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从零开始 > 第八十九章 爆发
  ~日期:~09月18日~

  第八十九章 爆发

  “冲啊!最后的胜利是我们的!”印尼军队中现存的最高指挥叫嚣着。剩余的印尼npc在他的指挥下发疯一般的冲了过来。

  我紧了紧手里的剑。“终场时刻,澳门赌博网站:来次表演吧?”

  悠扬的笛声伴随着竖琴水一般的韵律,给这个战场带来了一份不一样的感觉。冰凌入神的拨动琴弦,悠扬的琴声让人感觉飘飘然起来,敌人冲锋的脚步反到变的更快了。

  那个印尼的指挥官大笑着:“这小丫头的琴声刚好作为敌人的送葬曲,大家杀啊!”

  冰凌向冰冰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镇魂曲——黄泉舞步。”

  平滑的琴声突然乱了套,刚才敌人的步伐一样和琴声完全统一了,这下琴声突然乱套敌人的步伐也跟着一起乱了套。十几万人同时摔交的场面真是不多见,不过这次我们有幸见识到了。

  “奇怪了!”那个指挥从地上爬起来指挥着手下:“快点,快点,你们这帮笨蛋快点起来,冲上去消灭他们。”

  敌人爬起来之后曲子突然变的狂暴起来,敌人一个个像抽筋一样,总是突然出现用力不受控制的情况。一个家伙本想向前迈一小步,结果一个大劈叉差点没把腿撕开。另外一个家伙只是想说话,结果一张嘴下颌关节掉下来了。在这奇怪的曲子中敌人根本无法控制力度,连走路都深一脚浅一脚的像小儿麻痹症一样。

  “干掉那两个丫头!”对方终于发现问题所在了。

  旁边的弩弓手连忙端起弩箭,结果手一抬弩箭以斜四十五度角飞的不见影子了。那个指挥气的大骂起来:“你个笨蛋往哪射啊?我让你干掉那两个丫头,谁让你射鸟了?”

  “老大我冤枉啊!刚才手抽筋没办法控制啊!”

  “两个小丫头竟然想控制住我,看我的超级大刀。”指挥官发现弩箭手无效干脆把自己地刀丢了出去,我突然出现在冰冰前面随手把刀打飞了出去。

  “啊……!”敌人队伍里突然有个家伙大叫一声,冰冰和冰凌竟然同时惊叫着退了一步。乐曲突然停止。敌人又恢复了正常。

  “你们没事吧?”

  “没事。”冰冰看着对面道:“没想到敌人竟然还有音魔剑师。”

  “音魔剑师是什么人啊?”

  冰凌解释道:“是一种和我们一样会使用魔音的职业,但是这种职业并不是安全依靠魔音战斗,和我们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严格来说这是一种魔战士。”

  “没关系,你们先退后,这里交给我们来吧。”

  “好的。”

  冰凌和冰冰刚退后,我的私聊就响了起来。“紫日,准备好了,魔偶要到了。”

  “知道了。”

  我刚说完就听到轰隆一声。面前碎石乱飞烟尘弥漫,等烟散开之后一台魔偶已经站在我面前了。随着第一个魔偶落地周围开始不断的出现轰隆轰隆的声音,一个个魔偶陆续到达战场。虽然我们一共才二百来个魔偶,但是这些家伙打不死砍不伤,对敌人的拦截效果非常好。

  “干掉他们。”我一指魔偶背后,魔偶们回头看见了那些敌人,眼睛一闪然后冲了上去。

  敌人并不知道魔偶是什么东西,上次战斗我们只少量使用了魔偶。所以这些人当然不会有印象,他们只把这些当成了我们地普通玩家。对于这些没有见过的敌人,他们当然是不会害怕的,立即就冲了上来。

  因为是两边对冲,大家很快就撞在了一起。两个npc突然砍向魔偶。魔偶举盾挡住了一个家伙的攻击,另一手的重剑和另外一个人的剑撞在了一起。只听到当的一声响,魔偶巨大的力量把那个人连人带剑扫飞了出去。我们虽然给魔偶装备地是重剑,但是魔偶实际上大多数时间一直拿它们当棒子用。那些剑根本不需要锋利的剑锋。魔偶可以凭借巨大的力量把任何东西劈开。

