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五章 神仙也玩政治
  ~日期:~09月18日~

  第五章 神仙也玩政治

  白虎解释道:“办事不力确是我等过错,但这也是有情由的。”

  “情由?”玉帝差点没从座位上跳起来。“你跟我讲情由?你们把任务搞成这样还跟我讲情由?”

  朱雀突然插进来道:“这个人知道我们师傅碧凌的消息,作为徒弟,我等有义务找到师傅,天庭不能反对我们找寻师傅吧?”

  二郎真君忽然开口道:“朱雀此话……!”

  “我说话的时候还轮不到你插嘴。”朱雀一抬手一个红色光球飞了出去,正中二郎真君的胸口。二郎真君仿佛遭到重击一般被打飞了出去,顺便还带飞了几个站在他后面的神仙。

  老天啊!这个朱雀怎么这么猛啊?

  玉帝气愤的道:“朱雀你虽是一方神守,但名义上你等依然归我天庭调度,不要做的太过分了。”

  “玉帝请息怒,朱雀也是为了师傅一时失控。”青龙上来把朱雀拉了回去,并替她辩解着。

  本来青龙这样给玉帝一个台阶下,事情也就算了。二郎真君虽然是天庭将领却也并不是职位很高,而四神兽就相当于番王,王爷打个先锋将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道个歉就算了,谁也不会追究的。但是这个朱雀偏偏不买帐,挣脱青龙之后她又叫道:“玉帝既然知道我等只是名义上归天庭调度就应当给我等一定的尊重,这次我们事发有因,玉帝不调查清楚怎可先斥责我们?”

  “你……你……!”玉帝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观音看情况有些僵,开口圆场道:“朱雀你也是一方神兽,天庭的礼数还是要迁就一点。至于……!”

  “大师既非我华夏神族,此事不了解也属正常。天理尊师长从父道,我等为寻师发难也属天理之间。”

  我在一边听的差点笑起来。朱雀这话够冲的。观音是以和事老的身份插嘴,本来是想平息争执,纯属劝架行为,结果朱雀上来一句大师既非我华夏神族就把观音给冲多远地了。后面一番大道理说的道貌岸然实际上都是歪理,纯粹就是在找茬。

  传说中观音确实是中土人氏,但是佛教并非中国本土创造的,虽然佛教是在中国才发扬起来的,但是其根基不在中国。观音是如来的弟子。中国神族封神之时并没有如来和观音,澳门赌博网站:所以朱雀说她不是华夏神族。刚才朱雀的话翻译过来就是说观音是外地人,到这里来就是做客,叫她少管闲事。

  观音听了之后脸色变了好几次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但是如来看了自己弟子受欺负当然不能干坐着,何况刚才朱雀的话已经连他一起骂了。

  “仙佛本一家,我虽来自天竺,然三公主却是华夏本地降世。而且这些年来我佛家也为华夏子孙付出甚多,怎能算外人呢?”

  玉帝连忙也帮着如来道:“朱雀此话太过肤浅,如来大师乃朝外上佛,也算我华夏一份,怎可言外!”

  玉帝说完之后连元始天尊都开口了。“朱雀不得无理。如来也是佛家一脉,大道归一统,不可分内外。”元始天尊是中国本土佛教的初始神,后来天竺佛教传入之后两教融合了。怎么说都是一个系统,所以元始天尊还是要帮如来说话。

  眼看着他们就要开始进行佛教辩论大会,我赶紧大喊一声:“停!”

  因为太突然,周围地神仙都停了下来看着我。

  “各位都是大神了,办事有点效率好不好?今天又不是来开辩论会的!其实事情很简单,他们四个不但没有发给我本该是我的奖品,反而把我的城市全给炸了,要不是我有海外领土。现在连行会都要解散了。你们说我的损失怎么办?”

  “这个……!”玉帝的眼神开始向侧面瞟,事情过于棘手,他也不好拿主意了。

  洪钧教主看下面的人都没话说了,终于开口道:“紫日你受到这种打击也有你自己的原因在内,神界并不付有直接责任,所以……!”

