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六章 重建
  ~日期:~09月18日~

  第六章 重建

  我举起锤子猛然砸下,当锤子即将接触到朱雀的脑袋时我突然停了下来。朱雀等了半天没有感觉到什么,抬头看了看我。我向她微笑了一下,不过朱雀却因此打了个冷战。恶魔的微笑从来就不代表善意,我的也一样。

  洪钧教主看我没什么打下去,好奇的问道:“有什么不妥吗?”

  “不是。”我摇了摇头。“我觉得朱雀把我整这么惨,如果这样处理她是不是太……?”

  “你觉得太重了?”洪钧教主立刻道:“既然你不打算追究,我们……!”

  我打断了洪钧教主的话。“我可没觉得太重了。我是认为你们惩罚太轻了!”

  “啊?”洪钧教主被我说停住了,他们本打算就坡下驴,结果把我的意图搞反了。

  “她这么对我,你们却只是打散她的灵智,这太便宜她了吧?按照早期刑法斩首并非最严重的惩罚吧?”

  “那你想要怎么样啊?”洪钧教主一脸迷茫的看着我。

  我笑着道:“你们反正也不打算要她了,留着也是麻烦,不如交给我吧?我带回去高兴怎么折磨她你们就不用管了,反正你们也落个省事。”

  洪钧教主点点头:“那好吧!你高兴就带走吧,反正我们留着也没什么意义了。她的南明黎火珠我们已经拿掉了,现在她的力量已经不如以前那么强了,但是你最好还是谨慎点,怎么说她也是朱雀,没有了南明黎火珠依然很危险。”

  “那你们有什么东西能限制她的啊?”

  “我想想!”洪钧教主考虑了一下突然拿出了两张符。“给你这个。”

  “这是什么啊?”

  “这叫锁灵符,澳门赌博网站:专门用来控制那些危害人间的妖怪的。不过这个符实际上对任何生物都有效,所以你用这个也是一样的。”

  “这东西怎么用啊?难道像道士对付僵尸一样往脑门上粘吗?”

  “当然不是那样用的了!”洪钧教主拿出其中一张道:“记住这张符。这是主导符,另外一张是从属符。回去之后你把主导符焚化,然后把符纸烧成地灰吞下去。从属符也是一样焚化,不过灰烬是要给她吃下去。你可千万别搞反了,要不然就变成她指挥你了。这东西一旦喝下去就是我自己也解不开的,所以千万小心。”

  “那我还是现在现在就用吧!省得回去搞错了就麻烦了。”

  “对,你还是现在用吧!”洪钧教主说着就在手里把一张符给烧成了灰:“这是主导符,吃了它。”

  我吃掉那些纸灰的同时洪钧教主已经把另外一张符也烧成了灰。不过喂朱雀吃下去确实很麻烦,她死命的抵抗,害的我们费了好大劲才给她灌进去。

  洪钧教主对我道:“这个东西不能控制她的思想,只能限制行为。只要你不想让她做的事情,她就绝对不能做。但是你没办法强制控制她做你希望她做的事情。”

  这个洪钧教主果然是人老成精,心机深地吓死人。他答应我的要求把朱雀交给我,这样就体现了他的大度,等于是封我的口。但是她不想把朱雀这个力量让给我。万一被我利用起来对他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所以他用了这么一道符,在保证我安全的同时又让我无法正常指挥朱雀,简直是算的滴水不漏!

  虽然知道这是洪钧教主的计策,但是我也不能说什么。至少这个东西可以让我安全的先把朱雀弄回去,至于如何利用那个可以慢慢再考虑。

  朱雀吃了符灰之后在那里拼命地想吐出来,可是符灰是干粉状的,一进嗓子就被身体里的各种分泌液融解了。根本就吐不出来。

  洪钧教主对两边的神兵道:“可以放开她了。”

  神兵松开朱雀后她站起来想逃跑,我只是想了一下不许动,她就立刻像雕塑一样定在那里了。“果然是好用啊!”

  洪钧教主自夸道:“这个虽然是我实验失败的产物,但是效果还是很强地。”

  “那还有没有啊?”

  “还有一组,你问这个干什么?”

  “给我可以吗?”