  两个npc瞬间少了一个,另外一个一愣神,魔偶的剑立刻扫了上去。那家伙还想用盾牌挡,可惜这毫无用处,挡是没有意义的。魔偶这一件虽然没有砍开那面盾牌,却把那家伙打飞了一百多米,估计不死也差不多了。

  两个人完蛋后后面更多地敌人冲了上来,魔偶像是在打苍蝇一样左右开工。那些敌人完全没有能力对付这种人形坦克,只能围着他们乱砍。魔偶战斗开始后我们剩余的力量也加入了战斗,敌人的数量还是多了点,我们的人员越拼越少。

  水晶被几根套索拉到了地面上,瘟疫立刻冲下去救援,谁知道遭到了更多地敌人攻击。瘟疫一道龙炎扫了一个半圆,敌人全都嚎叫着被烧成了焦碳,但是更多的敌人又冲了上去。瘟疫掉转身体甩起尾巴横扫过去。二百多人被一尾巴打出了城市范围。比魔偶还猛!但是剩下的敌人再次冲了上去,这些家伙多的像蚂蚁一样。

  幸运突然从敌人后面落地。大口一张横着咬了下去,十几个敌人被吞了下去。巨大的尾巴像开路机一样在敌人中左右摇晃,碰到的敌人全都被打飞出去。

  就在幸运发威的时候周围忽然飞出了好几十根绳子,幸运连忙躲闪,可还是中了不少。大群敌人像拔河一样拽着绳子限制了幸运的移动。幸运愤怒地一声龙吟,猛的扇动翅膀想要飞起来,几千敌人被拖着在地上滑了出去,他们根本就拉不住幸运。巨龙本来就是力量的象征,何况现在是受到护印影响的超级巨龙。在幸运巨大的蛮力面前敌人根本像小鸡一样脆弱。

  虽然幸运力量无穷,可是敌人真的是太多了,眼看着幸运就要飞起来了。又有一堆套索飞了上来挂住了幸运地身体。三万多人牵引着绳索硬是把幸运又拽了下来,幸运焦急的在那里挣扎,可是对方还是略占优势。幸运猛地一抬头,几千人被拽地飞了起来,但是刚一落地那些人又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跑去拉绳子。

  小三突然从旁边轰隆轰隆地跑了过来,一尾巴打飞一大片,幸运立刻挣脱了半边身子,身体一转带着另外两万多人来了个大回旋。一声龙吟。绳索像雪片一样飞散了出去,幸运把绳子全都给挣断了,敌人淅沥哗啦的摔了一地。

  暴怒状态的幸运突然浑身闪烁起金色地光芒,我只听到一声系统提示:“龙王幸运进入狂化,离狂化解除剩余30秒倒记时。”

  狂化?我怎么不知道幸运有这个技能啊?30秒的时间似乎太短了吧!野蛮人狂化一般都是二十分钟啊,幸运怎么才30秒啊?系统可不管我的想法,依然在读秒。“29秒、28秒、27秒……”

  幸运双眼闪烁着火光,突然一张嘴。和以前不同。这次喷出的是金色的火焰,我从没有见过有哪条巨龙会使用这种龙炎的,即使是金龙喷的火焰也不是金色的啊!幸运地龙炎似乎喷起来不打算停了,他一边喷火一边移动身体,脑袋扫过的地方全都是一片火海。任何东西粘边就化。小三不消息被龙炎蹭到一下,立刻掉了一大块鳞片,吓的他赶紧闪到远处。

  狂化后的幸运好象已经完全不认人了,火焰毫无节制的到处乱喷。瘟疫看到情况不对赶紧拉着水晶飞了起来。他们刚刚飞起来龙炎已经贴着他们身下扫了过去,多亏他们闪地快只感觉到一些热量没有被烧到。

  系统提示还在读秒。“15秒、14秒……!”

