “那到没有。”阿修福德地话稍微让我放心了点,但是他后面的话又让我担心了起来。阿修福德道:“这支澳大利亚的舰队所有的战舰都装备了一种超级快炮,这种炮的火力并不出众。我的人说那种炮弹的威力远不如你们行会造的炮弹威力大。但是那种炮地射速简直让人发疯。那些战舰上的火炮简直像半自动****一样,几乎是三秒两发。虽然单发炮弹的威力不行。但是那么密集大弹幕砸下来谁也顶不住啊!琶德里克的舰队只来及完成了两次炮火齐射就全都完蛋了。”

  “这也太猛了吧?”

  “依我看这种炮完全就是以数量取胜,同一艘战舰同时中弹数量过多的话。爆炸产生地冲击波就会互相干涉,战舰没有被炮弹击穿却被冲击波的交叉干涉给震散了。即使像你的战舰那样装备有超级装甲,只要不能抵抗高频震波的袭击就一样会被震散,装甲越厚越容易出现断裂现象,因此你地大型战舰遇到它们还不如小型战舰可靠。”

  我摇摇头:“不会的,我的战舰有海市蜃楼系统,他们看不见我们的,而且我的射程也绝对在他们之上。就算他们冲到我们附近并发现了我们的具体位置。我还有对空音障系统,可以轻易的拦截榴霰弹之类的弹幕攻击。超级战列舰并不是因为大才叫超级战列舰地,超级的战舰所有的装备都是超级的,不要以为我的战舰可以被轻易的击沉。”

  阿修福德道:“琶德里克也说自己的舰队是无敌的,最后还不是被击沉了?”

  “这个不一样。不碰到一起打一仗是不能确定地。现在先不讨论这个,快告诉我后来怎么了?琶德里克地舰队沉没之后呢?这个舰队和日本人干上了?”

  阿修福德又摇了摇头:“澳大利亚的舰队把琶德里克地舰队消灭之后确实是想要和日本人打的,但是这个时候又冒出了一个美国行会的舰队。因为来的晚,他们刚好避开了三大美国行会互相争夺的混战。但是他们却遇上了澳大利亚舰队。”

  “琶德里克的舰队都打不过澳大利亚人的舰队,这个新舰队不是等于来送死吗?”

  “结果恰恰相反。”阿修福德笑着道:“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有戏剧性了。澳大利亚舰队的那种大炮确实很有威力,但是它们消耗弹药的速度和它们的威力一样可怕。干掉琶德里克的舰队后澳大利亚的舰队几乎已经用完了全部的炮弹,剩余的炮弹不足以形成弹幕,而他们的炮弹威力太小,单发发射又没有意义。”

  “你是说他们就在没有炮弹的情况下被消灭了?”

  “澳大利亚人知道他们的大炮很浪费炮弹,所以他们的舰队后面带着很多补给船,可是他们刚和琶德里克的舰队打完美国人就到了。他们根本没有时间从补给船上运炮弹过来,结果被美国人一锅端了。”

  “真是悲惨啊!”

  阿修福德兴奋道:“悲惨的还在后面呢!美国人把澳大利亚舰队消灭之后也损失了一些战舰,毕竟这个美国行会不是什么超级大行会,结果他们的战舰在带伤的情况下准备先进行维护在进攻东帝汶地区的日本人。可是日本人看了半天的好戏,这会已经忍不住了,他们决定自己参加演出。”

  “然后那个美国行会就完蛋了?”

  阿修福德点点头。“那个行会的舰队连阵形都没有摆好就被日本人的舰队一通狠揍,最后连一艘船都没有跑掉。”

  “这么说日本人应该是防守成功了啊?为什么你说日本人没有捞到呢?”

  “日本人也和你一个想法,他们认为自己终于防守成功了。本来他们贮备了大量无人员和弹药就是准备应付这次进攻。没想到进攻的人自己互相打起来了,最后让他们捡了个现成便宜。那些日本人还没来及庆祝胜利。另外一支新的舰队又出现了。”

  “还有新人出现?”

  阿修福德笑了起来:“这次的舰队非常有名。你还和他们会过面呢。”

  “和我会过面?难道是韩国舰队?”

  “提示你一下,是银白色的战舰。”

  “银白色……?难道是帝国舰队?英国人也绞进来啦?”

  “哈哈!谁叫东帝汶的那些木头那么值钱,谁看到不眼馋啊?英国人地帝国舰队以前是从不离开欧洲海域的,这次却大老远的从欧洲冲到了亚洲来。日本人的舰队确实不少,但是碰到了老牌海军强国还是不够看的。总共二十分钟英国人就把日本人的战舰都送到海底去了。”

  “那这么说东帝汶被英国人控制了?”

  “不是!”阿修福德的回答把我吓了一跳。

  “该不会又有新舰队出现了吧?”