  洪钧教主考虑了一下还是把最后那组交给了我。“这可是最后一组了,因为材料很珍贵,我就做了两个,而且以后再也无法制造这种符了。你要是把这个用掉了可别再找我要了。”

  “知道了。”我接过最后一组符小心的收了起来。看来这东西的确是相当珍贵,竟然连洪钧教主都无法再次制造了。其实我猜他不是造不了,而是怕我不断的敲诈他,所以干脆一口咬死无法再造,这样我就没有借口再向他要了。真是抠门啊!

  因为我不能指挥朱雀,所以想要把她带走就需要先让她像雕塑一样定住,然后再搬运,但是这样非常麻烦。借着这个搬运不方便地理由我又从玉帝那里敲诈了一枚生灵法珠。

  生灵法珠就是一个直径15厘米的水晶封印球。只要目标不反抗就可以把目标封进去。但是反抗封印也不是绝对会成功的。如果使用者和被封印目标的实力相差太大的话,即使反抗也没用。我用这个东西封印朱雀到是很方便。朱雀无法做我不希望她做的事情,封印她的时候只要我不希望她反抗,她就无法反抗,所以封印她很方便。这个球不限制使用次数,可以连续封印释放,除了携带量太小而且仅限生物外,我觉得比凤龙空间都要方便的多。属性里唯一地例外是玩家,这东西无法封印玩家,不管对方反不反抗。

  用生灵法珠封印了完全无法行动的朱雀,然后珠子就变成了红色水晶球。里面的红色似乎还在流动。收起法珠回去再慢慢研究,现在要先考虑城市的问题。

  洪钧教主和玉帝看了废墟之后认为损失还是可以弥补的,他们这些大人物当然不会留下来监督修复工作,我们商谈了大致地意向后事情就被移交给了剩下的三个神兽以及一些天兵。

  送走那些老大们之后我先让青龙把我送到了天门岛,艾辛格的跨国传送阵没有了,我们地人都在欧洲那边地天宇城,要重建城市总要先把人弄回来才行啊!青龙使用大型转移阵把我直接送到了天门岛,不过他自己过不来。天门岛所处的风暴带是公海。四方神守地职责是守卫中国的领地,公海他们是不可以出去地。

  我突然出现在天门岛让大家很意外,闯王他们不少人都在这里。天门岛外的港口区现在可谓忙碌异常,从艾辛格逃出来的舰队都在这边集结了起来。因为最近资金比较足,新下水了不少战舰。打仗时舰队分散在整个印尼海域,艾辛格还有一部分,天门岛也有守备舰队,另外还有一些在日本外海巡游。所以一直没有清点过,今天难得集中起来了才发现舰队比以前扩张了好多。

  闯王知道我来了之后用岛上的跨国传送阵把天宇城那边的鹰他们也喊了过来。鹰和红月他们都很着急的问我情况,只有玫瑰很镇定的道:“看你的表情应该很顺利吧?”

  我笑着拿出了生灵法珠然后把朱雀放了出来。闯王看了看倒在地上地朱雀奇怪的问道:“紫日,你弄个小mm回来干什么啊?”

  “哈哈哈哈!你们知道她是谁吗?”

  “她是谁啊?”大家一起摇头。

  “让你们猜三次,我保证你们绝对猜不到。”

  闯王他们开始猜测我带回来的这是谁。什么嫦娥观音的都出来了,可是没有一个沾边的。我最后公布答案。“这就是那个一招劈了艾辛格地神兽朱雀。”

  “朱雀?”大家呼啦一下以朱雀为圆心向后退开五米。这个不能怪他们胆小,而是因为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强了。艾辛格是什么样的存在大家都清楚,国内的反抗势力、国外敌对势力。甚至是光明神殿也没能把它怎么样,可就是这个朱雀竟然一招就把城市给劈成了两半,大家能不怕她吗?

  我站在朱雀旁边喊着:“你们躲那么远干什么?我能把她带回来当然是绝对安全的,我又不是傻子,带个恐怖份子回来炸自己啊?”