  幸运烧光了身边的敌人后突然扭头看向正和我对砍的敌人指挥,我和那个指挥官立刻一愣。幸运连我都不管了,一张嘴一个龙炎弹飞了过来,吓的我和那个指挥连对方都顾不上了掉头就跑。

  轰!冲击波把我给掀出老远,半截魔偶地碎片蹦跳着飞了过来差点砸到我身上。幸运竟然把魔偶都给炸掉了!瘟疫在我旁边降落:“主人你没事吧?”

  “我没事,问题是幸运怎么回事?”

  “好象是龙族的封印被破坏了。”

  “封因?”

  瘟疫解说道:“幸运小时侯就和一般的龙族不大一样,他还在蛋里就能量四射。因为没有孵化之前他的力量无法控制,所以为了安全龙族在他身上加了封印。可能是愤怒让封印松动了。”

  幸运现在浑身金光闪烁,巨大的脑袋像个炮弹不断转动着向四周发射着龙炎弹,只要龙炎弹一落地立刻就是一个大坑,连魔偶那样的防御力都顶不住。为了钱考虑,我只好把魔偶全叫了回来,被误伤太不划算了。

  这边记时依然没有结束。“9秒、8秒、7秒……!”

  幸运突然仰天发出一声巨大的龙吟,那威势实在是前所未见。瘟疫立刻叫了起来:“不好。主人快让舰队启动防护罩。我们也要躲起来,别问为什么。要来不及了。”

  我赶紧在战争频道里喊道:“舰队全体启动防护罩,最大功率输出,准备抵抗冲击。玩家用传送卷轴立刻离开。”喊完之后也不管他们来不来的及启动,赶紧展开空间门让残余地队伍都躲了进去。至于那些魔偶和残存的玩家,时间来不及了,先不管了。反正魔偶损坏还可以造,红纹魔晶石有传送核心保护不会消失的。玩家战死顶多就是掉两级,不算大问题。

  进入空间门之后我没有马上关闭空间门,而是在门口看着幸运。只见幸运浑身闪着金光,眼睛突然变成了红色,接着爪子上也燃起了金色火焰。在他的嘴里,牙齿之间不断的闪耀着电弧。喀嚓一声,幸运的脑袋上又长出了一只角,竟然变成了三只犄角。接着他的身上不断的弹出类似刀片地甲壳结构,连尾巴上都多了一大排刀片。

  “快关门。”瘟疫提醒着,我赶紧封闭了大门。

  幸运再次发出龙吟,这声龙吟巨大无比,方圆几百公里内都可以听到雷鸣般地吼声,战舰上的人都不得不捂上耳朵。忽然一片金色地光芒以幸运为中心向四周荡漾开来,我看到一片金色的巨浪冲过来,吓的摔倒在地。好在我没有忘记关闭空间门。

  金色冲击波向四面八方扩散了出去,强大的威力瞬间席卷一切,三马林达这次恐怕要永远的在地球上消失了。海面上我们的舰队刚刚来及启动防护罩就看见一道巨大地金色浪头扑了过来。地面的泥土和海水一起飞起几十丈高,海边的各国舰队顷刻间就被掀了出去,一些小战舰甚至在空中玩了个大翻身。舰队里的人全都在舱内滚来滚去,撞的满头胞,很多人开始后悔没有听我喊的做好抵抗冲击的准备了。

  闯王坐在暴君号上,战舰一下子被海浪掀出去几公里。船身已经完全底朝天翻了过来。其他的战舰也好不了多少,东倒西歪地全都在乱转。

  冲击波不仅袭击了海面,地面上也是一样,巨大的土浪在地面上滑行,一直冲到附近的两座城市边缘才停了下来。最倒霉的是一个小村庄,因为靠的太近而被泥土完全埋掉了。

  坐在地上过了十几分钟我才被一只小手唤醒,原来是大地母神。

  “看样子你已经提前完成任务了吗?”大地母神微笑着看着我。

  我被拉回神志之后马上恢复了冷静。“恩,已经完成了。”

  “那么护印我提前收回了。哦对了,还有那些灵魂。”说着伸手在我头顶一抹,护印立刻消失,我和我地魔宠全体恢复了正常。

  我站起来打开空间门一边向外走一边对大地母神说着:“这个外面很乱,我要先去看下。”

  “没关系。”大地母神带着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但是就在我踏出空间门的一瞬间她脸上露出了笑容,而且是那种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我回过头看向门外,但是由于惯性脚已经迈出去了。“啊……?”扑通一声我直接掉进了水里。而且是深不见底地海水。真奇怪,如果我自己进入空间门后关闭空间门,再打开时空间门因该在上次关闭的位置重新开启才对啊,怎么我上次在城里关闭大门这会一开门却掉海里了呢?