  我打断了洪钧教主地话。“行,我明白了。我反正是活该倒霉,既然如此我认了。你们不用赔偿我东西。奖励我也不要了。以后谁要是问起我就说因为我入侵了别的国家,所以天庭派了四神兽下来。之后四神兽把我的行会赶尽杀绝,我不得已连中国的土地也不敢进了,只有流亡海外。”

  玉帝一听立刻就跳了起来。“我们可没有让四神兽把你怎么样。我派他们去是给你奖励的,破坏你地城市是他们自己干的,不是我命令的。”

  我反问道:“因为我入侵别国,天庭才派遣四神兽下来,是事实吗?”

  “当然。”玉帝点头。

  “四神兽拆了我的城,灭了我地行会是事实吗?”

  “是,但是……!”

  “不用但是了。既然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们还能说什么吗?难道说实话有为天理?”

  “这个……那个……!”一大群神仙在那里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句子来。

  最后还是洪钧教主开口道:“虽然你说的都是事情,但是你这样连起来说人家会误会我们不允许对外扩张的!”

  “人家怎么理解关我什么事?”

  玉帝赶紧道:“这个,土地多香火就多,你这么一说大家都不敢扩张我们不是什么永远无法得到更多香火了吗?”

  “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又不吃香火!反正你们也不用补偿我了,那就没有什么事情了,我先走了。”

  “哎!等等!”玉帝赶紧把我叫住了。

  我转回来道:“还有什么事情吗?难道你们还想继续惩罚我?无所谓了,反正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不在乎多轮回几次。不过我可先说好,既然有你们在我活不下去。那就只好换个国家了!”

  “啊?你什么意思啊?”

  “我去当放逐者,然后一点点的蚕食各个城市,在华夏大地上重建一个我自己的新国家。对了,我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新中国。在我地新国家中一切都和原来的华夏大地一样,就是没有你们这些家伙而已。”

  朱雀立刻恶狠狠的对我道:“行,我现在就杀了你,你去努力吧!我到要看你怎么建新国家。你建一个城我拆一个。”朱雀说着就要动手。

  洪钧教主手指一弹,一个白色小球飞了出来撞上朱雀地长戟。朱雀惨叫一声身体在空中翻了几个圈摔了个大马趴,她的长戟飞出了大殿钉在了远处碧游宫的后门上。

  “教主你……?”朱雀话还没有说完,洪钧教主伸出一只手隔空一点,朱雀就飞了起来。洪钧教主手掌一翻,朱雀咚的一声撞在大殿的一根柱子上,无论她怎么挣扎都下不来,而且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老子开口道:“紫日。教主这么说不是说不赔偿你,只是说你有责任,我们地赔偿是出于嘉奖你扩张我华夏大地地功劳不是因为天庭亏欠你。”

  嘿嘿,到头来还死要面子,这帮老混蛋。我反正只要好处。你们要面子就给你们面子,只要你们给我好处就可以了。“既然上神这么说了,我承认自己是有点过分了,但是请上神体谅。我的势力也不是一朝一夕建立起来地。这么短时间就给我弄没了,我当然是很难过的,要是言语上有什么冲撞还请不要计较。”

  “孺子可教。”洪钧教主笑着走了下来。我到现在才发现这个家伙的皮肤看起来就像年轻人的样子,而且他的身高竟然比我还要高半个头。要不是他那白发白须我肯定会把他当成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他走到我的面前道:“其实你的损失也好办。”

  “哦?难道你们可以变出来?”

  “哈哈哈哈!”洪钧教主笑了起来,中气比我还足。“道法神术其实都是差不多地,虽然对凡人来说很神奇,实际上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但是我们毕竟是神仙,只要我们帮忙。城市可以在一天内帮你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那我的那些特殊物品呢?我的人员掉级,资料损毁,还有一些特殊生物死亡了,这些你要怎么算?还有,这些天地误工费、产品违约费用、精神损失费,这些都怎么算?”