  “确实有新舰队,不过这个舰队并不怎么样。这支新舰队是法国人的,而且数量不多。他们和英国人地战斗也很快就结束了,法国人损失了三分之一的战舰。剩下的又跑回去了。英国人从出现到战胜这些战舰总共损失了三分之一的战舰,不过剩下的战舰还是配合地面部队攻占了陆地上的城市把东帝汶给抢了下来。”

  “那你怎么说英国人没有拿到城市?”

  “他们抢是抢到了,但是没有能守住。美国人的势力又出现了,而且这次是从陆地上进攻的。美国人和英国人在森林里打起了混战,英国地舰队看不到目标不好支援,只能靠人拼。英国人一开始和日本人打的太厉害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没剩多少人了,结果很快就被打败了。不过英国人凭借自己的优势火力硬是把美国人挡在了森林里。他们最终保住了最东方的一个城市——图图阿拉。英国人以舰队的火炮进行镇压保住了这个村庄一般地小城市,美国人觉得再打的话损失太大就没有继续进攻了。可是法国人的舰队突然又回来了,英国舰队被偷袭损失惨重,虽然法国人也没捞到什么好处,但是他们让英国人彻底打光了。图图阿拉被法国人占领。不过法国人的舰队只剩下了三艘船,并且还搁浅在了浅滩上。”

  “这么说美国人控制了大部分地区?”

  “本来美国人确实把大部分地区都搞到手了,可是印尼人突然出现开始了反击。”

  “你说被流放地印尼人?”

  “恩。他们正好到攻城日,所以集中力量打了美国人一个措手不及。本来美国行会就已经损失很严重了。这下背后再来一下终于彻底顶不住了。幸好印尼人实力也不怎么样,美国人被分割了。东帝汶的那块和本土不连接的土地以及旁边的印度尼西亚城市克塔默纳努都被印尼人搞到了,现在印尼已经复国了。”

  “什么?”

  “很好笑吧?我都觉得不可思议,竟然这么快就被他们复国了,不过那两个城市面积都不大,无所谓的。”

  我追问道:“那东帝汶中间那一大片森林呢?被美国人占领了吗?”

  “那片土地上也发生了一些问题。日本人竟然在林子里建立了一个新的小村庄,大家都不知道,所以那边又被日本人控制了一小片区域。然后东帝汶的流放人员也发动了反击,他们从美国人手里把首都帝力给夺回去了。”

  “这么说东帝汶也复国了?”

  “恩。东帝汶和印尼一样都复国了,但是土地面积缩小了好多。之后出现了新势力,一支加拿大舰队跑了过来,虽然他们实力不行,但是毕竟这里的人都打地不行了,谁也没有多余力量反击他们。美国人知道不可能防守这么大片区域所以主动放弃了两个城市控制了靠南的一个比较大的村庄,加拿大人来了之后占领了一个海边的村庄。剩下的一个被之后赶到地意大利人占领了。”

  “这么点大地方居然挤了这么多国家的势力!”

  “所以才说这次特别有意思啊!”

  “还好我没淌这趟浑水。要不然倒霉的就该是我了!”

  阿修福德道:“说起来这片土地被大家瓜分了,澳门赌博网站:其实谁也没有落到好。大家地投入都很大,更糟糕地是最后到底归谁还不一定,我看那里的最后布局可能还要变一变。”

  “管他变到谁手里,反正我是不会再插手了,那个该死地地方简直就是无底洞啊!”

  “哈哈!当初不知道是谁叫着要进入插一脚的啊?”

  “我那时候不知道情况这么复杂吗!”我忽然想起来阿修福德找我说这个事情肯定有原因。“阿修福德,你告诉我这些不会是单纯让我知道现在地局势那么简单吧?”

  “那当然。”阿修福德立刻道:“说白了大家抢夺那里的土地还不都是为了那些树。”

  “那你找我是为了什么啊?”

  阿修福德道:“你们行会有艘大型潜水船坞是吧?”

  “你怎么知道的啊?”我不记得告诉过阿修福德啊!难道我们行会有间谍?

  阿修福德不以为然的道:“你上次袭击日本人在风暴带中的岛屿时被日本人抓图拍下来了。那家伙个头还不小的样子啊?能告诉我大地有多大吗?”

  “差不多相当与六艘航空母舰拼起来那么大。”

  阿修福德考虑了一下然后突然道:“不错,足够大了。我们合作吧?用那东西去走私?”

  “走私?”

  阿修福德道:“我的行会里有大型伐木机,而你正好有大型潜水船坞,不如我们一起去东帝汶偷木头?你帮我把伐木机运到东帝汶,然后我们开始砍树。你的魔偶刚好适合搬运砍下来地树木。以我的那些机器的速度,我想三四个小时就可以把你的大型潜水船坞装满。只要能干个十次以上我们就相当于占领了东帝汶的城市差不多。反正那些树木地价值去掉运营和维护费用以及战争费用之后剩余的纯利润大约也有10船左右,我们把偷出来就是无本买卖啊?”