  我先从水里游了出来,然后飞了起来。四周的环境似乎有些熟悉,但是感觉好象是不认识的地方。奇怪了,这到底是哪啊?

  忽然一个巨大的身影吸引了我的视线。“幸运?”

  看到我之后幸运立刻飞了回来,现在的幸运已经恢复了正常。即不发光也不再那么巨大了。“主人?”

  “这是哪里啊?”我问道。

  “我也不知道。”幸运左右看了看。“刚才我明明记得自己在城市里战斗。但是中间似乎迷糊了一阵,等恢复神志已经在这里了。”

  我正在疑惑。战争频道里忽然响起了巨大的声音。“我靠!紫日你到底干了什么?”

  “闯王?怎么啦?”

  “你还问我怎么了?我还问你到底怎么了呢?马上传送到西尼雨来,快点!”

  我打开凤空空间先让魔宠都回去,然后关闭空间门启动传送戒指。从西尼雨地传送阵刚一出来就感觉脚底下湿湿的,低头一看水已经齐腰了。我靠,这什么城市啊?怎么这么多水?印尼人真差劲,想建个威尼斯也不用把城市里灌上水啊!正想着忽然看见一只鲨鱼鳍从我旁边划了过去。我靠?怎么连鲨鱼都进城了?

  带着疑惑走到传送厅门口,外面的景象更是让我吃惊。城市街道已经完全变成了一条大河,所有玩家个npc都在水里奋力的跑来跑去,时不时还有几条海豚从街道上游过,然后一只鲨鱼追了过去。这是街道还是大海啊?

  走出大厅我又被吓了一跳,左前方竟然有座斜塔。等等,这东西造型怎么这么奇怪啊?啊!那是艘战舰!一艘战舰斜插在一栋建筑里。我能看到的部分大约有五十多米长,根据结构判断这艘船全长应该在一百一十米左右。战舰的前部几乎全都插进了地面,船尾却翘上了天,两个巨大的推进器旋叶还在缓慢转动着,很多人正在从战舰上往外爬。

  转身看向我背后,结果发现这样的战舰还不止一艘,周围各种型号地战舰以不同地姿态或躺活站的停在城市里,最好笑地是一座建筑顶上竟然停着一艘鱼雷艇。

  当我张开翅膀飞起来之后发现场面比我想的要壮观的多。城市周围像核战过后的废墟一样,大量的战舰横七竖八地躺的到处都是,周围的地面上插着各国的战舰,海里还躺了不少,有的战舰甚至压在了一起。

  我仔细看了半天发现这片狼籍的战舰墓地横七竖八的战舰中似乎都是别国战舰,我们行会的战舰大部分都在海里,虽然看起来也满惨地,不过总比上岸要好些。我找了一下暴君号。它那巨大的舰体非常好找,此时它正静静的漂浮在海面上。现在还能在海里的战舰还真上不多,凑巧暴君号就是其中之一。似乎能留下的都是些大型战舰,小战舰基本都上岸了。

  当我跑到海边时闯王正在指挥大家从船里救人,舰队搞成这样必须先撤离出来才行。

  “闯王。这是怎么啦?”

  “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闯王转身看着我。“你在城市里到底干了什么?我们在海里漂地好好的,突然一道金光把整个海峡都掀了起来,我们整个舰队就一起被带到了海峡对面的这里。我们行会的舰队好在还有防护罩,大部分都没什么事。只是搁浅不少,但是别地行会好象有不少战舰都进城了!”