  听到我这么说大家又围了上来。素美胆子最大,她走到朱雀身边蹲了下来。朱雀侧坐在地上,眼睛里满是惊恐,因为我又把她定住了。她现在根本动不了。

  “她为什么不动啊?”素美回头问我。

  “因为这个。”我拿出了从洪钧教主那里弄来地另外一组符纸。“她现在被控制了,我不让她干什么她就绝对干不了,不过我也无法命令她做我希望她做的事情。刚才我不允许她动,所以现在她变的一动不动了。”

  素美伸出一只手指在她脸上捣了几下。“嘿嘿,真的不会动诶!”

  “那当然,这东西可是洪钧教主做的。”

  “洪钧教主是什么人啊?”素美完全不知道这个洪钧教主的身份,而且周围和她一样的人还不少,我不得不把洪钧教主的身份解释了一下。

  “这么说这个洪钧教主比孙悟空还要厉害了?”素美问道。

  我解释道:“《零》做地再逼真也只是个游戏。那些神仙之类的不过是游戏设定的一些npc。按照中国神话中的排名。这个洪钧教主确实比孙悟空要厉害的多,但是《零》中的排名是不是完全按神话编的我也不知道。而且我这次被请到天庭并没有见到孙悟空。估计这个游戏里可能压根就没有这个角色。”

  素美笑着道:“对哦!《零》做的太逼真了,我老是忘记自己在玩游戏,说白了他们也就是些陪我们玩地npc而已,和饭店服务生差不多。”素美地解释真是够新奇的,不过地确很形象。

  鹰忽然问道:“紫日啊!一开始听说这次四圣兽是来给我们颁奖地,可是为什么后来会袭击我们的城市啊?”

  我解释道:“其实这次四圣兽来艾辛格的原因确实是发奖。但是四圣兽有个师傅和他们失散了很长时间,他们都很想找到师傅。而他们这个师傅就是碧凌。”

  “你说我们的那个碧凌?”鹰惊讶的问道。

  听到碧凌这个名字,坐在地上的朱雀立刻仔细的听着,我知道她在听,不过也不需要隐瞒她,所以没有管她。

  “就是我让你们转移到亚特兰缔斯的那个碧凌。”

  鹰奇怪道:“那这么说我们还有一定关系呢,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我们啊?”

  我笑了起来。“因为我用这个为条件想要敲诈点好处。”

  “那然后呢?”

  我把朱雀提了起来并解除了她地禁制。“然后她就大发雷霆企图一毛不拔的硬撬这个消息。”

  红月接着道:“所以他们为了威胁你说出消息就把我们所有的城市都给抹平了,然后还把我们赶出了中国?”

  “就是这么回事。”

  百灵点着头道:“事情到是很简单。不过你这么做是不是太卤莽了?”

  我摇摇头:“npc守则第七条:任何npc不得无端的破坏玩家城市,即使因为利益关系需要攻击城市也必须提前宣战。你们都不看的吗?”

  修罗紫衣点头道:“这么说的话你早就知道不管他们怎么破坏城市都属于违规,就算他们不负责,游戏公司也会给我们恢复的,看来你不是卤莽而是狡猾!百灵,我们好象都太单纯了!”

  百灵笑着道:“不是我们单纯,是紫日他太阴险了。连npc都被算计了!”

  “这不叫阴险而是叫智慧。每次系统升级你们都不注意,可是我一直关注着。自从npc人性化之后他们也有了七情六欲。所以我们可以诱惑npc,也可以激怒或者刺激他们,任何针对人性弱点的手段对npc都可以使用。我这次只不过利用了一下他们地感情刺激他们犯规而已,并不是什么阴险的招数,只不过是我知道计划罢了!”

  鹰道:“话说回来。这位小姐你是怎么弄回来的啊?”

  “嘿嘿!很简单啊!他们犯规在先,而且朱雀是直接出手的。天界的大神们集体开会商量赔偿问题,为了封我地口他们决定牺牲掉一个神兽安抚我。朱雀既然是直接出手的,她当然就是顶锅的最佳人选了。本来按照那些大神的意思是要把她拉去人道毁灭地。但是我觉得人道毁灭太浪费,所以要回来打算废物利用。”

  “你说谁是废物啊?”朱雀终于忍不住发飙了。

  朱雀喊完之后忽然感觉到有谁在拉她的手,她回头一看原来是个小女孩。素美笑着对朱雀道:“你最好不要和紫日哥哥吵架,紫日哥哥可是号称最强恶魔的人哦。他最擅长的就是把别人的理智和尊严一点点的磨碎撕烂,不想生不如死的话还是不说话为好。”

  朱雀惊讶的看看素美然后又看看我最后惊叫着转身就跑,我下了道不允许她飞行也不允许使用魔法地禁制然后就不管她了。朱雀是火属性的生物,游泳肯定是不会的,这里是天门岛。她不用魔法又不能飞的情况下是无论如何也跑不掉的。

  等她跑远了之后我用力的揉乱了素美的头发:“你这个小恶魔,比我还恐怖!看样子她被你吓的不大正常了!”