  “物品方面能修的我们帮你修,不行的可以向那些当初卖东西给你的势力去买,我们负责费用。要是对方不卖。我们出面帮你疏通。生物你不用担心。以我们地力量什么东西都可以复活。资料方面,我们尽量收集修补。实在不行我们可以用别的东西补偿你。等级这个最好办,我们有的是办法帮你们恢复回来。要是最后你实在不满意,我们可以让四圣兽实行回天。至于那些精神损失费之类的我们最后再慢慢谈,我保证肯定给你满意的答复就是了。我们先把你的城市恢复起来,完成第一步,之后的我们再商量。”

  对于洪钧教主的这个提议我还算比较满意,反正这只是第一部赔偿,之后还有后续谈判,而且只要他们帮忙修理城市,我就可以趁机占便宜。天庭可没有财会人员,我们做帐可以做夸张一点,嘿嘿,冤大头出现不敲白不敲。

  为了了解一下大致地破坏情况,我跟着几个老大们把所有受损的城市都考察了一遍。我现在才发现南天门是个好东西,这家伙要在哪里打开就可以在哪里打开,只要不设定外国领地,哪里都无所谓,连印尼那边我们刚刚占领的城市区域都可以直接到达。

  国内那些区域基本上都是一片废墟,没多大问题,关键是海外领土。我们刚刚在印尼得到的土地,现在城市都没有了。领地就变的很危险。国界的等级要高于城市势力范围,即使城市已经不在了国界依然是不会变动的。比如说,如果有个蒙古行会在中国国境内蒙古一带修建了一座城市。即使我们国家在附近没有城市,那个盟国行会建立的城市地领地范围也绝对不可能伸进中国境内。印尼这边地领土已经确认是中国领土了,虽然城市没有了,但是国境线是不会变的。可是因为这区域内没有城市,任何行会在这里修建城市都很容易把这里变成他们地领土,理论上说国内守卫可以反击。但是这毕竟要耽误很长时间,而且万一失败就相当于国家领土缩小了,这可不是好事情。

  玉帝看了我们的城市废墟后对青龙道:“这么好的城市,你们竟然给拆了。这要是让其他国家的人占领了,我们国家的领土就缩小了,你们怎么办事一点脑子都不动啊?”

  青龙不知道怎么接话只能沉没,朱雀被洪钧教主用一根特殊地绳子捆了起来,现在在不断的挣扎可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另外两个神兽现在只能跟着点头挨批。一句话不敢说。

  我对洪钧教主道:“这边的城市是好不容易打下来的,为了这里我们付出了多少生命啊!这到好,说没就没有了,而且更让我们寒心的是,我们不是被敌人赶走的。而是被自己人赶走的。人家国家的守卫保护他们地国土和我们拼了个你死我活,我们的守卫到好,不帮忙就算了,好不容易胜利了竟然还拆我们的台。你说我们要多么的寒心。我们为了国家出生入死,到头来反而被出卖了,这叫我们怎么能接受啊!当时被追杀时,我的那些人可是哭着离开城市地,这个心灵上的损失可是不能估量的。”我反正尽量把事情往大了说,说的越惨赔偿越多。

  朱雀听到我这么说立刻挣扎起来,但是她地嘴巴被塞着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用眼神威胁我。我赶紧躲到洪钧教主身后道:“您看。她又在威胁我了,我看我还是什么都不要拿吧!免得她到时候又来报复我。”

  “你是功臣,我们怎么能让她报复你呢!”玉帝也上来亲热的道:“只要你以后多努力继续扩张国土,我们肯定会给予最有力的支援,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次的事情了。”

  “我看难哦!”我故意说的很沮丧的感觉。“她怎么说也是四神兽之一,想要对付我们还不是跟碾蚂蚁一样。你们又不能派人在我那里看着,只要你们一不留神,她肯定又把我的城市给灭了。”

  “这样啊!”洪钧教主想了一下对旁边的老头道:“宁牙。”

  元始天尊走了过来行礼道:“师傅有什么吩咐?”

  “神兽圣地还有后备地神兽吗?”

  “您是要替换朱雀神兽?”

  洪钧教主点了点头。“朱雀顽劣任性。已经不适合再担任一方神守了。守卫华夏大地的必须是心地宽宏仁爱至上的神兽。朱雀已经不符合这些条件了。”

  “禀师傅,朱雀神兽目前还有三个后补。如果要替换的话我马上去办。”

  “恩,你快去快回。神守职责非常重要,担任神守的神兽必须是最仁爱的,可别再搞出一个类似的来给我们添乱!”