  我四下看了看。“别告诉我这都是被掀过来的。”

  “废话,看那边那艘。那是阿修福德的旗舰铁十字号,现在好了,成登陆艇了!”

  “晕!”看来要赶紧通知最后那几个玩家不要泄露消息,要不然这些行会肯定找我赔钱。幸好最后那几个玩家都是我们行会的人,保密应该不成问题。这些行会当时已经没有人在附近了,也就是说除了我和那几个当时还活着的我们行会的玩家外根本没有人看到实际情况。我干脆把责任都推给印尼的进攻部队,反正死无对证了。

  决定了之后我赶紧把那几个玩家找了过来和他们说了情况,他们当然也不想拿我们行会的钱去赔别地行会的战舰,所以大家一致同意隐瞒真相。我甚至把玫瑰找来帮我们编了套谎话,提前串供。

  我们这边还没有商量出结果来,系统公告先响了起来。“全体中国、美国、德国、印度尼西亚、瑞士、法国、日本、韩国……”系统报了一大串名字之后接着道:“的玩家注意了。本次系统公告针对以上所有国家的全体玩家发布。本次由多国联军组成的侵略军成功对印度尼西亚全境实施了分割占领,经过印尼地区守卫和玩家的反击之后依然没有夺回哪怕一寸国土,且攻击实效已经过期。本系统宣布。侵略成功。印尼国籍被取消,本游戏内将不再出现印尼之领地以及所属设定。”

  本来大家还在为这次大海难难过。听到这个通告一起欢呼了起来。打了这么久终于结束了,不高兴才快呢。

  系统还在继续着。“现在本系统将宣布对印尼的处理办法。印尼玩家此后登陆游戏将无法直接登陆到原来的土地上,所有印尼玩家将被流放至流放地继续游戏,印尼玩家国籍显示也将被取消,原国籍显示位置将显示为流放者。流放地是一片特殊地区,同新手村一样不出现在正式地图上。除特殊任务外,正常情况下有国籍地玩家及其魔宠、召唤生物等力量均无法进入流放地。流放地环境相对正式地图要恶劣一些,药品等物资价格也将提高5%。流放地无系统复活殿,玩家死亡将直接在传送阵复活并一次损失两级。”

  哈哈!好严重地惩罚。不但环境恶劣,买东西还贵,更糟糕的是没有复活殿,死亡直接掉两级,这个可是很悲惨地。

  系统接着道:“流放地有各种野生怪物可以练级,情况大致类似正式地图。在流放地的每一座城市里将设立空间大门,被流放的玩家可以通过这里回到正式地图上。也就是说印尼玩家可以使用流放地城市内的空间门回到印尼原有的土地上,但是无法接近任何一座城市。被流放的玩家回到正式地图上之后会被当地怪物看作别的怪物种类,也就是说正式地图上的野生怪物不会主动攻击流放者,但是如果玩家首先攻击怪物,则怪物依然会发起反击。流放者出现在正式地图上的位置将是各练级区,别国玩家可以在这里猎杀流放者,同时流放者也可以在此处猎杀别国玩家,杀死对方后获得经验值将等于杀死同级怪物的十倍。”

  看来系统的意思是让这些流放者到练级区去充当怪物。这些玩家怪物肯定比一般怪物聪明,玩起来也够头意思,那些设计人员还真是有办法。因为经验值比一般怪物高的多,双方肯定都把对方当成主要目标,到时候打的肯定更激烈。不过玩家一般都携带药品,而且玩家基本都有魔宠或者妖仆,这10倍的经验值也不是那么好拿的,但是这样比杀怪练级快是肯定的。

  “除猎杀系统外,流放者将享受攻城系统。流放者可以通过所在流放城市申请攻击正式地图上的城市,申请通过后系统将提前48小时通知具体时间。每次攻城时限为12小时,届时附近的野生怪物将帮助流放者攻击城市,但是强度不会太高。同一座正式地图上的城市不可以被连续申请攻击,两次战斗至少需要间隔48小时。非城战期间流放者禁止靠近正式地图上的任何城市和村庄。”

  没想到除了当怪物还可以攻城,这下我们这些占领的城市要永无宁日了。