  “那可不是被我吓地,她是听了你地事情才吓成那样的。”

  “问题是我并不是恶魔,这都是你编出来地。所以你才是小恶魔。”

  玫瑰打断我们道:“紫日你在天庭那边时,他们怎么说我们的最后补偿啊?”

  “大致方案是先重建所有损失的东西,城市、设备、人员都可以恢复。要是像动力核心这样的东西天庭没有的,我们可以再去买,天庭负责报销包括运费在内的所有费用。如果是一次性物品无法恢复的。他们会用四圣兽的特殊回档能力试着恢复看看。要是实在不行就用别的东西赔偿,反正不让我们吃亏。”

  “那就好。”玫瑰点头道:“那现在你跑回来是干什么啊?”

  “他们要先恢复印尼那边的城市。光他们不行,我们也要去人帮忙,我是回来喊人的。他们出不了中国国界,你们必须乘船进入国界他们才可以使用传送术把我们送到印尼那边我国领地内。”

  “那还等什么,我们出发吧?”鹰激动的转身就向港口跑了过去。

  舰队离港之前我把朱雀抓了回来再次封进生灵法珠里,离开港口之后舰队全速向最近的中国海域进发。为了方便我们快速到达印尼那边,青龙在海面上中国领海范围的边线处设立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通道,舰队直接开进去就到了印尼那边我们打下来的领土内。

  还好我们的战舰都带有双人快艇,要不然这会连怎么登陆都成问题了。城市被摧毁之后港口也成了废墟,大型战舰根本无法靠岸,只能用小船先载人登陆,等港口完工了再让舰队靠上来。

  修复城市的工作有天兵负责,天庭为我们留下了百万天兵。这些家伙不同与劳工,他们可都是会法术的。我们的玩家上岸后立刻开始进行测绘和地标画定,按照我和天庭的约定,新城市都要在原基础上扩建,这样算是天庭对我们的补偿。

  修城市之前要先清理废墟,结果玄武把自己变成超大的身体往地上一压,所有的废墟都被压进了土里,连地基都顺便完成了。因为玄武压出的坑很深,而城市又都靠近海边,海水自然会往里倒灌,要是我们自己修肯定要先打围堰,但是神兽不用。青龙直接以法力把海水逼退到城市外面,连港口的位置都变成了干涸的地面,正好方便修港口。

  玄武在原地不断的做跳起落下的动作,用身体把地面一点点的向下压。我习惯修带地下城的城市,所以地基要深一些,最主要的是多砸一砸下面的土地就比较结实,以后修城市会很稳。

  地基被砸好之后玄武变回人形飞了起来,下面的工作交给了白虎。白虎忽然召唤出了几十个龙卷风,这些龙卷开始在地面上做好的地基上移动。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龙卷走的路线就是我们的玩家测量后规划的街道以及房屋、城墙之类的线路。龙卷在地面上走过之后会留下印记,这就是房屋规划,相当于把图纸画在了城市地基上,这样建造的时候就会清晰明了不容易出错。

  白虎完成了他的描绘工作后龙卷开始汇聚成一个巨大的风暴团,天空中的南天门并没有消失,此时上面的天兵开始从南天门里往外搬运一种石头。这些石头全都是加工好的,大小形状全都一样。这些石头一块就有普通的红砖七块那么大,但是外形比例是一样的。我比较奇怪的是这些石头的颜色。正常来说石头应该是灰色的或者青色的,可是这些石头竟然是柠檬黄的,而且还带点半透明的感觉。

  我问那个正在指挥的神降道:“这是什么石头啊?”

  “这是五彩神石。”

  “五彩?我怎么只看到一种颜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