  “人家都说德国人死板的像木头,我怎么觉得你像泥鳅啊?”

  “我祖母是犹太人!”

  “难怪呢!”我拍拍脑门道:“以大白鲨号的速度和运载能力。真要这么干确实可以大捞一比,不过……!”

  “怎么啦?”

  “分红怎么算?”

  阿修福德爽快地回答:“三七分帐,你七我三。”

  “成交。不过我只负责运输,砍树和警戒问题都要你的人负责。”

  “没问题。”阿修福德笑着道:“只要能运一船回来我们就有100万水晶币的纯利润,三七分帐我还可以拿到30万。很赚啊!”

  “大白鲨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要是从东帝汶运出来再往艾辛格拉,这个是不是太远了啊?”

  阿修福德笑着道:“我会没有准备吗?”他四周看了看问道:“有海图吗?”

  “这里没有,我们去会议室。那边有。”

  到了会议室之后阿修福德很快在地板上绘制的世界全图上找到了对应的位置。“这里是东帝汶的城市之间的空白区域,我地人在这里找到了一个山洞,内部有地下暗河连接到森林深处。你的潜水船坞可以在洞外等候,我们对伐木机进行一些改造让它可以在水下前进,然后我们顺着暗河进入森林伐木。你的人只要把砍下的树木云到暗河里,水流自然会把木头冲到海里,你们就可以装载了。转满一船后我们从这边走,在这里有个无名小岛是我们买下来的。前段时间已经在那里建立了城市,现在已经是德国领土了。城市里面有很多传送阵,可以直接把木材传送到我们在德国本土的城市。怎么样?方便吧?”

  “方不方便不知道,反正你是够坏的!”

  “那你的船坞什么时候能出发?”阿修福德看样子还满急地。

  “你这个着急干什么?”

  阿修福德道:“那些家伙现在刚刚瓜分了东帝汶地土地。这个时候肯定都在忙着整备城市积蓄力量,我们进去走私木材地时候可以放心大胆地砍,所以我才想越早越好。”

  “我说你怎么火烧眉毛似的呢。大白鲨号现在在天门岛的港口里,要是需要的话马上就可以出发。”

  “那太好了。”阿修福德笑着道:“我这就去准备伐木机。我们到无名岛集合吧?”

  “大白鲨的速度比较慢。最快也要等到明天晚上才能到的,你也不用那么着急的。”

  阿修福德一边摆手一边站起来往外跑:“我还要改装伐木机。不快不行啊!反正明天晚上我们在那边会和就是了。”

  “好地。”

  阿修福德从跨国传送阵离开后我们的城市也终于回到了岸边。艾辛格回来的时候没有飞行。我们是一路从水里开回来的,由于到了岸边海底变浅,我们不得不放下了履带系统,直接丛海底开上来。城市还没有完全上岸就看见一个人影飘了过来。

  “二郎真君?”我看到二郎神比较诧异。

  二郎神看到我立刻飘了过来。“你们跑哪去了啊?害我一阵好找。”

  “出去转了转。怎么?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当然有事情。”二郎神道:“一部分是公事一部分是私事。”

  “那我们去会客室吧?”

  “带路。”

  到了会客室之后我让大家都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然后把大门关了起来。“真君这次来是要用朱雀当参照吧?”我估计二郎神说的私事十有**就是这件事情了。

  二郎神立刻道:“这是私事,我们一会再说,先半公事。首先是关于你们那个聚灵塔的问题已经有结果了。”

  “哦?玉帝打算怎么赔偿我?”

  二郎神不答反问:“你知道黑麒麟吧?”

  “恩。我这里有黑麒麟的任务,而且以前也听说过他地事情。怎么?这次的赔偿和黑麒麟有关?”

  二郎神点点头:“当年黑麒麟出生后天庭哗然……!”

  “暂停!”看到二郎神要开始讲故事了我赶紧喊停。天庭的那些破事情不说个三五小时估计是讲不完的,我只想知道关键问题。“黑麒麟的身世我听说过,你就说关于赔偿地事情就可以了。”

  “既然你知道我就简单点说了。虽然黑麒麟现在在十八层地狱里,但是最初大家并没有想把黑麒麟送去守十八层地狱。在经过商量之后天庭当时联合一些隐世的神仙共同建造了一座塔。这座被命名为麒麟宝塔的神塔本来是用于镇压黑麒麟身上的不祥之气地,当初也确实有效。不过后来随着黑麒麟的法力增加,那个塔就挡不住了。”

  “然后呢?”