  听到他们这么说旁边的朱雀挣扎地更厉害了,虽然嘴巴不能说话,鼻子却不段地发出哼声好象很着急的样子,但是我们并没有谁理她。另外三位神兽虽然用同情地眼神看着被捆的象个粽子一样的朱雀,但是他们现在自身也难保,根本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老子忽然问洪钧教主道:“师傅?这个朱雀要怎么办?”

  洪钧教主看了一眼像个大蛆一样在那里蠕动的朱雀道:“既然已经有新任了,这个就没有保留的必要了。拿走南明黎火珠,把她的灵智打散身体交给火阳真君焚化后归于天地之中。神兽是天地孕育,死后也该回归天地。”

  这个洪钧教主简直比我还狠,不需要的马上就拉去人道毁灭。

  “是。”

  老子转身走到朱雀身边伸出一只手,捆着朱雀的绳子突然收了回去。朱雀跳起来转身就要跑,但是老子一伸手她就被一种力量拉了回来。朱雀看着老子,恐惧的想要后退,但是身体被完全控制住了根本无法闪避。老子把手放在了她的嘴边捏开了她的嘴,然后旁边的洪钧教主弹了一个玻璃弹子那么大的小红丸进入她的嘴巴里。

  老子松手退开之后朱雀就在那里不断的咳嗽,忽然一个台球那么大的红丸被吐了出来。老子伸手接住了大红丸,大红丸上忽然分出一个小红丸,好象就是刚才洪钧教主弹进去的那个小丸。老子把两个红丸交给了洪钧教主然后退开,那边的朱雀已经瘫软在地快速的喘息着看来很虚弱的样子。

  “教主,这个红色的东西可以给我吗?朱雀把我搞这么惨,用这个作为补偿不算过分吧?”

  洪钧教主立刻笑着道:“就价值上来说确实不过分,但是这个是不能给你的,因为没有南明黎火珠下任朱雀就无法镇守一方。你也不想中国四神兽少一个吧?”

  “恩,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既然这东西这么重要还是算了吧。”

  洪钧教主对旁边的天兵道:“把这个朱雀拖去打散灵智然后焚化吧!”

  本来已经奄奄一熄的朱雀听到这句话立刻挣扎着爬了起来想要跑,可是没走两步又倒了下去,没有了南明黎火珠她的身体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现在连普通人的力量都达不到了。倒地的朱雀看着逼近的天兵,只能咬着牙向后爬,求生的本能是如此的强烈,即使站不起来爬也要爬出去。

  青龙他们三个看着朱雀,都无能为力。洪钧教主的地位是超然的,他们也无能为力。玄武干脆闭上了眼睛不看这一幕,他是四圣兽里最善良老实的,实在不忍心看朱雀现在的凄惨模样。

  朱雀边哭边爬,但是天兵几步就到了她身边把她架了起来。她哭喊着:“较著饶命,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您就放过我这次吧!我不要神形俱灭啊!求求您了,哪怕让我堕入六道也可以啊!求您了!”

  洪钧教主是什么人?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铁石心肠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了。人家的博爱是对众生的大爱,不是对某个生物的关怀,所以对朱雀来说,再怎么恳求也是白费力气。

  两个天兵架起朱雀向后拖,另外一个神将拿起了一个奇怪的小锤子对着她的脑袋准备砸下去,看来这就是可以消毁灵智的神器。朱雀看到那东西哭叫的更厉害了,另外三个神兽都背过身去不忍心往下看了。

  神将的锤子到达最高点正要落下,我突然喊道:“慢着!”

  “哎呀!”那个神将听到我的声音突然改变姿势结果抡着锤子转了一圈自己还摔了一个大跟头。“你没事乱喊什么啊?”

  “她把我害这么惨,还是让我来敲吧?”

  神将看看洪钧教主,教主点点头,于是神将把锤子交给了我。“小心点啊!这东西可厉害的,别不小心敲到别人了。”

  “知道了。”

  我接过锤子站到了朱雀面前微笑着看着她,而她的表情已经从刚才的惊慌失措变成了完全的无神。她已经绝望了,现在的表情分明是无力反抗任人宰割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