  “然后黑麒麟从塔里跑了出来,九天神佛一起出动联合打开了十八层地狱的入口,大家把入口伪装成后放在了麒麟宝塔的底下。最后麒麟长老出面把黑麒麟骗进了塔里。不知所以的黑麒麟一进去就发现不对了,然后他就想要跑,但是九天神佛一起出手硬把他压进了地狱之门。”

  “奇怪了,我听到的版本怎么不一样啊?”

  二郎神奇怪的看着我:“你听的是什么啊?”

  “我听说是黑麒麟自己知道自己是不祥之物,所以甘心守卫十八层地狱地通道,所以他自己进入了十八层地狱。怎么你说的是被打进去的啊?”

  二郎神立刻小声道:“你听到的那个是对外宣称的表面说法,十八层地狱是什么地方你不会不知道吧?怎么可能有自愿进去的呢?但要是传出去天庭联合各路神仙联手残害黑麒麟,这个名声不大好。所以之后就说是他自己进去的。”

  “你们真够黑地啊?”

  “不是我们,是他们。”二郎神辩解道:“那时候我还不是神呢!黑麒麟被关押地时候参与地神仙现在基本上都不在了,真的知道真相地并不多了。”

  “那你怎么知道的啊?”

  “因为我有这个。”他指了一下头顶的第三只眼睛。“天目接天地之灵,可观过去未来。不过这个事情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可千万别出去乱说,惹毛了那些老大你我都没好果子吃!”

  “知道知道。你先说赔偿的问题吧。”

  “哦,对。”二郎神继续道:“那个当然黑麒麟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之后十分不甘心,然后猛撞那个入口。十八层地狱本来是没有入口地。阴曹地府的十七层地狱下面有个连接各种空间的神器。相当与一个单向传送门,它是唯一连接十八层地狱的东西。不过当时众神联手在麒麟宝塔下面打开了一道新的通道。这个通道要连接十八层地狱。其力量绝对不是一般二般的。九天神佛把黑麒麟关进去之后用了好长时间才封闭这道门。可是黑麒麟一撞,那门又出现了裂缝。”

  “那黑麒麟不是能从那里出来了?”

  “不行。空间之门名字叫门,实际上和门有很大区别。黑麒麟力量强悍隔着空间还撞裂了大门,那是因为它当时还有这个空间的坐标,但是大门彻底关闭后坐标会随着时间变化,他已经找不到位置了。剩余的那道裂缝并不足以让他通过,所以对他是没有任何意义地。”

  “这和我的赔偿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因为赔偿品就是麒麟宝塔。”

  “这塔很厉害吗?”

  二郎神小声道:“其实应该说很危险才对。”

  “啊?你什么意思啊?”

  “当年那道裂缝被撞开之后一直无法彻底关闭,现在依然在塔内由宝塔的神力镇压着。那道裂缝黑麒麟是过不来。但是那些被黑麒麟小一些的妖魔鬼怪却是可以过来的。时间这么长了塔上地神力封印也逐渐松动了,现在时不时还会跑出点冤魂厉鬼什么的。”

  “你们不想赔也不要给我个闹鬼的塔啊!”

  二郎神无所谓的道:“你原来地塔不就是引鬼的吗?现在这个只不过更直接了,直接从地狱的最底层把最强的冤魂厉鬼送上来,保证比你们原来的那个好用。”

  “问题是原来的鬼是可以控制的。你这个搞出个什么不好控制的连我们一起杀怎么办?”

  二郎神突然拿出一个八卦镜给我。“所以我们还赙赠这个东西。”

  “这是什么啊?”我接过那个八卦镜看了一下。造型很古朴,外面是木头地,中心是黄金的,正反两面都有大量的奇怪符号。

  二郎神解释道:“这是缚魂镜。属于上级神器,要不是以后还指望你开拓疆土天庭才不会把这东西给你呢。”

  “这个东西干什么用的啊?”

  “这个镜子可以把冤魂厉鬼强制封印到一个生物体内24小时,而且可以连续工作。到时候打开塔门让鬼魂跑出来,这个镜子会自动把经过它附近的鬼魂封印到附近生物的体内。”

  “那不等于鬼上身?就这还上级神器呢?被鬼控制了还搞个屁啊?不如没有呢!”

  二郎神立刻道:“被鬼控制当然不能算上级神器了,不过这个确实是上级神器,因为封印后不是你被鬼控制,而是你将获得这个鬼的一部分力量。直到解除前这个鬼都将成为你的能量源泉供你使用。”

  “那要是解除了呢?”

  “只要你自己不主动分离,时间不到一般是不会解除地。快要解除时你就回到麒麟宝塔地旁边。塔背面有吸魂阵,你在阵前分离鬼魂,它一出来就会被吸回塔里,不会有危险的。不过切忌不要超时了,要不然时间一到你们两个分离之后它再上你身就是它控制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